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49節

  勒景琛隻差沒有對天發誓了,這才打消了南蕭的疑惑,晚上兩人在外麵吃了飯,這段時間南蕭做什麽情緒不高,勒景琛也能理解,看著南蕭跟自己布菜,心裏開心得不行。

  吃了飯之後,勒景琛提出去走走,車子往效區的方向開,南蕭問他去哪兒,勒景琛卻直接來了句:“到了,你就知道了。”

  南蕭覺得這人神神秘秘的,吃飯的時候都不安生,不知道跟誰講電話,這會兒聽他這麽解釋,不由調侃一句:“阿琛,你該不會帶我去見你的小情人吧?”

  “我的小情人不是你嗎?”勒景琛懶懶回了句。

  兩人一路扯皮著,倒也熱鬧,直到車子拐了一個彎,進了一排別墅區之後,勒景琛開始不說話了,他越來越沉默,沉默到南蕭跟他說話,他也愛搭不不理的。

  南蕭有些鬱悶,心想這家夥今天怎麽回事,一向不是他最能扯的嗎,南蕭跟勒景琛在一起,勒景琛妥妥就是一個話嘮,啥都能說的那一種,大概是跟以前的行業有點兒關係,所以跟他在一起,南蕭從來不愁沒有話題可聊,再加上兩人的行業背景差不多,所以從不擔心這個,可是今天,顯然出乎了南蕭的意料。

  勒景琛沉默起來,那簡直是令人發指的,他不吭聲,南蕭最後也不講話了,車子裏安安靜靜的,仿佛能聽到道路兩邊的蟲鳴蛙叫。

  夜靜的可怕,除了街道兩邊偶爾掠過一些暖黃的燈光,指引著人回家的路。

  直到車子在一家小院停了下來,南蕭跟著勒景琛下了車之後,下意識的拽住了他的手,結果發現這家夥的手心裏有一層汗:“阿琛,你怎麽了?”

  這感覺越來越不對了,勒景琛難道有什麽事情瞞著自己,偏偏這個人,突然回過頭來,露了一個巔倒眾生的笑意,把南蕭迷得不行:“想多了,我們回家再說。”

  家,這個字,讓南蕭下意識的愣了一下,自從江恩年和曹佩聲死後,她覺得自己就跟沒家的孩子一樣,突然聽到他這麽說,她的心也隱隱約約有些跳動。

  “阿琛——”她喊他的名字,他卻把她的手拽得緊緊的,拉著她往前走,院子裏滿是黑暗,隨著推門而入的那一刻,院子裏的燈亮了起來。

  南蕭因為光線來的太突然,下意識的眯了眯眼睛,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了庭院裏種的櫻花樹,並不是櫻花的季節,隻留一些殘葉。

  道路上鋪陳著的青石板,兩邊有淙淙的溪水,水聲陣陣。

  她突然握緊了勒景琛的手,仿佛所有的意識都不見了,隻能隨著這個男人的牽引往前走,再往前走,是長廊,兩邊同樣取了清泉,有各種各樣的石頭鋪陳,還有錦鯉歡快的遊著。

  南蕭沒說話,隻是眼中突然湧出了一層濕意,等到走到屋子裏的時候,那一瞬間,對她來說才是巨大的衝擊,她跟媽媽逃離A市以後。

  她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她還能看到童年的家,大廳裏有巨大的吊燈,鋪陳著跟當年一樣柔軟的地毯,木製的扶梯,蕭爸爸的親筆畫作,那是一幅合家歡樂圖,大廳裏還有那幅陳舊的畫牆,上麵是她跟蕭笑的創意,有一幅山水,剩下的就是隨筆。

  沒有畫完的顏料,懶懶扔在牆下麵,還有各種畫筆,窗口吊著一盆吊蘭,隨風懶懶招搖。

  這樣的場景,就好象當年她跟蕭笑在江家畫完畫之後的場景,熟悉的讓人心痛,還有媽媽坐的貴妃椅,用的茶具,漂亮的琪子,黑白子,幹淨的近乎完美。

  未沾一份塵埃,也未染一份世俗,也沒有一點兒傷痛,還是當年有歡聲笑語的江家,她仿佛看到了蕭笑在這裏,追著她上跳下跳的感覺。

  蕭笑說,明明蕭琰才是我爸爸,為什麽你能畫這麽好。

  她當著翹著二郞腿,搖頭晃腦的說道,這叫天賦,你得學著點兒。

  鬼扯,才不信,快告訴我,你為什麽畫這麽好?

  當年一言一語,還仿佛響在耳邊,不知不覺,南蕭已經淚流滿麵,那些往事如針一般戳痛了她的心,轉身,她投入了勒景琛的懷抱,眼淚暈染了他的衣服。

  “不開心嗎?”勒景琛看著淚流滿麵的南蕭,愣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

  “為什麽要弄這些出來,你不知道,我看了會難過嗎?”終於在這一刻,明白了勒景琛口中的家是什麽含義,他把她當年的家還原在她眼前。

  南蕭的眼淚根本沒有辦法控製,任性的在他肩頭咬了一口,他沒動,任由她發泄心中的難過:“南南,你這幾天一直不開心,我不知道用什麽辦法讓你開心起來,江恩年死了,你難過,我理解,可是,我不想讓你一直這麽難過。”

  “我用了很多辦法,都不能讓你開心起來,有時候,我問自己,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夠好,所以才讓你難過,才讓你陷入在過去的情緒中沒有辦法出來。”

  “我承認,江恩年的事情我確實……”

  她卻突然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唇,不讓他說,因為仰著小臉,上麵淚意點點,仿佛鋪陳的一幅柔情山水一般,她告訴他:“我是難過,可是我從來沒有因為這個事情怪過你。”

  -本章完結-

☆、第248章 大結局二十五我們結婚

  聽到這句話勒景琛心裏鬆了一口氣,江恩年的事情,雖然南蕭表麵上沒有說什麽,可他到底是南蕭的親生爸爸,他搞垮了江恩年,她對自己心裏還是有責備的。

  所以這段時間勒景琛也沒有想過惹她,不過他讓江恩年下台是一回事,他卻沒有想過讓他真的死,哪知道江恩年突然死了。這事對他來說,有點兒措手不及。

  他以為江恩年至少會反擊的,結果什麽都沒有。

  這讓勒景琛多多少少有些遺憾,他看著南蕭濕漉漉的眼睛,又黑又亮,一對瞳仁裏麵倒映著他的身影,溫柔纏綿,下意識的說了句:“南南,如果我做錯了什麽,你一定要告訴我。”

  南蕭忍不住踮起腳尖,送上了自己的唇,他先是一愣,反應過來之後,就口勿住了她的唇,尋到她的舌的時候,跟她用力糾結,仿佛生死相隨一般。

  直到他突然將她抱了起來,放在沙發上的時候,懷裏的南蕭已經滿麵緋紅,如同一朵盛開的薔薇,他心中情難自製:“南南,我們結婚吧。”

  結婚?突然提起這個,南蕭的意外,不過對於一個二十七歲的女人來說,結婚這個話題並不陌生,曾經她以為自己會是墨邵楠的新娘,結果卻發現,她最終跟勒景琛走在一起。

  現在突然提起這個,她有一瞬間晃神。

  勒景琛目光灼灼的看著她:“你不願意?”

  “啊?”南蕭又傻了,啊了一聲,表示沒明白什麽意思。

  勒景琛有些緊張,笑不出來,其實求婚來的太突然,哪怕自己想過無數次,當真正去做的時候,他縱使曾經是一個影帝,可難免有些害怕,他跟南蕭經曆太多,尤其是分開三年,雖然最終南蕭同意跟他在一起,可在勒景琛心中始終有一個坎。

  當年南蕭因為曹佩聲和蕭笑之死對他不能原諒,後來雖然原諒了他,那是因為她知道了他這三年前受的傷,可是三年前的事情始終在她心裏是一個坎,無法逾越過去的坎。

  曹佩聲的死可能跟自己無關,可是蕭笑卻跟自己有推脫不了的責任,雖然事情是因為江恩年引起的,可他總覺得,自己當時能力再強一點兒,救了蕭笑更好。

  “你不願意嫁給我?”這話,說得有點兒生澀。

  南蕭總算反應過來,倒是直接的點了點頭:“我願意。”

  下一瞬間,勒景琛不知道從哪兒變出一個戒指出來,戴在了南蕭蔥白的手指頭上,仿佛把她的一生時光都全然的跟自己的生命連在一起,他說:“南南,我愛你。”

  她突然反應過來,語氣也跟著激動起來:“勒景琛,這算什麽求婚!”

  那語氣有幾分無奈,也有幾分好玩,搞得勒景琛眉毛微微一蹙,一副你如果不答應,我跟你沒完的表情,不過表情卻是溫柔的,點了點她指手頭,提醒道:“你戒指都戴了。”

  南蕭看著自己的手指頭,確實有一枚鑽戒,剛剛恍恍惚惚間,不知道勒景琛什麽時候給自己戴上的,款式挺別致的,鑽石璀璨逼人,應該價錢挺貴的。

  可是,也不能這麽含糊她吧,求婚這輩子就一次啊,她覺得依著勒景琛這段時間的表現,她怎麽著也得難為難為他,結婚倒好,戒指都給戴了,但是能耍賴啊。

  誰讓她是小女人呢,必須耍賴,於是表情略微嫌棄的看著戒指,想鏑下來,結果勒景琛握住她的手,死活不讓摘:“勒景琛,你怎麽求婚呢,什麽都沒有,我才不嫁給你。”

  勒景琛看著女人轉的賊溜溜快的大眼睛,難得勾了一下唇:“戒指都戴了,你還想耍賴,我告訴你,南南,晚了。”

  “什麽晚了,不晚,隻要還沒有扯證,一切都不算晚。”南蕭表情老不願意了,女人有時候就是嬌情,雖然她知道這輩子,她肯定跟勒景琛在一起,可不為難他一下,對不起自己。

  “看你這架勢,難道還打算再找一個?”他突然悠悠問道。

  那有什麽不可以,南蕭本來要溜出來的話,又瞬間卡在喉嚨裏了,天地良心,發生這麽多事情,她從來沒有想過再換人,有些人,一旦認定了就是一輩子。

  再說了,勒景琛對自己這麽好,她這麽喜歡他,哪能這麽容易放手,可是喜歡是一回事,很多事情又是一回事,比如墨心,以及勒家複雜錯宗的關係。

  她難為情的瞄了他一眼,心有不甘,又有點兒甜的開口:“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覺得咱們就這麽結婚了,你爸媽不同意怎麽辦?”

  “放心吧,一切交給我,以後你隻管在家貌美如花,我在外賺錢養家。”勒景琛似乎明白她的顧慮,信誓旦旦的說道,南蕭沒吭聲,他又自顧自的說道:“你想要的那些,我都給你,你想去的地方,我也會陪你走,你去法國三年,是我最大的遺憾,我不能陪你走過你要走的路,也不能看你看的風景,隻是南南,從今以後,我不想再錯過你什麽,我們在一起。”

  南蕭沒出聲,其實太感動了,在看到這個家的時候就已經非常感動了,勒景琛把江家以前的場景全數還原給了她,讓她仿佛又重回年少的時光。

  她不知道他是什麽時候做了這些,可是這份心,她真的很感動,眼睛裏又蒙上那些酸酸澀澀的東西,迫使她想流眼淚,她告訴自己,別哭,南蕭,忍著。

  “混蛋,你又要惹我哭了。”她發泄似的絞著他的衣服,渾然不顧男人的衣服有多貴,南蕭眼睛紅紅的,還是擔心:“可是,我擔心伯母不接受我。”

  勒景琛這回笑了一下,伸手抹去了她臉上的眼淚,又吻了吻她的眼睛,這才說道:“南南,你要相信我,我媽那裏我會去說服,如果她真的不同意,我們兩個以後就住這裏。”

  住在這裏確實是南蕭的第一個想法,一個人無論漂泊在哪裏,心裏最柔軟的地方一定是家,對於南蕭來說,南家不是她的家,A市也不是,隻有在B市,那曾經生活十一年的地方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家,有爸爸有媽媽,還有蕭笑,蕭爸爸他們。

  南蕭終於說了一句好,她想,這個人,她嫁了,哪怕有再多的風浪,她也認了。因為他是勒景琛,最愛她的勒景琛。

  聽到那個字的時候,勒景琛一個翻身又把南蕭壓在了身下,墨中透藍的眼眸裏似乎翻滾著強烈的情緒,那種感覺讓南蕭心尖直跳。

  夜靜的美好,天邊的星子似水光一般從窗口落了進來,揉在了兩人身上,南蕭的心呯呯直跳,大概是知道要發生什麽事情:“阿琛,我們去房間。”

  她的語氣急促,倒引得勒景琛笑了一下:“好。”

  當他把她放在柔軟的大床上那一刻起,隨著她的深陷,他也跟著壓了下來,他口勿她的眉眼,她的唇角,她的鎖骨,一寸一寸向下蔓延,南蕭隻覺得仿佛有螞蟻在啃噬她的血肉一般,酥酥麻麻,他撩起她的衣服,修長的手指摩挲著那珠玉一般的皮膚,點點深入。

  南蕭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昨晚的放縱讓她今天醒的有點兒遲,她身上不知道什麽時候,勒景琬幫她換了睡衣,她洗漱之後直接下樓。

  剛從樓梯下來,就看到勒景琛坐在窗口旁邊的貴妃椅上,麵前擺著茶具,點心,旁邊有燒得沸騰的水,冒著白霧,隔著若隱若現的白霧,男人的側顏美好的仿若失真。

  這一切仿佛當年,她清晨起來的時候,蕭笑等在她家窗外,她悄無聲息的走過去,從背後抱住了他的腰身:“什麽時候起的?”

  “剛起。”下一瞬間,勒景琛已經跟她調了一個方向,輕輕一拽,南蕭整個人已經跌落在他懷裏,墨中透藍的眼眸鎖著女人白淨如玉的小臉:“餓不餓?”

  “有點。”南蕭開口,盯著他,不知道為什麽,哪怕兩人有了再親密的關係,總是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的魅力太大了:“先吃點東西,我們等會兒回市裏。”

  “阿琛——”她突然喊他的名字。

  “嗯?”他稍稍偏過頭來,陽光在他精致無邪的輪廓上鍍了一層淡淡的金邊兒,他深邃似海的眸子靜靜地望著她,似乎在期待著她要說什麽。

  “以後我們能不能來這裏住?”南蕭其實也想了一下,她對江家的故居是有懷念,可是勒景琛跟江家是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她喜歡這裏,並不代表他也喜歡。

  勒景琛居住的地方格局比較偏歐式,而這裏偏田園風光,最重要的是在郊區,以後如果他工作忙碌起來,肯定不方便:“當然可以,我弄這裏就是為了讓你住得安心。”

  -本章完結-

☆、第249章 大結局二十六一無二

  吃了早飯,兩人回到市裏,勒景琛把南蕭送到了展廳,等她進去之後,直接開車回了公司,南蕭一進來,就看到小玫瑰在忙,把手中的玫瑰花餅和點心往桌上一放:“Rose,先吃點東西再說。”

  小玫瑰一聽到有吃的,當即樂了:“太好了,我快餓死了。”說完撲過來,拿了一塊鮮花餅就要往嘴巴裏塞,目光不經意落在南蕭的手指上,輕輕的啊了一聲。

  然後把鮮花餅往旁邊一扔,目瞪口呆的看著閃瞎她狗眼的鑽戒:“蕭——”

  她點了點她手中的戒指,南蕭想收回手,卻被小玫瑰拽了一把,璀璨的鑽戒如同夜空的星星一樣明亮逼人,閃動著璀璨無比的光芒:“勒先生跟你求婚了?”

  簡直太驚訝了有沒有,南蕭點了點頭,算是勉強解決了她的疑惑。

  她來來回回的端詳了半天,一臉羨慕的開口:“你知不知道,這是世界知名的K珠寶品牌打造的戒指,而且這個還是定製款的,蕭,我越來越羨慕你了。”

  南蕭倒是對K這個品牌有所耳聞,據說造價驚人:“這戒指不是挺普通的!”

  小玫瑰一副大受打擊的模樣,嚴肅認真的說道:“這是全球獨一無二的最新款!根本不普通好不好,一般能買到這戒指的人都是非富即貴,勒先生還定了獨一無二的款式,天啊——”她一副我受不了的表情,喃喃自語的說了半天,最後總結一句:“勒先生太愛你了。”

  “我知道。”那些感動,南蕭都知道,所以表現不算太熱情。

  小玫瑰看著她不慍不火的表現,真想撬開她的腦門看看裏麵裝了是什麽,喋喋不休跟她補充了一大堆關於K珠寶的傳奇,南蕭才反應過來:“你怎麽對K珠寶這麽熟悉?”

  小玫瑰眼神一閃,繼而笑了一下,露了滿口的白牙:“因為我拜金嘛!”然後下意識的帶過話題,不敢再扯這個話題。

  南蕭反倒繼續提了起來:“話說,你跟你家木頭怎麽樣了?”

  “什麽我家的,他跟我沒關係。”簡直是超級無敵大木頭,瞎了眼也不能喜歡他,小玫瑰心裏無限悲慛的想道。

  “真的?”南蕭故意逗她。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婚情告急:總裁大叔我已婚 辛有所屬:總裁的禍水前妻 極品前妻 豪門養女:總裁請息怒 豪門燃情:總裁的天價影後 辰婚定雪:沈少引妻入局 奈何予你情深 惹火燃情:總裁,慢點追 錯位婚姻:被摘下的婚戒 禽迷婚骨 首席大人,狠會愛 傅先生,我曾深深愛過你 再嫁豪門:總裁欺身成癮 萌寶太子之母後求賜婚 再婚遊戲:我的老公有點壞 她就是豪門 閃婚密令:軍爺寵入骨 婚命難違:萌妻,領證出列 神秘總裁的心尖寵 女金融師的次貸愛情 萌寶無敵:奶爸養成攻略 軍爺撩妻有度 暖婚似火:寶貝,來親親! 甜妻入懷:老公大人,寵上癮 名門孽婚:首席的暖床小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