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41

畫的秘密藏在了這塊玉裏麵,不過,爸爸沒有告訴我,怎麽破解這裏麵的秘密。”

“你說的都是真的?”南蕭震驚了,她一直把這塊玉當寶一樣看待,是因為她覺得這是蕭爸爸送給自己的,她從來沒有想過,這裏麵還有這麽一層原因。

“我知道的就隻有這麽多!”蕭笑說到這裏的時候下意識的頓了一下,她伸手替南蕭攏了攏頭發,目光難得一見的清澈,像是裏麵盈了水光一樣:“既然她要這幅畫,我可以給她!”

“可是這是蕭爸爸留給你的東西——”

“如果這件東西是災難,我們留著她有什麽用,你放心,我有分寸,蕭家因為這幅畫帶來了殺身之禍,我不過是想給蕭家一個太平罷了!”蕭笑不以為然的說道。

南蕭不知道這幅畫裏麵背負著什麽樣的大秘密,會讓所有的癲狂,她今天聽到墨心和葉楚的談話,她們似乎也是為了這幅畫而來,這幅畫裏麵到底有什麽?

她百思不得其解,而正在這個時候,幾個黑衣人從裏麵走了出來,蕭笑按著南蕭的腦袋趴了下去,然後葉楚也走了出來,站在了曹佩聲麵前。

這個時候的曹佩聲已經奄奄一息了:“我最後問你一遍,你說不說?”

曹佩聲根本不搭理她,直接無視了她。

葉楚被她忽視的徹底,突然勾了一個冷笑:“你不說也沒有關係,反正你的寶貝女兒,還有蕭家那孩子你是見不到了,曹佩聲,你說你一直這麽固執做什麽!”

曹佩聲睜開眼睛,搖頭:“不會的,她們不會有事的!”

“那可說不準,隻要你點頭,把那幅畫的下落告訴我,我立馬放人!”葉楚冷靜的問了一句,曹佩聲的頭又低下去,似乎什麽都沒有聽到一樣。

葉楚牙齒咬了咬,這個女人骨頭可真夠硬的,不過沒關係,等她回去之後,她一定會好好收拾她,讓她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種辦法可以讓人生不如死!

臉色陰陰沉沒了好一會兒,她手腕上的通訊哭材突然響了起來,她不知道按了什麽鍵,接了電話,恭敬的喊了一聲主人,對方的聲音傳了過來,說不出的古怪:“畫拿到了嗎?”

葉楚垂著眼睛,看不出表情,但是聲音卻是恭敬的:“暫時還沒有,不過我已經找到當年知道那幅畫下落的那個女人了,主人,我一定會找到那幅畫的!”

“好,我等你消息!”說著,就掛了通訊儀。

葉楚神色複雜,有一抹熟悉的湧動在裏麵翻滾,她確定了江恩年的私人飛機快到的時候,又問身邊的人一句:“葬心回來了嗎?”

“還沒有。”對方回答道。

“馬上讓他回來,飛機快要來了!”葉楚皺了皺眉,怎麽還沒有回來,依著葬心的能力,這會兒事情早該辦完了,而不是繼續拖拖拉拉,到時候還不見人影,她對身邊的人吩咐一句讓他趕緊讓葬心回來,不然趕不上飛機。

氣氛一直凝固著,直到人群之中突然有人喊了一聲:“飛機來了!”

葉楚定眼一看,隻見一輛直升飛機朝這邊滑行過來,她微微眯了眯眼睛,總算來了,可是下一秒,突然有一把槍抵在了自己腰際,男人低沉的聲音響起來:“放人!”

第197章 勒少,你心虛什麽?

這個人什麽時候出現在她身邊的,她竟然一點兒察覺都沒有,而勒景琛的身手什麽時候好到這種地步了?他一向紈絝,沒個正形,除了在電影裏麵展示一些拳腳功夫之外,平時還真沒有聽說過,不過她也知道有些豪門公子哥從小就會練一些拳腳功夫。

可是他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這裏,證明他平時肯定不疏於訓練,但是被勒景琛用槍抵著,這麽危險的事情,葉楚的眼睛隻是微微沉了沉,隨即輕輕的露了一個笑:“勒景琛,難道你就對蕭家那幅畫不心動嗎?”

勒景琛卻不打算接她的話:“馬上讓人放了曹阿姨!”

“勒景琛,你當初接近南蕭你敢說你不是因為蕭家的那幅畫!”葉楚突然冷冷說道,還不等勒景琛說話,她又繼續開口:“你別否認,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逃過那幅畫的魔力,就算你們勒家富可敵國,照樣躲不過這個誘.惑,不然當年你媽又怎麽會做那種事!”

“你胡說!”勒景琛憤怒的打斷她的話,將手中的槍將前移了一移,葉楚卻咯咯直笑,仿佛腰上的那把槍不是抵著她一樣:“勒少,你心虛什麽?”

“葉楚,你別以為我會中你的詭計,我是不會相信你說的任何話的!”勒景琛的臉色陰沉至極,他突然一隻手大力的卡住她的喉嚨,臉上冷的跟一塊冰似的。

他知道蕭笑就在附近,用力喊了一聲:“趕緊救人!”

蕭笑早已經方才趁亂的時候從巨石後麵跑出來的,這會兒已經爬到那棵樹上試圖救曹佩聲下來,但是綁著曹佩聲的這根繩子有些奇怪,她無論怎麽解都解不開。

而這個時候葉楚突然動了,沒有人看到她是怎麽動的,但是她反掃勒景琛一下,趁著勒景琛分神的機會,她已經成功的逃脫掉勒景琛的鉗製。

她得到自由之後,張狂的笑了笑:“勒景琛,你不是我的對手,永遠都不是!”

勒景琛爆了一句粗口,他確實是因為葉楚的話產生了一丁點兒影響,但是這並不代表著他能讓葉楚逃掉,在葉楚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開了一槍,射向了她的小腿。

葉楚中了一槍,撲倒在地上,目光恨恨的瞪著他,朝那些黑衣人用力的吼道:“你們這些人都是死的嗎,給我殺了他!”

勒景琛原地打了一個滾,將自己的一個人擋在自己麵前,很快,那人就被射成了馬蜂窩,而下一秒,勒景琛鬆開了懷中人,就地滾了一圈,朝那幾個黑衣人掃射而去。

直升機一直在天空上打轉,放下了一排梯子,但是葉楚卻沒有辦法上去,她眼見自己被勒景琛咬得緊,根本逃不走,如果不除勒景琛,她永遠沒有辦法離開。

這個時候,她眼睛一沉,計上心來,開槍朝綁住曹佩聲的繩子開了一槍,呯的一聲,子彈劃著那根強險險而過,蕭笑伸出手,想拽住曹佩聲,但是葉楚又端起了槍。

冷冷逼問:“勒景琛,隻要你放我離開,我會放了曹佩聲。”

勒景琛冷哼一聲,他並沒有受損,隻是有點兒狼狽:“葉楚,你馬上把人放了,我饒你不死!”葉楚的身份他從來沒有懷疑過,沒有想過,今天這麽一看,覺得這個女人藏得挺深。

“既然如此,大家一起死吧!我不能活,我也不會讓曹佩聲獨活!”葉楚冷冷的說完,然後就把槍瞄向了曹佩聲。

曹佩聲這個時候已經處於半昏迷狀態,她看著小心翼翼趴在樹上的蕭笑,突然睜開了眼睛,喊了一聲:“笑笑——”

“佩姨,你別說話,我一定會救你的!”蕭笑手中的動作沒有停,這根繩子並不是普通的繩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把曹佩聲從懸崖邊上拉過來。

“笑笑,你聽我說,阿姨已經活的夠久了,早在當年蕭家出事,我就該死的,是我不好,引狼入室,害了你爸爸媽媽,笑笑,我已經活夠了,我不想成為你和蕭兒的累贅!”曹佩聲氣若遊絲,她真的撐不下去了,身上的傷口疼得厲害,已經讓她神智不清。

“不是的,佩姨,你要好好活著,姐姐這些年一個人已經夠苦的了。”蕭笑說。

“可是,我不能拖累你們——”曹佩聲垂眼看了一眼懸崖,不知道下麵有什麽,可是如果一直這麽下去,她不知道結果會怎麽樣,唯一的機會就是自己死。

“那半塊玉我已經告訴南蕭在哪裏了,隻要找到那幅畫,你們毀了它,不要讓它再禍害蕭家了,笑笑,佩姨拜托你,一定要照顧好蕭蕭,她不知道這些事情,你永遠不要讓她知道。”曹佩聲一口氣說完這些話,喘了一口氣,臉色蒼白的仿佛如同透明。

“佩姨,你為我們蕭家做的已經夠多了,我不允許你死!不允許!”蕭笑紅著眼睛抬起了頭,她自從成了一個殺手之後,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哭過了。

她的生命中,除了複仇,就是複仇了!

“我太累了,我不想成為你們的累贅——”曹佩聲漸漸的闔上了雙目。

南蕭也不知道什麽時候跑過來了,想幫忙,卻不知道從哪兒幫忙,那棵樹離懸崖邊上太遠,而那棵樹的重量恐怕撐不起三個人的重要,這也是為什麽,救人會如此困難。

“媽,不準胡說,你才不是我們的累贅,我跟笑笑這麽多年沒有親人,你好不容易回來了,我們絕對不會讓你出事的!”南蕭想著方才蕭笑說的那些話,衝她吼道。

“媽,我跟笑笑已經決定了,既然葉楚要那塊玉,我會把玉給她,隻要你能活著,隻要你活著,才是我們最大的希望!”南蕭說完這句話,拿出那塊不完整的玉,在手中晃了晃,對著不遠處的葉楚說道:“葉楚,你不就是要蕭家那幅畫的下落嗎!”

葉楚緊緊的盯著南蕭手中的那塊玉,因為玉本身不尋常,因此灼人,仿佛開在空中的一朵花:“那幅畫的秘密就藏在這塊玉中,我可以把玉給你,但是你必須放我們離開!”

她聞言反倒笑了:“南蕭,我憑什麽信你!”當年她得到的消息,那幅畫可是原原本本的一幅畫,怎麽可能在一塊玉裏嗎,當她好唬弄嗎?

“你信不信由你,但是這麽多年,你確實沒有找到那幅畫對不對?”南蕭站在懸崖邊上,山風有點兒冷,天氣陰沉沉的,仿佛隨時有一場暴風雨降臨在這個世界上。

她隨手攏了攏耳邊的碎發,目光卻灼灼的盯著葉楚,不放過她的一絲一豪的表情,她知道葉楚這麽多年一直在找蕭家的畫,可是她沒有找到。

葉楚確實沒有找到那幅畫,這些年她也一直沒有放棄尋找,更甚至她去過c市,專門去找曹佩聲,可惜曹佩聲一直不肯說,她那個時候不知道南蕭其實人在a市。

直到後來才了解到南蕭的身份,她眯了眯眼睛:“南蕭,畫在哪裏!”

“我剛剛就說過,畫就在這塊玉裏麵,當年蕭爸爸為了保護那幅畫不受損害,就用了一種特殊的辦法把那幅畫的秘密藏在了這塊玉裏麵。”南蕭音色平靜,她渾然不在意葉楚手中的槍,她知道隻要葉楚再開槍,保不準她打斷了那根繩子,到那時候,媽媽就完了。

她賭不起,也不敢賭,這也是為什麽勒景琛對付葉楚的時候一直不敢逼得太狠,就怕把葉楚逼急了,她打斷那根繩子,曹佩聲就完了。

葉楚目光露出一些貪婪,如果這塊玉裏麵真的藏有那幅畫,就太好了,那她總不枉費這麽多年的苦心了,她對著南蕭說道:“把玉拿過來。”

南蕭上前一步,玉在她手中,一直沒有收攏在手掌中。

“你自己過來拿。”南蕭就站在懸崖邊上,葉楚離她有點兒距離,但是跟勒景琛離得極近,在葉楚走向南蕭的時候,他突然朝她開了一槍!

但是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個人過來,正是方才受傷的安念塵,他臉上還覆了半塊銀麵,看起來有些詭異嚇人,一雙唇瓣,卻透明至極。

葉楚被他撲開,卻露了一個笑:“你總算來了。”

“對不起,路上有點兒麻煩!”安念塵低聲說道,葉楚卻豪在不意:“殺了這幾個人!”

“不!”

“你敢拒絕我,你知不知道你這條命是誰給你的,安念塵,你趕緊動手,不然——”葉楚說完這句話,意味深長,安念塵眼底情緒一陣起伏。

可是勒景琛卻看出了安念塵的糾結,他是一個殺手,他跟蕭笑一樣是一個殺手,他們為了自己的目的絕不肯善罷甘休,所以勒景琛趁安念塵不備的時候,突然撲了過來,抓住了葉楚,將她往懸崖邊上推了推,葉楚完全沒有防備這一點,嚇得尖叫出聲。

那邊蕭笑已經趁著這個功夫將曹佩聲拽了上來,可是這棵樹太微弱,根本承受不住兩人的重量,在半空中搖搖欲墜。

蕭笑的臉始終是沉靜的,不帶一絲表情,仿佛沒有懼怕一樣。

曹佩聲看著那樹搖搖欲墜,輕吐了一口氣:“笑笑,放手!”

蕭笑卻快速的解著樹上的繩子,這樣就可以把曹佩聲送到安全的地方,可是樹突然啪的一聲,其中一截裂開了!蕭笑額頭滲了一層冷汗。

可是她不能停,一分一秒都不能停,曹佩聲卻急得大叫:“笑笑,你先下去!”

“不行,要走一起走!”她絕對不會一個人獨活的,要走,一定救佩姨一命!南蕭看到這邊的情況也跑了過來,這個時候葉楚被抓住了,隻要安念塵不動,她們就沒有危險,當務之急要趕緊救人:“笑笑,把手給我,快給我!”

南蕭不知道從哪兒找了一根繩子,拋給蕭笑:“繩子係在身上,順著這邊爬過來!”

蕭笑接到繩子,因為一晃動的功夫,樹枝又發出一聲裂響,那響聲震人心湖,嚇的曹佩聲花容失色,她活了這麽多年,死了可以,可是蕭笑才二十四歲,她還年輕,她的生命才剛剛開始,她絕對不能有事:“笑笑,你聽我說,你先下去!”

蕭笑卻利落的在曹佩聲身上打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閃婚傾情:席少的二貨甜妻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一睡成婚:曆少,悠著點一見鍾晴:陸少,寵妻無度一睡成婚:厲少,悠著點千億寵妻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