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28節

一個巴掌呼在了南蕭頭上,南蕭吃痛,捂著腦袋委屈的瞪著蘇小珞,可惜人蘇小珞看著她眼神帶著一股濃濃的鄙視:“南蕭,以後出門,你丫別說你是我妹!”
  南蕭咬了咬牙,恨不得撲過去,撕了她:“蘇小珞,我哪裏招你惹你了?”
  蘇小珞無語了,趕緊順毛,生怕南蕭真的發怒了,清咳了一聲,臉上帶著幾分詭異的顏色:“我說蕭蕭,你白在時尚界混了這麽多年了,你不知道男人都是肉食的動物,每天晚上有肉吃,比什麽都重要,所以啊,萬古不變的老辦法,就是色.誘唄!”
  她說得輕抹淡寫,南蕭卻在心裏瘋狂吐槽,她是腦殘了才會想著問蘇小珞,一撫額,感覺自己的腦回路跟蘇小珞就不在一個世界上。
  能色.誘她能忍到現在嗎,上次她已經把勒景琛強了一次,搞得他現在不敢見自己,如果再來一次,這輩子,估計他都要跟自己絕交了。
  可這些*的問題,南蕭臉皮兒薄,根本沒有辦法說出口:“怪不得虞總天天神清氣爽,原來是你天天晚上給他免費吃肉啊!”
  蘇小珞臉色頓時變了,撲了過去:“南蕭,你作死是不是?我要弄死你!”
  兩人鬧了半天才從海邊離開,路上是南蕭開車,這幾天沒什麽事,南蕭沒讓娃娃跟過來,娃娃就是容霆幫她安排的助理,她也是上次的事情之後才知道那妹子叫娃娃。
  蘇小珞一路在在車上昏昏欲睡,心裏一萬遍詛咒虞世堂那個混蛋,丫的體力這麽好,她是不是要去報個班鍛煉一下腰力?
  快到了吃飯的地方的時候,蘇小珞才勉強睜開了眼睛,精神卻不大好:“蕭蕭,今天我教了你這麽好的辦法,哄好了勒影帝,記得請我吃大餐啊!”
  南蕭哭笑不得,心想,你的方法根本不管用,還是隨口說了句:“還是省省吧,我覺得虞總比較適合這麽重口的事情,我家景琛根本不適用!”
  “得了吧,天底下沒有不喜歡吃肉的男人,問句認真的啊,蕭蕭,勒影帝一天晚上幾次啊!”蘇小珞突然語出驚人的問道。
  嚇得南蕭差一點沒有把車子開到溝裏去,好不容易穩住車子,南蕭心跳都要沒了:“蘇小珞,你丫能不能說話正常點,我被你嚇死了!”
  “矯情!”蘇小珞鄙夷,到了地方之後是一家商業街樓下,蘇小珞點了餐之後,說是去洗手間,讓南蕭先等著,南蕭當然同意了。
  可是沒有想到蘇小珞剛走,就看到江臨歌跟葉楚出現在她桌子麵前,葉楚倒是一副好好女人的模樣,親切的跟南蕭打招呼:“蕭蕭,你也在這裏吃飯啊!”
  “你不是看到了!”見到葉楚,南蕭沒好臉色,剛才跟蘇小珞之間的輕鬆愉快全沒了。
  江臨歌瞧著南蕭態度不好,自己的態度也不見得好到哪裏去,墨邵楠現在要跟她退婚,她對南蕭可是恨之入骨,現在江恩年又不在這裏,她沒有必須對她好臉色,所以她拉了葉楚一把,不滿的說道:“媽,她都把我害成這樣,你理她做什麽!”
  葉楚卻瞪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說話,江臨歌雖然不滿意,到底是沒有說話,隻是一雙眼睛充滿憤恨的瞪著南蕭,那樣子,如果不是顧及到在餐廳裏麵,真想跟她大吵一架!
  南蕭情緒一直淡淡的,慢悠悠的喝著檸檬水,葉楚有點兒尷尬,也不在乎南蕭招不招呼她坐,隻是語氣益發溫柔賢惠,讓人覺得她真真就是一個賢惠的後媽。
  她這麽說,一臉誠懇,語氣亦如是:“蕭蕭,上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並不知道你以前是邵楠的女朋友,如果我知道的話,當初一定不會讓臨歌跟邵楠訂婚!”
  “演完了嗎?如果演完了,請現在離開,我要吃飯!不然對著你們兩個人的臉,我今天還真吃不下飯!”南蕭冷冷的打斷了她的自導自演,開口趕人。
  葉楚好生尷尬,但是江臨歌卻不一樣了,她到底是年紀小,性子急,雖然比南蕭小了兩歲,可是因為出生的關係,她的千金小姐脾氣其實並不小:“南蕭,你什麽意思,我媽都這麽客氣的跟你說話了,你擺什麽譜!”
  -本章完結-
☆、第092章 畫麵太美,她簡直不敢直視
  南蕭看著江臨歌一副憤怒至極的樣子,真真覺得好笑,姿態擺那麽高,仿佛自己才是真正的千金小姐似的,她輕輕一笑,帶著微嘲:“江臨歌,我有讓她跟我說話嗎?說真的,我跟她還真不熟,她用不著過來跟我打招呼!我也沒有求著讓她過來!”
  葉楚的臉色一瞬間難看至極,不過她到底是有肚量的女人,這些年也撐得住場麵,更何況是現在,她深吸了一口氣,盡量穩住情緒,誠懇的語氣:“蕭蕭,對不起,臨歌不懂事,有什麽冒犯你的地方,你不要跟她計較,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可是這些事跟臨歌無關!”
  江臨歌還想再說什麽,被葉楚輕斥了一聲,才不甘不願的閉上了嘴巴,葉楚轉而對南蕭說道:“蕭蕭,我們先走了,就不打擾你吃飯了!”然後拽著一臉不情願的江臨歌就走了。
  直到出了餐廳,江臨歌才表現出來不樂意:“媽,你為什麽要那麽對那個南蕭,她算什麽東西,不過是一個私生女,你用得著低聲下氣嗎?”
  “閉嘴!”葉楚輕斥一聲,眉宇之間卻是溫溫和和的氣場,對女兒她始終有最好的耐心,看著江臨歌不樂意的臉,才語重心常說道:“如果你還想嫁給墨邵楠,就對南蕭態度好一點!”
  “為什麽啊,媽!”江臨歌不懂,她嫁不嫁給墨邵楠跟南蕭有什麽關係。
  葉楚張了張嘴想解釋,最終想起了什麽似的歎了一口氣:“哪有那麽多為什麽,你隻管聽媽媽的話,媽媽保證讓墨邵楠娶你的!”
  一頓飯因為葉楚跟江臨歌的插足,南蕭吃得有點兒不痛快,蘇小珞也感覺到了,送南蕭回去之前,突然不知道從哪兒拿出來一個盒子扔給南蕭:“南南,送你的!”
  南蕭接過盒子,不解道:“這是什麽?”
  “最佳秘密武器,晚上回去我給你發信息告訴你怎麽使用!”蘇小珞神秘兮兮的說道,送了南蕭上了車之後,她擺了擺手,俯下身對她眨了眨眼睛:“開車小心!”
  南蕭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蘇小珞,鬼精靈一個,開著車子回到家以後已經快十點了,車子停下來,她下了車之後,又看到副駕上的禮盒,最後猶豫了一下,還是拎著禮盒回去了,剛撐著傘走到樓下,卻突然看到有一道身影——墨邵楠。
  看到他的身影南蕭下意識的想換一個出口進去,結果人還沒有走兩步,就被墨邵楠發現了,她歎了一口氣,不得已轉過了身,望向了墨邵楠。
  記憶中的墨邵楠總是一副白白淨淨的樣子,看起來有幾分斯文,幾分雅致,又有幾分俊秀,因為愛笑的緣故,頰邊有兩個淺淺的酒窩,讓人覺得這是一個暖男。
  墨邵楠出名之後,因為長相出眾,又有暖男的個性,得了一個國民男神的稱呼。
  因此他宣布訂婚的時候,不止傷了南蕭的心,同樣傷了無數粉絲的心。
  可是現在的墨邵楠,瘦得有些嚇人,仿佛一陣風吹過,都能讓他吹到一樣,他撐著一把傘,站在雨中,像是一個憂鬱多情的王子等著心上人回來一樣。
  南蕭忍不住的蹙了蹙眉,對於墨邵楠突然出現在她家樓下有幾分說不出的情緒,走上前,冷漠的問了句:“你怎麽來了?”
  墨邵楠精氣神不是很好,蒼白著臉色跟鬼似的,就連一對性.感的嘴唇,這會兒也顯得有幾分蒼白,他隻穿了一件白T恤,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瘦的緣故,裏麵有些空。
  他張了張嘴,吐了幾個字:“蕭蕭,我想你!”
  這五個字,如果換作以前,南蕭肯定會感動的不行,不是沒有這樣的時候,當初她跟墨邵楠情濃,無論她多晚回來,他都會守在她家樓下等著她。
  隻是當初的情形再現,她心裏卻沒有了曾經的感動,歎了口氣:“你這又是何必呢,墨邵楠,該說的話我們已經說明白了,我跟你也沒有關係了!”
  墨邵楠聽著她這麽說,尤其是一副輕抹淡寫的語氣,他不能接受,拳關一握,咯咯作響,心裏仿佛有一處缺口,不停的有冷風灌進去:“蕭蕭,我們在一起八年,難道你就真的這麽狠心嗎,我們曾經有幸福,有快樂,有感情,我隻做錯了一件事,你就否認了我全部的好!”
  可是墨邵楠啊,你做的一件事卻足以將我推入了地獄,而且又往上麵重重的踩了一腳,南蕭不想提曾經的日子,因為一提,就疼,就難受。
  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大概是心愛的人背叛了自己,那些曾經的往事,苦難,像是一把刀子一般在剝落她心頭最深的那一處傷:“可是,你雖然做錯了一件事,那一件事情卻對我來說是致命的,墨邵楠,那場秀開始之前,我就跟你表達過,我想結婚!”
  說到這裏的時候,她眼眸裏染了灰,那是永遠不會褪卻的顏色,她一直以為墨邵楠會是她的守護,會保護她一輩子,會給她一個家,不讓她再繼續飄泊不定。
  可是,期盼太美,幻想太好,最終,他又親手把這八年的信任摧毀的幹幹淨淨,深吸了一口氣,眼睛疼得難受,就連攥住袋子的手都忍不住踡縮了一下:“我累了,一個人在A市很累,我想找一個依靠,我跟你在一起八年,我一直覺得你是我的依靠,這輩子無論發生什麽你都不會離開我,可是我沒有想過……”
  說到這裏的時候,南蕭深吸了一口氣,有些回憶不能回憶,因為曾經太美,而現在太悲,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曾經她跟墨邵楠感情是很好。
  哪怕他有緋聞,她也從來不鬧,因為墨邵楠說過,他們交往的事情不能公開,她同意了。
  將那股子情緒重新憋回去,南蕭握著死緊的拳頭差一點沒有把指甲掐斷,直到嚐到了疼,她才鬆了些許:“前一天晚上你還在跟我描述我們以後的婚禮,第二天,你就跟江臨歌求了婚,邵楠,你永遠不知道我的心情是怎麽樣的,你也不知道我當時多麽恨你的!”
  墨邵楠五官因為痛苦有些扭曲,那些話像是一把刀往他心窩子裏戳:“對不起……”
  她搖頭,拒絕再聽他的道歉,有些事情,不是因為道了歉就能忘掉,那些傷口太深,輕輕一扯,就能冒出血珠子:“不用了!”
  “南蕭,你恨我,就是因為你還愛我,現在我自由了,我們重新開始吧!”他這樣說,仿佛他們之間隻是經曆了一場小風波,如今暴風雨停了,太陽還會升起來。
  南蕭有些不能理解他會這麽做:“墨邵楠,已經晚了,你跟江臨歌已經訂婚了!”
  “沒有!”這次是他說話,氣場堅定。
  雨夜有些暗,小區的燈光微亮,撲在南蕭眼睛裏麵,她眼睛黑漆漆的,像是一團墨,又像是跳了一團火:“邵楠,你跟江臨歌訂婚的事情已經滿城皆知,你現在說這些話有什麽用,再說,你都跟她在一起了,我知道,如果你不知道我也是江恩年的女兒,你今天絕對興地出現在這裏,所以,你就當不知道這件事,繼續你跟江臨歌的婚禮吧!”
  “不!”他斷然拒絕,搖頭,仿佛南蕭的回答就像是壓彎他最後的一根稻草:“我喜歡你,我真的喜歡你,南蕭,我隻喜歡你一個人,你原諒我吧!”
  在南蕭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撲通一聲,往南蕭麵前一跪。
  傘落了地,濺起了雨,似一地迷離,而南蕭因為墨邵楠的反應太過震驚,手中蘇小珞給的袋子也落了地上,然後散開了,包裝裏麵的東西露了出來。
  地上是一片如血的赤紅,而那薄如蟬翼的衣料似乎在顯示著是什麽。
  情.趣.內.衣!
  當這個四個字閃現在腦海時麵的時候,南蕭心裏對蘇小珞的想法,隻有一個,蘇小珞,你這個混蛋!我一定要弄死你!
  南蕭咬了咬牙,唇抖了抖,臉騰的一下子紅了起來,這倒是忽略了墨邵楠突然跪在她麵前的事實。因為覺得太丟臉了,反而把這件事情忽略了!
  她其實也想過解釋,可是一句話卻解釋不出來,這特麽怎麽解釋啊,蘇小珞這個坑爹的話,她今天晚上還搞得神神秘秘的,還讓她保證一定要回去再看。
  如果早知道是這麽個鬼東西,打死她也不會收啊!
  現在可好了,這玩意兒竟然被墨邵楠看了個正著,真是想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
  而墨邵楠因為跪在地上,反倒是看得比南蕭清楚,這是什麽東西,他是一個設計師,不可能不知道,那雙修長如玉,卻透明的有些過份的手指,指著那件東西……
  “你,你跟他……”那些話,一句話都吐不出來!
  南蕭好想捂臉啊,這會兒傘也丟了,雨絲倒不是很大,但密,落在身上透著一股子涼,夜色之下,墨邵楠的一張臉更是蒼白如雪,借著慘白的燈光,她能看到那一雙眼睛都是震驚之色,而南蕭覺得自己沒臉見人了,蘇小珞,你個混蛋,你要把我害死了!
  她準備去撿那件內.衣的時候,勒景琛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俯身,伸起手指將那一件薄薄的內.衣勾了起來,修長的手指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輕輕的挑起其中一角,然後還衝著南蕭眨了眨眼睛,由衷地砸了砸嘴巴!
  南蕭隻覺得那眼神兒充滿了鄙夷挪揄之色,她簡直頭皮發麻,根本不敢跟勒景琛對視,更沒有勇氣再去看墨邵楠到底什麽眼神兒。
  她能感覺到頭頂上有兩道目光,一道意味深長,一道滿心失望。
  南蕭尷尬的小臉紅得厲害,連同耳根子都熱了起來,她覺得什麽叫誤交損友,現在就是!
  勒景琛看著南蕭,一臉的探究,先不管這玩意兒怎麽來了,可是一想到南蕭穿這衣服的畫麵,簡直鼻血都要流出來了,他清了清咳子,故意挨南蕭極近。
  南蕭覺得身體一僵,渾身都要顫抖起來,卻聽他慢悠悠的問道,氣息仿佛跳在自己耳邊一樣,那股子灼熱的感覺,像是帶了電流一般,從她的耳根子,一下子蔓延到心尖上:“南南,看不出來,你比我還有情調,今晚咱們就用這個試試效果如何?”
  這麽暖.昧的語氣從勒景琛嘴巴裏溜出來的時候,南蕭隻覺得這種衝擊力是倍增的,她身體裏有一股子叫做蠢蠢欲動的念頭在叫囂著。
  而她還真的在想,如果她跟勒景琛用上了這個東西,這家夥會不會喜歡上女人?
  在意識到自己方才那一瞬間想到什麽之後,南蕭的臉又精彩的變了幾變,最後實在呆不下去了,感覺再呆下去,血管就要爆掉了,一把將那玩意兒從勒景琛手中扯過來,頭也不回的朝樓上衝了過去。
  勒景琛的帶著笑意的目光直到南蕭的身影不見了才收回來,而落在墨邵楠身上的目光透著一股子難見的清涼:“跪在這裏,不嫌丟人嗎?”
  墨邵楠今天過來就是跟南蕭道歉的,這幾天,他一直被墨蘭關在家裏麵,出不來,今天好不容易得了空才跑出來,可是他準備了那麽久的說辭,鼓足了勇氣,卻因為這件意外全毀了,他一直以為南蕭跟勒景琛在一起,隻是為了氣自己的。
  可是今天看到那件情.趣.內.衣,他突然覺得,有些事情跟自己想的不一樣,南蕭真的跟勒景琛在一起了,他忽略了勒景琛伸過來的大手,自己從地上站了起來,卻因為跪了太久,身休太差的緣故,他身體狠狠的晃了晃!
  勒景琛伸手想去扶他,卻被墨邵楠一把揮開,冷冷的說道:“用不著你假好心!”
  望著他的樣子,勒景琛也歎了一口氣,其實墨邵楠現在能出來,有一部分的原因還是歸結於自己,他跟他到底是表兄弟,總不能一直看著墨邵楠在家絕食,跟墨蘭說了好多軟話,她才答應放人,隻是沒有想過,他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南蕭。
  其實方才在看到墨邵楠朝南蕭那一跪的時候,他的心尖不知道為何滲著一股子涼,連同眸色都沉了很多,看得出來墨邵楠是發了狠心想求南蕭的原諒了。
  那一瞬間,他明顯的看到南蕭的臉色全變了,震驚,感動在眼底不溢言表!隻是他猜中了開頭,卻沒有猜到結尾,墨邵楠大概也沒有想到命動弄人這四個字吧!
  本來已經有了一點兒感動的南蕭因為墨邵楠的舉動太意外導致了她的心情太過震驚,反而把手中的情.趣.內.衣給掉出來了。
  這是不是傳說中的因禍得福?想到這裏,他唇邊忍不住勾了一絲笑意。
  他的南南,總是出乎他的意料啊!
  不過勒景琛始終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麽墨邵楠會突然悔婚,難道他不想要他手中的蘭尊國際了嗎?想到這裏的時候,眼底稍微浮了一抹浮躁,但很淺。
  把自己的雨傘幫墨邵楠撐了過去,完全不在乎雨沾了自己的衣:“邵楠,你現在這麽跑出來就不怕蘭姨擔心嗎,這麽多年,她為了你一直遲遲沒有嫁人,你真的忍心傷她的心嗎?”
  墨邵楠最見不得別人提起墨蘭,尤其是勒景琛,他每次提到墨蘭就一副救世主的樣子,他覺得惡心,同時,也覺得有一把枷鎖鎖在了自己身上,讓他動彈不得。
  墨色的瞳仁裏浮出一抹痛苦的顏色,可是眼底更深處是瘋狂的恨意,他一把拍落勒景琛的雨傘,有雨濕了麵,他覺得冷,眉眼之處的厭惡豪不掩飾:“勒景琛,別這麽惺惺作態,你不就是不想讓我跟南蕭複合嗎,我告訴你,隻要我活著一天,我就不會讓你如了願!”
  勒景琛望著他,眼神略無奈,像是在看一個無理取鬧的孩子一樣:“邵楠,從一開始就是你選擇錯了,如果你當初選擇了南蕭,而不是公司,我想今天站在這裏的人不會是你!”
  “嗬!”墨邵楠輕嘲,眼底有一抹說不出的神傷,就是這個男人,一遍又一遍的說為他好,讓他相信他,結果他卻生生的把南蕭搶走了,眼睛裏像是剝人皮的刀子,一寸一寸的往勒景琛身上招呼:“勒景琛,我告訴你,南蕭是我的,我跟她在一起八年,我不會把她讓給你的!”他狠狠放了一句大話,轉身就走!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