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44節

  “沒事,我不嫌棄。”南蕭體貼的說道。

  勒景琛有點兒無語了,這車子根本不是他的,隻不過他的車子有點兒問題,他借的別人的,但是瞧見南蕭一副怕傷他自尊心的樣子,他也不忍拂了她的好意:“中午吃什麽。”

  “都可以,要不咱們去吃麻辣燙吧。”主要是麻辣燙便宜,雖然不知道勒景琛破產到哪個地步了,可是萬一窮得吃不起飯咋整,她的畫展還沒有開始,正是用錢的時候,還是省著點花,南蕭在心裏斤斤計較的想著。

  勒景琛真心覺得南蕭誤會了,不過有些事情三言兩語也解釋不清楚:“其實我還不到破產的地步。”

  南蕭眨了眨眼睛,覺得這男人在逞強:“沒事,我理解你,我不挑食的。”

  說完怕他不相信似的,又再接再勵的說道:“我剛到法國那會兒,也是窮得不行,天天隻能啃幹麵包,阿琛,我不是那種嬌氣的女人。”

  法國那段經曆已經很難了,再難,能難過那個時候嗎。

  明知道南蕭剛去法國那一陣子過得不好,她這麽輕抹淡寫的說著那些話的時候,就跟一根針一般不動聲色刺入他的心底:“以後,不準離開我了。”

  “我知道。”南蕭笑著保證,無論發生什麽,阿琛,這一次我不會再離開你。

  勒景琛到底是沒有帶南蕭去吃麻辣燙,畢竟她身體剛好,他也不希望太委屈了她,隻是他沒有想到,會碰到了墨邵楠,兩人剛進店裏,正巧碰到一個男人從另外一邊走了過來。

  男人穿著洗的雪白的白T恤,幹淨潔白,跟天上的雲一般柔軟,當南蕭看到墨邵楠的時候愣了一下,有點兒時光倒流的感覺。

  墨邵楠打扮得相當簡單,白T,洗得發白的牛仔褲,一雙平板鞋,那樣子跟初出社會的小鮮肉似的,南蕭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還能見到墨邵楠。

  她回國後沒有去特別留意墨邵楠的消息,隻知道墨蘭判了刑,這輩子隻能呆在監獄裏。

  而墨邵楠,她沒問過,也刻意不去想去,隻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裏碰到了他。

  三年時光已過,歲月並沒有在他身上留下什麽痕跡,相反他的膚色更為白希,眸色澄靜,帶著一種超凡世俗的斐然,還是他先開了口:“蕭蕭,你們也來吃飯。”

  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微微在勒景琛身上一頓,隨即雲淡風輕的移去。

  南蕭點了點頭,見他身邊隻有他一個人,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麽樣:“你一個人?”

  “還有一個朋友。”說這話的時候,他目光微微往裏看了看,隨後移過目光,看著南蕭,昔日的執著已經變為了雲淡風輕:“電話給我一下,我有空給你電話。”

  畢竟三年沒有見麵了,雖然她跟墨邵楠最終沒有做成戀人,但是他們還是朋友,南蕭把自己的電話號碼報給了他:“有空一起聚聚。”

  “好。”墨邵楠收回手機,然後說了一句失陪,便準備越過兩人進去。

  勒景琛卻突然叫住了他,他一回頭,目光平靜。

  “邵楠,其實當年的事情……”勒景琛看著墨邵楠,突然不知道說什麽了,解釋什麽,解釋三年前,他是如何把墨蘭送進監獄裏嗎?

  雖然她是咎由自取,可是她畢竟是墨邵楠的親生媽媽。

  墨邵楠望著勒景琛,這個男人,他曾經恨過怨過,但是這一刻,再看到他,他竟然有一種不知道說什麽的感覺:“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我不想再提。”

  這話擺明了他的態度,過去的已經過去了,他不想再提。

  說完這句話,墨邵楠扭頭離開,酒店門口站了兩人,互相看了一眼,有些怔怔的,最終還是南蕭開了口:“阿琛,你知道邵楠這幾年在做什麽嗎?”

  -本章完結-

☆、第239章 大結局十六一顆棄子

  對於墨邵楠,勒景琛的感覺是複雜的,當年曹佩聲出事以後,等他清醒的時候,墨蘭已經被緝拿歸案,而指證人的是她的親生兒子墨邵楠。

  據說,墨邵楠接受不了自己的媽媽會做出那樣喪心病狂的事情,在指證墨蘭之後就突然神秘消失,再得知他的消息之後已經是一年之後了。

  那時候勒景琛方知墨邵楠為了替自己的媽媽恕罪,把墨家的財產全部損給了慈善機構,隨後一個人去了偏遠的鄉下任教。

  而且那地方還是中國最苦最不發達的一個地方。

  勒景琛知道原委之後,讓淩安給那個地方以私人的名義送了一批物質,每年都會給一些師資上,金錢上的援助,私心裏是希望墨邵楠能過得好一些。

  從小到大,墨邵楠雖然是私生子,但是墨蘭對這個兒子卻是實紮實的好,從來沒有舍得讓他受過什麽委屈,大概這輩子唯一讓墨邵楠心生不滿的事情就是反對他跟南蕭的事情。

  可是同樣是這樣一個事情,卻毀了墨邵楠一生。

  他本該是才華橫溢的設計師,縱情自己熟悉的時尚世界,當一個讓人傾心的王子,卻因為母親的事情呆在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山村裏放逐著自己的人生。

  聽完整段故事,南蕭的心沉甸甸的,她不知道這裏麵有沒有她的原因,可是曾經對墨蘭的惱恨,卻在聽到這一刻突然煙消雲散了。

  曾經這些人因為蕭家的那幅畫鬥得你死我活,甚至不惜把人性最醜陋的一麵呈現出來,倘若他們知道那幅畫……

  不知道是不是見了墨邵楠的緣故,兩人中午都沒什麽胃口,匆匆吃了幾口飯都擱下了筷子,至於原因,不言自喻。

  午飯之後勒景琛打算送南蕭回家休息,兩人剛走到停車場,卻突然聽到一聲刹車的聲響。

  緊接著江臨歌踩著高跟鞋突然出現在兩人麵前,她還是那樣,渾身上下穿著名牌,描著精致的妝,跟自己年輕的小臉並不相配,其實江臨歌才二十四歲。

  江臨歌看著勒景琛開的車子,不過是一輛不起眼的商務車,她大概了解價位,就在十萬塊左右,聯想著這兩天發生的事情,露了一個鄙夷的笑:“南蕭,沒有想到,你也會有今天。”

  說著還拍了拍那掌下的車,她可是聽業內人士說了,勒景琛已經宣布了破產,隻不過這個消息還沒有曝光,但是,破產是早晚的事情,畢竟這個時候誰願意投資一個資金鏈斷開的公司,勒景琛這回死定了,到時候她倒要看看南蕭還怎麽得瑟。

  “這車子剛換的?看起來挺舊的,姐,你開得出去嗎?”修長的手指在車上輕輕一點,像是嫌棄一樣收回了手,語氣悠悠的:“如果你實在缺錢,不妨跟我說,我可以先借你點。”

  勒景琛眉頭微不可察的皺了一皺,看來作死不達人還是死性不改,哪知南蕭隻是淡淡的望著她:“那也總好過你,這輩子對心愛的人,求而不得。”

  這事兒簡直是江臨歌心中的一根刺,稍微一碰,便痛不欲生。

  聯想著這幾年發生的事情,她真是恨不得撕了她那張嘴,讓她還這麽囂張,不過想到勒景琛的處境,得意一笑,聲音有幾分挖苦:“我是求而不得,不過你比我也好不到哪裏去,我可是聽說了,容霆對你勢在必得!到時候,我看你們這對苦命鴛鴦怎麽在一起!”

  這一句話成功的讓南蕭變了臉色,不過她到底不是剛出道的小姑娘了,掩飾自己的情緒比翻書還快,臉上掛著一抹輕輕淡淡的笑:“這個就不勞江小姐操心了,不過我比較好奇的是,你的那些肮髒事什麽時候能重見天日,如果有人知道了……”

  “你閉嘴!”江臨歌一聽這話,驀地變了臉色。

  這三年時光,她誰都沒有提及,哪怕自己的親生爸爸,她也沒有說起,她隻是簡單的說了一下,她當年出國的時候被人綁架,流亡到一個小島上。

  後來好不容易逃回了國內,曆盡千辛萬苦。

  江恩年這幾年官職越大,人越空虛,葉楚死了之後,他沒有再娶妻,一直孤身一人,看起來更加清正廉明,所有的時間都奉獻給了國家和人民,所以在看到江臨歌回來之後,本來對江臨歌失望透頂的江恩年突然接納了她,甚至比三年前更寵著她,這也是為什麽江臨歌回來之後越加囂張跋扈的原因。

  “南蕭,你不用這麽囂張,總有一天,你會來求我的!”江臨歌說完這句話,轉身就走,她剛走一步,突然聽到呯的一聲響,一回頭,就看到自己剛剛停下的車子,玻璃全碎了。

  而那兩人已經閑閑的上了車,跟她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她追過去,哪知勒景琛根本沒有一點兒憐香惜玉之感,車子從她身邊斜斜的滑了過去。

  江臨歌氣壞了,踐人,她就是見不得別人好,這車子是她昨天剛提回來的,今天第一次上路,結果就被那個小踐人把玻璃給砸了。

  她心疼得不行,這車看樣子暫時是沒法開了,但是玻璃窗就這麽被人砸了,她怎麽可能咽得下這口氣,找了酒店的經理,讓他幫忙調監控。

  但是監控調出來之後,根本沒有看出為是誰砸的車,甚至都沒看到勒景琛動了手。

  “不可能,這不可能,明明是他們把我的玻璃窗給弄破的!”江臨歌在大廳裏大吵大鬧,這會兒本來就用餐的人多,聽到她這麽吼引起了不少人的目光。

  “我告訴你們,我爸可是未來的省長,你們最好給我一個交待,不然這件事情我跟你們沒完!”江臨歌一張臉氣得扭曲的都要變了形,大聲嚷嚷道。

  酒店經理很是為難,明明沒有證據,卻偏偏誣賴人:“小姐,要不這樣吧,這件事情我們報警處理,讓警方這邊跟你一個交待。”

  “不行,你們馬上讓那兩個客人回來給我道歉,賠償!”江臨歌吼了一句,卻在不經意一回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臉,有人說,這輩子總有一個人,刻到你骨髓裏。

  墨邵楠於她就是這樣一個人,在國外三年折磨,她最想念的不是葉楚,卻是墨邵楠,明明他不喜歡她,她卻像是病態的喜歡他,喜歡到無可救藥。

  “邵楠……”她的聲音突然低了下來,喃喃著那個名字,然後瘋了一樣撥開人群朝他追了過去,可惜,等她出來,卻已經不見了墨邵楠。

  她找不到他了,還是找不到他,三年了,她一直找不到他,眼淚在眼眶裏打轉,最終崩潰大哭,她哭得像個孩子一樣。

  不遠處躲在某一包廂的墨邵楠幾不可察的歎了一口氣,最終轉身離開。

  這天發生了很多事情,在往後的一段日子裏南蕭想起來的時候還是不勝須臾,這一天墨邵楠回到了B市,跟南蕭重逢,這一天,勒景琛砸了江臨歌的車子,卻苦於沒有證據,最後事情鬧到了警察局,原本該斷定勒景琛有罪的事情卻突然來了一個大逆襲。

  江臨歌因為故意鬧事一事在警察局裏關了半天,而外麵的世界已經變了天。

  首先暴出一則新聞,仁途如日中天馬上要升遷為副省長的江恩年突然曝出行賄的醜聞,消息一下子傳得沸沸揚揚,幾乎整個B市都在說這件事情。

  而隨之江恩年被帶走,整個B市一下子熱鬧了起來,前兩天最熱門的話題人物是勒景琛,畢竟這個人天生就是發光體,是媒體追捧的對象,公司即將破產一事被傳得沸沸揚揚,幾乎每個媒體都會含沙射影的提一下這個事情。

  可是江恩年的事情卻是比勒景琛破產的事情新聞熱度還要強上幾分,江恩年從政這些年,一向清正廉明,聲譽甚好,一下子曝出了行賄的醜聞,無異於啪啪啪打臉。

  當天下午,本來要宣布破產的勒氏集團卻突然沒了動靜,隻說新聞發布會延遲,搞得眾人摸不著頭腦,次日,江恩年被曝出婚外情的傳聞,又添了一筆爛賬。

  又一日,江恩年被曝出借刀殺人一事,十四年前,因為看上朋友的家傳之寶,不惜放了一把大火,燒死了朋友一家三口人。

  新聞說得霎有其事,有圖有真相,仿佛真有這件事情一樣。

  而在警察局裏的江恩年得知這些事情,整個人像是蒼老了十幾歲一樣:“不可能,不可能,我沒有殺人,人不是我殺的!”可是沒有人聽他在說什麽。

  一個公眾人物,不管你有沒有殺人,這些新聞曝光之後,對他的仕途已經是致命的影響。

  但是,這些新聞能夠曝光出來,已經證明了,他是一個棄子,一顆別人不要的棋子。

  -本章完結-

☆、第240章 大結局十七罪有應得

  依著江恩年如今的地位,在整個B市,如果不是他出事,他的新聞沒人敢見報。

  可如今,新聞見了報之後,非但沒有及時澄清,反倒如同雨後春筍一般曝光,隻能說明問題很嚴重了,可是這遠遠不是結束的時候。

  等到第四天的時候,公眾再一次被刷新了下限。

  一則新聞轟動全市,甚至於全國的網民都在討論著這個曾經在廣大人民群眾心中留下不可磨滅印象的江恩年。

  他不止背棄自己的朋友,為了一已之私殺人滅口,同時為了保守秘密,不惜炸死自己的妻子,讓她屍骨無存,灰飛煙滅。

  這則消息曝光之後,是徹底的轟動。

  但凡夫妻,有什麽樣的深仇大恨竟然能用這種殘忍的手段殺害自己的妻子!

  這個問題在網絡上得到了空前絕後的討論,連帶著那些過去的事情被一一扒了出來!

  當年江恩年不過是一個窮人家的孩子,但是他在認識蕭琰之後,蕭琰有意無意提攜,他的仕途一帆風順,但是他最終卻因為自己的利益陷害了蕭琰,自己取而代之。

  網絡上關於批判的,論斷的,各種言論都有。

  而南蕭跟勒景琛這裏卻安靜的近乎無聲,新聞出來之後,南蕭就沒再說話。

  也許剛開始她沒有猜到,但是在看了那麽多新聞之後,她不可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麽。

  這段時間勒景琛的委屈求全,步步退讓,不過是為了讓江恩年放下戒心,南蕭不懂政治,可是也知道這件事情是一道巨大的關係網,層層疊疊將這些人包裹起來。

  或者該說江恩年站錯了隊伍,當然也不可否認,是勒景琛設的局。

  江恩年被抓之後,緊接著曝出一則消息,勒氏之前買的那塊地並沒有被征為軍事用地。

  之前所謂的那塊地被征作軍事用地的遙言不攻自破,隨後勒氏單方麵宣布成功收購墨雨軒,第二天新聞發布會時,出了一點兒意外,最終沒有影響到收購結果。

  而那些之前等著看勒景琛笑話的人一時都懵了,板上釘釘的事情硬是被勒景琛扭轉乾坤了,整樁事情的發展確實挺出乎人意料的。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