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26節

  那可不,小玫瑰在心裏認真的點了一個頭,但還是報了一個酒店號給她,末了還認真的叮囑一句:“蕭,你別跟勒先生吵架啊,有什麽話記得好好說!”

  南蕭比了一個OK的姿勢,利落的離開了,車子停在酒店樓下之後,南蕭又糾結了,方才那麽一瞬間的想法,讓她衝動的開車來到這裏,可是真到地方了,她又糾結了,這大半夜過來的節奏怎麽想,都怎麽曖.昧,她歎了一口氣,猶豫了幾秒,還是決定上樓了。

  勒景琛下塌在酒店的最高層,南蕭看著電梯的樓層在一點一點的上升,心髒也跳個不停,這感覺就仿佛像是偷偷約會一樣,她到了樓層,整理了一下儀容,才從容的出了電梯。

  伸手按了按門鈴,開門的卻是一個性感成熟的美女,她穿著酒店的浴袍,鬆鬆垮垮的係在腰上,露出性感迷人的鎖骨,南蕭一時覺得眼熟,但是她又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這美女,下意識的道歉:“抱歉,我可能弄錯房號了!”

  然後轉身就走,結果沒走幾步,美女卻拽住了她的胳膊:“你是不是來找勒景琛?”

  -本章完結-

☆、第210章 你又不喜歡我,不用你管!

  南蕭遲疑的看了她一眼,本來隻是覺得自己弄錯了房間號,看來不是,裏麵真住著勒景琛,而這個女人三更半夜的怎麽會在勒景琛房裏?

  一連串的問號在腦子裏打出來的時候,南蕭隻覺得仿佛被騙了,他說過他沒有結婚,他說過這三年,他獨身一人。

  可是眼前這位性感成熟的美女又是誰?

  見南蕭不說話,對方倒是笑了笑,一派的妖嬈風情,爾後落落大方的說道:“南蕭,不記得我了?三年前,咱們見過的,我是蔡靜!想起來了嗎?”

  說完,還朝南蕭曖.昧的眨了眨眼睛,南蕭總算想起來,三年前見過的女人,那時候她比現在更為風情,一舉一動都帶著十足的媚意。

  當時,她還覺得挺好奇這個女人的身份,後來勒景琛解釋,這是他幾年前認識的朋友。

  她恍惚一笑,從回憶中掙脫出來:“原來是你啊!”

  “沒想到,你跟他還在一起,阿琛人在裏麵,你進去找他吧!”蔡靜倒是落落大方,想到方才南蕭的眼神兒,不由自主又解釋了一句:“我方才過來的時候不小心滑了一跤,衣服髒了,我在阿琛這裏洗個澡,不介意吧?”

  那感覺就像是把南蕭當成了這裏的女主人,南蕭有些不自然的別開了眼睛,寒暄了一句,然後朝裏麵望了一眼:“蔡姐說笑了!”

  “我老公馬上過來接我了,你先進去吧,阿琛在最裏麵的一個房間!”蔡靜又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南蕭沒換鞋子急匆匆往裏麵走,剛進去差點撞到了淩安。

  淩安還沒睡,衣冠楚楚的,臉色少見得難看,一瞧見南蕭,怔了一下:“誰告訴你的!”

  南蕭不解何意,想進去,但是淩安卻攔住了他:“勒先生還在做治療,你等會兒再進去吧,現在不方便!”簡單一句話卻透露了勒景琛身體有恙的事情。

  南蕭有些消化不了這句話,這段時間也沒有看出勒景琛身體不好啊:“他怎麽了?”

  不知道為什麽,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像是很多事情要破土而出一樣,淩安不知道是不是有一種報複心理,勒先生為了這個女人這幾年沒少吃苦。

  可她倒好,走得幹幹淨淨,甚至從來沒有想過回來看他一眼。

  有些事情勒先生不讓說,可是淩安卻看得明明白白,加上今天勒先生舊疾複發的太突然,他方才大汗淋漓,痛苦十足的樣子,更是讓他一陣不值。

  “他怎麽了你不應該是最清楚嗎,當年他為了救你媽媽,後背受了重傷,炸彈的殘片傷了他的根本,一到潮濕天氣就會舊傷複發!”淩安脫口而出這些話時,隻覺得心中一陣痛快。

  而南蕭卻變了臉色,很多當年她沒有注意的事情,現在突然一幕幕在她眼前回放,當年曹佩聲確實沒有受傷,她被保護的很好,她一直以為勒景琛也沒事的。

  可是她不曾想這裏麵是勒景琛的功勞,如果不是他,那麽她媽媽全身上下肯定不會一處傷口都沒有,當時她還挺疑惑的,但是她沒有想過,她真的沒有想過。

  為什麽勒景琛當年的氣色那麽差,為什麽她去找他的時候,他從來沒有用後背示人。

  原來是因為他不想讓她知道,他都傷在那樣了,他還不想讓她知道自己受過了的傷痛,南蕭隻覺得一陣悶痛,仿佛有什麽釘子在不停的敲打自己的太陽穴。

  又仿佛有什麽東西在不停的敲碎她的骨頭,疼得她全身發顫,當年她醒來不見蕭笑,曹佩聲又在生死邊緣徘徊,她當時情緒都要崩潰了!

  可是她每次見他,他總是神色如常,一副什麽都沒有發生的樣子,而她什麽都不知道。

  勒景琛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清晨了,大雨下了*,直到天快亮的時候才晴,每次做完理療,他就會很疲憊,仿佛所有的力氣都被抽幹了一樣。

  他睜開眼睛,室內的光線隱隱綽綽,像是一顆蒙塵的明珠,而他的手……他突然覺得不太對勁,空氣裏除了淡淡的藥香之外,似乎還有別的味道。

  目光下移之處,一眼就看到了她,她趴在他的chuang邊,小手還緊緊的拽著他,像是賭氣的孩子不敢鬆手一樣,晨光落在她臉上,她的皮膚在晨光之下如同剝了殼的雞蛋,嫩白非常,他的心突然一陣柔軟,忍不住想伸手去碰觸。

  他已經太久沒有跟南蕭有這麽近的距離了,剛想伸手摸她的臉蛋,南蕭卻適時的睜開了眼睛,一對眼睛烏墨如同濯玉,仿佛不曾安眠一樣。

  她看著勒景琛,有一瞬間的失神,卻很快反應過來:“醒了,餓不餓?”

  “不餓!”雖然嘴巴說不餓,但身體卻很誠實,他的肚子咕嚕響了一下。

  南蕭麵色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從容的抽出手,站了起來,她身上還是昨天晚上的那件衣服,因為趴在*邊的緣故有些壓痕:“我去準備早餐!”

  勒景琛等南蕭出去之後,才突然想起一個嚴肅的問題,關鍵是南蕭做的早餐能吃嗎?

  一想到當年的慘景,勒景琛的內心其實是拒絕的,不過南蕭難得肯為他做早餐,就是毒藥,他也必須得灌下去啊。

  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是,為什麽南蕭會出現在這裏,她明明對自己還是不冷不熱,不親不疏的,伸手給淩安打了一個電話,淩安倒是過來的很快,一瞧見懶懶靠在*頭的勒景琛,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淩安心裏打了一個鼓,這兩人不是和好了,這一大清早的整了個便秘臉是怎麽回事兒,難不成,兩人還沒有和好?

  勒景琛開口了,眸色很深:“誰讓你多嘴的?”

  淩安表示自己好無辜,他明明什麽都不知道好不好,勒先生不要隨便誣陷人:“勒先生,我什麽都不知道,是南小姐自己跑過來的,不信你可以問蔡姐!”

  淩安一向嘴嚴,該說的會說,不該說的,把舌頭割下來,他也不會說,對於這一點,勒景琛還是信任的:“阿靜來了?”

  淩安簡單的把昨天的事情說了一遍,有蔡靜在,勒先生就不會把麻煩找到他頭上。

  聽完之後,勒景琛臉上看不出情緒,眸色同樣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然後,淡淡的擺了擺手,趕人。

  淩安心情複雜的離開了臥室。

  三年不見,其實每個人都會有改變,南蕭以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姑娘,這三年法國生活還是讓她學會了做早餐,小玫瑰很勤快,但是她的口味跟南蕭完全不一樣。

  南蕭餓急了,有時候會自己下廚準備東西,久而久之,倒是學會了幾個菜。

  勒景琛看著早餐有清粥,有小菜,還有小籠包,其實心情非常的好,這賣相挺不錯的,就是不知道這味道如何,作高冷狀吃了一個包子,味道還蠻不錯的。

  南蕭已經開口解釋了:“包子是酒店的,粥和小菜是我準備的。”

  於是這個消息一出來,勒景琛足足把一半鍋粥喝完了,小菜也吃的幹幹淨淨,南蕭隻能默默的啃了一個包子,心裏,說好的給我留點呢。

  吃了早餐之後,南蕭準備要離開,可是勒景琛不想讓她走啊,好不容易南蕭肯來,這一走又不知道什麽時候能見麵了,雖然他想見南蕭是分分鍾的事情,可是他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緩和了以後,南蕭離開一秒就是浪費時間。

  “南南,我想吃蘋果。”勒景琛大爺一般的指使人。

  南蕭給他削了一個蘋果,還切成小塊小塊的,供這位爺享用,勒景琛其實吃得很飽,方才這麽幹就是想給南蕭找點事兒幹。

  勒景琛以為南蕭會走,結果南蕭整整在這裏呆了一天,晚飯之前,勒景琛突然作死的問道:“南南,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其實兩人呆了一天,都沒有特意碰觸這個問題,勒景琛這麽猝不及防的問出來時,南蕭突然懵了:“為什麽!”

  “難道你不想跟我重新開始嗎,南蕭,你今天照顧了我一天,你把我當什麽了!”勒景琛也鬱悶了,看著她猶豫的樣子,不由氣不打一處來。

  “我還要考慮一下。”其實她知道自己也是矯情了,她喜歡勒景琛,勒景琛喜歡她,沒必要繼續矯情下去,但是她怕進不了勒家門。

  “南蕭,你明明喜歡我,我也喜歡你,你為什麽不跟我在一起?”勒景琛直接問了。

  對上那一雙墨中透藍的眼眸,以前南蕭總是被這雙眼睛蠱惑,現在也一樣,她承認,她受不了勒景琛的誘.惑,有些人,哪怕走到天涯海角,也難忘情。

  比如她喜歡勒景琛:“阿琛,我們緩一緩好嗎?”

  “不行!”他斷然拒絕,不知道為什麽,他的舊疾突然發作了,很快大汗淋漓,南蕭撲過來問他怎麽了,勒景琛卻一把揮開她,賭氣的說道:“你又不喜歡我,不用你管!”

☆、第211章 別動,讓我抱抱

  看著勒景琛痛苦的快要扭曲的臉色,她又撲了過去,抱住了他,嗓音緊張的發顫:“阿琛,阿琛,我怎麽會不喜歡你呢,我喜歡你,我去叫醫生,你等一下!”

  她急的不行,全亂了,她不知道一些真相的時候,她對勒景琛的感情就複雜,當她知道那些真相的時候,她對他隻有愧疚。

  當年,她還記得自己是何等絕情,她隻顧得怪他沒有保護好媽媽,卻沒有想過他為了保護媽媽已經承受了那麽多痛苦,而且,他從來不曾讓她知道。

  今天如果不是淩安說起這些事情,她估計永遠都不會知道這些真相。

  男人本來正在顫抖的身體,突然用力的摟住了她,他的懷抱一如既往的炙熱,像是火苗一樣輕而易舉的擄獲了她的心,口勿落下來的時候,南蕭下意識的想要抗拒。

  這都什麽時候了,這男人怎麽還想這個。

  勒景琛低啞暗沉的聲音落下來:“別動,讓我抱抱。”

  南蕭感覺他心髒呯呯直響,他的熱情她不是沒有領教過,可是這一次,她卻覺得皮下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有些渴望,有些害怕。

  畢竟他們分開三年了,雖然勒景琛的調情手段一向高超,幾乎不費吹灰之力能將南蕭折騰的意亂情迷,可是這一次,他緩緩進入的時候,南蕭隻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一切結束後,勒景琛抱著南蕭,兩人身上都有汗,融合著那種味道,空氣中有說不出的曖.昧,而南蕭這才後知後覺的紅了臉,自己以前經常罵勒景琛精蟲上腦了,今天自己這才是真正的精蟲上腦了,兩個人,怎麽就這麽做了。

  而且還是勒景琛身體不舒服的情況下,男人的發.泄過後,眉目之間有一種全然舒朗的感覺,得天獨厚的五官分外深邃迷人,尤其是那性感的薄唇,沾了一點兒水光,更是顯得魅惑,他摟著她,低聲喃喃:“南南,你總算回來了。”

  南蕭光顧著自己鬱悶了,聽到他這麽說,又想到他方才在床上的反應,又羞又氣:“我看你身體沒什麽事,既然你好了,我先回去了!”說著,作勢要起來。

  勒景琛卻一把拽住了她,可憐巴巴的開口:“南南,其實方才還很疼,不過做了.愛之後就不疼了,要不咱們再來一次,說不定就好了。”

  一聽這話,南蕭恨不得一巴掌拍過去,這混蛋,特麽是想法設法的想再做一回呢,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可是隻有風情輾轉的痕跡,卻沒有半點真生氣的味道:“勒景琛,你到底是怎麽回事?”昨天晚上看到那一幕,她的心一直平靜不下來。

  在南蕭的印象中,勒景琛一直是挺爺們的漢子,有次騎馬從馬背上摔下來,也沒有見他吱一聲,可是男人昨天晚上那種蒼白無力的表現,卻讓她的心慌的不行。

  這也是為什麽,她方才沒有拒絕他太徹底的原因,一方麵她對這個男人心裏一直有喜歡,雖然三年前,因為一些事情,她離開了他,但是這並不代表她不喜歡他了。

  南蕭是相當一根筋的人,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如果他有別人,她哪怕再喜歡這個人,她也會想法設法把自己的感情斬落的一幹二淨。

  哪怕,終其一生,獨身也行,但是她絕對不允許一個男人三心二意,左擁右抱。

  勒景琛看著南蕭堅持的小臉,在心裏歎了一口氣,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臉:“其實也沒有什麽,當年炸彈炸到了後背,受了點傷,再加上沒有照顧好,所以一到下雨天會有些不舒服。”

  他的語氣卻是輕抹淡寫,仿佛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可是南蕭卻聽的眼珠子一熱,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來,她的眼睛一澀,突然掀開被子,果然看到了他麥色的後背上,有一道長達十幾厘米的疤痕,因為時間的關係,這些疤痕沒有消退,反而顯得有些猙獰。

  感覺到女人滑落的眼淚滴在他後背上,勒景琛扯過南蕭,漫不經心的一笑:“哭什麽,都已經過去那麽長時間了。”其實他說得簡單,當時的傷比這個還要嚴重一些。

  南蕭第一次去見他的時候,那時候他還昏迷不醒著,不是墨心不讓她見,而是那個時候的勒景琛,就連墨心看了都心疼不已。

  整個後背被炸彈炸的血肉模糊,甚至還有石頭將後背的骨頭砸斷了,這些事情,墨心一直知道,所以才對南蕭有那麽大的怨憤,當時她想殺了南蕭的心都有了,更何況是分手。

  墨心這一生就勒景琛一個兒子,對他,她從小就寄予後望,可是偏偏因為南蕭,先是離開勒家,單獨創業,隻是為了找尋她。

  再後來,他為了她媽媽把自己搞成那樣,可是南蕭眼底何曾有勒景琛。

  南蕭的眼淚根本停不下來,她後悔自己在時隔三年之後才知道當年的真相,她後悔自己在沒有了解事情全部之後就冒然下了定論。

  她後悔,自己當年遺棄了勒景琛,南蕭哭得悲慟,手指撫摸著那些錯宗複雜的傷痕,心底一陣澀痛,仿佛有綿綿密密的刺紮入心底一樣:“還疼嗎?”

  勒景琛反轉過身子,將她納入懷中,輕口勿了口勿她的頭頂,語氣恍若歎息:“傻丫頭,早就不疼了,再說了,傷口早好了,不疼了!”

  他越是說的輕抹淡寫,南蕭就越難受,尤其是看到那些傷痕的時候,她心裏不可能沒有一點兒動容:“阿琛,對不起。”

  “又傻了!”勒景琛無奈的替她拭去臉上的淚痕,勾起唇,說道:“早就跟你說過,咱們兩個不用說什麽對不起,再說,你現在不是回到我身邊了嗎?”

  南蕭還是不能自己。

  “南南,哭是多麽浪費力氣的活兒,要不,咱們再做一次,別把體力浪費了!”勒景琛壞壞的逗她,男人掃去臉上的冷硬之後,麵部線條竟然這麽完美。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婚情告急:總裁大叔我已婚 辛有所屬:總裁的禍水前妻 極品前妻 豪門養女:總裁請息怒 豪門燃情:總裁的天價影後 辰婚定雪:沈少引妻入局 奈何予你情深 惹火燃情:總裁,慢點追 錯位婚姻:被摘下的婚戒 禽迷婚骨 首席大人,狠會愛 傅先生,我曾深深愛過你 再嫁豪門:總裁欺身成癮 萌寶太子之母後求賜婚 再婚遊戲:我的老公有點壞 她就是豪門 閃婚密令:軍爺寵入骨 婚命難違:萌妻,領證出列 神秘總裁的心尖寵 女金融師的次貸愛情 萌寶無敵:奶爸養成攻略 軍爺撩妻有度 暖婚似火:寶貝,來親親! 甜妻入懷:老公大人,寵上癮 名門孽婚:首席的暖床小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