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27

畫用盡手段,甚至不惜將蕭家傾覆。

她真的不想讓南蕭再牽扯進來,她曾想過,讓南蕭這輩子過一種平靜安寧的事情,可是她終究是失望了,南蕭還是被她卷入了這一場紛爭。

“蕭蕭,當年墨蘭喜歡的人是你的蕭爸爸,可惜這麽多年,你蕭爸爸跟你蕭媽媽感情一直很好,當時我又跟你蕭媽媽走得很近,她因為這件事情一直遷怒於我,所以她在知道我在這裏住院的時候,三番四次的過來鬧事兒!”曹佩聲語氣淡若輕風,仿佛在說什麽無關緊要的小事一般。

當年墨蘭說是為蕭琰而來,可是這個說愛蕭琰入骨的女人,卻因為得不到蕭琰把他推入了地獄裏麵。

“原來如此!”南蕭歎了一口氣,她總算是明白為什麽墨蘭在第一次見她跟墨邵楠在一起,就強烈反對,原來還有這麽一層關係。

不過十四年前她並沒有見過墨蘭,卻沒有想到,墨蘭卻早已經知道了她。

想通這一點之後,她覺得她跟墨邵楠可能也真的是一種遺憾吧,來自父母之間的遺憾。

a市最繁華的商業中心,蕭笑已經買了不少東西了,後麵的淩安完全hold不住了,這小姑娘平時不吭不聲的,沒想到買起東西來,怪下狠手的。

淩安感覺蕭笑是挺冷的一個人,但是在勒景琛麵前乖得很,在他麵前,同樣冷。

他總覺得這姑娘不太單純,可是又說不出所以然來,她有一雙幹淨剔透的眼眸,又有一雙不詣世事的眸子,讓人覺得她單純無害:“蕭小姐,前麵有咖啡廳,我們進去喝杯咖啡吧?”

“我不渴!”

可是,親,我渴啊,淩安自幼訓練,不同於常人,可是現在也快hold不住了,他感覺自己妥妥成了聖誕樹,任君免費觀賞:“蕭小姐……”

話音未落,蕭笑又跑了,沒辦法,淩安隻能追唄,苦哈哈的追過去之後,蕭笑卻不見了,天啊,這姑娘身上分文沒有,如果跑丟了,他怎麽跟勒大少交待啊!

完蛋了,完蛋了,淩安有一種想撞牆的趕腳了。

蕭笑喜歡獨來獨往,她在勒家住了多天,一直喜歡一個人,她在房間不允許有人進,當然,勒景琛除外,她吃飯的時候,喜歡一個人坐。

她好不容易甩掉淩安的時候,鬆了一口氣,眼睛眨了眨,卻發現自己現在在一條安靜的街上,今天風有點兒涼,蕭笑還是穿了白色的長裙,像是並不怕冷一樣。

她有點兒不認路,可是又不願意開口,更何況,這條街上並沒有什麽人。

她走了幾步,本能的覺得有點兒危險,這是一種本能,就像是在森林深處,動物感覺到了危險一樣,她四下環顧,果然,不多時,從一棵漂亮的銀杏樹下,慢悠悠的走出來一人。

對方個子挺高,戴了帽子,臉上一副墨鏡,整個人看起來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冰冷,他望著蕭笑,慢慢的抬起頭,露出了一雙極沉的眼睛:“蕭笑,你還記得你是誰嗎?”

“你是誰?”蕭笑冷靜的問了句,目光冰涼。

“我是誰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是誰!”男人是容霆,他穿了黑衣黑褲,看上去氣質冰涼,那一雙冰涼的眉眼,似乎被千年的寒冰覆蓋一樣。

蕭笑退後一步,想跑,她覺得這個人太危險了,讓她不自在!

似乎看出了蕭笑的打算,容霆慢悠悠的開口,一字一頓的說道:“蕭笑,不要怕,我今天過來是想幫你的,你的代號是千鳶,十四年前,墨家人害死了你的父母,你這次回來主要是為了複仇,你要記得,你的仇人是誰!”

“我不認識你!”蕭笑覺得這個人太冰冷了,腦子裏仿佛有一種意識要控製不住跳出來,她難受的蹙了蹙眉,想離這個男人遠一點。

“我知道你暫時不會相信我的話,沒關係,蕭笑,你吃下這顆藥,你會想起來一切的,到那個時候,你就會知道你的仇人是誰!”容霆說完,扔給她一個瓶子。

蕭笑下意識的接住,對自己的反應有些奇怪,她這具身體太奇怪了,她力氣很大,能撂倒幾個醫生,甚至,她的手指上有厚厚的繭,如果玩槍的人都知道,那是槍繭!

她撫著那瓶子,上麵還有容霆的體溫:“我憑什麽相信你!”

“你可以告訴相信,也可以選擇不相信,蕭笑,如果你想讓你的仇人繼續逍遙法外,你可以繼續假裝什麽都不知道!”容霆留下意味深長的一句話,轉身離開。

蕭笑痛苦的抱著頭,她不知道,她什麽都不知道……

看著南蕭的神情有點兒不太對勁,曹佩聲並不清楚南蕭跟墨蘭的兒子墨邵楠有一段關係,她其實擔心的是方才墨蘭說的那些事情。

墨蘭說南蕭跟勒景琛分手了,而南蕭這個樣子,像是大病初愈,臉色慘白,連眼神裏都沒有了平時的靈動活潑,不由有些擔憂:“蕭兒,你跟阿琛是怎麽回事兒?”

南蕭聽到問話,收攏心神,從思緒裏掙脫出來,換上跟平時一樣的表情:“媽,你怎麽突然問起這個了?”她跟勒景琛之間的事情還沒有跟曹佩聲說。

南蕭也不敢說,曹佩聲這身體還沒有恢複正常,她哪敢用這些雞毛蒜毛的小事去煩她。

“你告訴媽媽,你們怎麽了?”到底是自己的女兒,曹佩聲還是有幾分了解的,南蕭的表情根本就不對,那眼神閃爍著,仿佛有什麽事情在瞞著自己。

南蕭被曹佩聲的目光逼得退無可退,索性坦然,半真半假的說道:“沒什麽,就是吵了幾句,媽,你不用管這個,你先把你身體養好再說。”

隻有曹佩聲身體好了,她才能放心下來去創作。

看著南蕭明顯不願意多談的表情,曹佩聲歎了一口氣,語重心常的說道:“蕭兒,我不知道你跟阿琛因為什麽事情發生了爭吵,可是這段時間他對你的好,對媽媽的照顧我是看在眼裏的,女人啊,這輩子,最重要的是找一個知心的人,如果你真的喜歡他,就要用心去經營這段感情,不要錯失了自己這輩子的最愛。”

說到這裏,曹佩聲也有些感歎,不勝唏噓的歎了一口氣,看著南蕭佯裝若無其事的表情,她心裏其實也不好受:“我看了一些新聞,知道勒家家世好,但是蕭兒,你也別忘了,咱們江家以前也不差!你配他,綽綽有餘!”

這話說得自信至極,南蕭之前有過自卑,可是現在,這根本不是自卑的問題,自從曹佩聲答應她再畫國畫之後,她心裏就一直在琢磨著這個事情。

如果她真的放棄國畫,那是對蕭爸爸的一種不尊重,而且她本身喜歡的就是國畫。

每次穿行其中,都能感覺自己的靈魂在對自己召喚,讓她回去。

對上曹佩聲關切的眼神兒,南蕭真的說不出口,她跟勒景琛已經分手了,她提出了分手,是因為不想彼此耽擱下去,她已經沒有辦法再忍受一次因為這種事情分手!

也許自己要求的感情太純粹了,所以讓她對勒景琛錯認蕭笑一事耿耿於懷,如果她不是他十四年前要找的那個人,那他就不愛了嗎?

雖然南蕭心裏也清楚,十四年前那個小姑娘就是自己,可是理智上,她真的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她跟勒景琛之間的這種牽扯。

喉嚨裏仿佛卡了一根刺,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當作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不過在曹佩聲麵前,她到底沒有表露太多。

語氣輕抹淡寫,仿佛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媽,我知道的,你放心吧!”

“蕭兒,你上次說你找到蕭笑了,你是怎麽的找到她的,什麽時候有空你帶她來見見?”曹佩聲心裏也一直在琢磨著這件事情,如果蕭笑還活著,是不是當年的一切還有一線希望。

蕭琰和阿靜也有可能沒有死,如果真是這樣,她就不用背負蕭家的枷鎖了!

南蕭把她跟蕭笑見麵的事情說了一清二楚,她已經確定了那是蕭笑無異,不過唯一遺憾的就是蕭笑並不記得她了:“媽,等過兩天,時機成熟了,我帶她來見你好不好!”

“好,好,好!”曹佩聲對於蕭笑能活著一事,自然是欣喜不已。

勒景琛本來就沒有打算回去,南蕭這會兒在醫院裏,雖然不願意見他,可是他不願意離開啊,所以這會兒,坐在車子裏百無聊賴的玩著手機。

直到一陣風吹過,一輛霸氣側漏的越野車從他麵前經過,差一點把勒大少灌了一口灰,他抹了抹嘴,人跟著就下了車子,走到對方的車前,敲窗:“喂,你怎麽開車的?”

對方的車窗降下來,露出了容霆高貴冰冷的一張臉:“有事?”

“容霆!”勒景琛有點兒暴怒了,伸手拽住了容霆的衣服,將他往車下扯:“你給我下車,我有話問你!”

“勒大少,咱們都是斯文人,你客氣點!”容霆輕抹淡寫的撥開他的手,然後慢悠悠的下了車,勒景琛卻氣壞了,怒氣衝衝的問道:“容霆,我問你,當初蕭笑是不是你送回來的?”

容霆微微疑惑的掃了他一眼,目光挺淡的,仿佛沒把人放在眼裏一樣:“勒景琛,麻煩你說話的時候,考慮清楚,沒有證據的事情,你最好不要亂說!”

“容霆,你真卑鄙,你以為你這樣子做,就能讓我跟南蕭分開嗎,我告訴你,你作夢,我死都不會把南蕭讓給你的!”勒景琛其實剛開始沒有想到這一層,勒家剛救到蕭笑的時候,說實話,他挺懵的,重逢的喜悅讓他忘了一切。

興奮褪卻之後,他突然醒悟,為什麽蕭笑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他讓人調查了蕭笑的背景,而這個女孩子,竟然連一點兒背景都沒有。

一般這樣的人,要麽是死人,要麽是不見光的人,很明顯蕭笑屬於後一種。

他剛開始對她隻是有點兒懷疑,覺得這姑娘出現的太,他雖然驚喜於找到蕭笑,可是對於她的身份背景,還抱有懷疑的態度,但是不能肯定。

但是那次她把醫生撂倒好幾個之後,他才懷疑,這個姑娘可能真的不一般。

蕭笑的氣質極其特別,她不愛笑,可是笑的時候跟嬰兒一樣,但是她身上又有一種黑色的氣質,有那種氣質的人,一般來說,身世背景都不幹淨。

可是蕭笑沒有任何記憶,她又是光明和黑暗並存的人,勒景琛不得不想多,他讓淩安去查發現蕭笑的地方,但是,一無所獲。

這是第一次,勒家想去查一件事情的時候,什麽線索都找不到。

直到有一天,他在蕭笑肩膀上看到了枚奇怪的紋身,那個紋身他沒有見過,但是有點兒熟悉之感,連夜描繪出來,讓淩安順著這根順索去查。

結果查到了暗門,暗門是一個特別的組織,裏麵的情形十分複雜,而暗門的大本營是在港城,而港城卻是容霆這段時間執掌的地方。

他不可能不懷疑這事情是容霆幹的,容霆喜歡南蕭他一直知道的,但是上次容霆走的時候給他單獨放過一句話,他說,南蕭不會永遠屬於你的。

聯係種種,他對容霆產生了懷疑,可是容霆卻是眸色冰涼,望著勒景琛的樣子帶了一種小孩子在跟大有鬧脾氣的感覺:“勒景琛,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麽!”

“容霆,蕭笑是你的人,對不對?是你把她安排到勒家的,是不是?”勒景琛沒有那麽好的脾氣,對於蕭笑出現的事情,他唯一的理由就是有人幕後指使。

“以前隻覺得勒影帝演技爐火純青,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勒影帝,你是不是演戲太多了,患了妄想症了,蕭笑是誰,我見過嗎?”容霆冷冷的嘲諷道,男人深沉的眼眸裏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情緒,但是有不耐,那是顯而易見的。

他長腿一邁,準備離開,勒景琛卻直接的攔在了他麵前:“容霆,你不用演戲,事實真相如何你自己心裏清楚,你一向自詡喜歡南蕭,可是你卻親手給了她最殘忍的一刀!”

容霆的眼眸一閃,冷笑:“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麽!”

“你不是聽不懂,而是你不敢承認,容霆,早晚有一天,我會查到證據的,我會在南蕭麵前揭露你這個偽君子人,我口口聲聲說喜歡她,難道這就是你所謂的喜歡嗎!”勒景琛不客氣的說道,如果說方才他隻有五分的肯定,現在他敢肯定,這事兒跟容霆脫不了關係!

容霆的臉色未變,他是見慣了大風大浪的人,這段時間,他經曆過無數血腥,如果僅僅是這樣一件事情讓他動容,那他這段時間豈不是白混了。

男人英俊的眸色裏並未有絲毫的改變,隻是一張臉卻白得嚇人:“勒景琛,你真無聊!”然後越過他,朝樓上走了過去。

勒景琛握了握拳頭,牙齒咬了咬,他一定要盡快找到證據!可是他還沒有找到證據的時候,勒家已經出了事!

曹佩聲跟南蕭說起蕭笑的時候,兩人之間的話題就有些控製不住了,容霆出了電梯,敲門的時候就看到南蕭嘴角那一抹婉轉多情的笑。

門是開著的,有風吹進來,撩起薄薄的窗紗,像是多情的舊夢一樣,他望著南蕭,目光情不自禁的溫柔了很多:“蕭蕭,你跟伯母在說什麽,這麽開心!”

南蕭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