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38節

  可是另一方麵,他受傷了,他怕南蕭看了會難過。

  這丫頭嘴上不說,可是心思卻是透亮透亮的,每回他有什麽事情,她保準比自己更難過。

  這也是為什麽,勒景琛受傷了之後,暫時住在醫院裏,不願意讓南蕭知道。

  南蕭努力的瞪著那一張臉,感覺勒景琛的氣色並不是很好,他本來就有舊疾,上次發作的時候,她在他身邊,他大汗淋漓的樣子,在她腦子裏揮之不去。

  現在看著他靠在病床上,雖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可是精致的眉眼卻一閃而逝是淡淡的心疼,她的心驀地酸了:“到底怎麽回事?”

  勒景琛看著她眼眶有點兒紅,輕輕的咬著嘴唇,像是在竭力控製住自己的情緒,他有些心疼,將人拽過來,坐在自己身邊,故作輕鬆的笑了笑,語氣倒是一如既往溫柔:“隻是受了點兒小傷,沒事,養兩天就好了。”

  其實他傷得並不重,一切都在計劃之中,沒什麽要緊的,隻是他沒想到南蕭知道了。

  他越是雲淡風輕,南蕭越是難受,她上下檢查一番,除了勒景琛的胳膊受了點兒傷,其他倒是沒什麽傷,他反手握住她亂動的小手:“真沒事,不信你問醫生!”

  病房裏的氣氛沉甸甸的,像是卡了一塊大石頭,壓在心上一樣:“阿琛,你為什麽要瞞著我?”上次他們說過,有什麽事情要讓對方知道,免得對方擔心。

  可是他卻瞞著她,受傷的事情,她心裏怪不是滋味的。

  勒景琛長臂一展,將她攏在懷裏,聞著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心裏的那些負麵情緒仿佛沒有了一樣,南蕭今天穿的極其簡單,一件嫩綠色的小外套,露出修長的脖子,幹淨的皮膚。

  他一時沒忍住,下巴搭在她肩膀上:“一點小傷,我這不是怕你擔心!”

  “難道我現在就不擔心了嗎?”南蕭的眼睛還是紅紅的,帶著指控。

  看著她的小眼神兒,濕漉漉的,像小鹿一般純潔,他的心尖一顫,一股子說不出的感覺在他心頭蔓延開來,他忍不住低下頭,口勿住了她的唇。

  兩人有段時間沒在一起了,這一口勿就跟天雷勾地火似的。

  南蕭現在心裏有怨氣,卻被這個口勿攪得雜亂無章的,沒得安生。

  越來越深入,兩個人的唇.舌糾纏,她的口腔裏全是他的味道,迷人,性感,帶著一股子讓心驚肉跳的感覺,南蕭想製控,可是完全控製不住。

  “阿琛……”她哼了一聲,聲音軟軟的,糯糯的,卻分外勾人。

  勒景琛的心一緊,顧不得這裏是病房了,將人抱了起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而他的一隻手已經從南蕭的衣服下探了進去,摸住了那柔軟的地方。

  南蕭被刺激得頭皮發麻,但是又有些緊張,這是病房,而且淩安跟小玫瑰還在外麵呢,他們隨時能闖進來,這個男人,怎麽能這樣!

  萬一被抓包,他不嫌丟臉,她還覺得丟人呢。

  手指頭拽著他的大手,想製止,讓她退出去,可是勒景琛哪肯啊,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些甜頭,現在讓他放棄,簡直是作夢,再加上他這段時間沒跟南蕭接觸。

  這一碰就跟天雷引發了地火一樣,身體裏的細胞都在叫囂著讓他得到更多一點兒。

  他太久沒有發泄了,一碰到南蕭簡直有些控製不住了,當南蕭的手指頭被他拉著覆上那物的時候,她緊張的要叫出來!

  這個混蛋啊,這是病房啊,可是勒景琛卻不在意,眼神帶著誘哄:“乖,幫我!”

  他這幾個字,簡直跟電流一樣刺激到大腦皮層上,一般在這種事情上,勒景琛是強勢霸道的,不管南蕭怎麽反對,他該要的時候還是會要。

  可是今天這麽軟軟的語氣,落在南蕭耳裏的時候,那種感覺不是一般的刺激,她竟然有一種要滿足男人願望的想法。

  南蕭一邊注意到門口的動靜,一邊壓低聲音提醒:“淩安會進來的!”

  “他敢!”勒景琛想,他如果敢進來,必須發配到南非挖石頭去。

  -本章完結-

☆、第229章 大結局六風雨前夕

  南蕭一旦投入到創作上,那是全然忘我的境界,因此這兩天B市的風風雨雨她是一點兒都沒有耳聞,兩天之後,也就是她離開醫院的第三天晚上,她終於從畫室裏走了出來。

  雖然掩飾不住的疲憊,但是看得出來,她心情還算不錯,小玫瑰就守在畫室外麵,瞧見南蕭出來,趕緊迎了過來:“蕭,你總算出來了?”

  看著小玫瑰神情怪不對勁的,南蕭覺得挺意外的,這丫頭一向鬧騰得不行,今天這麽安靜還真是不常見,不由自主的問了一句:“怎麽了?”

  小玫瑰張了張嘴,不知道怎麽回答,南蕭心裏咯噔一跳,下意識問道:“是不是阿琛出什麽事了?”不要怪她有這種設想,而是最近她也覺得仿佛有什麽事情要發生。

  “傳聞勒先生買的那塊地被政aa府征用了!”小玫瑰看著南蕭變了臉色,也不敢隱瞞,把這兩天的事情大概的說了一下。

  南蕭進了畫室之後,有個毛病,那就是特別不喜歡被人打擾,深知她這一習性的小玫瑰自然不會撞槍口上,因為有時候藝術家的靈感如同尿崩,過了那個點就沒了。

  法國那邊的畫催得緊,又是南蕭的導師,她就是有十個膽子也不敢打擾了她。

  南蕭進了畫室之後,B市上層的社會圈已經廣而流傳了一個消息,說是勒景琛剛剛拍下的那塊地據說是被政aa府征用了,準備打造一個軍.事基地。

  一時之間,這事兒傳得滿城風雨,大家靜觀其變想看勒家大少的笑話呢。

  不過說起勒景琛這小子,其實整個B市還是挺津津樂道的,勒景琛是勒家的獨子,未來的繼承人,曾經的影帝,隻手遮天的人物,卻因為一個女人跟家裏鬧得不和,說起來這得有多大的勇氣啊。

  這個世界上,什麽不多,就是女人多,像勒景琛這樣的人,還愁沒有女人嗎!

  單說他的長相,不說傾國也是傾城,哪怕是個窮光蛋,估計也有不少女人倒貼,但是什麽樣的女人卻把他迷得神魂巔倒的,不惜跟家人鬧掰。

  這次如果地塊征用了,政aa府那邊肯定會有賠償,但是比起他花費的,那都不算事兒。

  這損失好幾十個億是肯定的了,所以大家想著這回勒景琛肯定得栽跟頭了。

  如果單單隻是這個事兒,其實對勒景琛來說,想緩口氣不是問題,但關鍵是他現在正在著手收購墨雨軒,墨雨軒可是一塊難啃的骨頭。

  政aa府征用勒景琛高價買下來的那塊地之後,他在醫院裏都坐不住了,提出要出院,這消息不知道怎麽走漏了,他出院那天,剛好碰到了一大票堵他消息的記者。

  正巧墨心得知消息回了B市,直接說了句,如果你停止你現在的收購行為,我替你彌補所有損失,那意思就是,你勒景琛虧多少,我賠多少!

  可勒景琛卻拒絕了,他說,收購墨雨軒,他勢在必得,哪怕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當天這則新聞又上了頭條,兩母子不歡而散,看起來關係未見緩和半分,有好事者說勒景琛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呢,鐵定得栽了。

  果然,第二天,這消息就上了頭條。

  一般情況下,像勒景琛這種背景,他如果不允許,他的消息絕對不會見報,更何況這幾年來,勒景琛的新聞還真是沒有見過報紙,可見他對隱私的看重。

  但跟墨心吵架這事卻上了頭條,這代表了什麽,其意自現了。

  南蕭聽到這些,沒作聲,隻是一雙眼睛卻微微發緊,小玫瑰還在繼續歎息:“我看這回勒氏有點兒懸了,蕭,你說接下來咱們該怎麽辦?”

  可是一回身,南蕭人已經不見了。

  小玫瑰跺了跺腳,跟著跑出去了,卻見南蕭已經拎著車鑰匙直接跑了。

  這兩天墨雨軒的股票突然大漲,而勒氏卻因為這次的危機,股票大跌!連續幾天,勒景琛一直在跟銀行方麵貸款,試圖挽回損失,但是銀行那邊說需要各種文件,貨款時間一拖再拖,而勒景琛知道,這擺明了是刁難,銀行那邊風聞勒氏的動向,不想貸款給勒氏。

  勒景琛望著合作多次的銀行行長,用盡量懇切的語氣問道:“朱行長,咱們這麽久的交情了,你不相信勒某的為人嗎?”

  朱行長歎息一聲,語氣拿捏得很好,帶了同情又帶著幾分老練:“勒總,不是我不給你放款,實在是上頭壓力給的大啊,你再給我一段時間,我再幫你找找路子,你放心,咱們這麽多年的交情,我是不可能見死不救的。”他知道,這筆錢給勒氏來說就是雪中送炭。

  其實勒氏前段時間就要跟銀行貸款了,但是手續一直沒有齊全,哪怕是如朱行長,在這麽一大筆資金的問題上也不敢含糊,結果,貸款還沒有放下來,勒氏就出事了。

  勒氏出了事,朱行長肯定不願意再繼續放款了,萬一放款了,勒氏的收購計劃擱淺,這又是妥妥一大筆資金,到時候勒景琛真宣告破產了,他找誰要錢去。

  所以銀行行長也不好做啊!尤其是他這個位置啊,他不想得罪勒景琛卻要拿捏住那些度,為難的很,他本來不打算見勒景琛的,如果不是勒景琛剛好堵住了他,他也不會出現在這。

  勒景琛明白他的意思,但還是說了句:“那就麻煩您了,朱行長!”

  勒景琛離開銀行之後,朱行長歎了一口氣,勒總,您這回,麻煩惹大了喲。

  他出了銀行,風一陣吹來,不知道什麽時候,天竟然下了雨,他站在那裏,望著大雨有些出神,正準備回車上的時候,突然有一把傘,堪堪遮住了茫茫大雨。

  一回頭,就看到了南蕭,她一身素衣,簡簡單單,未施粉黛,隻是一雙眼睛又黑又亮,似火一般鉻在了他心上,他心中微微一動,問道:“你怎麽來了?”

  語氣中掩飾不住的驚訝,南蕭望著勒景琛,不知道是不是太疲倦的緣故,男人有些不修邊幅,一雙眼睛充滿了血絲,唇瓣有些幹,像是許久沒有喝過水了一樣。

  這樣狼狽的勒景琛讓她心底微微一痛:“走吧!”她輕抹淡寫的說道。

  下一瞬間,人已經主動挽住他的胳膊,朝車子那邊走了過去,雨下得很大,兩人不免濕了半截褲子,南蕭上了車之後,給勒景琛遞過來一條毛巾:“擦擦吧!”

  勒景琛先是俯下身子,替她擦了擦褲腿上的水滯,然後才動手給自己擦拭,南蕭沒有開車,車裏極靜,遠處仿佛飄蕩著輕輕的音樂聲。

  天地之間,除了他們的呼吸聲,唯聲落落雨聲。

  等勒景琛收回手,問南蕭,已經是一副雲淡風輕的語氣:“忙完了?”

  南蕭沒質問,目光溫和,帶了一股子寧靜之感:“忙完了,回公司,還是回家?”她聽小玫瑰說起,勒景琛已經退了之前住的總統套房,這會兒暫居一家普通的酒店裏。

  “送我去公司吧!”他回去還要跟淩安商量一些事情,這會兒像是累了,上了車之後,車內溫暖的氣息似春風一般撲在臉上,讓他心裏,覺得暖暖的。

  南蕭沒問原因,開車送勒景琛回了公司,她跟勒景琛在一起後,從來沒有到過勒景琛的公司,這是第一次,她直接進了勒景琛的辦公室。

  兩人剛坐定,勒景琛辦公室的電話就響了起來,是一個股東打來的電話,不知道說了什麽,勒景琛有些生氣,最後淡淡丟了一句:“如果你想退股,隨時都可以!”

  然後掛了電話,瞧見南蕭擔憂的眼神兒,他裝作無事的說了句:“沒事,別擔心。”

  南蕭雖然不懂商業上的事情,但是聽說股東退股,肯定是了不得的大事情,尤其是今天在銀行裏看到的那一幕,她的心更是揪疼得厲害。

  曾經意氣風發的男人,這會兒去銀行籌款,恐怕情況比她想象中的更糟糕。

  “我聽Rose說,你一旦開始畫畫,就不怎麽休息,這兩天是不是沒睡好?”勒景琛望著南蕭的眼神裏透出來的疲倦,有些心疼的語氣。

  南蕭瞧著他眼底的血絲,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關心他:“我沒事,餓了吧,我去叫些外賣!”其實這個點,差不多是下班的時間了,不過大家都在,估計是加班。

  勒景琛說了一句好,回到電腦邊:“我讓秘書訂餐。”

  “不用了,我在手機上訂就可以了。”南蕭比了比手中的手機,開始訂餐,她點的都是勒景琛喜歡的飯菜,但是吃飯的時候,兩人的胃口都不好,沒吃幾口就放下筷子了。

  勒景琛有接不完的電話,南蕭想著自己也幫不上忙,就給他衝了一杯茶,安安靜靜地坐在旁邊,她其實有些困,坐在沙發上,不一會兒就撐不住了,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

  醒來的時候,仿佛聽到有人交談的聲音,隱隱約約聽到宣告破產四個字,她猛地打了一個寒顫,從睡夢中醒來,已經一身冷汗!

  -本章完結-

☆、第230章 大結局七宣告破產

  南蕭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睡的不是勒景琛辦公室的沙發,相反是一張小床,身上蓋了薄薄的一層毯子,上麵還有男人身上淡淡的味道,想必是勒景琛的休息室。

  她抬起胳膊抹了抹臉上的冷汗,也沒有心思打量什麽,從床上下來,打著赤腳就出了休息室,站在門口的時候,一眼就看到辦公室裏麵正在商談事情的兩人。

  方才那些話應該是從他們兩人口中說出來的,南蕭心緒難平,而勒景琛像是有所察覺一樣,不經意間一抬頭,就看到了站在休息室門口的南蕭。

  她身上是他的白襯衫,是她方才睡著的時候,他幫她換的,南蕭身上還是作畫的衣服,穿著睡覺並不舒服,他就拿了自己的一件備用襯衣給她穿了。

  雖然南蕭的個子在女人之中已經算得上高的了,但穿了他的衣服還是跟個小孩子似的。

  白色的襯衫遮住了她渾圓挺翹的屁股,欲露還掩,卻有一種風情的味道。

  長長的黑發濃密的散落下來,仿佛在白色的襯衫上題了詩意的一筆。

  她像是剛睡醒,迷迷糊糊的望過來,但是眼睛卻很亮,讓人下意識的覺得清明。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