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48節

  他回身,望了她一眼,不動聲色的將她的手指掰開:“江臨歌,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咱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他的聲音清冷之中透著一股子疏離。

  江臨歌搖頭,淚紛如下:“可是,我愛你啊,我這幾年,從來沒有忘了你啊。”

  “你愛我,跟我一點兒關係都沒有,江臨歌,你以後好自為之。”說完,墨邵楠就要離開,他跟南蕭走到這一步,不敢說全部是江臨歌的關係,可是如果沒有她,他跟南蕭不會走到這一地步,他對江臨歌已經沒有了怨,但是再跟這個人有什麽牽扯,是他不想的。

  墨邵楠出去之後,剛拉開車門,就瞧一個小姑娘坐在副駕駛座裏,聽到聲音,一轉過頭來,圓潤的小臉上帶著甜甜的笑意:“邵楠哥哥,你忙完啦!”

  那語氣,真是興奮,墨邵楠不動聲色的望著她,點頭:“等會兒我送你回去。”

  “我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小丫頭拒絕,語氣可大了。

  “你死活不願意跟我在一起,原來是因為她!”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不知道什麽時候,江臨歌跟了出來,她站在那裏,冷冷的盯著兩人。

  墨邵楠臉上的那一絲溫存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望著江臨歌,眼珠子裏像是淬了毒液一般:“江臨歌,你來這裏做什麽?”

  而車子裏的小女孩子眨了眨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來人,來人臉色慘白,一身黑衣,但是目光卻非常惡毒,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她,那眼神,怎麽都有幾分挑釁的味道。

  “我如果不來,我還不知道你什麽時候跟這個小踐人在一起了,墨邵楠,你沒有告訴她,你還是我的未婚夫吧?”江臨歌冷冷的說道,字眼十分惡毒。

  “你是不是有病?”墨邵楠一向斯文,也氣得變了臉色。

  “沒錯,我有病,邵楠,你離開我之後,我就病了,病得很嚴重,你喜歡我好不好,你喜歡我,我的病就好了。”江臨歌突然變了語氣,無限神往的說道。

  看著江臨歌的表情,墨邵楠本能的覺得不對勁,但是不願意深究:“江臨歌,我沒有時間陪你瘋,你趕緊回去!”畢竟是江恩年的葬禮,她突然跑出來,肯定影響不好。

  “我不回去,邵楠,你喜歡我吧,我很乖的,我這輩子隻喜歡你一個人的……”她放下所有自尊,所有驕傲,祈求的說道。

  “不可能!”他斷然拒絕。

  “是不是因為她?”她的纖纖玉指指出來,指向車裏的女孩子,他搖頭,她像是瘋了一樣,突然大聲叫道:“是不是因為南蕭,是不是因為她!”

  -本章完結-

☆、第246章 大結局二十三歲月是把殺豬刀

  墨邵楠聽著這個名字的時候,瞳仁急促一縮,有一個人,在心裏藏了很多年,再次見麵的時候,他雲淡風輕,他淡然處之,並不是因為不愛,而是因為她身邊有了更適合她的人。

  他喜歡南蕭,喜歡了整整八年,他愛她,卻不能跟她在一起。

  這就是命,聽到江臨歌說那個名字的時候,心底突然湧起無限的悔恨,倘若當初沒有自己的妥協,他跟南蕭會走到如今這一步嗎?

  他不知道答案,卻有一個奢望,倘若時光倒流,他絕不鬆開她的手。

  “江臨歌,你又在胡言亂語什麽!”墨邵楠的語氣重了幾分,他本來就沒有上車,突然拽著江臨歌往沒人的角落拖去:“如果你再敢胡言亂語,你信不信——”

  “你要打我嗎?”江臨歌反倒笑了笑,這笑在那蒼白的臉上顯得諷刺十足:“邵楠,你怕那個小女孩子聽到嗎?還是說,你現在不愛南蕭了,想跟她在一起?”

  墨邵楠沒說話,隻是眼神微冷。

  “我告訴你,墨邵楠,我不會允許你跟別的女人在一起的!”江臨歌說完這句話,反倒一把甩開了他的胳膊,然後踩著高跟鞋就要往裏麵走去。

  墨邵楠卻喊住了她,警告道:“江臨歌,如果她們有什麽三長兩短,我不會放過你的。”

  “我已經在地獄裏了,你還會在乎這個嗎!”她卻滿不在乎的一笑,轉身離去。

  墨邵楠回到車子上的時候,身上的寒氣才漸漸散了,他這幾年在鄉下支教,整個人都變了很多,他本來就是溫潤如玉的男子,曾經的執著改變了他,如今的放下也改變了他。

  車子裏靜靜的,女孩兒也靜靜的,瞧見他上來,還是跟往常一樣笑,仿佛沒有聽到那些難聽的話一樣:“邵楠哥哥,你回來了。”

  “小詩,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他突然出聲,聲音沉的仿佛巨石一般砸在心口上。

  名叫小詩的女孩兒臉上的笑瞬間僵了:“為什麽,因為方才那個姐姐嗎?邵楠哥哥,我隻想留在你身邊,其他我不在乎的。”

  “小詩!”他打斷了她的話,從言辭漠漠再到冰涼入骨,連同他的眼神,都再也不複從前的溫和了,以前他的眼睛裏總是很空,裝不下任何人,他的世界裏隻有孩子。

  現在,他的眼裏什麽都沒有了,隻剩下鋪天蓋地的冰冷,小詩下意識的縮了縮肩膀,因為委屈,眼眶慢慢的紅了,他最終不忍心,隻留下了兩個字:“聽話。”

  葬禮結束之後,有一段時間,南蕭的情緒並不高,勒景琛想法設法讓她開心,她始終開心不起來,江恩年死後,她徹底成了孤兒,而江恩年讓她照顧江臨歌,自從葬禮結束之後,她也不見了,就仿佛跟人間蒸發了一樣。

  這天,南蕭沒出門,在家裏搗鼓東西,最近一段時間,她食欲不振,精神不濟,就連畫畫都提不起她的精神,通常畫筆拿出來,半天畫不出所以然來。

  屋子裏電視開著,南蕭隨意的換了一個頻道,屋子裏電視開著,總算有點兒人氣。

  中午並沒有吃飯,這會兒肚子有點兒餓,但是不想吃東西,踩著光腳丫走來走去,小玫瑰打電話問她,畫展結束之後的事情。

  她說,你看著辦。

  小玫瑰瞬間暴怒了:“丫的,這不是我的事情,你讓我看著辦,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畫全扔在太平洋裏!”按理說,這丫頭歇菜幾天了,也該過了,總悶在家裏什麽事兒。

  一聽這話,南蕭瞬間有了點兒活力:“千萬別,我明天過去。”照照鏡子,最近真是太慘不忍賭了,本來白淨的小臉,這會兒有點兒暗沉。

  南蕭突然想到,自己二十七了,歲月就是把殺豬刀,瞧瞧,這皮膚一點兒不亮堂了。

  “真的假的啊,我告訴你啊,蕭,你如果再不來,我真把你的畫全賣了!”小玫瑰的警告還在耳裏,南蕭一聽這話,真炸了:“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現在畫展的事情全部由我負責,已經有好多人跟我打聽你的畫的價位了,我如果覺得價位適合,真給你賣了!”小玫瑰說。

  南蕭差點要心肌梗塞了,跳起來,大聲吼道:“不準!”

  一聽南蕭這麽振奮的語氣,小玫瑰覺得自己的招數用對了,這段時間,南蕭的事情她也聽說了,就覺得這丫頭矯情,為了那樣一個爸爸,至於這樣嗎!

  再說了,她身為局外人,都覺得江恩年死有餘辜,畢竟這樣的敗類,不配存活。

  小玫瑰跟別人不一樣,那是正義得很,再加上從小到大的環境,導致了她如今的性格,所以說話素來直來直去:“那你丫給我精神點,再這麽懨懨的,勒景琛看著不煩,我也覺得煩了,再說江恩年的事情又跟你沒什麽關係,你丫自責個什麽勁兒!”

  她倒是直接,直接戳了南蕭內心深處最深沉的東西。

  沒錯,南蕭是在自責,江恩年的死雖然跟自己沒關係,可是多多少少因為她的緣故,他才倒台,他到底是自己的親生爸爸。

  所以她像是陷入了一個怪圈一樣,無論如何掙紮都出不來,她不怪勒景琛,因為江恩年罪有應得,他理當如此,隻是人死了之後,自己整個人也跟著空了起來。

  三年前她失去曹佩聲的時候,是沒有力氣悲傷,也沒有資格悲傷,她有自己的路要走,按著曹佩聲的要求去走,她活得不再是南蕭,隻是曹佩聲的女兒。

  如今江恩年突然死了,曹佩聲去世的悲傷像是突然傾倒出來,她陷入情緒之中,難以自拔,她知道不對,可是她沒有辦法,真的沒有辦法。

  “我不知道,我隻是嚳很難過,小玫瑰,他畢竟是我爸爸。”南蕭也覺得自己這會兒矯情了,人死不能複生,死去代表新生,也許江恩年會在天堂很好。

  不過他那樣的人,壞事做盡,興許會下地獄。

  小玫瑰歎了一口氣:“你難過,我理解,不過你再這麽下去,說不定你家阿琛就被人搶走了,我可是告訴你,上次我聽淩安說,勒先生在公司可是受歡迎的很!”

  那言下之意,你再這麽半死不活的,說不定人就把你給下崗了。

  掛了小玫瑰的電話之後,南蕭覺得自己又沒力氣了,屁股往沙發上一坐,歎了口氣。

  其實並不是特別難過,真的,江恩年的死對她來說不是特別難過,隻是覺得有點兒難以接受,人就這麽死了,跟曹佩聲一樣,她一下子成了孤兒,好象茫然無措。

  但是,心裏空蕩蕩的,仿佛破了一洞,有風在往裏麵灌。

  電話又響了起來,南蕭抬了抬眼皮,一看是勒景琛的電話,接了:“阿琛。”

  有氣無力的聲音,這情形不是一天兩天了,剛好這段時間勒景琛忙得分身乏術,他說要在家陪南蕭,南蕭死活不肯,勒景琛手中的那個大項目一旦忙起來,就是沒完沒了的節奏。

  南蕭也希望他能建一個國畫產業基地,這樣一來,對於國家來說是好事,南蕭因為自己就是畫國畫的,知道這一行業,想生存真的太難,很多國畫的都是半途而廢。

  不是別的原因,就是因為太窮了,窮的養不起自己。

  “在忙什麽?”勒景琛的聲音悠悠傳來,如同大提琴的聲音,性感,明亮,宛若陽光一般撲在她心裏,她用腳在地毯上隨意畫圈圈:“無聊。”

  “晚上一起吃飯怎麽樣?”勒景琛問她的意見。

  “可以。”南蕭一向不拒絕勒景琛的邀請,對於約會這種事,她不算太擅長,以前跟墨邵楠在一起的時候,因為身份的原因,她們頂多在一起吃個飯,連看電影這種事情都是奢侈,突然來了靈感,她對他說:“要不咱們去看電影吧?”

  怎麽突然想到看電視了,不過勒景琛還是點頭,難得最近有南蕭喜歡的東西,他當然得依著點兒:“可以,我回去接你。”

  “不用,我等會兒去找你。”南蕭開口,她覺得再這麽頹廢下去,估計勒景琛肯定會膩歪她了,畢竟她長得沒他漂亮,還沒有他有錢,哎,想到這些真是好糟心喲。

  南蕭做了一個麵膜,又洗了一個澡,神情氣爽的化了一個淡妝,其實看了看鏡子中的女人,清亮如洗,陽光西斜,從玻璃窗擠了進來,落在妝容精致女人身上,將她的整個五官仿佛鍍了一層淡淡的金光,女人眉是眉,眼是眼,因為個子高挑,一襲洋裝分外好看。

  勾勒得腰線盈盈不足一握,而身材,也是前凸後翹,曲線極好,她心裏自戀的想道,其實還可以嘛,伸手捏了捏自己的小臉蛋,拎著包包果斷出門。

  除了上次勒氏出現危機,南蕭一般很少去勒氏,今天到的時候,差十分鍾下班,她的車子停在外麵,百無聊賴的玩著手機,想著要不要給勒景琛打一通電話。

  而這個時候,手機又響了。

  -本章完結-

☆、第247章 大結局二十四這一章 沒有名字

  一看是勒景琛的電話,南蕭想也沒想的接了起來,他問:“到了嗎?”

  聽著他的聲音,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在你公司樓下。”

  “哪兒?”他又問了一句,她報了地址,他說等會兒,然後就掛了電話,南蕭有些無奈,她話還沒有說完呢,這個人,怎麽就把電話掛了。

  大概過了兩分鍾左右,勒景琛已經出現在自己的視線裏,他穿了一件深藍色的西裝,雪一般白的內襯,領口隨意扯開,露出性感的喉結,朝她徐徐而來。

  南蕭看著他朝自己走來,越來越近,直到他停在了車邊,說:“下車!”

  南蕭不明所以,還是乖乖的下了車,他卻把她往副駕駛座一按,整個人跟著坐了進來,清俊的側顏帶著一股子沉穩,南蕭下一瞬間已經明白了這個男人的小心思。

  她會開車,但是每次出門,勒景琛從來不會讓她開車,他說女人不容易,讓她有空多休息一會兒,南蕭喜歡開車,享受這種感覺,所以她倒覺得沒什麽。

  不過對於勒景琛的好心,她從來都會收下,這會兒陽光西沉,夕陽的餘輝暈染的整個天色都染了一層亮橙色的光芒,雲朵重重,鑲嵌著金邊兒,分外美好。

  車子離開之後,勒景琛偏頭睨了她一眼,隻覺得今天的南蕭精致的近乎漂亮,她本來就生得好看,隨便一妝點,整個人都煥發著一股子油然而升的魅力。

  墨中透藍的眼眸審視著她的小臉,覺得這個女人真是長得太對自己胃口了,嘴角微微一勾,帶了點兒騷.氣外露的感覺:“今天怎麽想到約我吃飯了?”

  南蕭聽他隨意的聲音,也跟著笑了一下:“我聽說,最近勒總身邊有不少美女大獻殷勤。”言下之意,我如果不約你吃飯,指不定你跟美女跑了。

  勒景琛覺得,自己如果不是開車,真想摸摸南蕭的小臉蛋,這丫頭總算想起來自己男人這麽受歡迎了,麵上卻是淡淡的,裝正經:“不多,幾個而已。”

  還敢說,南蕭覺得小心肝亂吃飛醋,酸死個人:“既然勒總這麽忙,我還是不打擾了。”說完還喊了一聲停車,當然是裝的。

  “不過,我接受的從來隻有你而已。”瞧見南蕭已經變了個臉色,勒景琛見好就收,開玩笑,好不容易把南蕭拐到手,哪能這麽容易放手,他又不是傻。

  “是嗎?”南蕭看著他伸過來的手,陰陽怪氣的問。

  “天地良心,不信你問木頭。”自從上次小玫瑰把淩安這個外號叫開之後,勒景琛也跟著習慣性的叫木頭了,有次開會,他下意識的把這個外號脫口而出,場麵相當的雷人,所有高管的目光落在淩安身上時,淩安小同學那一瞬間恨不得有隱身術。

  打那開始,公司裏就開始流行裏淩安的八卦了,淩安這人,跟在勒景琛身邊多年,他在公司的時間絕對比勒景琛還勤快,位置又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因此早就有了公司第二黃金單身漢的稱呼,所以老早就有女同胞對他垂涎欲滴了。

  但是唯一一點不好的就是,淩安這人真跟個木頭似的,誰約他吃飯,唱歌,看電影,一律拒絕,倒是跟勒總有點兒形影不離的,所以南蕭沒有來公司之前,大家覺得再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這兩人指不定就湊和在一起過了。

  南蕭沒出聲,眼神裏帶著懷疑。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吻上不良嬌妻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 司令大人,求床咚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唯妻至上,總裁老公欠收拾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愛你入骨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