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56

鉿金狗眼,結結巴巴的道:“你……你幹什麽?”

“你們女人不是都喜歡玫瑰花嗎?送你,以後不準收別人的花!”勒景琛霸氣無比的說道,眼底有一種專注的情深。

南蕭能從他眼睛裏看到執著,霸道,甚至還有占有欲,她看著那一束巨大無比的玫瑰花,有一瞬間真的哭笑不得:“勒景琛,你別鬧了!”

勒景琛皺了皺眉頭,看著南蕭沒打算接玫瑰花的動作:“你不喜歡玫瑰花?”

南蕭還沒有回答,勒景琛把花往後車座一扔,轉身又走了,這次他回來手裏抱著一束百合花,他沒有跟南蕭送過花,兩人的感情開始的都有點兒不正常,以至於讓他忘了,其實女人都是比較喜歡花的生物,以前他跟別人鬧緋聞,有時候會讓sunny訂花。

但是他自己倒是沒有送過花,抱著一束純潔的百合花,他站在車門外,那樣子在打算,隻要南蕭說不喜歡,他還去花店裏換一束。

南蕭從來不知道勒景琛還有這麽孩子氣的一麵,生怕他把整個花店都搬走了,趕緊接下了花:“我喜歡百合花,就這束吧!”

可是這麽一大束百合花抱在懷裏壓死個人了好不好?

車廂裏充斥著玫瑰花和百合花的香味兒,南蕭覺得自己有些呼吸不暢了,把花放下來,扔在後座:“勒景琛,我們好好談談!”

“談什麽,你是不是不喜歡我送的花,喜歡那個小白臉送的花?”勒景琛想起方才她看到那個小白臉抱著花的表情,那分明是一臉欣喜。

而現在,她的表情絕對算不上是欣喜的,她分明是在嫌棄他送的花不好看!

南蕭覺得自己完全沒有辦法跟勒景琛溝通了,他今天的腦回路都是打結的,吐了一口氣,她認真的對他說道:“勒景琛,我沒有喜歡別人送給我的花,我隻是想跟你說的是,你沒有必要給我送這麽多花!”

“你不喜歡?”他突然問道,眼珠子裏似乎有懷疑,南蕭不喜歡玫瑰,那喜歡什麽。

南蕭迫於壓力,點了點頭,猶豫的開口說道:“我喜歡,可是……”

“那不就得了!”勒景琛下了定論。

南蕭真想把一束花砸到他臉上,不帶這麽氣人的,她深吸了一口氣,還打算跟他說什麽的時候,這個時候手機鈴聲突然打斷了她的話。

一看是容霆的電話,南蕭就接了電話,直到容霆在那邊說起今天晚上一起吃飯的事情,南蕭突然驚覺自己今天光顧著跟勒景琛生氣,倒是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定好時間和地點之後,她掛了電話,感覺車廂裏的低氣壓似乎更低了。

“停車!”南蕭出聲,勒景琛卻加大了油門,車子跟離弦的箭一般彈了出去,南蕭心裏一陣無語,車廂裏一直沉默著,直到勒景琛又踩了刹車,車子停在路邊。

南蕭深吸了一口氣,出聲:“阿琛,我要過去跟容大哥見麵,你把我放在前麵路口吧,等你什麽時候冷靜了我們再談!”說完這句話,她直接打開車門下了車。

結果還沒有走幾步,突然被人拽住了胳膊,這個時候除了勒景琛還能是誰呢,勒景琛拽住她的手,那架勢是一點都沒有打算鬆開,南蕭想掙脫,他卻死活不鬆。

總之,這兩人杠上了。

慢慢的,南蕭的眼睛紅了,她掙脫不了勒景琛,正如她掙脫不了這個人的感情一樣,她喜歡他,所以讓自己變得更優秀,配得上他,可是現在算什麽!

對她,他難道就不該有一點點信任嗎,隻是一個陌生的小夥子,他就這樣,她承認自己從一開始沒有拒絕的太徹底,可是畢竟以後在一起工作,她不想做得太絕。

哪知,他還是生氣了,她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冷靜:“阿琛,你先放開我,等我們兩個人都冷靜了,我們再說這個問題!”

“你又要去哪裏!”勒景琛的聲音有點兒抖,像是怕,像是懼。

南蕭一抬頭,撞到了那雙墨中透藍的眼眸裏,此時此刻那裏麵寫著淡淡恐慌,懼怕,還有緊張,一瞬之間,她心頭的委屈似乎散了不少。

她怎麽忘了,三年前她的突然離開對勒景琛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她聽淩安說起那些過去,心都是揪著的,是他讓這個男人患得患失,惶恐不安。

她這是愛嗎?那一瞬間,南蕭的心情平複了很多,她隻看到了勒景琛對她固執霸道的一麵,卻沒有看到他情深單純的一麵,眼角一澀,差一點滾出淚水:“阿琛,我沒有想過去哪裏,我在這裏,我不會再離開你了。”

勒景琛似乎不相信她的話,眼中透著懷疑:“你是不是又要走了,南南,這一次,你又要走多久,你是不是真的不打算喜歡我了?”

那些話,明明溫柔,卻仿佛帶著致命的毒藥,一下子將方才的爭吵化的無影無蹤,她克製不住的撲在她懷裏,摟著他的背,一陣心疼:“阿琛,我不走了,我再也不走了!我隻喜歡你,我隻喜歡你一個人,永遠都喜歡你。”

勒景琛回抱住了她,用力,發緊,兩人抱的緊緊的,像是這輩子最用力的一個擁抱。

兩個人回到車子上,車廂裏還有濃鬱的花香味,南蕭沒再說什麽,兩人都挺沉默的,直到回了酒店,小玫瑰看到南蕭從車上抱下來那麽一大束玫瑰花,簡直驚呆了。

她吹了一個口哨,以示豔羨,小眼神裏全是向往:“蕭,勒先生簡直太喜歡你了,他給你買了這麽多玫瑰花,而且是這麽稀有的品種,艾瑪,太浪漫了!”

跟在身後去抱百合花的淩安,意味深長的看了南蕭懷中的玫瑰一眼,難道女生都喜歡這種生物,包括小玫瑰?這個問題值得思考一下。

聽著小玫瑰的感歎聲,南蕭心裏想,你丫根本不知道這其中的曲折過程,我們兩個差點因為一束玫瑰花鬧崩了,你還羨慕,你知道了真相肯定想抽死勒景琛那丫的。

“喜歡的話,隨便拿!”南蕭無所謂的說道,這麽多玫瑰花,估計洗了花瓣澡,還妥妥有剩,敗家啊,還好這次送的是玫瑰,如果是送鑽石,他是不是打算把人家鑽戒店搬回來!

一想到那個畫麵,南蕭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太可怕了!

小玫瑰樂滋滋的挑了一大束玫瑰花,準備晚上抱回家,南蕭最近一直住酒店,家裏空蕩蕩隻有她一個人,好心塞有沒有,唯有花瓣能陪伴她了。

把花全部送到酒店之後,勒景琛提出四人一起去吃飯,南蕭想起來她今天晚上跟容霆的飯局,這都答應好了,如果現在爽約,會遭雷劈的。

她想了一會兒,坦然道:“阿琛,我今天跟上跟容大哥有約了!”

勒景琛的臉當即就黑了,甩都沒再南蕭一下,直接拉開總統套房的房門,進去,關門,把南蕭給關在了外麵。

南蕭當即就無語了,她無語的想撓牆了有沒有:“阿琛,別生氣,好不好?”

“你滾,你去陪你的容大哥吃飯,我暫時不想看到你!”勒景琛在房間裏吼道,那力道,看樣子是氣的不輕。

南蕭簡直要跟他跪了,這都生一下午氣了,沒完沒了:“那了!”她覺得甩手不哄了,這男人太難搞定了,客戶都沒有他難搞定啊,忒小氣,差評!

可是沒有走幾步,房門一下子拉開,勒景琛站在門口,臉色那叫一個黑:“姓南的,你說你不喜歡容霆,你這是不喜歡他嗎!”

說到這裏,重重的一吐氣:“你分明就是對他很上心,那你走,這輩子別回來了!”

第218章 大結局倒計時四

南蕭聽到這句話,肝都氣抖了,真恨不得一巴掌煽過去,混賬,什麽話都不敢說,真想弄死他算了,她幾乎是不可置信的瞪著勒景琛,怎麽也不敢相信他會說出這種話。

但最終,千言萬語化作一句話,無力道:“那我走了!”

說著,轉身靜靜離開。

那一瞬間,心好累,她知道勒景琛這樣患得患失的,有她的原因,她已經盡量做到最好,可是當他說出那些傷人的話的時候,南蕭還是被刺痛了。

她重新跟勒景琛在一起,沒人知道她背負了什麽樣的壓力。

當年墨心的電話對她來說,就跟一個詛咒一般,沉甸甸的如同一座山壓在她心頭,她選擇跟勒景琛重新在一起,就等於她選擇了一條最難的路。

墨家跟蕭家不是單純的關係,而勒景琛的血統裏到底摻雜了一點墨家的血緣。

而她是蕭家唯一的傳人。

南蕭出了房間,卻沒有直接進電梯,她進了消防通道,一步一步往下樓,說真的,她腦子裏亂得不行,一步一步的往下步,像是永遠走不到盡頭一樣。

手機一直在嗡嗡作響,她任性的沒接,像是不打算再管它的死活。

勒景琛看著南蕭真走了,心裏也急了,這怎麽不哄了,沒看出來爺還在吃醋嗎,但是南蕭卻真的走了,打她電話,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狀態,到最後竟然關了機!

他這才慌了,趕緊跟淩安打電話,問他南蕭有沒有下樓,淩安說沒有看到南小姐。

他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其實勒景琛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脾氣會這麽暴躁,他是相信南蕭的,南蕭那麽乖的女孩兒,她從來不會背叛自己。

他了解她,隻是心裏一直有一股子氣,一直攪得他不得安生,他怕南蕭再一走不回來,他怕容霆破壞他們之間的感情,容家一直有動作,他不能不防。

可是真把南蕭氣走了,他又難受了,五髒六腑都難受,就好象回到了三年前南蕭離開的時候,他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安生的地方。

他出了房間,去找人,可是他怎麽樣也找不到南蕭,他找不到她,她不見了……

跟三年前一樣,她不見了,真的不見了。

勒景琛感覺心裏空茫茫的,仿佛被人用刀子削去了一塊,有一個地方,殘缺不全,始終有風漏進來,他來來回回的找,可是他始終沒有找到她的下落。

淩安忐忑不安的看著勒景琛陰沉的臉色:“勒先生,您跟南小姐吵架了?”

勒景琛沒出聲,隻是沉著臉進了房間,呯的一聲甩上了房門!

淩安無語的看著那扇門,身後的小玫瑰不明所以:“他們剛才不是好好的嗎?”

“誰知道,估計勒先生大姨夫來了!”所以才會脾氣這麽大,小玫瑰不知道,其實淩安其實心裏是明白的,三年前南蕭走的時候,對勒先生的打擊是巨大的。

雖然勒先生什麽都不說,可是淩安跟在他身邊,卻是知道的,當時知道南蕭離開之後,勒景琛整個人差點瘋了,他找了所有的交通工具,都沒有找到她。

那一天,整個世界都被澆灌著一場傾盆大雨,勒先生傷還沒有好就去找人,直到第二天,有人發現他倒在大雨裏,當時勒先生傷口再度感染,差一點沒命。

後來勒景琛平靜了,他沒有再說什麽,仿佛那一場重病隻是一個虛幻一樣,可是淩安卻知道,他時常一個人發呆,明明他已經快要站在金字塔的最高層。

可是,他不開心。

他慢慢的習慣沉默,慢慢習慣看著南蕭的照片排解自己的思念。

淩安知道,勒先生病了,有很嚴重的心理病,他幾乎是饑渴變.態一般的思念著一個女人,可是他卻不允許自己去靠近她,他一直這麽折磨著自己,從未停止。

小玫瑰聽著淩安略帶調侃的話,臉上卻沒有一絲一豪的開心,她也是一個聰明的姑娘,看著他眉頭緊皺的樣子:“我覺得蕭應該還沒有走,她會不會還在酒店裏沒走?”

淩安點頭:“我們再去找找。”

說著,長腿一邁,人已經走了出去,小玫瑰一見他走了,趕緊小跑著追上去:“哎,我說你呢,跑那麽快做什麽,懂不懂什麽叫憐香惜玉?”

淩安停下來,突然伸出手。

小玫瑰的臉突然紅了:“你想幹什麽呢,本姑娘的手豈是你說牽就牽的。”

“那你給不給牽?”淩安問。

“不給!”小玫瑰高傲的一哼,轉身就走,心裏嘀咕道,哪有這麽問人的,呆瓜!

南蕭在消防通道裏想了一會兒,又重新爬上樓梯,回到了總統套房門口,幸好勒景琛沒有鎖門,她一推,門就開了,方才她離開的時候,屋子裏的玫瑰花嫋嫋婷婷,散發著清香的味道,可是這會兒,一進來,整個鼻腔裏充斥著一股子嗆人的煙味兒。

如果不是屋子裏沒有任何火光,南蕭會以為房間起火了。

她皺著鼻子,看著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男人身材高大,挺傲,背影卻落寞孤沉,指間還有一點兒猩紅,隨著他的動作明明滅滅。

她走過去,伸手奪走了他手中的煙:“別抽那麽多煙,對身體不好!”

勒景琛一愣,似乎沒有想到她會突然回來一樣,雙眸泛紅,帶著不可置信的光,她從他身邊經過,突然推開了窗,有新鮮的空氣透進來,吹拂了一室的煙味。

但是他僅僅隻是愣了一秒鍾,轉身朝沙發邊走去,然後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又重新給自己點了一隻煙,結果煙還沒有送到嘴邊,又被南蕭給奪走了。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