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32節

  在勒家,他爸隻聽她媽的,她媽會聽他的,所以他就想著把南蕭帶回來讓他媽先看看,如果墨心喜歡南蕭,在老爺子耳邊吹吹枕頭風,沒有成不了的事兒。

  可是他沒有想過老爺子今天晚上會回來,而且看樣子,似乎對南蕭很不滿意。

  這可怎麽辦喲,愁人噢,勒景琛將南蕭的身子扳過來,跟他對視,幽中透藍的眸子裏寫著一本正經的認真:“我爸那個人吧,你不用理會他,南南,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看著勒景琛勸她的樣子,南蕭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方才的情緒不知道為什麽散的幹幹淨淨,或者該說,她其實已經試圖忘掉了,調整了一下情緒:“你哪裏看到我生氣了,再說了,我是那種小氣的人嗎,今天本來就是過來幫你的,你等會兒得給我包一個大紅包!”

  故意把話題往這個方向帶,其實南蕭知道這是最好的結果,她跟勒景琛之間的事情不能當真,一當了真,她的心就會痛,她不想讓自己的心痛,為勒景琛。

  這樣一座豪門,她想不出,什麽樣的女人能配得上他。

  勒景琛聽著她這話,有些受傷,伸手捏了一下女人的臉:“這麽財迷,以前我怎麽沒看出來,那爺問你一句,賣不賣身,如果賣的話,今晚我包了!”

  南蕭一巴掌呼開他的爪子:“滾滾滾!”

  勒景琛剛剛離開不久,南蕭一個人在薔薇園裏玩,這裏的薔薇品種極罕見,南蕭從來沒有見過的那一種,想著墨心果然是一個喜歡薔薇的女人。

  大片大片的薔薇,妖嬈的盛綻在夜色之下,月亮有幾分透白,將那一地紅發揮的淋漓盡致,南蕭站在那片薔薇園裏,不知道為什麽眼底突然浮出一片血紅之色。

  那麽黑的夜,她竟然看到了那麽多血在她眼前蔓開,像是一夕之間盛綻的妖嬈花朵,無端讓她生出一種說不出的冷意,她身子一晃,差一點沒有暈過去,幸好被一隻大手穩穩扶住,才免了她栽在地上的下揚,額間滿是汗,連她後背都滲著一層涼。

  “怎麽了,蕭蕭?”這麽熟悉的聲音,不用聽也知道是誰,除了墨邵楠怕是沒有別人了。

  南蕭有些意外的看著墨邵楠,方才心底那一瞬間的恐懼和害怕像是潮水一般褪去,伸手推開了他的胳膊,語氣冷冷的:“你怎麽在這裏?”

  “蕭蕭,你跟勒景琛回勒家,你大概一直不知道吧,這個薔薇園裏有一個秘密!”墨邵楠大病初愈,一副弱不經風的樣子,可是他眉眼之中卻透著一股子說不出的瘋狂。

  他今天聽蘇小珞說過,南蕭會來勒家,所以他想了想,就從醫院裏跑出來了,同樣來了勒家,他跟勒景琛是表兄弟,來勒家是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情。

  隻是他跟勒景琛這段時間因為南蕭的事情鬧得不愉快,所以有段時間他沒有過來了。

  看著墨邵楠的樣子,南蕭心裏隻覺得無奈至極,不管這薔薇花園裏有什麽秘密,她一點兒都不想知道,而且現在看到這些妖嬈的顏色,她覺得心裏不舒服,所以她擰了擰眉,淡然的對他說道:“不管這園子裏有什麽秘密,我一點兒都不好奇,失陪一下!”

  看著南蕭頭也不回離開的身影,墨邵楠幾個大步又追了上去,他身上隨便一身簡單的白衣,卻在月色之下有些冰涼,再配上他獰猙的顏色,給人一種陰沉之感。

  “你大概不知道吧,勒景琛曾經深愛過一個女孩兒!”墨邵楠冷冷的說道。

  南蕭明明不想聽的,她才不會相信墨邵楠的這些鬼話,可是這些字句,這些話,就像是一條毒蛇一般鑽到了她的腦子裏麵,扯得她大腦嗡嗡作響。

  她覺得難受,想把那條毒蛇趕出蛇子裏,可最終還是徒勞無力。

  這已經不是墨邵楠第一次拿勒景琛喜歡別的女人事情說事了,隻是南蕭從來不信,可是今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刺激的緣故,她覺得難以忍受,覺得不能接受,也許潛意識裏她其實是排除勒景琛曾經喜歡過一個人。

  不過勒景琛喜歡誰跟她有什麽關係,她不信!

  而且就算是勒景琛喜歡誰,隻要告訴她一聲,她會果斷轉身離開。

  更何況,勒景琛現在不喜歡女人,他喜歡的是男人!

  但是墨邵楠,你憑什麽,憑什麽拿這些事情說事兒,尤其是勒景琛不在場的時候,她轉過身,小臉蒼白的如同失了血的花瓣一般涼薄,望著墨邵楠的樣子,眼眸之中浮了一層血色一般,她一字一頓的說道,語氣裏卻充滿了嘲諷:“這輩子誰生命裏沒有喜歡過幾個人,不眼瞎幾回怎麽能找到自己的真愛!”

  她這話明顯是諷刺墨邵楠的,暗示自己當初瞎了眼才會喜歡他。

  墨邵楠臉色的神色這會兒已經完全陰沉了下來,他看著她的樣子,不僅是淩厲,更像是帶著一把劍一般,想刺破南蕭身上所有的偽裝。

  所以,他這麽開口,每一字,每一句都宛如誅心:“南蕭,你難道就不在乎,勒景琛曾經為了一個女孩兒差點發了瘋!”

  南蕭心裏悶悶一痛,仿佛有人拿了一把錘子在她心頭上敲出一個洞,有些疼,可是她卻笑著,在墨邵楠麵前,她不想讓自己顯得那麽狼狽。

  她不清楚墨邵楠為什麽對自己說這些話,不過她能想象的到墨邵楠說這些話沒安好心,勒景琛的過去,她沒有參與過,也不想多加評論,也許勒景琛曾經是喜歡過女孩兒。

  也許他因為受傷太重,所以才陰差陽錯轉變了性向,喜歡上了男人。

  可是那又如何!這些她不關心,也不在乎,所以她臉上一副清清淡淡的樣子,連同眼底都沒有什麽多餘的情緒,似乎她真的沒有被這些話影響到:“那又如何?”

  南蕭的語氣太漫不經心,也不像是被打擊到的樣子,她站在那裏,輕輕淡淡的如同一朵微開的花朵,眼底是傾城的顏色,墨邵楠隻覺得這樣的南蕭,讓他看不透她的心中所想。

  曾經的南蕭在他身邊,就像是一個透明的白紙,可是現在她的眼底有了疏離,有了戒備,也沒有了不相信,曾經的南蕭,無論他說什麽,她都會信。

  可是如今的南蕭,對他已經不再是曾經,墨邵楠那一瞬間,不知道心裏到底是什麽滋味,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氣:“蕭蕭,你不在乎他就好!”

  這句話又像是安慰,又像是自言自語,可是南蕭眼底卻有輕嘲,墨邵楠卻沒有看明白,他隻是看到南蕭站在那裏,仿佛在無聲鼓勵著他說些什麽。

  他舔了一下嘴角,緩解了唇上的那股子幹澀之感,他這樣對南蕭說,語調裏充滿了真情流露:“蕭蕭,江臨歌已經答應我退婚了,我自由了,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勒景琛不知道什麽時候來了,聽到這一番話,輕嘲一笑:“邵楠,南南還沒有跟我結束,憑什麽跟你開始!你這麽說,會讓我以為你其實在挖我的牆角!”

  一看到勒景琛,墨邵楠消瘦的臉上浮出一抹陰沉之色,那是恨之入骨的表情,他望著他,臉上卻有穩操勝劵的自信之色:“勒景琛,蕭蕭根本不喜歡你,你用了詭計讓她跟你在一起,可是她心裏喜歡的那個人一直是我!”

  真不知道他有什麽自信說出這樣的話,南蕭隻覺得可笑至極,正欲說什麽的時候,卻聽勒景琛開了口,他逆光而站,南蕭看不到他的表情,隻覺得這一刻勒景琛,細胞裏都在叫囂著要揍墨邵楠一頓的想法,他比墨邵楠更加自信從容,語氣更冷:“墨邵楠,你不要給臉不要臉,我當初就說過,你不要再招惹南蕭,不然我饒了不了你!”

  “嗬,勒景琛,你害怕了吧?”墨邵楠輕嘲一笑,語氣帶著微微的諷刺味道,他提了一口氣,似真似假的說道:“你害怕我把南蕭搶走是嗎,我告訴你,勒景琛,南蕭本來就是我的人,我們在一起八年了……”

  “呯”的一聲,勒景琛一個拳頭就朝墨邵楠招呼了過去,方才勒俊遠讓他上樓,跟他談事情,可是還沒有說幾句,兩人就大吵了一架,他不肯讓步,而勒俊遠也不鬆口。

  所以這會兒他五髒六腑裏都是火星子,隻要有一點兒火,就炸了!

  聽到墨邵楠方才這麽說的時候,勒景琛覺得那些話像是一把火一般,點著了那個在心底存了已久的火引子,轟的一聲炸了。

  他不管不顧的揍了墨邵楠一拳頭,墨邵楠完全被打懵了,可是反應過來的時候,笑了。

  勒景琛竟然敢打他,他竟然敢打他,他打了他,先動了手,這一點就理虧!

  墨邵楠同樣也是不甘示弱的主兒,也不顧自己的病體,掄起拳頭就朝勒景琛掃了過去,勒景琛吃痛,這會兒也徹底火了,倫著拳頭也不甘示弱的朝墨邵楠身上招呼過去了。

  兩個都二十多歲的男人就在勒家的薔薇園裏打了起來!

  南蕭喊這個不聽,那個不應,看樣子是打算弄死一個了,這麽大的動靜,自然驚動了會所裏麵的墨心,她本來還沒有回主宅這邊,聽到傭人的呼叫起來跑了出來。

  一瞧見這情形,簡直臉上的表情都變了:“你們都給我住手!”

  勒景琛說是不害怕他媽,可是勒家主母的威嚴可是長年累月積澱下來的,這麽一嗓子頓時讓他收了手,而墨邵楠對這個阿姨很尊敬,從來都是順著她的意思。

  所以這兩個人都收了手,但是恨恨的瞪了對方一眼,一副我要弄死你的表情。

  墨心一改方才的溫柔,這會兒眼珠子裏麵全是火,全是怒,真是反了,竟然敢在勒家打架,她剜兒子一眼,聲音冷冷的,雖然音量不大,但是字字戳心窩子:“你們都多大的人了,還好意思打架,你們繼續打,去訓練場去打,今天不打死一個別出來!”

  墨心在勒家很少生氣,外人隻覺得這是一個溫柔高貴的主母,待人接物始終溫和如初,讓人挑不出一點兒毛病,可是真發火的時候,連勒俊遠都要讓著她。

  勒景琛尷尬的想,他不是沒有弄死墨邵楠的打算,這麽說出他的心思,真的好嗎?

  而墨邵楠平時待人也是極斯文的,這會兒完全是瘋了頭了,一想到勒景琛這麽家夥用了卑鄙的手段得到了南蕭,他就氣不打一處來,再說,昨天晚上的事情,更是讓他覺得受不了!

  他跟南蕭交往八年,從來沒有舍不得碰她一下,結果卻被勒景琛這個混蛋捷足先登了!

  “媽,我錯了!”勒景琛乖乖道歉,如果讓他爸知道了這事,根本沒完,所以他犯了錯,趕緊認錯才是正事兒,不然墨心如果讓勒俊遠知道了,他今晚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可是偏偏上天不如他的願,勒俊遠不知道什麽時候也來了薔薇園,看著幾個人相對而立的動作,自然明白了發生什麽事,心裏輕蔑道,果然是不安份的主兒,竟然引起兄弟闔牆!

  這樣的女人,勒家不能要!

  心裏這麽說著,還望了南蕭一眼,南蕭隻覺得一股子涼意自後背爬了出來,心想,勒大先生,您可千萬不能這麽看我,時間久了,小心肝受不鳥啊。

  “阿琛,自己去祠堂罰跪!”還沒有等南蕭反應過來,就聽勒俊遠輕飄飄的一聲,勒景琛當時就苦了臉,看著勒俊遠陰沉不定的臉色,又望了望墨心,可憐巴巴的眨了眨眼,意思在說,媽,趕緊給我求情啊,這都多大人了,還罰跪!

  哪知墨心今晚根本不理他,想來是氣壞了,她一直教導勒景琛跟墨邵楠要相親相愛,都是表兄弟的,竟然敢當著她的麵兒打臉,簡直不能原諒。

  所以直接無視了勒景琛幽怨的眼神兒,勒景琛求情無門,看著勒俊遠的臉色,知道他今晚是借題發揮,他今天晚上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帶南蕭回來,已經惹了他不痛快,眼下他又因為跟墨邵楠打架的事情,惹的墨心不痛快,勒景琛真切的覺得今晚回來是找死的!

  但是他好歹也不是小孩子了,再罰跪,多難為情啊,於是鼓了鼓勇氣,豪不妥協的望了勒俊遠一眼,認真的說道:“爸,我今天晚上沒有錯,為什麽要跪!”

  “讓你跪,你就跪,還有理了,你現在是讓我請人送你過去,還是你自己過去?”勒俊遠在勒家向來是說一不二的人,哪裏容得了人當麵反駁他。

  可能沒有人的時候,他還會縱容兒子幾句,可是現在,不能!

  他勒家的威嚴絕對不容忍任何人挑戰,尤其是今天!他更不允許!

  其實勒俊遠也知道今晚他是借題發揮了,可是這個混小子,就是欠收拾,他如果不收拾他一頓,他心裏都不痛快,所以今晚必須跪,無論如何都要跪!

  “媽……”勒景琛委屈的喊墨心,墨心繞開臉:“你爸說得對,趕緊去!”

  勒景琛眼見求助無望,隻得委屈的湊到墨心身邊,小聲的耳語了一句,這才放心的離開,可是離開之前,看著南蕭的眼神,讓南蕭覺得這仿佛就是生死別離似的。

  南蕭不自然的咳了咳,她不是勒家人,這會兒根本沒辦法插嘴,再說像勒俊遠這樣的人,決定了的事情,從來不容人反駁,更何況,現在這麽多人,她也不好說什麽。

  所以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勒景琛跟著一個傭人離開了薔薇園裏。

  薔薇園裏又恢複了安靜,那些優雅的小東西們這會兒像是害了羞,一個個都靜默無聲,最終還是墨心打破了沉默:“邵楠,今天的事情非常抱歉,阿琛這孩子從小性子野,我沒有管教好他,他對你動手一事真的非常抱歉,你能不能看在阿姨的麵子上不要跟他計較?”

  墨心最不願意的就是跟墨蘭交惡,當年兩姐妹的關係曾經一度交惡,這些年好不容易緩和下來了,她不想再出什麽意外,隻得這麽柔聲對墨邵楠說道。

  阿琛這孩子,都這麽多人了,竟然還會跟邵楠打架,看來她平時白交他那麽多東西了。

  墨邵楠對墨心卻是溫溫和和的,大概是很早以前就覺得這個女人待人接物非常舒服,再說了,他跟勒景琛是私人之間的恩怨,跟長輩沒關係:“阿姨,今天的事情也是我衝動了!”

  他故意對南蕭說那些話,其實也是為了讓南蕭明白,她跟勒景琛根本不可能!讓她不要再受勒景琛的蠱惑,對他繼續執迷不悟下去,她喜歡的人應該是自己才對。

  墨心知道墨邵楠的性子,點了點頭:“邵楠,你身體還沒有恢複,要不今晚就在勒家住下來吧,等身體好了之後,我再讓司機送你回去!”

  墨邵卻搖了搖頭:“不用了,阿姨,我是從醫院偷跑出來,等會兒還要回去!”

  最終,墨心安排車子送墨邵楠跟南蕭回去,墨邵楠想跟南蕭一個車子,但是礙於墨心的安排,最終把這句話咽到了嘴巴裏,他一上車就開始跟南蕭打電話,可是南蕭看著他的電話,直接把他拉進了黑名單,眼不見,心不煩。

  南蕭到家之後,給勒景琛打了一通電話,結果勒景琛的電話一直打不通,然後給他發短信,結果人短信也不回,南蕭有點擔心,想著今天晚上勒父讓他在祠堂罰跪,可是再罰也不能不給看手機啊,南蕭覺得應該是出事了!

  可是不管怎麽樣,今天的事情跟勒景琛無關,他帶自己回勒家,跟墨邵楠打架責任全在於她,要罰應該罰她才對,南蕭翻來覆去的就是睡不著覺。

  想著勒父威嚴的表情,那樣子,仿佛勒景琛不是他親生的一般,南蕭打了一個寒顫,雖然她怕勒父,可是這事得說明白。

  她突然從床上坐起來,冷靜的穿衣服,然後開車去了勒家。

  南蕭到了勒家之後,保定還認識她,給她開了車,南蕭進去的時候是勒家的管家接待了她,南蕭提出要見勒景琛,管家很為難,語氣很誠懇:“南小姐,大少爺今天不方便見客,你先回去,有什麽事情明天再找大少爺吧!”

  明明是拒絕的語氣,南蕭聽到這話也該知難而退,不知道為什麽心裏卻生出了一種非見勒景琛的想法不可,所以她拒絕,眼底是灼灼的認真:“如果我今天非要見他不可呢。”

  “南小姐,很抱歉!”管家依舊客客氣氣的拒絕,他知道南蕭是大少爺帶回來的女朋友,按理說,管家應該表現出喜悅之情的,可是不巧的是老爺子也回來了,並且對勒景琛帶南蕭回來的事情極為不滿,所以他並沒有表現出來什麽情緒,隻是根據一個管家的立場說話。

  “那我要見阿琛的爸爸,勒先生!”最終南蕭提出了見勒俊遠的想法。

  這次管家猶豫了一下子,覺得這麽晚了勒俊遠是不會見人的,可是看著南蕭堅持的樣子,管家最終鬆了一口氣:“您稍等一下,我問一下老爺的意見!”

  “麻煩了!”南蕭客氣的說道,眼底卻有自信滿滿。

  這次管家離開的時間不長,隻有幾分鍾時間,然後麵容很古怪對南蕭說道:“南小姐,老爺同意見你了,請跟我來!”

  “謝謝!”南蕭依舊客氣,她不知道管家有沒有幫她說了好話,可是她這麽晚登門拜訪對方還能這麽禮貌的接待她,她心裏確實很感激,所以說話從始至終客客氣氣。

  管家領了她去書房,南蕭進去之後,隻感覺了一股子高貴不可侵犯,仿佛踏足了別人的機密之地,書房裏裝修的簡潔大方,卻有一種歲月在裏麵流淌的味道,透著一股子古色古香。

  因為月亮極好,這會兒窗簾並沒有拉上,有清透的月光灑進來,整間書房沐浴在一片銀色之中,看起來更是高不可攀,讓人覺得尊貴無比。

  勒俊遠這會兒還沒有睡,正在看書,聽到聲音,並未抬頭。

  身後管家已經關上了門,南蕭站在那裏,有一絲尷尬,見對方沒有招呼她坐的意思,她卻坦然的打了一聲招呼之後坐了下來:“勒老爺子,謝謝你今天肯抽出寶貴的時間來見我!”

  勒俊遠聞言挑眉,似乎對南蕭的禮貌起了一絲讚賞,可更快的,有什麽東西在他眼底一拂而過,他望著南蕭,勾唇,輕蔑道:“你隻有五分鍾的時間。”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