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32節

墨心還沒有迎出去,墨允已經進來了,這麽多年,他身邊還是習慣性的跟著周東雅,墨允一身黑色繡著金色花紋的唐裝,看上去高貴又冰涼。
  “爸,您怎麽突然回來了,也不知會一聲!”墨允近些年來很少回國了,這麽突然一回來,鬧得墨心挺意外的:“還沒有吃晚飯吧,先吃點飯,我讓廚房再加兩個菜!”
  “你們勒家的飯,我可吃不起!”墨允語氣不善,一雙蒼目擰的緊緊的。
  這些年,墨心記得,除了三年前墨蘭的事情讓墨允動怒以外,已經很少有什麽事情能讓墨允氣成這樣了,聯想到他突然出現在國內。
  她心裏咯噔一跳,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爸,這是怎麽了?”
  “你還敢問,你自己不看你教了什麽好兒子!”墨允的責罵劈頭蓋天的砸了下來!
  墨蘭嫁到勒家以後,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墨允動怒了,墨允年輕的時候脾氣不好,戾氣很重,這些年重心轉到國畫之後,戾氣慢慢淡了很多。
  可是他仍舊是一頭獅子,張開爪子撓人的時候威力還是巨大無比的。
  提起自家兒子,墨蘭眼色一黯:“爸,是不是阿琛做什麽事情惹您不高興了?”其實這三年,墨心不見得跟自己的兒子關係好到哪裏去。
  三年前,南蕭突然失去蹤跡之後,勒景琛也跟變了一個人一樣。
  他當時身受重傷,結果他不顧一切的跑到南蕭家裏,結果南蕭的房子已經退了,那個傻孩子就呆在樓下,整整*,那個時候,大雨傾盆。
  之後勒景琛不知道從哪兒知道了自己逼南蕭出國,打那以後,勒景琛跟她的關係就不好了,以前在勒家,勒俊遠脾氣暴躁,勒景琛向來跟勒俊遠關係不好,倒是對這個媽媽百依百順的,曾經有不少好姐妹說她這輩子難得有這麽一個體貼的兒子。
  可是她的兒子就是兩個極端,他可以給你天堂,也可以給你地獄。
  那一段時間,勒景琛後背的傷口反反複複發作,可是他從來沒有吱過一聲,叫過一次疼,但是他有時候太想南蕭的時候,會一個人躲在自己房間裏哭。
  那段日子墨心不知道自己是怎麽熬過來的,景琛雖然呆在家裏,可是她跟他的關係卻從來沒有這麽疏遠過,他們就像是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的陌生人。
  見了麵不說話,甚至連招呼都不打。
  真正讓兩母子關係徹底惡劣的其實還是墨蘭的事情,勒景琛找了關係讓人給墨蘭判了重型,本來司法過程要一段時間,可是他卻用最快的辦法把刑判下來。
  等她知道為時已晚,當時墨允也回了國,墨家當時大亂,可是勒景琛當時已經跟入了魔一樣,他執意要報複墨蘭,誰求情都不行。
  因為這件事情,墨蘭這三年也不好意思跟墨家那邊聯係,畢竟自己的親兒子把她的親妹妹送到了監獄,她有什麽臉麵,去見自己的親人!
  所以當墨允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墨心真的感覺自己仿佛被架在了烤架上,小火小火的燒著,燒的她五髒六腑都是疼的!
  “墨心,到這個時候了你還在維護你兒子,你是不是忘了,你姓墨,你還是墨家人!”墨允大概是氣杯了,操起拐杖就要去砸墨心!
  一旁一直沒有吭聲的勒俊遠已經攔了上去,在勒家,他絕對不允許有人傷害墨心,哪怕這個人是墨心的親爸都不行!
  “爸!”
  “老爺子!”
  勒俊遠和周東雅同時出聲,一人握住拐杖,另一人護住了墨心,勒俊遠目眥欲裂,他就這麽一個心肝寶貝兒,兒子在他麵前都不算根蔥,媳婦兒在他麵前就是一個寶,誰敢動這塊寶,他拚了命的也要找對方算賬。
  “爸,這裏是勒家,就算阿琛真的做錯了什麽事,您也不能不分青紅皂白的傷人!”勒俊遠出聲,一向冰冷的臉上,更是黑沉沉的。
  如果不是墨心姓墨,他非把姓墨的哄出去不成!
  這些年,墨家對他指手劃腳他忍忍也就算了,生意上討點巧,他也不覺得有什麽,畢竟是錢能解決的事情,能讓家人和睦共處,也沒有什麽不好的。
  可是勒俊遠的底線就是墨心,誰敢動墨心,他絕對要跟人拚命來著!
  墨允一聽這話,就感覺勒俊遠在說,你們姓墨的,憑什麽在我們勒家張狂,他心肺氣的一陣抑鬱的疼:“勒俊遠,我教訓我女兒,關你什麽事!”
  “她現在是我妻子!”勒俊遠不卑不亢的抬頭凝視他。
  墨允又怒了,呼吸都不順暢了,他到底是老了,呼哧呼哧的喘氣,周東雅趕緊替他勻氣,墨心也開口了,聽到勒俊遠那些話,她心裏不是沒有感覺的。
  眼珠子澀澀的疼,但更多的是動感,伸手回握住勒俊遠伸過來的手,用眼神示意他淡定點,讓她問清楚是怎麽回事,墨允無緣無故的為什麽會發這麽大火。
  “爸,您剛到家,就發這麽大的火,您總得告訴我,這是怎麽回事吧,就算阿琛做錯了什麽,您告訴我,我去教訓他!”墨心這會兒盡說好話,順著老爺子的脾氣。
  好不容易等墨允把事情說了一遍之後,墨心又傻了……
☆、第219章 大結局倒計時五
  是夜,勒景琛一行人從酒店出來,其實方才飯桌上,大家已經談得差不多了,這會兒從酒店裏走出來,被冷風一吹,醉意益發明顯。
  合作的劉總,大著個肚子,肥頭大耳的,一臉色米米的盯著勒景琛,這人雖然是個男人,偶爾一回眸,還真是讓人驚豔到不行,他哪怕是個直的不行的男人,偶爾也會晃神:“勒總,天色尚早,要不咱們去隔壁的娛樂城玩一會兒。”
  看著對方的鹹豬手肆無忌憚的搭在他胳膊上,勒景琛輕抹淡寫的將對方的胳膊撥過去,聲音淡淡:“劉總,我已經讓人安排好了。”
  到了地方,劉總雖然對勒景琛的美色戀戀不忘的,可對方到底是個男的,他再喜歡還是更喜歡胸大貌美的軟妹子,當即舍了勒景琛直奔兩個萌妹子身邊。
  而勒景琛坐在那裏,不緊不慢的喝著白開水,不知道的他還以為他在喝白酒,這會兒一個姑娘大概是見他一個人形單影隻,怪可憐的,不由蹭了過來,結果不知道怎麽搞的,不一會兒功夫,姑娘就被勒景琛手中的白水從頭潑到了腳。
  他歉意一笑:“抱歉,手滑了!”
  姑娘氣的麵色蒼白,這是手滑嗎,這分明是故意的好嗎!但是礙於對方的身份,她隻能默默的忍了,怒氣衝衝的離開了包廂。
  經過這事以後,大家看勒景琛的眼神兒就變了,沒有一個女人敢主動坐在他身邊,這簡直是位活爺啊,誰敢沾惹,勒景琛的性子本來就不比三年前,三年前還能對女人和顏悅色一點兒,三年後,你想得到他一個笑臉那是難上加難。
  包廂裏其樂融融,聲色犬馬鬧個不停,而勒景琛坐在一邊閑閑的喝著白開水倒也落了個清靜,偶爾有人跟他喝酒,也是淩安擋了。
  直到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站起身,身材挺拔高貴,如同玉鬆一般:“失陪一下,我接個電話去。”
  出了包廂房,走了好遠一處地方,他才接通了電話,電話不是別人打的,正是三年沒有跟他怎麽聯係的勒母打的:“阿琛,你為什麽要對墨家那麽做!”
  勒景琛聽到墨心質問的語氣,眉心微微一蹙,他本來就喝了酒,這會兒太陽穴突突的跳著,語氣自然而然的不太好:“如果你是問這個的,我想我們沒有必要談下去!”
  “阿琛,那是你外公!”墨心簡直對這個兒子沒辦法,三年前的事情,母子兩個都有心結,誰都不肯服軟,導致了兩人的關係越來越不好。
  這幾年勒景琛越來越沉默,他幾乎病態一般的沉默,不說話,不給你解釋的機會,而且前所未有的強勢,哪怕如墨心,對他也沒有辦法。
  聽到這幾個字,勒景琛隻覺得諷刺至極,他慘淡一笑,墨中透藍的眼眸裏似乎挑起了一抹嘲弄:“我隻是做我該做的事情,如果沒事,我掛了!”
  “你總該為我考慮一下,我好歹也是墨家人,你骨子裏麵也流著墨家人的血,阿琛,你非要這麽趕盡殺絕嗎!”墨心氣急敗壞的聲音從那邊傳過來。
  “我姓勒,母親大人,如果你覺得你還姓墨,你可以回墨家!”勒景琛的語氣很冷,沒有一點兒感情波動:“墨家跟蕭家的那些肮髒事兒,我不想管,但是南蕭該得的,我一樣不會少給她!”
  說完,不管墨心在那邊反駁什麽,切斷了電話,切了電話之後,勒景琛仰靠在牆麵上,也許隻有冰涼的牆壁能讓自己的心緒穩定一些。
  表麵光鮮亮麗的墨家,其實他也沒有想過會有那麽肮髒的一幕,如果不是三年前無意中得到那些真相,恐怕他一輩子會蒙在鼓裏,永遠不知道曾經的汙穢不堪。
  勒景琛重新回到包廂的時候,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淩安見他回來,忍不住抬眼看了一眼男人,他似乎有些微醺的感覺,長眉微皺,有些難受,按了按太陽穴,對裏麵的人說了一聲:“我有點不舒服,先回去了,你們繼續聊!”
  勒景琛要走,沒人敢攔,哪怕如劉總,也沒有開口,他離開了娛樂城之後,並沒有開車,因為喝酒了,他不想讓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所以打了車子回去。
  哪怕如勒景琛,這三年跟墨心的關係疏離的宛若陌生人,可方才那一通電話還是讓他的心緒再難平靜,想跟南蕭打一通電話,哪怕聽聽她的聲音也行。
  可是,一想到她跟容霆在一起,他的心湖又攪動的不得安寧,城市的風穿了進來,掃在他冰冷俊美的側毅上,顯得有些森涼,他眸中情緒複雜,無聲喃喃,南南,如果有一天,我一無所有了,你還會不會跟我在一起?
  到了酒店的時候,他並沒有急著上去,等身上的煙味酒味散的差不多了,他才抬步朝電梯那裏行去,電梯的指示燈一下一下跳動,像是細胞在血液中起舞。
  叮的一聲響,他所住的樓層已經到了,刷卡開了房門,室內卻有暖暖的光,那一瞬間,勒景琛的心一緊,鞋子都沒有來得及換就朝裏麵衝。
  剛走幾步,就瞧著南蕭裹了一件酒店的裕泡從裏麵走了出來,她長眉如玉,雙目含情,烏墨如玉的眸子裏傾瀉著淡淡的柔情,溫柔的凝視著他。
  那一瞬間,心底的兵荒馬亂一瞬之間全然褪卻,換成了溫馨寧靜的溫暖,他伸手過去,將人攬在懷裏,南蕭被男人全然鎖在懷裏的時候,聞到了男人身上淡淡的酒味,以及若隱若現的屬於女人的香水味,她故意忽略那種味道:“喝酒了?”
  “嗯。”勒景琛的臉色不太好看,有些累,眉稍之中點了一抹憔悴:“今天跟幾個合作方去應酬了,不得已喝了點兒酒。
  聽到他這麽解釋,南蕭心裏軟軟的:“我去給你泡一杯蜂蜜水。”
  聽說這個解酒,以前她喝醉的時候,勒景琛給她衝過,現在他有了醉意,她有必要給他弄一杯。
  “好!”勒景琛有些不舍得,但還是鬆開了她。
  他看著她走進總統套房的小廚房,倚身在門邊,淡淡的看著她為自己忙碌,那種浮躁森涼的感覺慢慢的淡化了,全數化成了一種淡淡的暖。
  南南,還好你在我身邊。
  喝了蜂蜜水之後,南蕭問他要不要吃宵夜,她準備了一些糖水,勒景琛沒什麽胃口,還是將就著喝了一些,他今天晚上喝了一肚子酒,菜都沒有怎麽碰。
  “你熬的?”勒景琛有些意外,南蕭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嗯,我今天回來的早,特意跟酒店的大廚請教了一下,燉了兩個小時才燉好的,你喜歡的話,我下次再做給你!”南蕭解釋一句,長發垂在肩頭,溫婉萬般。
  勒景琛一愣,熬了兩個小時,南蕭出門都沒有多久,她跟容霆不會就簡單吃個飯吧,姓容的真的沒有對她說什麽嗎?“你什麽時候回來的?”
  南蕭沒答,站起來收拾碗筷,勒景琛卻突然一個用力,將她整個人帶到了懷裏,墨中透藍的眼眸緊緊的鎖著她,有一種不確定的感覺在心底發酵著:“你今晚到底做什麽了?”
  心頭呯呯直跳,勒景琛沒有想過南蕭會不去見容霆,可是心裏有這麽一種猜測的時候,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酸酸的,甜甜的,又仿佛整個人置身於棉花糖裏麵,輕飄飄的。
  他承認,他是比較小心眼,對於男人來說,骨子裏都有一種極端的占有欲,對於勒景琛來說,這種占有欲更是發揮的淋漓盡致。
  他不喜歡別的男人分享自己女人的美,尤其是容霆,容霆當年說的話,或多或少對他有了一點兒影響,所以他才會對南蕭這麽患得患失的。
  他喜歡了她整整十四年前,而他的人生,又有幾個十四年呢。
  他把她鎖在懷裏,南蕭完全動彈不得:“沒做什麽,阿琛,你放開我,我去給你放洗澡水。”身上酒味和煙味那麽濃,南蕭根本不習慣。
  他得不到答案,絕對不肯死心的那一種,直到南蕭說今晚她沒有去見容霆的時候,他才怔怔的鬆開了南蕭,嘴角勾了一個笑,傻傻的。
  南蕭放好洗澡水,就看到勒景琛一臉傻乎乎的表情,坐在那裏自己傻樂,她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走過去,出聲道:“阿琛,洗澡水放好了!”
  勒景琛一回頭,對上南蕭的臉,有一瞬間的恍神,他站起來,身子卻晃了一晃,南蕭趕緊去扶他,他去主動勾著她的肩,整個人大半重量壓在她身上:“我頭暈,扶我進去!”
  南蕭扶他進去也就算了,結果這男人說沒力氣,讓她幫他脫衣服,南蕭覺得這人明顯得寸盡尺了,但是瞧著他疲憊的神色,最終替他解開了扣子。
  她的手指白希幹淨,盤旋在他身前的時候,他的呼吸緊了緊,突然一個口勿就朝著南蕭壓了下來。
☆、第220章 大結局倒計時六
  兩人唇舌教纏,聞到男人嘴巴裏醉人炙熱的酒香,南蕭有些受不住,感覺自己像是要溺斃在這酒香之中,男人的口勿綿綿密密,像雜亂無章的水草一般,攪得她不得安生,可是又拚命的想得到更多一些。
  她勾住勒景琛的脖子,將自已的距離跟他拉得更近一點,再近一點。
  不知道什麽時候結束的,勒景琛氣喘籲籲,眸中的顏色更加深沉,像是覆蓋了一層飽滿的冰藍色,那濃烈的顏色激的人的靈魂都在顫抖。
  南蕭的裕袍不知道什麽時候剝開了,露出了裏麵性感惹火的內.衣。
  勒景琛的眼珠子當時就熱了,自古以為,男人大多都是有劣根性的,不可否認,勒景琛也有這種觀念,他希望自己的女人能在這種事情放得更開一點兒。
  不過南蕭在那種事情上單純天真的時候,也同樣勾得他心癢難耐,讓他情難自製。
  可私心裏,他希望南蕭更放開一點兒,對他來說,性是一件神聖而美好的事情,他跟南蕭在一起,他想得到她全部的反應。
  這會讓他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感和成就感。
  所以這會兒,他看到南蕭身上的那種屬於情.趣內.衣的東西,他感覺心底裏有一種東西沸騰不已,呯呯作響,他忍不住撲了過去,撕碎了女人身上的衣服(以下省略兩千字)。
  等一切結束之後,浴室裏混亂無比,南蕭跟擱淺的魚一般,渾身無力的癱軟在勒景琛懷裏,她心裏想的是,小玫瑰的建議果然是不靠譜的。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