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48

,到了馬路邊上,突然吐了,她吐的昏天暗地的,眼淚就掉了出來,不知道是不是心裏太難過,還是怎麽回事兒,她突然控製不住,眼淚就那麽落下來了。

其實這三年,她真的沒有哭過,哪怕是離開的時候,她都沒哭,不敢哭,怕一哭就心軟了,怕一哭就不顧一切的跑回去,問他為什麽。

不是說好了一起白頭到老,為什麽最後選擇了別人?

吐完了,她又站起來,繼續往前走,今天是小玫瑰開的車,那姑娘沒跟她一起出來,她一個人站在那裏,風吹過來,夜裏的風有點兒涼。

她攏了攏衣服伸手想去攔計程車,回去,她需要睡個覺,正準備上計程車,可是下一秒,突然被人一個大力將她拽了回來,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來人已經拽著她將她往車子裏一塞。

她想呼喊,但是下一秒,一個低沉的男音響在耳朵裏:“別叫,是我!”

第206章 我要告訴勒景琛,你欺負我!

南蕭有點兒懵,她眨了眨眼睛,望著站在車門邊的男人,男人身材高大,幾乎全然籠罩著她,她看不清對方的表情,但是能看到對方清冷的一雙眼睛,又沉又亮,落在她身上。

她突然反應過來,質問:“你是誰?”

“我是小玫瑰的朋友,她讓我送你回去!”勒景琛難得解釋了一句,瞧著南蕭有點兒迷糊的表情,心裏一陣軟:“如果你不信,可以給她打個電話。”

說著手機就遞給了她,電話通了,確實是小玫瑰的聲音:“蕭,我朋友人很好的,你放心,他會保證安全的把你送回家!”

南蕭還是覺得懵,這個人似乎看著有點兒麵熟,她努力的睜開眼睛去看清楚他的麵容,可是她怎麽也看不清楚,不知道是不是太想勒景琛了,她竟然覺得這個人跟勒景琛長得一模一樣,她一定是想多了,出現幻覺了,勒景琛又怎麽可能出現在b市呢。

他都不要她了……

“好,謝謝你!”她口齒不清的說了一句,示間他上車,送她回去。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過話,直到車子停了下來,南蕭這才醒了過來,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到了?”

“還沒有。”對方回答。

南蕭眯起眼睛,去看對方,對方這會兒穿著精致的白襯衣,係著暗藍的領帶,下巴微微繃緊,似乎在生氣,她不知道為什麽停車,隻是覺得這個人給自己的感覺太熟悉,她望著那張俊臉:“我們以前認識嗎?”

但是下一秒,對方卻突然轉過身來,吻住了南蕭的唇,南蕭完全沒有想到對方會這樣,想掙脫,可是男人越發大力,他口勿著她的舌頭,吮她的她舌根發麻。

直到南蕭快脫力了,虛脫無比的倒在他懷裏,眼神裏飽含著指控,怒瞪著對方:“你,你幹什麽?”這個人怎麽這麽混蛋,流.氓,她握著拳頭想揍人了。

“還沒有想起來我是誰嗎?”對方的聲音又響起來,因為離得近,有些磁性。

南蕭眨了眨眼睛,不知道為什麽想到了勒景琛,朦朧的光線,全靠窗外邊灑進來的一些光芒,男人的五官在黑暗中若隱若現,南蕭看著這張臉,近在咫尺,灼熱的呼吸仿佛在撲到她臉上,突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你混蛋,我要告訴勒景琛,你欺負我!”

勒景琛的眼睛一熱,聽著南蕭又軟又細的聲音,真是恨不得把她摟在懷裏好生折騰一番,他望著那一雙喝醉了的眼睛,有些潮紅,含著指控:“他是你的誰?”

南蕭卡殼了,她不安的絞著手指頭,眼淚也沒有停,可憐的緊:“他是……”

“是誰?”他又跟著逼問一句。

南蕭不知道該說什麽,她就算是醉了,聽到勒景琛的名字還是覺得疼,當初她跟勒景琛,如果不是那麽多事情,她跟他是不是如今就不會分開了。

“他是我以前的朋友。”最終,還是留下了這幾個字,勒景琛突然用力將南蕭一帶,南蕭整個人差一點撲到他懷裏,他鎖著她的手腕,微微用力:“他就是你朋友!”

南蕭沒吱聲,除了朋友還能是什麽,他們還能做什麽嗎,想到三年前那個電話,一股羞辱感浮上心來,她突然用力甩開他:“我跟他什麽關係,關你什麽事!”

“南蕭,你看看我是誰!”勒景琛下一秒又叩住了她的手,認真低問。

南蕭沒看,她別開了臉,想掙脫他準備下車,可是下一秒,勒景琛突然跟瘋了一樣口勿住了她的唇,這麽多年,他一直在等一個人,等她回來。

可是她回來了,怎麽說她跟他沒關係,如果沒關係,是誰曾經在他心頭鉻了一個印。

那個口勿就像是帶著回憶的中決絕一樣,火辣,無情,炙熱無比,甚至還有絕望,不知道是什麽時候結束的,南蕭全身無力,冷靜的問:“夠了嗎?”

有些人就是毒藥,嚐了之後就讓你永生難忘,如果方才南蕭還沒有想起來這個人是誰,那麽如今她已經想起來了,那些撲天蓋地的記憶層層而來,排山倒海的朝她壓了過來。

她感覺心口一窒,有一股子說不出的感覺蔓延開來:“勒景琛,你既然都結婚了,你為什麽還要招惹我!”

勒景琛一怔,不可置信的看著她:“誰告訴你,我結婚了!”

“你……”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一樣,南蕭望著那雙墨中透藍的眼睛,像是閃爍著一把小火苗,灼灼的望著她,她心口跳動的厲害。

當年,她接了那通電話,以為勒景琛真的結婚了,難道這是假的?

這幾年她從來沒有懷疑過,那通電話的直實性,可是勒景琛是什麽意思:“你難道沒有!”

聽著她的語氣軟了下來,勒景琛難得一勾唇,這個男人三年時光已經很少笑,偶爾笑的時候亦是淺淺,如此一笑,便生出一種說不出的韻味來:“我有沒有結婚,你不是知道?”

南蕭還沒有說話,他又幽幽道來:“南南,我一直在等你,你不知道嗎?”

轟的一聲,大腦裏仿佛有無數道白光炸開,南蕭震驚的看著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

次日,南蕭醒的時候,才六點鍾,這麽多年已經養成了生物鍾,一到這個點兒她就睡不著了,時差調整過來之後,她已經跟過去的習慣並無二致。

她看著大chuang另外一側,隱隱有些壓痕,空氣中還拂動著男人淡淡的冷香,昨晚那些回憶突然如潮水一般灌入了她的腦袋中,到底是真實還是自己臆想?

她分不清是怎麽感受,下一秒,有人推門而入,勒景琛看著怔怔的南蕭,唇角似乎攜了一絲笑:“醒了?”

南蕭突然清醒了,大清早的有人突然闖進自己的閨房是什麽感覺,尤其是這個人還是勒景琛,她整個人都不好了,震驚的瞪著他:“你,你怎麽在這裏?”

這特麽昨天晚上絕對不是夢吧,這人都在這兒了,我的天,昨天晚上到底怎麽回事。

晨光朦朧,透著隱隱的曖.昧,有細碎的光暈從窗簾外飄了進來,落在女人身上,有幾許傾城的味道,她的皮膚白希,大眼幹淨分明,露著些許的情緒,但是這樣的南蕭有幾分真實,而不是笑的時候總透著拒人千裏之外的疏離。

這是他的南南,時隔三年,總算回來了:“昨晚的事,都忘了?”那語氣分明透著幾分曖.昧,尤其是從舌尖溜過的時候,隱隱咬了最後一個音,更是曖.昧至極。

南蕭已經不是三年前被人保護的太好的小姑娘,這三年她其實也經曆了不少事,雖然心裏兵荒馬亂著,但是麵上卻是鎮定的很,除了方才那一抹小小的意外,她這會兒已經恢複了平靜,從容,擁著被子坐了起來,開口:“昨天喝斷片了,不記得了,勒先生,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是我家。”

“當然。”他倒是有勇氣承認。

“那麽,我這裏不歡迎你,請你出去!”她開口,明顯語氣裏透著幾分堅持。

勒景琛看著她堅持的模樣,倒也沒有多說什麽,隻是淡淡開口:“早餐幫你準備好了,就在餐桌上,你吃了之後再出去工作。”

南蕭一看,果然如此,餐桌上確實擺了早餐,應該是勒景琛自己準備的,還用了保溫盒裝著,生怕著涼了一下,她一看那些口味,全是自己喜歡叫的,有些懊惱的咬了咬舌頭。

昨晚的記憶並不是很真切,但是現在看到勒景琛這麽做,她心裏其實有點兒不舒服,都結婚的人了,為什麽還要對她這麽好!

當天,南蕭忙到很晚,她去了展廳,因為是交給設計公司做宣傳,推廣,但是很多細節化的事情還是要自己親力親為,從展廳出來之後,已經很晚了。

小玫瑰累得夠嗆,不過還是憑勞任怨的,一副信心十足的樣子,她雖然累,覺得心裏麵軟軟的,仿佛走出了第一步,很快,很多事情都能慢慢朝好的方向發展了。

而她需要的就是這些,剛出來,就看到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停在路邊,她看著那車子,突然有一種預感,果然下一秒,車窗降下來,露出了勒景琛的臉,他下車,朝她大步走過來,直到來到她身邊,低沉說道:“南南,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有rose在就好了!”南蕭拒絕,但是勒景琛卻堅持,目光掃了小玫瑰一眼。

一旁的小玫瑰看著近在咫尺的勒景琛,眼神兒有點兒亂瞟,最終礙於壓力,開口說道:“蕭,抱歉啊,我今晚有個約會,不能跟你一起回去了啊!”

說完,撒腿跑人!

南蕭無語了,這特麽是基友嗎,有這麽坑人的嗎!

第207章 他想重新複合!

南蕭的臉色變得很快,方才一陣無語,這會兒已經平靜下來,她稍稍側身,笑了一下,開口卻是平淡一句:“勒少,好巧!”

勒景琛在心裏鄙視她虛偽,麵上卻不顯:“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南蕭拒絕的意思很明顯,結果某人一副厚臉皮的樣子,你不上車我今天也賴在這裏不走了,最終,南蕭選擇了妥協,她可不想在大門口任人觀賞。

上了車之後,兩人都沒說話,直到車子停在了一家餐廳,南蕭突然意識到勒景琛想幹嘛了,她瞪了他一眼,語氣輕漫:“勒景琛,你這樣,有意思嗎?”

勒景琛停下車子,回頭看了後座的女人一眼,勾唇:“隻是吃頓飯而已,你放心,在你沒有允許之前,我不會對你動手動腳,當然——”

說到這裏的時候,他刻意的笑了笑,深邃的眼眸流光瀲灩,唇稍卻攜了一抹風情,淡淡而綻:“如果你不反對的話,現在也可以!”

混蛋啊!南蕭臉色平靜,這三年早已經練就了從容不迫:“既然是吃飯,那就走吧!”

一頓晚飯吃得極其安靜,不過兩人倒是沒什麽胃口,南蕭喝了小半碗飯之後就再也吃不下了,她喝了一口水果茶,目光寧靜,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靜謐,仿佛看過大起大落之後的風輕雲淡:“如果沒什麽事,我先回去了!”說完,作勢要走。

“南南,難道你就沒有什麽想跟我說的嗎?”勒景琛突然平靜下來,他的雙眼很深,很沉,像是一個巨大的謎團一樣,讓人情不自禁被他吸引。

“抱歉,沒有。”說著她已經站起身,可是下一秒,她卻被勒景琛突然一拽,跌倒在他懷裏,女人先是劇烈掙紮,爾後見實在掙脫不開,平靜下來:“你這樣做,有意思嗎?”

勒景琛隻是輕輕的摟著她,沒說話,南蕭的個子在女人之中已經算是很高的了,但是在勒景琛麵前,卻跟個孩子一樣,她的側臉貼著他的胸口,能聽到那裏麵的心髒呯呯直跳。

又沉又穩,一下一下的敲進她的心裏,兩人都沒說話,直到勒景琛突然出了聲,聲音磁性好聽:“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南蕭上了樓之後,從窗口往下一看,果然勒景琛還沒有走,他的那輛商務車就停在樓下,他整個人倚靠在車窗邊,指尖有隱隱約約的腥紅跳動。

她看了一眼,覺得他不可理喻,明明都結婚了,現在做這些有什麽意義,她不可能忘了三年前那通電話,如果不是那通電話,她可能還不會那麽決然離開。

沉下眼眸,她警告自己,別想了,南蕭,現在當務之急,辦好畫展,讓更多人知道蕭氏一脈國畫的存在,更重要的是……

想到這裏,她的心慢慢的平靜下來,轉身進了浴室。

次日一早,南蕭起的很早,小玫瑰難得也起了個早,瞧見她從房間出來,趕緊招呼她:“蕭,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趕緊趁熱吃。”

南蕭注意著那些包裝盒,目光深沉,她記得,那天早上,勒景琛準備的也是這家餐廳。

難道是巧合,還是這些東西其實是勒景琛準備的?

這天,南蕭跟合作方敲定了最後的合作事宜,她伸了一個懶腰,這段時間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畫展結束,如果反映比較好的話,也許很快就能到其他地方辦畫展了。

到那時候,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看到蕭氏的畫作,也知道曾經國畫界有蕭家這樣一個傳奇的存在,伸了伸懶腰,南蕭難得心情很好,打算請大家吃飯。

吃飯的地點定在b市一家還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