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37

的。

當時走到停車場的時候她動了歪腦筋,如果她永遠得不到那幅畫,那麽她就讓曹佩聲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吧,而她也可以安心做她的江太太,永遠不會有人揭穿是她當年害死了蕭琰。

所以她動了刹車係統,可是她卻沒有想到是南蕭跟南杭吵了一架之後,自己開車了跑了出去,那輛刹車係統出了故障,她根本刹不住車,所以才撞上了南尚吂。

可惜,曹佩聲一直是一個蠢女人,當年蠢,八年前更蠢,她竟然為了南蕭的前途把她從這件事情摘了出去,自己替她入獄。

南蕭傷重,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等她出院之後一切已經塵埃落定,曹佩聲被判為故意殺人案,而南蕭被逼離開c市,當時她不知道南蕭去了哪裏。

還是八年之後,才突然遇見了南蕭,那時候她突然歎一聲造化弄人。

“你不知道,葉楚,八年前,你敢否認,你沒有私下裏去找我,就是為了得到那幅畫嗎?”曹佩聲又出聲了,她就是幫間破壞這兩人的關係。

這兩人關係一直極好,可是在她看來,那可說不定,葉楚隱著墨蘭的事情多了去了。

墨蘭的臉色果然變了,眼神裏閃過一絲不可置信:“葉楚,這是真的嗎?”

“阿蘭,你別聽她瞎說,我們認識這麽多年,你還不了解我嗎,我怎麽可能背著你去做這種事情!”葉楚趕緊解釋道,在對著曹佩聲意味深長的目光後,她突然醒悟過來,曹佩聲這個踐人,恐怕是故意挑撥離間吧,不然她怎麽會好心告訴她那幅畫的下落。

所以她很想反應過來,聲音都平靜了下來:“沒錯,我八年前確實找過曹佩聲,不過不是因為這幅畫,你知道,這些年恩年一直對她念念不忘,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容忍自己的丈夫心裏麵有別的女人,所以我當年去找她,想讓她回來,跟恩年在一起。”

“我出身不好,因為認識恩年才成了江太太,可是我坐在這個位置上,心裏一直都不安穩,我知道,當年如果沒有我,曹佩聲跟江恩年肯定會是幸福的一對兒。”說到這裏,還裝模作樣的歎了一口氣:“這些年我一直很後悔,想把這件事情解釋清楚。”

曹佩聲不作聲,聽完這話亦冷冷的笑了笑:“嗬嗬,葉楚,你還真是會裝,不過沒關係,早晚有一天,會真相大白的,你做了這麽多事情,肯定會有報應的!”

“對了,墨蘭,看在認識這麽多年的份兒上,好心提醒你一句,別一天被人賣了還要跟我數錢,到那時候,嗬嗬……”說到這裏,曹佩聲欲言又止。

墨蘭本來已經心裏鬆動了幾分,但是這會兒又起了疑惑,這個葉楚出身又不好,但是她卻成了江恩年的太太,當年曹佩聲跟蕭琰的關係極好。

蕭琰幾乎把她當成親妹妹一樣疼愛,蕭家當年可謂風光無限,但是最終的結果卻是曹佩聲跟江恩年離婚了,江恩年再娶了葉楚。

難道這一段婚姻中,葉楚就沒有做過什麽嗎,如果是這樣,她是一點兒都不信的,她當年當過小三兒,知道這其中的艱辛,而葉楚在她麵前一直表現的很委屈,仿佛在這段婚姻中,她才是那個真正的受害者,但是,事實真的如此嗎?

不過當務之急,她是要盡快拿到那幅畫,不然她一想到墨允,渾身就猛地一顫,對著曹佩聲說道:“曹佩聲,你最好趕緊告訴我那幅畫的下落,不然我不止會毀了你,同樣還會毀了南蕭,你別忘了,當年害死南尚啟的那個人可是南蕭,不是你!”

“如果你真的想毀了南蕭一輩子,你盡管不說,我不介意的!”墨蘭突然說道,其實南杭這事兒,還是經過葉楚的提點,她才想起來還有這麽一個人可以利用。

所以她讓人買通高利貨買家,讓南杭欠下巨額賭債,逼不得已跟她合作,她錄了南杭親口說出的八年前車禍的真相,她就不信,到這個時候,曹佩聲還不說!

“你敢!”曹佩聲突然抬起頭來,一雙眼睛又冷又幽,緊緊的瞪著墨蘭。

墨蘭滿不在乎的笑了笑,手中的鞭子捏緊,不知道為什麽對這個女人的眼神,她總是有點兒害怕,但還是從容的迎了過去:“我有什麽不敢的,南蕭又不是我女兒,你該知道,她當過八年的模特,名聲在那裏,你想讓她變成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嗎?”

曹佩聲閉著眼睛,情緒翻騰,這會兒真是恨,恨她這麽無能為力,這麽多年還是保護不了南蕭脫離這些事非之地,她重重的吐了一口:“當年的車禍,我根本不信,是南蕭所為!”

而這個時候,突然呯的一聲,推開了房門,門外站著一臉陰沉的墨邵楠!

第194章 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會說!

墨邵楠站在那裏,不知道聽了多久,隻是一張臉冷意灼灼,雕刻一般的五官像是蒙了一層灰霾一樣,他的目光先是望向了墨蘭,墨蘭隻覺得兒子的目光從來沒有這麽陰沉可怕過,不由縮了縮脖子,不自然的問道:“邵楠,你怎麽過來了?”

墨邵楠卻沒有出聲,目光直接落在了曹佩聲身上,他沒有見過曹佩聲,可是卻在轉瞬之間就明白了這個女人就是南蕭的媽媽。

她跟南蕭長得不一樣,但是一雙眼睛卻是有點兒神似的,不過南蕭的眼睛沒有這雙眼睛這麽黑亮,逼人,他長腿一邁,直接走過去,要替曹佩聲鬆綁。

葉楚動了動嘴唇,最終沒有說什麽,倒是墨蘭突然反應了過來,上前攔了一步,擋在了墨邵楠麵前:“邵楠,你想做什麽,這裏不是你呆的地方,趕緊出去!”

“媽,你不能一錯再錯了,你馬上放了阿姨,我可以當這件事情什麽都沒有發生過!”墨邵楠的聲音沒有那麽從容,冷靜,他望著墨蘭,眼底一片失望。

他從來沒有想過墨家跟南蕭還有一段這樣的恩怨,他如果早知道了,是不是他跟南蕭不會走到如今這一步了,他方才就想推門進來的時候——

可是裏麵說的話卻讓他震驚,他也終於知道了為什麽墨蘭會執意讓他跟南蕭分手!

因為她跟南蕭的媽媽有一段恩怨,導致了她對南蕭也沒有好態度,墨邵楠一瞬之間突然明白了很多東西,那是他從前沒有考慮過的事情。

以前他怨過南蕭為什麽不懂得體貼他的媽媽,為什麽要跟一個老人家爭執,現在他總算明白了,就算南蕭做得再好,因為這一層關係,她也看不到她的好。

他錯了,錯的離譜,才讓南蕭跟著他受了那麽多委屈,一時之間,墨邵楠覺得喉嚨裏的那些酒氣全部變成了黃連,苦的他舌頭都在打顫。

“邵楠,你什麽都不知道,趕緊給我出去!”墨蘭還指望著能讓墨邵楠東山再起的,她絕對不甘心自己的兒子被墨心的兒子打壓一頭,勒景琛毀了墨邵楠的事情,沒完!

墨邵楠看著自己的媽媽,既熟悉又陌生:“媽,我不會讓你一錯再錯的,我馬上跟南蕭打電話讓她過來……”說著就要去拿手機去找電話。

結果他剛剛撥了電話,隻感覺脖子一疼,眼前一黑,整個人不甘心的暈了過去。

墨蘭抱著兒子,看著葉楚,不由瞪了她一眼:“你為什麽要打暈她?”

葉楚卻不以為意,輕抹淡寫一句:“難道你想讓他知道十四年前的真相嗎,我告訴你,如果邵楠知道了,你覺得他會對你像以前那麽事事聽從嗎?”

墨蘭的臉色難看得不行,他望著昏迷的兒子,眼神糾結:“可是你也不能這麽打暈他!”

“我不打暈他,難道讓他把這個女人救出去嗎,你別忘了,現在曹佩聲什麽都知道了,你不想讓十四年前的真相曝光,你就必須聽我的!”葉楚沒有墨蘭那麽心軟,她早已經修煉了一顆剛硬無比的心,誰都不能破壞她的計劃,誰都不可以。

“我什麽都沒有做過!”墨蘭強辯道。

“你沒有做過,當初那場大火是誰放的?”葉楚不屑的冷哼一聲。

墨蘭的臉色青青白白好一會兒,最後強作鎮定的解釋一句:“我沒有想過害死他們的,我隻是想太心急了,我那麽喜歡蕭琰,我怎麽可能害死他!”

葉楚但聞不笑,隻是目光定定的看著她,讓人心底發毛,墨蘭輕闔了一下眼目:“你當時也在的,你都看到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根本沒有想過害死他們。”

當年她也是被逼急了,墨允一直在要那幅畫,當年她逃出墨家,跟墨家脫離關係,一直跟在蕭琰身邊,隻是想讓他看她一眼,可是蕭琰沒有。

他從來沒有回過頭看她一眼,當年的墨蘭其實也是一個才女,她從小身在墨家,國畫的水平自然也不低,可是蕭琰當年偏偏迷戀上了一個會彈鋼琴的女孩,就是蕭笑的媽媽。

他喜歡她,拒絕了所有女人的表白,他待她好,簡直把她捧在手心裏,她嫉妒的發狂,幾次想找那個女人的麻煩,都被蕭琰警告了。

最後墨允找到了她,提出隻要她拿到蕭家的那幅畫,他可以原諒她所做的一切,她知道如果她被帶回墨家,依著墨家的那些家法,她肯定九死一生。

而當年,她已經有了墨邵楠,為了墨邵楠她也不願意回去,所以她才逼著蕭琰去要那幅畫,但是哪知道蕭琰死都不說出那幅畫的下落。

她當時不過是為了恐嚇他的,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害死蕭琰的,從來都沒有……

“好一個你是故意的,墨蘭,你現在把責任都推的幹幹淨淨的,當初你可是親手點了那把火,我知道你一直嫉妒蕭琰娶了別人,你喜歡他這麽多年,你心裏一直不甘心,你想殺的是那個女人,可是你沒有想到蕭琰寧願跟她死在一起,也不願意出來!”

“不是這樣的……”

“就是這樣的,墨蘭,你害死了蕭家人,你現在還想裝作什麽都沒有做過,你覺得可能嗎?”葉楚冷冷的問道,幾句話把墨蘭說得臉色蒼白如雪,身子情不自禁往後退了一步。

她終於滿意,露出了一抹輕蔑的笑,隨後換了語氣,跟從前好姐妹的一個形象:“你放心,這件事情你知,我知,還有她知,不過她這輩子是沒有機會再說出這件事情了!”

說完,葉楚伸手拽住了曹佩聲的衣服,這會兒大概是因為墨邵楠突然進來對她的心理起了一定的影響,所以她這會兒眼神都變了,極其可怕,像是鋒了一層寒芒,灼灼的盯著曹佩聲的眼睛:“老實說,那幅畫到底在哪裏?”

曹佩聲露了一點兒笑:“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會說的!”

“死太容易了,最怕的是生不如死,曹佩聲,這麽多年,你在監獄裏還沒有學到教訓嗎?”葉楚的眼睛裏帶著一層陰毒的味道,輕輕的扯著她的衣服,將她拉近一步,幽幽道。

“我看不是阿姨沒有學會教訓,而是你現在還不知道什麽是教訓!”突然,一道聲音從開門處那裏傳了過來,葉楚一回頭,就看到男人高大的身影站在門口。

因為光線的問題,男人的五官半隱半藏在黑暗之中,那樣子,像是修羅歸來。

葉楚下意識一慌,勒景琛怎麽來了,他到多久了,方才墨邵楠突然闖進來了已經讓她有了戒備,現在勒景琛怎麽會找到這裏來,外麵的那個傭人是死人嗎?

身邊的墨蘭臉色同樣變得慘白慘白的,有些事情她不敢讓勒家知道,當然也不敢讓勒景琛知道,勒景琛可是那麽喜歡南蕭,如果讓他知道是她跟葉楚把曹佩聲弄到這裏,後果簡直不敢想象,下意識的堵在了曹佩聲麵前。

她緊張的看著勒景琛,企盼著他什麽都沒有聽到:“阿琛,你……你怎麽來了?”

“我如果不來,豈不是不知道你幹的什麽好事,蘭姨,我倒是沒有想過,你背著我們做了這麽多事情!”以前勒景琛並沒有猜到墨蘭跟南蕭有什麽關係。

現在一進來看到墨邵楠就倒在地上,而曹佩聲被她們綁在椅子上,看得出來受了極嚴重的傷,這會兒南蕭也跟進來了,一看到曹佩聲,哽咽的喊了一聲:“媽媽。”

曹佩聲看到南蕭過來,知道一切都瞞不住她了,她原來還想著不讓南蕭知道這件事情,最起碼不讓她知道,她不會卷入這些暴風雨中。

蕭家那幅畫已經害得她十四年不得安寧,這十四年前,她帶著南蕭寄居於c市,就是為了讓她逃脫那些風波,沒想到,她還是知道了。

心裏一陣血氣翻騰,她望著南蕭,喊了一聲,蕭兒。

南蕭一激動就要撲過去,結果被墨蘭攔住了身子,勒景琛的目光一沉,落在墨蘭身上,跟刀刮在骨頭上麵一樣,他望著墨蘭,輕輕說道:“蘭姨,你說外公如果知道了這件事情,他會怎麽樣?”

他的聲音不大,卻足以讓密室裏麵的幾個人聽到,墨蘭的臉色變了好幾變,如果墨允知道了她做了這種事情,她簡直不敢想象後果,因為畏懼勒景琛的存在,她忍不住回頭望了葉楚一眼,尋求她的意見,葉楚一看她那種懦弱的勁兒,冷哼一聲:“勒景琛,曹佩聲現在人在我手中,你敢拿我們怎麽樣,如果你不想讓曹佩聲有什麽事,馬上給我滾出去!”

說著不知道從哪兒弄了一把刀抵在了曹佩聲的脖子上,那刀在燈光下折射出來一點兒寒芒,勒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