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29

琛失血太多,最多補充一點兒營養,結果這轉眼就暈過去了。

勒景琛仿佛睡了很久,很久,他做了一個夢,他夢到了蕭笑,蕭笑憤怒,仇恨的眼神兒,如同一把刀一樣戳在了他的心中,轉眼,南蕭又突然出現。

她跟蕭笑一起質問他,為什麽要做出傷害蕭家的事情。

他說他不知道,他什麽都不知道,可是南蕭卻是完全相信蕭笑的話,她說勒景琛,我們分手,這輩子我都不想看到你,你以後再也不要來找我!

他一驚,從惡夢中醒過來,後背已經是一身冷汗,他動了動,感覺胳膊上一陣鑽心的疼痛,其實包紮的傷口的時候,他就讓醫生簡單的做一下片處理,甚至連麻醉藥都沒有使用。

他以前不是沒受過傷,再嚴重的都有過,可是這次,胳膊上火辣辣的疼痛,像是皮膚撕裂了一樣,然後潑了一層辣椒油一樣,那感覺真是逍魂。

他咬了咬牙,將那些痛苦憋回去,一轉頭就看到南蕭安靜恬淡的睡顏,她竟然沒走!他還以為她已經離開了,畢竟對於南蕭來說,蕭笑對她才是當務之急的事情。

可是現在她竟然留在他身邊,守著他,那一瞬間,勒景琛眼底閃過一抹說不出的柔情,室內開了壁燈,有些微暖,暖色調的燈光打在她身上,像是撲在她身上的溫暖一樣。

他情不自禁看的失了神,也許南蕭不是最漂亮的女人,可是在他眼底卻是最好看的人。

他輕手輕腳的下了chuang,全然顧不得胳膊上的傷口,他拿了薄毯,替她輕輕的蓋好,生怕她著涼了一樣,這樣的動作卻沒有驚醒她,而她眉宇之中,愁意深深。

她在苦惱什麽?是因為他的事情嗎,還是因為蕭笑。

想到這些事情,勒景琛忍不住抬起沒有受傷的胳膊,想摸摸她的小臉,可是到了半空,他又停下動作,他怕在這靜寂的夜,突然吵醒她。

她難得有個好眠之夜,他為什麽要吵醒她,他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淩晨一點了。

胳膊上的傷口一直火辣辣的痛,卻因為有她在身邊,似乎那股子疼痛緩解了很久,他全然沒了睡意,目光一直專注的看著她,直到他突然想起了什麽……

蕭笑的事情,今天白天的事情,對於他來說,是挺意外的,誰能想象一向恬靜冷靜的蕭笑會突然發狂傷人,而且她說的那些話,不是沒有道理的。

想到這個,勒景琛的眸色深沉了幾分,又聯想到今晚那個夢,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在心頭蔓延開來,仿佛這個夢就預示著,他跟南蕭會分開一樣。

他目光鎖著南蕭蒼白的小臉,心一陣揪痛,幾乎不敢想,如果南蕭離開他會是什麽情況!

他知道,今天這辦法,他用得卑鄙了,可是自古以來,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更何況是南蕭,他承認,自己當初得到她的手段卑鄙,如今南蕭根本不願意跟自己多說一句話,勒景琛又怎麽可能同意,他看上的女人,這輩子不會讓她逃了。

所以他要弄明白這是怎麽回事兒,為什麽蕭笑在看到墨蘭的反應會那麽奇怪,更甚至出手傷人,如果不是有他和周東雅在,估計今天這事兒不會善了。

哪怕如此,勒景琛還是為墨蘭挨了一刀,當然這一刀,有他故意的成份在裏麵。

但是因為這些,他對蕭家跟墨家的關係有了一點兒懷疑,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讓蕭笑對墨家人這般仇恨,他心裏裝著這些事兒,麵上又不動聲色。

他不想讓南蕭知道這些,輕手輕腳的來到小廳裏,生怕吵醒了睡著了的南蕭,給淩安打了一通電話,直接了當的開口:“淩安,我要知道蕭笑現在的真實背景,她到底是誰,另外,還有當年墨家,江家,蕭家的關係,還有勒家在裏麵扮演了什麽角色。”

淩安倒是沒有想過大半夜的勒景琛會問起這個,今天在勒家的事情他是聽說了,不過並沒有親眼在場,隻知道勒家救回來的那個女孩兒,突然狂性大發,重傷了勒景琛。

為這事兒,他內疚的不行,像他跟jenny這種人,他們與生俱來的使命就是保護勒景琛,如果他出了點兒事,他們不如直接切腹的了當。

所以,他聽到這個,趕緊說道:“勒先生,這件事情我馬上去查,您的傷沒事吧?”

最後一句,問得有點兒忐忑了,畢竟勒景琛可是勒俊遠唯一的孩子,哪怕當年勒俊遠跟勒景琛鬧掰了,兩人說了老死不相往來,可是私下裏,勒俊遠還是讓他跟去了b市。

當然,這事兒,勒景琛並不知情。

“我沒事,不過這種事情,不能再有第二次!”勒景琛的安全問題一直由淩安負責,雖然有時候他自己也覺得不需要,可是聽著淩安這麽自責的聲音,他難得多嘴一句。

淩安鬆了一口氣:“我明白了,勒先生!”哪怕勒景琛不說,淩安也會多加注意這個問題,他以為勒家的保全已經是世界頂級的了,沒有想到還是出了事。

當然,這不排除一部分的原因,是蕭笑動的手,讓人防不勝防!

勒景琛沉吟片刻,又開口吩咐了一聲:“對了,查查當年蕭家父母當年是怎麽出事的!”今天蕭笑說得不多,但是字字句句已經足以在勒家掀起驚天駭浪了。

倘若蕭笑說的是事實,南蕭跟蕭笑的感情那麽深厚,到那時候,他跟南蕭該如何自處?

依著南蕭的性子,她會輕易原諒自己嗎?

第183章 殺人凶手!

墨蘭從勒家出來之後,哪兒也沒有去,直接去了江家,正好江恩年和葉楚都在吃飯,兩人見到她來了,招呼她一起吃飯,可是墨蘭哪有心情跟他們吃飯啊。

她直接說了一句:“蕭笑回來了!”

葉楚手中的筷子啪的一聲掉在了桌麵上,而江恩年眼底同樣閃過一抹深思:“你說蕭笑?”太久沒有人提這個名字了,久到他差不多忘了這個人。

墨蘭三言兩語把今天在勒家的事情說了一遍,其實今天她跟墨允一起去了勒家,誰知道蕭笑突然發狂,指著她大罵,她是殺人凶手!

上一次她在勒家見到蕭笑的時候就覺得她不對勁,誰知道她十四年之後再回來,竟然完全變了一個人,那身手,簡直讓人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勒景琛攔著,指不定她早已經被蕭笑弄死了,想著今天的畫麵,墨蘭到現在還沒有把心放下來。

“是她,她回來了,她回來要找我們報仇了,她說,當年害蕭家的那些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江大哥,你趕緊想想辦法吧!”墨蘭確實害怕了,哆嗦的把這一段話說完。

因為蕭笑全變了,她再也不是當年那個蕭笑了,她變得冰冷,可怕,出手快如閃電。

一雙眸子裏卻是血腥殘忍,仿佛你能在她眼底看到黑暗的嗜殺!

江恩年聞言眸色一沉,當年的那些事情,若說跟他一點兒關係也不可能,但是蕭笑當年才多大,她跟南蕭同年,都是十一歲,南蕭什麽都不記得,她能想起來什麽。

還是說,她跟曹佩聲已經見麵了?想到這裏,江恩年也覺得可能是曹佩聲說出了真相,畢竟曹佩聲哪怕再恨他,也沒有跟南蕭講過當年的具體事情。

他太了解曹佩聲了,她雖然口口聲聲說這輩子不想見到他,但是他心裏清楚,曹佩聲這輩子幾乎把全部的心血都傾注在南蕭身上,她不想讓仇恨毀了南蕭。

所以對十四年前的事情她估計跟南蕭隻說了支言片語,不然,依著南蕭嫉惡如仇的性子,恐怕早就對他采取一些手段了,她之所以不想動,大概是還顧念著父女之間的情份。

想通這些之後,江恩年沒有把這些事情放在心裏,至於蕭笑為什麽口口聲聲說要找他們報仇,那更是沒有確切的證據,當年那些事情,他們做得幹淨,怎麽可能留得下把柄。

再說了,如果有把柄,他這麽多年怎麽可能步步高升,穩坐市長之位,而今他馬上就要升遷成為市委書記了,前途無量,他可不希望有任何事情毀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所以開口的時候,語氣有幾分不以為然:“她不過一個小丫頭,哪有那麽大能耐,再說了,我們今非昔比,她就算想動我們,也要看自己有沒有那個本事!”

這話無異於是輕蔑的,葉楚沉著臉沒說話,倒是墨蘭急了:“我看那丫頭來曆不明,她明的辦法沒有,暗著來還不行嗎,中國有句話特別好,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看著墨蘭憤憤不平的樣子,江恩年覺得這女人還是跟當年一樣沒頭沒腦,真不知道葉楚怎麽會跟這樣的人做了一輩子朋友,十四年前,蕭家出事之後。

他也隨後調到了別的地方,也是前兩年剛回到a市,他以為這輩子跟墨家不會再有什麽牽扯,沒想到又重逢了墨蘭,墨蘭一直有心跟江家結親。

剛好江臨歌又看上了墨邵楠,而當時墨邵楠一表人才,氣度不凡,最重要的是習得一手好畫,大概是因為當年蕭琰喜歡作畫的緣故,這幾年因為出了那些事,他很少接觸畫畫這一行業,猛一見墨邵楠有幾分才氣,又小有聲色,怎麽可能不喜歡。

所以他默許了這門親事,任憑葉楚來安排,再說了,他心裏一直記掛著一件事情,他可是沒忘了當年墨蘭一直在執著找一幅畫,他沒有見過,也聽過那幅畫的傳說。

據說,那幅畫價值連城,是國畫界的一個瑰寶,又聞,蕭家的那幅畫,裏麵有神秘的寶藏,這麽多年傳言紛紛,可是因為蕭家十四年前的地場大火,徹底湮滅於世。

想到這裏,心裏有幾分惋惜,不過他總覺得當年曹佩聲離開的太急,蕭琰跟她關係那麽好,會不會那幅畫其實在她手上?江恩年心裏輾轉,麵上卻是一副沒什麽大不了的樣子:“我幫你多找幾個保鏢就好了,再說,我聽說墨老爺子從國外回來了,有他在,能出什麽事!”

墨蘭其實也知道墨家的能力,如果這次不是在勒家動手,蕭笑絕對碰不到墨允的一個手指頭,他身邊的那個管家武功出神入化,一般人很能近他的身。

可是現在,她不是墨家人了啊,當年她因為蕭琰早就跟墨家斷了聯係,如果不是墨允還心係那幅畫,估計這輩子,她連墨家的門都難再進了。

“話是這麽說沒錯,可是我爸日理萬機,怎麽可能顧及到我!”墨蘭當然不會說出來,她其實跟墨家沒有一點兒關係了,當初墨邵楠和江臨歌的婚事,一方麵就是因為她姓墨,墨家素來重嫡不重長,墨允這輩子隻有兩個女兒,一個是她,另外一個是墨心。

所以墨家的下一任家班人,如果不是在墨家子孫裏麵選擇,那麽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墨邵楠和勒景琛中間做出選擇。

正是因為這一點,葉楚才同意了墨邵楠和江臨歌的婚事。

葉楚的臉色一直不太好看,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麽,看著墨蘭坐立難安的樣子,終於開了口,聲音平靜之中透著一絲安撫人心的力量:“阿楚,恩年說得有道理,當年的事情蕭笑根本不清楚,她說找我們報仇,她有證據嗎,你放心,她不敢把你怎麽樣,你剛剛不是說她受傷很嚴重嗎,她也沒有那個能力繼續傷人,你如果真的擔心,這樣吧,我讓恩年派幾個警察去保護你,再說了倘若你現在出事,這事兒跟勒家也脫不了關係!”

“你說得沒錯,可我這一天心神不定的,總覺得仿佛有什麽事情要發生一樣!”

“阿蘭,你想多了,你情緒太緊張了,給自己壓力太大了,你晚上回去泡個澡,好好休息,明天一切都好了!”葉楚看著墨蘭難安的神色,心裏卻在鄙夷,這個沒出息的女人,她倒不會怕蕭笑真的怎麽樣,倒是這個墨蘭,守了那麽多年的秘密,她能守得住嗎?

如果她守不住的話……

葉楚的眼珠子裏閃過一絲陰沉,爾後又恢複了平靜,她怎麽忘了,這個世界上隻有死人才會守住秘密,不過墨蘭還有利用的機會,她現在必須還活著。

送走墨蘭之後,江家隻剩下江恩年兩夫妻了,江恩年看著葉楚,她神色倒挺從容的,沒有一點兒波瀾:“你說那幅畫,會不會在墨蘭手中?”

“不是沒有可能,畢竟當年她也在現場,不過如果畫真的在她手裏的話,她現在不至於落到這個下場。”葉楚冷靜的分析道。

“你說得也有道理,不過當務之急,咱們還是先找到那幅畫吧,如果那幅畫真的如同傳言所說,咱們江家不愁沒有未來前景!”江恩年說到這個的時候,眼眸中生出一些貪婪之色,他這個年紀了,除了權力之外,最想要的不過是讓江家名傳萬代。

“那幅畫真的不在曹佩聲手中?”對於這件事情,葉楚一直抱有懷疑的態度,曹佩聲是一根硬骨頭,哪怕在八年前,她為了保護南蕭寧願選擇入獄也不願意把那幅畫的下落說出來。

這些年,她更是收買了人,時不時的威脅她,可是她一直不說,她們永遠是不知道。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當年的那幅畫,也許被燒毀殆盡了……

“我問過她,她說沒有,再說了,你也知道,她對我是什麽態度,她不可能告訴我的!”當年,他背叛了曹佩聲之後,她對他,再也沒有夫妻情義,他們之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