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40節

  伴隨著那兩個女人越來越遠的聲音,南蕭站在洗手台那裏,渾身發冷,那些話不管是不是真的,但是有些事情,卻是真的,比如說,勒景琛確實為了她跟家裏鬧掰了。

  倘若勒景琛還是勒家的孩子,跟勒家關係一如既往的好,他今天肯定走不到這個地步。

  而勒氏已經開始有不安份的員工跳槽了,那接下來會怎麽樣,會不會如勒景琛那天所說的一樣,宣告破產,一想到勒景琛這樣一個驕傲的男人,他宣告破產時,她的心揪得一陣一陣的疼,而這個時候,手機突然嗡嗡的響了一下,她低頭一看,是一條新進來的短信。

  發件人,來自容霆。

  -本章完結-

☆、第232章 大結局九字字誅心

  看到容霆的短信,南蕭下意識的想刪除,但是手指頭不知道碰到了什麽,反倒是點開了那條短信,那一行字,落入眼底的時候,她身子輕輕的抖了一下。

  短信很簡單,卻字字誅心,跟我在一起,我幫他脫離困境。

  南蕭的眼睛突然澀澀的難受,她怎麽也想不到,容霆會在昨天晚上說了那些話之後,會發這樣一條條短信給自己。

  對她來說,容霆一直就像是大哥一樣,是她曾經所有的信任。

  哪怕當初她跟墨邵楠在一起的時候,她也沒有想過,墨邵楠在她心中的位置會超過容霆的,現在,看到這條短信,她感覺心被攪成了四分五裂的狀態。

  渾渾噩噩出了洗手間,卻見勒景琛一行人從會議室裏走了出來,其中有幾位年紀稍大的,應該是公司的股東,勒景琛側過身子,正在跟他們說話,姿態帶了點兒尊敬。

  不知是不是心理感應,這個時候,勒景琛突然轉過頭來,一眼看到了她。

  他低頭跟那幾人說了什麽,然後讓淩安作陪,自己長腿一邁,朝南蕭走了過來。

  經過她身邊的時候,突然牽住她的手,就朝辦公室裏走去,南蕭出現在公司也就是這一兩天的事情,這一幕引發了眾人的猜測,難道南蕭就是讓勒總不惜跟家人決裂的女人。

  一時之間,傳言紛紛,淩安說了一句:“上班時間,該幹嘛幹嘛去,堵在這裏做什麽!”

  然後,眾人一看是淩大特助,紛紛散去。

  勒景琛拽著南蕭回了辦公室,直到他問:“還沒有吃飯吧?”

  南蕭搖頭,其實並沒有胃口,方才聽到的那些話還堵在她心裏,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她抬頭,凝著勒景琛的眼睛:“阿琛,你說如果沒有我,事情會不會就不這樣了?”

  “亂說什麽!”勒景琛微微蹙眉,墨中透藍的眼眸裏透著一股子嚴肅,連語氣都跟著沉了起來:“不要把所有的事情往自己身上的背負,事情如何跟你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可是她們說,如果你跟勒家的關係還好好的,今天就不會走到這一步!”勒家擺明了袖手旁觀,不打算理會這件事情,不然依著勒家的實力,又怎麽可能會這樣。

  勒景琛聞言竟然笑了一下,這種情況下,他竟然笑的出來,這一笑仿佛如同陽光一般鋪開,落在人心上:“南南,你以為這事跟這些有關係?”

  南蕭不能不這麽想,尤其是容霆的話,更是讓她壓力倍增。

  瞧見她真的點頭了,勒景琛倒笑了,這一笑仿佛掃去了這幾日的疲倦,墨中透藍的眼眸中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深意:“外麵那些人都是瞎說的,你不要把責任都歸到你身上,再說了,你現在當務之急是畫展,你不想讓你媽媽失望吧?”

  這個倒不至於,一想到這個男人自小出身優渥,加上勒家的背景,從小養尊處優,沒受過什麽苦,如果有朝一日,他一無所有,依著他高傲的性子,能接受得了嗎?

  南蕭心裏想著這些,臉上沒表露出來:“你還有閑心關心我這些。”

  聽到這話的時候,勒景琛和南蕭已經進了辦公室裏,沒了在外麵的顧忌,他已經將女人攬在了懷裏,語氣多了幾分開玩笑的味道,自然是想讓她開心:“我當然得關心你,以後我如果一無所有了,還準備跟你混呢,南南,到時候你可別嫌棄我。”

  “怎麽會!”南蕭趕緊說了一句,像是怕他不相信一樣,又加了一句,很肯定的說:“我不會嫌棄你的!永遠都不會。”

  聽著女人軟軟糯糯的聲音,勒景琛心情好了很多,一上午在會議室裏受的氣這會兒煙消雲散了,故意這麽一說:“那我以後就是專職家庭婦男了。”

  南蕭:“……”你丫能不能這麽沒底線啊,好歹以前是影帝啊。

  勒景琛無視了她的白眼,看了一眼時間,這都兩點了,他沒吃飯,估計南蕭也沒有吃飯,不由自主的說了一句:“放心,你男人的本事,你還不信嗎,我餓了,咱們去吃點東西!”

  兩人沒走得太遠,就在勒景琛附近的一家下午茶餐廳吃點東西,結果勒景琛剛點完菜,來了一通電話,他眉頭緊緊的蹙了一下,跟南蕭說了一句,起身就去走廊那邊接電話了。

  南蕭百無聊賴的喝了一口水,其實心裏始終是沉甸甸的,哪怕有些事情勒景琛不說,但是身為他的枕邊人,她其實還是能感覺到了他的變化。

  比如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有時候她半夜醒來,看不出他人在床上,反而是在陽台上找到了他,他一個人在那裏抽煙,手指一點猩紅隨著他的動作明明滅滅。

  他那樣自尊心極強的男人,又怎麽可能真的不在乎。

  她從後背摟住他的時候,故意問他,怎麽還不睡。

  他說,睡不著,想點事情。

  她知道,他想的是關於最近公司的事情,本來已經算是囊中之物的那塊地卻突然被政aa府征用,雖然文件還沒有批複下來,但是勒景琛虧本的事情是板上釘釘了。

  再加上收購墨雨軒的事情一再擱淺,他又怎麽可能真的裝作什麽事情都沒發生。

  正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突然聽到高跟鞋踩在地上的聲音,緊接著一個女人站在了她身上,她微微抬頭,就看著江臨歌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臉上充滿了鄙夷:“我當是誰,原來是姐姐在這裏吃飯,真是好巧,姐姐,好久不見!”

  正巧這會兒侍應生端上南蕭的餐點,正是一份咖喱雞飯,江臨歌一看,眼神裏充滿了嫌棄,好歹勒景琛也是一家公司的大老板,就給南蕭吃這個。

  想來那些傳言也是真的了,江臨歌心裏有一種幸福的變.態感,如果勒景琛的公司垮了,她倒要看看這個女人還敢不敢在自己麵前那麽囂張。

  南蕭根本沒搭理她,直接對服務生說了一句:“服務員,我用餐的時候不希望有人打擾!”

  服務生左右為難,看了看南蕭,又看了看江臨歌,不知道如何是好,南蕭今天穿得相當簡單低調,就一件白恤,加一條牛仔褲,未施粉黛,長長的頭發鬆鬆垮垮的抖落下來,那樣子跟一個大學生無異。

  反觀江臨歌,描著明媚的妝容,渾身上下都是名牌,尤其是手上挽著的包包還是全球限量版的,服務生左右為難,但還是本著服務的宗旨請江臨歌暫時離開這裏。

  哪知江臨歌卻一屁股坐了下來,笑盈盈的對他說道:“我姐姐跟你開玩笑呢,我跟她是親生姐妹,哪有姐姐趕妹妹的道理,給我來一杯冰咖。”

  服務員目光盯著南蕭,似乎在等她的回話,南蕭見她如此厚臉皮,反倒放下了手中的勺子,擺手讓服務生走了,自己淡淡的望著她:“江臨歌,你到底想做什麽?”

  “好姐姐,既然勒景琛很快就要一無所有了,這樣吧,看在我最近心情還算不錯的份兒上,我可以讓爸爸答應讓你回江家!”她一副施恩的嘴臉,望著南蕭用一種極慢的語氣說道。

  南蕭笑了笑,不以為然的語氣:“你放心,江家我還真不稀罕回去,江臨歌,你以為誰都跟你們母女一樣,罷著那個小三的身份不肯離開嗎?”

  江臨歌一聽這話當即變了臉色,自從江恩年跟自己說起媽媽葉楚被曹佩聲和南蕭害死之後,她心裏就有一種感覺,恨不得殺死了這兩個人。

  腥紅的指甲輕輕的放在桌子上,豔麗的顏色直逼眼球,灼灼似火:“南蕭,你害死了我媽,我是不會放過你的,到時候,你沒了勒景琛這個後台,我看你能逍遙法外到哪裏去!”

  其實說這些話的時候,她不過是想知道那些傳言是真是假,雖然那些事情說得繪聲繪色的,但是她覺得依著勒景琛的性子,不可能把自己置於萬難之地。

  所以,才有這麽一問。

  如果勒景琛真垮了,她收拾南蕭肯定簡單很多。

  有些事情哪怕過去了再久,依然在她心裏存放著,這三年,不可以說自己過得不好,但是比起自己前二十幾年的時光,她感覺自己如在地獄。

  而這一切,源於勒景琛和南蕭。

  她恨極了這兩個人,尤其是南蕭,如果沒有她,她根本不會落到這個地步,也許她早跟墨邵楠結婚了,有了孩子,不會落到如今這個地步。

  想到墨邵楠,眼睛又是一澀,聽江恩年說,墨邵楠在三年前,公司宣告破產以後,大受打擊,對生活沒了盼望,跑去了一個偏遠的小鎮當支教,不肯再回來。

  那樣一個才華橫溢的男子,卻被勒景琛逼成這樣,她心裏怎能不怨呢。

  -本章完結-

☆、第233章 大結局十淩安跳槽了

  前幾天,江臨歌特意回了一趟A市去看墨蘭,墨蘭在獄中說得那些話跟江恩年告訴她的一模一樣。

  當年若不是勒家財大氣粗,若不是勒景琛步步緊逼,她跟媽媽不會變成這樣。

  就連當初江恩年想法設法幫墨蘭減刑,可在勒景琛這裏行不通,他執意置人死地,不留半點情麵,本來江恩年找找關係,可以幫墨蘭減刑,不至於無期徒刑。

  可最後的結果偏生判了無期,墨蘭的下半生隻能在監獄裏渡過了。

  南蕭聽著她這些怨憤的話,隻覺得江臨歌比起三年前,性子似乎更加執拗了,真不知道她從哪裏得來的這些消息:“江臨歌,你媽的死,跟我無關,是她自作自受,害了自己。”

  如果不是葉楚綁架了曹佩聲,她也不會走到那一步,炸得屍骨無存,一點骨灰都沒留下。

  聽她這麽說,江臨歌的情緒像是海水一般暴漲起來,但她到底忍住了那些話,隻是目光頗帶深意的望著南蕭,字字透著一股子意味深長:“南蕭,事情的真相如何不用你說我自己會查,俗話說,牆倒眾人推,你說勒景琛破產之後,你在B市的畫展能辦得起來嗎?”

  “你……”南蕭最忌諱別人拿畫展的事情說事。

  “看在我們姐妹一場的份兒上,你如果求我的話,興許我能讓爸爸鬆口,給你一個辦畫展的機會,畢竟你為了這次的畫展,也花了不少力氣。”

  那語氣,連帶著目光都透著一股子施舍的味道,南蕭目光冷冷的:“不勞你費心。”

  江臨歌咯咯一笑,站了起來,不知道從哪兒弄了一張名片,擱在桌子上:“好姐姐,我等你電話。”然後拎著包包就離開了。

  南蕭看著那張名片,想也沒想的把它扔在了垃圾桶裏,正好勒景琛打完電話過來,瞧見南蕭不虞的臉色,不由問道:“怎麽了?”

  “剛剛差點被瘋狗咬了!”南蕭語氣倒沒啥,隻是望著勒景琛:“阿琛,如果有一天我們在B市呆不下去了……”

  說到底,江臨歌那些話還是放在了南蕭身上,當初展廳的事情記她記憶猶新,現在江恩年馬上升任副省長,如果勒景琛真的一無所有了,江臨歌肯定會借著江家的聲勢對他們不利。

  “又在亂想什麽。”勒景琛鼻子尖,聞到了空氣中有一股子不屬於南蕭身上的香水味,微微蹙眉,望向了二樓,正瞧見江臨歌站在那兒,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

  勒景琛瞬間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麽事,能讓南蕭變臉色的事情不多,除了江臨歌他還不知道有誰了,他跟南蕭吃過飯,說是去一下洗手間。

  等他下樓的時候,隻聽見二樓某包廂裏有一聲慘叫,跟殺豬一樣。

  南蕭疑惑的望向二樓:“出什麽事了?”

  “不關我們的事,走吧!”勒景琛收拾了某人,心情難得爽了很多,兩人剛出了餐廳,一身狼狽的江臨歌跌跌撞撞的從房間裏跑了出來。

  當天下午,勒景琛心情一直不錯,而南蕭因為畫展的事情跟小玫瑰一起又去了一展廳,直到忙完之後,接到了勒景琛的電話,說他晚上有個應酬,不回來吃飯了。

  南蕭有段時間沒回家了,小玫瑰盛情邀請她回家吃飯,說自己晚上做法國大餐。

  兩人回去之後,南蕭才發現,小玫瑰所謂的法國大餐就是在網上訂購的牛排,於是她深深的醉了,小玫瑰似乎也有耳聞,勒景琛公司的事情,所以晚飯的時候擔憂的問了幾句。

  哪知道兩人不沒有吃完晚飯,南蕭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一看是A市的電話號碼,她有點兒不想接,最後迫於無奈,還是接了電話,沒想到卻是墨心的電話。

  跟墨心見麵,南蕭是不願意的,但是墨心最後一句話,卻讓她終於下定了決心去見她,兩人約見的地方就是小玫瑰租房附近。

  出了公寓就能看到那間小茶館,茶館裏這會兒人並不多,挺安靜的,南蕭到的時候墨心已經點了茶,正慢悠悠的泡著,手法優雅,姿態從容,跟前幾日的失控的形象有點兒不同。

  見南蕭進來,她直接招呼她坐,南蕭忐忑不安的坐下,不知道墨心葫蘆裏賣的什麽藥,所以倒是有點兒拘謹:“伯母,你今天找我有什麽事?”

  “說吧,什麽條件,你離開阿琛。”對於這個兒子,雖然墨心心裏麵也是諸多埋怨的,但是畢竟是她兒子,而且她這輩子就這麽一個兒子。

  如果他不回勒家,那勒家的家主一位肯定會是別人。

  對於這種結果,墨心當然是不願意看到的。

  南蕭似乎並不意外她這樣的話:“伯母,我是不會離開阿琛的。”

  “南蕭,你這又是何必,我又不喜歡你,阿琛他爸爸也不接受你,你就算跟阿琛在一起,你也得不到我們的同意,這樣的婚姻,你覺得有意思嗎?”墨心倒茶的動作一頓。

  南蕭不知道在想什麽,或許那雙眼睛太清澈,太穿透人心,讓墨心下意識的移了移目光,開口說道:“伯母,讓我跟阿琛分開,你敢說不是你的私心?”

  墨心手一抖,茶水濺出來,落在了她手背上。

  “有些事情我不想說得太明白,但是你今天叫我過來,我覺得有些話我必須說說。”南蕭瞧見她的反應,裝作沒看到一樣:“三年前,我跟阿琛交往的時候,你沒讓我們分開,反倒是在知道我跟蕭家的關係之後,突然竭力反對,伯母,這是為什麽?“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