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51

藥香之外,似乎還有別的味道。

目光下移之處,一眼就看到了她,她趴在他的chuang邊,小手還緊緊的拽著他,像是賭氣的孩子不敢鬆手一樣,晨光落在她臉上,她的皮膚在晨光之下如同剝了殼的雞蛋,嫩白非常,他的心突然一陣柔軟,忍不住想伸手去碰觸。

他已經太久沒有跟南蕭有這麽近的距離了,剛想伸手摸她的臉蛋,南蕭卻適時的睜開了眼睛,一對眼睛烏墨如同濯玉,仿佛不曾安眠一樣。

她看著勒景琛,有一瞬間的失神,卻很快反應過來:“醒了,餓不餓?”

“不餓!”雖然嘴巴說不餓,但身體卻很誠實,他的肚子咕嚕響了一下。

南蕭麵色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從容的抽出手,站了起來,她身上還是昨天晚上的那件衣服,因為趴在床邊的緣故有些壓痕:“我去準備早餐!”

勒景琛等南蕭出去之後,才突然想起一個嚴肅的問題,關鍵是南蕭做的早餐能吃嗎?

一想到當年的慘景,勒景琛的內心其實是拒絕的,不過南蕭難得肯為他做早餐,就是毒藥,他也必須得灌下去啊。

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是,為什麽南蕭會出現在這裏,她明明對自己還是不冷不熱,不親不疏的,伸手給淩安打了一個電話,淩安倒是過來的很快,一瞧見懶懶靠在床頭的勒景琛,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淩安心裏打了一個鼓,這兩人不是和好了,這一大清早的整了個便秘臉是怎麽回事兒,難不成,兩人還沒有和好?

勒景琛開口了,眸色很深:“誰讓你多嘴的?”

淩安表示自己好無辜,他明明什麽都不知道好不好,勒先生不要隨便誣陷人:“勒先生,我什麽都不知道,是南小姐自己跑過來的,不信你可以問蔡姐!”

淩安一向嘴嚴,該說的會說,不該說的,把舌頭割下來,他也不會說,對於這一點,勒景琛還是信任的:“阿靜來了?”

淩安簡單的把昨天的事情說了一遍,有蔡靜在,勒先生就不會把麻煩找到他頭上。

聽完之後,勒景琛臉上看不出情緒,眸色同樣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然後,淡淡的擺了擺手,趕人。

淩安心情複雜的離開了臥室。

三年不見,其實每個人都會有改變,南蕭以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姑娘,這三年法國生活還是讓她學會了做早餐,小玫瑰很勤快,但是她的口味跟南蕭完全不一樣。

南蕭餓急了,有時候會自己下廚準備東西,久而久之,倒是學會了幾個菜。

勒景琛看著早餐有清粥,有小菜,還有小籠包,其實心情非常的好,這賣相挺不錯的,就是不知道這味道如何,作高冷狀吃了一個包子,味道還蠻不錯的。

南蕭已經開口解釋了:“包子是酒店的,粥和小菜是我準備的。”

於是這個消息一出來,勒景琛足足把一半鍋粥喝完了,小菜也吃的幹幹淨淨,南蕭隻能默默的啃了一個包子,心裏,說好的給我留點呢。

吃了早餐之後,南蕭準備要離開,可是勒景琛不想讓她走啊,好不容易南蕭肯來,這一走又不知道什麽時候能見麵了,雖然他想見南蕭是分分鍾的事情,可是他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緩和了以後,南蕭離開一秒就是浪費時間。

“南南,我想吃蘋果。”勒景琛大爺一般的指使人。

南蕭給他削了一個蘋果,還切成小塊小塊的,供這位爺享用,勒景琛其實吃得很飽,方才這麽幹就是想給南蕭找點事兒幹。

勒景琛以為南蕭會走,結果南蕭整整在這裏呆了一天,晚飯之前,勒景琛突然作死的問道:“南南,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其實兩人呆了一天,都沒有特意碰觸這個問題,勒景琛這麽猝不及防的問出來時,南蕭突然懵了:“為什麽!”

“難道你不想跟我重新開始嗎,南蕭,你今天照顧了我一天,你把我當什麽了!”勒景琛也鬱悶了,看著她猶豫的樣子,不由氣不打一處來。

“我還要考慮一下。”其實她知道自己也是矯情了,她喜歡勒景琛,勒景琛喜歡她,沒必要繼續矯情下去,但是她怕進不了勒家門。

“南蕭,你明明喜歡我,我也喜歡你,你為什麽不跟我在一起?”勒景琛直接問了。

對上那一雙墨中透藍的眼眸,以前南蕭總是被這雙眼睛蠱惑,現在也一樣,她承認,她受不了勒景琛的誘.惑,有些人,哪怕走到天涯海角,也難忘情。

比如她喜歡勒景琛:“阿琛,我們緩一緩好嗎?”

“不行!”他斷然拒絕,不知道為什麽,他的舊疾突然發作了,很快大汗淋漓,南蕭撲過來問他怎麽了,勒景琛卻一把揮開她,賭氣的說道:“你又不喜歡我,不用你管!”

第211章 別動,讓我抱抱

看著勒景琛痛苦的快要扭曲的臉色,她又撲了過去,抱住了他,嗓音緊張的發顫:“阿琛,阿琛,我怎麽會不喜歡你呢,我喜歡你,我去叫醫生,你等一下!”

她急的不行,全亂了,她不知道一些真相的時候,她對勒景琛的感情就複雜,當她知道那些真相的時候,她對他隻有愧疚。

當年,她還記得自己是何等絕情,她隻顧得怪他沒有保護好媽媽,卻沒有想過他為了保護媽媽已經承受了那麽多痛苦,而且,他從來不曾讓她知道。

今天如果不是淩安說起這些事情,她估計永遠都不會知道這些真相。

男人本來正在顫抖的身體,突然用力的摟住了她,他的懷抱一如既往的炙熱,像是火苗一樣輕而易舉的擄獲了她的心,口勿落下來的時候,南蕭下意識的想要抗拒。

這都什麽時候了,這男人怎麽還想這個。

勒景琛低啞暗沉的聲音落下來:“別動,讓我抱抱。”

南蕭感覺他心髒呯呯直響,他的熱情她不是沒有領教過,可是這一次,她卻覺得皮下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有些渴望,有些害怕。

畢竟他們分開三年了,雖然勒景琛的**手段一向高超,幾乎不費吹灰之力能將南蕭折騰的意亂情迷,可是這一次,他緩緩進入的時候,南蕭隻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一切結束後,勒景琛抱著南蕭,兩人身上都有汗,融合著那種味道,空氣中有說不出的曖.昧,而南蕭這才後知後覺的紅了臉,自己以前經常罵勒景琛精蟲上腦了,今天自己這才是真正的精蟲上腦了,兩個人,怎麽就這麽做了。

而且還是勒景琛身體不舒服的情況下,男人的發.泄過後,眉目之間有一種全然舒朗的感覺,得天獨厚的五官分外深邃迷人,尤其是那性感的薄唇,沾了一點兒水光,更是顯得魅惑,他摟著她,低聲喃喃:“南南,你總算回來了。”

南蕭光顧著自己鬱悶了,聽到他這麽說,又想到他方才在床上的反應,又羞又氣:“我看你身體沒什麽事,既然你好了,我先回去了!”說著,作勢要起來。

勒景琛卻一把拽住了她,可憐巴巴的開口:“南南,其實方才還很疼,不過做了.愛之後就不疼了,要不咱們再來一次,說不定就好了。”

一聽這話,南蕭恨不得一巴掌拍過去,這混蛋,特麽是想法設法的想再做一回呢,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可是隻有風情輾轉的痕跡,卻沒有半點真生氣的味道:“勒景琛,你到底是怎麽回事?”昨天晚上看到那一幕,她的心一直平靜不下來。

在南蕭的印象中,勒景琛一直是挺爺們的漢子,有次騎馬從馬背上摔下來,也沒有見他吱一聲,可是男人昨天晚上那種蒼白無力的表現,卻讓她的心慌的不行。

這也是為什麽,她方才沒有拒絕他太徹底的原因,一方麵她對這個男人心裏一直有喜歡,雖然三年前,因為一些事情,她離開了他,但是這並不代表她不喜歡他了。

南蕭是相當一根筋的人,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如果他有別人,她哪怕再喜歡這個人,她也會想法設法把自己的感情斬落的一幹二淨。

哪怕,終其一生,獨身也行,但是她絕對不允許一個男人三心二意,左擁右抱。

勒景琛看著南蕭堅持的小臉,在心裏歎了一口氣,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臉:“其實也沒有什麽,當年炸彈炸到了後背,受了點傷,再加上沒有照顧好,所以一到下雨天會有些不舒服。”

他的語氣卻是輕抹淡寫,仿佛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可是南蕭卻聽的眼珠子一熱,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來,她的眼睛一澀,突然掀開被子,果然看到了他麥色的後背上,有一道長達十幾厘米的疤痕,因為時間的關係,這些疤痕沒有消退,反而顯得有些猙獰。

感覺到女人滑落的眼淚滴在他後背上,勒景琛扯過南蕭,漫不經心的一笑:“哭什麽,都已經過去那麽長時間了。”其實他說得簡單,當時的傷比這個還要嚴重一些。

南蕭第一次去見他的時候,那時候他還昏迷不醒著,不是墨心不讓她見,而是那個時候的勒景琛,就連墨心看了都心疼不已。

整個後背被炸彈炸的血肉模糊,甚至還有石頭將後背的骨頭砸斷了,這些事情,墨心一直知道,所以才對南蕭有那麽大的怨憤,當時她想殺了南蕭的心都有了,更何況是分手。

墨心這一生就勒景琛一個兒子,對他,她從小就寄予後望,可是偏偏因為南蕭,先是離開勒家,單獨創業,隻是為了找尋她。

再後來,他為了她媽媽把自己搞成那樣,可是南蕭眼底何曾有勒景琛。

南蕭的眼淚根本停不下來,她後悔自己在時隔三年之後才知道當年的真相,她後悔自己在沒有了解事情全部之後就冒然下了定論。

她後悔,自己當年遺棄了勒景琛,南蕭哭得悲慟,手指撫摸著那些錯宗複雜的傷痕,心底一陣澀痛,仿佛有綿綿密密的刺紮入心底一樣:“還疼嗎?”

勒景琛反轉過身子,將她納入懷中,輕口勿了口勿她的頭頂,語氣恍若歎息:“傻丫頭,早就不疼了,再說了,傷口早好了,不疼了!”

他越是說的輕抹淡寫,南蕭就越難受,尤其是看到那些傷痕的時候,她心裏不可能沒有一點兒動容:“阿琛,對不起。”

“又傻了!”勒景琛無奈的替她拭去臉上的淚痕,勾起唇,說道:“早就跟你說過,咱們兩個不用說什麽對不起,再說,你現在不是回到我身邊了嗎?”

南蕭還是不能自己。

“南南,哭是多麽浪費力氣的活兒,要不,咱們再做一次,別把體力浪費了!”勒景琛壞壞的逗她,男人掃去臉上的冷硬之後,麵部線條竟然這麽完美。

“去你的,勒景琛!”丫的精蟲上腦了啊!

當晚,淩安,小玫瑰都到酒店了,南蕭打了電話說請兩人吃飯,在南蕭知道小玫瑰其實跟勒景琛有合作關係時,心裏雖然有些不舒服,一想到自己這麽些年的事情全暴露在勒景琛眼皮子底下,而對他,自己從來一無所知,不由有些不痛快。

小玫瑰指天發誓,說自己從來沒有透露過南蕭的消息,甚至有幾個人追南蕭她都沒有說過,一說到這個,當即,勒景琛就醋了。

當晚回去之後,深切的跟南蕭討論一下,關於緋聞男友的問題。

四人約在酒店的中餐廳裏門口碰麵,一看到南蕭挽著勒景琛的胳膊走進來的時候,兩人對視一眼,可以看到彼此眼底的八卦神情,同時又不約而同的收回了視線。

這是和好的節奏嗎?雖然這話沒有問出來,可是兩人心知肚明,瞧著勒先生笑的那麽風.騷的樣兒,估計是和好了,雖然南蕭的表情有點兒奇怪,眼角有些緋紅,可是看得出來心情極好,淩安在心裏喊了一聲佛祖保佑,這兩個祖宗終於和好了,他的春天總算要來了。

“蕭!”小玫瑰先是出了聲,朝著南蕭跑過去,南蕭昨天半夜出門後,一夜未歸,今天雙跟勒先生一起出現,這意味著什麽,她不可能不知道。

淩安那個冰塊臉,她問了半天,竟然問不出所以然來,以後還能愉快的玩耍嗎?

打過招呼之後,小玫瑰故意走到南蕭另外一側,撞了撞她的胳膊,神秘兮兮的眨了眨眼睛,無聲的問她,你們終於和好了!

南蕭一陣無語,卻還是點了點頭。

小玫瑰樂嗬嗬的,整個一傻姑娘代表,淩安看不過去了,走到她身邊,拽了她一把,扯著她往前走,小玫瑰還沒有反應過來,人就被拽走了,高跟鞋歪歪扭扭的,硬是被淩安扯了老遠才放下來,剛緩一刻,她的質問就脫口而出了:“淩特助,你丫有病啊,你扯我走這麽快,萬一我腳崴了怎麽辦,我過幾天就要去演出了,你賠得起嗎!”

淩安微微眯了眯眼睛,在她說離開一事停頓了一下:“你做什麽?”

小玫瑰就是嘴巴急,心眼並不壞,聽到這句話,下意識的回道:“我跟幾個哥們兒約好了,我們一起去參加音樂節,你剛剛拉我走這麽快做什麽!”

好心疼自己這嬌貴的腳,為了海拔的高度,她今天才特意穿了高跟鞋,不然蕭一七五的個子,而她才一米六幾,站在一起,妥妥矮了很多。

“我以前怎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