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46節

  “不下,我不要下車,這個世界上,我隻剩下你了!”江臨歌同樣固執。

  “那我下車!”墨邵楠直接下了車,拿著手機離開,正好有出租車司機停下來,墨邵楠直接攔了一輛車,頭也不回的離去,江臨歌追了出來的時候,車子已經如風一般離去。

  她突然蹲在地上,像是失去了所有指望,崩潰大哭起來……

  “哭什麽!”突然,一道男人的聲音響了起來,陰側側的,讓人覺得仿佛有陰風吹在皮膚上麵,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江臨歌一聽到這聲音,下意識的掉頭就走。

  男人的大掌突然伸出來,狠狠的拽住她的頭發:“還想跑,這回我看你往哪裏跑!”

  -本章完結-

☆、第243章 大結局十九墨家人,勒家人?

  勒景琛跟南蕭到了醫院之後,墨心就守在手術室外,一看到這兩人一前一後的來了,本來就不好看的臉色,更難看了,那感覺仿佛在問,你怎麽帶她來了。

  “外公怎麽樣了?”勒景琛問得淡淡,這個老人縱使做錯了事,可他畢竟是自己的外公。

  墨心忍了忍,終於把怒氣平息下去,這幾年跟勒景琛的關係不好,導致了她這幾年的脾氣也沒有一樣溫婉:“你還知道他是你外公!”

  勒景琛看了一眼手術室,紅燈還在亮著,證明還在搶救,如果不是墨心打電話過來,他恐怕也不知道,墨允今天早上突然腦血管堵塞送到了醫院。

  “情況怎麽樣了?”他淡淡。

  墨心氣得臉色都變了好幾變,雖然墨家跟勒家不缺錢,可是這種病,最麻煩,如果再晚送一步,估計墨允就沒命了,看著跟沒事人一樣的勒景琛:“你知不知道,你外公這個病就是被你氣的,如果他有什麽三長兩短……”

  勒景琛眉鋒微微一蹙,正準備說話的時候,南蕭拽住了他的衣袖,女人眼底有一道漂亮的光芒,帶著三分乞求:“媽,外公是年紀大了,跟這件事情沒有任何關係!”

  “你憑什麽這麽肯定,如果不是你一直步步緊逼,他能這樣嗎!”墨心氣急敗壞的開口。

  “那你的意思是說,責任全部在我了?”勒景琛冷冷的問道,墨中透藍的眼眸中沒有一點兒情緒:“我前段時間被他們逼到無路可退的時候,你有考慮過我嗎?”

  這句話,跟一塊巨石一般砸了下來,長廊裏靜謐無聲。

  在場幾人的臉色都不好看,尤其是墨心,臉色最為難看,胸前有些起伏,似乎不可置信勒景琛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南蕭也有幾分尷尬。

  那幾日,真的走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勒景琛這人,花錢素來大手大腳,那幾天,他們從訂好的總統套房退出來,搬到一家普通的旅館裏。

  甚至,吃飯的時候,因為想節省一點兒,她跟勒景琛都是去啃饅頭。

  他從小沒受過這些委屈,哪怕再苦再難的時候,他也沒有過這樣的日子,甚至當他們兩人從口袋裏掏出來隻有十幾塊錢時,那種感覺簡直是讓人難以想象的。

  所以,南蕭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感覺到了心疼,她不清楚墨心聽到這句話的感受是什麽,可是她心疼:“阿琛,別說了。”

  勒景琛感覺南蕭的手拽住他的大掌時,心底那些委屈仿佛一下子散去,他平複了情緒,望著墨心,依舊是豪不退讓的架勢:“媽,我不想跟你爭論這些,墨雨軒我已經收購了,以後外公可以在家頤養天年了,至於你說的那些,我可以裝作沒有聽到。”

  墨心被兒子幾句話刺激得不行,這會兒腦子也昏昏沉沉的,猛一聽到勒景琛說的這句話,登時臉色又變了:“你什麽意思,你強占了你外公的東西,難道不應該還給他嗎!”

  “媽,墨雨軒到底是怎麽來的,還要我跟你一一說明白嗎!”勒景琛看著墨心的樣子,知道墨允這會兒在醫院裏,她情緒不穩,可是她說得這些話,可曾考慮過他這個兒子的感受,當年他承認自己一意孤行,因為她把南蕭趕走的事情,對她,他始終懷有一份隔閡。

  但是如今,他突然覺得這個母親變了,變得完全不像她了,墨心一怔,幾乎不敢跟勒景琛對視,他不徐不緩的開口,音色平靜,聽不起什麽情緒起伏。

  “這些事情,我既然已經做了,便沒有反悔的道理,不是墨家的東西,留在墨家也沒有什麽用!”說到這裏的時候,或許是因為語速太急,喉嚨有些幹,下意識的舔了舔嘴角,那本來就冷豔的俊顏上顯得有幾分深沉:“我一直想問你,你到底是墨家人還是勒家人?”

  這句話,如同天邊的閃電一般落在了墨心心上,她望著兒子,一瞬之間覺得他很陌生,一瞬之間覺得自己很陌生,這三年來的一切,走馬觀花一般在她心底一閃而過。

  她的臉色青白的厲害,就連身子都搖搖欲墜,身形一晃,踉蹌後退兩步,卻落在一個男人溫暖的懷抱裏,來人是勒俊遠,他聽到了勒景琛跟墨心所有的爭執,隻是他沒有出聲。

  他喜歡墨心不假,可是他同樣是勒氏的家主,勒氏的一舉一動,他必須放在首先其衝的位置上,所以他沒吭聲,是希望墨心能夠想明白,她到底是誰!

  如果她是他的太太,那他會傾盡一切,護她安穩,如果她還執意護著墨家……心裏歎了一口氣,麵上卻是淡淡的,訓斥道:“阿琛,怎麽跟你媽說話呢。”

  他其實也是得了墨心的消息,這才從A市趕了過來,剛到就聽到兒子跟妻子爭吵。

  勒景琛沒再說話,拽著南蕭往涼椅上一坐,沒再吱聲。

  勒俊遠陪著妻子出去,墨心的情緒已經緩和了很多,問他:“俊遠,我這幾年是不是很過份?”她問得語氣極低,像是想要得到一個保障一樣。

  “不會,我覺得這樣剛剛好。”勒俊遠太寵妻子,不舍得她受一點兒委屈,墨心要做什麽,他也從來沒有加以阻攔,所以這會兒,他拍著她的背,指尖還殘留著她的悲慟。

  “心兒,阿琛畢竟是咱們兒子,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傷他的心,他肯定心裏不舒服,所以說話的時候難免沒有分寸,不過他一向喜歡你,心結解開了,就好了。”

  聽著丈夫的話墨心瞬間淚如雨下,雖然這三年,勒俊遠從來不說什麽,可是她也知道,因為勒景琛的事情,他心裏多多少少有些責備的念頭,可他從來沒有說出過口。

  勒俊遠帶著墨心去吃了點兒東西,又給她時間冷靜,直到墨心平複了,這才開口說道,裝作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心兒,咱們該回去了。”

  “俊遠,對不起……”墨心還是紅著眼睛,她想了很多,以前她一直把自己當成了勒家主母,凡事是為勒家考慮,可是因為三年前墨蘭的事情,以及墨允對自己說的那些話。

  她對墨家有一種虧欠,這種虧欠讓她下意識的做了很多舉動,比如說逼著勒景琛跟南蕭分手,當年勒景琛受傷之後,是有過跟南蕭分開一段時間的念頭。

  畢竟他傷得太重,他不想讓南蕭因為他的事情分心,可是他又不想跟南蕭離得太遠,所以他一直采取保守治療,但是保守治療對於勒景琛的身體來說,根本沒用。

  她強製性的想送他出國,可是他就跟鬼迷了心竅一樣,不舍得離開A市。

  而她就是得了一個竊機,給南蕭打了那通電話,隻要南蕭離開,勒景琛才肯安心養身體,而勒景琛在知道南蕭離開之後,那一天,她到現在還怕想起。

  因為勒景琛已經變得不像勒景琛,雖然他有打算讓南蕭出去學習一段時間,可是他從來沒有想過,讓她說出了那樣決絕的話,仿佛此生再也沒有緣份一般。

  勒景琛打那以後決定出國治療,可是跟她的關係卻一落千丈,再也沒有從前的親密無間。

  對她,始終都透著一股子疏離。

  “傻心兒,又說什麽胡話。”勒俊遠知道,經曆了今天的事情,墨心肯定會想通,也許她自以為的對勒景琛的好,並不是勒景琛想要的,而她也會明白自己的位置和兩家的關係。

  兩人回去之後,墨允已經被送進了病房,因為發現的還算及時,手術還算順利,暫時沒有性命之憂,不過墨允畢竟年紀大了,因為這個病來的突然,造成了他半身不遂的結果,後半生可能要在輪椅上渡過了,而他,再也不是那個曾經叱吒風雲的國畫大師了。

  對於這個結果,墨心雖然難以接受,請了很多專家來醫治,甚至打算把墨允送到國外,可是他這一病,再加上墨雨軒被收購之後,墨家那邊竟然沒有幾個人來看他。

  不過,墨邵楠倒是來過一次,那天下午,他跟墨允不知道說了什麽,墨允差點沒昏厥過去,因為人在醫院,倒是沒出什麽大事。

  墨允情況穩定之後,墨心把他接回了A市,由著傭人照顧,後半生算是有了保障。

  勒景琛這段時間一直忙於公司的事情,雖然他收購了墨雨軒,可是那塊地的投資,以及決策,很多事情要疏理,解決,以及官場上的一些關係,這次能扳倒江恩年,其實也花費了不少力氣,光是收集證據都花費了很多心思,更別說這些枝枝蔓蔓的東西。

  他忙,南蕭也忙,南蕭的畫展終於準時殿出,雖然前幾天沒什麽人,可是隨著時間推移,竟然引起了空前絕後的轟動,以至於有不少老前輩,都歎一聲後生可畏。

  這一日,南蕭剛從展廳裏出來,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本章完結-

☆、第243章 大結局二十那是蕭笑

  看到那個身影的時候,南蕭下意識的釘在了原地,心裏有一個輾轉多時的名字一下子滑了出來,她朝著那個人影喊了一聲:“蕭笑!”

  然後朝著對方就追了過去,南蕭跑到停車場的時候,左右徘徊,卻沒有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了,她臉色發白,唇角哆嗦著,她沒有看錯,那是蕭笑。

  可是蕭笑既然回來了,她為什麽不來見自己,還是說,她對她心裏一直是有怨憤的。

  南蕭來來回回的在停車場走了好圈,可惜沒有見到人,別說蕭笑,因為畫展還在進行著,這會兒停車場裏根本沒有什麽人,但南蕭沒有找到任何人。

  突然空氣中有一道輕微的聲響,一輛車子滑進了停車場,她一回頭,瞳仁一縮,卻看到了勒景琛從車子裏走了下來,習慣性的摟著女人瘦弱的肩:“在這裏等我?”

  南蕭沒出聲,雙目還是有些放空:“阿琛,我看到笑笑了……”

  這個名字曾經有一段時間曾了南蕭心中的禁忌,當年蕭笑死於山頂之上,是她無論如何都不願意承認的一件事情,可是如今蕭笑真的出現了,她又不確定那到底是不是她。

  “你是說蕭笑?”勒景琛這才注意到南蕭的臉色,蒼白的近乎透明:“她如果回來是好事啊,隻是你看到的是不是蕭笑?”

  因為隻是一個背影,南蕭連臉都沒有看到,也許自己是太思念蕭笑了,才看到了幻象,她搖頭,輕語:“我不知道,我隻是覺得那是蕭笑。”

  “最近是不是壓力太大了,南蕭,雖然畫展很重要,可是偶爾你也要給自己放鬆一下,如果再這樣下去,我真擔心你。”南蕭的性子雖然平時不慍不火的,但是一到工作狀態,那完全是拚命三朗的架勢,這跟當年當模特的時候完全一樣,甚至更勝當年。

  他都聽過小玫瑰跟自己投訴了,說南蕭完全是把工作當飯吃,忙個沒完不了。

  “我沒事。”南蕭搖頭,往他懷裏蹭了蹭,聞到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身體一下子放鬆下來,懶洋洋的吸了一口氣:“我自己的身體,我自有分寸。”

  勒景琛親了親她的發絲:“真不想讓你出來。”

  因為勒景琛的突然到來,南蕭放棄了吃盒飯的打算,最近畫展進行的不錯,勒景琛的事業也慢慢步向正軌,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中午我訂了餐廳,一起去吃飯吧?”

  “可是小玫瑰一個人,怕是忙不過來吧。”南蕭遲疑,這段時間小玫瑰跟著自己沒少辛苦,她說了等畫展結束就走,結果到現在還在這裏幫忙。

  “淩安不是在?”勒景琛說。

  提到淩安,南蕭覺得自己有話說了,自從淩安被曝出跳槽以後,跟小玫瑰的關係幾乎是跌入了穀底,雖然後來勒景琛解釋,說隻是一個計策。

  可是小玫瑰卻沒有打算這麽原諒他,於是淩某人這段時間也夠悲催的,每天忙完工作之後還要來小玫瑰家負荊請罪,結果小玫瑰根本不甩他。

  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好幾天了,小玫瑰跟淩安關係未見緩和的趨勢,雖然南蕭也勸過小玫瑰,但是小玫瑰固執起來那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的節奏。

  聽到淩安來了,南蕭突然有點兒想笑的衝動,畢竟木頭跟玫瑰在一起的畫麵還是樂趣多多的:“那咱們也回去吧。”

  聽到這句話,勒景琛忍無可忍的翻了一個白眼,這是女朋友嗎,女朋友見了自己沒那麽大熱情,倒是見了淩安突然這麽雞血沸騰的,他深深的怨念了:“南南,我才是你男人”

  南蕭看著勒景琛的怨夫臉,忍不住樂出了聲:“我知道啊,不過你不覺得小玫瑰跟木頭在一起的畫麵很好玩嗎。”她最近事情多,就是拿這個減壓的。

  勒景琛已經不想看自家特助的德性了,你說你,為了一個女人,低聲下氣的,你至於嗎,可是他突然想到自己的時候,摸了摸下巴,好象自己也跟他差不多。

  “我餓了,咱們先去吃飯吧。”勒景琛決定在這個話題上打住,準備把人拐走,南蕭剛剛出來也就是出來透透氣,並不打算離開,這麽冒冒然的走了,估計小玫瑰找不到她人了,肯定也會著急了,結果勒景琛來了一句,你放心,木頭在這裏,小玫瑰忙著呢。

  哪怕如此,南蕭還是跟小玫瑰報了一下自己的行蹤,這才跟著勒景琛去吃飯,兩人剛一上車,勒景琛突然問道:“江恩年這段時間有沒有讓人聯係你?”

  江恩年被關押之後,倒是在看守所裏給南蕭打了不少電話,但是南蕭一次沒去過,她這個人比較小心眼,沒有辦法麵對一個曾經害了蕭爸爸跟蕭媽媽的人。

  在知道一些事情真相之後,她做不到那麽大度,當年曹佩聲嫁給南尚啟之後,原本她們可以有一段平靜的生活,因為江恩年,墨蘭,還有葉楚,他們的算計,害死了南尚啟。

  當然,這也是後來她見到南杭的時候知道的一些真相,南杭因為這件事情威脅了她整整八年,她雖然想過反抗,但是因為自責,她一直隱忍下去。

  南杭這三年過得並不如意,他跟自己承認,當時指證她殺人一事,其實是墨蘭讓他這麽說的,當年墨蘭知道他生性.愛賭,每個月都會敲詐自己的妹妹,借此以謀得生活費。

  所以在賭場設了一下局,讓南杭欠下高利貸的巨額債務,借此替自己辦事,南杭為了活命,隻能招出當年那些事情,甚至不惜詆毀南蕭。

  對於這些過往,南蕭聽了之後反倒沒有太大的感覺,而這三年,因為南杭吃住跟一個特種兵在一起,他改了爛賭成性的習慣,更甚至改過自新,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

  沒辦法,當年勒景琛抓到南杭之後,本來打算讓他跟南蕭見麵,結果那段時間出了太多事情,南杭跟南蕭見麵的事情一直推遲,後來南蕭出國以後,勒景琛怕他跑了,沒人告訴南蕭那些真相,畢竟她一直覺得自己害死了南尚啟,自責多年。

  為了讓南蕭放下自己心底的那些自責,他給南尚啟安排了正當的工作,讓他改過自新,更找了一個保鏢,如果他有一些劣跡行為,直接動手,隻要不把人弄死,就沒事。

  南杭挨了三年揍,不得不說,有些壞習慣倒是改得幹幹淨淨,沒辦法,挨揍真是一件太痛苦的事情,尤其是那個特種兵,揍起來非常有分寸,讓人欲生欲死的。

  南杭徹底怕了,他本來也不是什麽好鳥,甚至混過一段時間,可是在那個人身邊幾年,再壞的毛病都好了,現在比警察叔叔還要正直。

  “今天上午打過一次。”興許江恩年再也沒有了指望,倒是一次又一次跟南蕭打電話,讓她去看守所裏看他,不過南蕭因為江恩年做的那些事情,一次沒有去過。

  瞧見南蕭心情不好,勒景琛倒是有些後悔,問出這樣的問題,雖然掌握了一些證據,可是江恩年幕後的那些人沒有拔除,他不想讓這件事情繼續有影響,但凡一顆腫瘤,必須揭除得幹幹淨淨,這才算完,不過江恩年嘴巴嚴,進去這麽久,倒是什麽都沒有招。

  當然,該招的他還是招了,隻不過是一些表麵上的東西,真正的東西他還沒有說,這人太過狡猾,又在官場混了這麽多年,除了南蕭跟江臨歌兩個女兒,倒沒有別的親人。

  “如果不想去,我跟那邊說一聲,讓他不要再往你這裏打電話了。”其實勒景琛之所以同意讓江恩年往外打電話,就是想看看他到底跟誰打電話,好有個眉目,結果過去好幾天了,江恩年除了跟南蕭打電話,倒是沒有別人打過一次。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