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53

琛隻覺得甜甜蜜蜜的,墨中透藍的眼眸中一抹幽藍似乎更深了,像山像海,像雲像月,裏麵倒映著女孩兒纖細的身影,故作平靜的回了一句,實則耳尖偷偷的紅了:“好吧,我就勉為其難信你一次!”

臥槽,傲嬌樣又來了,聽著他有些激動的嗓音,南蕭沒拆穿他,笑著點頭:“勒爺,您真好,快原諒我吧,晚上要不要幫忙暖床啊?”

勒景琛覺得南蕭的膽兒越來越肥了,雖然以前兩個人也住一起,但是每次睡覺,她哪有這麽自覺過,突然這麽自覺,勒少有點兒不習慣了:“既然你這麽熱情,我就同意吧!”

那語氣怎麽有一種,我施舍你的感覺,南蕭也是醉了……

次日,南蕭還睡的迷迷糊糊,就聽到門外一陣急促的門鈴聲,她一個激靈醒了過來,昨天晚上某人有點兒不知道節製,荒唐了大半夜。

南蕭一睜開眼睛就看到男人天真獨特的睡顏,豪無防備的展現在她麵前,因為睡得豪無防備,大腦袋蹭在南蕭肩上,嘴巴似乎勾著微微的弧。

她覺得心裏軟軟的,曾經有多少次醒來,她會有這樣一個願望,希望著她跟勒景琛還能跟以前一樣,醒來看到彼此,心頭就暖暖的。

她低下頭,忍不住親了親他的額頭,這才輕手輕腳的下床,隨便套了一件衣服,一拉開門,就看小玫瑰焦急萬分的一張臉:“蕭,出事了!”

“怎麽了,慢慢說,把話說清楚!”南蕭心裏一緊,但人還算鎮定,她在國畫界三年,什麽樣的場麵沒見識,不至於因為一點兒小差子就完全亂了。

小玫瑰急得不行,因為跑得太快的緣故,小腦袋尖有細細的汗珠,她剛進來,淩安也尾隨跟了過來,瞧見她的樣子,不知道從哪兒取了一手帕,漫不經心遞過去:“先擦擦汗!”

這妹子簡直跟得比兔子還快,他一個大老爺們,硬是沒有追上她。

小玫瑰哪顧得擦汗,手都沒有伸,淩安一看眸色一沉,不顧她的反對,將人拽了過來,替她擦了擦額角的汗,小玫瑰隻覺得男人指間微涼,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的指腹掠過了她的鼻尖,被他碰到的那一個地方,突然有點兒滾燙。

她瞪大了眼睛,幾乎不敢相信一向冷酷的麵癱男竟然會做這麽反常的舉動。

這太陽特麽從西邊出來了?

小玫瑰傻了,南蕭也挺意外的,眼裏透著一股子了然大悟,能看出淩特助的這麽溫柔的動作真心不容易啊,而這個時候淩安已經堪堪收回了手,手帕隨手一折,就放在了口袋裏。

清冷俊秀的外表跟方才溫柔細致的男人絕對不同,他張口,慢悠悠的吐露一句話:“沒事了!”然後朝茶幾走過去,那樣子準備泡茶。

小玫瑰淩亂無比,好不容易晃回心神,她舔了舔幹澀的嘴唇,這怎麽突然覺得有點兒渴呢,鼻尖還是男人身上幹淨好聞的味道,一回頭對上南蕭笑盈盈的眼眸。

她又尷尬了,南蕭應該是剛起來,頭發隨意一攏,身上胡亂套了衣服,未施粉黛,皮膚卻好的宛若剝了殼的雞蛋一樣,她清咳了一聲,開口說道:“蕭,我們之前訂的展廳,現在對方打電話過來說,時間段可能要往後挪了!”

“為什麽?”展廳一事,南蕭和小玫瑰可是花了不少心血,畢竟要開一個畫展,展廳是最重要的,南蕭這幾年賺的錢,全砸在這裏了。

如果往後挪,那就代表著資金短缺,另一方麵,現在媒體網絡全都打好招呼了,突然不好展位了,這怎麽跟公眾交待?

“說是政.府部門突然征用,具體怎麽樣我還沒有打聽清楚,不過蕭,我聽內部人士說,我們這次的展廳使用估計情況會很懸!”小玫瑰語氣很惆悵,她得到通知之後,一連打了好幾通電話問情況,這消息還是從一個相熟的人那裏得到的。

看樣子,情況確實不容樂觀,小玫瑰鼻子上的汗又冒了出來,語氣又急又快速,南蕭卻安撫她,人還算鎮定:“沒事,我先打電話問問情況。”

“不用了!”勒景琛的聲音卻突然傳了過來,一回頭,就見男人懶洋洋的倚在門邊,他望了南蕭一眼,朝她走了過來,直到他的身影全然籠罩了他,他才開口,性感低沉的嗓音響起來猶如悠揚而綻的小提琴聲:“江臨歌回來了!”

第214章 同父異母的妹妹

南蕭已經太久沒有聽到江臨歌的名字了,當年江臨歌的緋聞一事鬧得很大,後來明著說江臨歌願意出國,實際上卻是江恩年強製性的送她出國的。

隻是江臨歌這一走,竟然是三年,就連三年前葉楚死的時候,江臨歌都沒有現身過。

如今聽到這名字竟然有一種恍然隔世的味道,仿佛認識江臨歌真是上輩子的事情了,她何其聰明,瞬間明白了勒景琛的意思:“你是說,這件事情是她搞的鬼?”

勒景琛還未點頭,小玫瑰已經炸了,她瞪著眼睛,伸手想捏鼻尖,但是又突然想到方才某人的指腹停留在這地方,她一想起來,心還有點兒癢,趕緊收回爪子。

瞪了正在慢悠悠泡茶的男人一眼,她語氣沒那麽強硬:“江臨歌是誰,跟蕭有什麽關係?她為什麽會這麽做!”

小玫瑰不知道這些事,勒景琛心裏卻是明白得很,其實方才南蕭起來的時候,他也已經醒了,南蕭出來的時候,他剛好接了一個電話,對方跟他匯報的就是這個事情。

當年江臨歌出國,卻突然在機場中神秘消失,失去了蹤跡,三年後卻突然回了b市,這事兒怎麽著都透著一點兒意外,他略略提了提從前的事情,卻簡單明了:“有仇,有怨!”

臥槽,好重口啊,關鍵是江臨歌是男還是女啊,小玫瑰一臉八卦的精神,囧囧的看著南蕭,試圖從她眼底看到一點兒眉目,哪知南蕭淡淡一笑,解釋了她心底的疑惑:“江臨歌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當然,這一點,南蕭始終不肯承認。

她不認為她跟江臨歌當得了姐妹,正如她不認為江臨歌能放下從前那些事情一樣。

小玫瑰有點兒失望,還想追問,人已經被淩安拽過來,將她人按在沙發上:“剛剛流了不少汗,喝點茶,緩一下!”那語氣,依舊冷冷的,語氣亦淡淡的。

小玫瑰正八卦著呢,雖然八卦沒有朝自己的預期發展,可是人要有八卦精神啊,這事情聽了一半,多糟心啊,於是想站起來,可是淩安胳膊就這麽輕輕鬆鬆的按在她肩上。

她卻妥妥的站不起來,這簡直不科學啊,小玫瑰瞪了他一眼:“你放開我!”

“南小姐的事情你不用管了,勒先生會處理!”淩安完全無視了她的話,隻是點了點她麵前的茶,示意她喝。

小玫瑰不喝,死活不喝,她很有骨氣的好不好!憑什麽淩安讓她喝,她就必須喝!

南蕭看著沙發上對峙的兩人,有點兒擔心,小玫瑰的性子,你強她也強,硬碰硬那絕對是不行的,淩特助,對待女孩子,要溫柔點,造嗎!

勒景琛卻扳過了她的身子,壓低嗓音說道:“南南,小玫瑰的事情,淩安會處理,你放心,淩安有方寸,他不會傷到小玫瑰的。”

話雖這麽說,南蕭一直把小玫瑰當妹妹,淩安這麽強勢,萬一這兩人真打起來,她有點兒不敢想象這後果,但是她相信淩安也不是禽.獸,所以還算放心。

兩人洗漱之後,跟沙發上的兩人打了聲招呼,說是下去吃午飯,誰知道方才差點要打起來的兩人這會兒其樂融融的坐在沙發邊,喝茶。

南蕭覺得,這事情還真是瞬息萬變,她略略放了心,拽著勒景琛就出了門,把倘大的總統套房讓給了兩人,兩人剛剛一打門,小玫瑰一個拳頭就砸了過去!

“混蛋,放開我!”她咬牙切齒的吼了一句,丫的混蛋,竟然掐住了她的腰眼,還威脅他,她這個人最受不了別人的威脅,可偏偏死活動彈不得,還得做乖乖狀,跟南蕭示意自己沒事,不然依著南蕭的性子,肯定要得偏幫她了。

小玫瑰這人,一向是自己的事情自己處理,南蕭跟勒先生好不容易和好了,如果因為她的事情,兩人又起了衝實,她就罪過了!

好吧,這其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個混蛋,竟然威脅她,他要吻她!

小玫瑰雖然生活十分豐富多彩,可心底裏那是純潔的淑女,她初吻到現在還沒有獻出去!

所以一聽淩安要吻她,她炸毛了,可是他真的要吻過來的時候,她感覺全身的雞皮疙瘩要跳起來了,混蛋,他如果敢吻她,她一定千刀萬剮了他!

淩安這次果斷放開了她,但是小玫瑰的小拳頭砸過來的時候,他卻輕輕鬆鬆一擋,就捏住了她的手腕,微微加重了一點兒力道,便足以讓她動彈不得了。

臉色一如既往的清冷:“勒先生跟南小姐好不容易在一起一會兒,你還是不要去做電燈泡了!”這估計是淩安這輩子,有史以來最長的一句話了。

小玫瑰完全沒有想過事情會朝著這個方向發展,傻了:“那你也不能威脅我!”

“我隻是好心提醒,那不叫威脅!”淩安強詞奪理,不知道從哪兒抽了一把水果刀,堪堪抵在她的大動脈上,小玫瑰的身體瞬間僵了,這家夥真是太陰晴不定了。

方才還晴空萬裏呢,這裏又陰雨綿綿了,她好想哭,這種被威脅的感覺真是太不美好了,可這樣小玫瑰也沒有示弱啊:“你,你想幹什麽!”

淩安收回刀,漫不經心的答了一句:“我隻是想告訴你,什麽是真正的威脅!”

尼妹啊,我不想知道啊,小玫瑰此時此刻的內心,是崩潰滴!她氣衝衝的站了起來,突然操起茶幾上的一杯涼茶,朝著他的臉就砸了過去!“你混蛋!”

然後,怒氣衝衝的離開了。

淩安一頭茶水,真是狼狽至極,望著那扇緊閉的門,方才震耳欲聾的關門聲還響在耳邊,小玫瑰生氣了?眨了眨眼睛,睫毛上的茶水抖落下來。

他不解的想道,為什麽,難道他方才的表現有什麽地方不對嗎?

勒景琛和南蕭是在樓下吃中餐,雖然南蕭在法國的時候對吃食沒什麽挑剔,那是因為沒什麽好挑剔的,入鄉隨俗,她能怎麽樣,法國有些中國餐館,味道不正宗,價格又老貴老貴的,她剛開始吃的時候不舍得,後來慢慢有錢了,卻已經習慣了在家裏自己做點家常小菜。

回國之後,她對別的沒什麽感覺,對中國菜倒是情有獨鍾的,勒景琛讓她先去點菜,自己出去打了一個電話,南蕭點好菜,勒景琛已經回來了。

“我已經打了電話,展廳的位置還是你的!”輕抹淡寫的一句話,落在南蕭耳朵裏的時候,卻有不一樣的概念,她眨了眨眼睛,不可置信:“真的?”

“不相信你男人的實力?”勒景琛撫著茶杯壁,上麵花紋略繁雜,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南蕭看著他的表情,卻突然想歪了。

有時候男人實力太強,這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啊,南蕭炯炯有神的想道。

如果這件事情真的是江臨歌在幕後操作的,隻能說,她跟江恩年見麵的時間也不會長了,隻是她沒有想過,江恩年會涼薄至此,當年他對不起媽媽,他竟然連讓她辦畫展都不讓。

南蕭想的是,這件事情如果沒有江恩年的默許,依著江臨歌的能力,她也不可能做到這件事情,想到這裏,心裏澀澀一疼:“我相信你,不過這件事情,恐怕不是江臨歌一個人能做的,如果讓江恩年知道是你在幕後促成了這件事情,會不會針對你們勒家?”

其實南蕭也是剛剛得知,江恩年又高升了,三年前他已經是a市的市委書記,前段時間聽到消息說他已經準備升副省長了。

而勒家一直從商,雖然在法國那邊地位高超,可這裏畢竟是中國,如果江恩年真的打算做點什麽,依著現在他如日中天的地位,肯定會對勒家不利。

勒景琛聽她擔憂的語氣,卻是輕抹淡寫一笑,那笑真真蠱惑人心:“他想做什麽,也要看他有沒有那個能力,南南,你這麽相信他,這簡直是在公然挑釁你男人的實力!”

兩人簡單吃了午飯,出了餐廳,勒景琛去開車子,他打算帶南蕭再去展廳一下,讓這小丫頭放下心來,南蕭雖然什麽都沒說,可是勒景琛卻是知道,這丫頭對在國內的畫展特別上心,她不允許自己失敗,身為他男人,他必須是她最堅強的後盾。

南蕭漫不經心的站在那裏,摸出手機,給小玫瑰發了一條微信,問她跟淩特助怎麽了,這邊還沒有收到回複,不經意抬頭,就看到了兩個人。

兩人也剛從中餐廳裏出來,目光緊緊的盯著她,其中江恩年的目光略微複雜,倒是一旁的江臨歌,素妝白衣,目光狠狠的盯著她,那感覺就像是殺父仇人一樣。

江臨歌走過來,突然抬起手,一個巴掌就要落下來!

第215章 大結局倒計時

但是下一秒,她的胳膊卻被來人叩在手中,發狠,用力,疼得江臨歌失聲尖叫:“疼啊——”

可是勒景琛非但不鬆,反而下重了力道,捏的江臨歌骨頭都要碎了,江臨歌疼得臉色發白,抬起腿想踹勒景琛的時候。

男人卻突然用力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