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50

到傘下。

而小玫瑰還想跟過來,勒景琛卻說:“一把傘裝不下三個人,我陪她去。”

小玫瑰想說,憑什麽啊,但是一想到勒景琛是她的雇主,她慫了。

雨下得很大,南蕭身上卻沒有濺多少雨滯,倒是勒景琛濕了大半個身子,看起來比較狼狽,上了車之後,勒景琛看了南蕭一眼,女子五官精致,透著難以言說的柔軟。

他還沒有出聲,卻聽她淡淡問道:“你跟rose認識多久了?”

第209章 你是不是來找勒景琛

勒景琛卻不緊不慢的抽出了一條幹淨毛巾,堪堪遞過去,其實南蕭身上的衣服沒濕,倒是褲腿濕了,畢竟那麽大雨,走在雨裏不可能沒有一點兒影響。

雨有點兒涼,仿佛滲到了皮膚裏麵,帶著寒意。

她沒接毛巾,他也不催促,隻是定定的看著她,兩人仿佛像較真一樣,一動不動著,最終南蕭接了毛巾,望了他一眼,他臉上是冰涼的雨水,鬢發貼在一起,映襯著整個側顏蒼白冰冷,卻分外好看,那張涼薄的唇仿若失血一般,仿佛大病初愈的病人。

不知道從哪兒起了一個念頭,她突然伸出手接過毛巾替他擦了擦頭發,她的動作輕柔,緩慢,勒景琛幾乎不敢相信南蕭會對他有這麽溫柔的動作。

一時之間,感覺心髒呯呯作跳,不是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夥子了,他的心卻跳的雜亂無章。

直到她收回手,他有些悵然所失,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腕,翻手一扣,將她的小手包裹在他的大掌裏,雙手交握的那一處,仿佛有什麽東西鉻在上麵一樣,絕對的炙熱,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卻讓南蕭的心尖呯呯直跳。

南蕭下意識的想掙脫出來,但是死活也掙脫不開,當她準備出聲喝斥的時候,勒景琛突然從容的鬆開了他的手,麵無表情的發動了車子。

一路上,勒景琛都沒有要說話的意思,南蕭張了張嘴,有幾次問話溜到嘴邊,想問他為什麽,可是她突然發現自己問不出來。

萬一自己搞錯了,那得多自作多情啊,方才那一幕又在腦子裏晃來晃去,淩安跟小玫瑰的熟稔,以及那一次,他送自己回家,同樣的早餐盒,還有次次的巧遇。

如果沒有鬼才怪,她知道這些事情不可能是順其自然發生的,而是有人在幕後推波助瀾,而這個人,可能就是勒景琛。

他說自己沒有結婚,當年並沒有娶誰,如果這是真的……那該多好。

直到車子在展館停了下來,勒景琛的一聲到了才讓她突然醒悟過來,尷尬的轉了轉眼睛,下車,又是沉穩的南蕭,仿佛那個失神的南蕭不存在一樣。

其實今天過來這裏,也是確定最後的工作,很多畫早已經從國外運回來的,其中一部作的著作是南蕭在國我描繪的,當然,還有一部分是南蕭近期畫的。

不過最引人注目的是蕭爸爸的那幅畫,他當年在國畫界已經是聲名遠揚的人物,其中很多作品在市場上被人臨摹,可是沒有一個人能把那幅畫畫的跟當年一樣傳神。

而南蕭,這一次吃盡了苦頭,才找到其中一幅,因此當作鎮店之寶。

等展會開始,那幅畫就會掛在最顯眼的位置。但是南蕭沒有想到,她想跟勒景琛聊聊的時候,他卻突然說有事走了,他送南蕭回去之後,開車離開。

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她上了樓之後,小玫瑰做了宵夜,其實就是水果沙拉,看著她回來,熱情的招呼她。

南蕭不餓,但盛情難卻,最終還是坐下,吃了兩口沙拉。

小玫瑰心裏又慌又亂了,南蕭突然知道她跟勒景琛的關係,會不會怪她,會不會覺得她背叛了她,其實當初收勒景琛的錢,是因為她確實窮的,畢竟離家出走的小姑娘富裕到哪兒,她沒錢,又背井離鄉,差點餓死在法國街頭。

如果不是淩安出現,興許這個世界上早已經沒有小玫瑰的存在了。

當時勒景琛幫了她,但是條件隻有一個,她陪在南蕭身邊,有時候給她弄點飯,有時候催促她休息,壞事倒是沒幹過,頂多說白點就是一照顧。

為這事兒,犯不著生氣吧?

糾結半天,小玫瑰終於開口了,挺忐忑的,她本來挺直爽的一個人,秘密被揭穿了覺得不好意思,聲音都細了很多:“蕭,sorry,我不該瞞著你,我跟勒先生其實是認識的。”

南蕭也猜了一個大概,隻是從小玫瑰口中聽到這些話的時候,眼睛犯酸,勒景琛,當年你讓媽那麽絕情的趕我離開,現在又是這麽做什麽。

心裏始終有一個結,隻不過她沒辦法跟小玫瑰計較,畢竟她給了她三年溫暖,而那個幕後指使者是勒景琛而已:“你們認識多久了?”

“一開始就認識。”小玫瑰揣測著南蕭的神色,不自覺咽了一口水。

“他倒是費心了。”這話似乎帶了一絲嘲弄,說完,南蕭起身:“我累了,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忙,早點睡吧!”

“蕭,你不生氣吧?”小玫瑰看著她的背影,追問了一句。

“有什麽好生氣的,有人對我好,我接受就行了!”南蕭回了一句,隨即進了房間,洗了澡之後,她躺在大床上,明明很困,卻沒有一點兒睡意。

她想了很多,想她跟勒景琛從前的事情,如果說對這個人沒有一點兒舊情,那是不可能的,隻是,她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機會去嚐試愛情。

當年不可否認,墨心那通電話對她的影響力很大,墨心在她心目中一直是很溫和的形象,那一次卻幾乎竭斯底理的對她說那些話,現在想起來她的心還是隱隱作痛。

雨還在不停的下著,挺大的雨,在世界上卷起各種各樣的水花,她還記得以前她跟勒景琛在一起的時候,如果有一把傘,他把她的按在他懷裏,替她遮風擋雨。

而今天,同樣一把傘,而他隻是替她遮雨,他濕了大半個身子,而她安然無恙。

心裏不是沒有感覺的,隻是她不敢說出來,不敢把情感流露出來,她不是一個冷血動物,在勒景琛做了那麽多之後,她不可能一絲動容都沒有。

隻是,她怕了。

她怕跟勒景琛在一起,又會遇到那些事情,她真的怕了,蕭家的事情沒有解決,她真的沒有辦法跟他安心在一起,而她,勒家能接受嗎?

翻來覆去怎麽就是睡不著,南蕭從床上坐了起來,下意識的按了勒景琛的號碼,但是他電話關機了,南蕭有些泄氣,重新躺在床上,可還是沒有睡意。

今天勒景琛臉色蒼白的一幕一直在自己眼前浮動個不停,她從床上彈跳起來,換了一件外出的衣服,叩了叩小玫瑰的房門,小玫瑰挺忐忑的,望著南蕭:“蕭,怎麽了?”

這大半夜的,該不會打算找她算帳的節奏吧!

南蕭覺得自己的麵容估計是太冷了,才會讓小玫瑰害怕,她想她真是太急了,腦子裏突然有一個不顧一切的想法,隻是想見見他,哪怕見一麵都好。

她放鬆了麵目表情,連語氣都是如此:“他住在哪兒?”既然小玫瑰跟她認識,沒道理不知道他住在哪裏,南蕭想去找他,自然要從小玫瑰這邊入手。

“蕭,你別生氣,勒先生沒有惡意的,他隻是想讓我照顧你而已。”小玫瑰一聽這話,心裏嘀咕著,完蛋了,勒先生真的惹蕭生氣了,平時蕭性子挺溫和的一個人,這三更半夜的突然要找勒先生,這特麽是氣的睡不著覺的節奏啊。

很想跟勒先生打個電話問問這是怎麽回事兒,但是她不敢啊。

南蕭無奈一笑,小玫瑰這是以為她打算去找勒景琛算帳嗎?再說,她這個小身子板,要揍勒景琛這種事,她還真是完成不了:“你放心,我找他隻是有點事。”

“真的?”小玫瑰不確定的語氣問道。

“當然是真的,你以為我三更半夜不睡覺是去他算帳啊!”南蕭忍不住好笑問道,其實她真沒有這種想法,絕對沒有!她在心裏認真保證。

那可不,小玫瑰在心裏認真的點了一個頭,但還是報了一個酒店號給她,末了還認真的叮囑一句:“蕭,你別跟勒先生吵架啊,有什麽話記得好好說!”

南蕭比了一個ok的姿勢,利落的離開了,車子停在酒店樓下之後,南蕭又糾結了,方才那麽一瞬間的想法,讓她衝動的開車來到這裏,可是真到地方了,她又糾結了,這大半夜過來的節奏怎麽想,都怎麽曖.昧,她歎了一口氣,猶豫了幾秒,還是決定上樓了。

勒景琛下塌在酒店的最高層,南蕭看著電梯的樓層在一點一點的上升,心髒也跳個不停,這感覺就仿佛像是偷偷約會一樣,她到了樓層,整理了一下儀容,才從容的出了電梯。

伸手按了按門鈴,開門的卻是一個性感成熟的美女,她穿著酒店的浴袍,鬆鬆垮垮的係在腰上,露出性感迷人的鎖骨,南蕭一時覺得眼熟,但是她又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這美女,下意識的道歉:“抱歉,我可能弄錯房號了!”

然後轉身就走,結果沒走幾步,美女卻拽住了她的胳膊:“你是不是來找勒景琛?”

第210章 你又不喜歡我,不用你管!

南蕭遲疑的看了她一眼,本來隻是覺得自己弄錯了房間號,看來不是,裏麵真住著勒景琛,而這個女人三更半夜的怎麽會在勒景琛房裏?

一連串的問號在腦子裏打出來的時候,南蕭隻覺得仿佛被騙了,他說過他沒有結婚,他說過這三年,他獨身一人。

可是眼前這位性感成熟的美女又是誰?

見南蕭不說話,對方倒是笑了笑,一派的妖嬈風情,爾後落落大方的說道:“南蕭,不記得我了?三年前,咱們見過的,我是蔡靜!想起來了嗎?”

說完,還朝南蕭曖.昧的眨了眨眼睛,南蕭總算想起來,三年前見過的女人,那時候她比現在更為風情,一舉一動都帶著十足的媚意。

當時,她還覺得挺好奇這個女人的身份,後來勒景琛解釋,這是他幾年前認識的朋友。

她恍惚一笑,從回憶中掙脫出來:“原來是你啊!”

“沒想到,你跟他還在一起,阿琛人在裏麵,你進去找他吧!”蔡靜倒是落落大方,想到方才南蕭的眼神兒,不由自主又解釋了一句:“我方才過來的時候不小心滑了一跤,衣服髒了,我在阿琛這裏洗個澡,不介意吧?”

那感覺就像是把南蕭當成了這裏的女主人,南蕭有些不自然的別開了眼睛,寒暄了一句,然後朝裏麵望了一眼:“蔡姐說笑了!”

“我老公馬上過來接我了,你先進去吧,阿琛在最裏麵的一個房間!”蔡靜又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南蕭沒換鞋子急匆匆往裏麵走,剛進去差點撞到了淩安。

淩安還沒睡,衣冠楚楚的,臉色少見得難看,一瞧見南蕭,怔了一下:“誰告訴你的!”

南蕭不解何意,想進去,但是淩安卻攔住了他:“勒先生還在做治療,你等會兒再進去吧,現在不方便!”簡單一句話卻透露了勒景琛身體有恙的事情。

南蕭有些消化不了這句話,這段時間也沒有看出勒景琛身體不好啊:“他怎麽了?”

不知道為什麽,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像是很多事情要破土而出一樣,淩安不知道是不是有一種報複心理,勒先生為了這個女人這幾年沒少吃苦。

可她倒好,走得幹幹淨淨,甚至從來沒有想過回來看他一眼。

有些事情勒先生不讓說,可是淩安卻看得明明白白,加上今天勒先生舊疾複發的太突然,他方才大汗淋漓,痛苦十足的樣子,更是讓他一陣不值。

“他怎麽了你不應該是最清楚嗎,當年他為了救你媽媽,後背受了重傷,炸彈的殘片傷了他的根本,一到潮濕天氣就會舊傷複發!”淩安脫口而出這些話時,隻覺得心中一陣痛快。

而南蕭卻變了臉色,很多當年她沒有注意的事情,現在突然一幕幕在她眼前回放,當年曹佩聲確實沒有受傷,她被保護的很好,她一直以為勒景琛也沒事的。

可是她不曾想這裏麵是勒景琛的功勞,如果不是他,那麽她媽媽全身上下肯定不會一處傷口都沒有,當時她還挺疑惑的,但是她沒有想過,她真的沒有想過。

為什麽勒景琛當年的氣色那麽差,為什麽她去找他的時候,他從來沒有用後背示人。

原來是因為他不想讓她知道,他都傷在那樣了,他還不想讓她知道自己受過了的傷痛,南蕭隻覺得一陣悶痛,仿佛有什麽釘子在不停的敲打自己的太陽穴。

又仿佛有什麽東西在不停的敲碎她的骨頭,疼得她全身發顫,當年她醒來不見蕭笑,曹佩聲又在生死邊緣徘徊,她當時情緒都要崩潰了!

可是她每次見他,他總是神色如常,一副什麽都沒有發生的樣子,而她什麽都不知道。

勒景琛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清晨了,大雨下了一夜,直到天快亮的時候才晴,每次做完理療,他就會很疲憊,仿佛所有的力氣都被抽幹了一樣。

他睜開眼睛,室內的光線隱隱綽綽,像是一顆蒙塵的明珠,而他的手……他突然覺得不太對勁,空氣裏除了淡淡的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