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50節

“當然是真的,誰跟他有關係了,我跟他一點兒關係都沒有!”某人強作辯解。
  “那正好,我聽阿琛說,最近喜歡木頭的女孩兒特別多,其中有一個追勢挺猛的,你如果真不喜歡,木頭年紀大了,確實應該給他找個對象了。”南蕭一臉認真的說道。
  小玫瑰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但是死鴨子嘴硬,不肯承認:“那也跟我沒關係!”
  “既然你說沒關係就沒關係吧,不知道木頭聽到了這句話會不會傷心!”南蕭故意歎了一下,也不拆穿她,把鮮花餅塞了一塊到她嘴巴裏:“試試這個,味道如何。”
  一下午的時間,小玫瑰挺心不在焉的,時不時的看著手機,倒是南蕭看著她的表情,難得樂了一下,這丫頭,心裏喜歡人家木頭,嘴上不承認,活該!
  下午四點左右,小丫頭終於坐不住了,跟南蕭說自己有事就溜了,南蕭看著她幾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難得笑了一下。
  南蕭剛收拾好手中的東西,這邊勒景琛打了電話過來,說他人在展廳裏,南蕭拎著包包就出去了,果然勒景琛就在展廳裏,這會兒展廳的人不多,三三兩兩的,他站在那裏,總是能讓她一眼看同,她走過去,在他身後站定:“怎麽突然來了?”
  他一回頭,一眼就看到了她,南蕭今天未施粉黛,氣色卻極好,因為嘴角帶著笑,顯得眼睛更加漂亮嫵媚:“想你了。”
  直白的話語讓南蕭難得的小臉一紅,升出一種不好意思的感覺來:“我們出去再說。“
  她先他一步走了,他卻突然牽住了她的手,雙手疊合那一刻,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起初她走得比較快,慢慢的勒景琛追上了她的腳步,與她並肩走在一起。
  展廳裏有很多屬於南蕭的作品,他們穿梭其中,仿佛油走這三年沒有在一起時光,上了車之後,南蕭問他是不是回家?勒景琛說了一句不是。
  南蕭再問他去哪兒,他卻不吱聲了:“到了你就知道了。”
  見他不願意說,南蕭也不再追問他了,這個男人,有時候嘴巴嚴實的讓人想揍他一頓,上次的事情也是一樣,直到最後,南蕭才跟所有人一起知道真相。
  為此,南蕭還跟勒景琛鬧了幾天,甚至警告他不準這樣,可是他依舊我行我素,南蕭覺得她就不應該原諒勒景琛,所以開始不再說話,把腦袋往旁邊一扭裝作閉目養神的樣子。
  勒景琛一看她這樣,難得樂了一下:“生氣了?”
  “我暫時不想跟你說話。”南蕭恨恨的哼了一聲,這個混蛋,什麽事情都喜歡一個人扛在肩上,她跟他馬上都要結婚了,夫妻本為一體,她不希望他什麽事情都瞞著他。
  勒景琛微微勾了勾唇,一反常態的沒有哄她,反倒是專心致誌的開著車,南蕭心想,混蛋啊,果然是求了婚,態度就不一樣了,這以後結婚了可咋整啊。
  一想到未來的場景,南蕭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萬一勒景琛對她越來越沒有感覺了,那可咋辦啊,於是越想越深的南蕭,被自己的想法深深的傷害了。
  直到車子停在了一家私人定製店前,南蕭才從自己的臆想裏恍過神來,想著自己想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又看到這家之前來過一次的服裝店,有些不明所以然。
  “你帶我來這裏做什麽?”她衣服夠穿,現在不需要衣服,她要的是解釋。
  “進去就知道了。”勒景琛表情很淡,拽著南蕭就往裏麵走,南蕭覺得自己太沒骨氣了,本來挺生氣的,結果他一牽著自己的手,那種憤怒的感覺又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她真是太沒有出息了,摸了摸自己的臉,自我安慰道,沒關係,在自己男人麵前沒出息點也正常,誰讓她喜歡他呢。
  進了店之後,直到店員拉開簾子,露出那件純白色的婚紗時,南蕭深深的震驚了,這家店的衣服一向一衣難求,勒景琛讓人準備的這套婚紗,該不會是她的吧?
  可是,這怎麽有種不現實的感覺呢,婚紗的款式設計的挺流暢的,比較簡潔大方的設計,上麵有鑽石點綴,漂亮不凡,她形容不出來那種感覺,隻是覺得很漂亮,很高貴。
  “進去試試。”勒景琛突然出聲,讓店員領她去試婚紗,南蕭渾渾噩噩的跟著店員進去試婚紗,等她試好婚紗,從裏麵出來的時候,正對著那一扇巨大的鏡子。
  因為沒有化妝,烏黑濃密的頭發散落下來,攏在潔白如雪的肩頭,婚紗的設計偏保守高貴,像是專門為她量身打造的一般,南蕭的個子在女性中偏高,有一米七五,身材屬於那種纖細的款,但是這套婚紗穿上她身上,有一種飽滿的浪漫,像是專門為她量身打造一樣。
  鏡子裏的女子濃眉大眼,挺鼻粉唇,輪廓精致無比,眼神帶了一點點的無措,雙手局促不安的收在身前,不安的絞著:“阿琛……”
  她喊他的名字,有一點兒惴惴不安,勒景琛走過來,來到她身邊:“很美麗,是不是?”
  她下意識的跟著點頭,其實腦子裏還是亂糟糟的,南蕭覺得自己沒出息極了,試個婚紗也能激動的不行,從昨天晚上開始,總是動不動的想哭。
  可能是太感動了,從來沒有人對她這麽好過,那個江家是她記憶中的東西,一直存在著,他卻完美無缺的幫她展現出來,有些細節她甚至都忘了,可他還記得。
  她不知道他花費了多少時間去做那些東西,可是南蕭覺得,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對自己這麽好,她除了再多愛他一些,無以報答。
  “喜歡嗎?”他又問,聲音溫柔的像是裹了一層蜜一樣,帶著絲滑般的醇厚。
  “喜歡,阿琛,我很喜歡。”她說,像個孩子一樣語無倫次。
  “喜歡就好,我們結婚的時候就穿這件。”勒景琛開口,那話說得好象這家店是他自家開的一樣,等兩個人從婚紗店裏出來的時候,南蕭還是挺激動的,一直以來這段感情都是勒景琛在付出,而她好象理所當然的享受,所以這個想法也被她說了出來。
  勒景琛卻笑了,揉著她的腦袋,笑著解釋:“傻瓜,又在亂想什麽,你是本來就是江家的千金小姐,而且你是女人,在愛情裏享受就好了,而我是愛你的男人,自然有義務對你好。”
  “阿琛,謝謝你。”謝謝你對我的不離不棄和包容。
  勒景琛笑了一下,親了親她的唇,這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一看是家裏的來電,跟南蕭說了一聲,就直接接了電話,電話是勒俊遠打來的,他說……
  -本章完結-
☆、第250章 大結局二十七懷柔政策
  勒俊遠的電話很簡單,他說墨心生病了,這幾天一直高燒不退,讓勒景琛回A市一趟。
  接完電話之後,勒景琛沉默了,對墨心,他始終有一種複雜的感覺,因為還沒有完全原諒,可是南蕭一看到他這架勢,忍不住出聲了:“阿琛,你回A市吧。”
  於情於理,勒景琛都該回去,無論墨心對她做了什麽,可她始終是勒景琛的媽媽。
  勒景琛沒說話,對墨心,他前段時間還放過狠話,那個女人,他的母親,一向過得精致,被勒俊遠捧在手心裏寵著,如今,她突然病了,說真的,他有點兒不太相信。
  記憶中墨心仿佛沒生過什麽病,她永遠是精致的,雍容的,高貴的,生病跟她掛不上鉤,可是聽了勒俊遠的電話,他仿佛有一種感覺,那不是自己的媽媽,他說得不是她。
  南蕭看他一副沒有反應的樣子,也有點兒急了:“勒景琛,你說句話啊!”這該不會是打擊太徹底了,所以這樣吧,她真的挺擔心的。
  雖然勒景琛嘴上不說,可是對這個媽媽卻是實打實的關心,他嘴上說不原諒,可是有時候還特意給管家打電話,讓他照顧好媽媽的情緒,別讓她因為自己的事情傷心。
  不過他從來沒有讓管家跟墨心透露罷了。
  他恍過神來,望著一臉焦灼的南蕭,張了張嘴,喉嚨有點幹澀,仿佛塞了一團棉花一樣。
  “我先給你訂機票,阿琛,我等會兒陪你去機場。”南蕭見他不說話,徑直下了決定,不管怎麽樣,這次的事情對他們母子的關係是一個緩和的時機。
  她知道墨心不喜歡看到她,她也沒有提出要去,她總能理解的。
  “你陪我一起回去。”勒景琛突然拽住了她要掏電話的手,目光堅定。
  南蕭有些遲疑,她顧及的東西跟勒景琛不太一樣,所以她望著他,那雙墨中透藍的眼眸裏透著一層說不出的深沉,執著,仿佛隻要她拒絕,他也甩手不去的感覺。
  最終,南蕭壓製住了心底那些翻騰的情緒,點了點頭:“好,我跟你一起去。”
  直到上了飛機之後,南蕭突然意識到自己去了勒家,估計墨心看到了也不開心!
  一般來說病人心情特別重要,萬一墨心看到自已不開心了,病情更嚴重了可怎麽辦。
  想到這個南蕭整個人都不好了,想開口,卻見勒景琛眉頭鎖得緊緊的,不由自主的把手伸過去,勒景琛感覺到她的動作,蹙緊的眉頭終於鬆了一下:“累了嗎?”
  南蕭搖了搖頭:“阿琛,別太擔心。”她在心裏唾棄了一下自己,不管墨心對她的態度怎麽樣,她也要陪在勒景琛身邊,不離不棄。
  “嗯。”他淡淡的應了一聲,聲音透著一股沙啞:“你先睡會兒,到了我叫你。”
  剛出機場,就看到勒家的管家已經等候在機場外麵了,看見勒景琛,喊了一聲少爺,然後眼眶就紅了,這幾年少爺跟太太關係不和,很少回來,管家一看到這孩子情緒有些崩不住。
  “我媽在哪兒?”勒景琛直接開口。
  他的聲音微涼,似九月突降的霜,帶著說不出的冷意,徐徐緩緩落了下來,管家一個激靈反應過來,趕緊開口說道:“太太不願意去醫院,正在家裏養著呢。”
  “醫生過來了嗎?”勒景琛又問了一句,神情有些擔心,發燒這種事情可大可小,他記得上次墨心也是高燒半個多月,反反複複的,當時勒俊遠讓她去醫院,可她死活不同意。
  所以這次回來,他才這麽擔心,就怕舊事重演。
  “徐醫生天天在宅子裏守著呢,少爺,先回家吧!”管家目光似有若無的在南蕭身上掠過,一眼就認出了她是當年勒景琛帶回家的那個女孩子。
  沒想到兜兜轉轉,兩個人又在一起了,而且看勒景琛對人家姑娘的緊張勁兒,大概是這輩子非她莫屬了,而姑娘看著大少爺的眼神也是炙熱的,管家覺得,這大概就是緣份。
  三人上了車,隻是勒景琛握著南蕭的手微微緊了緊,管家時不時的問幾句話,那架勢,十足的關心他,勒景琛有一搭沒一搭的應著。
  到了勒宅之後,下了車勒景琛拽著南蕭就要往墨心房間裏去,南蕭卻有點兒遲疑,所以語氣不自然的說了句:“阿琛,我就在外麵等你,我不進去了。”
  她怕惹墨心不開心,勒景琛目光鎖著她,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南南,你放心,有我在,不會有什麽事情。”
  “可是……”
  “走吧!”說著,他拽著南蕭就進了臥室,南蕭心裏緊張也無心看臥室裏的裝修風格,直到她看到病床上昏睡的墨心時,心驀地還是刺了一下。
  這般死氣沉沉的女人就是那個活得雍容華貴的墨心嗎,這全然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
  像是感覺到了動靜,墨心幽幽的睜開眼睛,看到勒景琛的時候,突然喊了一聲:“阿琛,你終於回來了,你這個孩子,如果不是我病了,你是不是永遠不原諒媽媽了?”
  勒景琛感覺眼眶一澀,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在蔓延:“我最近在忙。”
  墨心突然眼淚就落了下來:“我知道你一直怪我,阿琛,那個女人把你害成那樣,我這個做母親的心裏怎麽可能沒有怨言——”
  “媽,我都知道,別說了!”其實當年他也是存了心讓南蕭走的,他當時後背炸傷極重,當時強撐著一口氣,不過是讓南蕭安心。後來南蕭走了之後,他覺得心仿佛被人剜空了一塊。
  “你什麽都不知道,我是讓她走,可是我從來不後悔,阿琛,如果她當年不走,你覺得你跟她能走到最後嗎?阿琛,你別怪媽媽狠心!”有些事情大概是在心裏悶了太久,所以墨心才會在看到勒景琛之後,就仿佛抓到了一塊浮木一樣,不吐不快。
  她緊緊的拽著勒景琛手,死活不鬆開,怕一鬆開了,這個兒子就不見了。
  當天,勒景琛一直守著墨心,墨心情緒有些激動,說了幾句話就徹底昏死過去,勒景琛擔心,就一直害在她身邊,事事親為,連勒俊遠回來了,他都沒讓賢。
  搞得勒俊遠怨念很重,這是他老婆好不好,不過兒子一直是老婆心中的一個結,所以他最後還是默默的退了出去,把空間留給母子兩人。
  他剛出來,就看到南蕭站在長廊裏,風柔和的吹過來,落在女人溫婉靜淑的側顏上,猶如一幅沉浸多年的畫作,他走過去,在她身邊停了下來:“沒想到,阿琛又把你帶回來了。”
  “勒伯伯!”南蕭稍稍一側身,跟他問好。
  勒俊遠目望遠山,眼眸中有一股空穀悠美的靜:“這次打算跟阿琛長久了?”
  南蕭有些尷尬,說得好象她有多不喜歡勒景琛一樣,她心裏默默的吐槽了一下,繼而笑了一下,眸色溫和,堅定的開口:“不管您跟伯母怎麽想的,我從來沒有想過跟他分開,勒伯伯,對不起,別的我什麽都能答應你,但是離開他,我做不到。”
  像是怕他會再一次拆散兩人一樣,這次南蕭倒先發製人,勒俊遠起初並沒有料到她會說這些,她說這些的時候,他倒是笑了一下,等她說完之後,才開口:“如果我不同意呢?”
  “如果您不同意,我會求您讓您同意我們的事情。”南蕭說,她望著勒俊遠,身後是一片黑暗的光影,而遠處是星星點點的燈光:“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我跟他離開這裏。”
  勒俊遠差點怒了,除了私奔,你就沒有一點兒出息的舉動,比如討好他啊,比如對他好啊,他又不是那種冥頑不靈的人,再說了,他很好說話的有沒有。
  “你倒是敢想!”他冷哼一聲!
  南蕭看著他臉色都變了,不敢開口了,生怕自己再說了什麽惹怒勒俊遠了,本來墨心就對她跟勒景琛的事情不讚同,萬一勒俊遠再持反對票,可咋整?
  再說了,對付一個老人,總比對付兩個老人強。勒俊遠一直等著南蕭接話呢,結果等了半天也沒有見她說一些好聽的話哄哄自己,不由有些惱了,他是那種冷場帝嗎?
  嚴肅沉穩的麵容上浮出一些惱怒,開口語氣有些生硬:“怎麽不說話了,以前你不是挺能忽悠嗎?”他可是記得,這丫頭當年牙尖嘴利的很,現在跟悶葫蘆一樣,半天沒一個話。
  南蕭忐忑不安的看了他一眼,勒俊遠是那種特別嚴肅的家長,雖然跟他打過交道,覺得這個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可是南蕭不敢表現的太過份,萬一他拿著勒家的戶口本不讓她跟勒景琛結婚了,咋辦?所以,她采取懷柔政策:“勒伯伯,以前是以前,我現在成熟了!”
  -本章完結-
☆、第251章 大結局二十八 我對你,很失望
  勒景琛回勒家以後,墨心的病情也好轉的很快,第三天的時候,已經能下*吃飯了,隻是整個人透著一股子大病初愈的蒼白,對此,勒景琛總算鬆了一口氣。
  墨心一好,他就思付著怎麽提一提他要跟南蕭結婚的事情,當天晚上,飯桌上,難得一家人聚齊了,這在勒家已經有三年沒出現的景況了,氣氛挺好,就連管家都做事都特別有熱情,據說,他還親自去廚房掌了一個勺。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