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29節

  勒景琛站在那裏,良久,才抹了一下眉宇之間的雨水,輕嘲一笑……

  -本章完結-

☆、第093章 蘇小珞,我要跟你絕交

  南蕭進了電梯,摸出手機,就開始跟蘇小珞打電話,蘇小珞遲遲不接,氣得南蕭掛了電話之後,直接給她發了一個短信:蘇小珞,你這個混蛋,你害死我了!

  蘇小珞電話不接,短信倒是回得很快,不一會兒的功夫,手機叮的一聲響,消息就跳了出來:蕭蕭,我正準備給你發信息,教你那個情.趣.內.衣怎麽用呢,沒想到你已經學以致用了,真不愧是我蘇小珞的妹妹!這個法子挺管用的吧,你家勒景琛有沒有原諒你啊?

  最後還配了一個賤兮兮的表情,簡直猥瑣至極!

  管用你妹!南蕭心裏誹謗道,手指頭卻飛快的按著鍵,一副跟手機苦大深仇的模樣,她想如果蘇小珞在這兒,她一定弄死她。

  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是一副氣極敗壞的模樣,她簡直不敢想方才她是怎麽熬過來的,一想到方才的畫麵,天啊,太丟臉了。

  所以她回了一句:親,你想多了,我跟他之間的問題根本不是因為這個問題,蘇小珞,你知不知道方才你的禮物害得我丟臉死了,我從哪兒交的你這個損友,我要跟你絕交!

  似乎看出來南蕭真氣壞了,絕交這個詞兒都跳出來,蘇小珞發了一串哇哇大哭的表情,還真真委屈:蕭蕭啊,我可是為了你好,你不是說你得罪勒景琛了嗎,我這不是幫你嗎,我為了你我容易嗎,你一個清清白白的大姑娘跑到內.衣專櫃跟人要這個,你知道我鼓了多大的勇氣嗎,結果你倒好,沒有一絲感激,反倒這麽指責我,有你這麽做朋友的嗎?

  看著蘇小珞的回複,能想象得到她一副理直氣壯的語氣,南蕭隻感覺一口老血卡在喉嚨裏,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蘇小珞這麽說,倒是顯得她不對似的,可是誰讓這個家夥腦回路這麽變.態,竟然給她弄了這麽一個玩意兒!

  更重要是的,這玩意兒還被勒景琛和墨邵楠看到了,那畫麵太美,她簡直不敢想象,直到電梯停在了十一樓,南蕭進了家門之後,才氣急敗壞的把電話打了過去。

  蘇小珞這回倒是電話接得很快,喘著氣兒對南蕭說道,那感覺仿佛剛剛經過了馬拉鬆賽跑似的,她這會兒正氣息不勻:“蕭蕭,你是不是打算跟我分享你的經驗啊,不過今天我沒時間,改天啊,正忙著呢……”突然一聲嗚嗚之聲,然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再打過去的時候,蘇小珞的電話已經打不通了,南蕭簡直滿頭黑線,再反應過來方才那是什麽聲音時,好不容易耳朵上褪下來的熱度,這會兒又重新爬了起來!

  蘇小珞這個混蛋,竟然跟人在做那種曖.昧的事兒!

  勒景琛開門的時候,就沒有見南蕭,準備進主臥的時候,卻發現門上鎖了,他不由低低一勾唇,想起方才這丫頭幹的事兒,唇角掠過一絲笑意。

  其實他多多少少也有點兒了解南蕭的性子了,情.趣.內.衣這東西肯定不是出自她的手筆,隻是一想到方才她瞠目結舌的樣子他忍不住就想笑,誰能想象在國內知名度極高的模特南蕭竟然單純的仿佛一張白紙,那耳尖微微的粉,就帶動他心頭難言一種感受。

  不過他大概也能猜到,今天這事兒除了出自蘇小珞的手筆,簡直不作他人可想了,他清了清咳子,優雅敲門,聲線倒是不緊不慢:“南南,開門!”

  “你走,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南蕭的聲音悶悶的,像是氣壞了!

  勒景琛卻不自覺的勾了勾唇角,顯出極好的心情,想著這丫頭果然想多了,一個人躲在這裏害羞呢,他倒也不急,慢悠悠的又叩了叩門。

  像是能感覺到南蕭不會開門,他在外麵又無聲的笑了一下,想到方才的畫麵,再想想墨邵楠黑沉的臉,不知道為什麽,就有一種暗爽的感覺啊。

  然後語氣惆悵的對南蕭說道:“南南,開門啦,我不會笑話你的,真的,雖然我知道你一直是這麽饑.渴難耐,可誰讓咱們是好基友呢,你放心,我一點兒嘲笑你的意思都沒有!”

  其實他也知道,南蕭的性子受不得激,偏偏說這些話招惹她。

  果不其然,下一秒南蕭就下了chuang,一下子拉開門,氣急敗壞的瞪著勒景琛:“你想多了,我才沒有這麽做,根本不是因為你買的!”

  他意味深長的噢了一聲,上下打量她一番,才語氣慢悠悠的說道:“那是因為墨邵楠!”

  “怎麽可能!”這回南蕭的語速回答得很快,一點兒都不加掩飾,她剛才真是懊惱死了,簡直形象啊,全毀了,更重要的是留給別人一副老饑.渴的形象了。

  這個蘇小珞,真是害死她了,她現在真有一種啞巴吃黃蓮有苦難言的感覺了!

  勒景琛聳了聳肩,一副看我說中了吧,他伸手拍了拍南蕭,語重心常的說道:“看來還是因為我,是不是那天的感覺太好,你迫不及待想再試一次啊?”

  不知道為什麽,勒景琛感覺南蕭生氣的表情實在太可愛,讓他忍不住一逗在逗,心想這丫頭怎麽這麽好玩呢,什麽情緒都寫在臉上,開心就是開心,不開心就是不開心。

  南蕭最怕勒景琛提那天晚上的事,一想到那天早上勒景琛給她說過的那些話,她簡直嚴重懷疑自己是不是真幹過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

  可是一看到勒景琛身上的吻/痕時,她其實傻眼了,這不是第一次了,這特麽是第二次了,當時醉酒之後強口勿勒景琛的事情再度浮現在自己眼前,再加上她說起自己強了他的事情,南切斷心裏尷尬的要死,怎麽哪壺不開提哪壺呢,這會兒真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她囧得很,垂著眼,恨不得消失不見了,根本沒有看到勒景琛臉上十足的笑意,見她垂著腦袋,一副不敢見人的模樣,勒景琛也知道夠了,不敢再逗她,怕適得其反。

  “南南,看來還是我魅力太大了,你對我這麽念念不忘的,要不要我勉為其難再為你犧牲一次呢?”勒景琛很自戀,且自戀得沒完沒了的,所以這會兒突然冷不丁的靠近南蕭。

  他說的話那種暖/昧的感覺在南蕭耳朵裏無限放大,她的臉騰的一下子又燒了起來,一把推開勒景琛,戒備的看著他:“勒景琛,我才不需要!”

  然後心裏麵不知道升起來什麽感受,這會兒腦子裏跟一團漿糊似的,讓她根本沒有理智思考,她有一種隱隱約約的感覺,似乎勒景琛對自己的影響越來越大。

  如果他不是GAY,如果他不是,南蕭覺得自己一定會喜歡上勒景琛。

  當初她那麽討厭勒景琛真是瞎了眼,她怎麽沒有發現隨著時間的相處,這個男人魅力這麽大呢,其實南蕭早就知道勒景琛是一個魅力非常大的男人。

  第一,他是娛樂圈第一美男,容色傾城是可想而知的,其次勒景琛待人溫和,從來沒有見他跟哪個人紅過臉,哪怕是跟他合作鬧過緋聞的女友們,也從來沒有說過這個人的壞話。

  可是偏偏他在南蕭麵前,讓南蕭真真切切的感覺一股流.氓的氣息,而且是徹徹底底的對她耍流氓,她時不時的氣得咬牙,恨不得揍她一頓!

  捏著小拳頭往勒景琛身上直招呼,勒景琛感覺這打的跟錘在棉花上似的,肉不痛皮不癢,還有一種給他按摩的感覺,最終他悠悠說了句:“南南,力道可以再大點兒!”

  南蕭氣瘋了,不知道為什麽張嘴就突然咬在了勒景琛手腕上,勒景琛一直沒動,配合著她的動作,直到南蕭鬆了嘴,才看到他手腕上一道血紅的印子,不由氣消了很多。

  想到第一次,她聽到墨邵楠跟江臨歌訂婚的消息時,她也是這麽難過,當時要衝出去找墨邵楠算帳時,勒景琛也是攔住了她,而她當時為了發泄咬了他的手腕。

  她還記得當時他的手腕都流血了,後來南蕭跟他算帳時,他卻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有些東西在腦海裏一閃而過,南蕭是聰明的女孩兒,終於在這一刻明白了勒景琛的深意,他這是怕自己為了墨邵楠的事情再度難過呢?

  其實方才,就在方才的那一瞬間,墨邵楠那一跪,南蕭卻隻有哀涼悲傷,他們八年的感情,卻最終走到了山窮水複的一步,墨邵楠把自己當成什麽了,他以為自己還能原諒他嗎?

  也許她會心軟,可是她不會回頭,墨邵楠那麽對自己,她已經回不了頭。

  吸了吸鼻子,忍著眼底的酸澀之意,她抹了抹嘴唇,眼神一閃,不好意思的對勒景琛說道:“對不起,方才失態了……”

  “我以為你會繼續蹂.芪蟻氯ァ!崩站拌〉故鍬輝諍醯幕疃艘幌率滯螅抗餿詞且凰膊凰駁哪拍舷簦菩Ψ切Φ乃檔饋?/p>

  南蕭聽到那兩個字,不知道為什麽,總感覺勒景琛在不停的調.戲自己,可是他一個GAY,至於嗎,也許是自己想多了:“你胡說什麽,才沒有!”

  南蕭感覺自己一定是有點兒生病了,才會有這種奇怪的心思,所以她清咳了一聲,掩飾住眼底的掙紮情緒,可是勒景琛瞧見她眼神兒閃閃躲躲的,更是起了一種逗弄她的心思。

  “哎呀,女人就是矯情,喜歡我就明說,雖然上次的事兒對我已經造成了心理陰影,但是南南,誰讓咱倆是搭檔呢,認識這麽多年呢,如果你喜歡的這麽喜歡我,我其實可以勉為其難考慮一下以後是不是可以喜歡女人呢。”勒景琛似真似假的說道,眼神裏流露出一股子說不出的邪氣,目光幽幽的望著南蕭。

  他本就俊美,傾城,這會兒墨中透藍的眸子裏仿佛凝了一層說不出的暖意,又似乎那裏麵有層層疊疊的迷霧,纏繞了男人眼底深處最真實的情緒。

  南蕭聽到心理陰影這四個字的時候有點兒不好意思了一下,可是勒景琛就是有本事,把正兒八經的事情非得說的透了一點兒邪魅的感覺,她晃了晃腦袋,怕自己再跟他呆下去節操都沒了。

  “得,千萬別,你的性取向我不打算幹涉,身上都濕了,趕緊洗洗去!”南蕭卻不打算跟他把這個話題繼續下去,然後推了一把勒景琛,嫌棄的說道。

  其實南蕭是怕再繼續扯這個話題下去,自己會控製不住奔騰的思緒,她其實知道自己對勒景琛已經有了一點兒奇怪的想法,可是勒景琛曾經清清楚楚的表示過,他是個GAY。

  所以南蕭從一開始就再三告誡自己,她跟勒景琛隻是演戲,他們之間的一切都不能當真,雖然有時候,她會有一種錯覺,勒景琛或許是喜歡她的。

  可是這個念頭剛剛閃過腦海時,已經被自己自發的打斷,娛樂圈中那麽多美女,不是沒有比自己更出眾的,勒景琛喜歡誰不好,為什麽會喜歡自己。

  她並不沒有自信,也沒有那個勇氣,所以她不能喜歡勒景琛!

  勒景琛瞧著南蕭身上已經清爽了,連頭發都吹好了,知道她已經洗過了澡,方才他湊近她的時候,他就聞到她身體裏透著一股子清香,讓他的心有點兒心煩意亂,他忍著亂瞟的目光,悠悠的說了句:“南南,今天晚上要不要跟我鴛鴦浴,你放心,我的身材很好的噢!”

  南蕭本來已經轉過身子朝自己的臥室出去,這會兒聽到這句話本能的站住了腳步,回頭的時候卻見勒景琛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她握了握拳頭,咬牙,勒景琛,真想弄死你!

  -本章完結-

☆、第094章 對虞世堂來說,她是一個愛錢的女人

  當晚南蕭躺在床上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麽腦子裏時不時的想起勒景琛說的那些話,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就是睡不著,第二天一早,頂著一個雙熊貓眼就去找罪魁禍首了。

  蘇小珞最近一直住在海濱度假酒店,她雖然年輕,也擱不住白天累成狗,晚上也被折騰的死去活來,在虞世堂提出來,讓她每天不用來回奔波,在海濱酒店給她安排了一間房之後就一直住這會兒了,反正金主出錢,不住白不住。

  再說,對虞世堂來說,她是一個愛錢的女人,如果不表現好一點兒,怎麽讓金主滿意?

  隻是一大早看到南蕭怒氣騰騰的一張臉時,有點兒意外,其實她並不知道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看著南蕭這臉色,覺得昨天晚上一定有鬼。

  所以她拉著南蕭進了房,嘿嘿的笑了兩聲:“蕭蕭,你這麽早就來跟我分享你的經驗啊!”

  虞世堂不在,他從來不會在酒店留宿,事後一直是蘇小珞一個人住在酒店裏,南蕭瞧著她臉上殲詐的笑意,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蘇小珞,你知不知道你害死我了!”

  蘇小珞卻不以為意的搖了搖頭,南蕭是個模特,有多注意形象她不是不知道,可是今天一早就頂著這一對黑眼圈兒過來,可想而知昨天晚上戰況有多麽激烈。

  她豔羨的望著南蕭,一副你走了桃花運的模樣:“蕭蕭,你不是說惹勒影帝生氣了嗎,我昨天給你的那衣服可是極品,平常人我還不告訴呢,說說,昨天晚上你們做了幾次?”

  聽她這麽猥瑣的說這些,南蕭再一次在心裏感歎,她怎麽就認識了這麽坑爹的好友呢,想到昨天晚上的畫麵,她深了一口氣,生怕自己出手太殘暴了把蘇小珞給弄殘了。

  控製住血液裏的那些暴虐成份,南蕭告訴自己,今天是找蘇小珞算帳的,不能跟著她的思路走,不然今天她肯定被她繞進去,到時候別說算帳,估計她會被蘇小珞洗腦之後,這事兒都忘得幹幹淨淨了,所以報仇要快狠準,搶占先機!

  所以她換上一臉的不認同,語氣倒是輕嘲,帶著微涼:“蘇小珞,你的好心我可消受不起,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真是恨不得弄死你!”

  “啊!”蘇小珞伸手捋了捋頭發,一臉的震驚,難不成昨天勒影帝動作太粗魯,惹得南蕭不快了,想想也是啊,那衣服的效果她是親身體驗過的。

  清了清嗓子,用有些不自然的聲音說道:“蕭蕭,男人嘛,有時候衝動了點兒,尤其是你這麽性.感,魅.惑的時候,控製不住力道也可以理解。”

  南蕭的臉色青青白白的,她以前知道蘇小珞黃爆,現在都覺得她太汙了,簡直讓人不敢直視啊,深吐了口氣,將人氣急敗壞的往旁邊一扯!

  蘇小珞吃痛,卻一臉被我猜中事實的模樣,同時發揮了八卦精神:“蕭蕭,咱們都是成功人,沒啥不好意思的,你跟墨邵楠談了這麽久的精神戀愛,早就該嚐嚐柔體的滋味了……”

  南蕭的臉色簡直不能看了,撫了一下腦袋,真是恨不得把眼前這個人拆了再重裝,正準備動手的時候,她包裏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這個點兒還早,南蕭六點就起了,開車過來這邊不過才七點半,所以她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拿出來一看,卻是墨邵楠三個字在上麵閃爍。

  蘇小珞也伸過腦袋看了一下,一看是墨邵楠的電話,當即要阻止南蕭接他電話:“這個混蛋又打電話過來做什麽,他還好意思,臉皮怎麽這麽厚!”

  南蕭沉默了一瞬,想到昨天晚上墨邵楠蒼白消瘦的樣子,猶豫了一下,還是順手接了電話,雖然做不了戀人,可畢竟在一個圈子裏,他是設計師,而自己是模特,在秀場上總會有碰到的一天,也沒有必要做的太絕,連電話都不接。

  再加上上次解約的事情還沒有徹底結束,萬一這一通電話隻是公事呢,再說接一個電話又沒有什麽關係,蘇小珞卻是氣得跳腳,這具墨邵楠,丫的還有臉敢跟南蕭打電話。

  她如果是南蕭,肯定折騰死他,讓眾人看看這個國民男神是多麽人渣!

  “請問你是南蕭小姐嗎?”電話那端是一道陌生的聲音。

  “我是。”南蕭應了一聲,覺得有些莫名其妙,電話號碼明明是墨邵楠的,怎麽是一個陌生的女音。

  卻在下一秒聽到對方鬆了一口氣,驚喜的說道:“太好了,我總算找到一個熟悉的人了,南小姐,今天淩晨有人發現了這位手機的主人暈倒在路邊,把他送到了醫院,可是他現在人在醫院裏一直昏迷不醒,我們偷偷查看了一下,發現他手機裏麵隻有你一個人的電話,所以我考慮之下還是聯係你了,南小姐,能不能請你現在過來醫院一趟?”

  暈倒?昏迷不醒?這幾個字像是在南蕭腦子裏打了一棒子,悶悶的疼,墨邵楠,你這又是何必,在你選擇了江臨歌之後,又怎麽能因為我的身份重新跟我在一起?

  這樣你置我於何地,還是說,在你眼裏,愛情隻是一個交易品!

  那邊的小護.士叫了幾聲之後,南蕭才恍過神來,聽著小護士說道:“南小姐,你趕緊過來吧,我們醫院的地址是……”說著給南蕭報了地址以及病房號。

  直到掛了電話之後,南蕭的臉色都不太好,這通電話時間不長,蘇小珞就在旁邊,自然也聽到了,看著南蕭猶猶豫豫的臉色,當即出聲道:“我警告你啊,南蕭,你今天無論如何都不能過去,姓墨的現在是死是活跟你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蘇小珞性子急,直脾氣,完全不聽南蕭解釋,又重重的說了一句,一副南蕭如果敢過去,她絕對她勢不兩立的架勢:“當初他既然做了那麽混蛋的事情,你就不能這麽原諒他,你現在可是有勒影帝了,你如果再跑去見他,就是對勒影帝不忠,我一定不會原諒你的!”

  南蕭有點兒哭笑不得了,事到如今她並沒有想過要再見墨邵楠,不過看著蘇小珞這麽一副急切的樣子,她故意這麽說道:“他都在醫院,我如果不去的話不太好!”

  說著,還換了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蘇小珞簡直要跳腳了,拉著南蕭的胳膊死活不鬆開,樣子跟個任性的孩子一般,圓圓的眼睛裏是濃濃的戒備:“我說你丫傻啊,他當初敢那麽傷害你,現在落在這個下場就是他活該,我跟你說,他是死是活跟你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要說墨邵楠甩了南蕭的事情,除了南蕭之外,恐怕是蘇小珞最生氣了,南蕭一直是一個自持力特別強的女孩兒,因為墨邵楠的事情,那段時間沒少喝酒。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吻上不良嬌妻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 司令大人,求床咚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唯妻至上,總裁老公欠收拾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愛你入骨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