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51節

  墨心下來的比較晚,她到的時候,其他三人已經坐好了,南蕭跟勒景琛坐在一起,兩人挨得極近,勒俊遠身邊的位置空了出來,她走了過去,從容坐下。

  管家這時候讓上菜了,勒景琛看著墨心不動聲色的臉,暗暗思付了一下,準備開口,墨心像是有所察覺一樣,堵住了他的話:“有什麽事情,吃了飯再說。”

  勒景琛看著墨心削瘦的側顏,最終點了點頭。

  晚飯結束之後,管家讓人撤了餐盤,今晚的這頓飯吃得還算和氣,期間都是勒景琛在努力調動氣氛,偶爾南蕭也會插嘴,墨心隻是掃了她一眼,什麽都沒有說。

  這個時候,勒景琛覺得時機到了,忍不住舔了舔嘴角,開口說道:“爸,媽,我有一件事情要說。”這話一出口,氣氛登時就變了。

  勒俊遠知道兒子的心思,把南蕭帶回勒家,還死活不讓人出去,這架勢是打算結婚了,他掃了一眼自家太太:“阿琛,有什麽事情,晚點要說。”

  勒景琛卻不願意,最近事情太多了,他總覺得他跟南蕭應該快點扯個證,雖然那個紅本本對他跟南蕭來說沒什麽影響,可是婚求了,總得落實是不是?

  所以,他倒是沒看勒俊遠眼底的警告,不過他沒有理會,其實這兩天,他多多少少也說了一些,墨心心裏應該明白他的想法:“爸,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很重要!”他故意加重了語氣,是不想讓勒俊遠阻止他把要跟南蕭結婚的事情說出來。

  墨心沒說話,輕抹淡寫的押了一口茶,這才開口說道:“什麽事情,說吧!”那語氣,倒是漫不經心的,仿佛在說一件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一樣。

  “媽,我打算跟南蕭結婚!”勒景琛開了口。

  這一句話就像是一個定時炸彈一般,在家裏震出了一陣漣漪,墨心微微蹙眉,倒是勒俊遠有些按捺不住了:“阿琛,你真的想好了嗎,結婚可是一輩子的大事!”

  “爸,我想好了,本來三年前我就應該給南蕭一個婚禮,我們錯過了三年,這一次,我不想再錯過她,所以,我要給她一個婚禮!”勒景琛言辭切切,漂亮的眉眼裏難得沒有一絲笑意凝聚,反倒凜然如素,透著一股子沉甸甸的味道。

  沉默,在餐廳裏泛開,管家仿佛有預料一般,躲得遠遠的,南蕭忍不住踡起了手指頭,她知道墨心不喜歡她,因為墨家的事情,她不可能喜歡上她,可是她還是想爭取一下,她想嫁給勒景琛,想做他的妻子,一輩子,不離不棄。

  “勒伯伯,勒伯母,我愛阿琛,我想跟他在一起,一輩子。”南蕭也出了聲,雖然她性墨心生氣,可是有些話,不能不說,有些意見,不能不表述。

  墨心沒說話,隻是望著勒景琛,目光深沉難懂,那蒼白消瘦的容顏,仿佛裹著一層厚厚的冰棱,半晌之後,她的五官稍為緩和:“南蕭,你跟我來!”

  說著,人已經站了起來,朝大門外行去,南蕭見狀,也趕緊站了起來,勒景琛卻一把拽住了她的手,她回頭,望著男人墨中透藍的眼眸,那裏麵有一股子擔憂,她安撫的捏了捏他的手背,無聲的說了一句,放心吧,這才掙脫他的手,跟著墨心出去。

  勒家的夜,總是分外安靜,遠處可以聽到溪水淙淙,也能聽到蟲鳴蛙叫的聲音,甚至能聽到花輕輕開了的聲音,她一直跟在墨心身後,直到墨心在一處涼廳停了下來。

  南蕭沒敢跟著坐過去,靜靜地站在那裏,等著她開口。

  墨心臨湖而坐,湖麵上水光粼粼,月光一照,宛若湖上鋪了一層水銀,今晚的月亮很漂亮,一塵不染,潔白無暇:“南蕭,你知道三年前,我為什麽打那通電話嗎?”

  南蕭沒想到她會問這個,其實一開始,墨心對她真的非常好,三年前那通電話,墨心告訴她,勒景琛要結婚了,對象就是桑白,然後她還說了一些話,直戳在了南蕭的心上。

  不過真正讓南蕭觸動的是,墨心說,隻要我還活著一天,我絕不允許,你跟阿琛在一起。

  當時,她不明白,隻是看了那張結婚請帖之後,覺得她跟阿琛真的不可能了,她微微的抿了抿小嘴,開口:“你覺得,我配不上阿琛。”

  “你說得沒錯,你確實配不上阿琛。”墨心歎了一口氣,語氣有點兒失望的感覺:“不過三年前,我沒有從你眼裏看到你對他的愛,三年前,蕭笑出事,你媽媽出事,你慌亂無措,我能理解,可是三年前,你卻忽略了阿琛,他九死一生從山頂上把你媽媽背下來,而你醒來之後,對他隻有責問,而沒有一句關心,我對你,很失望。”

  “而且當時他不願意去看病,他想呆在國內,陪你一起,可是如果再這麽繼續下去,我的兒子人生就要毀了,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毀了她,所以——”她做了一個選擇,寧願讓勒景琛痛苦一時,也不願意讓他痛苦一輩子。

  “對不起……”南蕭閉上眼睛,她當時被痛苦衝昏了頭腦,完全沒有想過,阿琛隨了這些,墨心又幽幽的說了句:“可是,誰讓他喜歡你呢。”

  南蕭感覺五髒六腑裏湧出一股子強烈的酸意,腐蝕著她的心髒,甚至比剛得知阿琛重傷的時候,還要難過,她不知道該如何說,隻能一個勁兒的說對不起,對不起。

  墨心沒什麽表示,她靜靜地凝望著夜空,有些事情,不是自己的,永遠強求不來,她也是最近才算徹底明白這個道理,深吸了一口氣,她換了一個話題:“南蕭,我同意你跟阿琛結婚。”當媽媽的,哪能不明白兒子的心,阿琛已經等了那麽多年,她不想讓他再等下去。

  南蕭驚了一下,眼淚不知所措的還爬在臉上,一雙眼睛卻是又大又圓,有些不知所措,喃喃道:“伯母,你是說,你是說同意我跟阿琛了!”

  她點頭,仿佛回到了當年,她初見這個丫頭,用心對待的模樣,因為阿琛喜歡的,她這個當媽媽的,自然也喜歡,阿琛執意要跟她在一起,她這個當媽的,除了配合,還能怎麽樣。

  墨心做不來那種惡婆婆的姿態,也不屑於這麽做,她素來驕傲,因為是墨家的女兒,後來又嫁給勒俊遠,被他捧在手心裏,她這一生,沒有經曆過什麽苦難。

  而墨家跟蕭家的事情,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的,既然墨家倒了,墨允又那樣了,她再掙紮也無濟於事,墨家那些人,尚能冷眼旁觀,而她一個已經嫁出去的人,又能做什麽呢。

  南蕭一下子又哭了,然後抹了抹眼淚,又開始笑,像個小孩子一樣:“伯母,謝謝您!謝謝!”她語無倫次的說著感謝的話,整個一傻妞一樣。

  墨心始終淡淡的,情緒並不外露:“以後的路,還要你們自己去走。”

  可是,縱使這樣,南蕭也已經很感謝了:“伯母,我知道,不過還是要謝謝你。”雖然勒景琛說了結婚,可是墨心如果不同意,會是他心裏永遠的一個心結。

  “你回去吧,別讓他等太久了。”墨心說。

  南蕭點頭,準備離開,跟勒景琛分享這個好消息,墨心又叫住了她,南蕭不解,被眼淚泡過的眼眸更加清澈逼人,裏麵有濕漉漉的痕跡:“南蕭,你恨過我嗎?”

  “沒有!”南蕭搖頭,很認真的說道。

  墨心淡淡一笑,那些恩恩怨怨,大病一場之後,仿佛都散去了:“你去找阿琛吧!”

  南蕭道了謝,起初還隻敢裝淑女的走著,過了那道橋之後,突然飛了一般朝回跑去,剛跑沒有幾步,就看到一個男人,站在燈下,長身如玉,幹淨美好。

  她停下腳步,慢慢的朝他走過去,然後猛地抱住了他,呼吸著他身上的清冽的味道,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溫暖,她告訴他:“阿琛,你媽同意我們結婚了。”

  勒景琛本來挺緊張的,這會兒用異常淡定的語氣開口:“我知道。”那些擔憂,那些緊張,全數放下,這一次,他知道,他終於可以跟南蕭名正言順在一起了。

  一輩子,永遠。

☆、第252章 大結局二十九黑心老板

  墨心身體大好之後,勒俊遠曾經委婉含蓄的提出了一個想法,當年他就是因為南蕭的美食打動的,對這個小丫頭才上了幾分心,可南蕭不見這三年。

  他去了不少地方吃飯,偏偏找不到口感這麽美味的佳肴,因此,甚是遺憾。

  眼瞅著兒子跟南蕭的關係定下來了之後,勒俊遠覺得這個未來媳婦兒不用白不用,反正遲早要進勒家門的,所以,他當天往宅子裏打了一個電話,跟南蕭說讓她準備晚飯。

  南蕭是一點就透的人,在討好未來公公婆婆這事上當然不餘遺力,她喜歡勒景琛,當然希望能得到勒家人的認可,所以當天下午就出了門。

  因為重新回到A市,她自己是沒有車子的,墨心讓司機送她出門,南蕭到了地方之後告訴對方,讓他下午五點來這裏接她。

  其實別說是三年前,哪怕如現在,南蕭的手藝比起那些大廚還是遙不可及的,之所以當初能整出那些美味,是因為她有援兵,南蕭到了小店之後,還跟三年前一樣,幾乎沒什麽變化,小店雖小,但勝在幹淨整潔,她站在店門口,輕輕喊了一聲:“榮嬸。”

  不多時,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從店裏走過來,身上藏藍的衣服,黑色褲子,頭發梳得整整齊齊,瞧見門口站著的女人,身著笑的一臉溫和,好半晌才道:“小蕭?”

  “是我,榮嬸,我回來了。”南蕭開口,上前一步,抱住了女人,容嬸好半天之後,才恍過神來,喃喃道:“真的是你,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榮嬸其人,當年被南蕭所救,因此對她甚是感恩,她對南蕭極好,有段時間南蕭喜歡來她家蹭飯,久而久之,兩人之間從恩情,轉變為親情,仿佛一對母子一般。

  “我回來了。”南蕭開口,在榮嬸麵前,她素來不張揚,親切如同鄰家小妹妹,而且她對榮嬸,仿佛有一種母親般的依賴,跟她在一起,舒心,什麽都能說。

  “不走了?”

  “再也不走了。”南蕭點頭,兩人說了一會兒話,南蕭這才點明來意:“榮嬸,我今天過來其實是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她這話說得磕磕絆絆的,完全不似平時的利落。

  “有什麽事,你盡管說,老婆子這條命都是你給的。”當年榮嬸的兒子也是生性.愛賭,欠了一屁股債,兒子跑了,她被高利貸追殺,如果不是南蕭幫她,指不定早沒命了。

  南蕭搖頭,聲線好聽,如同叮叮咚咚的鋼琴聲:“榮嬸,你別這麽說,當年如果不是你,我其實會更加孤苦無依。”離開三年,雖然跟榮嬸有過聯係,可不多。

  兩人說了一會兒話,南蕭提出讓她幫忙準備晚飯,榮嬸趕緊回廚房忙活了,生怕耽誤了她時間,南蕭不願意看著她一個人辛苦,自己了偷偷溜進了廚房,幫她打下手,榮嬸爭不過她,最後隻能同意,看著南蕭利落的洗菜切菜,感歎良多,這丫頭當年可是啥都不會。

  看來,這幾年,她沒少吃苦。等把飯菜準備好,已經差不多四點半了,南蕭看了看時間,歉意的說道:“榮嬸,今天時間不早了,我先走了,改天再來看你。”

  “去吧,路上小心!”榮嬸要送她出去,其實她的店就是開在一個老城區,要走過一條長長的巷子出去才能打到車子,南蕭不願意,就讓她在店裏呆著,小店是榮嬸自己一個人開的,她如果走了,就沒有人招呼客人。

  正巧這時,又有人來了,南蕭適時說了一句:“榮嬸,你先忙,我走了。”

  榮嬸無奈,隻能去招呼客人了,小店裏慢慢熱鬧了起來,南蕭看了一會兒,覺得心情沉澱了很多,有時候生活平平淡淡,其實也挺好,她拎著打包好的飯菜,慢悠悠的朝外走去,這個時候手機響了起來,南蕭接了電話:“在忙什麽?”

  “在路上呢。”南蕭聽著他的聲音,感覺一股子幸福油然而升:“今天早點回來。”

  “想我了?”勒景琛剛談完合約的事情,一出來就給南蕭打了通電話。

  南蕭不知道為什麽,臉有點兒紅,確實一天沒見麵了,挺想的,她老實的點頭,輕嗯了一聲,這個聲音如同小貓抓到心坎上一樣,酥酥麻麻的:“我馬上回來。”

  “我還在外麵,沒那麽快。”南蕭怕這個人說風就是雨了,她知道這幾天,勒景琛堆了不少事情,今天淩安回A市之後,看著勒景琛那張臉異常幽怨。

  再加上早飯之後,淩安軟硬兼施把人給弄走了,她想今天勒景琛肯定很忙。

  “我這邊事情已經忙完了!”勒景琛睜眼說瞎話,無視淩安幽怨的小眼神,勒總,你為了討好女人真是太過份了,你怎麽能把所有的工作都推給我。

  “在哪兒,我去接你?”他看了淩安一眼,點了點旁邊的文件,示意讓他搞定,而他拎起大班台上的車鑰匙就要出去,而淩安這回果斷拒絕,用口形無聲說道:“我不做!”

  南蕭報了地址之後,勒景琛已經切了電話,慢悠悠的看著淩安:“你做不做?”

  “我不做!”淩安很有誌氣的說道,天知道他這段時間忙成汪,女朋友還沒有追到手,勒總太不體恤單身汪的苦逼了!他抗議,總裁忒麽不靠譜!

  勒景琛笑了,他笑的時候,尤為迷人,慢悠悠的開口:“你不做是吧,那我給小玫瑰打電話,最近認識了幾個A市新貴,我覺得一定招小玫瑰喜歡。”

  淩安沒出息的說道:“我做!”

  “這才乖,做好了,有獎勵,加油!”勒景琛拎著車鑰匙果斷閃人,苦逼的淩安覺得自己可以畫圈圈詛咒勒景琛了,黑心老板!

  南蕭在路邊等著勒景琛,心血來潮拿起手機,給小玫瑰發了一條消息,結果消息還沒有發出來,突然有人朝她走了過來:“小姐,我手機沒電了,借你手機用一用唄?”

  她看著對方流裏流氣的,有些戒備的看著他,準備想轉身的時候,卻見另一個男人也朝她走了過來,南蕭意識到不妙,這個地方不是城區,有點兒偏僻:“你們要幹什麽?救命啊——”她的求救信號還沒有發出口,已經有一個男人朝她衝了過來,用一塊毛巾捂住了她的嘴,同一時間,她的胳膊也被人製服,手中的飯菜啪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她覺得意識有點兒迷糊,可人還算清醒,不管這些人是什麽人,她不能被對方帶走,然後她屈起膝蓋,朝對方狠狠的頂了過去,對方吃痛,一下子鬆開了手。

  南蕭得了這個機會,想逃,可是沒有跑幾步,人又被人大力拽了過來,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對方一個手刀直接落下來,她雙眼一翻,徹底暈菜了。

  “帶走!”其中一個人說道,另外一個人扛著南蕭,直接把她扔在了車上。

  等南蕭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感覺人昏昏沉沉的,四周挺黑的,有微弱的燈光亮著,她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個雜貨倉庫裏,而她整個人被扔在一堆廢草堆裏,下意識的想活動一下,卻發現自己的手腕被捆住了。

  昏迷前的最後一幕在腦海裏跟幻燈片一樣過了一遍,估計是有預謀的綁架,隻是到底是誰綁架了她,南蕭聽著周圍的聲音極靜,她閉了閉眼睛,試圖想法設法的把手腕上的繩子解掉,不管怎麽樣,她得逃,她不能留在這裏。

  南蕭因為是繪畫出身,手腕比一般人靈活,再加上對方誤以為她中了藥,又被打暈,這會兒肯定醒不了,所以綁得比較鬆,所以南蕭並沒有費了太大力氣,就把腕上的繩子解開了。

  得了自由之後,她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腕,正準備出去的時候,卻聽到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她眼神一閃,有人來了,而且看情形,對方不止有兩個人。

  她隻是一個女人,跟對方對著幹無異於以卵擊石,南蕭感覺後背上有冷汗冒了出來,她試圖讓自己穩定下來,她翻了一下,發現有一部手機還在自己身上。

  南蕭有兩部手機,她一向隻帶一部,方才那部手機被綁匪沒收了,但是這部還在。

  她找到手機的時候,快速的給勒景琛發了一個定位,救我兩個字還沒有打完,對方已經來進來了,南蕭顧不得別的了,躺在地上裝死,希望勒景琛快點出現!

  而這時,吱呀一聲暗響,倉庫的大門被人拉開了,光線從外麵的世界裏透進來,明亮無比,南蕭的蹙眉下意識顫了顫,微微掃了一眼對方,卻發現自己並不認識這些人。

  可是,他們到底要做什麽!

  同一時間,B市,墨邵楠接到了江臨歌的電話,他一聽是江臨歌的聲音下意識的想掛電話,江臨歌冷冷說了一句:“墨邵楠,如果你敢掛電話,我保證,你這輩子都見不到南蕭了!”

  -本章完結-

☆、第253章 大結局三十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墨邵楠下意識的停住了動作,一雙眼睛裏一閃而逝的是殺意,如果江臨歌在這裏,他一定得掐死她。

  這個女人,混蛋,竟然敢威脅他!

  “你到底想幹什麽!”墨邵楠不知道江臨歌是怎麽弄到自己的電話,今天說這話又打算做什麽,但是關乎於南蕭的事情,他還是慎重的問了一句。

  “邵楠,你為什麽對我這麽冷冰冰的,我這麽喜歡你,難道還比不過那個南蕭嗎,她現在可是勒景琛的女人,你這輩子都沒機會了。”江臨歌有些幽怨的說道,她不明白,為什麽南蕭跟勒景琛在一起了,墨邵楠對她還那麽念念不忘。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