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36節

電話結束之後,南蕭還沒有從思念中緩過神來,卻聽到一道聲音,不緊不慢的在她耳邊響起:“我可以坐在這裏嗎?”
  南蕭還沒有回答,對方已經坐了下來,真是不給別人一點兒拒絕的機會。
  南蕭一看是墨允,嘴角的那點兒甜蜜收了回來,坦然的看向對方:“墨先生!”
  她當然不會以為墨允閑著沒事來跟自己聊天的,所以姿態有些戒備,倒是小玫瑰一臉莫名,墨允在法國的名氣雖然很大,可是小玫瑰卻不認識啊。
  再說,墨允當年是名氣大,這些年已經慢慢的淡出了國畫界。
  “不知道您今天過來找我有什麽事!”南蕭倒是直接,沒有跟他有念舊的打算。
  墨允比起三年前,似乎沒什麽變化一樣,依舊是樣式差不多的衣服,風清雲淡,仙風道骨的感覺:“你這丫頭,倒是聰明。”
  “不敢當!”南蕭淡淡回了一句。
  墨允瞧她麵色不冷不熱的,大概是不喜歡跟自己親近,南蕭在法國這幾年發展,起初他並沒有在意,法國突然出了一個中國的設計天才,業內有段時間常常說起這位來自中國的神秘姑娘,不過他沒怎麽在意。
  在看到她的畫的時候,他才知道是蕭跟南蕭是一個人。
  有時候,無論經過多長時間,如果不是特意改變,一個人的畫風是不一樣的。
  他在法國就想找她,可惜這姑娘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她不見於媒體,不見於雜誌,因此越發神秘,卻讓人更為追捧。
  他嘴角噙著得體的笑意,眼中有欣賞,如果墨家有南蕭這樣一位天才,恐怕成就遠遠不如今日,也不會被勒景琛逼到這個地步了:“丫頭,我今天舍下老臉再問你一次,你願不願意當我的關門弟子?”
  “不願意!”南蕭直接了當的回答,一點兒猶豫都沒有,無論是三年前,還是三年後,她對墨氏都沒什麽好感,尤其是在知道了一些事情之後,她更是沒有。
  墨允倒是沒有想到她還是這麽直接,有些無奈,有些遺憾,最後化成惋惜之色:“老頭子早就知道你的答案,今天不死心過來又問了一下,也算是了卻一樁心願了!”
  他說完不勝須臾的感歎,搞得南蕭莫名其妙的。
  “不過你轉告阿琛,他就算是為了你收購墨雨軒,我也絕對不允許墨家的基業在我手中凋零下去!到時候兩敗俱傷怨不得別人!”他說完這句話,站了起來,作勢離開。
  南蕭卻聽得莫名其妙的,她也跟著站了起來:“你什麽意思?”
  “你不知道?”墨允驚訝的反問了一句,似乎不能理解這麽大的事情勒景琛卻沒有跟她透露一點兒,按理說,勒景琛做了那麽多事,不是為了討好南蕭嗎!
  在看到南蕭表現的一臉不知情的樣子,他突然笑了一笑:“你不知道也就算了,你告訴阿琛,就算他是我外孫,在這件事情上,我不會有絲毫讓步!”
  “他想要墨雨軒,我也絕對不會讓他好過!”說完這句話,他轉身走人。
  小玫瑰聽的一頭霧水,倒是南蕭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麽似的,拎著包包就朝墨允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但是出了餐廳門口,卻已經沒有了墨允的行蹤。
  南蕭的肩膀耷拉下來,一時之間有些茫然,小玫瑰也跟著出來了:“怎麽了?”
  “沒事!”南蕭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麽,方才不過是一瞬間的念頭,現在想想也覺得自己冒失了,她如果真想知道什麽,問勒景琛就是了,何必去問墨允。
  再說依著墨允的性子,他絕對不會告訴自己真相的。
  兩人開車離開了餐廳,小玫瑰準備送她去畫室,南蕭因為有幅畫要趕工,打算趁著今天有空去畫廊那邊,把畫完成。
  一路上,南蕭始終在跟勒景琛打電話,結果勒景琛的電話一直是關機狀態。
  她想,勒景琛那邊肯定有什麽事了,她必須要去A市一趟了。
  她訂好機票,是晚上七點的,剛把手機放下,在經過一個紅綠燈的時候,南蕭不經意往外一看,看到隔了兩條車道上,一輛熟悉的商務車落在她眼中。
  車窗半開,露出男人修長有力的半截胳膊。
  淩安!
  南蕭揉了揉眼睛,幾乎不可置信原在A市的淩安突然出現在B市,她懷疑自己看錯了,可是再望過去的時候,發現那個人還是淩安。
  “Rose,跟著那輛車,淩安在那裏!”她管不了那麽多了,對著小玫瑰就是一句。
  小玫瑰也看了到車子,但是沒有看到人,因為車流已經開始慢慢滑動了:“蕭,會不會是有人在開勒先生的車子。”淩安隻差對自己指天發誓了,說他們不在B市。
  所以看到車子的時候,她第一個反應是,興許車子不是淩安開的。
  “我剛剛看到了,就是淩安,小玫瑰,跟上去,我倒要看看他們在搞什麽鬼!”南蕭腦子亂亂的,這兩個混蛋,在搞什麽,明明在B市,為什麽說在A市。
  一想到勒景琛可能騙了自己,南蕭真是有揍他一頓的想法!必須滴!
  車子不緊不慢的跟著那輛車子,雖然小玫瑰性格大大咧咧的,但是跟蹤人的手段卻是一流,硬是沒讓淩安發現她們跟在他車後。
  直到淩安拐進了一家醫院裏,南蕭的情緒又崩不住了!
  淩安去醫院做什麽,誰受傷了,還是他去看什麽人,南蕭的臉色驀地變了!
  小玫瑰說給淩安打電話,南蕭不讓,說電話打過去肯定會打草驚蛇,萬一淩安半路跑了怎麽辦,所以她拒絕了小玫瑰打電話過去。
  但是進了醫院停車場之後,南蕭發現淩安方才開的那輛車不見了!
  -本章完結-
☆、第226章 大結局三被發現了
  淩安在醫院門口的時候發現了尾追在自己身後的車子,他不敢想象,如果被勒景琛知道,他沒有保護好秘密,他一定會被勒景琛折騰死的。
  想到這裏,他不敢直接回病房了,直接開著車從醫院後門開溜。
  所以這也是為什麽南蕭和小玫瑰方才在停車場沒有找到淩安車子的原因。
  小玫瑰在停車場晃悠了一圈兒,也沒有看到淩安的車子,有些灰心:“會不會咱們弄錯了?”如果是淩安的話,沒道理會跑啊。
  他應該趕過去巴結才對啊,畢竟淩安對南蕭現在的狀態那叫一個討好。
  “不可能!”應該是淩安,淩安跟勒景琛一向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淩安出現在醫院裏,很有可能勒景琛在醫院。
  一想到這個可能,她的臉色有些發白。
  倒是小玫瑰看出來她情緒不對:“蕭,要不要我給淩安打個電話?”
  “不用了。”南蕭望著醫院,搖了搖頭。
  淩安直到傍晚的時候才敢回了醫院,他怕被發現,結果整個下午,南蕭沒有打電話,小玫瑰也沒有動靜,難不成她們沒發現?
  他提了外賣,沒辦法,最近特虐,他們隻能吃外賣。
  勒景琛很嫌棄,挑了一塊豬肝,左看右看,嫌棄的不行:“你天天就給我吃這個?”
  “這個補血,醫生說了,你失血過多,得補補!”淩安隨口回道,他開始吃胡蘿卜,最近皮膚太過黯淡,醫生說他缺維生素,最重要的是,維生素會美白。
  勒景琛怨念的不行,他對豬肝相當鄙視,結果淩安天天給他吃豬肝,是個人都會吃膩啊,以前也沒有發現這家夥對豬肝這麽執著啊:“我又沒來大姨夫,補什麽補!”
  淩安正在叉胡蘿卜,這會兒被他的一句話震的胡蘿卜掉了下來,勒少,您節操呢。
  勒景琛來來回回翻了一遍,終於確定他的特助隻給他叫了豬肝,湯是豬肝,菜也是豬肝,再這麽吃下去,他都成豬肝了,索性放下筷子,沒胃口了:“今天讓你查的事情,怎麽樣了?是不是容霆那邊搞得鬼!”說到這個的時候,勒景琛語氣淡淡的,但是手指緊了緊。
  如果容霆在這兒,他真想把他當成豬肝揍一頓。
  看著勒景琛一臉便秘樣,淩安沒好意思說,今天差點被南蕭抓包的事情,誠懇的點了點頭:“你猜得沒錯,是容氏。”
  勒景琛似乎並不意外這個結果,隻是點了點麵的前餐盒:“把這個給我扔了!”
  “勒先生,您傷這麽重,還是多少吃點豬肝吧!”
  “可是你也不能天天讓我吃豬肝啊,我是人啊,一天三遍吃,我會膩啊!”
  “要不咱們換花生吧?”
  勒景琛:“……”
  兩人正爭論著,突然門邊響了一聲輕響,兩人有所查察的回頭,卻看到南蕭一臉慘白的站在那兒,淩安第一個念頭就是,臥槽,被發現了!
  淩安小心翼翼的退出了病房,把空間給勒景琛和南蕭,結果人剛出門,就被人給扯住袖子,死命往一邊的消防通道拖,他下意識的想動手,結果一看到小玫瑰那張憤怒漂亮的臉蛋,當即生生的忍住了,他竭力想給自己找辯解的理由,結果他人越急,越慌,越不知所措,脫口而話的話卻是:“Rose,你千萬別生我氣,中午我不是故意跑的。”
  說完之後,淩安亂了,全亂了,他不可置信的看著小玫瑰,不可置信自己竟然全說這話。
  小玫瑰古怪的笑了一笑,用力一扯,就把人扯進了消防通道,長臂一抬,卡在了淩安身側,嘴角勾著一抹邪魅的笑,那笑容古古怪怪,讓人頭皮發麻:“既然你承認了,我也不逼問了,這件事情對我們造成了非常大的影響,你說怎麽辦?”
  淩安被她笑的頭皮發麻,全身都跟過了電流一樣:“Rose,你說怎麽樣就怎麽樣!”
  小玫瑰笑了,特別明媚的那一種,她本來就長得漂亮,這一笑傾城,笑的淩安整個小心髒撲通撲通直跳,結果下一秒,一聲慘叫從消防通道中傳了出來。
  病房裏,南蕭站著,勒景琛坐著,兩人都沒說話,暖色的夕陽光線從窗邊拂了進來,揉在勒景琛俊美如仙的臉上,隱隱綽綽,仿佛披了一層神聖的衣。
  他的雖然不動聲色,可是那雙墨中透藍的眼眸裏,卻已經醞釀了太多複雜的情緒,他不敢確定南蕭聽到了多少,又不敢想,她是怎麽找到這裏的。
  說真的,在看到南蕭的時候,他的感覺很複雜,一方麵是因為他在想著這個女人的時候,她突然出現在他麵前,他有一種說不出的欣慰之情。
  可是另一方麵,他受傷了,他怕南蕭看了會難過。
  這丫頭嘴上不說,可是心思卻是透亮透亮的,每回他有什麽事情,她保準比自己更難過。
  這也是為什麽,勒景琛受傷了之後,暫時住在醫院裏,不願意讓南蕭知道。
  南蕭努力的瞪著那一張臉,感覺勒景琛的氣色並不是很好,他本來就有舊疾,上次發作的時候,她在他身邊,他大汗淋漓的樣子,在她腦子裏揮之不去。
  現在看著他靠在病床上,雖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可是精致的眉眼卻一閃而逝是淡淡的心疼,她的心驀地酸了:“到底怎麽回事?”
  勒景琛看著她眼眶有點兒紅,輕輕的咬著嘴唇,像是在竭力控製住自己的情緒,他有些心疼,將人拽過來,坐在自己身邊,故作輕鬆的笑了笑,語氣倒是一如既往溫柔:“隻是受了點兒小傷,沒事,養兩天就好了。”
  其實他傷得並不重,一切都在計劃之中,沒什麽要緊的,隻是他沒想到南蕭知道了。
  他越是雲淡風輕,南蕭越是難受,她上下檢查一番,除了勒景琛的胳膊受了點兒傷,其他倒是沒什麽傷,他反手握住她亂動的小手:“真沒事,不信你問醫生!”
  病房裏的氣氛沉甸甸的,像是卡了一塊大石頭,壓在心上一樣:“阿琛,你為什麽要瞞著我?”上次他們說過,有什麽事情要讓對方知道,免得對方擔心。
  可是他卻瞞著她,受傷的事情,她心裏怪不是滋味的。
  勒景琛長臂一展,將她攏在懷裏,聞著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心裏的那些負麵情緒仿佛沒有了一樣,南蕭今天穿的極其簡單,一件嫩綠色的小外套,露出修長的脖子,幹淨的皮膚。
  他一時沒忍住,下巴搭在她肩膀上:“一點小傷,我這不是怕你擔心!”
  “難道我現在就不擔心了嗎?”南蕭的眼睛還是紅紅的,帶著指控。
  看著她的小眼神兒,濕漉漉的,像小鹿一般純潔,他的心尖一顫,一股子說不出的感覺在他心頭蔓延開來,他忍不住低下頭,口勿住了她的唇。
  兩人有段時間沒在一起了,這一口勿就跟天雷勾地火似的。
  南蕭現在心裏有怨氣,卻被這個口勿攪得雜亂無章的,沒得安生。
  越來越深入,兩個人的唇.舌糾纏,她的口腔裏全是他的味道,迷人,性感,帶著一股子讓心驚肉跳的感覺,南蕭想製控,可是完全控製不住。
  “阿琛……”她哼了一聲,聲音軟軟的,糯糯的,卻分外勾人。
  勒景琛的心一緊,顧不得這裏是病房了,將人抱了起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而他的一隻手已經從南蕭的衣服下探了進去,摸住了那柔軟的地方。
  南蕭被刺激得頭皮發麻,但是又有些緊張,這是病房,而且淩安跟小玫瑰還在外麵呢,他們隨時能闖進來,這個男人,怎麽能這樣!
  萬一被抓包,他不嫌丟臉,她還覺得丟人呢。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