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58

三年前還能對女人和顏悅色一點兒,三年後,你想得到他一個笑臉那是難上加難。

包廂裏其樂融融,聲色犬馬鬧個不停,而勒景琛坐在一邊閑閑的喝著白開水倒也落了個清靜,偶爾有人跟他喝酒,也是淩安擋了。

直到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站起身,身材挺拔高貴,如同玉鬆一般:“失陪一下,我接個電話去。”

出了包廂房,走了好遠一處地方,他才接通了電話,電話不是別人打的,正是三年沒有跟他怎麽聯係的勒母打的:“阿琛,你為什麽要對墨家那麽做!”

勒景琛聽到墨心質問的語氣,眉心微微一蹙,他本來就喝了酒,這會兒太陽穴突突的跳著,語氣自然而然的不太好:“如果你是問這個的,我想我們沒有必要談下去!”

“阿琛,那是你外公!”墨心簡直對這個兒子沒辦法,三年前的事情,母子兩個都有心結,誰都不肯服軟,導致了兩人的關係越來越不好。

這幾年勒景琛越來越沉默,他幾乎病態一般的沉默,不說話,不給你解釋的機會,而且前所未有的強勢,哪怕如墨心,對他也沒有辦法。

聽到這幾個字,勒景琛隻覺得諷刺至極,他慘淡一笑,墨中透藍的眼眸裏似乎挑起了一抹嘲弄:“我隻是做我該做的事情,如果沒事,我掛了!”

“你總該為我考慮一下,我好歹也是墨家人,你骨子裏麵也流著墨家人的血,阿琛,你非要這麽趕盡殺絕嗎!”墨心氣急敗壞的聲音從那邊傳過來。

“我姓勒,母親大人,如果你覺得你還姓墨,你可以回墨家!”勒景琛的語氣很冷,沒有一點兒感情波動:“墨家跟蕭家的那些肮髒事兒,我不想管,但是南蕭該得的,我一樣不會少給她!”

說完,不管墨心在那邊反駁什麽,切斷了電話,切了電話之後,勒景琛仰靠在牆麵上,也許隻有冰涼的牆壁能讓自己的心緒穩定一些。

表麵光鮮亮麗的墨家,其實他也沒有想過會有那麽肮髒的一幕,如果不是三年前無意中得到那些真相,恐怕他一輩子會蒙在鼓裏,永遠不知道曾經的汙穢不堪。

勒景琛重新回到包廂的時候,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淩安見他回來,忍不住抬眼看了一眼男人,他似乎有些微醺的感覺,長眉微皺,有些難受,按了按太陽穴,對裏麵的人說了一聲:“我有點不舒服,先回去了,你們繼續聊!”

勒景琛要走,沒人敢攔,哪怕如劉總,也沒有開口,他離開了娛樂城之後,並沒有開車,因為喝酒了,他不想讓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所以打了車子回去。

哪怕如勒景琛,這三年跟墨心的關係疏離的宛若陌生人,可方才那一通電話還是讓他的心緒再難平靜,想跟南蕭打一通電話,哪怕聽聽她的聲音也行。

可是,一想到她跟容霆在一起,他的心湖又攪動的不得安寧,城市的風穿了進來,掃在他冰冷俊美的側毅上,顯得有些森涼,他眸中情緒複雜,無聲喃喃,南南,如果有一天,我一無所有了,你還會不會跟我在一起?

到了酒店的時候,他並沒有急著上去,等身上的煙味酒味散的差不多了,他才抬步朝電梯那裏行去,電梯的指示燈一下一下跳動,像是細胞在血液中起舞。

叮的一聲響,他所住的樓層已經到了,刷卡開了房門,室內卻有暖暖的光,那一瞬間,勒景琛的心一緊,鞋子都沒有來得及換就朝裏麵衝。

剛走幾步,就瞧著南蕭裹了一件酒店的裕泡從裏麵走了出來,她長眉如玉,雙目含情,烏墨如玉的眸子裏傾瀉著淡淡的柔情,溫柔的凝視著他。

那一瞬間,心底的兵荒馬亂一瞬之間全然褪卻,換成了溫馨寧靜的溫暖,他伸手過去,將人攬在懷裏,南蕭被男人全然鎖在懷裏的時候,聞到了男人身上淡淡的酒味,以及若隱若現的屬於女人的香水味,她故意忽略那種味道:“喝酒了?”

“嗯。”勒景琛的臉色不太好看,有些累,眉稍之中點了一抹憔悴:“今天跟幾個合作方去應酬了,不得已喝了點兒酒。

聽到他這麽解釋,南蕭心裏軟軟的:“我去給你泡一杯蜂蜜水。”

聽說這個解酒,以前她喝醉的時候,勒景琛給她衝過,現在他有了醉意,她有必要給他弄一杯。

“好!”勒景琛有些不舍得,但還是鬆開了她。

他看著她走進總統套房的小廚房,倚身在門邊,淡淡的看著她為自己忙碌,那種浮躁森涼的感覺慢慢的淡化了,全數化成了一種淡淡的暖。

南南,還好你在我身邊。

喝了蜂蜜水之後,南蕭問他要不要吃宵夜,她準備了一些糖水,勒景琛沒什麽胃口,還是將就著喝了一些,他今天晚上喝了一肚子酒,菜都沒有怎麽碰。

“你熬的?”勒景琛有些意外,南蕭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嗯,我今天回來的早,特意跟酒店的大廚請教了一下,燉了兩個小時才燉好的,你喜歡的話,我下次再做給你!”南蕭解釋一句,長發垂在肩頭,溫婉萬般。

勒景琛一愣,熬了兩個小時,南蕭出門都沒有多久,她跟容霆不會就簡單吃個飯吧,姓容的真的沒有對她說什麽嗎?“你什麽時候回來的?”

南蕭沒答,站起來收拾碗筷,勒景琛卻突然一個用力,將她整個人帶到了懷裏,墨中透藍的眼眸緊緊的鎖著她,有一種不確定的感覺在心底發酵著:“你今晚到底做什麽了?”

心頭呯呯直跳,勒景琛沒有想過南蕭會不去見容霆,可是心裏有這麽一種猜測的時候,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酸酸的,甜甜的,又仿佛整個人置身於棉花糖裏麵,輕飄飄的。

他承認,他是比較小心眼,對於男人來說,骨子裏都有一種極端的占有欲,對於勒景琛來說,這種占有欲更是發揮的淋漓盡致。

他不喜歡別的男人分享自己女人的美,尤其是容霆,容霆當年說的話,或多或少對他有了一點兒影響,所以他才會對南蕭這麽患得患失的。

他喜歡了她整整十四年前,而他的人生,又有幾個十四年呢。

他把她鎖在懷裏,南蕭完全動彈不得:“沒做什麽,阿琛,你放開我,我去給你放洗澡水。”身上酒味和煙味那麽濃,南蕭根本不習慣。

他得不到答案,絕對不肯死心的那一種,直到南蕭說今晚她沒有去見容霆的時候,他才怔怔的鬆開了南蕭,嘴角勾了一個笑,傻傻的。

南蕭放好洗澡水,就看到勒景琛一臉傻乎乎的表情,坐在那裏自己傻樂,她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走過去,出聲道:“阿琛,洗澡水放好了!”

勒景琛一回頭,對上南蕭的臉,有一瞬間的恍神,他站起來,身子卻晃了一晃,南蕭趕緊去扶他,他去主動勾著她的肩,整個人大半重量壓在她身上:“我頭暈,扶我進去!”

南蕭扶他進去也就算了,結果這男人說沒力氣,讓她幫他脫衣服,南蕭覺得這人明顯得寸盡尺了,但是瞧著他疲憊的神色,最終替他解開了扣子。

她的手指白希幹淨,盤旋在他身前的時候,他的呼吸緊了緊,突然一個口勿就朝著南蕭壓了下來。

第220章 大結局倒計時六

兩人唇舌教纏,聞到男人嘴巴裏醉人炙熱的酒香,南蕭有些受不住,感覺自己像是要溺斃在這酒香之中,男人的口勿綿綿密密,像雜亂無章的水草一般,攪得她不得安生,可是又拚命的想得到更多一些。

她勾住勒景琛的脖子,將自已的距離跟他拉得更近一點,再近一點。

不知道什麽時候結束的,勒景琛氣喘籲籲,眸中的顏色更加深沉,像是覆蓋了一層飽滿的冰藍色,那濃烈的顏色激的人的靈魂都在顫抖。

南蕭的裕袍不知道什麽時候剝開了,露出了裏麵性感惹火的內.衣。

勒景琛的眼珠子當時就熱了,自古以為,男人大多都是有劣根性的,不可否認,勒景琛也有這種觀念,他希望自己的女人能在這種事情放得更開一點兒。

不過南蕭在那種事情上單純天真的時候,也同樣勾得他心癢難耐,讓他情難自製。

可私心裏,他希望南蕭更放開一點兒,對他來說,性是一件神聖而美好的事情,他跟南蕭在一起,他想得到她全部的反應。

這會讓他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感和成就感。

所以這會兒,他看到南蕭身上的那種屬於情.趣內.衣的東西,他感覺心底裏有一種東西沸騰不已,呯呯作響,他忍不住撲了過去,撕碎了女人身上的衣服(以下省略兩千字)。

等一切結束之後,浴室裏混亂無比,南蕭跟擱淺的魚一般,渾身無力的癱軟在勒景琛懷裏,她心裏想的是,小玫瑰的建議果然是不靠譜的。

本來就禽.獸的勒景琛又禽.獸了一個檔次,任由著男人幫自己清洗身體,思緒卻有些放空,其實今天她在出發之前還是想著跟容霆見麵的。

可是半路上,她卻突然跟容霆打了一通電話,說自己今晚不去了。

容霆一直挺包容她的,哪怕聽她如此說,也沒有反駁什麽,隻說了一句,那你什麽時候有空再說吧,似乎他也不急了。

掛了電話之後,南蕭讓小玫瑰調轉方向,說不去了,小玫瑰雖然詫異,但是一想到今天晚上勒景琛跟南蕭的架勢,心裏也挺忐忑不安的。

但是南蕭沒說回去,她也不提,正好她喜歡的一個新款包包到貨了,拉著南蕭就去掃貨。

結果小玫瑰走到內.衣專櫃的時候挪不動腳步了,死活拉著南蕭進去買了一套,還大言不慚的說道:“蕭,chuang頭吵架chuang尾和,隻要你穿了這身衣服,我保證你跟勒先生有什麽恩,什麽怨,都沒了。”

“那你怎麽不穿給淩安看!”南蕭難得反駁一句。

小玫瑰的臉當即紅了,不過好在還算厚臉皮,很有道理的反駁道:“我們能一樣嗎,你今天沒去見那個前男友,說明你心裏還是有勒先生的,蕭,你聽我的沒錯!”

南蕭無語了,大庭廣眾之下,談閨房樂趣,真的好嗎!

最後迫於無奈之下,南蕭拿了一件純黑的,蕾絲.情.趣內.衣,不過事情發生之後,她覺得小玫瑰說得果然是對的,這個男人平時就沒有節操,今天晚上節操更是碎成了渣渣。

南蕭覺得奇怪,這種事一般不是男人比較累嗎,為什麽勒景琛到現在還精神奕奕的,而她倒好,整個人懶洋洋的窩在他懷裏,一根手指都不想動彈。

等勒景琛把她放在大chuang上的時候,南蕭整個人已經昏昏沉沉了,男人的吻輕輕的落在她飽滿白希的額頭上,摟著她,一夜無夢。

次日一早,南蕭醒來的時候,能感覺到自己整個人趴在勒景琛懷裏,兩個人都沒有穿什麽,這會兒渾身赤.裸著,肌膚相貼,有一種莫名的舒服。

南蕭動了動,頭頂上就響起男人性感沙啞的聲音:“醒了?”

“幾點了?”

“還早,你再睡一會兒。”

兩個人又在床上磨蹭了一會兒,勒景琛才起來,他起來之後南蕭也睡不著了,她洗漱之後,就看到勒景琛在廚房裏忙活,忍不住露了一個甜甜的笑。

而這個時候,門鈴突然豪無征兆的響了起來。

南蕭去開門,卻沒有想到,一拉開門,門外站著的女人是墨心。

三年不見,墨心跟當年好象沒什麽變化,細看之下,還是有了一點點變化,眼尾生出了兩條淺淺的細紋,預示著她的實際年齡,不像三年之前,她保養的極其精致,哪怕跟勒景琛站在一起,也沒有人說他們是母子兩,墨心眼瞼之下的黑眼圈讓她整個的精神狀態很差。

似乎沒有想過南蕭會在,眼神掠過一絲詫異,憤怒,最後化於平靜,忍不住問了一句,聲音有幾分怪異:“你怎麽會在這裏?”

南蕭什麽時候回國了,也是,除了南蕭回來,還能讓她那個兒子跟墨家為敵呢。

想到那些事情,墨心太陽穴突突的疼,都是冤孽啊。

南蕭稍稍側了側身子,讓墨心進來:“我跟阿琛在一起。”

墨心咬了咬唇,最終沒有說什麽,神色複雜的看了南蕭一眼,勒景琛端著做好的煎蛋從小廚房出來之後,一眼就看到了墨心。

這幾年勒景琛跟墨心見麵的機會屈指可數,看到墨心的時候,忍不住愣了一下:“你怎麽來了?”難道昨天他把話說得還不夠明白嗎。

墨心看著兒子清雋的側顏,眸子裏再無當初的半點溫情,心中莫名一痛:“阿琛,我有話跟你說!”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南蕭是外人,不適合在這裏。

勒景琛卻說:“南南不是外人。”

可是南蕭卻上前一步拽了拽他的衣袖,一雙清澈的大眼裏寫滿了期盼,她知道墨心反對她跟勒景琛的事情,可是她不希望勒景琛因為自己跟墨心的關係鬧得不和。

那樣,她就是導致勒家不和的罪魁禍首,那時候,她跟勒景琛怎麽結婚。

她知道勒景琛素來不在意別人的目光,可是她在意,她希望她跟勒景琛結婚的時候,能得到勒家人的祝福,而不是統一的反對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