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29節

  “啪”的一聲,這一次是勒景琛落下了巴掌,他沒有特意控製力道,這一巴掌也是真真實實的,清脆的一聲響,巴掌落在江臨歌臉上時,她眼中恨意更盛。

  “你竟然敢打我!”江臨歌氣急敗壞的瞪著他,那樣子仿佛下一秒想跟勒景琛拚命似的。

  勒景琛坦然的站在那裏,容色淡淡,但是眼底冷意更盛,像是突然炸開的一朵煙花,燒出傾城冰涼的顏色:“我打你怎麽了,狗嘴裏吐不出象牙!”

  江臨歌還想再說什麽,江恩年已經拽著她離開了,等兩人離開了酒店,江臨歌才委屈的吼道:“爸,你為什麽要拉著我走!”

  “我不帶你走,你難道還想繼續站在那兒挨打嗎!”江恩年素來是顧及臉麵的人,尤其是現在這個敏.感時期,他更不想跟勒景琛對著幹,惹什麽事非。

  江臨歌卻不滿意極了,她回國不久,找到江恩年的時候才聽說了葉楚的事情,江恩年告訴她,她的媽媽葉楚就是被南蕭這個踐人害死了,所以在看到南蕭的時候,她控製不住脾氣衝了過去,就是要找她算賬,沒想到半路上殺出一個勒景琛!

  一想到方才的事情,江臨歌就恨得牙根癢癢,這個踐人,她恨不得殺了她!

  江恩年說的確實有道理,但是眼神還是閃了閃,委屈道:“爸,你好省馬上就要升省長了,你還怕勒景琛不成,我可是聽說,他跟勒家的關係並不好!”

  “你懂什麽!”江恩年看著江臨歌,歎了一口氣,江臨歌突然回來確實挺讓她意外的,所以這段時間對這個女兒可是百依百順,但是聽她這麽蠻橫不講理的話,他心裏歎了一口氣,難得解釋:“勒景琛跟勒家的關係再不好,他也姓勒!”

  江臨歌卻不懂:“可是勒家畢竟從商!”

  江恩年又歎了口氣,這個女兒怎麽這麽不開竅,勒家雖然從商,可是一鬧騰起來,那絕對是把整個A市都攪動的天翻地覆:“勒家是什麽人家,你以為單單從商嗎?”

  倘若勒家單單從商,又豈能這麽多年穩坐A市第一把交椅。

  江臨歌到底是離開了三年,不可能真的什麽都不知道,葉楚還活著的時候,教了她不少東西,這也是為什麽三年前,她有能力陷害南蕭不被發現。

  她轉了轉眼珠子,神氣神現的:“那我不管,反正勒景琛欺負我,爸你一定得幫我報仇!”

  “你放心,你媽的死我沒忘呢。”江恩年沒好氣的回了一句,江臨歌這才滿意,眼珠子滴溜滴溜的轉,親密的蹭過來,抱著江恩年的胳膊:“爸,我就知道你就疼我了!”

  江家父女離開之後,勒景琛才將南蕭從背後拽了過來,認認真真的看了一遍,才開口,聲音帶著歉意:“南南,抱歉,我不知道在這裏會碰到他們!”

  南蕭其實沒受傷,江臨歌落下那一巴掌的時候,勒景琛已經過來了,就算他不過來,她也不會允許江臨歌甩自己巴掌,方才那種澀然的感覺,對上男人墨中透藍的眼眸中,不知道為什麽,覺得心情好轉不少:“我沒事!”

  “以後碰到她,盡量離遠一點!”誰知道那個女人什麽時候會張嘴咬人。

  南蕭心想,勒景琛這是把她當三歲的孩子養了,不說她性子本來就不是挑事的主兒,每次有什麽事情,絕對是江臨歌挑出來的。

  她倒是沒有想過,三年之後再見江臨歌,她對自己的怨氣還是這麽深。

  當年因為墨邵楠的事情,她對自己諸多不滿,她能理解,可是現在她跟墨邵楠都分開三年了,她不至於因為這件事情對她心懷不滿至今吧!

  想起墨邵楠,她苦澀一笑,卻突然被男人勾住下巴,對上那一雙墨中透藍的眼眸,那裏麵明顯有擔憂,婉轉:“南南,我說過,我會護你一輩子。”

  說完這話,勒景琛拉著她上了車,車子就停在兩人不遠處,那輛黑色的越野車殺氣騰騰的停在那裏,像是間夜裏突然痛出來的一隻獸。

  南蕭以為勒景琛會直接帶她去展廳,卻沒有想到,他帶她去的地方卻是一家時裝店。

  南蕭已經很久沒有回B市了,卻在小時候對這家店的名字耳染目濡,所以在看到的時候,心尖突然呯呯作跳,這家高級服裝私人定製店,一般隻有提前預定才有機會進店。

  勒景琛這麽大大咧咧的拉她進來,難道就不怕被人轟出去嗎,不過這種事情卻並沒有發生,南蕭扯了扯他的袖子,輕輕的:“阿琛,我們還是回去吧。”

  如果被人轟出去多慘,南蕭覺得那樣會好丟人,勒景琛一看她的小表情,就知道她的小心思,摟著她的腰,把她往裏麵帶:“你放心!”

  “阿琛,我自己有衣服!”她一向不喜歡跟勒景琛牽扯到太多的金錢關係,尤其是現在,雖然兩個人和好如初了,可是勒家那邊,始終是兩人中間的一個隔閡。

  “南南,你非要跟我分這麽清楚嗎,你要知道,我是你男人,我有義務給自己的女人買幾件衣服!”勒景琛向來是強勢的主兒,以前不強勢,那是因為他容忍南蕭的小性子。

  現在他跟南蕭重新在一起了,他覺得,他有能力讓自己的女人穿漂亮點,為什麽不呢。

  南蕭還準備說什麽的時候,有人已經迎了出來:“勒先生,您可是好久沒來了,這位是?”

  那眼睛裏不帶絲豪輕浮,反而透著一股子好奇,畢竟勒景琛來這裏從來沒有帶過女人,南蕭還真是第一個,南蕭悄悄的鬆開了勒景琛的手,哪知他卻反手一握,把她的小手包在了手心裏,笑著解釋:“我太太。”

  南蕭的臉唰的一下子紅了。

  進了試衣間的時候,她的腦子還是懵的,手裏拿了一件純白色的禮服,這是勒景琛親自挑的,非要讓她進來試試,她還沒有解開衣服,這個時候門又突然推開了,有人進來了!

  -本章完結-

☆、第216章 大結局倒計時二

  南蕭以為是店員,一回頭,卻見是勒景琛,不由急了,語氣裏充滿了意外:“你怎麽來了?”南蕭今天穿了一件淺紫色的洋裝。

  這會兒衣服半褪,卡在性.感撩人的肩頭,更添香.豔之聲。

  她慌忙想去拉衣服,哪知道勒景琛卻製止了她的動作,整個身子跟著貼了過來,簡直像是一團火一樣貼在南蕭背上,他眼中的冰藍色似乎更濃了。

  眸光專注的看著她,眸色越來越深,這一向是他動.情的征兆。

  南蕭更怕了,想逃,偏偏這麽狹小的地方,無處可逃。

  男人探過身子,炙熱的呼吸灑在南蕭耳蝸處,更顯撩人百倍:“想你了,就進來了,你一個人換衣服不方便,我來幫你!”

  他修長的手指開始下滑,能感覺到南蕭的身體都是顫抖的。

  “不用,你出去!”試衣間本來就狹窄,他一進來,南蕭覺得自己呼吸都不暢了,尤其是男人結實的胸膛貼著她的後背時,她覺得心髒都呯呯作響。

  “那你親我一下!”男人開始耍賴了。

  我去啊,南蕭更囧了,恨不得一巴掌把這人拍出去:“你出去!”萬一被人發現了,這多不好啊,他不要臉,她還要臉呢。

  “就親一下!”

  “不親!”

  “那我親了!”下一秒,勒景琛的口勿就落下來了,密密麻麻,跟過電的網似的,落在南蕭唇上,在她控製不住的發出呻.吟的時候,他終於放開了她。

  勒景琛出去之後,南蕭的整個腿都是軟的,她靠在門上平息了半晌,等她走出試衣間的時候,勒景琛正漫不經心的坐在沙發上隨手翻著雜誌。

  像是有所查覺一樣,他突然抬起了頭,就瞧見一身白裙的南蕭從裏麵走了出來。

  勒景琛一直知道南蕭是好看的,可是卻沒有想到,猛一抬頭的那一瞬間,仿佛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南蕭,長裙及地,垂地腳踝,深V薄紗的造型,有幾分輕逸,幾分浪漫之感,收腰的款式,將她的小腰烘襯的不盈一握。

  腰上係了一個皮帶,寶石白的,鑲了金色的邊,更顯高貴無比。

  不是特定的禮服,但是南蕭仿佛穿出了禮服的感覺,他走過去,突然一抬手,鬆開了南蕭的頭發,海藻一樣綿密的頭發如同綢緞一般灑落下來,遮住了暴.露的美背。

  嗯,這樣還好,就不會有人看到了。

  南蕭有些緊張,隻覺得男人的表情沒什麽起伏:“怎麽樣,還好吧?”

  聽著她有點兒不太自信的回答,勒景琛樂了:“挺好的,就這件了!禮服我也幫你挑好了,你看看喜不喜歡,如果喜歡就讓她們按你的尺寸去修改。”

  南蕭聽著他漫不經心的回答,有點兒不樂意了,說真的,勒景琛本來就比她長的好看,她在他麵前,有時候還真是會自卑:“我還是不要了。”

  “聽話!”勒景琛已經買了單,拽著她就要出去,卻沒有想到兩人剛出店門,就看到了街邊停了一輛跑車,而車邊還倚了一個男人。

  男人著黑色的衣,沉甸甸的,像是鉛灰色的霧一樣落在了心上,像是有所感應一般,他看著兩人手牽手的從店裏走了過來,長腿一邁,就朝兩人走了過來。

  站定,容霆墨色的瞳仁裏還翻滾著情緒,似乎憤怒,又似不甘:“怎麽不接我電話?”

  南蕭知道這話是問她的,可是他什麽時候打電話過來了?不由訥訥一句:“我沒聽到……”這話有點兒支支唔唔的,畢竟她對容霆始終有一份尊重和懼怕。

  她怕容霆,這是好多年養成的習慣,還真是一時半會兒改不了。

  “我現在有事找你,方便嗎?”問這話的時候,容霆根本沒看勒景琛,將那人無視一個徹底,在南蕭說這話的時候,他就知道是勒景琛掛了他電話,不然南蕭不會那麽意外的語氣。

  南蕭還沒有出聲,勒景琛清咳了一聲,這一來一往的,完全把他給忽略了,當他是死的嗎,他知道容霆對南蕭的心思,方才在店裏的時候,他就掛了容霆的電話。

  他承認這一點,他是故意的!

  可是他不覺得這有什麽錯,對付情敵,必須這樣啊,不然老婆搶走了,可咋整。

  三年前容霆口勿南蕭一事,雖然他沒說什麽,可是心裏始終有一個疙瘩,容霆對南蕭一直虎視耽耽的,他能給他機會,才有鬼呢。

  而且這個男人的身份背景太複雜,他不想讓南蕭跟他牽扯太多。

  南蕭看了勒景琛一眼,卻見他突然長臂一伸,勾住了她的肩膀,動作隨意,卻在無聲的宣告主權,仿佛在跟容霆說,看到沒有,這個女人是爺的了,你,靠邊站!

  男人嘴角銜著一抹性感的笑容,說是淺淺,亦是勾人:“容先生,今天恐怕不行,南南跟我今天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辦!”這話說得輕鬆隨意,卻加重了語氣。

  容霆似乎沒聽到他的聲音一樣,目光灼灼的看著南蕭,眸色深深:“如果你不想知道三年前那塊玉到底流落在誰手中,你可以跟他離開!”

  本來正在怕這兩個人突然打起來的南蕭聽到這句話,瞬間跟打了雞血一樣,抬起頭,烏黑如玉的眸子瞪著容霆,不可置信道:“容大哥,你知道那塊玉在哪裏?”

  其實她這段時間也有聯係過江恩年,可是江恩年死活不承認那塊玉在他手上。

  她沒有證據,並不能拿江恩年怎麽樣,這件事情隻能暗中調查。

  容霆臉色淡淡的,沒什麽情緒一樣,卻看到一旁的勒景琛卻突然緊握了拳頭,心中冷冷一笑,麵上卻是不顯半分,卻不由自主的握緊了南蕭的胳膊。

  南蕭被他握得有點兒疼,想抽手,如果抽了手,估計勒景琛會更生氣,猶豫了一秒,這才開口說道,語氣有些商量的味道:“容大哥,我跟阿琛今天有點事,要不這樣吧,我忙完打電話給你,可以嗎?”

  對於蕭家那塊玉的下落,南蕭不可能不理會的,畢竟是蕭家的東西,當年蕭笑把玉交給她的時候,是讓她好好保管,而她卻不小心弄丟了。

  如今她手中隻有殘缺的四分之一,另外的四分之三沒在她手上。

  勒景琛聽到前半句的時候,神色稍微鬆動了一些,聽到後半句的時候,小心髒又顫了一下,而一旁容霆眼底閃過一抹失望,沒想到那塊玉也比不過勒景琛在她心中的份量,南蕭,你是真的喜歡這個人了嗎,喜歡到,為了他連蕭家的玉都不要了。

  最終,他說了一個字,好。

  他不能逼南蕭太緊,如果逼緊了,反而適得其反。

  容霆離開之前,意味深長的看了勒景琛一眼,這才上車離開。店門口隻站了兩人,勒景琛還拽著南蕭的手,不過這會兒的力道明顯鬆了一些。

  等兩人上了車之後,勒景琛一直沒也聲,臉色沉沉的,南蕭突然問道:“生氣啦?”

  “沒!”簡單的一個字,勒景琛正準備開車,南蕭卻突然豪不防備的吻了他一下,這一舉動讓勒景琛腦門子一熱,雖然他不反對南蕭對他熱情點。

  可是這突然一熱情,他有點兒受不鳥,南蕭親完之後抱住了她,小手摩挲著他性.感的下巴,聲音輕輕的跟他商量,語氣也軟軟的:“阿琛,我跟容大哥真的沒什麽!”

  “我知道。”但還是嫉妒啊,勒景琛一想到這個男人在南蕭身邊守了八年,他怎麽可能一點兒想法都沒有,容霆心思深沉,如果不是容家錯綜複雜的關係,估計早八百年前就跟南蕭表白了,他一直不說,就想給南蕭最好的,可是有時候你得到最好的,而那個人不一定在原地等你,這就是愛情。

  看著他悶悶不樂的樣子,南蕭忍不住又親了親他的喉嚨,這個舉動讓勒景琛差點化身為狼,但還是克製了,這個女人想讓他原諒她,沒那麽容易!

  可是心裏麵軟軟的,跟棉花一樣的感覺是怎麽回事,打住,打住,不能再繼續了。

  南蕭的身子幾乎半倚在勒景琛懷裏,頭發跟綢緞一樣散落下來,繞出朵朵的笙香,她抬起頭,烏黑分明的眸子裏帶了一絲討好:“我真的隻是跟他見個麵。”

  “你如果不放心,我們在酒店樓下的餐廳裏聊。”見他還沒有反應,南蕭忍不住掐了他一把,對上男人墨中透藍的眼眸,她又說:“阿琛,你該知道那塊玉對我的重要性,當初蕭笑把玉給我的時候,讓我保管好,可是我卻沒有做到。”

  “那你有沒有想過,容霆是騙你的?”勒景琛語氣有些氣急敗壞。

☆、第217章 大結局倒計時三

  這話,讓南蕭心尖一顫!

  她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想反駁,但是對上勒景琛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麽突然想起來了三年前的事情,可是,那塊玉對她太重要了。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婚情告急:總裁大叔我已婚 辛有所屬:總裁的禍水前妻 極品前妻 豪門養女:總裁請息怒 豪門燃情:總裁的天價影後 辰婚定雪:沈少引妻入局 奈何予你情深 惹火燃情:總裁,慢點追 錯位婚姻:被摘下的婚戒 禽迷婚骨 首席大人,狠會愛 傅先生,我曾深深愛過你 再嫁豪門:總裁欺身成癮 萌寶太子之母後求賜婚 再婚遊戲:我的老公有點壞 她就是豪門 閃婚密令:軍爺寵入骨 婚命難違:萌妻,領證出列 神秘總裁的心尖寵 女金融師的次貸愛情 萌寶無敵:奶爸養成攻略 軍爺撩妻有度 暖婚似火:寶貝,來親親! 甜妻入懷:老公大人,寵上癮 名門孽婚:首席的暖床小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