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27節

“去你的,勒景琛!”丫的精蟲上腦了啊!
  當晚,淩安,小玫瑰都到酒店了,南蕭打了電話說請兩人吃飯,在南蕭知道小玫瑰其實跟勒景琛有合作關係時,心裏雖然有些不舒服,一想到自己這麽些年的事情全暴露在勒景琛眼皮子底下,而對他,自己從來一無所知,不由有些不痛快。
  小玫瑰指天發誓,說自己從來沒有透露過南蕭的消息,甚至有幾個人追南蕭她都沒有說過,一說到這個,當即,勒景琛就醋了。
  當晚回去之後,深切的跟南蕭討論一下,關於緋聞男友的問題。
  四人約在酒店的中餐廳裏門口碰麵,一看到南蕭挽著勒景琛的胳膊走進來的時候,兩人對視一眼,可以看到彼此眼底的八卦神情,同時又不約而同的收回了視線。
  這是和好的節奏嗎?雖然這話沒有問出來,可是兩人心知肚明,瞧著勒先生笑的那麽風.騷的樣兒,估計是和好了,雖然南蕭的表情有點兒奇怪,眼角有些緋紅,可是看得出來心情極好,淩安在心裏喊了一聲佛祖保佑,這兩個祖宗終於和好了,他的春天總算要來了。
  “蕭!”小玫瑰先是出了聲,朝著南蕭跑過去,南蕭昨天半夜出門後,一夜未歸,今天雙跟勒先生一起出現,這意味著什麽,她不可能不知道。
  淩安那個冰塊臉,她問了半天,竟然問不出所以然來,以後還能愉快的玩耍嗎?
  打過招呼之後,小玫瑰故意走到南蕭另外一側,撞了撞她的胳膊,神秘兮兮的眨了眨眼睛,無聲的問她,你們終於和好了!
  南蕭一陣無語,卻還是點了點頭。
  小玫瑰樂嗬嗬的,整個一傻姑娘代表,淩安看不過去了,走到她身邊,拽了她一把,扯著她往前走,小玫瑰還沒有反應過來,人就被拽走了,高跟鞋歪歪扭扭的,硬是被淩安扯了老遠才放下來,剛緩一刻,她的質問就脫口而出了:“淩特助,你丫有病啊,你扯我走這麽快,萬一我腳崴了怎麽辦,我過幾天就要去演出了,你賠得起嗎!”
  淩安微微眯了眯眼睛,在她說離開一事停頓了一下:“你做什麽?”
  小玫瑰就是嘴巴急,心眼並不壞,聽到這句話,下意識的回道:“我跟幾個哥們兒約好了,我們一起去參加音樂節,你剛剛拉我走這麽快做什麽!”
  好心疼自己這嬌貴的腳,為了海拔的高度,她今天才特意穿了高跟鞋,不然蕭一七五的個子,而她才一米六幾,站在一起,妥妥矮了很多。
  “我以前怎麽沒聽你說過?”淩安問。
  “我這不是才決定的嗎,反正蕭跟勒先生已經和好了,我再留下來也沒有什麽意義了。”小玫瑰無所謂的說道,她已經停留太久,還要繼續逐夢。
  淩安的臉色驀地沉了下來!
  -本章完結-
☆、第212章 淩特助的表情略黑啊
  這四人除了小玫瑰口味略重以外,其他人可清淡,可麻辣,點了菜之後,小玫瑰略略不安,舉著一杯酒就要跟南蕭道歉:“蕭,Sorry,我跟勒先生是認識。可是我從來沒有給你說過,我發誓,我真的沒有透露過一絲一豪關於你的事情。”
  說這話時,勒先生在心裏誹謗,小玫瑰,你就裝,你繼續裝!
  南蕭吃味了一會兒,已經放下了,人生何其短暫,何必斤斤計較這些過去,再說了,她如果真的計較,那也是跟勒景琛計較。
  小玫瑰在她身邊呆了三年,幫了她不知道多少忙,她不至於好壞不分,胡亂定人的罪,勾著酒杯,淺淺一笑:“你客氣了,這三年,其實應該是我感謝你才好,小玫瑰,謝謝你。”
  紅酒,一飲而盡,小玫瑰見南蕭不生氣,臉紅撲撲的,其實她挺喜歡南蕭的,陪在她身邊三年,不止是因為勒景琛,同樣的,她覺得跟她這個人在一起比較開心:“我們兩個客氣什麽,再說了,你不是我姐嗎!”
  兩個女人相視一笑,倒是小玫瑰再倒一杯紅酒的時候,身邊的淩安突然按住了她的動作,語氣卻是淡淡:“南小姐酒量不好,你也少喝點!”
  “誰讓你管了,我想喝,我樂意!”小玫瑰反駁一句,雖然她跟淩安關係還不錯,可是他管她喝酒,卻是第一次。
  “那是我多管閑事了,你自便!”淩安說著又默不作聲的喝了一口茶,茶因為有些涼,這會兒有些泛苦,哪怕這個世界上再高檔的茶,一旦失了味,也不好喝。
  南蕭看到這一幕,目光難得在兩人之間打轉。
  吃飯的時候,小玫瑰提出了畫展結束之後,她就要離開中國去其他國家了,南蕭雖然意外,但是她知道小玫瑰性子像風,喜歡自由,能跟在她身邊三年已經不錯了。
  對此,她並沒有太多反對,隻是淩特助的表情略黑啊!
  飯後,南蕭跟勒景琛並沒有急著回酒店,兩人手挽著手沿著酒店一旁的一條街道慢悠悠的走著,南蕭喝了一點點酒,小臉有些熱,但遠遠沒有醉的地步。
  感覺到她的沉默,勒景琛以為她在糾結小玫瑰的事情,不由扣住她的手,開口道:“是不是在擔心Rose的事情?”
  南蕭抬起頭,不明所以。
  勒景琛揉了揉她的小腦袋瓜子:“Rose走了,不是還有我嗎!”
  “有沒有發現,Rose跟淩特助的關係好象不一般。”南蕭雖然對時候感情反應慢半拍,但是對於別人的感情一向是敏.感的。
  勒景琛將她往懷裏一帶,慢悠悠的拽著她往前走,這樣的感覺無異於是最美好的:“南南,你剛回來就想著別人的事情,你有沒有想著你男人今晚還沒有吃飽。”
  再說了,小玫瑰的身份沒那麽簡單,淩安如果要喜歡人家姑娘,估計也沒那麽容易。
  南蕭驚的瞪大了眼睛,她可是記得今天晚上的飯菜差不多全部勒景琛解決了,也不知道是這個男人下午消耗的力氣太多,還是他真的飯量見漲。
  總之,今天晚上他的反應讓她漲姿勢了。
  “你又餓了?”南蕭吃驚的瞪圓了眼睛,語氣不可置信至極,四下一看,看到不遠處對麵有家奶茶店,不由開口說道:“前麵有奶茶店,我給你買杯奶茶!”
  對於南蕭的不解風情,勒景琛早就習慣了,這丫頭想哪兒去了,眸色一深,下意識的瞄了瞄南蕭,指了指自己身下:“我是說我家老二沒吃飽。”
  南蕭:“……”
  兩人走著走著,不知道怎麽來到了蕭家以前住的地方,這裏經過了開發,早已經不複當年的光景,南蕭站在那裏,一時感慨萬千:“阿琛,你說蕭笑還活著嗎?”
  提到這個問題,勒景琛默了一下,想到當年最後的場景,炸彈像是無數個千軍萬馬在他身後追趕,山上一片狼藉,而蕭笑跟安念塵能不能活著,真是一個未知數。
  依著蕭笑的執念,倘若她還活著,她怎麽可能不回來報仇,心底無聲一歎,麵上卻不動聲,這丫頭,又想起蕭笑了:“如果她活著,她一定會回來找你的。”
  南蕭眼睛一酸,點了點頭:“笑笑她不會離開我的。”
  提起蕭笑,兩個人的心情都不是特別好,勒景琛對蕭笑心裏的感覺很複雜,以前他一直以為自己喜歡的是蕭笑,卻陰差陽錯認錯了人,反倒愛上了南蕭。
  當時爆炸的時候,他也想過去救蕭笑,可是來不及了,他隻能帶曹佩聲走。
  兩人回去的時候都沒有說話,南蕭路過那家奶茶店的時候,讓勒景琛去買了一杯奶茶,她很少喝這些,今天卻莫名的想喝,勒景琛跑到馬路對麵去買奶茶。
  自己在馬路對麵等他,看著男人在排隊,偶爾回過頭來朝她招手,那種溫暖柔情的感覺慢慢的消除了心中的失落之感,她看著他買好奶茶,卻在拎的時候不小心要把奶茶灑了。
  她驚了一下,哪知下一秒男人又衝她做鬼臉,那舉動無異是故意逗她開心的。
  勒景琛本來就出身優渥,她得了這樣一個男人喜歡,上輩子絕對拯救了銀河係,忍不住笑了一下,目光緊緊的鎖著他,也許是時候告訴他,她其實才是當年那個小姑娘了。
  她因為蕭笑出現的事情糾結了一段時間,後來雖然弄明白了,可是她卻選擇了隱瞞這個事情,現在,她突然想告訴他,阿琛,我就是你要找的那個人。
  我在這裏,我一直都在,你從來都沒有弄錯,是我弄錯了……
  可惜,意外卻在下一秒突生,南蕭看著勒景琛橫穿過馬路,一輛跑車卻突然呼嘯的朝他奔了過來,那速度快的不敢想象,她瞪大眼睛,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撲了過去。
  在她抱住勒景琛的那一刻,勒景琛同樣抱住了她,兩人堪堪的撞在了車頭上,呯的聲帶動了一聲響,而對方的車子卻在那一秒突然急促的停了下來。
  兩人彼此看了一眼對方,麵色蒼白,驚魂未定。
  “你沒事吧?”南蕭張了張嘴,發不出聲音,方才死亡臨近的感覺像是一把大手一樣緊緊的攥住了她的心髒,她到現在還沒有緩過來,而後背已經是一身冷汗。
  不敢想,如果勒景琛出了事,她該怎麽辦……
  “我沒事,南南,你有沒有受傷?”勒景琛快速的檢查了一遍,確定南蕭沒有受傷之後將南蕭往身後一拉,那是全然守護的姿態,渾然不顧方才掉落在地上的奶茶,那杯奶茶他們最終沒有喝成,而這個時候車門打開,從車上下來一個男人。
  男人身著黑衣的衣,頭發打理的很整齊,一絲不苟,濃黑的眼眸裏藏著一閃而過的情緒,不過表露的並色明顯,他的目光先是落在了南蕭身上。
  見她除了受驚之外,並沒有受傷,這才稍稍的放了心,而後他的目光落在了勒景琛身上,三年不見,勒景琛變了,他也變了,他勾唇,想將南蕭從他懷裏拽過來,但是勒景琛卻製止了他的動作,嘴角攜著一抹嘲弄:“容先生,三年不見,你的車技倒是越來越進步了,如果不是你最後突然停下來,我還以為你想謀殺呢。”
  勒景琛姿態從容,並未有一絲懼怕的表情,墨中透藍的眼眸緊緊的鎖著容霆的目光,那裏麵冷意點點,像是乍然而綻的梅,悠悠卷來:“勒先生說笑了,我方才並沒有看見你。”
  “嗬,好一句沒有看見,如果不是南南突然出現,容先生,你覺得這後果會如何?”勒景琛那語調,輕浮散漫,但是卻帶著一股子不為人知的警告。
  南蕭一看是容霆,呯呯亂跳的心髒這會兒已經緩和了很多,她探出頭來,蒼白的臉色對上容霆的臉:“容大哥,你怎麽也在B市?”
  容霆聽著她的聲音,有一種恍若隔世的味道,當年他冒然口勿了南蕭,讓勒景琛跟她生了間隙,可是他沒有想過,她竟然選擇離開,而且一走就是三年。
  這個女人,怎麽就能這麽狠心,三年前他跟她表白,她不同意也就算了,可是她卻消失的無影無蹤,偏偏這三年,他總是找不到她。
  有時候等待是一件絕望的事情,他等了足足三年,還是查了勒景琛的動向才知道她在這裏,所以一馬當先就趕過來了,卻沒有想到撞到她跟勒景琛漫步街頭的畫麵。
  他們,他們怎麽能在一起,如果他們和好如初了,那他算什麽!
  他,絕不甘心!
  心中複雜萬千,碰撞著洶湧澎湃的感情,麵上一如既往的淡淡,謙和:“你在這裏,我當然就來了,蕭蕭,好久不見!”說完,他朝她伸出了手。
  -本章完結-
☆、第213章 臨歌回來了
  南蕭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手伸了過去,勒景琛卻輕輕一帶,將人鎖在了懷裏,那是全然占有的姿勢,他掐住她的腰,將她一寸一寸的移向自己。
  他明明在笑,眼底卻有森森冷意:“南南,差點撞死我們的人,用不著這麽客氣吧!”
  南蕭能聽出勒景琛語氣中的生氣,方才那驚險的一幕,又在眼前重疊,她知道他生氣也有道理,畢竟她跟勒景琛剛複合,她也不想再有出什麽差子。
  客套一笑:“容大哥,阿琛的話你別當真,有機會一起吃飯。”
  勒景琛想,還吃飯,給他吃拳頭還差不多,南蕭不知道,他心裏是明白的,容霆絕對看到他了,撞他也是真的,如果不是南蕭突然撲過來,他絕對不會踩刹車。
  估計自己這會兒自己也非傷即殘了,所以,他對他還真是心情美麗不起來。
  尤其是這貨還窺竊著南蕭!他能對他有好臉色,那還真是奇了怪了!
  他以前對容霆態度不錯,那是因為南蕭把他當親人,現在南蕭對他心裏沒那麽大的好感,所以他態度也不客氣,擺高冷狀:“容少現在身家過百億,像他這種日理萬機的人恐怕會沒時間吃頓飯吧!”所以,擺明了拒絕。
  容霆看著勒景琛的俊容,真是恨不得揍掉男人臉上欠扁的笑,但是看著兩人緊握的手,眸色卻是一滯,隨即笑了一笑,溫雅萬般:“勒少說笑了,我是蕭蕭的哥哥。”
  哥哥?容霆,你確定你沒睜眼說瞎話?勒景琛皮笑肉不笑,一雙眸子卻是凜厲無比:“這個世界上,會有哥哥去親自己的妹妹嗎?”
  這事在南蕭心裏就跟喉嚨裏卡了一隻蒼蠅似的,三年前,她還記得容霆那個故意的口勿。
  再看容霆時,南蕭的眼神已經變了,沒了以前那麽全心全意的信任了,容霆看著那一雙漆黑如同點墨的眼睛,難得笑了一下:“蕭蕭,我還有事,明天中午我過來找你。”
  南蕭跟勒景琛回了酒店之後,勒景琛表情略不好,很幽怨,當即擺了一個怨夫臉,這還沒有正名呢,特麽就有小三兒插足了,簡直叔可忍嬸不可忍。
  所以,勒少心裏幽怨著呢,南蕭看著他一副怨夫臉,伸出手指頭戳了戳他的胳膊,好笑的問了一句:“生氣了?”
  “沒有。”明顯的心口不一。
  “吃醋了?”南蕭看著男人吃味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麽心裏略爽。
  “沒有。”更心口不一了。
  南蕭捏了捏他的胳膊,笑了一下,烏黑分明的大眼睛含著一抹討好的味道,連語氣都軟軟的仿佛棉花糖,給人的感覺甜蜜蜜的,讓人心癢難耐:“我其實從來沒有喜歡過容大哥。”她這話說得認真,直接。
  其實一直以為,南蕭從來沒有給過容霆機會,當年她是有機會跟容霆一起去港城的,如果去港城,相信這三年她不會在國外吃那麽多苦,可是她沒有,她明知道容霆對她有那種心思之下,她不可能再那麽坦然的跟他離開,那樣,隻會讓她心裏覺得背叛了勒景琛一樣。
  偶爾也有特別苦的時候,她有時候撐不住了,有時候會問自己,南蕭,你這是何必。
  為什麽當初一定要走,勒景琛如果真的要結婚,你就這麽慫包的逃走嗎,難道你不會留下來,問他為什麽嗎,讓他給你一個交待嗎?
  現在想想,那個時候之所以不顧一切的選擇離開,心裏其實是在賭一把的,賭勒景琛沒有真正的放下她,賭他,在她那個時候選擇離開,給他一個最深沉最美麗的痛,讓他永遠記得她。當然了,還有自己的私心,她當時沒有強大到可以坦然無懼的麵對勒家人。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