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38

景琛站得地方不遠,隻有一米多的距離,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微微眯了眯眼睛,心裏輕嗤一笑,不知死活的東西,到這個時候了,還敢跟他談條件。

嗬,他冷冷一勾唇,唇線繃成一條鋒利的線,像是能殺人於無形一樣,南蕭要跳過去,跟人拚命,這個女人怎麽這麽無恥,當初她害得爸爸媽媽離婚,她現在又把媽媽害成這樣。

剛剛她在外麵聽到她們三人的談話的時候,隻覺得全身的血液都要炸了,怪不得媽媽從來不說蕭家的下落,讓她不要去找蕭家人,原來蕭爸爸早就死了,被墨蘭害死了!

那一瞬間,南蕭想跟墨蘭拚命,她怎麽能這麽無恥害了蕭爸爸,蕭爸爸人那麽好,她怎麽能因為自己的嫉妒去殺人,如果不是勒景琛拉著她,估計她早就衝進去了!

不過,那幅畫……她說的什麽畫,南蕭有些不能理解,但是腦子裏隱隱約約的閃過一點兒什麽,快的讓她抓不住:“葉楚,你趕緊放了我媽,不然我跟你沒完!”

她要衝過去跟她拚命,南蕭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裂了,曹佩聲剛做完手術,這會兒身上的衣服都是鮮血淋淋的,跟受了什麽大型似的。

平時南蕭處處照顧好曹佩聲,生怕她受了什麽委屈,現在倒好,這兩個賤女人竟然敢這麽對她,她感覺自己要瘋了一樣!

勒景琛卻一把拽住了南蕭,阻止她太過激動的情緒:“南南,別急,這事我處理!”

南蕭不甘心,紅了眼睛:“勒景琛,那是我媽!”

“我知道,就是因為是你媽,所以這件事情讓我來!”勒景琛回了一句,目光卻是望著葉楚手中的那把刀,刀子抵在曹佩聲脖子上,曹佩聲倒是沒什麽表情:“葉楚,你殺了我吧,這麽多年,我早就活累了,死了也是一種解脫!”

“媽……”南蕭捂著嘴,差點哭出來。

勒景琛一手反握住她的手,另一隻手輕輕的將她帶到身後,這才目視著葉楚,但是一雙墨中透藍的眼眸似乎讓人把心思表露出來,無所遁形一般:“葉楚,想知道江臨歌最近還好嗎?”他的語氣極輕,低沉,像是渾厚的大提琴聲。

葉楚臉色一變,手中的刀緊了緊:“你說的話,我是不會相信的。”

“嗬!”勒景琛輕蔑一笑,沒有理會她的話語,隻是不鹹不淡的繼續說道:“那你想想這段時間,江臨歌這段時間的反常,她離開a市之後,跟你聯係過嗎?”

這一句話正戳中了葉楚的軟肋,當時因為風頭太盛,她逼不得已之下才想著把江臨歌送到國外暫避風頭,等事情淡化之後,再讓她回來。

可是江臨歌離開a市之後,就再也沒有跟她聯係過,她起初以為江臨歌跟她生氣,說她沒有保護好她,讓她在a市的臭名昭著,甚至墨邵楠還跟她退了婚。

如今勒景琛這麽一提醒,讓她的心突突的跳了幾下:“勒大少,你以為你說這些我會信你?再說了,今天這事兒跟你完全沒關係,隻要你現在離開,當作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我也不會跟勒家為敵!”

這話說得好象她葉楚多了不起似的,勒景琛最不喜歡不識相的人,他目光沉沉的看著她,不知道在想什麽,眉心微微一蹙:“葉楚,我看你還沒有弄明白是什麽原因,南蕭是我的人,你覺得我會裝作什麽事情沒發生嗎?”

聞言,葉楚笑了,極淡,眼珠子裏跳出來一點兒笑意來:“勒少,您這話就太過自信了,如果南蕭真的是你的人,你知道她要帶著她媽離開a市的事情嗎?”

勒景琛的臉色一變,而南蕭的臉色也變了,她要離開a市的事情,葉楚怎麽會知道,而且她還沒有準備跟勒景琛說這件事情,現在他突然知道了,他會怎麽想。

哪知勒景琛的情緒很快就平靜下來:“你覺得,我會信你?”

“你不信也沒有關係,不過到時候就有你笑的了,勒景琛,跟你同chuang共枕的一個女人,卻是選擇跟著別的男人離開,你覺得她對你有幾分真心?”葉楚故意這麽問道,同時望了一眼南蕭,果然見她慘白了臉色。

南蕭的唇色一變,反駁:“你胡說什麽!”

“我有沒有胡說,勒少去查查就知道了,勒少,你說是不是?”葉楚聲音漫不經心的,連目光亦是如此,不過落在人身上的時候,總能讓人浮想聯翩。

“事情如何,我心裏自有定論,我信南蕭!”勒景琛不打算跟她扯這些事情,南蕭聽他這麽說,心裏鬆了一口氣,她離開的事情,確實還沒有定下來,不過走的打算確實是有的。

哪怕有一日,她要離開a市,跟勒景琛分開,她還是會把話跟他說清楚,不會無緣無故的突然消失不見,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情,說不定她已經跟勒景琛說了。

他們之間不是因為別人,而是因為暫時不適合,她是喜歡勒景琛,可是沒有喜歡到為了他不顧一切的地步,她愛他,可是暫時還沒有愛到放下心中所有的芥蒂。

葉楚聞言,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你倒是相信她,不過她背著你做了什麽,我看你是一點兒都不知道,南蕭,你經常背著勒景琛去見你的容大哥,這事你跟他透露過嗎?”

容霆,其實是勒景琛心底的一點兒忌諱,容霆這個人跟墨邵楠不一樣,墨邵楠那是心浮氣躁的主兒,說白了就是年少輕狂,但是容霆不一樣,那是經曆過娛樂圈打磨,浸泡的一個男人,他的心思,有時候就連勒景琛都猜不透。

他跟自己承認過,他喜歡南蕭,非她不可,南蕭雖然沒有表示過什麽,可是一碰到容霆的事兒,那叫一個急切,尤其是南蕭對容霆,似乎有一種莫名的感情。

眼見勒景琛的臉色變了好幾變,葉楚又笑了,真心也好,假意也罷,總之笑得深不可測,她繼續說道,再接再勵添了一把火:“勒景琛,別到時候被人戴了綠帽子,自己還不知道!”

“閉嘴!我跟容大哥之間什麽都沒有!”南蕭突然出聲,她站在勒景琛麵前,他側目一看,卻見那張小臉上充滿了氣憤,而她語氣裏是對容霆的一片維護:“你再這麽胡說,你信不信我扯爛你的破嘴,容大哥根本不是那種人,你不要隨便誣陷他!”

葉楚又笑了:“南蕭,如果你對你的容大哥沒感覺,你用得著這麽強作申辯嗎?”

“我隻是想告訴你們事實,我跟容大哥不會有什麽的!”南蕭強調,她不知道為什麽,好象怕勒景琛誤會,事實上勒景琛一直對她跟容霆的關係不滿。

南蕭心裏也清楚,不過因為她覺得她跟容霆坦坦蕩蕩的,兩人的關係純潔無比,真的不存在這種事情,所以一直也沒有在意過,但是現在葉楚這麽說話的時候,很容易讓人想入非非,她不知道勒景琛聽了之後會怎麽想,總之,她是不舒服了。

她的容大哥,對她如同親人一樣,他不可能喜歡她的,而且他那種男人,仿佛生來就不像是凡間的人,他怎麽可能會喜歡自己,別鬧了!

他如果喜歡自己,這八年來,他從來都沒有說過,再說了,當初她跟墨邵楠交往的時候,他也沒有表示過吃醋,所以說,他不會喜歡自己的。

葉楚看著南蕭惱羞成怒的小臉兒,笑得更開,這回她沒有南蕭繼續爭辯,她相信這會我勒景琛心裏已經有了疙瘩,再說南蕭要跟容霆離開的事情是確有其事。

如果勒景琛心裏懷疑,去查一二,他自然會知道的清清楚楚,男人啊,總是對自己喜歡的人有著非比尋常的決心,當年江恩年不正是如此嗎?

其實曹佩聲跟蕭琰之間明明沒有什麽,但是他還是懷疑了曹佩聲對不起自己,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隻看自己會不會去應用罷了,她看著勒景琛,雖然心裏輾轉千百回,但是臉上的笑意卻不變的:“這問題又跟我沒什麽關係,你就算是跟容霆在一起,對我來說又有什麽影響,倒是勒少,恐怕會想多吧?”那語氣,分明是意味深長的。

勒景琛的臉色看不出喜怒,隻是一張臉,仿佛更冷了幾分,那一雙墨中透藍的眼眸情緒深不見底,望南葉楚:“你以為我會信你嗎?”

“那同樣的,勒少,你覺得我會信你嗎?”葉楚手中的刀子往前抵了幾分,有一絲鮮血從曹佩聲脖子上跳出來,一片殷紅,南蕭急得不行:“葉楚,你有話好好說,你要什麽!”

勒景琛沒出聲。

葉楚笑了一笑,語氣似乎有讚賞:“南蕭,還是你識相,如果你媽有你這麽識相就好了,我要的東西不多,隻要給我蕭家的那幅畫,我可以隨時放了曹佩聲!”

第195章 那車上的人是我媽!

南蕭再一次聽到這幅畫的事情,剛剛在外麵,她也是聽到了媽媽說那幅畫,可是這到底是什麽畫,值得這些人念念不忘的,不由追問了一句:“什麽畫?”

“我想你媽媽比較清楚,我要當年蕭琰交給她的那幅畫!曹佩聲,你別否認,我知道那幅畫就在你手中!”葉楚提到那幅畫的時候,眼底有一抹狂熱。

曹佩聲輕輕闔了一下眼眸,她知道到了這種事情,這一切都已經瞞不下去了,當年蕭家的災難確實是因為一幅畫引起的,十四年前,不知道從哪裏泄露了消息,說是蕭家有一幅神奇的畫,裏麵藏著蕭家多年不敗的秘密,又有人說,蕭家的那幅畫其實裏麵是有寶藏的。

其實那幅畫,到底有什麽樣的來曆,當年蕭琰並沒有跟她交待,南蕭望著曹佩聲的臉,她的臉白的有點兒不太尋常,仿佛失血太多一樣:“我從來沒有見過什麽畫!”

“曹佩聲,你再說一次!”葉楚手中的刀又緊了緊,鮮血順著那柄刀子流了下來,她望著曹佩聲,那感覺像是要拆她的骨一樣。

曹佩聲紋絲不動,她的表情像是鐵鑄了一般,沒有任何的鬆動:“你就算是逼我,我也不知道那幅畫的下落,蕭兒,你要記住,這兩個女人是害死你蕭爸爸,還有你蕭媽媽的人!”

南蕭看著她,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

女人因為臉上蒙了一層驚恐像是蒙了一層灰一樣,那眼珠子裏充滿了恨意,她望著葉楚手中的那把刀子,恨不得要扭斷一樣。

“蕭兒,我不指望你報仇,但是從今以後,你不準跟任何墨家人打交道,聽到了嗎?”曹佩聲說完這句話,還沒有等南蕭點頭,她突然用力朝前一撲,然後脖子裏的鮮血順著那柄刀就流了下來,而這個時候勒景琛也反應過來。

他不知道從哪兒弄來一枚硬幣,朝葉楚的方向彈了過去,葉楚隻覺得手上有一股子劇痛傳來,雙手一鬆,那把刀驀地鬆落下來。

下一秒,勒景琛已經撲了過去,如鷹一般朝葉楚一樣撲了過去,葉楚隻覺得仿佛有一座山朝自己壓了過來,但這個時候的她還是沒有鬆開曹佩聲。

她拖著曹佩聲往後一帶,鮮血似怒放的紅雨在衣服連成一片豔麗的顏色,曹佩聲悶哼一聲,雙腿一軟,差一點跪坐下去。

畢竟曹佩聲身上受了傷,這兩天墨蘭可是沒少折磨她,其實墨蘭之所以這麽折磨她也是有原因的,一方麵當然是她想盡快拿到那幅畫,另一方麵,她對曹佩聲一直有一層嫉妒。

其實蕭琰跟曹佩聲隻是純潔無比的朋友關係,可是當年蕭琰對曹佩聲太好,以至於他愛屋及屋到,對江恩年也諸多照顧,可以說,如果不是蕭琰,江恩年絕對不可能平步青雲。

這一切都是蕭琰看在曹佩聲的麵子上賦予江恩年的,可惜,這在因愛生恨的墨蘭眼中看成了一種變相的感情,她知道蕭琰跟阿靜的婚姻是家族聯姻。

蕭琰對阿靜剛開始是沒有感情的,他其實在意的人是曹佩聲,可惜後來陰差陽錯,蕭琰娶了阿靜,而曹佩聲另嫁,選擇了江恩年。

所以一直以來,這件事情像是一根針一樣紮入了墨心的心裏,她一直嫉恨著這件事情,是因為她對蕭琰一直求而不得,蕭琰從來沒有喜歡過她,一點都沒有。

勒景琛要去抓曹佩聲,可是這個時候,突然一道黑影如同閃電一般掠了出來,雙手勾成鷹爪一般朝勒景琛襲來,那手快如閃電,勒景琛根本沒有辦法躲避,隻能迎拳去擊!

而黑影顯然更快,鷹爪到了眼前之後又變幻成了拳頭,跟勒景琛的拳頭砸在了一起,呯的一聲,兩人的拳頭在半空中相遇,仿佛能聽到骨頭相撞的聲音。

南蕭這才看到,這是一個通體黑衣的男人,男人戴了半張麵具,露出半張完好無損的五官,下郃優美,性.感的喉結有輕鬆的浮動,他的一雙眼睛很冷,掃過來的時候像在隔著萬裏的冰封,那一雙眼睛沒有七情六欲,隻有像雪珠子一樣的冰冰涼涼!

勒景琛略略後退了一步,長腿一掃,就朝那人踢了過去,可是那人早已經防備到了他的意圖,將地上的曹佩聲往葉楚懷裏一扔,緊接著他又跟勒景琛纏鬥了一起。

勒景琛雖然從小也有一些拳腳功夫,但是麵對這個人的時候卻有點兒吃力,對方的招數變化無常,招招皆是致命的招數,他邊攻邊退,對著葉楚低聲一句:“快走!”

葉楚架著曹佩聲就要離開,而黑衣人抵擋著勒景琛的攻擊,南蕭想過來的時候,他突然將地上的墨邵楠掃了起來,拎起他就朝南蕭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