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26節

  早知道自己的身子要給這些混蛋,還不如當初給了勒景琛,隻可惜一切都晚了。

  南蕭咬著牙,冷冷的看著這兩個男人剝她的衣服,她隻覺得惡心,從來沒有這麽惡心過,哪怕是八年前,那件事發生的時候,也沒有這一刻來得恐懼。

  她害怕,大聲呼救,卻被人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南蕭暈過去的時候,隱隱約約看到了勒景琛……

  勒景琛跟容霆趕到的時候,兩個人看到那場麵幾乎要瘋了,南蕭身上的衣服幾乎沒了,那些混蛋正準備對她做那種可怕的事情。

  勒景琛一個拳頭揍過去,把胖子的一顆門牙揍掉了。

  而容霆比他更殘酷,直接擰斷了那個黃牙的胳膊,他都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

  容霆想上前,卻看到勒景琛已經脫下衣服,小心翼翼的將南蕭包在懷裏,那樣子,像是在嗬護一件稀世珍寶一樣。

  “勒先生,你先去帶南蕭去醫院!”容霆吼了一聲,本來就清冷出塵的眸子這會兒寒如薄冰,他望著那兩個人渣,像是惡魔再臨。

  收拾好了這兩個人,容霆通知人過來處理一下這兩個人的,畢竟依他現在的身世不適合處理這些事情,他轉過身打了一個電話,而一直沒有出現的綠毛卻悄悄的出現在他身後。

  他看著容霆的身影,突然用力的撲過去,把一塊帶了藥的手帕朝容霆嘴上捂了過去,容霆根本沒有防備,等反應過來,已經吸入了藥,他胳膊肘兒朝後一抵,就將人抵在了地上。

  容霆就算是沒有防備中了藥,可是他的身手卻不是一個三流的混混能把自己怎麽樣的,他把男人收拾了一頓,直到男人沒了反應跟狗一樣癱坐在地上。

  其實容霆忘了,他本來就中了藥,這一番動作更加激發了那些藥性發作,他收了手,看著自己白衣上濺的血滯,他才醒悟過來。

  他的眼睛泛紅,裏麵有一種說不出的瘋狂,像是要從那雙眼睛裏麵跳出來,可是這樣的容霆,顯得有一種真實,又有一種獸性。

  等警察來了之後,容霆就閃身離開,他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不對勁。

  玉葉一直在外麵等著,勒景琛死活不讓她進去,說她年紀小,這種場合不適合看,其實勒景琛不知道,玉葉從小就在國外長大,什麽事兒她沒有見過!

  可是勒景琛不讓進,就讓她就坐在車子裏麵等著,可是等了半天也沒有見勒景琛帶著南蕭出來。

  同樣不見容霆,想到那個第一次見到的男人,不知道為什麽她突然打了一個寒顫。

  第一眼看到容霆,從小嬌生慣養的玉葉從來沒有見過這麽寒冷的男人,他在聽說自己看到南蕭被人帶走時,冷冷的掃了她一眼,那一個眼神,讓玉葉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涼。

  可是瞧見容霆搖搖晃晃的從裏麵走出來的時候,玉葉趕緊衝了過去:“容霆!”

  她叫了一聲,容霆迷離的意識似乎有點兒遲鈍,他看著麵前的女孩兒,仿佛看到了南蕭,這個時候竟然露了一個天真的笑:“是你啊……”然後他整個人突然朝玉葉撲了過去。

  勒景琛打橫抱著南蕭就衝了出去,看著那些多血,他真恨不得弄死那幾個混蛋,他知道容霆讓他帶南蕭走,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她中了藥。

  一種可以讓女人瘋狂,讓男人熱血的藥,南蕭其實並沒有昏迷多久,這會兒人已經醒了過來,她睜開嫵媚的大眼睛,媚眼如絲的望著男人,身子無意識的往他懷裏蹭。

  勒景琛剛把人放在車上,讓司機開車,南蕭整個人就纏了過來,扯他的衣服,撕他的領帶,甚至口勿主動的送上來。

  勒景琛本來就喜歡南蕭,她平時的一個無意動作,都讓他方寸大亂。

  更何況是女人主動送上來的口勿,南蕭在扯他衣服的時候,他已經忍不住了,低下頭,準確無誤的口勿上了女的唇,南蕭的唇永遠是甜美的,讓他怎麽口勿都口勿不夠。

  他享受跟南蕭在一起的接口勿,可是他不敢表達出來自己的喜歡,怕嚇到南蕭,她這個女人,充滿戒備,尤其是對他,他主動示好,她當他假好心。

  他真心幫助,她拒絕接受,有一段時間,勒景琛覺得他跟南蕭大概是沒有緣份。

  不然他找了她這麽多年,怎麽會發現她其實是自己表弟的女朋友,他看著她跟墨邵楠甜甜蜜蜜,他們談戀愛,幹淨,單純,他卻發瘋一般的嫉妒。

  為了得到她,他用盡心思,費盡手段,終於如願以償的來到她身邊。

  南蕭,你知不知道我為了找到你,等的時光都老了,所幸,上天仁慈,他終於在南蕭還沒有嫁人的時候找到了他,一個口勿還沒有結束,勒景琛感覺自己的呼吸沉了起來。

  他知道南蕭對自己的影響,可是現在不是時候,他還沒有真的打算動了南蕭,畢竟這丫頭剛失戀,他不想趁人之危,他摟著南蕭的腰,盡量讓她離自己遠一點兒,輕輕的喊了她的一聲:“南南?”

  南蕭感覺自己仿佛吃了一個軟軟的東西,香香的,很好吃,她還想吃,可是對方突然不給吃了,這真是一件痛苦萬分的事情,嘴巴裏哼哼兩聲,還想要再吃一口。

  “我還要。”她的聲音委屈,臉色潮紅,其實早已經忍不住了,方才那些混蛋給她喂的都是極品,南蕭這會兒是渾身燥熱難當,想貼近勒景琛一點兒,再近一點兒:“好熱!”

  她嘟囔了一聲,勒景琛也被逼出了一身大汗,把空調再調低一點兒,衣服全扯開了,這會兒顯出一種淩亂之美,他望著南蕭,盡量讓自己的眼神兒不隨便亂瞟。

  “空調已經最低了,南南,你忍著點兒,等會兒就好了!”勒景琛又說了一句,撥開了南蕭撲過來的身子,她急得不行,眼睛都紅了,她想吃方才那個好東西,尤其是對方的略帶冰涼的身子貼上她的時候,她會覺得舒服。

  南蕭覺得自己一定生病了,她病得很嚴重,全身的血管都仿佛要爆了一樣,如果不給她一個出口,她就要死了,可是勒景琛偏偏不如她的願,她難受,覺得委屈,本來嫵媚的大眼睛裏,這會兒寫滿了水汪汪的顏色,看的勒景琛又是渾身一緊,有一種快要失去理智的感覺。

  腦子裏仿佛一直有一根弦,這會兒拉得崩緊,仿佛再有一點兒力氣,弦就斷了!

  有一個念頭這樣告訴自己,可是另一個理智卻讓自己不要隨便辦了南蕭,他壓抑著心底的那股子情緒,盡量冷靜的問道:“南南,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南蕭眨了眨眼睛,這樣簡單又嫵媚的小動作真是勾人的很,她的腿纏上來,想勾住勒景琛的腰,像是怕他跑了一樣,身休離得很近,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聞,她似乎聞到了,覺得有些熟悉,皺著眉頭認真思索道,可是想了一會兒,也想不出來這人是誰。

  他身上有一種好聞的琥珀香,又透了一絲沉穩的紫羅蘭,她點頭,肯定的說:“很熟悉。”

  可是就是想不起來這是誰了,這是誰,她想不起來了。

  “我是勒景琛!”勒景琛提醒了一句,其實他自己快受不了,碰到南蕭的時候,他感覺自己的喉嚨裏像是起了火,又像是在沙漠之中沒了水源,迫切的需要一口水來解解渴。

  看著南蕭痛苦難受的樣子,他其實並沒有比她好過那裏去,有一個地方已經支了起來,他輕聲的哄,柔聲的勸:“南南,你不舒服,我帶你去醫院,去醫院就沒事了!”

  他想去醫院總會好的,這種藥到醫院能解,他不能讓南蕭繼續這麽難受下去,他又不想讓自己快崩潰了!

  “不去醫院,讓我抱一會兒,就抱一會兒!”南蕭拒絕的語氣,身子往他身上蹭,搞得勒景琛快崩潰了,心裏吐槽道,一向高冷的南蕭突然變得這麽熱情火辣,真是讓人受不了。

  艾瑪,真是太重口了!受不鳥啊受不鳥,勒景琛感覺自己要瘋了,再這麽忍下去簡直不是一個男人,他很想將懷裏的女人好好拆一遍,徹徹底底的擁有她。

  僅僅是猶豫了一瞬間,南蕭突然又狠狠的口勿了過來,這個口勿火辣無比,又充滿了無與倫比的熱情,勒景琛感覺南蕭簡直是一個磨人的小妖精,分分鍾是打算折磨死他的。

  勒景琛感覺自己的血液都要倒流了,他就是有再堅強不屈的一顆心,也被她折騰的融化了,他低吼一聲,嘶聲說道:“南南,這是你自找的!”

  轉身將人壓在身下,勒景琛突然將車座放了下來,前排的擋板已經放了下來,司機聽不到後麵的聲音,可是有人的情況下,更給人帶來一種驚心動魄的刺激。

  這樣的姿勢會讓南蕭好受一點兒,他知道這種時候不恰當,可是他忍不住了,南蕭也忍不住了。

  他喜歡南蕭,自然想把最好的給她,可是現在非常時候,一切等前天再說。

  南南,我以後一定會補償你的,我們結婚,結婚!他心裏重複了兩遍,就算知道明天南蕭醒過來,一定會恨他,可是他管不了她。

  車子剛剛停了下來,勒景琛離開南蕭一點兒,她感覺那些冰涼的地方離開了自己,身體裏仿佛像著了一把火,委屈道:“勒景琛,我好熱,你幫幫我。”

  “等等!”勒景琛將人從車上抱了下來,然後朝樓上衝去,司機前程不敢直視,生怕自己看多了什麽,隻是一張老臉有點兒微微的紅,這姑娘太凶殘了,大少爺太重口了!

  勒景琛將南蕭放在床上,整個人就壓了下來,南蕭舒服的歎了一口氣,勒景琛聽著她像小貓兒一樣的聲音,勾了勾唇,這是他跟南蕭的第一次,他當然要給她最好的。

  隻是那個地方,卻擋了一層薄薄的東西。

  勒景琛是什麽樣的人,怎麽可能不知道那代表了什麽!南蕭竟然還是處!

  她竟然還沒有把自己的身體給墨邵楠,那一瞬間,勒景琛有些猶豫了,南蕭是第一次,他是沒有想過的,他知道南蕭跟墨邵楠在一起,可是他沒有想過她還是完整的。

  說不激動是假的,大概是男人都有一種劣根性,覺得女人跟自己的時候都是最完整的,勒景琛也一樣,他望著全身浮了層粉的女人,有一瞬間的猶豫。

  這到了嘴邊的肉,到底還是吃還是不吃呢?

  -本章完結-

☆、第090章 對於一個男人來說,貞操相當重要

  勒景琛把南蕭扔在了冷水裏的時候,他覺得南蕭應該跟自己頒個獎,他特麽簡直是君子中的君子了,放到嘴邊的肉都不吃,簡直太男人了。

  怪不得南蕭一直說他是GAY,他覺得自己這種形勢也跟GAY不遠了。

  南蕭被滿浴缸的冷水一激,生生的打了一個寒顫,伸手還要再去拉他,而勒景琛卻已經轉身出去了。

  他雖然是自製力特別強的男人,可是在南蕭麵前,所有的自製力全是負數。

  他出去給醫生打了一個電話,自己才吐了一口氣,像是打算把心底火全部吐出來。

  容霆醒過來的時候,身邊已經沒有了人,感覺有點兒冷,他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是在一家酒店裏,房間裏彌漫著一種說不出的歡.愛味道。

  他是成年人,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麽,而昨夜他雖然意識不清楚,可是也知道他強了一個女人,一想到這種可能性,他略微有些煩躁。

  正欲起身的時候,卻看到雪白的床單上有一抹殷紅,愣了愣,沒想到對方竟然是個雛兒。

  這個發現讓容霆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他這幾年一向潔身自好,沒有找什麽亂七八糟的女人,一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如狼似虎的要了那個女人好幾次,他喉嚨裏就像卡了一隻蒼蠅那麽難受,該死,他咬了咬牙,真是失策了!他隨手打了一個電話給自己的手下:“無論你們用什麽辦法,把昨天晚上跟我在一起的女人找到。”

  那邊應了一聲,容霆的臉色益發難看,像是覆了一層薄薄的冰:“確定一下她肚子裏有沒有我的孩子,如果有的話,打掉,沒有的話,給她一筆錢,讓她永遠不要出現在我麵前!”

  “容先生,我們該走了!”對方回應了之後,才小心的提醒了一句。

  翌日清晨,南蕭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天大亮了,她感覺自己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疼,腦子裏迷迷糊糊閃過昨天晚上的畫麵時,她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完好無損,還幹幹淨淨的穿在身上,像是昨天晚上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可是她的身子卻有些抖,明顯對昨晚的事有幾分懼意。

  “醒了?”勒景琛悠悠的聲音響起,南蕭一驚,下意識的望向了他,可惜男人逆光而坐,整個人暈染在一層淡淡的光線裏,語氣帶著一股子苦大深仇,仿佛跟南蕭有什麽恩怨一樣:“收拾好之後出來一下,我有事跟你談!”

  這語氣怪讓人捉摸不定的,南蕭心裏直忐忑,按理說,勒景琛一向喜歡跟她貧,說話都是帶著一股子漫不經心的調調,這大清早的,是怎麽了?

  收拾好之後,南蕭磨磨蹭蹭的出去,才發現這是一間高檔公寓,裏麵裝修的幹淨大氣,有一種說不出的明淨悠揚,而一整麵的落地玻璃牆讓人一眼就能看到A市的江景。

  這種高端大氣上檔的地方,看來是勒景琛的窩。

  坐下來之後,看著勒景琛正在電視上看財經新聞,手裏的遙控器隨便把玩著,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她清了清嗓子,感覺喉嚨裏火辣辣的疼。

  “勒景琛,昨晚你救了我?”其實這樣的情況下,南蕭能想到的就是這些,她今天完好無損的躺在勒景琛的公寓裏麵,應該是他昨天晚上救了她。

  勒景琛輕抹淡寫的揚了揚眉,臉上的表情很古怪,搞得南蕭幹幹的摸了摸臉:“我臉上有什麽嗎?”不然,他幹嘛一副古怪的樣子,像是她怎麽著了他一樣。

  而勒景琛臉上的表情已經換了一個樣,很糾結,很痛苦,最後坦然自若的開口說道:“南南,你昨天晚上差點強X了我!”

  南蕭想,幸好她沒喝水,不然這一口水鐵定得噴出去,不過現在她也沒有好到哪裏去,咳的差點斷了氣,好不容易止住了震耳欲聾的咳嗽聲。

  她的臉青青白白,分外好看,大眼睛裏有震驚的顏色,用手指比了比自己,又比了比他,結結巴巴的說道:“你,你,你說我對你幹了那種禽獸不如的事?”

  “不然呢。”勒景琛臉色不見好,難看得很,像是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他歎息一聲,由衷地砸了砸嘴巴,一副不敢回憶昨天發生了什麽事情的樣子,把昨晚的事情三言兩語複述了一遍,然後目光幽幽的望著她,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南南,真看不出來,你這麽饑.渴!我現在清白都沒了,你說吧,打算怎麽補償我?”

  南蕭的臉色一會兒黑,一會兒白,她是真懵了,她再怎麽饑渴也不敢對勒景琛做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啊,她昨晚真是暈了頭,一定是,不然她怎麽能這麽幹呢?

  她明知道勒景琛是一個GAY,她怎麽能跟一個GAY在一起呢,腦子裏暈暈沉沉的,被這件事打擊的太重,她有點兒崩不住了。

  其實南蕭不是心理承受不起的人,隻是這事來得太震撼了,遠遠的超出了她的預想範圍,她就說吧,她跟勒景琛不能老睡在一張床上,萬一出事了可咋整。

  這不出事了!她竟然幹出了這種缺德的事兒,一想想就懊惱的要死,哭喪著小臉,垂頭懺悔,是真真的誠心實意:“勒景琛,我錯了,你要殺要剮隨便你吧!”

  勒景琛嘴角抽了抽,殺了她,她倒是想的輕鬆,這輩子他怎麽舍得打她一下,眉心微蹙,看著女人愁人的小表情,他想昨天晚上還好沒有碰她,不然現在道歉的人就是自己了。

  他喜歡南蕭,不過卻不是用這種方式得到她,如果他願意,十個南蕭也被他拿下了,他想跟她談一場真真正正的戀愛,讓她從身到心都屬於他。

  故作鎮定的看了她一眼,歎息一聲:“南南,殺了你,我的清白也找不回來了!”

  南蕭身子一抖,難不成勒景琛受的打擊太大,想不開了,她知道自己是中了藥,不然怎麽會幹這種事,給她幾個膽子她也不敢啊,勒景琛是什麽人,勒影帝,圈內粉絲那麽多,如果這事被傳出一丁點兒,她估計她甭想出門了。

  最後她換上一副勢死如歸的表情:“勒景琛,我知道這件事,我做得不對,可我昨天實在是被人下了藥,我搞不清楚是誰……”

  想到這個,她就腦門疼,有些印象她是有的,比如她親勒景琛的時候,可是後來,發生了什麽事兒,她倒是不記得了,咳了一聲,瞧見男人難看的臉色,她小聲的解釋道:“如果是清醒的時候,這種事我絕對幹不出來,勒景琛,好歹咱們也是男女朋友,你就當昨天晚上是個意外,你如果實在覺得這事沒法了,要不我給你錢吧?”

  最後一句話,她沒說出來,可是勒景琛分明從她眼神,動作上看出了意思,那一瞬間,他真有掐死南蕭的衝動,她倒是敢想!她還真敢想!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司令大人,求床咚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唯妻至上,總裁老公欠收拾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愛你入骨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我家大叔好傲嬌 權寵寶貝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