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45節

  有明白內情的,不勝須臾,感歎勒景琛幸運至極。

  不知內情的隻覺得勒景琛這人心狠手辣,手段果斷,江恩年曝出那些新聞之後,隻能說明他完了,無論是政治還是人生,再無反擊之力。

  南蕭知道這些消息,除了有點兒難過,隻能說他罪有應得了,在知道當年那些真相之後,對這個爸爸,她已經沒了期盼,勒景琛問她,會不會怪他?

  她說,他罪有應得。

  可他畢竟是你爸爸,勒景琛這麽說。

  南蕭沒接話,倒是江臨歌從警察局出來之後,得知江恩年入獄的消息,不顧一切衝到了酒店裏,在南蕭打開門的那一瞬間。

  她看著南蕭,破口大罵:“你這個小踐人,爸爸對你這麽好,你為什麽要這麽害他?”

  說著伸手就要打人,下一秒卻被勒景琛輕輕鬆鬆的叩住了手腕:“你又發什麽瘋!”

  “你放開我,我要殺了你,小踐人,你害了我的媽媽,你又來害我的爸爸,我不好過,我也不會讓你好過!”江臨歌被勒景琛製住,卻不肯死心,瘋了一樣往南蕭這裏撲。

  南蕭看著她,有點兒無動於衷:“江臨歌,不理解事實真相,你在這裏跟瘋狗一樣大吵大鬧,你覺得有意思嗎,你自己去問問江恩年,當年害死你媽的人到底是誰?”

  聽到這句話,江臨歌覺得不可理喻,但是整個人都跟釘住了一樣,她瞪著南蕭,呼吸急促,想甩開勒景琛,可是男人的力道極大,叩得她手腕泛紅,她還是沒有辦法掙脫。

  不由更加氣急敗壞,眼珠子都紅了,強作辯解:“你胡說!”

  南蕭把手中的一疊資料扔在她麵前:“你自己看!”

  勒景琛鬆開了她,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哆哆嗦嗦去看那些資料,那些資料像是帶著刺的尖刀一樣,不動聲色的撥她的心房,她不想看,可是腦子裏有一個念頭在催促她去看。

  有一個聲音在說,看吧,如果是假的,她我可以更有能力反駁南蕭,拆穿她的真麵目。

  她深吸了一口氣,視死如歸的拿到那些資料,打開,一字一字的看,不敢閉眼,從始至終眼睛瞪得大大的,直到她突然重重的吐了一口氣,人跟著後退兩步。

  “我不信,這不是真的!”江臨歌的聲音怪異,像是被玻璃渣子卡在喉嚨裏一樣。

  “這些證據都是我這幾年搜集的,你如果不信,自己可以去查!”勒景琛倒沒有南蕭那麽心軟,他之所以現在對江臨歌手下留情,是因為這個女人還有用。

  眼珠子裏跳出一些冰寒的光芒,居高臨下的看著女人:“當然,你也可以去問你的好爸爸,今天這種事,如果再有下次,我饒不了你!”

  然後拽著江臨歌跟拎小雞仔一樣把人扔了出去,江臨歌一屁股坐在地上,酒店門口本來就是結結實實的瓷磚,人扔過去的時候,江臨歌一屁股的坐在了地上。

  她張了張嘴,哇的一聲想哭,勒景琛又輕飄飄的一句話:“江臨歌,我可是聽說墨邵楠回來了,如果讓他知道你當年肚子裏的孩子不是他的,你覺得他會怎麽樣?”

  那似笑非言的聲音落入耳朵裏的時候,江臨歌隻覺得後背一涼,聲音卡在了喉嚨裏。

  “你說什麽!”突然,一道溫潤不可置信的男音在耳後響起,正是墨邵楠本尊,他還是簡單休閑的打扮,清秀濯濯,帶著芝林玉樹般的俊美。

  墨邵楠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在這裏,他淡淡接了一句話。

  勒景琛愣了一下,沒想到墨邵楠會出現,倒是江臨歌的反應比較大,她直接跪著爬過去,拽住了墨邵楠的褲腳,淒聲說道:“邵楠,你別信他,這不是真的,當年那個孩子就是你的。”

  若說,這個世界上,對江臨歌來說,最喜歡的人始終是墨邵楠。

  當年她跟唐亦離開之後,這三年如同煉獄,唐亦其人,陰狠毒辣,手段非常人所能及。

  三年前,他告訴自己能幫她複仇,可是之後,她才發現,唐亦說的隻是一個幌子,他當初說那些話不過是騙她跟他一起走,兩人離開A市之後,去了G市。

  唐亦說自己能東山再起,可是容家容霆家中有黑道的背景,唐亦其人又怎麽可能敵得過。

  他們初到G市,江臨歌起初還相信唐亦能幫她報仇,可是在接二連三跟容家對上之後,她對他已經沒了指望,提出要重回A市。

  可是世上有句話怎麽說,請神容易送神難,江臨歌當年跟唐亦離開,一方麵是唐亦手中有她的豔.照,另一方麵她覺得這個人能幫她報仇。

  但她要離開的時候,唐亦卻是BT一般的囚禁了她,三年時光她逃過無數次,這次能回來還是因為唐亦的疏乎,她逃離了他的鉗製。

  可她心裏一直喜歡的人是墨邵楠,這麽多年她非但沒有忘了墨邵楠,反而愛他入骨。

  所以在看到墨邵楠的時候,她慌了,亂了:“邵楠,你別相信他,他是胡說,當年那個孩子就是你的,你要相信我,邵楠……”

  墨邵楠目光清冷無波,如同一塊冰涼的美玉,沒有任何溫度:“江臨歌,那個孩子是誰的已經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了!”

  然後對著勒景琛淡淡一句:“南蕭在嗎?”

  “在。”勒景琛不知道他怎麽找到這裏,還是回了一句。

  “有事找她,方便嗎?”墨邵楠說完,未經允許已經抬步進去,真是一點兒客人的自覺都沒有,而勒景琛看他的樣子,不由自主讓了一小步,放墨邵楠進門。

  江臨歌站起來還想去追,勒景琛已經攔住了她:“江臨歌,這裏不歡迎你!”

  眼看墨邵楠已經進去了,江臨歌急紅了眼:“勒景琛,你讓我去見他!我要見他!”

  “有用嗎?江臨歌,別說當年墨邵楠不喜歡你,就算他喜歡你,你覺得他現在還會喜歡你嗎!”勒景琛語氣散漫卻又鋒利如刀,一言點破事實!

  江臨歌臉色驀地一變:“不,他喜歡我,他喜歡的人是我,勒景琛,都怪你,是你,是你毀了我,都是你毀了我,都是你!”

  說著就要撲過去,勒景琛隻覺得這個女人無理取鬧,伸手一推,江臨歌踉蹌後退兩步,一張臉全然失血,他微微蹙眉,像是嫌棄一樣:“江臨歌,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你如果你真的想在墨邵楠麵前一點隱私都沒有,你可以繼續鬧!”

  男人身上冰冰涼涼,墨中透藍的眼眸裏沒有一絲溫度,那樣子,仿佛打算隨時將她的事情告訴裏麵的墨邵楠一樣,江臨歌緊緊的捏著手指,放話:“我不會就這麽算了的!”

  -本章完結-

☆、第241章 大結局十八第一個孩子

  待江臨歌走了之後,勒景琛才輕輕彈了彈袖口沒有存在的灰塵,這才走回屋子,客廳裏,南蕭跟墨邵楠相對而座,兩人三年不見,再見仿佛隔了萬水千山。

  他踏進客廳,聽墨邵楠問南蕭一句:“這幾年,過得還好嗎?”

  “還不錯。”南蕭答,聲音淡淡,態度明確,眼珠子裏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溫情期盼,仿佛如同昔日友人重逢一般:“你呢?”

  “我也挺好的。”墨邵楠嘴角噙著笑,透著一股子溫文雅致,三年自我放逐已經徹底改變了這個男人,當年他有多麽執拗,如今就有多麽淡然。

  他深吸了一口氣,縱使已經為墨蘭做過的事情,放逐自己三年,可麵對南蕭時,依然有一種深深的歉意,促使他此刻說出來:“蕭蕭,我今天來,想代我媽跟你說一聲對不起。”

  南蕭驚訝,其實墨邵楠進來的時候,她就覺得驚訝,這三年,她跟墨邵楠徹底斷了聯係,如果是三年前,她恐怕做夢也想不到,她會跟墨邵楠走到這一步。

  可是事實上,她跟墨邵楠現如今的關係真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墨蘭對蕭家,還有曹佩聲做過的事情,她不可能當作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

  所以,骨子裏她對墨邵楠仍然有一種排斥,抗拒,不希望跟他有太多牽扯。

  這個世界上,並不是道歉就可以忘記所有的錯,也並不是所有的對不起都可以換得一句我原諒你了:“邵楠,那些事情都過去了,再說,該道歉的人,從來不是你。”

  墨邵楠低歎一聲,像是從喉嚨裏滑出來,又像是帶著一股子悵然:“我知道,該道歉的人應該是我媽,可是我媽她……”

  “邵楠,你這幾年在忙什麽?”不想提墨蘭,索性轉了話題。

  墨邵楠看著她清澈的眼神,知道南蕭對這個話題不想再提,抿了抿唇,到底是沒有說什麽,隻是簡單說了一下這三年的過往。

  而這時,墨邵楠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他一看來電顯示,直接選擇掛斷,電話那頭的人孜孜不倦的繼續打,直到他無奈,跟南蕭說了一聲抱歉,去陽台那邊接了電話。

  回來時,一臉歉意:“蕭蕭,對不起,我有點事,要先回去了。”

  “不一起吃個飯嗎?”南蕭詫異道。

  “不了,下次有時間吧。”說完,墨邵楠匆匆而去,南蕭送到門口,墨邵楠又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對上南蕭探尋的目光時,這才裝模作樣的放下手腕:“有點急事。”

  南蕭表示理解:“沒事,你路上小心。”

  墨邵楠離開之後,南蕭還沒有恍過神來,站在門口一動不動,倒是勒景琛看著她的表情,不由自主,有些醋了,這麽認真的看著舊情人,真的好嗎?

  “喂,看什麽呢,人都走了!”勒景琛開口,果然有一股濃濃醋味。

  南蕭收回目光,用淡淡的微笑回應,仿佛什麽事情都沒發生一樣,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麽似的,輕飄飄的回了句:“勒景琛,咱們剛剛似乎還沒有把話說清楚。”

  勒景琛優雅從容,淡淡一笑,裝傻:“南南,剛剛什麽聊到哪裏了,你說墨邵楠突然這麽急匆匆的走了,能有什麽事,該不會是去見小情人吧?”

  南蕭嘴角噙著一絲笑意,想著你丫就瞎掰吧,但嘴裏卻故意跟勒景琛對著幹:“我覺得不太可能,他這幾年在鄉下支教,能碰到什麽好姑娘。”

  “南南,你這觀點就不對了,指不定人家墨邵楠就在鄉村裏碰到了真愛。”勒景琛搖頭晃腦的說道,一副十分篤信的樣子。

  南蕭斜睨了他一眼,牙齒微微一咬,姿態卻有點兒漫不經心的味道:“勒景琛,我跟你說的是正事,你為什麽要騙我?”

  “騙你什麽?”勒景琛二度裝傻,還別說,那表情,真挺情的,畢竟是影帝,分分鍾入戲,還爐火純青:“再說,我還沒有跟你算賬呢,你跟墨邵楠剛剛說什麽了?”

  “你剛剛不是聽到了,你少給我耍賴,你今天不把事情跟我解釋清楚——”眼珠子轉了轉,那眼珠子裏透著一肚子鬼心思,南蕭開口:“咱們沒完!”

  勒景琛作一副怕怕的樣子,語氣不改:“女人家知道那麽多做什麽。”

  南蕭咬了咬牙:“你這是嫌棄女人?”

  “你肯定想多了,南南!我怎麽可能嫌棄女人,再說了,我從來不會有這種想法!”勒景琛頭痛,這女人較真起來,還真是不太好哄。

  “是嗎?”

  “當然啦,對了,中午咱們是出去吃,還是自己動手?”

  眼見話題已經歪到了喜馬拉雅山,南蕭已經沒有了想把話題拽回來的衝動,畢竟勒景琛有心要瞞,她不可能一直執著下去,既然他不讓她問,她當然沒有追根到底的意思。

  這個世界上,誰沒有一點兒秘密,哪怕如自己的枕邊人,他當然也有自己的一些小心思。

  這次對付的是墨家墨雨軒,他收購了墨雨軒,南蕭幾乎可以想象的到,接下來墨心會是什麽樣的態度,她深吸了一口氣:“墨家那邊,你打算怎麽做?”

  勒景琛稍微一提眉,做了一個秀氣又斯文的動作:“吃飯的時候,咱能不能不提這種事?”

  很影響食欲有沒有,南蕭微咬了一下唇,無奈:“這不是還沒有吃飯嗎?”

  “在我心裏,咱們已經在吃午飯了!”如果不是兩個這神經病,他至於到現在還沒有吃午飯嗎,兩人有一言沒一語的搭著話,這時勒景琛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他一看電話號碼,果斷一擰眉,來自墨心的電話……

  這叫什麽,說什麽來什麽,南蕭一看勒景琛變了臉色,興致勃勃的湊過來,一瞧見屏幕上閃動的電話,心裏的那點之幸災樂禍突然沒了。

  她一臉凝重,問他:“接不接?”

  “接!”早晚都得死,既然墨心得了消息,這事肯定不會算了,墨雨軒的收購工作昨天才算正式完成,已經移交了所有的資料,墨允給他打過電話,可他給掛了。

  可墨心到底是他親媽,他總不能連她電話也一並掛了,是吧!

  勒景琛想到這裏,按了通話鍵:“媽,怎麽突然給我打電話了?”

  這邊,墨邵楠剛離開酒店,就被江臨歌堵到了停車場,墨邵楠看著她,眼波一派平靜,連一丁點兒情緒都沒有:“你又想做什麽?”

  他的冷刺得江臨歌心底一顫,不管怎麽樣,江恩年入獄之後,她在這個世界上隻有墨邵楠一個人了:“邵楠,我隻是想跟你解釋一下,當年我確實懷了你的孩子。”

  “事情都過去那麽多年了,你覺得我還會在乎那個孩子是誰的嗎!”墨邵楠語氣淡的沒有一絲情緒,仿佛天上的雲,一扯就散。

  江臨歌眼角一下子紅了,委屈道:“可他畢竟是我們第一個孩子,如果不是當年南蕭害我沒了孩子,他現在已經三歲了,這些年,你難道就沒有想過他嗎?”

  墨邵楠好笑的看著她,俊美的眼珠子裏仿佛藏了刀鋒,又仿佛葬了冰棱:“江臨歌,孩子的父親是誰,你自己都不知道,何必非要賴在我身上,還是說,你當年陷害了南蕭還不夠,現在又想把孩子的事情賴在我身上,你覺得你的話,還能信嗎?”

  江臨歌被他這句話打擊得不行,眼淚就在眼眶裏打轉:“邵楠,那個孩子真的是你的,我承認,有段時間我確實很荒唐,可是孩子是你的……”

  墨邵楠卻直接越過她,上了車,江臨歌隨即上了車:“邵楠,你就這麽討厭我,這麽討厭我,邵楠,你再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我喜歡你,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喜歡你。”

  而這時,墨邵楠的手機又響了起來,他掏出手機,盯著屏幕上的電話號碼,眉心微微一蹙,開口,卻是對著江臨歌說話:“江臨歌,下車!”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婚情告急:總裁大叔我已婚 辛有所屬:總裁的禍水前妻 極品前妻 豪門養女:總裁請息怒 豪門燃情:總裁的天價影後 辰婚定雪:沈少引妻入局 奈何予你情深 惹火燃情:總裁,慢點追 錯位婚姻:被摘下的婚戒 禽迷婚骨 首席大人,狠會愛 傅先生,我曾深深愛過你 再嫁豪門:總裁欺身成癮 萌寶太子之母後求賜婚 再婚遊戲:我的老公有點壞 她就是豪門 閃婚密令:軍爺寵入骨 婚命難違:萌妻,領證出列 神秘總裁的心尖寵 女金融師的次貸愛情 萌寶無敵:奶爸養成攻略 軍爺撩妻有度 暖婚似火:寶貝,來親親! 甜妻入懷:老公大人,寵上癮 名門孽婚:首席的暖床小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