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44

話了,說他是男人,倒不如說他是男孩兒,整個一陽光帥氣,幹淨分明的帥小夥,一雙眼睛確實是活靈活現的,能讓他感覺到他的熱情洋溢,他的胳膊還搭在蘇漢子身上,一副哥倆好的表情:“我是她男朋友!”

蘇漢子瞪了他一眼,但是注意到對麵虞美人臉色驀地一變,心情突然很爽,同樣甜蜜的挽著他的胳膊:“他叫ben,我在國外的合作夥伴。”

虞美人的目光陰沉不定,在兩人中間徘徊,那樣子似乎根本不相信蘇漢子的胡扯,南蕭卻露了一個笑,蘇漢子有男票,這是多麽值得可喜可賀的一件事啊。

所以她轉過身來,對著蘇漢子,明顯當虞美人不存在一樣:“那就好,我還以為你一輩子蹲一個坑裏不出來了!”

虞美人怒了,什麽叫蹲一個坑裏不存在,他特麽是坑嗎?

“得,我以那種從一而終的人嗎!我還年輕,沒必要吊在一棵樹上,再說了,有這麽青春陽光的小鮮肉,我如果不要,豈不是太暴珍天物了嗎?”蘇漢子說到這個的時候,非常色.情的捏了捏小鮮肉的臉,嗯,還別說,挺嫩的,手感不錯。

被吃豆腐的小鮮肉聽不懂她說了什麽,隻是討好的笑了笑,那樣子,配上那金黃的一頭卷毛,還真的像是一隻恬不知恥的金毛。

虞美人的臉當即黑了,在蘇小珞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突然被他一個大力,朝外麵拖了出去……

第200章 蕭笑不會有事的!

ben同學想追出去,南蕭卻叫住了他,ben不解其意,南蕭抿了抿唇,問他:“你跟小珞認識多久了?”

ben的中文造詣不太好,跟蘇小珞溝通完全是中英合壁,這會兒聽到南蕭這麽問,也明白她的意思,但是不知道怎麽回事,露了一口大白牙,羞澀的開口:“三個多月了!”

南蕭自然不會讓他這個時候出去搗亂,那兩人必須好好談一談,於是拉著ben東扯西扯,扯的全部是蘇小珞的事情,ben有興趣,完全忘了自己剛剛上任的女朋友被別的男人帶走的這件事情,一雙眼睛亮晶晶的,純潔無比,讓南蕭好有負罪感。

直到容霆來了,男人依舊是一身黑衣的衣服,因為天氣已經轉涼了,而他身上僅僅穿了一件薄薄的t恤,外麵是一件做工精致的高級定製西裝。

男人容色稍涼,一雙嘴唇削薄如刀,淩厲無比,連同眉稍都仿佛凝著一層戾氣,他來到南蕭身邊,看著她穿的病服,直到確認她安好之後,才鬆了一口氣:“沒事吧?”

“我沒事,就是……”南蕭搖頭,不知道心裏卻有幾分委屈,可能是因為曹佩聲的病情,也可能是因為那場爆炸的事情,讓她至今心頭難安。

蕭笑不見蹤影,勒景琛也不知道怎麽樣了,她還見不到。

“你放心,蕭笑不會有事的!”像是知道她在想什麽一樣,容霆突然肯定道。

南蕭不知道他為什麽這麽自信,畢竟警方那邊都給出了蕭笑已經死亡的確據,可是容霆這麽信誓旦旦的保證,就好象他知道什麽似的。

一瞬間的事情,南蕭突然想起來,當初勒景琛好象跟自己提過一次,蕭笑跟容霆關係不淺,讓她注意容霆的身份,可是想到蕭笑的身手,而容霆就是一個強大無比的經紀人,這兩者無論如何也扯不到一起啊。

但是這會兒,南蕭眼睛裏有了一些疑慮,生平第一次,她對容霆有了這種疑惑的感覺,語氣裝作若無其事的:“容大哥,你跟笑笑以前認識?”

這個問題讓容霆的眸色一沉,隨即答道:“不認識。”

“我怎麽聽說你們以前認識!”南蕭故意這麽追問了一句,容霆卻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瓜子,認真的重複道:“你聽錯了!”

接下來幾天,有容霆在,南蕭沒有那麽慌亂了,因為容霆在的緣故,他特意讓人找了一批比較高端的醫生來在曹佩聲看病,曹佩聲一直昏迷不醒,醫生說肺部嗆了太多濃煙,再加上她體內癌細胞擴散,引起了並發症,所以情況最近一直不太好,在重症監控室裏觀察。

直到這一天,南蕭終於見到了勒景琛,那一天,墨心不在醫院,勒景琛一醒來就要見南蕭,勒俊遠心疼兒子逼不得已給南蕭打了一通電話。

瞧見南蕭過來,勒俊遠也不擺譜了,實際上勒俊遠其實沒那麽反對南蕭跟勒景琛的事情了,可是這次勒景琛受傷的事情卻惹怒了墨心,墨心一般不說什麽,可是半乎兒子的身體,她怎麽可能不怒,所以她現在反倒成了最反對勒景琛和南蕭的。

“南蕭,你來了!”勒俊遠最近一段時間也愁眉不展的,見到南蕭才露了一個勉強的笑:“阿琛就在裏麵,你趕緊去看看他吧!”

“好!”南蕭應了一聲,進了病房,推開病房之後,就看到勒景琛坐在病床上,似乎跟以前並沒有什麽兩樣,隻是整個人清減了很多,一雙眼睛又幽又沉。

對於她的出現並不意外一樣:“來了。”

“來了,你怎麽樣了?”南蕭問。

“還不是這樣,養幾天就好了!”勒景琛輕抹淡寫一句,跟沒事人一樣。

南蕭望著他,勒景琛坐在那兒,身穿藍色的寬大病服,整個人顯得有幾分不修邊幅,但是又顯得有幾分清瘦濯然。

他手裏拿了一個桔子,慢悠悠的剝闃,那感覺就像是一點一點的剝著女人的衣服,不知道為什麽有這種聯想,她晃了晃頭,壓製住自己心裏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開口,卻是直接了當,點明主題:“勒景琛,那天在山上到底怎麽回事?蕭笑呢,還有安念塵呢?”

這兩人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南蕭想起那天自己去了山頂一次,上麵被移為平地,滿目蒼痍,而卻怎麽也找不到蕭笑跟安念塵的下落。

就連葉楚都沒有,那些搜救人員給的回複是,可能是炸的屍骨無存!

畢竟那麽恐怖的炸彈威力,差點把山頂移為平地,勒景琛和曹佩聲沒受傷那是他們幸運,但是蕭笑跟安念塵就說不準了,南蕭一直想問勒景琛這個事情,直到今天才有機會問出口。

“我說的話,不知道你會不會信?”勒景琛慢悠悠的問了句,看著南蕭眼神兒的慌亂,他就知道她不會信的,稍稍扯唇,他笑了一下:“他們死了,被炸藥炸的屍骨無存!”

南蕭的腦子轟的一聲炸了,哪怕早已經做了這種心理建設,可是理智上還是接受不了,蕭笑跟安念塵真的沒了,她臉色蒼白,幾近透明,一雙漆黑的眼睛裏,籠罩著一股子無聲的悲傷:“我不信,笑笑不會死的!”

勒景琛沒說話,他現在都能感覺那些火舌在追著他跑,打算給他吞沒一樣,他也不信,可是他醒來之後,就讓淩安加派人手去找人了,可是一無所獲。

他也不相信蕭笑跟安念塵就這麽死了,可結果確實是這樣的。

“你為什麽不救她,你明知道笑笑是我妹妹!”南蕭突然恍過神來,她望著勒景琛,倏地問道,明明他可以救媽媽,為什麽不能救笑笑呢。

他不知道,蕭笑是她這個世界上,除了媽媽之外,最重要的人嗎!

“南南,我救不了,那個時候,我隻能救一個人!”如果他回去救蕭笑和安念塵,恐怕他跟曹佩聲也走不掉,手中的桔子突然不分輕重一捏,汁水滿溢,他扯了一張紙,漫不經心的擦了擦手,卻沒有看南蕭指控的眼神兒:“如果沒事兒,你先回去吧,我要休息!”

“勒景琛,你——”南蕭氣的嘴唇都哆嗦了。

“你別忘了,我媽姓墨,如果仔細算的話,我跟墨家也脫離不了關係!”勒景琛說完將手中的紙團隨手一扔,扔回了垃圾桶裏。

南蕭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勒景琛,前幾天他明明還死皮賴臉的讓她回頭,她差點就心軟了,可是現在,他的態度,讓她心冷至極!

其實曹佩聲是說過這樣的話,她說讓她永遠不要跟墨家人扯上任何關係!

可是南蕭心裏一直有一個結,她想知道山頂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可是偏偏曹佩聲一直昏迷不醒,而勒景琛是唯一知情的人。

他說蕭笑死了,那可能是真的沒了吧!

南蕭隻覺得冷的不行,渾身發抖,而勒景琛還在剝著手中的桔子,漫不經心,偏偏優雅至極,她感覺嗓子眼裏仿佛堵了一層棉花,明明很多事情要問,偏偏一句話問不出來。

“勒景琛,你——”她咬著唇,手指拽得生緊,他什麽意思,這是打算跟自己撇清關係嗎!媽媽是說過這種話不假,可是她從來沒有把他當成墨家人。

而墨心對自己的態度突然轉變,是不是因為這個?

正當南蕭想這些事情的時候,病房外的勒俊遠突然敲了敲門,對南蕭說道:“南蕭,時間差不多了,阿琛需要休息了,你先回去吧!”

南蕭經過這一提醒才想起來,墨心現在不允許她跟勒景琛見麵,而這唯一的一麵還是勒俊遠施舍給她的:“既然你這麽認為,我也無話可說,勒景琛,咱們完了!”

說完,她吸了吸鼻子,轉身離開。

她剛轉身,勒景琛的目光就已經抬起來,想起了曹佩聲給他留的最後一句話。

唇邊勾出一個苦笑,阿姨,你可真是給我出難題,如果南蕭真的不要我了,咋辦!

南蕭出了病房,對上勒俊遠一張歉意的臉,他張了張嘴,喊住她:“南南,以後有空多來看看阿琛,現在,隻有你的話,他才會聽了!”

兒子一直不配合治療,很糟心,有沒有!

南蕭沒出聲,說了一句我還有事,先走了,然後扭頭就離開了,剛走沒多遠,遠遠看到桑白和墨心有說有笑的朝這邊走了過來,桑白這會兒肚子老大了,看樣子,快生了。

南蕭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以前勒景琛跟桑白的緋聞鬧得沸沸揚揚的,後來桑白跟虞世堂訂婚,才沒了後續,但是桑白對勒景琛一直沒死心。

現在桑白突然跟墨心在一起,難道他們又舊情複燃了?

第201章 是巧合,還是別的什麽?

曹佩聲最終還是沒有挨過這個冬天,她在一個黃昏與世長辭,走完了她這短暫又痛苦的一生,據說,她死的時候,很安寧,像是再也沒了遺憾一樣。

唯一的要求就是讓南蕭帶她回b市安葬。

葬禮那一天,天氣略陰沉,略有小雨,綿綿的雨絲跟牛毛一樣撲落在大地,墓碑上的曹佩聲笑顏如花,仿若年輕的時候,一般盛景,跟後來的她沒有半點相同。

南蕭在那裏呆了很久很久,而容霆一直不離不棄的陪在左右,他靜靜地陪伴著她,一直沒有說話,手中撐了一把傘,遮住了南蕭頭上的密雨,而她身上一點雨絲未沾。

墓園極靜,大部分人都離去了,隻剩下兩個人,不遠處,有一個人坐於輪椅之上,久久的注視著那兩人,直到容霆突然打破了聲響:“蕭蕭,走吧?”

天陰沉沉的,仿佛隨時有一場暴風雨將這個世界吞沒一樣,南蕭哭過,眼眶紅紅的,這段時間瘦了很多,仿佛一陣風都能吹跑:“容大哥,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說什麽傻話!”容霆看著南蕭蒼白的小臉兒,曹佩聲這段時間的葬禮全部由南蕭一個人主持的,雖然他在身邊,但是她堅持自己來。

曹佩聲生前,她沒有盡孝,死後她想讓她走得順利一些。

這段時間,江恩年一直沒有出現過,曹佩聲死了,他連問都沒有問過一聲,南蕭醒來之後人在醫院,根本不清楚後來發生了什麽,但是江恩年一口咬定,自己沒有出現在現場,他對那天的事情一無所知,算是徹底的擺脫了這件事情。

曹佩聲死那天,南蕭給江恩年打過電話,但他沒接。

風起,雨更密,如同南蕭陰沉的心情,她跟在容霆身側,走沒有幾步,就迎麵看著一個人匆匆而來,那人穿黑色的衣,像是在赴一場華麗的盛宴。

江恩年,他來了,身邊還跟著助理,他走過來,因為太過著急,雨傘沒有將他完全遮住,衣服上倒是濺了不少水滯,顯得略涼,南蕭看到他,想到最近的電話,攔了過去——

“你來做什麽?”聲音極冷,跟冰渣子一樣。

江恩年望著南蕭削瘦的臉蛋兒,歎了一口氣:“蕭蕭,爸爸最近很忙,剛把……”說到這裏,神色略微尷尬,像是想起了什麽似的,畢竟葉楚那天確實被炸的屍骨無存,沒有人能找到真相,是他在幕後做了什麽:“我剛辦完那個女人的喪事,聽說你媽的事,就過來了!”

南蕭卻不想聽他的解釋:“江恩年,我媽生前你把她甩了,死後用不著你假好心,我媽她至死都不願意原諒你,你趕緊從這裏,給我滾!”

最後一句,喝出來的時候,卷著一陣風一般,劈裏啪啦的砸在江恩年身上:“蕭蕭!”

“江恩年,當初你背叛我媽的時候,你已經沒有資格再來祭拜她,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南蕭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憤怒的緣故,這會兒感覺心裏燒著一層火。

她壓抑了太久,實在發泄不出來,這會兒吼出來的時候,隻覺得心裏輕鬆了很多。

江恩年眸色複雜的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