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35節

  這會兒信箱裏除了她發出去的那一條信息,根本沒見他的回複,難道這人在忙?

  不過這幾天勒景琛確實挺忙的,他跟淩安時不時的商量一些什麽,雖然不避著南蕭,可是南蕭走過去的時候,他們還是壓低了嗓音,仿佛怕泄密一樣。

  南蕭離開之前又給勒景琛發了一條信息,結果還是沒回。

  小玫瑰正好湊過了腦袋瓜子,故意逗她:“蕭,你用不著這麽天天秀恩愛,刺激我這個寡家孤人吧?”她一副我受傷了的表情,求安慰的模樣兒。

  南蕭收回手機,卡在手心裏,難得的笑了一下,風情的眼睛眨了眨,透著一股子不懷好意的味道,順著她的話裝模作樣的說道:“我覺得淩安最近跟你走得挺近的,你如果覺得一個人實在太寂寞,可以考慮一下他啊。”

  小玫瑰一副受了驚嚇的模樣,連連擺手,語氣都不可思議至極:“得,別跟我提那個木頭男!”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麽不解風情的男人,碰到他,也是醉了啊。

  “淩特助挺浪漫的啊,上次還給你買了香水!”南蕭想了半天,終於想到這個事情了,畢竟讓一向跟木頭一樣的淩特助想到把妹的辦法,真是不容易。

  提到這個,小玫瑰簡直囧的不行,一副恨不得封住南蕭嘴巴的樣子:“姐,咱能別提這個悲慘的往事嗎?”她根本不想提,好不好。

  當晚,勒景琛沒回來,南蕭急得不行,給他打電話,卻是關機,給淩安打電話的時候,淩安倒是接了電話,隻是說勒先生在忙,晚點回去。

  可是南蕭等到了很晚,直到撐不住睡著了,勒景琛還是沒有回來……

☆、第224章 大結局一勢在必得

  一連幾天,勒景琛都是匆匆忙忙的,南蕭難得跟他說幾句話,偶爾在的時候,勒景琛也是電話一個接著一個,南蕭問他,他說最近有個項目要做,可能會比較忙。

  當然,勒景琛隻是簡單的透露了一點兒,並沒有說太多。

  項目是勒景琛早就看好的,他在B市也一直在考察這個項目,項目離B市不遠,半個小時的車程,但是那個縣的各種環境比較適合,一旦確定下來,將是一個上百億的工程。

  雖然現在容家也想插足這塊地,但是勒景琛卻是勢在必得。

  所以他最近對這塊地跟的挺緊的,也不敢鬆懈,那架勢是打算吃了這塊地才放心。

  其實勒景琛早就有打算,他打算吃下這塊地之後,建造國內最大的文化產業基地,中國需要文化傳承,尤其是需要一個現代化的文化基地。

  當然,他最想做的還是國畫基地,中國也有這樣的文化產業園,發展勢頭一直不錯。

  勒景琛想做的是想讓國畫的提升一個水平,不可否認,在近幾年的發展中,雖然國畫的情況一直比較穩定,但是市場卻出了一些問題。

  他想的是,把國內的國畫家,全部召集在一個地方,給他們安排食宿,孩子的學位問題,住房問題,以及培養問題,相當於給他們最安全無虞的創作環境。

  他想讓國畫真正的發揚起來,而非由著它日益沒落。

  劉總手下的那塊地確實不錯,勒景琛也去實際考察了幾天,劉總之所以急於脫手的原因還是因為勒景琛開的條件太優渥,當然,隨後容氏也開始插手。

  容氏想建影視基地,跟勒景琛的想法有點兒不一樣,但是大家都想要這塊地。

  可是劉總是勒景琛先接觸的,勒景琛怎麽可能把這塊地給容氏,當然不可否認,容氏想要這塊地,也可能隻是牽製勒景琛。

  勒景琛知道這一點,但並不擔心,可是淩安擔心得不行,這幾年勒景琛做事已經不像年輕的時候那麽隨心所欲了,到了一定的年齡之後也沒有了當初的狂妄不羈。

  相反,這幾年南蕭走後,勒景琛的處事方式越來越低調,幾乎低調到不為人知。

  但是現在,他突然這麽大張旗鼓的去做一件事情,而且這事情還鬧得沸沸揚揚的,一時之間淩安有點兒摸不著頭腦:“勒先生,您真的要這麽做?”

  勒景琛望著淩安擔憂的神色,給了一個輕笑,安撫:“你放心,我心裏有分寸,再說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最後說的這句話,分明有一種勢在必得的決心。

  淩安張了張嘴,隱隱約約覺得有什麽不對,但是一時半會兒又沒有想出來所以然,勒景琛這次做的計劃有一些沒給他透露,不是說不方便。

  一般而言,勒景琛做事,凡事喜歡跟淩安商量,淩安也習慣了這樣的舉動。

  但這一次,勒景琛透露的東西不多,每次做什麽,他會直接下達命令,讓淩安去執行。

  而非像以前一樣,兩人會討論,探討,什麽樣的方式最適合,最有利,對他們最好。

  淩安跟在勒景琛身邊好幾年了,雖然是勒家培養出來的人,但是對勒景琛卻是死心踏地的,以後倘若勒景琛為家主,他便是他身邊跟他最親近的人物。

  哪怕勒景琛現在跟勒家的關係好不到哪裏去,淩安也從來沒有想過離開。

  對他來說,勒景琛是不是勒家的家主,都是他一生要追隨的人!

  劉總那塊地是私人的地塊,剛開始劉總倒是挺著急跟自己簽合同的,可勒景琛卻不急,雖然嘴裏說考察,可是考察了小半個月,還沒有一個承諾的時候,劉總急了。

  他最近資金鏈出了點故障,急需要脫手這塊地,可是勒景琛這麽吊著他,他心裏不爽。

  然他不爽的同時,勒景琛卻安排了最穩妥的環節,讓他爽,劉總這個人,生性好色,第一次見勒景琛的時候差點調戲了他,如果不是淩安在場,指不定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他對勒景琛的美色上心,連帶著對他這個人也上心,勒景琛卻一直這麽吊著他,惹得劉總最終快要按捺不住的時候,容氏出現了。

  容氏的出現對劉總來說就是一個轉機,他需要賣地,勒景琛不合作,他總不可能跟對方說我現在需要資金,你趕緊買了吧。

  如果那樣的話,勒景琛一定豪不留情的壓價!

  容氏的出現就相當於給勒景琛找了一個競爭對手,而容氏對這塊地也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容霆甚至說,非它不可。

  所以這陣子換成劉總不想賣了,他是商人,當然想得到更多一些利潤。

  這天,勒景琛跟劉總吃過午飯,從酒店裏出來,兩人今天又開誠布公的談論了一番,但是沒有結果,勒景琛給出了自己的底價,劉總說回去再考慮一下。

  因為容氏那邊給的價格,比勒景琛給的高,他就算是再貪戀勒景琛的美色,那也是個漢子,他玩玩可以,總不可能真把自己掰彎了跟他過一輩子。

  所以劉總挺猶豫的,雖然天天美女在懷,他對勒景琛還是有點兒想法,有時候越得不到一個東西,你反而越是喜歡,劉總正是眼下這種狀態。

  劉總跟勒景琛握手,道別,劉總上了車離開,勒景琛也驅車離開,剛走不多遠,卻突然有輛車子跟失控似的朝劉總撞了過來。

  這一撞,非死即殘!

  等劉總的車子開進綠化帶之後,還一身冷汗,如果不是勒景琛的車子突然開過來,給了那個車子一個緩衝力,估計這會兒,他就成車下亡魂了。

  他下了車之後,瞧見勒景琛的車子還沒動靜,過去一看,忍不住白了臉色。

  勒景琛受傷了,還有點兒嚴重,劉總還沒有開口的時候,勒景琛一臉虛弱的問道:“劉總,您沒什麽事吧?”

  “我沒事,勒總,您受傷了?”那語氣,似乎挺驚訝的。

  “沒事,一點小傷,不礙事!”勒景琛一臉慘白,語氣無所謂的樣子,卻在稍微動了動的時候,扯到了傷口,痛的他一頭冷汗。

  劉總那叫一個自責,勒景琛為自己受了這麽重的傷,還是因為救了他。

  劉總這個人,別的不好,但是有一點兒,因為以前混過黑道,特別重義氣,見不得別人對他這麽好,尤其是勒景琛舍身相救的時候,那簡直把他當成了恩人。

  所以,心裏總算下了一個決定,容氏那邊給的價格再多,他如果沒命享受,啥都不是。

  勒景琛既然救了他,他總不能虧待他。

  勒景琛的傷沒什麽大礙,卻在醫院裏小住了兩天,劉總說起合作的事宜,勒景琛說一切交給淩安處理,雙方簽了合同之後,付了定金。

  但這個時候,勒景琛收購墨雨軒的投資卻出了問題!

  原本定的收購計劃,卻突然因為神秘人士給墨雨軒重新注入了一大批資金,把他的計劃徹底打亂,勒景琛神色不明,隱在若隱若現的光線裏:“他們倒是下得了手!”

  他這邊剛剛付了定金,那邊計劃就出了亂子,沒有鬼絕對不可能!

  “去查查,是誰給墨雨軒注入的資金?”勒景琛靠在病床邊,語氣頗淡,仿佛沒什麽情緒一般,淩安點頭,看著勒景琛的樣子,有些遲疑:“勒先生,今天南小姐又給我打電話了。”

  那天勒景琛受傷之後,跟南蕭打了一通電話,說自己去A市幾天。

  南蕭的畫展馬上就要開始了,她現在忙得分身乏術,他不想讓她把時間浪費在自己身上。

  再說,一點皮外傷,又不是多嚴重的事兒,忍幾天就過去了。

  勒景琛掃了一眼淩安,因為南蕭的名字,引起了他心房的漣漪,他的心軟軟的:“她說了什麽?”

  “她問您什麽時候回去?”淩安其實不怕南蕭,主要是怕小玫瑰磨人啊,她要是想知道一件事情,怎麽也要磨出答案一樣,尤其是小玫瑰說勒景琛再不回來,她直接帶南蕭去A市,一聽到這個,淩安簡直一身冷汗,瞎鬧騰什麽。

  可是他不敢吼過去啊,連訓斥都不能,隻能轉移話題,怕時間久了就露餡。

  以前淩安多希望小玫瑰給他打電話啊,哪怕聽聽聲音也行,閑扯幾句也可以,但是現在,他簡直怕這位姑奶奶打電話過來。

  他越是這樣,南蕭越是懷疑,這不電話又追來了:“淩特助,你們什麽時候回來?”

  “還要過幾天!這邊事情馬上處理完了,到時候就回來了!”淩安麵不改色的說道。

  “你告訴我你們住哪兒,我現在讓Rose訂機票過去!”南蕭似乎沒聽到他話語中的意思,坦然的問了一句身邊的小玫瑰:“你看看,今天有沒有飛A市的航班!”

  淩安一聽這話,太陽穴那根筋隱隱跳動!

  -本章完結-

☆、第225章 大結局二我也想你

  他給勒景琛遞了一個眼色,勒景琛也知道是南蕭的電話,說真的,他挺想南蕭的,想聽他軟軟靜靜的聲音,能讓他的心一下子沉下來。

  他示意淩安把電話給他,淩安簡直跟抓了一根稻草一樣,趕緊把電話給他。

  “忙什麽呢?”勒景琛隨口問道,語氣頗自然,還翻動了一下手邊的紙張,嘩啦一聲響,聽起來似乎挺忙。

  “正在吃午飯,阿琛,我想見你。”南蕭放下手中的筷子,直言不諱,跟勒景琛在一起時間久了,南蕭的性格越來越放得開了。

  如果在以前,讓她說一句,我想見你,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概是因為勒景琛臉皮厚,她的臉皮也跟著一天一天厚了起來。

  “我也想你,不過南南,我這邊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估計你過來,我也沒有辦法陪你,等我忙完這兩天,我就回去陪你,好不好?”勒景琛心裏估莫著,自己的傷也就這一兩天的事情了,他不想讓南蕭看出點什麽。

  南蕭覺得這幾天,心裏一直亂七八糟的,仿佛有什麽事情要發生一樣,這才想急著見勒景琛,生怕他有什麽事,聽到他的聲音跟平時沒什麽兩樣,她又稍稍安了心。

  可是心裏有一處地方始終不得安寧:“阿琛,我真的想見你。”

  “乖,再等我兩天,我忙完就回去!”好不容易安撫好南蕭之後,一抬頭就看到淩安眼睛瞪得圓圓的,一臉崇拜的看著他。

  “勒先生,南小姐真聽你的話!”他特別佩服啊,他想讓小玫瑰跟他吃頓飯,也要看心情,說起來真不是一般的憂傷。

  勒景琛一向愛裝,這件事情上卻恨不得跟全天下的人分享:“那是必須滴,你呀,就得多跟我學著點,你看看,你自己追小玫瑰的招數,那麽爛,女孩子能喜歡才怪!”

  淩安又被深深的嫌棄了,非常怨念的瞪了勒景琛一眼,你招數好,你又不教我。

  瞧見淩安一直沒走,勒景琛發話了:“不是說讓你去查墨雨軒的事情嗎?”

  淩安怨念的瞪了他一眼,轉身離開。

  南蕭跟小玫瑰這兩天忙得不行,她本來就忙,但是法國那邊突然有一個老客戶訂了一幅畫,南蕭根本沒時間,想推了吧,但是又是導師介紹過來的。

  對於自己在法國的導師,南蕭一向敬重,當年如果沒有她,南蕭指不定會更慘。

  她接了工作之後,本來想著慢慢畫,可那邊又催的緊,不得已她隻能見縫插針,現在吃飯的時間都不足十分鍾,匆匆到一家意大利餐廳,點了一個意大利畫,還跟小玫瑰討論著接下來的事情,兩人的速度都挺快的,可以用風卷殘雲來形容。

  吃了飯之後,南蕭喝了一口水,看小玫瑰還在奮戰,索性跟淩安打了一通電話,這幾天她忙,勒景琛也忙,但是今天不知道怎麽回事,心裏特別想他。

  想聽聽他的聲音,可是勒景琛電話打不通,想來想去跟淩安打了一通電話。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