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54節

“沒錯,我就是瘋子,墨邵楠,我是被你逼瘋的,如果你願意跟我在一起,你覺得我會用這種辦法毀了她嗎,你要記信,是你害了南蕭,是你害了她!”江臨歌一提到這些事情,情緒就變得相當激動,甚至語氣裏都透著一股子尖銳之感。
  車子在高架橋上穩穩的開著,墨邵楠看著江臨歌,像是不認識她一樣,他還記得,當初見她的時候,這個姑娘還是溫婉甜美的小女孩子,有甜甜的笑,知書達禮,嘴巴很甜,很會討人歡心,可是,到底是什麽導致她現在變成這個樣子,那一瞬間,墨邵楠心底浮起一種說不出的涼:“江臨歌,你說是我逼了你,我想問你一下,我逼過你什麽,我承認,當初訂婚的事情是我對不起,可是你難道就保證,你沒有對不起我嗎?”
  江臨歌臉色一白,沒說話。
  “你沒話說了對嗎,那個孩子根本不是我的,你卻說是我的,還陷害南蕭!江臨歌,你根本跟你的媽媽一樣,蛇蠍心腸!”墨邵楠突然大聲的說道。
  “不,我媽媽才不是這樣子的,我媽媽是最好的媽媽,都怪她們母女,那對踐人,是她們害得我家破人亡,我要殺了她,我一定要殺了她!”江臨歌仿佛陷入了一種魔怔一樣,她本來還在開車,這會兒因為情緒不穩,車子被她開得跟定時炸彈一樣,仿佛隨時都能將人炸得支離破碎,沒有一點兒痕跡。
  “江臨歌,停車!我要下車!”墨邵楠覺得再呆一秒,他都會瘋了!
  “我不會停車的,你想回去救她是不是,墨邵楠,我告訴你,不可能!”江臨歌跟瘋了一樣大吼大叫,同時製止墨邵楠的靠近,她眼中閃著一股子瘋狂的光芒,像是中了邪一樣,充滿了執迷不悟:“你別想逃,墨邵楠,你要跟我結婚,我死都不會讓你走的!”
  車子已經滑離了原先的車道,朝對麵的車道滑了過去,而這個時候有一輛大卡車從對麵駛了過來,等墨邵楠反應過來,去跟她搶方向盤的時候,江臨歌卻推了他一把,車子斜斜的從大卡車那裏一滑而過,因為碰撞的聲音,在空氣中蔓出一股子尖銳的聲響。
  墨邵楠驚的一身冷汗,而江臨歌地咯咯的笑了起來:“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你還沒有娶我,我不會舍得讓你死的!”
  墨邵楠已經沒有什麽話想說的了,事到如今,他已經確定了江臨歌瘋了,她的精神絕對出了問題,一個人,如果太過執念一種東西,求而不得的時候,心靈最容易扭曲。
  他看著江臨歌,臉上現出一抹得複雜的光,可是如果再讓江臨歌開車下去,保不準會出什麽事,所以他沉吟一下,突然去搶她手中的方向盤。
  江臨歌如同一隻驚弓之鳥,她看著墨邵楠要搶方向盤,死活都不鬆,她覺得墨邵楠一定要逃跑,所以才跟她搶方向盤,這個世界上,她隻有墨邵楠了,她對他那麽好,為什麽他還要逃跑,難道她就這麽讓他討厭嗎?“墨邵楠,你瘋了嗎!”
  “是你瘋了,江臨歌,馬上停車!”墨邵楠朝她大聲吼道,可是這樣的聲音,就仿佛耳邊有無數的聲音一般,又仿佛馬蹄陣陣,攜著雷霆之氣而來,她感覺腦子疼得要死。
  心裏卻有一個執念,不能鬆手,如果鬆手了,最後的一根稻草一定能壓垮她,她不能鬆手,絕對不能,她不能讓他得逞,他不願意娶自己是吧,無論如何,她一定要讓他娶她!
  “你瘋了嗎,墨邵楠!”江臨歌張嘴咬住了他的胳膊,墨邵楠吃痛卻沒有鬆開:“墨邵楠,我不想跟你瘋,馬上鬆開,鬆開!”
  “江臨歌,我們一起下地獄吧!”墨邵楠跟她去搶方向盤,如果南蕭有什麽事情,他絕對不會放過她!
  他不相信南蕭會有那麽可怕的經曆,有勒景琛在,她不會有事的。
  可是江臨歌就是一個陰險狡詐的女人,她如果不除,南蕭永遠不會得到安危!
  既然這樣,不如死去吧!
  車子因為橫衝直撞,禍及了不少車輛,高架橋上很多車子已經被逼停下來,而江臨歌開的那輛車子,還沒有被控製信,像是一個喝醉了酒的人在大馬路上行走。
  突然,一聲巨響,車身已經撞向了一輛迎麵駛來的大卡車,巨大的衝擊力把兩人都彈坐了起來,江臨歌感覺五髒六腑都是疼,可就算這樣,她還是不鬆手,塗著豆蔻的手指頭緊緊的拽著方向盤,像是要跟它連在一起一樣!“墨邵楠,鬆手!”
  “我不會鬆手的!”墨邵楠肯定的回答,事到如今,他望了一眼窗外,今天的B市,天空格外的藍,傍晚的雲彩鋪了滿天,他仿佛看到了南蕭的笑臉。
  他想,他可能真的要死了,其實這幾年,他一直在做惡夢,每天被惡夢追著跑,有時候會夢到南蕭,可通常是一個背影,隻聽見聲音,幽幽的,她問他,邵楠,你們墨家為什麽要這麽對我?為什麽?
  他答不出來,他能說,是因為貪婪,欲..望嗎?
  他不能,她見他不說話,常常生氣,然後扭頭就走,他想去追她,可是她跑得很快,一轉眼就消失不見了,天地空茫,什麽都沒有留下,而她仿佛也沒有出現過一樣。
  偶爾,夜半夢醒,他通常會發現,枕邊有些濕痕,這三年,哪怕是最難的時候,他都沒有想過要回A市,因為A市沒有她,他沒有得到她的消息,直到有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從電視上看到過她,南蕭變了,不同於三年前,她變得更加漂亮,更加氣質,更有韻味。
  時光像是一把寶劍一般,把她打磨的更加亮麗,出眾,甚至璀璨逼人。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再也移轉不了,南蕭,我深愛的女孩兒,我隻想讓你活得幸福,每一天,如果江臨歌是你生命中一個永遠排不除的定時炸彈。
  不如讓我來……殺人是犯法的,可是,如果我能,我願意用我這條命換她半生安穩!
  “江臨歌,我們一起死吧!”你既然這麽愛我,就一起死吧,這樣,來世,你會記得我對你的恨,再也不會選擇來愛我,一切都結束吧!
  墨邵楠臉上浮出了一抹視死如歸的決絕之色,江臨歌這才慌了,她拚命想阻止,可是她阻止不了,任由著悲劇徹底發生:“你瘋了,她根本不喜歡你,邵楠,你鬆手,別再動了!”
  可是,墨邵楠沒有停下動作,他控製住自己的雙手,不讓她有絲豪的動作,臉上是一片淡陌疏冷之色,仿佛不是赴死,而是一種新生,江臨歌看到這種情況,終於崩不信了,她哭了,她望著這個男人,她甚至愛到肺腑的一個男人,卻是這般決絕的想毀了她,毀了自己。
  他瘋了,她哭得更加厲害,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你就這麽討厭我嗎,討厭到寧願死也不願意跟我在一起嗎!墨邵楠!”
  “是!”他說完最後一個字,猛的加大了油門,車子呯的一聲撞向了高架橋上的護欄,下一秒,車子直接翻了進去!呯的一聲,濺起巨大的水花!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蕭蕭,這是我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最後一件……
  餘生漫漫,你要好好幸福,而我,陪不了你的了。
  -本章完結-
☆、第257章 大結局三十四萬箭穿心
  醫院裏,南蕭還在昏睡著,而勒景琛在一旁不離不棄的守護著,那架勢打算如果南蕭不醒來,他就守在那裏,動也不動了。
  勒俊遠趕來醫院時,看到兒子這樣子,有些不忍直視,畢竟在勒俊遠心裏,勒景琛一向是騷包的主兒,出門的時候,挑衣服都得老半天,更別說,那些瑣碎的事兒。
  如今看著他就趴在南蕭床邊,那架勢打算跟人地老天荒似的,所以他甚詫異,畢竟對於有點兒小潔癖的勒景琛來說,髒衣服是分分鍾不能忍的,尤其是帶血的髒衣服。
  以前他演電影的時候,前一秒還能在泥堆裏打滾,下一秒如果導演喊一聲OK的話,他絕對會直接衝進浴室裏麵衝涼,這就是勒景琛。
  可是現在他容忍自己身上有血,有汙穢不堪,哪怕方才勒景琛再小心,身上還不免不了沾了一些血滯,不過他竟然連眉毛都沒有炸一下,這讓勒俊遠稱奇。
  “阿琛。”勒俊遠最終崩不住了,喊了他一聲。
  勒景琛沒動靜,目光專注在南蕭臉上,這會兒上了藥之後,臉沒有那麽腫了,不過看起來還是挺嚇人的,畢竟方才那些人,還真是手重,南蕭臉上紅腫的挺厲害的。
  “阿琛,剛剛醫生說了,南蕭不會有事的,我已經讓管家送了衣服過來,你先去換身衣服,如果南蕭醒來之後看到你這樣,估計也會害怕的。”勒俊遠雖然很想不道德的嘲笑自己的兒子一番,可是一想到兒子方才陷入瘋狂的樣子,現在想想還是有點兒後怕。
  畢竟,勒景琛瘋起來,真是不得了,如果不是他在場,估計他非折磨死那幾個混蛋不可。
  這個兒子,打小就是以勒家繼承人的標準培養的,傾注了他所有的心血,他性子一向沉穩,喜形不顯於色,從小到大,他雖然沒有說過什麽,可是有這麽一個兒子,他還是驕傲的。
  從小,勒景琛事事做到最後,哪怕是國畫,他跟著墨允學了幾年,還是有了不少的成變,如果不是十四年前的事情,說不定他會在國畫這條路上走下去。
  唯獨他碰到南蕭的事情,完全失了方寸,在他闖入倉庫的時候,勒景琛其實已經瘋了。
  他看著自己的兒子因為暴怒的情緒把那個人的胳膊扭斷,另外一個也好不到哪裏去,腿骨直接碎了,如果不是自己及時報了警,恐怕後果更不堪設想。
  當然,那幾個人現在也討不了好處,估計在醫院裏不呆個半年絕對好不了。
  勒景琛仿佛沒有聽到他的話一樣,整個人還是沒動靜,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病床上的南蕭,像是陷入了自己的情緒裏麵,完全沒有辦法出來。
  “阿琛,醫生說了,她沒事,隻是驚嚇過度,你不用這麽自責!”勒俊遠見兒子一動不動的,忍不住提高了語氣。
  勒景琛長如蝶翼的睫毛輕輕顫了顫,像是找回了一些神誌:“爸,你說我是不是很沒用?”
  勒俊遠一愣,有點兒沒有反應過來為什麽他會這麽說,在看到床上的南蕭時,其實心裏也是無限的自責,畢竟這事,跟自己多多少少脫不了什麽關係。
  如果不是他嘴饞要吃南蕭準備的飯菜,也不會出這事,所以,他心裏一直挺自責的,方才跑裏跑外的,全是自己一手操辦,不然依著他的能力,這些事情跟自己妥妥沾不上邊。
  聽兒子語氣裏的自責難過,他壓下心頭的難受:“阿琛,這事不怨你,怪我,是我不好,是我嘴饞,是我該死,我不該讓南蕭一個人出去的。”
  他卻搖了搖頭,一雙墨中透藍的眼眸裏寫了一點兒淡淡的情緒,仿佛裹了一層薄薄的霧,看不清裏麵的情緒,勒景琛開口:“我說要保護她,可是每次我都讓她受傷……”
  說到這裏,他頓了一下,手腕微微用力,握住了她的手,眼中有些澀意,充斥著他的瞳仁,他不敢想,今天如果他再晚一步,再晚一步,南蕭會遭遇什麽事情。
  他捧在手心裏的女孩兒,怎麽能被那些人渣這麽欺負。
  “阿琛,那不怪你!”勒俊遠聽著兒子失落的語氣,不由自主的打斷了他的話,勒景琛沒動作,隻是目光落在南蕭臉上,不舍得移動一分:“爸,你先回去吧,別讓我媽擔心。”
  “你一個人在這裏行嗎,要不我讓淩安過來?”勒俊遠看著兒子這頹廢的勁兒,那架勢大有南蕭如果出事,他也絕對不會獨活的趕腳,所以忍不住問了一句。
  “沒事,我一個人可以的。”他不想離開病房,哪怕一分一秒都不想,如果南蕭醒了,看不到他,該多怕,所以他想讓她醒過來第一眼就能看到他。
  勒景琛到現在還清清楚楚的記得,他把南蕭從地上抱起來的時候,她的身體都崩得緊緊的,像是一塊石頭一樣,她口裏無意識的喃喃自己的名字。
  那個時候,真是萬箭穿心。
  勒俊遠走了以後,病房裏又恢複了安靜,勒景琛的目光變得益加柔和光亮,像是一束灼灼的光芒,直到淩安忐忑不安的出現在病房外麵。
  對於今天的事情,淩安的內心絕對是崩潰的,當初,他跟勒景琛保證過,絕對不允許南蕭有任何意外,畢竟他除了是勒景琛的事業上的夥伴,同時也是他的私人保鏢。
  而對勒景琛最重要的人就是南蕭,結果南蕭被人綁架了,還差點……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情,淩安下意識的夾緊了桔花,他覺得勒景琛在盛怒的情況下,有可能啥都幹得出來。
  其實今天這事,還是勒俊遠通知他的,當時淩安知道以後,心情忒麽是崩潰滴!
  淩安敲了敲門,沒反應,再敲,還是沒反應,直到他忍無可忍的推開了病房門,結果卻看到勒景琛跟一個雕堡一樣,趴在南蕭病床邊。
  淩安傻眼了,這忒麽不是不在嗎?怎麽突然出現了,他輕手輕腳的走過去,喊了一聲勒先生,結果沒動靜,又喊了幾聲,還是沒反應。
  這該不會是傻了吧,終於忍不住手癢的拍了他一巴,勒景琛才回過神來,瞳仁裏有了一絲焦距,那裏麵的空茫漸漸散去,慢慢變得清淡冷漠。
  “勒先生?”方才勒俊遠透露過,南蕭沒什麽事,可是勒少這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是怎麽回事,難不成是打擊太重了?想到這個,淩安整個人又不好了。
  勒景琛伸手揉了揉臉,讓自己清醒了幾分,問了句:“江臨歌呢?”
  淩安下意識的挺直脊背,認真的說道:“剛剛得到B市那邊的消息,說是江臨歌的車子在高架橋上出事了,有消息稱,墨邵楠也在裏麵。”
  勒景琛難得瞅了他一眼,似乎挺意外的:“聯係上了嗎?”
  “還沒有,墨邵楠的電話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狀態,而且交警那邊正在搜救,不過依著目光的情況,兩人存活的機率不高……”畢竟從那麽高的橋上跌落下去,又是溺水,除非兩人還清醒著,不然依著這種可能性,兩人被溺亡的可能性比較大。
  勒景琛不知道在想什麽,一雙墨中透藍的眼眸有一種說不出的深意:“如果她這麽死了,還真是便宜他了!倒是可惜了墨邵楠!”畢竟墨邵楠是墨蘭的兒子,他說不介意是不可能的。
  如今這麽死了,他心裏倒是有幾分悵然若失,他記得初見墨邵楠,他還是個斯文帥氣的俊小夥,有點兒才氣,屬於不喜歡說話的那種類型。
  結果這才過了多久,怎麽就沒了呢。
  想到墨邵楠,勒景琛又沉默了,有些事情他不敢深想,一旦深想之後,就像是枝枝蔓蔓一樣,纏住了自己的心,勒得他沒有辦法呼吸。
  他當然不會忘了,是墨邵楠給他通風報信說江臨歌讓人抓走了南蕭,不過卻是他,讓他想法設法穩住江臨歌,他去救南蕭,如果他真的出了事……
  “不管用什麽辦法,一定要找到他!”最終,勒景琛說了這句話,不管以前的恩恩怨怨如何,現在墨邵楠出了事,他這個當表哥的不可能什麽都不管。
  “我馬上去辦!”淩安點頭,對於他的命令從來沒有什麽二話:“勒先生,如果沒什麽事,我先回去了。”
  “這件事情,先瞞著,別讓南南知道了!”說完這句話,勒景琛才擺了擺手,示意他走吧,淩安走後,病房這回徹底恢複了安靜。
  南蕭一直在做一個夢,夢中的她被幾個人抓住,那些混蛋撕她的衣服,她不願意,拚命反抗,重重的巴掌卻落下來,打得她臉頰生疼,她喊著勒景琛的名字,可是偏偏看到的卻是墨邵楠,墨邵楠穿了一件跟初見一模一樣的白襯衣,風吹過,吹鼓了他的白襯衣。
  他騎著單車在校園裏穿行,清貴美好,嘴角噙著溫潤的笑,對她說,嗨,美女,介意我送你一程嗎?
  她不理他,徑直往前走,他卻不依不撓的追著她,美女,我車技很好的,給個機會唄!
  結果她卻越走越快,直到到了上課的教室,他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跟她坐鄰近的位置,笑的那叫一個燦爛:“美女,咱們又碰麵了。“
  她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又沒出聲,擺明了不搭理她,他在她睡夢中一直喊她的名字,一直喊。突然畫麵又是一轉,仿佛麵前是懸崖峭壁,而他的身形卻籠在若有若無的白霧中。
  他喊她,南蕭,南蕭,你在哪裏?
  她想大聲回答他,我在這裏,可是喉嚨像是被火燒一樣,她喊不出來,隻能看著他越走越遠,再也消失不見,可是,明明她就在這裏的,她怎麽說不了話呢。
  邵楠,邵楠……
  眼淚不知不覺的流了下來,順著臉頰滴落在白色的枕頭裏。
  耳邊仿佛有人在喊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響在她耳朵裏:“南南,南南,醒醒,你做噩夢了!”她睜開眼睛,一張俊顏慢慢的落在眼中。
  是勒景琛,她茫然不知所措的望著他,勒景琛眼底全是焦急,他望著她,眼神裏全是擔憂和害怕:“南南,你沒事吧,我是阿琛啊,我是你的阿琛,你不認識我了嗎?”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