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37節

  手指頭拽著他的大手,想製止,讓她退出去,可是勒景琛哪肯啊,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些甜頭,現在讓他放棄,簡直是作夢,再加上他這段時間沒跟南蕭接觸。

  這一碰就跟天雷引發了地火一樣,身體裏的細胞都在叫囂著讓他得到更多一點兒。

  他太久沒有發泄了,一碰到南蕭簡直有些控製不住了,當南蕭的手指頭被他拉著覆上那物的時候,她緊張的要叫出來!

  這個混蛋啊,這是病房啊,可是勒景琛卻不在意,眼神帶著誘哄:“乖,幫我!”

  他這幾個字,簡直跟電流一樣刺激到大腦皮層上,一般在這種事情上,勒景琛是強勢霸道的,不管南蕭怎麽反對,他該要的時候還是會要。

  可是今天這麽軟軟的語氣,落在南蕭耳裏的時候,那種感覺不是一般的刺激,她竟然有一種要滿足男人願望的想法。

  南蕭一邊注意到門口的動靜,一邊壓低聲音提醒:“淩安會進來的!”

  “他敢!”勒景琛想,他如果敢進來,必須發配到南非挖石頭去。

  -本章完結-

☆、第227章 大結局四不該存在的東西沒必要存在

  南蕭聽著他孩子氣的語氣有點兒哭笑不得,可手心裏那燙人的溫度,分分鍾提醒著她正在發生的事情,她想張口,拒絕,可是卻不知道怎麽拒絕,腦子裏分亂無章,一團漿糊一樣,隻能咕噥了一聲,軟軟道:“阿琛,別這樣!”

  勒景琛看著她欲拒還休的樣子,心裏的感覺跟火一樣炙烤著他的理智,他心裏隻有一個念頭,就是想再欺負這個女人狠一點兒。

  其實男人都有劣根性,喜歡自己的女人臣服在身下,失控的模樣。

  尤其是勒景琛,他太喜歡看到南蕭動情時的壓抑和隱忍,明明喜歡的不行,偏偏嘴上抗拒,可身體卻誠實的不行,想到南蕭意亂情迷的樣子,心湖也猛地一動,有一股子酥酥麻麻的感覺在四肢百骸,爆炸開來!

  他突然低下頭,隔著衣服輕咬了她身上的那一點,她被這一意外的舉動刺激的不行,突然啊的一聲驚叫,但是下一秒,有道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喂,你不準進去!”

  正意亂情迷的兩人,霎時之間醒悟過來,南蕭瞬間紅的滴血,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一把推開了勒景琛,勒景琛倒是微微眯了眯眼睛。

  淩安,你如果敢進來,小心我把你的頭當棒球打!

  南蕭急得不行,聽到有人轉動門把的聲音,慌亂的從床上跳了下來,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瞧見勒景琛大大咧咧躺在那兒的模樣,伸手把被子拉了過來,蓋住了他的身子。

  這個時候,病房門推開了,進來的是氣鼓鼓的小玫瑰,她說:“蕭,我們走!”

  這話聲音剛落下來,淩安也跟著進來了,他隻掃了勒景琛一眼,看著他怨念非常的一張俊顏時,心裏臥槽了一聲,完了,完了。

  從今天開始,他估計以後沒好果子吃了,而身體的某一部位,想想方才發生的事情,真是疼痛的厲害。他拽了一把小玫瑰:“Rose,勒先生跟南小姐有話說,我們出去等他們吧!”

  小玫瑰瞪了他一眼,一把甩開了他,這個混蛋,竟然敢騙她跟南蕭,她們兩個差點跑斷了腿才找到這間病房,都怪他,看著他疼的扭曲的臉色,真想再踹一腳!

  “你放開我!我不走!他們說什麽,我還聽不得了嗎!”小玫瑰氣呼呼的說道,其實她之所以這麽生氣,還是因為怨念。

  在小玫瑰心裏,淩安是非常正直,誠實的一個人,會臉紅,害羞,卻偏偏裝高冷。

  為這事,小玫瑰沒少嫌棄他,所以她相信淩安不會騙她,結果事實卻啪啪啪打臉。

  淩安竟然騙了她,騙了她還不死活不承認,小玫瑰的火氣嗖的一下子冒出來了,剛剛在消防通道裏,她是想下手狠一點兒的,但是聽著他那殺豬般的慘叫,她收了手。

  但是這會兒,想讓她給他好臉色,那絕對是不可能的,淩安也知道小玫瑰氣什麽,可是他木啊,不知道怎麽解釋,隻想把她拽出去,別搗亂就行了。

  淩安瞪圓了眼睛,已經不敢直視勒景琛的表情了:“Rose,你跟我出去,我跟你解釋!”他解釋,其實對於一個木頭來說,說這話已經相當不容易了。

  小玫瑰被淩安揪出了病房,一時之間,病房時又剩下兩人了,勒景琛心裏的幽念深深,一把扯下被子,然後大大咧咧的收拾儀容。

  南蕭也尷尬的不行,這會兒紅暈稍微褪卻了一點兒,但還是害羞啊,整個人臉上的紅暈還沒有退卻,看著勒景琛一臉怨念的樣子,也知道這人欲求不滿。

  所以走過去,把玩著他的手:“別生氣了,等咱們回家再說!”

  勒景琛哼了一聲,示意自己還氣著呢,其實淩安跟小玫瑰闖進來之後,他對這個事也沒有太多衝動了,該平複已經平複了,隻不過這會兒故意擺臉色呢。

  南蕭捏了捏他的鼻子,討好的說道:“阿琛,阿琛……”

  這個時候,回應南蕭的是勒景琛肚子咕嚕咕嚕的叫聲,南蕭這才弄明白,勒景琛其實是餓了,問過之後,才知道這個男人,嘴巴挑,嫌棄淩安準備的食物,晚上沒怎麽吃飯。

  “餓了?”她笑著問道,絲毫沒有嘲笑他的意思,但是勒景琛卻分明從她眼底讀出了促狹的味道,真想好好收拾這個女人一頓,但是又不舍得。

  “比起吃的,我更想吃你。”他一本正經的說道,眸色卻因為她的接近益加深沉起來,對南蕭,他從來沒有什麽自製力,也不想控製自己的欲.望。

  南蕭聽著他不正經的話,有點兒無語了,勒少,您現在可是在醫院了,能不能別一天到晚的想這些破事兒,直起身子:“你等會兒,我去給你弄點吃的。”

  結果這一等,足足等了一個多鍾,把勒景琛給怨念得不行。

  吃了晚飯已經九點多了,南蕭要回酒店,勒景琛不允許,南蕭不知道也就算了,南蕭知道了,他突然舍不得讓她走了,所以一把拽住了南蕭。

  南蕭本來沒打算走,隻是想去碗筷收拾一下,看著勒景琛這架勢,當即笑了,意味深長的問了句:“不想讓我走?”

  結果勒景琛又鬆開了她,其實他也知道這幾天南蕭蠻辛苦的,眼底都有淡淡的青影,她什麽都沒說,不代表他察覺不出來,所以鬆開了緊扣的手:“你回去吧!”

  再怎麽說,家裏也比醫院睡的舒服,再不濟,她回酒店睡也比較好。

  “我真走了?”南蕭作勢要走,拎著手中的保溫飯盒,笑意溫軟,病房內柔和的燈光打落下來,一半落在女人柔美的五官上,顯得她整個人溫婉靜好。

  “路上開車小心!”勒景琛麵色如常的叮囑了句。

  南蕭轉身走了,她走了那一刻,勒景琛的心突然空了一塊,這女人,怎麽說走就走了,不知道臨走之前要來一個口勿別嗎,哪怕是蜻蜓點水也行啊。

  心裏誹謗著,憤憤的扯過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腦袋,但是下一秒,突然有人輕輕的扯了扯被子,他以為是淩安,口氣嫌棄的不行:“姓淩的,你給我滾遠點!”

  “真讓人滾啊?”女人的聲音,帶了幾分詫異。

  勒景琛扯下被子,一眼就看到了南蕭,她亭亭如玉立在他身前,眉眼溫柔,長發如瀑,站在那兒,分外美好,他突然一個用力,將人鎖在了懷裏。

  南蕭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反身將她壓在了身下,火熱的口勿已經跟著落了下來,等這個口勿結束的時候,那墨中透藍的眼眸深沉的可怕,仿佛醞釀著一股子狂風暴雨一般。南蕭似乎讀出了男人的想法,忍不住縮了縮身子:“阿琛,這裏是醫院!”

  這句話是提醒,可是對於勒景琛來說,卻是一種衝力,他這會兒哪裏管得了那麽多,他現在隻有一個想法,把這個女人拆骨入腹,吃得幹幹淨淨……

  病房裏的病床一直在吱吱呀呀的發著曖.昧的聲音,不知道什麽時候才停,等一切結束的時候,南蕭隻覺得像是從水裏麵被人撈了出來,鼻吸裏全是男人清冽的味道,她半趴在男人的身上,摩挲著他的肌肉,勒景琛因為當過模特,這幾年的身材一直保持的很好。

  肌肉分明,又不會過胖過瘦,這會兒因為運動過後,覆了一層薄薄的汗,顯得性感撩人,兩人都沒動,享受兩個人在一起的溫暖:“阿琛,你跟墨家,到底是怎麽回事兒?”

  她今天中午跟小玫瑰去吃東西,結果碰到了墨老,墨第說的那些話讓她心驚肉跳的,她猶豫了許久,終於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勒景琛卻是一副饜足的模樣,長眉微攏,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目光微微一沉,臉上卻是漫不經心的表情,仔細看的時候,那墨中透藍的眼眸裏麵似乎又有一種複雜不可辯的情緒:“什麽怎麽回事兒,還不是那回事。”

  “是不是跟我有關係?”南蕭不願意往這個方向想,可是忍不住,她不是自作多情,而是當年墨家跟蕭家的一些事情,讓她沒有辦法不想歪。

  可是勒景琛卻是墨允的親外孫,按理說,他跟墨家的關係更為親近。

  但墨允的態度,以及那些話,好象又不是那回事,倘若他真的因為自己的關係跟墨家那邊的關係鬧僵,南蕭真的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直到南蕭以為他不會解釋的時候,他突然開口,語氣淡淡的,輕抹淡寫一般:“收購墨雨軒是我這幾年的計劃,我不會因為誰去改變。”

  伸手順了順她有些微潮的發絲,目光落在她臉上,溫情脈脈:“你不需要有那麽大的壓力,專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再說了,不該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沒必要繼續存在。

  當然,最後一句話,他沒有說出來,不想給南蕭添亂。

  “可是,他是你外公!”南蕭這句話,幾乎是想也沒想的脫口而出!

  -本章完結-

☆、第228章

  淩安在醫院門口的時候發現了尾追在自己身後的車子,他不敢想象,如果被勒景琛知道,他沒有保護好秘密,他一定會被勒景琛折騰死的。

  想到這裏,他不敢直接回病房了,直接開著車從醫院後門開溜。

  所以這也是為什麽南蕭和小玫瑰方才在停車場沒有找到淩安車子的原因。

  小玫瑰在停車場晃悠了一圈兒,也沒有看到淩安的車子,有些灰心:“會不會咱們弄錯了?”如果是淩安的話,沒道理會跑啊。

  他應該趕過去巴結才對啊,畢竟淩安對南蕭現在的狀態那叫一個討好。

  “不可能!”應該是淩安,淩安跟勒景琛一向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淩安出現在醫院裏,很有可能勒景琛在醫院。

  一想到這個可能,她的臉色有些發白。

  倒是小玫瑰看出來她情緒不對:“蕭,要不要我給淩安打個電話?”

  “不用了。”南蕭望著醫院,搖了搖頭。

  淩安直到傍晚的時候才敢回了醫院,他怕被發現,結果整個下午,南蕭沒有打電話,小玫瑰也沒有動靜,難不成她們沒發現?

  他提了外賣,沒辦法,最近特虐,他們隻能吃外賣。

  勒景琛很嫌棄,挑了一塊豬肝,左看右看,嫌棄的不行:“你天天就給我吃這個?”

  “這個補血,醫生說了,你失血過多,得補補!”淩安隨口回道,他開始吃胡蘿卜,最近皮膚太過黯淡,醫生說他缺維生素,最重要的是,維生素會美白。

  勒景琛怨念的不行,他對豬肝相當鄙視,結果淩安天天給他吃豬肝,是個人都會吃膩啊,以前也沒有發現這家夥對豬肝這麽執著啊:“我又沒來大姨夫,補什麽補!”

  淩安正在叉胡蘿卜,這會兒被他的一句話震的胡蘿卜掉了下來,勒少,您節操呢。

  勒景琛來來回回翻了一遍,終於確定他的特助隻給他叫了豬肝,湯是豬肝,菜也是豬肝,再這麽吃下去,他都成豬肝了,索性放下筷子,沒胃口了:“今天讓你查的事情,怎麽樣了?是不是容霆那邊搞得鬼!”說到這個的時候,勒景琛語氣淡淡的,但是手指緊了緊。

  如果容霆在這兒,他真想把他當成豬肝揍一頓。

  看著勒景琛一臉便秘樣,淩安沒好意思說,今天差點被南蕭抓包的事情,誠懇的點了點頭:“你猜得沒錯,是容氏。”

  勒景琛似乎並不意外這個結果,隻是點了點麵的前餐盒:“把這個給我扔了!”

  “勒先生,您傷這麽重,還是多少吃點豬肝吧!”

  “可是你也不能天天讓我吃豬肝啊,我是人啊,一天三遍吃,我會膩啊!”

  “要不咱們換花生吧?”

  勒景琛:“……”

  兩人正爭論著,突然門邊響了一聲輕響,兩人有所查察的回頭,卻看到南蕭一臉慘白的站在那兒,淩安第一個念頭就是,臥槽,被發現了!

  淩安小心翼翼的退出了病房,把空間給勒景琛和南蕭,結果人剛出門,就被人給扯住袖子,死命往一邊的消防通道拖,他下意識的想動手,結果一看到小玫瑰那張憤怒漂亮的臉蛋,當即生生的忍住了,他竭力想給自己找辯解的理由,結果他人越急,越慌,越不知所措,脫口而話的話卻是:“Rose,你千萬別生我氣,中午我不是故意跑的。”

  說完之後,淩安亂了,全亂了,他不可置信的看著小玫瑰,不可置信自己竟然全說這話。

  小玫瑰古怪的笑了一笑,用力一扯,就把人扯進了消防通道,長臂一抬,卡在了淩安身側,嘴角勾著一抹邪魅的笑,那笑容古古怪怪,讓人頭皮發麻:“既然你承認了,我也不逼問了,這件事情對我們造成了非常大的影響,你說怎麽辦?”

  淩安被她笑的頭皮發麻,全身都跟過了電流一樣:“Rose,你說怎麽樣就怎麽樣!”

  小玫瑰笑了,特別明媚的那一種,她本來就長得漂亮,這一笑傾城,笑的淩安整個小心髒撲通撲通直跳,結果下一秒,一聲慘叫從消防通道中傳了出來。

  病房裏,南蕭站著,勒景琛坐著,兩人都沒說話,暖色的夕陽光線從窗邊拂了進來,揉在勒景琛俊美如仙的臉上,隱隱綽綽,仿佛披了一層神聖的衣。

  他的雖然不動聲色,可是那雙墨中透藍的眼眸裏,卻已經醞釀了太多複雜的情緒,他不敢確定南蕭聽到了多少,又不敢想,她是怎麽找到這裏的。

  說真的,在看到南蕭的時候,他的感覺很複雜,一方麵是因為他在想著這個女人的時候,她突然出現在他麵前,他有一種說不出的欣慰之情。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