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46

突然不知疲倦的響了起來,響了很久之後,突然又斷了,最後又響了起來,南蕭接起了手機,喊了一聲:“您好!”

不知道電話裏麵說了什麽,南蕭想反駁,張了張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想說不是真的,可是對方卻偏偏信誓旦旦,那些話就跟刀子一樣割她的心。

最終,她吼了一句,我不信,可是卻那般軟弱無力,掛了電話之後,南蕭的眼淚已經滾落下來,她突然醒悟過來一樣,匆匆收拾了自己的行李。

其實並沒有帶多少衣服,她的東西大多還在a市,東西收拾好了以後,她下樓辦了退房手續,離開了酒店。

勒景琛在南蕭離開之後,才知道她跟容霆一起去港城了,收到南蕭的信之後,他看了很久,最後有幾個字,刺目又疼痛,像是一根針紮在心疼一樣,她說,祝你幸福。

南南,如果沒有你,我怎麽會幸福呢。

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裏整整幾天,不吃不喝,最後她從房間裏出來的時候,墨心一看到兒子,眼淚就滾落下來:“阿琛,你這是何必呢!”

勒景琛望了一眼天,目光沉沉的,像是一層雲壓在了心尖上,他說了這幾天唯一說的一句話,他說:“媽,幫我安排吧,我同意出國治療了。”

第203章 咱們可是好朋友

三年之後,南蕭從機場出來,來接機的助理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她的語調很輕鬆愉快,活力四射,讓你感覺跟她說話像是沐浴在陽光之中。

她是混血兒,高鼻梁,五官很立體,人很漂亮的那種,她的語調有幾分誇張,漂亮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笑意,仿佛是自己的夢想實現了一樣:“蕭,我已經聯係好了投資商了,對方已經確定幫你投資,辦畫展的事情,隻要咱們把合同簽了之後就可以了。”

南蕭含蓄的說謝謝你,rose。

rose這姑娘是南蕭在法國認識的,三年前她離開之後,並沒有直接離開中國,相反她背著一個包用三個月的時間走遍了中國很多地方,那段時間,她隻是一個孤獨的旅行者。

她背著大背包,去了很多地方,有時候徒步,有時候坐車,有時候跟別人一起,有時候,隻是一個人,她很享受那段時光,仿佛是她一輩子安寧的時光。

三個月之後,她的簽證下來,她去了法國,之後認識了rose,她一邊學習一邊在街頭賣畫,巴黎有一處地方,專門收留那些還沒有成名,卻是才華橫溢的藝術家。

而南蕭就在那裏認識了rose,她是她的第一個買主,久而久之就熟了,rose是一個叛逆的姑娘,野性,彈一手好吉它,她彈吉它的專注樣子吸引了南蕭。

當然她也被南蕭吸引,畢竟在法國,一個搞藝術的中國姑娘並不多見。

rose爽朗的笑了笑,勾著她的肩,她總是習慣這樣,仿佛這樣能跟對方有一種說不出的好感,她笑的八顆牙齒外露,白生生的跟小貝齒一樣:“咱們可是好朋友。”

她們確實是好朋友,rose比她早一段時間回到了b市,考慮了很久,南蕭最終選擇了b市當成自己的第一站,三年時光,將南蕭打磨的更加漂亮,一張小臉更加靈氣逼人,像是一塊玉打磨之後慢慢露出了她的華美。

她穿簡單的款式,卻非常有味道,眼睛很黑,有一種寧靜到骨子裏的安寧,rose開了一輛銀白色的商務休閑車,一邊開車一邊跟南蕭打招呼:“蕭,今天我專門給你準備了接風宴,等會兒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南蕭看著她熱情的眼睛,有些不忍心拒絕,可是三年沒回來,她想先去看看媽媽,她對rose說道:“抱歉,親愛的,今天恐怕不行,明天我們在一起吃飯。”

rose有些悶悶不樂,可是天生的樂天派,讓她很快調轉了情緒:“好吧,好吧,蕭,你真是越來越無趣了,除了畫畫,你該找點讓自己開心的事情,別整天悶在畫室裏麵,小心再這樣下去,沒人要了。”

南蕭勾唇,並沒有反駁什麽。

rose這話當然是誇張了,實際上追求南蕭的男孩兒可真不少,她在法國是少數且難得一見的天才畫家,尤其是成名之後,追求者更是絡繹不絕,不過她都拒絕了。

有時候rose會覺得這姑娘是個怪人,根本不像是一個小姑娘應該的表麵。

“對了,住宿的地方已經安排好了,咱們先住一起,不介意吧?”說到最後,還湊過來,古靈精怪的問了句,其實在法國的時候,南蕭也跟她住在一起,這丫頭絕對是存心的。

南蕭作思考狀,眼珠了瞟了她一眼:“如果我說我介意呢。”

“噢,蕭,不要,b市的房價太貴了,你不能讓我身無分文的流落街頭吧!”如果不是開車,這姑娘指不定要跳過來,一把抱住南蕭了。

南蕭笑了,難得一抹笑意蕩在眼尾:“開玩笑呢,咱們一起住。”

“蕭,還是你對我最好!”rose開心極了,差點撲過來親南蕭一口。

rose這姑娘有天生音樂細胞,喜歡玩音樂,又大學畢業沒多久,賺的錢不是旅遊就是投資樂器了,就南蕭所知,這姑娘的吉它都花了她不少錢。

所以小日子一直過得緊巴巴的,南蕭突然到了一個路口突然喊了停車,rose不知道為什麽,但還是踩了刹車,把車子往路邊穩穩一停:“怎麽了,蕭?”

“我先不回去,你幫我把行李先拿回去吧!”南蕭作勢要下車。

“蕭,你剛下飛機,就急匆匆的出去,該不會是想去見老情人吧!?”rose故意逗她。

哪知南蕭的神色一怔,眼神有些遊移不定,隨即笑了一下,仿佛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你說笑了,我隻是去看我媽!”

“臥槽,你是b市人啊!”rose驚呼一聲,南蕭已經頭也不回的下了車,她關上車門,衝她揮了揮手,然後轉身離開。

樹影籠籠,正是夏天的時候,她穿了一條幹淨的t恤,卡其色長褲,一雙平板,一頭海藻一般的卷眼隨意的披散下去,竟然美好的宛若一個大學生。

她沿著這條路走了幾步,隨即攔了一輛出租車,消失在人海。

南蕭先是買了一束花,然後打車去了墓園,她剛來到曹佩聲的墓前,卻突然發現墓碑前擺了一束花,看樣子,是剛來祭拜不久的事情。

但是,會是誰?誰還會她會來看曹佩聲,難道是江恩年嗎,想到這個名字她突然自嘲一笑,這個男人,當年媽媽去世的時候,他都沒有參加葬禮,更何況如今,他不知道在哪個地方逍遙呢,她曾經聽蘇小珞提起過,說是江恩年升官了,現在是a市的市委書房了。

估計他也沒有那個閑功夫來看曹佩聲,畢竟對他這種人來說,權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至於媽媽,他恐怕早忘了。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南蕭緊緊的盯著那束百合花,難道是蕭笑嗎?

那個念頭隱隱約約在心尖上跳動,好象要跳出來一樣,南蕭緊緊的盯著那一束淡雅的百合花,試圖看出些什麽來,但是沒有,她什麽也沒有發現。

她把花束放在墓碑前,墓碑上的人還笑顏如初,美好幹淨的一如當年,這是她的媽媽,長眠這裏三年,這三年,南蕭沒敢回來,是真的不敢。

她腦子裏一直記的是,曹佩聲給她留的最後一句話,讓她把蕭家的國畫發揚光大。

而這三年,她一直在為此努力,她開口,第一句話說:“媽,我回來了!”

風一直很安靜,陽光傾斜,打下略略的光影,南蕭蹲在那裏,像是敘家常一樣跟她說話,聲音柔的近乎安靜:“媽,這幾年我一直在遵循你的遺願去努力,雖然我還沒有做到,可是媽媽我會做到的,我會做的最好,把蕭家的國畫發揚風大,讓更多人看到蕭氏的作品。”

“媽,這幾年我一直在找蕭笑,可是沒有她的下落,我找不到她,媽,你說我是不是沒有用,我一直想著我多畫一些畫,蕭笑如果看到了,她一定會記得我的。”

“媽,你說是不是,不相信蕭笑沒了,她好不容易回來,怎麽會沒了呢,媽,你告訴我,她現在在哪裏,好不好?”南蕭的聲音說到最後已經有了哽咽。

她抬頭輕輕的抹了抹眼淚,深吸了一口氣,將那些情緒憋了回去,眼睛裏蒙了一層霧,水霧瀲灩,像是一首盛綻的舞,她對曹佩聲說,仿佛她還活著的時候:“媽,我先走了,過幾天再來看你,媽,你一定要保佑我,知道嗎?”

南蕭離開之後,從陰影裏慢慢的踱出了一個人,縱使三年已過,歲月在他臉上並沒有留下什麽痕跡,他看著那抹身影,慢慢遠去,仿佛當年的時候,拳頭忍不住緊握。

無聲的喊了兩個字,南南。

這三年,她沒有聯係過自己,一次都沒有,而那個爛熟於心的電話,他一次也沒有撥通過,南蕭,你可知道這三年,我是怎麽熬過來的?

南蕭並沒有打到車,因為時間有點兒晚了,墓園這邊比較偏靜,在郊區外,所以打車並不容易,她打開叫車軟件,準備叫一個車的時候,突然一輛黑色的路虎車從她身邊滑過,剛好經過一個小坡,濺起了一身泥水,飛到了她卡其色的褲子上。

南蕭那一瞬間,真想罵一句,混蛋,她低頭看了一眼弄髒的褲子,正準備追上去跟對方講個明白時,對方已經開著車,跑了!

南蕭氣暈了,回來第一天,就遇到這種情況,還真是讓人醉了。

剛巧rose打電話過來,問她什麽時候回來,南蕭這才平息了怒火,跟她說自己晚點回去,晚飯不用等她,她自己在外麵解決,她回答了一句剛好我有約會,掛了哈。

等南蕭折騰回到市內的時候,已經晚上八點了,她剛剛回到公寓,手機鈴聲突然稁無征兆的響了起來,她一看陌生來電,本能的不想接。

可是對方卻是不死心一樣,一個電話接著一個,直到她不耐煩了,接起了電話……

第204章 他們分手了,並不意外!

“你好,我是蕭,請問你是哪位?”南蕭很普通,公式化的一句話問話。

但是對方卻沒有出聲,南蕭又覺得有奇怪,想著該不會是打錯了吧,但還是仔細問了一句,對方還是沒說話,隻是呼吸聲略沉。

南蕭聽在耳朵裏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又喊了幾聲,對方卻是啪的一聲掛斷了一聲電話。

南蕭傻了,剛回國第一天,就有騷.擾電話,這特麽也真是醉了。

對著手機無聲的翻了一個白眼,將手機扔在客廳的沙發上,南蕭開始收拾行李,小玫瑰租的地方挺不錯的,兩房一廳采光極好,家具跟嶄新的一樣,看得出來,這丫頭這次沒摳門。

在法國的時候,她寧願住地下室也要把錢給省出來買樂器,今天還真是難得。

南蕭覺得這天沒下紅雨吧,要麽小玫瑰今天怎麽這麽大方,有點兒不正常,嚇到寶寶了。

不過她還是自覺性的把行李收拾好,說真的,她在飛機上睡了很久,這會兒並不困,隻是覺得腦子脹脹的,找了包速溶咖啡,泡好之後,沒滋沒味的喝了一口。

這幾年,南蕭變化最大的莫過於喝咖啡,出國這幾年南蕭對自己的要求很高,困的時候全靠黑咖啡提神,而手中這種甜膩的玩意兒,對她來說就跟喝甜品一樣。

打開電視,隨意調著台,頻道卻在某一個台上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

電視上在作一個采訪節目,是關於勒景琛的,她目光有些發緊,發澀,喉嚨也跟著難受,三年了,在當初接了那個電話之後,她突然決定離去,不是沒有原因的。

隻是三年之後在看到勒景琛那一刻,那些深埋的感情像是巨大的浪,將她徹底打翻。

心口某一處地方隱隱作痛,如果當年,沒有他的絕情,她是否會那麽直接的離開,也許……她甩了甩腦袋,多想無益,都過去了。

再見,怕他已經是嬌妻孩子在側了,而她……佯裝無事的笑了笑。

這幾年勒景琛低調的近乎不為人知,三年前他突然宣布退出娛樂圈,從此低調的近乎神秘,媒體再也撲捉不到他絲豪的信息。

他整個人跟一滴水融入大海一樣,以前的勒景琛那是經常上頭條,現在有人想拍他的一條新聞,簡直比登天還難,有人說,他去了國外,有人說,他接手了勒氏。

還有人說,他其實自己在創業,不管怎麽說法,南蕭卻是再也沒有聽到過他的消息。

甚至連蘇小珞都不曾知道,有幾次打電話的時候,蘇小珞問她跟勒景琛怎麽說了,她說能怎麽了,不就是分手了。

這個世界上情侶分手的多了去的,他們分手了,並不意外,不是嗎!

勒景琛俯身站在酒店的最高處,將整個b市的夜景收攬於眼底,這座城市比起多年前,更甚繁華,可是,他眼底地是一片灼灼落寞。

墨中透藍的眼眸裏,仿佛裹了一層淡淡的哀傷,無法抹去一樣,又像是久年難忘的畫作,再也沒有辦法,將那曾經的過去輕描淡寫的一一抹去。

他雙手撐在那裏,並沒有用力,隻是夜風微涼,給他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