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40

動讓蕭笑突然慌了神一樣。

她想倒退,可是來不及了,隻能來了一個急刹,車子將將一避,躲開了葉楚的撞擊,車子裏的曹佩聲因為這一撞擊,差一點兒彈了出去。

下一秒,葉楚突然又發動車子離開了這裏,今天的事情太意外,她還沒有準備,勒景琛就發現了她們,不然依著她的計劃,她是絕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帶走曹佩聲的。

隻要有曹佩聲在,那幅畫就有著落,隻可惜,晚了一步!

後麵的勒景琛也追了上來,安念塵卻故意擋了他的車道,不讓他躥過去幫蕭笑。

而這個時候,拚的是車技!

安念塵可以對蕭笑手下留情,可是對勒景琛那是一點兒憐惜之情都沒有,他的越野車本來就霸氣無比,往勒景琛車子撞過去的時候,南蕭覺得自己完了,輕合了一下眼。

當南蕭睜開眼睛的時候,車子還穩穩的停在半路上,而安念塵卻被甩到了後麵,南蕭一時之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微一側頭,卻見男人堅毅的下巴微微緊繃著。

安念塵隨後又追了過來,又是一番你爭我奪,可是前麵又響起了槍聲,高速上不知道什麽時候多了幾輛黑色的越野,殺氣騰騰的擋在蕭笑的前麵。

蕭笑氣定神閑的站在那裏,操著一把衝鋒槍帥氣驚人,她站在那裏,不躲不避,隻是定定的看著那幾輛商務車下來的人,同樣是黑色的衣,一樣的表情,渾然天氣的死沉沉。

一場槍戰拉響,勒景琛的車子到的時候,氣氛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狀態,地上濺了血跡,不知道是誰的,蕭笑殺人的槍法很漂亮,像是經曆過專業訓練一樣。

她的眼神淡漠,悲涼,像是對人帶著一股子憐憫,勒景琛看著那個硝煙中的女孩子,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一把槍,問南蕭:“怕嗎?”

“不怕!”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南蕭也急紅了眼睛,如果這回給她一把家夥,估計她也會去找人拚命去,所以她強作鎮定,看著那烏黑的鋼管,盡量正視,

“如果怕的話,閉上眼睛,我會保證你的安全!”勒景琛望了一眼前方,找到了一把小槍,遞給南蕭,在簡單解釋幾句怎麽使用之後,塞到她手中:“以防萬一,留著這把槍!”

那是一枚精致的手槍,南蕭不懂槍,摸在手中沉甸甸的,她沒有說什麽,隻是定定的點了點頭,勒景琛護著南蕭下了車,這個時候的勒景琛已經全然變了一個人。

他之前是專業演電影的,但是他出現在這裏,仿佛隻是在拍戲而已,隻是神色認真的讓人害怕,南蕭從來不知道勒景琛會用槍,而且槍法極好。

他跟蕭笑沒有說一句話,但是兩人卻有默契的解決對手,直到地上躺滿了屍體,勒景琛才鬆了一口氣,這個時候蕭笑也從車子後麵走了出來。

她還是那身衣,渾身上下卻幹淨的不行,仿佛她隻是進行了一場運動,並沒有沾染那些血腥一樣,她望了一眼南蕭,南蕭忍不住站了起來,喊了一聲:“笑笑,你沒事吧?”

方才的畫麵比拍電影還驚心動魄,至少拍電影的時候那些都是假的,可是方才這一幕卻是真槍實彈,刺激的她現在心髒還呯呯直跳,亂得不行。

“沒事!”蕭笑無所謂的說道。

南蕭眼底沒有鄙夷,也沒有輕視,隻有淡淡的關心:“那就好!那就好!”她一連說了幾聲,蕭笑卻已經轉過了身:“上車吧,還要去救你媽!”

然後,朝車子邁了過去,而這個時候,其中一輛黑色的越野車裏突然有一支槍管悄悄的露了出來,而在場的三人誰都沒有發現,蕭笑拉開車門,準備上車。

這個時候卻突然有一個衝力排山倒海向她壓了過來,蕭笑整個人被撲在了地上,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隻聽到呯的一聲,有什麽聲音穿破了血肉。

她有一瞬間有點兒懵,她撥開身上的安念塵,看到他那張臉時,突然勾了勾唇,粉色的唇瓣似乎露了一絲嘲弄:“誰允許你這麽做的?”

安念塵仿佛沒什麽事情一樣,他露了極難得的一張笑,那半塊麵具都看起來沒那麽冰冷可怕了:“千鳶,我不想看到你在我麵前受傷!”

蕭笑的眼珠子瞬間紅了,可是死死的盯著安念塵,空氣裏有血腥味,有方才那些人的,又有安念塵的,她分辯不出來,隻是覺得鼻子堵的慌:“假惺惺!”

她冷冷的說道,語氣裏沒有一絲感情,安念塵卻微微勾唇,眼珠子裏的笑意依舊是溫和的,他沒有解釋,隻是說了一句:“你再不追過去,估計葉楚要帶走曹佩聲了!”

蕭笑站了起來,她像是不知道安念塵受傷了一樣,脊背挺得筆直,聲音如同鋼珠一般從她齒縫裏跳出來:“我不會感激你的,葬心,下次再見我依舊不會手下留情。”

他卻淡淡一笑,像是沒有聽到了那句話。

南蕭想走過去,勒景琛卻一把拽住了她,其實方才槍聲響起來的時候,他同樣沒有注意到車子裏麵還藏了一個人,一個一直沒有下車的人,他在暗中觀察這一切,最後在所有人最沒有防備的時候開了一槍,而且命中蕭笑的後心。

如果不是安念塵,恐怕倒下的就是蕭笑,他收拾完了那個人之後,確認現場沒有活人之後,才拽著南蕭,不準她過去,在他看來,蕭笑跟這個安念塵應該關係不淺。

蕭笑走過來,根本沒有再看安念塵,她騎上自己的摩托車,頭也不回的離開,隻是離開的時候,似乎從眼角滾落了一顆淚,又似乎沒有。

勒景琛跟南蕭同樣尾追於後,空曠的高速公路上隻剩下了安念塵一人,他的目光似乎有些迷離,又似乎沒有,他躺在地上,望著藍天,白雲,突然吐了一口氣……

無聲的喊了一個名字,千鳶,千鳶。

一路上,勒景琛跟南蕭都沒有說什麽話,似乎還被方才的那一幕刺激的不行,南蕭的臉始終是蒼白的,畢竟這種事,她是第一次經曆,心情可想而知。

江恩年跟葉楚打了一次電話:“葉楚,你現在被全城通緝,勒景琛已經提前跟警察廳打了招呼,現在所有離開a市的通道,陸海空已經被封鎖了,我沒有辦法幫你安排航班!”

“江恩年,你會有辦法的!”葉楚平靜一句。

“你什麽都不知道,葉楚,我不知道你哪來的信誓旦旦,這件事情,我做不到!”

“那你是想讓你當年做的那些齷蹉事情,被天下人皆知了!”

“你——”

“江恩年,我知道你有辦法的,我現在必須馬上離開a市!不然的話,當年的那些事情,我瞞了太久了,我不想再繼續瞞下去,如果你想讓曹佩聲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你盡管什麽都不做,大不了我們到時候同歸於盡!”葉楚冷冷的威脅道。

江恩年一口牙都要咬碎,這個踐人,竟然敢威脅她,她以為他江恩年還是當年那個江恩年嗎,他眼珠子一轉,一個主意計上心頭,這個世界上,最能隱藏秘密的隻有死人!

而葉楚,這麽多年,她也該活夠了,所以他換了語氣,仿佛他還是當年那個跟她情投意合的少年:“阿楚,看在我們夫妻一場的份上,我安排一駕私人飛機,你在老地方等我!”

“多久?”

“一個小時後!”兩人確定好時間之後,江恩年掛斷了電話,他當然知道,葉楚當年說的那些事情不能曝光,一旦曝光了,他整個人就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

他江恩年拚搏了這麽多的上,好不容易當上了市長,怎麽可能被葉楚拉下馬!

所以他轉而給南蕭打了一通電話,語氣多了緊張,沒了方才的沉穩:“蕭蕭,是我!”

“有事嗎?”南蕭一聽他的聲音就想掛電話。

似乎查察到她的意圖,江恩年趕緊說了一聲:“蕭蕭,別掛電話,爸爸想跟你說一件關於你媽的事情。”

南蕭停下動作,望了勒景琛一眼:“什麽事?”

“蕭蕭,你媽媽是不是被葉楚那個踐人帶走了?”江恩年的聲音忐忑不安的傳來。

“是。”

“她剛剛跟我打電話,說是要我幫她準備一輛私人飛機,如果我不同意的話,她就殺了你媽,我因為你媽的生命安全隻能暫時同意了這件事情,一個小時後,我會讓私人飛機停落在a市效外的鳳台山上,那裏有一個小廟,那個小踐人帶著你媽去那個地方了!”

直到江恩年把這一番話說完,南蕭都沒有出聲:“我為什麽要相信你?”

“蕭蕭,你如果不信我,我也沒有辦法,現在我已經通知警察那邊去抓人了,不過為了怕打草驚蛇,我會先過去一趟,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我一個人去救你媽!”江恩年的語氣似乎有些遺憾,不過說到最後,已經變成了信誓旦旦。

掛了電話之後,南蕭突然覺得有些不適應,她把方才聽到的事情告訴勒景琛一聲,勒景琛望著神色複雜的南蕭,在他知道南蕭其實是江恩年的女兒之後,其實他心裏也挺意外的。

當初因為認錯了人,導致他一直以為南蕭是就是蕭笑,根本沒有往這一層關係上想,所以現在能體會到南蕭的心情,所以他一隻手伸過來,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胳膊:“別急,我在葉楚身上放了定位器,我根據她的位置能找到她的!”

“好!”南蕭根本不知道什麽時候的事情,望了勒景琛一眼,卻下意識的抽出了手。

勒景琛眼眸一滯,卻沒有阻止南蕭的動作,反而把手抽了回去,裝作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車內的空氣有點兒尷尬,兩人都陷入了沉默,久久。

直到勒景琛和南蕭抵達江恩年所說的地方之後,才確定江恩年沒有說假話,因為跟勒景琛的追蹤儀哭是一樣的,山中極靜,有風聲柔軟的吹過,像是一把小刷子一樣刷過心湖。

但是麵前的畫麵卻讓人大吃一驚,因為曹佩聲被人綁了雙手掛在一棵樹上,而她四周並沒有葉楚的痕跡,南蕭看到媽媽的樣子,心都要裂了,喊了一聲媽,作勢要撲過去。

勒景琛卻死死的拽住她:“南南,你冷靜點!你不覺得這很可疑嗎?”

南蕭聽不進去,任誰在這個時候也聽不進去支言片語,她的腦子裏整個充斥著曹佩聲被綁在那裏的畫麵,那顆樹長得極為巧妙,就生在懸崖邊上,隻要一不小心,繩子鬆了,曹佩聲就能摔到萬丈深淵之下,成為肉泥。

而旁邊是幾個黑衣人,手裏拎著一把槍走來走去的,似乎在防備著什麽一樣。

“我要救我媽,我要去救她!”南蕭已經要瘋了,今天一番折騰,她本來就受了驚嚇,這會兒更是痛苦萬分,她想過去,可是勒景琛卻死死的抱住她,不讓她動。

蕭笑同樣趴在一塊石頭後麵,看著南蕭激動的樣子,也移了過來,小聲的勸道:“姐,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你媽救出來的!”

南蕭聽到蕭笑冰冷的聲音,總算是有點兒反應,她回頭看著蕭笑一臉認真的表情,眼淚都要滾落下來:“笑笑!”

“沒事的,姐!”蕭笑估量著葉楚可能在的位置,因為不能離得太近,免得被葉楚發現,而且他們現在還不知道有多少人,如果人多的話,救人肯定會有困難。

勒景琛將南蕭緊緊的鎖在了懷裏:“蕭笑的話聽到了嗎,沒事的,南南,我不會讓你媽有什麽事情的,你放心,我會把她救回來的。”

南蕭聞著男人身上的味道,不知道為什麽心安定了不少,勒景琛把南蕭交給蕭笑保護,他去去就來,兩姐妹窩在那裏,誰都沒有說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蕭笑突然聽南蕭說了一句:“你知道那幅畫在哪裏嗎?”

蕭笑回過頭,望著南蕭的眼睛,她知道那幅畫在哪裏,隻是她遲疑的望著南蕭身上的那半塊玉,伸手,輕輕一扯,將那半塊玉扯了下來,然後跟自己的玉拚湊在一起。

可,還是少了一塊。

南蕭的笑應該是完整的一塊的,結果卻少了一塊:“另外半塊呢?”

“丟了。”南蕭老實的說道,她當時摔了一腳,玉碎了兩半,但是後來她卻怎麽也找不到那塊玉的下落,因此也自責難過了很長時間。

這塊玉是當年蕭爸爸給她的生日禮物,她一直小心保藏,出了那樣的事情,她其實一個人偷偷難過了很久,可是現在看著蕭笑將兩塊玉拚湊在一起。

她突然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她之前這麽做過,可是她當時沒有發生過什麽。

對於南蕭來說,這塊玉就是證明蕭笑和她的身份,玉在人在,玉亡人亡。

蕭笑手裏還握著那兩塊玉,眼底似乎有些遺憾:“她們要找的畫其實就是在這塊玉裏麵。”

南蕭沒有想到還真的有這回事,可是這兩塊玉裏麵怎麽可能藏著一幅畫,她表示不理解,卻又聽蕭笑開口:“你可能不知道,我爸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沒有人能夠想到,他會把這塊玉放在我們兩個小孩子身上,就連我媽都不知道。”

說到這裏的時候,她像是想起了什麽似的,清冷的眸子裏閃過一抹嘲弄:“這麽多年很多人一直在打蕭家人的主意,隻是她們大概永遠不知道,當年爸爸就把那幅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