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24

還沒有忘了那個人。”

“別跟我提他,再跟我提我,我跟你急!”南蕭一想到方才墨邵楠的話直犯惡心,她算是看明白了,墨邵楠這個混蛋,把她的感情當什麽了。

心裏控製不住的吐槽,不過走了幾步,她突然停住了腳步,用手指頭戳了戳他的腰眼,語氣涼悠悠的道:“這麽跟我出去,你就不怕你女伴看到了會吃醋?”

一想到勒景琛方才身邊的那個女人,她心裏不知道為什麽生出幾分滋味,南蕭在圈內也是俊男美女見得多了,可是從來沒有一個女人美得如此那般出塵高貴。

仿佛隻要一看到了她,其他人全部墮入塵埃裏。

勒景琛聞言一愣,繼而一笑:“還說沒有吃醋!”

南蕭有一巴掌拍飛他的衝動,什麽時候醋了,她隻是覺得她跟勒景琛在公眾眼裏在交往,他突然冒出一個女伴,分明是打她臉,極力壓製住那一股子在心底蠢蠢欲動的感覺,盡量穩住了自己略顯急躁的語氣:“跟你說正事呢,正經點!”

“我哪裏不正經了!”勒景琛好不無辜,伸手捏住了她的手腕,強迫她的手指離自己的腰眼遠一點,她不知道這種略帶撒嬌的小動作簡直快要了他的命。

如果不是時機不對,他真想好好按住親一口,眼眸有些熱,連帶著他望南蕭的眼神兒都有些幽深,像是森林之中野獸看到了美味可口的佳肴。

勒景琛看著她紅紅的耳尖,方才那層粉似乎還沒有完全褪下去,這會兒又暈染出來,真真好看,他勾著南蕭的肩膀認真的說道:“南南,其實你如果問我,我會跟你解釋的。”

這樣的對話太過親密,也過於曖.昧,南蕭本能的想躲避,她跟勒景琛隻是假裝情侶,就算有時候他的一些動作會讓自已覺得勒景琛其實是對自己有意思的,可是她不敢深想。

勒景琛是聲名遠播的花花公子,同樣也是勒家大少,勒家那樣的高門,豈是她能攀得上的?再加上他對自己豪不隱藏的性取向,她不可能對他有太多的感情。

再說這種念頭一旦生了萌牙,就被她下意識的扼殺掉。

排除之前跟勒景琛惡劣的關係,南蕭真心覺得她跟勒景琛現在這樣也好。

她幫他隱瞞對外的性取向,而他幫自己演一出戲,讓墨邵楠從她生命中退場。

這樣兩全其美的事情再沒有比這更完美的辦法,她深吸了一口氣,眸色認真的看向勒景琛,語氣是一慣跟他在一起開玩笑的調調:“勒景琛,不好意思,我還真不好奇,不管你跟她是什麽關係,我都不會在意。”

明明感覺到南蕭的心仿佛被自己打開了一點兒,可是她又像刺蝟一樣將自己踡縮起來,勒景琛知道,南蕭跟墨邵楠的關係,他們在一起八年。

八年時光幾乎可以把一個人刻到另外一個人的骨血裏,勒景琛理解這種感受。

隻是方才墨邵楠的話到底是對自己產生了影響,他這才迫不及待的找到她,看著她的神色,隻覺得她仿佛在故作堅強,又仿佛聽了墨邵楠的話其實已經心動了……

壓抑住自己心底的那幾分小情緒,他故作不在意的笑了一下,嘴裏卻嘟囔道:“哎,還真是個冷血女人,好歹我也是男朋友,你吃一下醋會死啊!”

眼看訂婚典禮的時候就要開始了,還遲遲不見準新郎跟準新娘的人影,南蕭也不在意,直到江臨歌突然端著一杯酒衝到了她麵前,脆生生的喊了一聲:“姐!”

南蕭被她臉上的笑意搞得後背發涼,不知道為什麽,本能的覺得江臨歌的表現有點兒不對勁,她就是心理接受能力再強,也不會在方才對她冷顏以對現在笑得溫和甜美。

正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身後又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音,是臉色難看的江恩年追了出來,江恩年看到南蕭臉上有幾分尷尬,最後目光落在江臨歌身上,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對她急聲說道:“小歌,你跟我回去,有什麽話咱們可以慢慢說!”

江臨歌輕抹淡寫的推開了江市長的胳膊,隨口說了句:“爸,我沒事,你放心,我今天不會怎麽樣,你不是說了讓我跟姐姐培養感情,這不是最好的時機?”

江恩年臉色難看得很,張了張嘴想說什麽,最終還是沒有多說什麽,隻是看著南蕭的目光有點兒沉,像是有千言萬語想跟她說,但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南蕭覺得莫名其妙,心裏想著,得,我可不想跟你培養什麽感情,咱倆就沒感情可言。

江臨歌卻突然招了招手,讓一個服務生過來,湊在他耳邊說了幾句,這才抬起頭,笑意盈盈的看著南蕭,像是真的打算認了這個姐姐的模樣。

可惜她的眼眶有點兒紅,到底是出賣了她的心情,她平靜的開口,眸色認真,似乎還是那個笑容甜美的小女孩一般。

隻是她的笑容裏仿佛染了惡毒的花朵,明明美的惑人,卻偏偏生出幾分陰毒的味道:“爸爸,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總得敬我姐姐一杯。”

南蕭不知道她在搞什麽鬼,不過今天她顯然不想喝,一般情況下,她不想喝酒,別人也強迫不了她,所以她隻是猶豫了一瞬,拒絕就脫口而去:“抱歉,我今天不喝酒。”

“你在害怕嗎?還是覺得對不起我?”江臨歌一瞬不瞬的盯著南蕭,隨即若無其事的笑了笑,將一杯酒遞到了南蕭麵前,挑眉望著她。

南蕭覺得她這話說得可笑至極,要說對不起也應該是她江臨歌跟她媽對不起自己,自己什麽時候對不起她了,不由反擊一句:“江小姐說笑了,說對不起的那個人應該是你才對!”

酒已經裝滿,看樣子是白酒,那滿滿的大杯白酒,如果喝下去,簡直不敢想象後果,南蕭確實江臨歌今天是打算坑自己了,她望著那杯快要滿溢的酒,轉身就要離開,江臨歌卻攔住了她:“好姐姐,不喝一杯就走,不是太不給我麵子了嗎?”

“麵子我會給,不過要分什麽樣的麵子,江臨歌,我今天過來跟你道喜,不是為了被你灌醉的。”南蕭覺得她太不可理喻,可是身邊圍滿了人,她一時半會兒還真脫不了身。

而那個勒景琛這會兒又不知道去哪兒鬼混了,她隻得看著江恩年,淡聲道:“江市長,難道你就不管管你女兒?”

江恩年似乎很為難,輕輕的拽了拽了江臨歌,卻見她沒有反應,隻得無奈對南蕭說:“蕭蕭,小歌她今天心情不好,你體諒一點兒。”

嗬,她心情不好,就要讓所有人都陪著她瘋嗎。

卻見江臨歌眼神一閃,挑起一邊的眉頭,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湊近了些許,突然用一種隻能讓兩個人聽到的語氣對南蕭說道:“好姐姐,這一杯酒你一定要喝,畢竟你把這麽好的男人讓給了我,我如果不好好感謝你,豈不是太對不起你?”

一句話讓南蕭白了臉色,看來江臨歌是知道了,不過她這個樣子一點兒都不像搶了別人男朋友的表情,反倒是一種示威的可能性,她牙齒一咬,露了一個花兒一般的笑:“看來什麽東西都有遺傳,這杯酒我會喝,不過麻煩你以後不要在我麵前晃悠,我看著就惡心……”

南蕭接過酒一飲而盡,她喝得太快,太急,那些白酒流了下來,落入了衣服裏麵,卻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誘.惑之美,她放下酒杯,感覺喉嚨裏全是被火燒得感覺,有點痛,有些難受,又仿佛在油鍋裏被人炸了一遍,又疼又難受。

酒杯隨手一扔,就落在了地板上,南蕭盡量保持著最後一分冷靜,一把推開江臨歌,扭頭走了出去,她不想再呆一刻,呆在這裏,她都會覺得難受。

什麽鍋配什麽蓋,這話一點兒都不假,至於墨邵楠,江臨歌你自己慢慢享受去吧!

而身後的江臨歌突然用力的將手中的酒杯摔在了地上,一張俏臉慘白如雪,她恨恨的瞪著南蕭消失的背影,扭頭也準備離開,身後是葉楚追了上來:“臨歌,臨歌,你等等我!”

直到江臨歌進了一個房間,眼底的戾氣才爆發出來,墨邵楠,現在滿城皆知你我的大喜之日,你卻為了一個南蕭跟我退婚,你以為我會那麽容易同意嗎?

“臨歌,我知道你現在很難受,可是邵楠現在死活要退婚,你不能亂了方寸,媽會跟你墨阿姨說,你墨阿姨說過,不會讓那個南蕭跟他在一起的!”葉楚好不容易追上了女兒,看著她臨窗而立的背影,一字一頓的跟她解釋道。

江臨歌冷冷一笑,似乎輕嘲,紅唇淺勾,偏偏在年輕的容色上,顯出一種說不出的陰冷,她說出來的話,像是恨不得扒了南蕭的皮:“媽,我恨那個南蕭,我恨不得讓她死!”

雖然退婚的事情還沒有傳出來,可是現在誰能看不出來,這場婚宴其實已經黃了。

“媽媽會幫你的,臨歌,你放心,你才是你墨阿姨唯一認可的媳婦,至於那個南蕭……”說到這裏,葉楚眼底露出一個陰冷的笑容:“你放心,媽一定不會讓她得意太久的。”

而這邊,江氏父女離開房間之後,房間裏隻剩下墨蘭跟墨邵楠兩年,想著方才的場麵,墨蘭眼底的淚再也控製不住了,糊了滿臉,其實墨邵楠的五官還是隨了墨蘭的。

有一種讓人過目不忘的精致,沾了淚的臉有著梨花帶雨的味道,她望著墨邵楠,眼底覆了一層死灰色,痛惜的聲音對著兒子說道:“兒子,你是不是想逼死媽啊?”

墨邵楠這會兒說不出來心情是什麽感覺的,按理說,他跟江臨歌提出了退婚,心裏該鬆一口氣的,可是看到墨蘭的眼淚,他心裏又覺得難受,又覺得厭煩。

大概是因為單身家庭的緣故,墨邵楠從小就不會忤逆媽媽的意思,他跟南蕭的事情大概是第一次跟媽媽對著幹的事情,他當初帶南蕭回家的時候,墨蘭就不喜歡南蕭,這是一種打心眼裏的不喜歡。

當天不歡而散後,南蕭委屈的都哭了,問他,邵楠,為什麽你媽媽不喜歡我?

他當時還哄南蕭,說她是一個乖女孩,他媽媽一定會接受她的。

隻是他從來沒有想過,他跟南蕭竟然走到了這種地步,不過好在,現在事情有了轉機。

“媽,你聽我說!”墨邵楠全然不顧方才所說的話對別人有多麽大的影響,眼底有一種偏執成性的瘋狂,就連語氣都是如此:“蕭蕭也是江市長的女兒,我們現在要跟江家聯姻,可是隻要是江家的女兒,我娶誰不都一樣!”

最重要的是他愛南蕭,他心裏隻有南蕭一個人,跟江臨歌在一起完全是被逼的。

墨蘭很想甩給他一巴掌,江臨歌跟南蕭能一樣嗎,南蕭雖然是江家正牌的千金小姐,可是現在葉楚才是江恩年的原配,她才是堂堂正正的江夫人,而南蕭就算是被認回江家,充其量不過是一個私生女,再者葉楚是什麽樣的人,她不可能不清楚。

她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南蕭痛痛快快的回到江家的,可是她也知道墨邵楠是什麽性子,兔子逼急了還會咬人,更何況是他,她當初讓他跟江臨歌訂婚,還不是以命相挾。

她吐了一口氣,盡量用一種能引起對方同情的語調說話:“那能一樣嗎,南蕭就是一個私生女,你憑什麽以為江市長會同意,再說了,現在你跟臨歌的婚事鬧得滿城皆知,所有的賓客都等在外麵,你現在要臨時換人,你讓別人怎麽想?”

一句話說得墨邵楠差點兒啞口無言,他張了張嘴正準備說話,卻聽墨蘭又再度說道:“不說這件事情臨歌不同意,你覺得南蕭會同意嗎?”

墨邵楠遲疑了,他確實疏乎了南蕭的反應,她方才說了什麽……腦子裏一陣悶悶的痛,墨邵楠抬手揉了揉太陽穴,一副疲憊至極的樣子:“媽,這件事情我會跟蕭蕭好好商量。”

“邵楠!”墨蘭看著兒子,吸了吸鼻子,這才語重心常的說道:“先不說她同不同意,你自己想想,江恩年會冒著失去官職的危險讓南蕭的身份登上台麵嗎?”

江恩年是a市的市長,如果在這個時候爆出了曾經有婚外情,他的前途危矣。

墨邵楠是衝動了,他自己也承認,方才那一刻得知南蕭是江恩年的另一個女兒時,什麽都顧不得了,心裏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跟江臨歌退婚,跟南蕭在一起。

現在墨蘭這麽說,他突然有所明白,英俊逼人的臉上出現一抹懊惱之色:“媽,不管怎麽樣,我喜歡的人是南蕭,我不要娶江臨歌。”

“媽媽知道,邵楠,媽媽也不是故意要這麽逼著你娶一個不喜歡的人,這樣吧,我先跟江市長溝通一下,讓訂婚的日期延遲幾天,如果你能讓南蕭回心轉意,能讓江市長同意,你跟南蕭的事情媽媽就不會再反對了!”墨蘭一副慈母麵孔,然後不知道從何處端來一杯熱氣騰騰的牛奶,擱在墨邵楠麵前,眼神裏是顯而易見的溫柔之色。

她扯著墨邵楠坐了下來,輕聲說道:“你別想那麽多了,喝點牛奶,上去睡覺,等明天醒了,一切都好了……”

南蕭平穩的出了宴會廳,其實人已經撐不住了,天地在晃,她整個人也在晃,方才喝得太急,這會兒被冷風一吹,感覺酒氣在胃裏翻騰,差一點堵在喉嚨裏。

胃裏仿佛一直有火在燒,燒得她四肢百骸都冒著一股子熱氣,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