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25

這大夏天的,喝烈酒的感覺真是逍魂不要不要的,南蕭捂著嘴,想吐,可是猝不及防,就被人用力一扯,整個人跌跌撞撞的撲到了一個人懷裏,她正暈著,這會兒一晃悠,感覺天翻地覆開來。

鼻吸之間是一股子好聞的香水味,那味道隱隱約約有幾分熟悉,但是她晃悠的太難受,想忍住那翻騰的感覺,可是又控製不住,等她反應過來,就哇的一聲對著來人吐了一身。

勒景琛的臉色當時就黑了,那樣子恨不得把她給揍一頓,可是這會兒剛出了宴會廳,人來人往的,他還真不不了手,牙齒咬了咬,對著懷裏醉得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南蕭說道:“南蕭,你是不是想死了?”

他雖然是個紳士,對女人一向溫柔體貼,可是跟南蕭相處這一段時間,他的紳士沒了,溫柔沒了,最後隻剩下厚臉皮。

南蕭這會兒還在她懷裏,半仰著小臉,粉唇微張,嫌棄的一哼鼻子:“臭!”

勒景琛的臉色更黑了,她倒是嫌棄起自己了,他還沒有嫌棄她好不好,看著她醉的東倒西歪的模樣,氣得臉色變了好幾變:“你倒是嫌棄起我臭了,也不看看是誰的傑作!”

南蕭哼了哼,身子不受控製的往勒景琛懷裏歪,勒景琛沒辦法,總不能對著一個醉鬼發脾氣,皺了皺眉頭,墨中透藍的眸子時閃過一抹幽光,這丫頭真醉了?

不得已勒景琛身上都是汙穢,總不能也把這丫頭沾一身,想了想,拎小雞仔似的把人夾在腋下就朝停車場走,南蕭醉得暈暈沉沉的,根本沒有半點反應。

直到勒景琛把人扔進了後座,對前排的司機說道:“先送我回綠景山莊。”

“太太呢?”司機是勒家多年的司機,應該說是勒母一個人的,這會兒沒有見到勒母出來,又看到大少爺拎了一個酒鬼上來,忍不住問了一句。

勒景琛這才想起來勒母還在宴會廳,不過依著今天的情形,估計一時半會兒也走不開,他沉吟一瞬,南蕭這會兒真沒辦法呆了,重要的是,他身上也急需要處理一下。

對著司機說道:“你給管家打個電話,讓他重新派輛車子過來接我媽!”

司機是勒家多年的老司機了,從來沒有見過大少爺對哪家的姑娘不憐香惜玉,哪怕是進了娛樂圈,交了數不清的女朋友,也都是好聚好散。

但是大少爺對這姑娘簡直有一種想弄死她的感覺,司機不知道這裏麵的恩怨情仇,再加上並沒有看到南蕭的正臉,所以並沒有認出她來。

眉頭皺了皺,猶豫了好一會兒,很想說一句,大少爺,您的紳士風度呢?

南蕭本來因為方才的白酒喝得太急,有點兒受不住,可是吐了之後,覺得胃裏舒服多了,跟小貓咪似的在勒景琛腿上尋了一個安穩的地方,心安理得睡著了。

司機感覺勒大少的牙齒又咬了一咬,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心想大少爺殺人犯法,您悠著點兒,千萬別折騰出什麽大問題了。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司機車子還沒有停穩,勒景琛拎麻袋似的將南蕭從車子裏拽了出來,夾以腑下,直接按了樓下的密碼,上樓!

南蕭睡了一會兒,這會兒已經好多了,睜開眼睛就感覺整個人在晃悠,一看到勒景琛性感迷人的下巴,忍不住出了聲:“勒景琛,你幹嘛呢?”

她的步子根本跟不上他,這會兒被他拖著,跌跌撞撞的,勒景琛看到南蕭的眼睛,眼底卻一派森涼,拽著她就進了電梯之中,按上鍵之後電梯門就關上了。

他鬆開了南蕭的胳膊,南蕭沒有防備,差點一屁股坐在電梯裏,幸好她眼明手快,穩住了身子,秀氣的眉一擰,生出幾分不悅來:“勒景琛,你大晚上的發什麽瘋?”

“你確定,發瘋的那個人是我?”勒景琛逼近了一分,高大的身軀壓下來,讓南蕭本能的覺得危險,兩人離得近,又聞到勒景琛身上的那股子酸味兒,嫌棄的皺了皺眉子:“你臭死了,離我遠一點兒!”

勒景琛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齊的白牙,跟珠貝似的,顆顆明亮:“南南,看來我應該好好提醒你一下,你方才的傑作。”

南蕭隻覺得勒景琛的笑容太詭異,方才她喝得急,記憶全斷片了,根本不記得發生了什麽事兒,可是看著勒景琛身前的那一灘讓人沒辦法忽視的汙穢,她比比自己又比比勒景琛,聲音都是濃濃的不可置信:“我……我……幹的?”

“不然呢?”勒景琛回了一句,正好電梯到了十一樓,他拽著南蕭就出了電梯,直接把人拎到了浴室裏麵,南蕭慌了,亂了,完全不知所措了:“勒景琛,我錯了,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你揍我一頓,好不好,都是好哥們兒的,用不著這麽血腥吧!”

勒景琛直接把人扔進了浴缸裏,開啟冷水就朝她衝了過去。

雖然是夏夏,可是南蕭方才喝了酒,這會兒正怕冷,被冷水一激,忍不住尖叫了一聲!

可是勒景琛哪管得了那麽多,拿著花灑就對著南蕭衝,直到她求饒了才鬆了手,不過臉色仍然不太好看,他今天是氣壞了,這丫頭是不是缺心眼?

那麽大的一杯白酒就往肚子裏灌,不知道拒絕嗎?還是碰到墨邵楠的事兒就傻缺了?

勒景琛覺得嫉妒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他嫉妒南蕭跟墨邵楠有一段長達八年的戀愛,他嫉妒南蕭為墨邵楠吃醋,痛苦,難過,他就是嫉妒墨邵楠,非常嫉妒!

可是他也怕,堂堂勒家大少,真的怕南蕭會對墨邵楠心軟,會對他回心轉意。

“酒醒了沒?”勒景琛看著南蕭踡縮在浴缸裏,看起來可憐得很,本來挽著漂亮的發鬢這會兒全亂了,烏黑的頭發狼狽不堪的搭在皮膚上,卻有一種非比尋常的視覺衝擊。

“醒了,醒了!”南蕭狼狽的抹了把臉,臉上的妝全花了,整個一可憐兮兮的小貓,如果有爪子的話,她一定對著勒景琛揮揮爪子,賣萌討好。

實在是跟勒景琛認識這麽久,他從來沒有發過這麽大的脾氣,她嚇壞了。

她委屈的看著勒景琛,眼神帶表情,再到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指控,可是偏偏嘴上不敢說,咬著凍得發紫的嘴唇,委屈道:“勒景琛,我好冷。”

勒景琛掃了她一眼,這回又擰開了花灑,不過注入浴缺裏的是熱水,等到差不多了,南蕭還不敢動,看著勒景琛難看的臉色,生怕他突然會胖揍自己一頓。

直到勒景琛把衣服脫了,隨手扔在地上,然後大大咧咧的跨進了浴缸裏,南蕭這浴缸本來就是單人用的,她一個人泡泡澡可能綽綽有餘,但是勒景琛一進來,浴缸裏的水就滿溢了出來,南蕭嚇壞了,這會兒終於有了反應,就連小臉兒都恢複了一些血色。

可是看著勒景琛的赤luo的上身,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的身材還是有幾分料道的,簡直是人間極品,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勒景琛:“勒景琛,你想幹嘛?”

勒景琛故意壞壞一笑,一隻手纏了過來,將她摟在懷裏,壞壞的說道:“南蕭,你折騰了我這麽長時間,我現在該討回我的報酬了。”

不知道為什麽,南蕭突然怕了,兩人都在水裏,可是夏天的衣服本來就薄,就跟沒穿一樣,雖然她能跟勒景琛躺在一張床上,可是泡在一個浴缸裏,心情多少有幾分害怕,所以她死命的往後縮,眼看就碰到浴缸壁上了,這才結結巴巴的說道:“勒景琛,我警告你,你丫如果敢動我,小心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勒景琛笑了,這一笑臉上的冰霜全部消融,是傾城高貴雍容的神色,他凝著南蕭,微勾了一下唇,挪揄的聲音就落在了南蕭耳朵裏:“我說南南,看來你真的想迫不及待對我以身相許了,你放心,就算我不喜歡女人,但是對象如果換作是你的話,我可以考試一下。”

這般曖.昧的話入了耳,南蕭隻覺得耳尖又一紅,離男人太近,幾乎聞到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她想躲,簡直無處可躲,這才發現,其實男人跟女人之間到底是存在著力量懸殊。

單單勒景琛這麽輕抹淡寫的拽著她的手腕,她就跟刀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了,吞了一下唾沫,腦子轉得溜溜得快,一雙幽黑的眼睛裏是說不出的鬼心思。

“勒景琛,你敢,你敢!”因為語氣急,到底是出賣了她的真實情緒。

像是玩夠了,勒景琛突然撲哧一笑,樂了開來,這一笑比起方才的高貴雍容,倒是生出幾分鮮活來,他望了南蕭,目光幽幽的,眼底是一片桃花之色:“南南,我今天晚上照顧了你一個晚上,你又是吐了我一身,又是耍酒瘋的,伺候我洗澡不過份吧!”

南蕭卡殼了,張了張嘴,又指了指自己,最後看清了男人眼底的挪揄之色,突然用力的推了他一把,氣呼呼的從水中鑽了出去:“勒景琛,你混蛋!”

看著南蕭氣呼呼的衝出了浴室,那一層全濕的衣服幾乎遮不住什麽,他眼底浮出了一些難言的深色,低頭看了一眼身下,歎了一聲,這下玩過頭了。

什麽叫自作孽,不可活,請看一下勒景琛。

勒景琛舒舒服服的泡了一個澡,直到半個小時之後,才對著門外的南蕭喊道:“南南,給我拿一身衣服。”

南蕭沒理他。

勒景琛又悠悠的喊了一聲:“南南,你如果不給我送一身衣服,我要果體出去了!”

南蕭拿了一件睡衣衝了進來,對著他說了句:“如果敢在我家果奔,小心我閹了你!”

勒景琛出來之後,南蕭就窩在沙發上不知道在想什麽,喝過酒之後,這會兒整個人的臉色顯得有些慘白慘白的,頭發還濕著,這會兒隨意的落在肩膀上,顯出一種病態般的美。

他坐過去,故意靠得很近,眼睛裏似乎藏了一絲說不出的情意:“我說南南,幹嘛呢?”

“我還沒有原諒你。”南蕭的聲音悶悶的,別過臉不看勒景琛,一想到這個混蛋竟然敢調戲自己,而她心裏竟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受,這種感覺讓南蕭下意識的害怕。

她不敢想深,所以壓製住那些隱隱綽綽模糊不清的念頭,身子往後縮了縮,不想理他。

勒景琛伸手將她的小臉扳了過來,瞧著女人臉上還有幾分委屈,尤其是一雙眼睛,有點兒紅,像是方才哭過了,他難得眼眸裏有幾分正色,但是語氣卻是慵懶隨意的,仿佛他們兩個就是一對好哥們兒,這會兒鬧了矛盾,一方對著一方低聲下氣呢。

幽幽一歎,眼眸裏生出了無奈之色:“你倒是有理了,明明你方才吐了一我身,還不能讓我跟你算帳了,南南,不帶你這麽不講理的。”

南蕭想了想,她確實注意到勒景琛身上慘不忍賭的畫麵,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是裝作一副高貴冷豔的樣子:“到底誰不講理,你知不知道,我比你慘多了,有你這麽折騰人的嗎?”

想到這裏,打了一個寒顫,臉色又白了幾分,恨恨道:“我是做錯了,可是你就對嗎,勒景琛,萬一我感冒了,明天怎麽去虞氏?”

她可不敢忘,明天開始就要正式去虞氏報道,拍宣傳海報了,勒景琛這個混蛋,他一個大男人,好意思跟她一個小女人計較嗎?

好吧,就算她錯了,用得著用這麽粗暴簡單的方法對她嗎?

她是一妹子,妹子!

勒景琛看著她生氣的小模樣,覺得真真可愛的不行,這大概就是因為喜歡一個人,繼而覺得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好的,氣消了很多,再加上剛剛折騰了一通,難過的還是自己。

想著自己在浴室裏衝了半個小時的冷水澡,他也蠻糟心的,不過現在南蕭生氣了,得哄,女人嘛,就是小心眼,他半摟半抱的將人帶到懷裏,對上南蕭還生氣的眼眸,覺得那裏麵憤怒的小火苗要跳出來一樣:“南南,我錯了。”

“哼!”傲嬌一哼。

勒景琛歎了口氣,想著女人真難哄,不過再難哄也得哄,誰讓他看上她了:“都是哥們兒了,你做錯事還不能讓我收拾一下了,再說了,要不是你在宴會上喝那麽多酒吐了我一身,我會這麽收拾你嗎,要記得,我等會兒還有一場約會,因為你,全泡湯了!”

最後一句話,恨恨咬牙。

南蕭不想這麽快原諒勒景琛,推開他,讓他離自己遠一點兒,不然沒有辦法痛快呼吸了,深吸了一口氣,覺得情緒好點了:“我不開心。”

“於是?”他討好的望著她,一雙漂亮的眼眸眨了眨。

“你得負責讓我開心。”南蕭撅起嘴,故意不去看他,總覺得勒景琛的眼眸似乎帶了一絲魔性,讓她心煩意亂的,將人趕一邊去:“伺候我滿意了,我才會原諒你。”

勒景琛裝模作樣的“喳”了一聲,把南蕭逗笑了。

勒景琛本來就是影帝,對於他來說,演戲是分分鍾的事兒,看著南蕭笑了,他才鬆了一口氣。直到南蕭肚子裏突然咕嚕一聲響,竟然餓了,這都大半夜了,也不好出去覓食。

南蕭指了指廚房:“我餓了,你看著辦吧。”

當晚勒景琛終於用一碗番茄雞蛋麵搞定了南蕭,看來吃貨總是容易滿足的,給啥吃啥,一點兒都不挑食,眼看時間太晚了,南蕭要去睡覺,看了一眼準備回房的勒景琛,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