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21節

“你在說什麽,我聽不懂。”南蕭輕抹淡寫的哼了一聲,推開墨邵楠,恢複自由之後,又退了兩步,離男人遠一些,仿佛這樣才是安全的距離。
  看到南蕭對他的戒備,墨邵楠心底一沉,可語氣更加焦灼,甚至帶了一絲絲的質問:“你為什麽不告訴我,你其實是江恩年的女兒?”
  -本章完結-
☆、第084章 從今以後再也不會為他疼
  南蕭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眼睛裏閃爍著不可思議的光,她是何等敏感的女人,又怎麽會看不明白,這個曾經她愛了八年的男人什麽心思。
  這一刻她真覺得他可怕至極,是什麽改變了那個曾經才華斐然,清傲逼人的墨邵楠?想也沒想的問了出來:“墨邵楠,你是喜歡我市長千金的身份還是喜歡我這個人?”
  墨邵楠被這一句話問住了,他愛南蕭他一直都知道,可是蘭尊國際出了那樣的事,他沒有辦法不管,江家提出可以幫他,不過江臨歌的條件是讓他娶她。
  他其實並不在乎公司怎麽樣,家財萬貫也好,一無所有也罷,不過是身外之物。
  哪怕公司沒了,依他的實力,他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就在他剛剛準備去找江臨歌的時候,聽到江恩年親口介紹,南蕭是他的女兒,她是江臨歌的姐姐,如果南蕭也是江家的女兒,那他娶南蕭跟娶江臨歌不都一樣?
  墨邵楠看著南蕭望著她的目光,心一點一點的沉了下去,南蕭是多麽認真的一個人他不是不知道,當初為了一場秀,完美無缺的呈現出來,她要求自己同樣是完美無缺的。
  就是這樣的一個女人,不僅僅是因為機遇,同樣是因為她有一顆敢於拚搏,敢於付出的心,她付出了別人所沒有付出的,才得到別人沒有得到的。
  心裏像是堵了一塊兒石頭,無法喘息,他這些天被逼得沒有辦法喘息,明明喜歡南蕭,卻偏偏跟江臨歌訂了婚,他痛恨這樣的自己,可是卻無能為力。
  眼看現在有這樣的一個轉機,他無論如何都打算抓住:“蕭蕭,我喜歡的人一直是你。”
  “墨邵楠,如果我不是江恩年的女兒,你還敢不敢跟我說這樣的話?”南蕭這樣問的時候,真覺得心揪痛的厲害,像是經曆了一場戰爭,她已經撕殺到沒有力氣。
  可偏偏,出現了更為強大的仇敵。
  墨邵楠沉默了,而這樣的沉默印證了南蕭猜測到的事實,她了然一笑,那些疼痛仿佛找到了一個缺口,發泄了出來,從今以後再也不會為他疼。
  “墨邵楠,我算是看明白你了!”南蕭一把推開他,拉開門朝外邁了出去,眼角掛了一滴淚,出門的時候掉了下來,這是最後一顆為他流下的淚。
  可是剛走沒幾步,就看到了勒景琛挽著一個女人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他一身西裝革履,沉穩帥氣,極墨與極白的點綴在他身上生出一種說不出的清雅高貴。
  而他身邊的女伴同樣打扮得低調奢華,跟他站在一起,仿佛天生一對壁人。
  那一瞬間,南蕭感覺到了危機,難不成這是勒景琛的新歡?
  勒景琛看到南蕭時頓下腳步,目光望著從房間裏跟出來的墨邵楠,他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語氣不自然的帶著請求:“蕭蕭,難道你就不肯再給我一次機會?”
  -本章完結-
☆、第085章 我要跟臨歌退婚
  勒景琛聽到這句話瞳仁驀地一縮,挽著女人的手忍不住大力了些許,女人一疼,他才意識到自己失了態,一臉歉意的說道:“Sorry,沒控製好力道,我們先進去吧!”
  “好!”女人張了張嘴大概是想說什麽,不過最終還是沒有多說,兩個人轉身離開了。
  南蕭掙了一下沒掙開,目光還沒有從勒景琛的背影上收回來,不耐煩的說了一句:“墨邵楠,你馬上都要訂婚了,你還纏著我做什麽?”
  “隻要你一句話,我馬上就可以退婚!”墨邵楠信誓旦旦的說道。
  南蕭卻覺得失望至極,如今整個A市都知道了他跟江臨歌要訂婚的消息,他卻不負責的說出這樣的話,他究竟是置江臨歌於何地?
  置江家於何地,又置自己於何地?
  他已經不是八年前那個隨心所欲的大男孩,他究竟知不知道這樣脫口而出的話對別人造成多麽大的傷害?
  南蕭雖然不喜歡江臨歌,可是她也不想一個男人因為自己去毀了別人的幸福。
  而墨邵楠這個曾經她愛了八年的男人,這一刻她終於看透了她,記憶中他的笑永遠是那般溫和,一笑梨窩深顯,不知道蠱惑了她多少年。
  可是現在,她看到他隻有濃濃的厭,深深的惡:“墨邵楠,收起你的一往情深,我看著就覺得惡心,如果你不知道我跟江市長的關係,你還會這麽執著的想要退婚嗎?”
  墨邵楠被她戳中心思,不由有些惱恨,連脫口而出的話都有幾分惱羞成怒的味道:“南蕭,你現在不肯跟我在一起,還不是因為勒景琛,那你知不知道,勒景琛心裏一直有一個人,等他找到那個女人,你覺得他還會跟你在一起嗎?”
  這已經不是有人第一次跟自己說這樣的話了,南蕭故意忽略了心中那股子異樣的感受,她吐了口氣,認真說道:“為什麽你從來覺得問題是出在別人身上,你沒有反省過自己,墨邵楠,我們之間的事情,你能不能不要牽扯到勒景琛,他跟我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關係!”
  南蕭說完這句話,真是一刻都不想呆,轉身離開,說真的她有點兒後悔今天過來了,可是她又無比慶幸自己今天來了,至少,讓自己徹徹底底的死一回心。
  而這邊,勒景琛陪著媽媽和阿姨在一起,勒景琛的媽媽墨心其實是墨蘭的親姐姐,不過這一層關係,卻是沒有幾個人知道。
  當年墨蘭為了一個男人跟墨家斷了聯係,而墨心聽從父母的安排結婚生子。
  但是私下裏她跟這個妹妹一直是有聯係的,墨蘭為愛離家卻一直沒有結婚,所以她時不時的讓勒景琛對墨邵楠對母子兩個關照一下。
  這也是為什麽,墨邵楠的每一場秀勒景琛都會是主秀的原因。
  今天墨邵楠要結婚,墨心是肯定會過來的,兩姐妹親親密密的說了一會兒話,就看到墨邵楠陰沉著臉走過來,跟墨心點了點頭就對著墨蘭開口說道:“媽,我要跟江臨歌退婚!”
  -本章完結-
☆、第086章 你其實是在吃醋?+(上架公告)
  此話一出,在場的幾個人都震驚了,墨蘭的臉色變了好幾變,那樣子恨不得要弄死墨邵楠一樣,最終她還是忍住了要發作的脾氣,跟墨心說了一聲:“我失陪一下。”
  然後對墨邵楠說道:“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墨邵楠完全不在乎自己給這幾個人扔出來的炸彈,跟著墨蘭扭頭離開了。
  一時之間就剩下墨心跟兒子麵麵相覷,不過墨心到底是勒氏主母,剛剛她就看到墨邵楠跟那個叫南蕭的模特兒有問題,這樣一來,更是證實了自己的某些猜測。
  她聽兒子說過,喜歡那個叫南蕭的姑娘,剛開始她覺得那姑娘也挺不錯的,沒什麽緋聞,清清白白的一個姑娘,可是現在墨邵楠卻為了那個南蕭要跟江臨歌退婚,這賓客馬上都到齊了,訂婚典禮都要開始了,他想丟人,但江家跟墨家也丟不起這個人。
  擰著秀氣如水的眉毛對勒景琛說道:“阿琛,你去看看這件事跟那個南蕭有什麽關係?”
  “媽,我保證這事兒跟南南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她跟邵楠已經結束了。”勒景琛深知母上大人的情緒,趕緊安撫道,南蕭可是他未來的媳婦兒,他可不想他媽不喜歡。
  “那現在是怎麽回事,阿楠不會無緣無故的跟江小姐退婚!”眼看墨心要發火了,勒景琛趕緊安撫一下媽媽,說自己去看看怎麽回事兒。
  南蕭跟墨邵楠分開之後,就去了陽台透透氣,如果不是今天,她大概這輩子也不會看清楚自己喜歡八年的男人是什麽樣,不過現在還不算晚。
  “怎麽一個人在這裏?”身後,倏然傳來一聲輕問,南蕭一回頭,就看到勒景琛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俊美的眉眼似乎帶了一絲冷,又帶了一絲疏離。
  南蕭一想到他方才跟一個女人親親密密的動作,不知道為什麽張嘴就嗆了一句:“勒大少,我喜歡一個人呆著,你有意見?”
  “當然沒——”
  “怎麽沒陪你的美人兒,來這裏做什麽!”南蕭的語氣有些酸,這個男人,安份一點兒會死啊,昨天還跟自己在一起,今天倒好,不知道又從哪兒弄來一個美人兒。
  不過南蕭顯然忘了,昨天可是她親口拒絕了人家勒景琛。
  勒景琛本來挺生氣的,在聽到墨邵楠為了南蕭要退婚時,心裏就不大痛快,他倒是不知道墨邵楠為什麽有了這個勇氣,但是在看到他們兩個拉拉扯扯的時候,他是真的想揍墨邵楠一頓,聽到南蕭這麽帶酸的聲音,他意外的挑了挑眉。
  墨中透藍的眸子裏閃過一絲說不出的情緒,湊近了些許,就聽他在南蕭耳邊一字一頓的說道:“南南,我可不可以理解為,你其實是在吃醋?”
  這話說的極慢,卻偏偏透著一股子深究的味道,尤其他的氣息吹在自己裸露在外在的耳朵上麵時,南蕭隻覺得曖.昧至極,讓她的心尖兒驀地一顫……
  ————————————————————
  好啦,文文要上架了,就在明天,首更老規矩,還是三萬字,說真的,挺忐忑的啊,首訂也求了好幾回,有時候都覺得挺不好意思的。
  不過在這裏首先要感謝一下各位追文的讀者,作者其實是一個很感性很二貨的人,有時候看到一條評論,一個推薦,一個收藏,一個紅包,都能傻乎乎的樂上半天,這大概就是一種肯定,一種被人認可的感動,在這裏再次感謝大家一下,群麽哈!
  勒大少究竟是如何把南蕭追到手的,南蕭又是什麽時候會發現自己其實心裏有大少的,還有啊,咱們傳說已久的容霆男二什麽時候會出現,他究竟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又跟南蕭之間有什麽牽扯,簡介裏麵說勒景琛找了南蕭十四年,這裏麵又有什麽故事,為什麽南蕭會不記得勒大少等等我就不多說了,看文的讀者都會知道啦!就這樣,上架見!
  -本章完結-
☆、第087章 謝謝你把這麽好的男人讓給我
  因為離得太近,這種曖.昧的感覺仿佛無限放大,南蕭不是沒跟勒景琛離這麽近過,可是隻有這一次,她本能的感覺到了狼狽,仿佛心裏有一種念頭在心底慢慢發酵,快要爆發出來,她本能的想要逃避,可是偏偏避不及。
  如果一個人的心亂了,會用言語為自己加分,南蕭就是這個樣子的,她雖然二十五歲了,可是在情場上卻是一個生手,這大概因為她和墨邵楠談起戀愛來聚少離多的緣故。
  她清了清嗓子,盡量維持表麵上的平靜,語氣卻忍不住提高了些許:“你想多了!”
  勒景琛看著南蕭泛紅的耳珠,白希的皮膚上似乎浮出了一層粉色,深邃的眸子裏,目光有幾分流轉,他一方麵在心底告誡自己不要逼得太緊,另一方麵卻沒有辦法忍住自己的越軌的舉動,忍不住又逼近了些許,語氣輕的仿似歎息:“南南,醋了就是醋了,有什麽不好意思承認的,你放心,就算你承認了,我也不會笑你,誰讓我魅力這麽大呢?”
  說到最後,本來正兒八經的語氣,偏偏被他說出幾分耍賴的味道。
  南蕭聞言,撲哧一聲樂了,心裏壓抑的感覺淡了很多,她望著勒景琛的樣子一副你沒有吃錯藥吧的表情,伸手將男人推開了自己些許,這樣安全的距離,讓她的心平靜一些:“勒景琛,我怎麽沒發現,你臉皮這麽厚呢。”
  勒景琛還抬起手正兒八經的摸了摸臉皮,自言自語的說道:“沒發現,我這不叫自戀,叫自信,懂不懂?”然後又拽著南蕭,親密的將胳膊搭在她肩上,笑了一下,邪魅的緊,精致迷人的五官有一種得天獨厚的幽遠高貴:“我說南南,好歹咱們是睡過一張床上的革命友誼了,你呀,對我真真不了解,這樣我會非常傷心的。”
  南蕭忍不住的翻了一個白眼:“我說勒景琛,你丫的能不能再得寸進尺一點兒?”
  “能!”很肯定的一個回答,然後帶著南蕭就往外走去,勒景琛還隨口說道:“外麵多熱鬧,一個人躲在這裏,會讓我以為你其實還沒有忘了那個人。”
  “別跟我提他,再跟我提我,我跟你急!”南蕭一想到方才墨邵楠的話直犯惡心,她算是看明白了,墨邵楠這個混蛋,把她的感情當什麽了。
  心裏控製不住的吐槽,不過走了幾步,她突然停住了腳步,用手指頭戳了戳他的腰眼,語氣涼悠悠的道:“這麽跟我出去,你就不怕你女伴看到了會吃醋?”
  一想到勒景琛方才身邊的那個女人,她心裏不知道為什麽生出幾分滋味,南蕭在圈內也是俊男美女見得多了,可是從來沒有一個女人美得如此那般出塵高貴。
  仿佛隻要一看到了她,其他人全部墮入塵埃裏。
  勒景琛聞言一愣,繼而一笑:“還說沒有吃醋!”
  南蕭有一巴掌拍飛他的衝動,什麽時候醋了,她隻是覺得她跟勒景琛在公眾眼裏在交往,他突然冒出一個女伴,分明是打她臉,極力壓製住那一股子在心底蠢蠢欲動的感覺,盡量穩住了自己略顯急躁的語氣:“跟你說正事呢,正經點!”
  “我哪裏不正經了!”勒景琛好不無辜,伸手捏住了她的手腕,強迫她的手指離自己的腰眼遠一點,她不知道這種略帶撒嬌的小動作簡直快要了他的命。
  如果不是時機不對,他真想好好按住親一口,眼眸有些熱,連帶著他望南蕭的眼神兒都有些幽深,像是森林之中野獸看到了美味可口的佳肴。
  勒景琛看著她紅紅的耳尖,方才那層粉似乎還沒有完全褪下去,這會兒又暈染出來,真真好看,他勾著南蕭的肩膀認真的說道:“南南,其實你如果問我,我會跟你解釋的。”
  這樣的對話太過親密,也過於曖.昧,南蕭本能的想躲避,她跟勒景琛隻是假裝情侶,就算有時候他的一些動作會讓自已覺得勒景琛其實是對自己有意思的,可是她不敢深想。
  勒景琛是聲名遠播的花花公子,同樣也是勒家大少,勒家那樣的高門,豈是她能攀得上的?再加上他對自己豪不隱藏的性取向,她不可能對他有太多的感情。
  再說這種念頭一旦生了萌牙,就被她下意識的扼殺掉。
  排除之前跟勒景琛惡劣的關係,南蕭真心覺得她跟勒景琛現在這樣也好。
  她幫他隱瞞對外的性取向,而他幫自己演一出戲,讓墨邵楠從她生命中退場。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