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33節

本來就禽.獸的勒景琛又禽.獸了一個檔次,任由著男人幫自己清洗身體,思緒卻有些放空,其實今天她在出發之前還是想著跟容霆見麵的。
  可是半路上,她卻突然跟容霆打了一通電話,說自己今晚不去了。
  容霆一直挺包容她的,哪怕聽她如此說,也沒有反駁什麽,隻說了一句,那你什麽時候有空再說吧,似乎他也不急了。
  掛了電話之後,南蕭讓小玫瑰調轉方向,說不去了,小玫瑰雖然詫異,但是一想到今天晚上勒景琛跟南蕭的架勢,心裏也挺忐忑不安的。
  但是南蕭沒說回去,她也不提,正好她喜歡的一個新款包包到貨了,拉著南蕭就去掃貨。
  結果小玫瑰走到內.衣專櫃的時候挪不動腳步了,死活拉著南蕭進去買了一套,還大言不慚的說道:“蕭,chuang頭吵架chuang尾和,隻要你穿了這身衣服,我保證你跟勒先生有什麽恩,什麽怨,都沒了。”
  “那你怎麽不穿給淩安看!”南蕭難得反駁一句。
  小玫瑰的臉當即紅了,不過好在還算厚臉皮,很有道理的反駁道:“我們能一樣嗎,你今天沒去見那個前男友,說明你心裏還是有勒先生的,蕭,你聽我的沒錯!”
  南蕭無語了,大庭廣眾之下,談閨房樂趣,真的好嗎!
  最後迫於無奈之下,南蕭拿了一件純黑的,*.情.趣內.衣,不過事情發生之後,她覺得小玫瑰說得果然是對的,這個男人平時就沒有節操,今天晚上節操更是碎成了渣渣。
  南蕭覺得奇怪,這種事一般不是男人比較累嗎,為什麽勒景琛到現在還精神奕奕的,而她倒好,整個人懶洋洋的窩在他懷裏,一根手指都不想動彈。
  等勒景琛把她放在大chuang上的時候,南蕭整個人已經昏昏沉沉了,男人的吻輕輕的落在她飽滿白希的額頭上,摟著她,*無夢。
  次日一早,南蕭醒來的時候,能感覺到自己整個人趴在勒景琛懷裏,兩個人都沒有穿什麽,這會兒渾身赤.裸著,肌膚相貼,有一種莫名的舒服。
  南蕭動了動,頭頂上就響起男人性感沙啞的聲音:“醒了?”
  “幾點了?”
  “還早,你再睡一會兒。”
  兩個人又在*上磨蹭了一會兒,勒景琛才起來,他起來之後南蕭也睡不著了,她洗漱之後,就看到勒景琛在廚房裏忙活,忍不住露了一個甜甜的笑。
  而這個時候,門鈴突然豪無征兆的響了起來。
  南蕭去開門,卻沒有想到,一拉開門,門外站著的女人是墨心。
  三年不見,墨心跟當年好象沒什麽變化,細看之下,還是有了一點點變化,眼尾生出了兩條淺淺的細紋,預示著她的實際年齡,不像三年之前,她保養的極其精致,哪怕跟勒景琛站在一起,也沒有人說他們是母子兩,墨心眼瞼之下的黑眼圈讓她整個的精神狀態很差。
  似乎沒有想過南蕭會在,眼神掠過一絲詫異,憤怒,最後化於平靜,忍不住問了一句,聲音有幾分怪異:“你怎麽會在這裏?”
  南蕭什麽時候回國了,也是,除了南蕭回來,還能讓她那個兒子跟墨家為敵呢。
  想到那些事情,墨心太陽穴突突的疼,都是冤孽啊。
  南蕭稍稍側了側身子,讓墨心進來:“我跟阿琛在一起。”
  墨心咬了咬唇,最終沒有說什麽,神色複雜的看了南蕭一眼,勒景琛端著做好的煎蛋從小廚房出來之後,一眼就看到了墨心。
  這幾年勒景琛跟墨心見麵的機會屈指可數,看到墨心的時候,忍不住愣了一下:“你怎麽來了?”難道昨天他把話說得還不夠明白嗎。
  墨心看著兒子清雋的側顏,眸子裏再無當初的半點溫情,心中莫名一痛:“阿琛,我有話跟你說!”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南蕭是外人,不適合在這裏。
  勒景琛卻說:“南南不是外人。”
  可是南蕭卻上前一步拽了拽他的衣袖,一雙清澈的大眼裏寫滿了期盼,她知道墨心反對她跟勒景琛的事情,可是她不希望勒景琛因為自己跟墨心的關係鬧得不和。
  那樣,她就是導致勒家不和的罪魁禍首,那時候,她跟勒景琛怎麽結婚。
  她知道勒景琛素來不在意別人的目光,可是她在意,她希望她跟勒景琛結婚的時候,能得到勒家人的祝福,而不是統一的反對聲。
  “阿琛,你怎麽跟你媽說話的。”南蕭用僅能讓兩個人聽到的聲音說道,勒景琛看了她一眼,那裏麵有濃濃的期盼,雖然他臉上還掛著一副不甚地意的表情,但是態度好歹是緩和了一些:“我們去書房談吧!”
  把手中的餐盤遞給南蕭,開口:“你昨天晚上累壞了,你先吃早餐,不用等我!”
  南蕭咬了咬唇,還想說什麽的時候,勒景琛已經領著墨心去了書房,南蕭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沒滋沒味的喝了一口牛奶,隻覺得整個喉嚨裏都是苦的。
  她不知道他們在書房裏聊了什麽,隱隱約約聽到墨心的尖叫聲和拍桌子聲音,但是勒景琛卻沒有說一句話,或許他說了,隻是聲音放輕,不想讓人知道而已。
  墨心從書房裏出來之後,勒景琛並沒有出來相送,南蕭趕緊站了起來,墨心卻冷冷的掃了她一眼,眸子裏帶著怨,帶著憤:“都怪你,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我們母子兩個的關係怎麽會走到這一步!”
  她的話還沒有落下,勒景琛突然從書房裏走了出來,他的眸色很沉,如同蔚藍的海岸一般:“媽,這件事情跟南南一點關係都沒有,你有什麽不滿,衝著我來就好!”
  墨心恨不得一巴掌再甩過去,咬牙切齒的說了句:“阿琛,你一定會後悔的!”
  勒景琛卻聳了聳肩,沒說什麽,墨心走了之後,南蕭看著勒景琛的神色,他到底是難過了,要不然不會在墨心走之後,他的臉色就垮了下來,再也沒有了方才的鬥誌。
  而南蕭這會兒才發現,勒景琛臉上有一個紅印子,看情況應該是墨心打的,她手指伸過去,心疼的撫摸著那個巴掌印,心裏一陣自責:“阿琛,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傻瓜,不關你的事。”這丫頭,指不定又想多了。
  “如果不是我,你跟你媽的關係不會這樣!”南蕭歎道,她心裏怎麽可能不知道,墨心今天過來這裏,肯定跟她有關係,如果不是,她無緣無故的來B市做什麽。
  勒景琛往沙發上一坐,伸手將南蕭摟在懷裏,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南南,就算沒有你,結果也是一樣的,如果我媽一直包容墨家,我跟她的關係永遠隻能這樣!”
  南蕭眨了眨眼睛,心裏隱隱約約有一個念頭,但是那念頭太快,她一下子沒有抓住,她的手指握住他的手,他的手修長,有力,骨節分明,握住她手的時候倍加安心。
  可是如果他跟墨心的關係一直不好,她心裏也不好受,畢竟她覺得是因自己而起:“阿琛,再怎麽說,她也是你媽媽,有什麽事情,你不能跟她好好商量?”
☆、第221章 大結局倒計時七
  勒景琛捏了捏她的小耳朵,心裏歎息一下,如果媽媽永遠偏幫墨家那邊,沒有認清自己的位置的話,他跟她永遠沒有辦法好好談一談。
  有時候,真相並不如表麵上那麽光鮮亮麗,包括這些曾經的大財閥,他曾經以為的真相在那些事實麵前變得滿目蒼夷,甚至超出自己的料想。
  “你放心,我自有分寸,方才是不是什麽都沒有吃?”他掃了一眼餐桌,餐桌上煎的雞蛋還完好無損,這丫頭真的什麽都沒吃。
  眼見他一副不願意多談的樣子,南蕭還想再說什麽,隻能把話咽了下去:“阿琛,不管發生了什麽事,她始終是你的母親,她做什麽都是為了你好。”
  “當年的事情,你難道一點都不介意嗎?”勒景琛眸子深深的看著她,當時他在知道墨心做的那些事情之後大發雷霆。
  他也曾像南蕭這樣想,墨心所做的一切是為了他好,可是後來證據攤開之後,他才發現自己錯的徹底,墨心之所以讓南蕭跟他分開,不過是因為她是蕭家人。
  而蕭家跟墨家當年牽扯太多,那些恩恩怨怨他不想再提。
  南蕭有些被問住了,說不介意是假的,可是對方是勒景琛的媽媽,她隻能尊重,她總不可能跟勒景琛說,我不喜歡你媽,你以後不準跟她聯係。
  那顯然是不可能的,對於中國人來說,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她如果以後要嫁給勒景琛,跟墨心的關係肯定不能差到哪裏去,她不希望勒景琛以後當一個夾心餅,左右為難。
  “阿琛,當年的事情,我說不在乎肯定不是真心話,可是換一個角度來說,你媽其實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我離開三年,我們彼此都有成長,更重要的是,這三年來,讓我明白一個事實,我才發現自己喜歡你,喜歡到非你不可的地步!”南蕭一向不會說情話,說出這些話的時候,耳根子騰的一下子紅了起來。
  勒景琛看著女人耳邊的那些紅瑪瑙色,心思微微一蕩,像是有一把刷子慢慢的掃過了心湖,是難以言說的感覺,他伸手更重的摟了女人一把,喃喃:“南南,我也是,非你不可!”
  他突然俯身,準確無誤的口勿住了女人的唇,南蕭被迫抬起頭來,承接著他那個灼人的口勿,兩個人的唇舌教纏在一起的時候,像是生出了無數火焰,灼灼如同烈火,又如同綿密的藤,將兩人緊緊的糾纏在一起。
  他有一種感覺,這個女人,仿佛怎麽口勿都是不夠,他恨不得時時刻刻跟她在一起,永遠不要分開……
  兩人匆匆的吃了早餐之後,勒景琛說要出去一趟,南蕭也有事情要忙,送走勒景琛之後,南蕭跟小玫瑰一起去了展廳,展廳已經在進行最後的布置了,整體的設計南蕭花費了極大的心思,跟設計師討論,到最後拍板,看著這一切的成果,南蕭心裏覺得暖暖的。
  蕭爸爸,蕭笑,如果你們看到這一天,你們是不是也為我開心。
  南蕭這邊忙得差不多的時候,卻看著江臨歌怒氣衝衝的闖了進來,她一眼看到南蕭,就朝她的方向走了過來,等走近的時候,南蕭才發現她隱隱的攥著拳頭。
  像是在克製住自己的脾氣一樣:“你出來,我有話問你!”
  南蕭跟江臨歌一向沒什麽好說的,這會兒更是沒什麽要說的:“有什麽事情,你說吧!”
  那姿態隨意,卻把江臨歌氣得不輕,她咬了咬牙,陰森森的說道:“南蕭,你如果不介意你的畫展辦不成,我也可以在這裏說!”
  南蕭不解的看著她:“你到底想幹什麽?”上次的事情,她還沒有跟她算帳,她這次竟然還敢登門挑釁,南蕭自認為不是那種跟人容易跟人結怨的人。
  她性子平和,哪怕之前身在娛樂圈也沒有染惹及多繁華的作風,這幾年更是一心作畫,性子更是溫和,少有跟人麵紅耳赤的時候。
  再加上,她在國外名聲越來越大,之所以打算把自己的國展開在國內當作第一站,其實是希望把蕭家的創作手法帶回國內,她想的始終是,落葉歸根。
  江臨歌卻直接拽著南蕭出了展廳,直到走到一處沒人的地方,才驀地鬆開了她,南蕭揉著被她拽得通紅的手腕,冷冷的盯著她:“江臨歌,你到底要做什麽!”
  “我媽當年是不是被你們母女害死的!”江臨歌一別三年,回國之後,所有的一切都變了,就連自己最愛的媽媽也死了,她心裏憋著一股子氣,尤其是看著南蕭這幾年越來越好,她心裏更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來,畢竟她對南蕭的嫉妒永遠大於羨慕的。
  南蕭提到這個事情,情緒也激動起來,當年的事情在她看來都怪葉楚,葉楚死了之後,她慢慢的放下了那些過去,但是江臨歌提起來的時候,她心裏的滋味也不好受:“那是她罪有應得,江臨歌,你媽做了那麽惡心人的事,她死有餘辜!”
  江臨歌氣的臉色發白,突然拽著南蕭就往窗邊拖,南蕭沒有防備,被她按在玻璃窗上,江臨歌一雙眼睛氣得發紅:“我要殺了你,為我媽報仇!”
  她瘋了一樣掐住了南蕭的喉嚨,南蕭隻覺得這個女人不可理喻至極,三年前的事情她都沒有找她算帳,她倒是好意思,竟然來給自己找麻煩!
  可是,這種缺氧的感覺卻慢慢的傳來,她拚命掙紮,可是江臨歌的手勁極大,扣住南蕭的時候,她竟然掙脫不了江臨歌。
  而這個時候,突然一道大力,猛地拽了江臨歌一把,江臨歌踉蹌後退一步,但下一瞬間跟瘋了一樣撲過去,但是來人卻輕輕鬆鬆的捏著她的手腕,讓她動彈不得。
  她掙紮了幾下,卻完全動彈不是,不可置信的看著來人。
  同樣尾隨過來的還有小玫瑰,小玫瑰看著江臨歌瘋狂的樣子一把抱住南蕭,嚇得不行,一個勁兒的緊張問道:“蕭,蕭,你沒事吧?”
  南蕭擺了擺手,示意自己還好,隻是江臨歌的舉動她沒有防備,才會一不小心著了她的道,而她也沒有想過,江臨歌會在這種公眾場合對她行凶。
  難道她仗著自己的身份就可以肆無忌憚的胡來嗎!
  南蕭還沒有開口,小玫瑰已經發飆了,瞪著江臨歌,恨不得一巴掌拍過去:“你這個女人,你在這裏發什麽瘋!如果南蕭有什麽事情,勒先生饒不了你!”
  容霆打算報警,南蕭卻說算了,就算江臨歌真進了警察局,有江恩年這一層關係在,她也不會真的怎麽樣,頂多走個過場,但是容霆依然讓人送她進了警局。
  等事情平息之後,南蕭讓小玫瑰買了一些點心和奶茶送過來,畢竟今天的事情很多人都看到了,南蕭不想在這個節骨點上出什麽事,所以弄點茶點算是安撫。
  在展廳工作的人一般都有眼力,什麽話該說,什麽話不該說,他們統統都知道。
  三人去了一家下午茶餐廳,南蕭這才仔細打量容霆的氣色,隻覺得三年不見,容霆身上的冷意更盛了,一雙極墨的眸子裏無波無瀾,偶爾看到她的時候會有一些鬆動。
  這樣的容霆跟當年的容霆似乎有點兒不同,又似乎沒有,三人點了喝的之後,南蕭隻要了一杯白開水,倒是小玫瑰驚訝的不行:“蕭,你不是一直喜歡喝墨咖啡嗎?”
  “偶爾人的習慣會變的。”南蕭笑笑。
  小玫瑰故作高深的噢了一聲,捧著自己的咖啡杯準備上樓:“我剛剛進來的時候,看到這家店貌似有好玩的地方,我過去看看,你們隨意。”
  這是典型的給兩人一個私密空間,南蕭也沒阻止,她知道容霆有話說,隻是沒有想到他會來的這麽快,漫不經心的喝了一口茶,看著容霆:“容大哥,好久不見。”
  她瘦了,這是容霆的第一感覺,以前臉上還有一點兒瘦,現在瘦沒了,隻剩下清秀的輪廓,杏子眼分外有神,明明亮亮的,像是珍珠撥雲見霧一般,皮膚倒是比以前更白了,目光在她臉上流連忘返,化成了一句話:“蕭蕭,你瘦了。”
  南蕭笑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麽有點兒委屈的感覺,像是一個飄泊在外的遊子,突然回到家裏,自己的親人這麽說,她心裏一酸,淡淡的反問一句:“容大哥,你還說我,你自己看看,你這幾年瘦了多少。”
  容霆輕闔一下雙目,遮住了那些眸中沸騰的情緒,再睜開眼睛的時候一片清明,他望著南蕭,卻在不經意間,望到了她鎖骨之處那一枚重重的痕跡。
  眸色驀地突變:“你跟他,又在一起了?”
☆、第222章 大結局倒計時八
  問過之後,容霆才覺得自己問這個話有點兒不可理喻!
  他明知道南蕭跟勒景琛現在在一起,還住在同一間酒店,他這麽問,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可是忍不住,看到那朵紅梅之後,他隻覺得那仿佛是一種無聲的挑釁!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