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26

她忘了當年那個高貴逼人的少年。

十四年前,南蕭還姓江,她叫江蕭,她跟蕭笑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姐妹花兒,兩人感情極好,所有的小心事兒都會跟對方分享,當年葉楚已經帶著江臨歌來到了b市投奔江恩年,破壞了她十一歲的生日宴。

因為這個事兒,江家沒少爭吵,她時不時的被送到蕭家,說是散散心,順便陪陪蕭笑。

蕭笑當年性子也被養得有點兒驕縱,就像是被寵壞了的寶貝兒,當時聽說江家的事情時,她就想拽著南蕭回江家,把江臨歌那對母女趕出去。

不過南蕭到底是覺得不適合,把這事兒給拒絕了,曹佩聲把她送到蕭家,就是因為她年紀小,不想讓她摻和那些事情。

哪怕是婚姻即將破碎了,她還是想在她麵前保持最好的一麵。

可是南蕭不開心啊,整天在蕭家悶悶不樂的,連她最喜歡的國畫,都提不起興致來,蕭笑實在急得不行,以前南蕭性格是多麽爽朗的一個人,為這事兒愁得不行。

一整個下午,南蕭在畫室裏畫廢了一大堆紙也沒有畫出所以然來,蕭笑最後把畫筆一扔,說是帶她出去長長見識。

去了之後,南蕭才知道,蕭爸爸給她們兩個報了一場青少年的國畫大賽。

不過剛走到門口,就碰到了江臨歌,江臨歌在她屁股後麵叫她姐姐,問她為什麽不回家,蕭笑脾氣火爆,動手揍了她,但這事兒被後來趕到葉楚看到了。

江臨歌哇哇大哭,蕭笑卻拽著她一溜煙跑了,結果她們沒有跑幾步,就跟車子來了一個親密接觸,蕭笑的胳膊給蹭到了,流了好多血,她還跟沒事人一樣,說小意思,還威脅她不準告訴蕭爸爸,不然這小鞭子保準抽起來了。

當年蕭家的家教極嚴,蕭爸爸對蕭笑更是如此,她跟蕭笑一起學畫,其實也沒少挨打,小時候的手掌時不時是腫的。

蕭爸爸才華甚高,對子女要求甚嚴,就是指望著她跟蕭笑能青出於籃。

不過蕭笑不能參加比賽一事兒,南蕭思來想去,為了怕蕭笑回家被罰,南蕭決定替蕭笑去參加了比賽,而她自己,卻選擇棄了比賽。

她小時候沒少拿獎,所以也不在乎多一次還是少一次。

當時她跟蕭笑本來都報名了,所以混進去比賽現場簡直是輕而易舉,不過因為膽子小,做壞事,心裏有點兒怕,可是麵上卻是高冷狀,仿佛天不怕地不怕一樣。

結果還弄了一大串烏龍,就是那個時候認識了勒景琛。

比賽結束後,她怕被人發現,準備翻牆離開,卻沒有想到摔到了那個少年的身上,她記得那個少年長得很好看,穿雪一般白的毛衣,高領,人矜貴又帥氣。

尤其一雙眼睛,漂亮極了,但是眼睛裏麵卻充滿了驕傲,他把她從地上拽起來,在看到她身前的那塊漂亮的玉石時,微微眯了眯眼睛,不是很誠心的讚了一句:“丫頭,你這玉蠻漂亮的,哪兒買的?”

“管你什麽事,你剛剛為什麽故意嚇我?”南蕭把玉收回來,瞪著他問。

勒景琛剛剛丟了比賽,這會兒正氣憤著呢,態度也沒有那麽好,反而有一種趾高氣昂的感覺:“誰知道你這麽不經嚇,膽小鬼!”

南蕭氣壞了,拳頭緊了緊,如果不是覺得對方比她高大,她肯定揍他一拳:“是你混蛋!”

“得,我不跟你吵這個!”勒景琛伸手拽了拽她,突然換了一個話題:“小丫頭,方才在裏麵的那場比賽不算數!”他輕敵了,根本沒用心,誰知道半路上殺出來一個程咬金!

南蕭覺得可笑,尤其是她十一歲的時候,南蕭簡直比勒景琛還目中無人,所以高傲的說道,完全沒有把勒景琛放在眼裏:“輸了就是輸了,你現在把我攔在這裏,你想怎麽樣,我告訴你,手下敗將,你趕緊放我離開!”

這話徹底惹怒了勒景琛,勒景琛瞪著她,解釋:“我才沒有輸,我隻是發揮失常了!”

“我知道,你經常發揮失常嘛,手下敗將,笨蛋,哼,你贏不了我!”南蕭晃著小腦袋瓜子,一副輕飄飄的語氣,那神情分明是嘲笑無異。

小丫頭因為年紀小,脾氣倒是有幾分衝,勒景琛也急了,眼珠子都氣紅了:“誰說的,要不你再跟我比一場,我如果贏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他本來就少的自恃甚高,從小就捧了無數獎彰,本來參加一場小比賽,對他來說就是信手拈來的事情,結果沒有想到,他竟然會輸給了一個小丫頭片子。

無論是理智上,還是情感上,他接受不了,再說了,他還等著跟外公報喜訊呢,他可是在眾人麵前誇下海口要拿第一,結果倒好,這突然成了第二了,完全沒辦法接受好不好!

“才不!我已經有天底下最好的師傅了!”南蕭卻嫌棄的不行,一副你想多了的表情,她的蕭爸爸在她心目中才是最好的師父,除了他,她誰都不認!

“那你答應我,你如果不答應我,我不放你走!”最終,勒景琛卻耍起無賴了!他輸了一次,總得扳回麵子是不是,他總不能就這麽讓她這麽輕鬆的離開了!

再說了,他覺得這小丫頭蠻有意思的,他不知道想到了什麽,嘴角勾了一個斜笑。

南蕭急了,她本來就是瞞過了眾人進了考場,如果被人發現了,她肯定要挨揍的,可是這個少年實在太過磨人,索性假裝妥協道:“行了,行了,我答應你了!”

“真的?”勒景琛顯然不太相信,這丫頭一看就是鬼精靈,沒那麽可信!

“騙你幹嘛,周日下午,我們在圖書館見麵!”南蕭回去之後還要教蕭笑畫畫,這幅畫雖然她畫出來了,可是蕭笑如果不會畫,到時候在蕭爸爸麵前怎麽圓謊。

“好,你給我留個電話!”勒景琛勉為其難放她離開了。

可是南蕭卻哼了一聲,她又不傻,把家裏的電話告訴勒景琛,再加上當時她是依蕭笑的名義跟勒景琛比賽的,所以她白了他一眼:“你要不要比,到時候我一定會去!”

“你要是失約了呢?”勒景琛根本不放心。

南蕭覺得這個男孩子怎麽還沒有她這麽爺們,這麽漂亮的小臉怪可惜的,哎,她的心裏歎了一口氣,無限同情的對他說道:“你放心吧,我才不會失約呢。”

然後拽脫男孩子的手,一溜煙跑了。

再後來……

再後來江家就出了變故,她回到蕭家的時候,蕭爸爸,蕭媽媽都在,還有蕭笑也在,蕭笑衝她打了一個招呼,意思就是她受傷的事情被發現了。

她想著,這頓打肯定少不了,可是蕭爸爸卻沒有說什麽,帶她直接回了江家。

回江家,她得到的消息,便是爸爸媽媽要離婚,當時她都懵了,她哭著鬧著說不讓他們離婚,可是沒用啊,那一晚,他們還是簽了字。

而她在樓上,能聽到媽媽隱忍的低泣,當時她就想不明白了,為什麽會這樣。

那幾天,她過得渾渾噩噩的,她被禁足在樓上,樓下幾個大人一直在商量什麽事情,時不時的爭吵,她聽不真切,最後終於歸於安靜。

最後她還是找了機會去赴那場約,結果那個混蛋根本就是騙她的,她在那裏等了一個多小時,最終實在等的沒有辦法了,她才留了字條離開。

誰曾想,這一別,幾乎是一生。

如果不是勒景琛突然提起這段往事,南蕭幾乎忘了,她曾經跟一個男孩有過這樣一個約定,可是她卻忘了。

再後來,那一天晚上,她剛回來,媽媽也從外麵跌跌撞撞的回來,一向端莊高貴的媽媽仿佛從災難堆裏爬出來,她抱著她就說,蕭兒,我們要離開這裏了。

勒景琛一直在看著南蕭的表情,連一絲一豪都沒放過,他仿佛看到了南蕭眼底的動容,可是下一秒,她神色又恢複如常,除了眼睛紅紅的,仿佛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一天沒回去了,我想去看我媽了!”南蕭找著借口,實際上她是一秒也呆不下去了。

“南南……”

“勒景琛,我求你,別說了,別說了,好不好?”

南蕭回到醫院的時候,很累,仿佛所有的力氣都被抽幹了一樣,勒景琛送她回醫院,要跟她一起上去,她堅決不同意,最終勒景琛沒跟她上來。

南蕭覺得自己需要時間冷靜一下,她想,他也需要吧。

她說,給我時間,讓我想一想。

醫院,病房裏,曹佩聲望著墨蘭,一向病弱的聲音這會兒沉著有力,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霸氣:“墨蘭,我就是死也不會告訴你那幅畫在哪裏的!”

“曹佩聲,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趕緊告訴我那幅畫在哪裏,不然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的!!”病房裏麵,墨蘭的臉氣得幾乎扭曲了,她是跟墨允談了條件,可是墨允現在執意要看那幅畫,她雖然左右搪塞,可是時間久了,還是會露餡!

所以當務之急,她要趕緊找到那幅畫,她記得清清楚楚的,當年那幅畫最後是出現在曹佩聲手中,可是這個女人太固執,竟然連命不要,都不肯說出那幅畫的下落!

曹佩聲冷冷的看著墨蘭,語氣輕蔑,鄙夷:“你敢嗎?”

“嗬!”墨蘭冷嘲,嗬了一口氣,望著曹佩聲的樣子,帶了一絲獰猙:“你別以為我不敢,曹佩聲,你不要以為南蕭是勒景琛的女人我就不敢動你,現在勒景琛已經不要南蕭了,你識相點的話就把那幅畫的下落告訴我,不然——”

墨蘭逼近了幾分,因為太過心急的緣故,一張臉都有點兒扭曲變形了。她捏著曹佩聲的肩膀,嘶聲怒問:“你這輩子別想從監獄裏出來!”

曹佩聲一怔,複爾嘲道:“墨蘭,這麽多年,你除了會威脅我,還會做什麽!”

墨蘭更加惱羞成怒,她指甲用力,幾乎摳入到曹佩聲的血肉之中,陰毒的目光中,透著一股子凶狠之色:“曹佩聲,別裝的跟這個世界上沒有在乎的人似的,你自己的小命或許不值錢,可是南蕭才二十五歲,正是美好的年紀,你想她因為這幅畫的事情出事嗎?”

曹佩聲突然抬頭,死死的咬著牙,一向溫和的女人這會兒氣得也變了臉色,那雙如同星子一般深沉,明亮的眼眸裏寫滿了怒意灼灼:“墨蘭,你真是心思歹毒,怪不得他這輩子從來沒有正眼看過你一回!”

這話簡直戳中了墨蘭的命門,她心中大怒,連帶著表情都憤怒幾分,那眼神兒似乎帶著刀槍刮過的怨氣:“曹佩聲,你這個踐人!”

“啪”的一巴掌要甩過去,不過被曹佩聲半路截下了,她捏著墨蘭的手腕,用力,兩人仿佛在較量著,一場無聲的撕殺在兩人之間蔓開,可是語氣時卻充滿了低嘲冷諷:“我說得不對嗎,蕭琰這輩子都沒有喜歡過你!”

“不要再說了!”墨蘭拒絕聽到這句話!她不想聽!

“墨蘭,你真是世界上最可憐的女人,你一輩子對心愛的男人求而不得,這種滋味不好受吧!”曹佩聲偏偏要說,她知道墨蘭當初為蕭琰幾乎發了瘋。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口口聲聲說喜歡蕭琰的女人,卻最終把他推入了地獄!

當年那些事情,雖然年代久遠,可是每一幅畫麵,她都記得清清楚楚!是這個女人和江恩年聯合一起,陷害了蕭琰,導致蕭家的落敗。

而那一場大火,也絕對跟她脫不了關係!

“蕭琰一輩子隻愛阿靜一個人,他永遠不會喜歡你,你就是再喜歡他又能如何,他永遠不會看你這個心思歹毒的女人一眼!”曹佩聲把這些話一股惱兒朝她倒了過去。

墨蘭隻覺得仿佛硫酸一般,朝她潑了過去,那些話腐蝕了她的血肉,她的五髒六腑都是千瘡百孔的:“閉嘴,閉嘴,我讓你閉嘴!”

她不受控製的大吼大叫,可是曹佩聲不知道又說了一句什麽,她突然啊的一聲,轉身朝外麵跑了出去,正好撞到了剛好回來南蕭。

南蕭本來就累,她剛剛回到醫院,就看到墨蘭從曹佩聲病房裏跑出去,而且看情形,似乎墨蘭的情緒不太對,這個女人素來指高氣昂,仿佛把全天下的人都不放在眼裏。

今天這是怎麽了?她趕緊打開房門,看到媽媽安然無恙的坐在那裏,才鬆了一口氣,但是懷疑的種子卻在心底生了根:“媽,剛剛墨蘭怎麽過來了?”

對於墨蘭跟曹佩聲相識一事,她一直覺得蠻意外的,十四年前,她並不認識墨蘭,也不認識墨邵楠,所以才覺得意外,曹佩聲收斂心神,歎了一口氣:“媽媽以前跟她認識!”

“媽,你怎麽會跟她認識的?”南蕭心裏感覺怪怪的,又說不出所以然來。

瞧著南蕭沉吟下來的小臉兒,曹佩聲突然有一種欲.望把當年的事情告訴南蕭,可是她不敢,但是現在墨蘭和葉楚都出現了,當年的悲劇已經鑄成一次,她不想讓悲劇重演,也不想讓南蕭涉入其中。

她一直覺得如果南蕭永遠不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她就跟這件事情沒有任何關聯,可是一旦她知道了,她同樣也會被這件事情拉入萬劫不複的深淵!

除非那些人都死了,可是她知道,人心不死,欲.望不滅,她們為了得到那幅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