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31節

  “喜歡的話,隨便拿!”南蕭無所謂的說道,這麽多玫瑰花,估計洗了花瓣澡,還妥妥有剩,敗家啊,還好這次送的是玫瑰,如果是送鑽石,他是不是打算把人家鑽戒店搬回來!

  一想到那個畫麵,南蕭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太可怕了!

  小玫瑰樂滋滋的挑了一大束玫瑰花,準備晚上抱回家,南蕭最近一直住酒店,家裏空蕩蕩隻有她一個人,好心塞有沒有,唯有花瓣能陪伴她了。

  把花全部送到酒店之後,勒景琛提出四人一起去吃飯,南蕭想起來她今天晚上跟容霆的飯局,這都答應好了,如果現在爽約,會遭雷劈的。

  她想了一會兒,坦然道:“阿琛,我今天跟上跟容大哥有約了!”

  勒景琛的臉當即就黑了,甩都沒再南蕭一下,直接拉開總統套房的房門,進去,關門,把南蕭給關在了外麵。

  南蕭當即就無語了,她無語的想撓牆了有沒有:“阿琛,別生氣,好不好?”

  “你滾,你去陪你的容大哥吃飯,我暫時不想看到你!”勒景琛在房間裏吼道,那力道,看樣子是氣的不輕。

  南蕭簡直要跟他跪了,這都生一下午氣了,沒完沒了:“那了!”她覺得甩手不哄了,這男人太難搞定了,客戶都沒有他難搞定啊,忒小氣,差評!

  可是沒有走幾步,房門一下子拉開,勒景琛站在門口,臉色那叫一個黑:“姓南的,你說你不喜歡容霆,你這是不喜歡他嗎!”

  說到這裏,重重的一吐氣:“你分明就是對他很上心,那你走,這輩子別回來了!”

☆、第218章 大結局倒計時四

  南蕭聽到這句話,肝都氣抖了,真恨不得一巴掌煽過去,混賬,什麽話都不敢說,真想弄死他算了,她幾乎是不可置信的瞪著勒景琛,怎麽也不敢相信他會說出這種話。

  但最終,千言萬語化作一句話,無力道:“那我走了!”

  說著,轉身靜靜離開。

  那一瞬間,心好累,她知道勒景琛這樣患得患失的,有她的原因,她已經盡量做到最好,可是當他說出那些傷人的話的時候,南蕭還是被刺痛了。

  她重新跟勒景琛在一起,沒人知道她背負了什麽樣的壓力。

  當年墨心的電話對她來說,就跟一個詛咒一般,沉甸甸的如同一座山壓在她心頭,她選擇跟勒景琛重新在一起,就等於她選擇了一條最難的路。

  墨家跟蕭家不是單純的關係,而勒景琛的血統裏到底摻雜了一點墨家的血緣。

  而她是蕭家唯一的傳人。

  南蕭出了房間,卻沒有直接進電梯,她進了消防通道,一步一步往下樓,說真的,她腦子裏亂得不行,一步一步的往下步,像是永遠走不到盡頭一樣。

  手機一直在嗡嗡作響,她任性的沒接,像是不打算再管它的死活。

  勒景琛看著南蕭真走了,心裏也急了,這怎麽不哄了,沒看出來爺還在吃醋嗎,但是南蕭卻真的走了,打她電話,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狀態,到最後竟然關了機!

  他這才慌了,趕緊跟淩安打電話,問他南蕭有沒有下樓,淩安說沒有看到南小姐。

  他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其實勒景琛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脾氣會這麽暴躁,他是相信南蕭的,南蕭那麽乖的女孩兒,她從來不會背叛自己。

  他了解她,隻是心裏一直有一股子氣,一直攪得他不得安生,他怕南蕭再一走不回來,他怕容霆破壞他們之間的感情,容家一直有動作,他不能不防。

  可是真把南蕭氣走了,他又難受了,五髒六腑都難受,就好象回到了三年前南蕭離開的時候,他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安生的地方。

  他出了房間,去找人,可是他怎麽樣也找不到南蕭,他找不到她,她不見了……

  跟三年前一樣,她不見了,真的不見了。

  勒景琛感覺心裏空茫茫的,仿佛被人用刀子削去了一塊,有一個地方,殘缺不全,始終有風漏進來,他來來回回的找,可是他始終沒有找到她的下落。

  淩安忐忑不安的看著勒景琛陰沉的臉色:“勒先生,您跟南小姐吵架了?”

  勒景琛沒出聲,隻是沉著臉進了房間,呯的一聲甩上了房門!

  淩安無語的看著那扇門,身後的小玫瑰不明所以:“他們剛才不是好好的嗎?”

  “誰知道,估計勒先生大姨夫來了!”所以才會脾氣這麽大,小玫瑰不知道,其實淩安其實心裏是明白的,三年前南蕭走的時候,對勒先生的打擊是巨大的。

  雖然勒先生什麽都不說,可是淩安跟在他身邊,卻是知道的,當時知道南蕭離開之後,勒景琛整個人差點瘋了,他找了所有的交通工具,都沒有找到她。

  那一天,整個世界都被澆灌著一場傾盆大雨,勒先生傷還沒有好就去找人,直到第二天,有人發現他倒在大雨裏,當時勒先生傷口再度感染,差一點沒命。

  後來勒景琛平靜了,他沒有再說什麽,仿佛那一場重病隻是一個虛幻一樣,可是淩安卻知道,他時常一個人發呆,明明他已經快要站在金字塔的最高層。

  可是,他不開心。

  他慢慢的習慣沉默,慢慢習慣看著南蕭的照片排解自己的思念。

  淩安知道,勒先生病了,有很嚴重的心理病,他幾乎是*變.態一般的思念著一個女人,可是他卻不允許自己去靠近她,他一直這麽折磨著自己,從未停止。

  小玫瑰聽著淩安略帶調侃的話,臉上卻沒有一絲一豪的開心,她也是一個聰明的姑娘,看著他眉頭緊皺的樣子:“我覺得蕭應該還沒有走,她會不會還在酒店裏沒走?”

  淩安點頭:“我們再去找找。”

  說著,長腿一邁,人已經走了出去,小玫瑰一見他走了,趕緊小跑著追上去:“哎,我說你呢,跑那麽快做什麽,懂不懂什麽叫憐香惜玉?”

  淩安停下來,突然伸出手。

  小玫瑰的臉突然紅了:“你想幹什麽呢,本姑娘的手豈是你說牽就牽的。”

  “那你給不給牽?”淩安問。

  “不給!”小玫瑰高傲的一哼,轉身就走,心裏嘀咕道,哪有這麽問人的,呆瓜!

  南蕭在消防通道裏想了一會兒,又重新爬上樓梯,回到了總統套房門口,幸好勒景琛沒有鎖門,她一推,門就開了,方才她離開的時候,屋子裏的玫瑰花嫋嫋婷婷,散發著清香的味道,可是這會兒,一進來,整個鼻腔裏充斥著一股子嗆人的煙味兒。

  如果不是屋子裏沒有任何火光,南蕭會以為房間起火了。

  她皺著鼻子,看著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男人身材高大,挺傲,背影卻落寞孤沉,指間還有一點兒猩紅,隨著他的動作明明滅滅。

  她走過去,伸手奪走了他手中的煙:“別抽那麽多煙,對身體不好!”

  勒景琛一愣,似乎沒有想到她會突然回來一樣,雙眸泛紅,帶著不可置信的光,她從他身邊經過,突然推開了窗,有新鮮的空氣透進來,吹拂了一室的煙味。

  但是他僅僅隻是愣了一秒鍾,轉身朝沙發邊走去,然後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又重新給自己點了一隻煙,結果煙還沒有送到嘴邊,又被南蕭給奪走了。

  勒景琛眼睛一瞪,衝她嚷道:“你不是走了嗎,誰讓你回來的!你走,我不要你管!”

  這話,多多少少有點兒孩子氣的味道,南蕭掃了他一眼,眼中沒什麽情緒:“你不管你自己,總要顧及一下別人的感受吧,這個房間不止有你一個人住!”

  聽著她冰冰涼涼的語氣,勒景琛覺得自己更委屈了,可是跟一個女人較真,也不是他該幹的事情,但是把方才的話收回來,他又做不到。

  索性不吭聲了,打開電視,漫無目的換著頻道。

  看著男人清俊的側顏,南蕭心裏也是無語,她伸出手,又把電視關了,換了一種語氣,雖然不柔和,但很堅定:“阿琛,我們好好聊一聊好嗎?”

  “我們之間沒什麽好聊的,你去找你的容大哥,你們之間一定有很多話聊!”一想到方才的事情,勒景琛心裏老大不舒服了,他不舒服,語氣自然也不好。

  提到這個,南蕭有點兒哭笑不得了,瞧著男人緊繃的下命,冰冷的側顏,一副不好商量的模樣,她忍不住輕撫了一下額頭,歎道:“阿琛,我都說了,我跟容大哥沒什麽!”

  “他喜歡你!”勒景琛突然冒出這麽一句,心裏卻在誹謗,這個女人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識,他不該跟她說話的,可是他管不住自己的嘴啊。

  尤其是聽到她嘴巴裏提起別的男人的名字時,他更是憤怒的不行,想張嘴口勿住那張小嘴兒,讓她除了喊他的名字,再也沒有辦法喊別的男人。

  “他喜歡我,並不代表我就要喜歡他,阿琛,我承認我以前並不知道容大哥對我心思,可是我知道以後,我就很少跟他有往來了,現在他突然來到B市,你不可能連讓我見他一麵的機會都不給,說到底,他是我的朋友,跟我情如兄妹!”南蕭說這些話的時候,隻覺得自己慢慢平靜了下來。

  她知道兩個人之間經常會有吵吵鬧鬧,可是必須把態度端正,她不想把有的沒的牽扯進來,她也不希望再有任何人影響他們之間的感情。

  再說了,喜歡她的人,難道她都要喜歡回去嗎,那得多累啊。

  她今天跟容霆隻是見個麵,又不是約人,他緊張個什麽鬼,簡直是夠了。

  “而且,我喜不喜歡你,你不知道嗎?”她這麽問的時候,輕輕的撓了撓他的掌心,果然勒景琛的耳根子犯熱了,她繼續說道:“這輩子我想跟你一起生活,不是容霆,也不是別人,隻有你,阿琛,我既然決定了,就沒有打算再改變,除非你不要我!”

  “怎麽可能!”勒景琛說完這一句話,覺得自己智商跌負數了,淨幹點丟人事兒,一想到方才的舉動,臉有點熱,嗓子幹幹的,他忍不住咳了一聲。

  “所以你放心,我不會離開你,阿琛,我愛你!”南蕭跟他表白,這是第一次,這麽直接的表白,勒景琛激動的不行,眼珠子都是熱的:“你再說一遍。”

  “我愛你。”她又重複。

  “我也愛你,南南,這輩子,我隻愛你!”他用力保證,這輩子,他除了南蕭什麽都不要,他摟著她,難得用下巴摩挲著她的頭頂,語氣溫柔:“我等會兒跟你一起過去!”

  南蕭差點笑了,被氣的,她跟容霆隻是吃飯,勒景琛過去像什麽話,這人一過去兩人準得掐起來,她可不想一個晚飯還得勸兩人不要掐架。

  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勒景琛,我隻是跟朋友吃個飯,你這麽不相信我,會讓我覺得沒有安全感。”

  “那也不行,萬一他對你毛手毛腳呢。”勒景琛死活不鬆口。

  “容大哥不是那種人!”南蕭強調道,雖然容大哥做了一些讓她不喜歡的事情,可是這並不妨礙她對他的感情,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相處久了,會成為一種親情。

  她跟容霆就是這樣的,她打算把話跟他說清楚,她對他沒感覺就是沒感覺,三年前她的選擇其實已經告訴他了,她這輩子不打算跟他在感情上有任何的牽扯。

  容霆何其聰明,一定會明白她三年前沒去港城的用意。

  所以,她真的不擔心兩人之間還能有什麽。

  勒景琛恨鐵不成鋼的瞪著南蕭,那架勢,真像是要把南蕭給拆骨入腹似的:“他是什麽樣的人你根本不知道,南蕭,就是太單純,不知道人心險惡!”

  南蕭無語了,最後退了一步:“我讓小玫瑰陪我一起去!”

  勒景琛又要吐血了,感情他鬧了半天,她還沒有弄懂他的意思,他特麽是打算過去惡心容霆的,她讓小玫瑰過去,這算什麽!

  可是,他能拒絕嗎?

  小玫瑰的車子剛好開過來,露出了腦袋瓜子,衝她招手,南蕭擺了擺手,伸手捏了捏他的手臂:“你放心,我真的隻是去吃個飯。”

  勒景琛想,我一點都不羨慕,真的:“路上小心。”

  “晚上一起吃宵夜!”最後,她猶豫了一下,提議道。

  “等會兒我有個飯局。”他說,言下之意很明顯,飯局上都吃飽了,要什麽宵夜。

  南蕭看著他傲嬌的臉,如果不是顧及小玫瑰在,真想親一下,這個男人鬧別扭的時候怎麽這麽帥呢,不過她還是踮起腳尖,吻到了他冰涼的唇。

  想退回來的時候,勒景琛卻突然按住了她的頭,加深了這個口勿,直到他覺得夠了,才施施然的鬆開了她,南蕭臉上已經染了一層水亮的光:“我走了!”

  勒景琛看著她遠去的方向,回想著方才那個口勿,心裏麵有了一點點鬆動,這次我就原諒你了,再有下次,不在chuang上解決,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南蕭跟小玫瑰走了之後,留下淩安跟勒景琛兩人無語望天。

  時間不早了,淩安也餓了,今天忙了一天了,不由提議道:“勒先生,時間不早了,要不咱們去吃飯吧!”

  “吃什麽吃,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收購案進行到哪兒了?”勒景琛沒好氣的吼了一句。

  淩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不跟亂吃飛醋的男人計較:“一切都按計劃進行中!”

  聽到這話,勒景琛的心情終於爽了很多。

  A市勒家,晚飯時刻,勒家夫婦正在用餐,這幾年勒景琛沒回過勒家,晚飯的時候一向隻有勒俊遠墨心兩人,兩人跟往常一樣不緊不慢的吃著飯。

  這會兒管家突然打電話過來說,墨老來了。

  一聽這話,墨心打起了精神,站了起來,吩咐傭人:“多加一雙碗筷!”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婚情告急:總裁大叔我已婚 辛有所屬:總裁的禍水前妻 極品前妻 豪門養女:總裁請息怒 豪門燃情:總裁的天價影後 辰婚定雪:沈少引妻入局 奈何予你情深 惹火燃情:總裁,慢點追 錯位婚姻:被摘下的婚戒 禽迷婚骨 首席大人,狠會愛 傅先生,我曾深深愛過你 再嫁豪門:總裁欺身成癮 萌寶太子之母後求賜婚 再婚遊戲:我的老公有點壞 她就是豪門 閃婚密令:軍爺寵入骨 婚命難違:萌妻,領證出列 神秘總裁的心尖寵 女金融師的次貸愛情 萌寶無敵:奶爸養成攻略 軍爺撩妻有度 暖婚似火:寶貝,來親親! 甜妻入懷:老公大人,寵上癮 名門孽婚:首席的暖床小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