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53節

那個口勿落在了他臉上,沒有親到他的唇,她有些遺憾,不過她沒有再打算繼續下去,畢竟,她總要給墨邵楠一些時間去適應,盯著男人清俊好看的下巴,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精致,她心中又軟了幾分:“邵楠哥哥,你就這麽討厭我嗎?”
  “你不是都知道!”墨邵楠冷冷的說了一句。
  江臨歌臉上有幾分不好看,但到底是忍下了心中的脾氣,沒關係,隻要結婚了,一切還不是她說了算,所以她後退一步,離開了他身邊:“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登記吧!”
  墨邵楠微微蹙眉,到底是沒有再說什麽,南蕭現在還在江臨歌手中,隻要他這邊有什麽動作,他怕南蕭會受傷,而且他還不知道江臨歌的底,所以隻能隱忍。
  兩人上了車之後,墨邵楠要開車,卻見江臨歌坐進了主駕駛座,也沒有跟她爭,江臨歌現在還不放心墨邵楠,雖然墨邵楠一副神情漠漠的樣子,可她還是不放心。
  所以她寧願讓自己辛苦一點兒,也不想在這會兒出什麽岔子:“邵楠哥哥,你放心,我沒有那麽傻,真讓人怎麽了南蕭,我還要跟你結婚,還要有更美好的生活。”
  “開車的時候你不能安靜點!”墨邵楠上了車之後,就沒說話,直接閉上了眼睛,聽到她一直在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難得開口說了一句。
  江臨歌看著他臉色不虞的樣子,到底沒有反駁什麽:“你不喜歡聽,那我不說了。”然後換了輕音樂,車子一路開著,直到墨邵楠的手機突然吶了起來……
  南蕭覺得自己快死了,她感覺臉很疼,肯定是腫了,這幫混蛋,怎麽可能打臉,打人不能打臉知道嗎,可是她不能鬆,她鬆了,那才是完了。
  這些人既然敢做這事兒,就一定是亡命天涯的主兒,法律他們不怕。
  可是,毀了她,不能毀了勒景琛,她跟勒景琛要結婚了,如果這個時候爆出了什麽醜聞,是她絕對不願意看到的,當年她跟勒景琛本來說好了的要訂婚,結果出了醜聞,害得他們最終沒有訂成婚,可是這一次,她不想再錯過了。
  她跟阿琛已經錯過三年了,不能再錯過了,心底的執念越發明顯,感覺那些疼痛似乎消失了一樣,突然好想阿琛,阿琛。
  如果他在,該多好,他一定舍不得自己吃這麽多苦,他舍不得的。
  眼淚不知道什麽時候流淌下來,直到把那個人的胳膊上的肉咬掉了一塊,她感覺嘴巴裏都是血腥味兒,疼痛讓她整個人的意識都變得極差,她覺得頭暈,想吐,惡心。
  那人才收了手,看著南蕭的臉,想再揍過去:“你這個踐人,我要弄死你!”
  “別打了,再打下去會出人命的!”九爺提醒了一句,倒沒有想到這小踐人,性子這麽烈,他倒是想嚐嚐她的味道了。
  “先把東西架好,九爺要幹活了!”他這個幹活是什麽意思,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不知道的,胖子雖然有些遺憾,可是一看到被這個女人咬的傷,氣得臉都綠了。
  又罵罵咧咧的詛咒了幾聲,這才去弄東西,很快,他們都把拍片的相機找好了,支在那裏,對著地上狼狽的南蕭,因為掙紮,反抗,這會兒她衣服的扣子都開了,露出了飽滿的酥月匈,因為半遮半掩,更是勾得人心癢難耐的。
  其中瘦子說:“九爺,我覺得這畫麵挺香豔的。”南蕭身上沾了不少血,這會兒映在白嫩的皮膚上,更是有一種非比尋常的衝擊力,刺激的人眼球都熱了。
  “是不錯,咱們開始吧!”這回為了怕南蕭再出什麽幺蛾子,九爺直接讓人綁了她的胳膊,這下子,南蕭徹底成刀板上的魚肉了。
  心裏升騰出一種特別哀涼的感覺,誰來救救她,阿琛,你在哪裏……
  一路上,勒景琛把車子開得再快一點,再快一點,就怕自己晚了會出什麽事兒,可是當他推開倉庫大門的那一刻時,他覺得自己要瘋了!
  南蕭於他,那是最愛的寶貝兒,他從來不舍得她傷著碰著了,可是看到那些人,對著她煽巴掌的時候,他感覺自己的氣血在心裏一陣一陣的翻騰。
  那些人,簡直是人渣,他們把南蕭的衣服快八光了,旁邊還有專門錄像在設備在錄像,他顧不得別的,直接衝過去,一腳踹翻了一個。
  那人還沒有弄明白怎麽回事兒,就差點暈菜了。
  南蕭意識有些昏昏沉沉的,她仿佛看到了勒景琛,可是那是他嗎?是不是自己出現幻像了,才會看到她的阿琛,阿琛,你在哪裏,我需要你,你知道嗎?
  九爺回頭一看,一看是勒景琛的時候,腿肚子有點兒發軟,但是還是硬著脖子不肯認輸,再怎麽樣,南蕭在他們手中,勒景琛能做啥:“嗬,勒少,等你很久了。”
  “你們是想自己死,還是想讓我親自送你們死?”勒景琛語氣極冷,跟在身後的勒俊遠從來沒有聽過兒子這麽冰涼的聲音,仿佛是地獄裏的惡魔,傾巢而來。
  可是在下一秒,看到受傷的南蕭時,他覺得兒子的語氣算是輕的了,他縱使見慣了風浪也微微變了臉色,畢竟這幫人,真TM的是人渣,敗類!
  竟然打女人,這個世界上最混蛋的男人就是吃女人軟飯,打女人的混蛋!
  勒俊遠已經很久沒有揍過人了,這會兒拳頭握得咯咯作響,真恨不得立時撲過去。
  “勒少,您說笑了吧,好端端的,我們為什麽死!”九爺陰陽怪氣的說道,他知道今天恐怕不會善了了,早就聽說勒景琛不是什麽幹淨的人物,可是因為錢,他鬼迷了心竅,這會兒看到如同死神一般歸來的勒景琛的時候,這才感覺到後怕。
  不過江臨歌有句話說得對,有些路,注定要走,哪怕是一條黑,也必須走下去。
  勒景琛站在那裏,恨不得把南蕭摟在懷裏好生嗬護,他的南南,受委屈了,江臨歌,你這個踐人,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勒景琛這幾年雖然性子冷,可是骨子裏血氣卻褪卻了很多,一般不招惹他的人,他不會怎麽對付,比如江臨歌,雖然三年前,她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讓南蕭不開心,可是三年過後,南蕭能回到他身邊,他覺得沒必要跟她計較。
  可是,她怎麽能讓人綁架了南蕭,而且這幾個人,他目光在他們身上微微掃了一圈,然後落在了勒俊遠臉上,勒俊遠看來自家準兒媳婦傷成這樣,心裏特別不好受!
  隻見勒景琛朝他一點頭,然後下一秒,電火石花之間,沒有人看到勒景琛是怎麽移動的,他人已經來到了九爺麵前,手指掐住他的喉嚨,仿佛隻要一用力,就能把人的喉嚨活生生的擰斷,他離得近,身上的危險氣味越濃:“九爺,你說你該不該死?”
  不知道從哪兒抽了一把刀子出來,在手中把玩一下,下一瞬間,直接給他放了血,然後那幾個人想跑,勒景琛卻直接一句:“爸,一個都不準讓他們跑了!”
  這句話,意味著絕殺!
  勒景琛這會兒隻覺得血液裏有一種稱之為憤怒的情緒在咯咯作響,仿佛鋪天蓋地的大火一樣,灼燒著他的五髒六腑,這些人敢傷他的南南,他必讓他們加倍償還!
  對於這個任務,勒俊遠那是欣然接受的,他太多年沒有活動筋骨了,並不代表著他不會,今天發生了這種事兒,他當然不會放過這些人渣。
  “九爺,你說,你是哪隻手動了她!”這會兒,南蕭身上已經蓋了勒景琛的衣服,但是看著她滿身血汙的樣子,他的心還揪得生疼。
  一想到,她一個人受這些羞辱傷害的時候,他恨不得想殺人。
  看著勒景琛的樣子,九爺哆嗦的不行,縱使他也見過不少世麵,可是隻有一個勒景琛,讓他膽顫心寒,他身子一抖,竟然尿了。
  -本章完結-
☆、第256章 大結局三十三我願用我這條命換她半生安穩
  聞到那股子味道,一向有點兒小潔癖的勒景琛幾乎是嫌棄的皺了皺鼻子,好歹是大男人,這麽尿了,還真是有出息,哼了一聲:“你倒是出息!”
  “勒少,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九爺如果不是刀架在脖子上,肯定一屁股蹲在地上了,可是脖子上有刀,他如果動一下,刀鋒就會劃傷他的脖子。
  “哪隻手?還是兩隻手都打了?”勒景琛悠悠的問了一句,語氣頗涼,刀鋒貼在皮膚上,像是有一條毒蛇一般在上麵爬過。
  那種感覺不是一般的逍魂,九爺嚇得麵無人色,他後悔了,他後悔接江臨歌的任務了,如果不是那個瘋女人找到他,他現在雖然跟人點頭哈腰,但不至於落在這個境地。
  還不等他開口,勒景琛突然用刀如同閃電,等九爺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兩隻手腕上已經出現了一條血線,他慘叫一聲,人跟著跌倒在地上。
  “你動了我的女人,我要你兩隻手!”勒景琛的話傳來,語氣輕飄飄的如同沒事人一樣,鮮血是腥紅的落雨一般砸落在地上,而他像是沒事人一樣。
  解決了九爺之後,他又悠悠的看了那幾人一眼,那幾人早已經被揍成了豬頭,剛剛又親眼看到勒景琛廢了九爺的胳膊,這會兒都大汗淋漓的,拚命求饒。
  其中胖子嚇得麵無人色的,如果早知道這女人有這麽硬的後台,他絕對不會動南蕭半根汗毛,這會兒是想反悔也來不及了,可是如果這麽乖乖的任人宰割也不是他的作為。
  索性有點兒骨氣說道:“嗬,你就算是廢了我們又怎麽樣,你的女人還不是被我們玩過了,勒少,話說,你這女人滋味還真是美妙。”
  說完還一幅色米米的樣子,那綠豆大的小眼又往南蕭的方向瞄了一眼,這會兒南蕭身上已經遮了勒景琛的衣服,她整個人昏昏沉沉的,想開口說沒有,可是喉嚨裏仿佛被火燒過一樣,什麽也說不出來,她想喊阿琛,可是她喊不出來。
  倒是勒俊遠在心裏不勝須臾的感歎一聲,這小子嫌活得時間太久了,沒看到自家兒子氣得眼珠子都通紅通紅的嗎,熟悉勒景琛的人都知道,他動怒了,而且這怒還不輕。
  男人本來生得俊美,若是多了一點兒邪魅那叫妖異,這會兒勒景琛眼眸裏一片赤紅,他微微勾唇的樣子不像天使,卻像惡魔,唇角沾了一點兒水光,顯得異常魅惑。
  “是嗎?”他不緊不慢的說了句,突然一個用力,直接踩住了胖子的手骨,胖子疼得哇哇大叫,哪怕心裏再想罵嘴裏也吐不出一句髒話了。
  勒景琛的表情極淡,仿佛在做什麽優雅的事情,可是偏偏做出來的事情血腥至極,隻聽空氣中響起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勒俊遠已經不忍直視了。
  他知道這會兒勒景琛已經氣瘋了,可是他又不能出聲阻止,越是阻止越能激發他的暴虐情緒,所以他隻是在勒景琛沒有注意的時候偷偷選擇了報警!
  胖子的胳膊直接被勒景琛踩斷了,這貨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勒景琛卻指了指瘦子,大概是覺得接下來的事情,讓他嫌髒,他自己不屑於為之。
  “你,過來!”他點了點地上的瘦子,其實瘦子這會兒也好不到哪裏去,肋骨估計被折斷了三根,關鍵是一張臉被揍得幾乎變了形。
  瘦子哆哆嗦嗦的爬過來:“勒爺,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這樣的勒景琛太可怕了,他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了眼前這位血腥的主兒。
  “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你要不要?”
  “要,要,要,勒爺,請吩咐!”瘦子完全沒有注意到勒景琛這會兒的目光,一個勁兒的點頭,下一秒,一把刀直接插在瘦子的身邊,男人輕飄飄一句:“把他閹了!”
  瘦子吃驚的瞪大眼睛:“我不會,勒爺,我沒幹過這事兒!”
  勒景琛卻笑了笑,極其涼薄的笑,偏偏他做出這種動作的時候真是驚豔至極,他這樣的男人,合該是造物主最完美的創作一般:“那要不,我教教你?”
  下一秒,勒景琛不知道從哪兒又弄出了一把刀,在手裏輕巧的把玩,目光有意無意的掠過瘦子的褲襠,瘦子嚇得差點尿了:“我幹,我幹!”
  他可不想成為太監,要怪也隻能怪胖子嘴賤了,丫的不嘴賤,這位爺能想出這麽損人的招數嗎,他撿起那把刀,對著胖子比了比,這會兒胖子也明白過來,想往後退,可是胳膊碎了,疼得他麵無人色的,不敢想象這一刀下去會怎麽樣!
  “不要,不要,瘦子,咱們這麽多年的交情……”可惜,不管他怎麽求饒,瘦子的一刀精準的紮入他的胯下,一聲慘叫聲響徹整間倉庫之中!
  等一切結束的時候,遠處的警車恰到好處的響起,勒景琛已經把南蕭抱了起來,聽到警笛聲,眉毛微不可察的皺了一下:“你報警了?”
  “阿琛,這些壞人,我們把他們交給警察就好!你不用親手動手,髒了自己的手!”勒俊遠幾乎不敢看向兒子逼問的眼睛,難得解釋了一句。
  勒景琛是勒家唯一的繼承人,萬一有什麽事兒,他怎麽跟勒家的列祖列宗交待,再說,人都揍了一頓了,估計這些人,在醫院裏不躺個一年半載絕對好不利索。
  所以,剩下的事情交給警察辦就好。
  “你倒是心軟!”他冷哼了一聲,抱著南蕭越過他直接走了出去,走到倉庫門口的時候,他又說了一句:“把該收銷毀的東西銷毀了,我不想讓南蕭再受什麽傷害。”
  “好的。”勒俊遠開口,看著勒景琛抱著南蕭走遠,他抱著她,仿佛抱了整個世界,這會兒太陽還沒有下陽,橙色的陽光落在南蕭臉上,他的心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沉重。
  都怪他不好!
  B市,墨邵楠一直沒說話,直到他翻開手機,看到了江臨歌傳給他的那張照片,照片上南蕭昏迷不醒,不知道是受傷還是怎麽回事?
  想到這些,墨邵楠的心就跟針紮一般的疼,難受,他以為時間會讓他慢慢忘卻一些東西,結果卻發現,時光並沒有讓他忘記,反而更加刻骨銘心。
  隻是,他跟南蕭終究是有緣無份,姑且不論南蕭身邊有沒有勒景琛,而他已經配不上她了,他不可能當作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還繼續跟她在一起。
  更何況,她不需要他了,真的不需要了。
  照片上南蕭的睡顏那般安靜柔和,仿佛與世無爭的孩子一樣,她睡得很沉,像是並不知曉發生了什麽事一樣,可是墨邵楠看著這樣的南蕭,心卻揪得緊緊的。
  不知道勒景琛現在有沒有找到她,有沒有護她安穩,有沒有讓她受委屈,一想到這些都是因為江臨歌而起,他的心突突的跳著,悶痛的厲害。
  江臨歌一看到墨邵楠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整個注意力都放在了上麵,不由想著這個男人在幹什麽,不會是聯係什麽人了吧,下意識的湊過去,往他手機上掃了一眼,卻看到他在看南蕭的照片,當即火氣來了:“墨邵楠,你看那個女人的照片做什麽!”
  墨邵楠收了手機,態度是不理不踩。
  “你告訴你,你就算再看,她也不會變成你的女人,你大概想不到吧,她現在正在被幾個男人強X,你心中的女神,就要毀了,我看你以後還喜歡她不!”江臨歌惡毒的開口說道,語氣裏都是陰狠殘忍:“等以後,她的A.V出來了,我到時候讓我給你留一份!你不是喜歡她嗎,如果你天天看著她被那些男人幹,我看你對她還喜不喜歡得起來?”
  那些話,如同一條毒蛇一般咬住了自己的心,墨邵楠幾乎不可置信的看著她,聲音帶著一股子撲天蓋地的怒氣:“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麽,江臨歌!”
  “我能對她做什麽,我就幫她找幾個人讓她享受一下,反正她也是那種水性楊花的性子,我隻是讓你看清楚事實,你愛的女人到底是怎麽樣的!”江臨歌繼續說道,絲毫沒有看到對方眼底的危險,她恨南蕭,為什麽她什麽都不用做,就可以搶去墨邵楠所有的關注。
  而她,喜歡他這麽多年,到現在她還在喜歡他,為什麽他偏偏不願意看自己一眼,現在因為南蕭的關係,她落了一個家破人亡,她的媽媽被她害的屍骨無存,她的爸爸,雖然官方給出的說辭是在獄中自殺的,可是她上次去探望爸爸的時候,他精神狀態還是很好。
  他還說,歌兒,別擔心,爸爸不會有事的。
  可是,怎麽才兩天,爸爸就不在了呢,他明明不是那種會向命運屈服的人,一定是南蕭,除了她,她想不出有誰會對爸爸做這種殘忍的事情。
  畢竟,南蕭討厭,甚至痛恨江恩年,她多多少少是有些了解的,因為她跟媽媽的存在,害得南蕭十一歲的時候就被曹佩聲帶離了A市,害得她家不像家。
  所以,她思來想去,覺得隻有南蕭會做這種事情,江臨歌像是陷入了一個怪圈一樣,一直在對自我催眠,爸爸媽媽死了,憑什麽她過得那麽開心,她看著她在B市辦得畫展風生水起,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她,甚至她有一次去畫廊的時候,聽到的也是有人在討論這個年輕的天才畫家,據說,她的一幅畫差不多都能價值上百萬了。
  江臨歌恨啊,她現在一無所有,三年前離開A市的時候,她還想著有朝一日能夠回來,她還是江家的大小姐,可是她回來之後,一切都變了。
  而她也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最愛的男人,還是因為南蕭,一直不接受她。
  她想,她終歸是要死了,她要死之前,一定拉一個墊背,那個人就是南蕭,除了她,沒有別人,她們活著的時候不能做姐妹,那便一起死去,下輩子再也不要在一起。
  墨邵楠惡狠狠的瞪著她,那目光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江臨歌,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有多麽可怕,你簡直就是一個瘋子!”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