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43節

  但還是解釋了一句:“我隻是急性闌尾炎。”

  小玫瑰撩起她的病服,露出了比昨天晚上還恐怖的肚皮:“他就是這麽愛你的?”

  南蕭:“……”小玫瑰是不是弄錯什麽了。

  對於南蕭跟容霆的關係,小玫瑰聽淩安提起過,但是看到容霆對南蕭做的事情,她崩不住了,語氣憤憤不平的說道,一副為她痛惜的樣子:“如果他真的愛你,他怎麽可能動手打你,你瞧瞧,你現在傷成什麽樣了,南南,他不是愛你,他隻是覺得自己一直照顧的人被搶走了,他心裏不舒服而已,依我看,他就是那種自私自利的人!見不得你過得幸福!”

  小玫瑰的話音剛落,南蕭還想解釋,卻不經意抬頭,一眼看到了門口站了一個人,正是一臉陰沉不定的容霆,不知道來了多久,又聽到了多少。

  -本章完結-

☆、第237章 大結局十四得到她的人,得不到她的心

  南蕭心裏咯噔一跳,回憶方才小玫瑰說了什麽,但是腦子裏亂成一團,她完全記不得了。

  小玫瑰看了南蕭變了的臉色,跟著回頭看了一眼,也看到了容霆,不爭氣的抿了抿唇,但隨即又挺了挺腰杆:“難道我說得不對嗎,某人以為自己對你做了點好事,就覺得這輩子你就得嫁給他,跟他過一輩子,可是這個世界上,沒有感情,在一起有什麽用!”

  南蕭趕緊扯了扯她,但是不小心又牽動了傷口,疼得她呲牙咧嘴的,容霆已經走過來,扶住了她,將她往病床上一按,開口:“別動。”

  “我沒事。”南蕭悶哼了一聲,很爺們的把聲音憋了回去。

  容霆站在那裏,仍是常穿的黑衣黑褲,顯得有些冰涼,然後對小玫瑰說了一句:“你出去,我有話跟她說。”

  小玫瑰哪肯走啊,硬著脖子瞪著容霆,雖然氣勢上差人一截,但是勝在忠心可表:“我告訴你,我不會允許你再威脅蕭的,她性子軟,但是我小玫瑰不一樣,你如果再敢傷害她,我一定跟你拚命!”說著,還握了握拳頭,雖然沒什麽威脅可言。

  容霆沒說話,倒是南蕭開了口,她現在傷成這樣,她就不信容霆還能繼續堂而皇之的威脅自己,於是道:“Rose,我沒事,你先出去!”

  小玫瑰聽到這話,慫了:“那好吧,你有事記得給我打電話,我就在外麵。”然後還把南蕭的手機塞在她手上,生怕她有什麽事,給自己打不了電話。

  對於這個場景南蕭哭笑不得,倒是容霆挑了挑眉,也沒說什麽。

  病房裏恢複了安靜,兩人一時之間都沒有說話,倒是容霆望著南蕭蒼白的小臉蛋兒,似乎比起前幾天,她更瘦了,他微微蹙眉:“我的出現,讓你很不開心?”

  南蕭沒接話,隻是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心想,這個男人想通了,可是如果太直白的說,估計會傷了他自尊心,她盡量用一種委婉的語氣開口:“容大哥,其實你這麽多年對我的好,我一直記得,但我一直把你當哥哥。”

  容霆不想聽她這種說詞,他以前給南蕭的感覺都是錯覺,才讓她覺得自己對她是親人的感情,而不是喜歡,所以他打斷了她的話:“你該知道,我從來沒有把你當成妹妹!”

  南蕭有點兒無語了,容霆性子冷,不愛說話,但是原諒她這麽多年,真不知道他喜歡自己,而且還喜歡到非她不可的地步,她揉了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容大哥。”

  他看著她,沒說話,意思仿佛在說,沒關係,你繼續說,我聽著。

  “可是感情是勉強不了的,我喜歡阿琛,我隻想跟他在一起。”既然大家不能心平氣和的談下去,隻能直接點明了,傷人就傷人吧,總比一直這麽糾纏下去的強。

  “南蕭,你該知道,你跟他在一起的後果,現在勒氏麵臨破產的危機,如果你執意跟他在一起,我不敢保證接下來會發生什麽。”

  “你威脅我。”

  “沒錯,回到我身邊,我立即收手,你既然那麽喜歡他,你難道要看著他為你一無所有嗎?”容霆的聲音沒有溫度可言,冷的像塊冰碴子。

  那一瞬間的事情,南蕭的臉色蒼白,咬了咬嘴唇,盡量控製住自己的語氣:“容大哥,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會離開阿琛的,哪怕他一無所有,我也要跟他在一起。”

  “你難道不在乎你媽媽對你的期望嗎,你這些年,不一直在為她的期望努力,現在馬上就要成功了,你為了一個男人放棄這些,你覺得值得嗎?”

  “值不值得,我自己心中有數,隻是容大哥,你太讓我失望了,如果這就是你所謂的喜歡,我南蕭真的承受不起。”南蕭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心中升騰著一股子累。

  容霆目光一緊,冷冷的看著她,眸子裏再無溫情可言。

  “你好自為之!”容霆冷冷的說了一句,轉身欲走,南蕭卻在他快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說了一句:“你知道嗎,如果我早知道會有這麽一天,我情願當初沒有認識過你!”

  容霆高大挺拔的身子猛地一抖,不可置信的回頭,但最終他什麽也沒有說,轉身離去。

  容霆走了之後,小玫瑰已經躥回了病房,看著南蕭通紅的眼睛,雖然她不知道這兩人說了什麽,但是南蕭的心情肯定很不好,她不由自主的眨了眨眼睛:“蕭,你沒事吧?”

  “沒事。”南蕭覺得很累,她怎麽也沒有想過,她跟容霆的關係會變成這樣,倘若容霆真的不肯執意收手,她真的能做到坐視不理眼睜睜的看著勒景琛一無所有嗎?

  心裏不是沒有糾結,也曾搖擺不定,可是她已經錯過了這個人三年,她不想再錯過更久。

  那三年時光已經讓她明白,她再也不願意放手,也不願意再做一個逃兵。

  夜色,深沉,白天的喧鬧已經全部離去,隻剩下夜的冰涼和深沉,雨,不知道什麽時候下了起來,這個季節,總是多雨的季節,像是情人之間鬧了矛盾。

  容霆坐在沙發裏,手中勾了一杯酒,動作優雅隨意,眼神有幾分迷離,又似清醒,一雙烏黑的雙眸深不可測,仿佛世間再也沒有人能看透他的心。

  這幾年,他已經慢慢將容氏江山盡數納於手中,可是他還是不開心。

  今天在醫院裏南蕭說得那些話,時時在他耳邊響起,像是一道醉人的大提琴聲,明明優美動聽,偏偏殘忍至極,他喜歡南蕭,已經十一年了,喜歡到想陪她走一輩子的想法。

  可是,她不需要他。

  這才是最痛苦的事情,他喜歡一個人,對方不喜歡他,無論他做什麽,她眼裏心裏已經沒有了他,他承認,在有些事情上,他做了一些事情讓南蕭不開心,可他是好意。

  他隻是太想得到她而已,以至於快要發狂。

  夜色更深了,雨聲拍打著玻璃窗,傾了一室冷意,而他冰刀一般的眉眼深沉英俊,蒼白冰冷,手中的紅酒已經喝幹,腦子裏仿佛有兩股子力量在紛紛拉扯,一方說,繼續下去,隻要勒景琛一無所有,到時候南蕭就是你的人。

  可是另一方在說,如果再繼續下去,他可能永遠要失去南蕭了。

  他哪怕得到她的人,也永遠得不到她的心。

  心在搖擺不定,哪怕幾年前最苦最難的時候,他也從來沒有像這般難過,急於擺脫一種難過的心緒,可是現在,他失落了,空茫的感覺像是風一般將他撲捉。

  他掙紮不得,越掙紮,那道大網纏得越緊,幾欲讓他窒息。

  不知道怎麽回事,酒杯啪的一聲從手中滑落下來,掉在他腳麵上,微痛的感覺抽回了他的神思,他望著窗外茫茫落雨,像是做了一個決定一般,拿到手機,撥了一個熟悉的電話號碼:“我決定撤資……”

  下雨了,南蕭一直沒睡,等著勒景琛回來,他說離開的時候,她還主動讓他走,可是他不回來,心裏卻不安著,興許這段時間天天跟勒景琛膩歪在一起,突然一天不見,她想得不行,忍不住跟他打了一個電話:“在幹什麽?”

  那邊似乎有紙張響動的聲音,下一瞬間又恢複了安靜,他開口:“一些公事,馬上就忙完了,你吃飯了沒有?”

  “不餓。”她憋了憋嘴,聲音柔柔的:“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沒有。”他直言不諱。

  南蕭躺在那兒,因為緊張,手指頭不安的絞著:“阿琛,你會不會怪我?”

  那邊沉默了一下,又突然出聲,勒景琛渾厚的聲音如同大提瑟一般在她耳邊響起來,落在她心尖上:“你是不是又胡思亂想了?”

  “我沒有。”她趕緊否認。

  有走動的聲音傳來,不一會兒功夫,他又換了一個地方,可以聽到那邊的茫茫落雨聲,他又繼續說道:“他又威脅你了?”

  她不出聲了,半晌之後才應了一聲。

  “你好好養病,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會處理好。”最終,勒景琛還是鬆了口。

  “可,明天就是第三天了。”南蕭意思很明顯,容霆說過,三日之後,勒氏一定會宣告破產,而明天就是第三天,她不可能一點兒都不擔心。

  勒景琛笑了一下,如果南蕭在,他一定想摸摸她的小腦袋瓜子:“沒事,一切有我,早點睡,不用等我回來。”

  南蕭不知道勒景琛什麽時候回來的,一早醒過來的時候,自己整個人都窩在他懷裏,而她的口水還流了出來,印在男人衣服上,當即紅了臉。

  她剛抬手蹭了蹭他衣服上的水滯,手腕已經被男人扣住了,緊接著男人性感沙啞的聲音在頭頂緩緩響起:“一大早的,就想勾.引我嗎?”

  -本章完結-

☆、第238章 大結局十五墨邵楠歸來

  南蕭囧了,這個男人什麽時候醒了,而且醒的這麽不是時候,眼珠子轉了轉,對上男人墨中透藍的眼眸,忍不住辯解道:“誰想勾.引你了,臭流氓。”

  勒景琛似乎驚訝於南蕭會這麽說,緊接著,一個口勿就落了下去,分開幾天的兩人,這個口勿瞬間勾起了天雷地火,病房裏很快響起了曖.昧的聲音。

  可很快,勒景琛突然不動了,他壓抑著喘息,沒動作了,隻是身子還在往南蕭身上磨蹭。

  這會兒南蕭也來了感覺,瞧見勒景琛沒有動作了,覺得奇怪,但是又不好意思太直白,吭吭哧哧的問了一聲:“怎麽了?”

  “你身體還沒好。”勒景琛平息著衝動,但是人還在牢牢的抱著南蕭,死活不鬆。

  南蕭被他抱得緊緊的,聞著他身上幹淨清冽的味道,有點兒心猿意馬,心裏升出一種更加想要的感覺,不由低低一句:“我沒事。”

  “想要了?”他突然低頭,親了她的額角一下,緊接著性感的笑聲在喉嚨裏跳出來,因為挨得近,南蕭能感覺到有細碎的聲音從他胸膛裏跳動出來。

  南蕭登時囧了,要這麽直白的說出來嗎,不由硬邦邦的回了一句:“不想。”

  勒景琛微微勾了勾唇,突然握住南蕭的小手,等南蕭摸到那灼熱如火又堅硬如鐵的地方時,突然意識到勒景琛想做什麽的時候,瞬間紅了小臉,咬牙切齒的說了一句:“混蛋,你想做什麽……”但是下一秒,聲音便被堵住了口中。

  病房裏很快傳來曖.昧的聲音(以下省略,請自行想象……)。

  護士在外麵敲門,半天沒人反應,不由奇怪,自言自語道:“這門怎麽鎖了?”又敲了幾下,還是沒反應,心裏想著難不成昨天晚上病人偷溜出院了。

  護士回去拿備用鑰匙,結果勒某人提著褲子施施然從病床下來,離開了病房。

  南蕭氣得咬牙,等小護士拿了鑰匙回來,不由尷尬的解釋了一句:“不好意思,我昨天晚上睡得太晚了,剛剛沒聽到敲門聲。”

  小護士的抱怨聲嘎然而止,臉色青白交加,嚴重懷疑的看了她一眼,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麽,等小護士檢查完畢之後,正準備離開,勒景琛回來,手裏還拎了早餐。

  “南南,餓了吧,我給你買了早餐!”說完,人已經走了過來,問:“昨晚睡得好嗎?”

  這算是徹底落實了南蕭睡得跟豬一樣的罪名,南蕭恨恨的咬了咬牙,恨不得戳穿這個人的詭計,但最後,還是算了,白白背了黑鍋。

  吃早餐的時候,南蕭想著某人的惡劣行徑果然不高興了,把勒景琛帶回來的早餐,嫌棄的不行,勒景琛倒是也不吭聲,一副我錯了,你隨便批評的模樣。

  兩人吃過早餐,勒景琛把東西收拾好,一回到病房就看到南蕭閑閑的坐在床邊,手裏拿著一個平板,在瀏覽一些網頁,勒景琛坐過去,問:“看什麽?”

  “沒什麽,隨便看看。”南蕭倒是不介意他突然坐這麽近,直到半個小時之後,南蕭才突然意識到勒景琛今天是不打算去公司的節奏,不由問道:“你不回去看看?”

  語氣有點兒擔憂,生怕勒景琛受了打擊太大,連公司都不願意去了,勒景琛心情還算不錯,知道她在說什麽:“有什麽好看的,我今天就在醫院陪你。”

  南蕭扔下手中的平板,心有戚戚然的看著他,生怕他刺激過度精神失常了,畢竟失業這種事,對男人來說,可大可小,可輕可重:“阿琛,你真沒事吧?”

  “我能有什麽事。”勒景琛一副不以為然的語氣。

  瞧見他真的不介意,可是南蕭沒辦法放下心啊,勒氏如果真出事了,勒景琛就成了窮光蛋了,南蕭覺得這會兒不能刺激他了,盡撿好點的說。

  到了最後,勒景琛也覺得南蕭反常了,但是他又不好直接開口問南蕭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估計這話還沒有說出來,南蕭的拳頭就要揍過來了。

  最後南蕭提出出院,勒景琛沒同意,說明天再讓她出院。

  南蕭不同意,於是兩人吵了一架,吵幾句,南蕭又不吵了,她覺得這個時候不能刺激勒景琛,索性不理踩勒景琛,這種情況持續到第二天勒景琛辦好出院手續。

  勒景琛收拾好南蕭的東西,說:“咱們走吧。”

  “好。”南蕭其實早沒事了,就是肚皮上被容霆揍了一拳看起來怪可怕的,其實早不疼了,那天早上在病房裏,因為這個傷,勒景琛沒做到最後。

  勒景琛開了一輛有點兒舊的商務車,南蕭也不嫌棄,主動坐上了副駕駛座。

  南蕭對車子要求不高,所以並不在乎勒景琛開了什麽車,剛把安全帶卡上,勒景琛也上了車,張了張嘴,準備說話:“其實這輛車……”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