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25節

  他目光益加的發沉:“跟我在一起,就讓你這麽難受嗎?”

  南蕭沒出聲,隻是無聲無息的流淚:“勒景琛,三年前我們已經完了,你現在這麽做,有意思嗎,你這麽隨便戲弄我的感情,好玩嗎?”那些質問,像是一塊石頭砸進心底,帶起一片水花,很快又靜謐無聲。

  勒景琛沒動作,隻是緊緊的看著她,那感覺仿佛要把人看穿一樣,好半天之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南蕭,我對你,從來都是真心實意的,你離開三年,我一直在等你回來!”

  “三年前,明明是你媽告訴我……”南蕭情緒激動的說了一句,隨即像是想起來什麽一樣,訥訥的閉了嘴,她深吸了一口氣,閉眼:“我不會再信你的。”

  她像是給自己下詛咒一樣,一遍又一遍的在心裏催眠自己,不能信他,不能信他。

  說著,拉開車門就要下車,結果勒景琛一把拽住了她,他的力道極大,叩的她手腕有點兒疼,南蕭掙脫不掉,兩人就那麽僵持在那裏:“我媽跟你說什麽了?”

  南蕭沒吭聲。

  “說!”勒景琛突然吼了一聲,他墨中透藍的眼眸裏似乎跳出了一層火,燒著她的心,她的心揪痛的厲害,三年前,幾乎是她不敢回憶的一個夜晚。

  那一天,她接到了墨心的電話,墨心素來不反對她跟勒景琛的事情,但是因為墨蘭的事情,她第一次說出了那樣絕然的話,她說,我永遠不會允許你進入我們勒家門的。

  她說,南蕭,你配不上我們阿琛,你跟他在一起,隻會拖累他。

  那一天,她說的話太多,她才發現,她跟勒景琛的差距那麽大,她的自尊鮮血淋漓,再也無法安然,最後一句話,才是真正擊敗她的一句話。

  南蕭已經恢複了平靜,她的眸色是那樣冷,那麽深,又是那麽平靜,那麽幹淨,望著他,隻是一個故人,仿佛他們之間沒有那些纏綿悱側的關係。

  她壓下心中的那些疼痛,開口語氣已經溫和許多:“沒什麽好說的,天色不早了,我上去了!”

  他依舊沒動,坐在那裏巋然不動,穩若泰山:“南蕭,有些事情你不說不代表我不知道,我不想去查,是因為我想給你一個坦白的機會。”

  她的眼睛一澀,又開始泛疼:“說夠了嗎,說夠了,我要下車了!”

  “你終於知道我的名字了!”那一句話,竟然有幾分自嘲的味道,他望著她,那一雙眼睛寫滿了自嘲的味道:“我還以為,你這輩子都不記得我了!”

  心,霎時酸成一團,眼睛又不爭氣的有濕氣湧上來,她幾乎不敢碰觸他的眼睛:“我們是朋友,我怎麽可能不記得你。”那些歲月曆曆在目。

  她從不曾想過,那麽愛過一個人,愛到,為了他三年可以忍受所有的寂寞和痛苦。

  嗬,好一個朋友,他勒景琛從來不想當她的朋友,勒景琛目光緊緊的鎖著她:“我從來沒有把你當朋友,你一直是我的愛人,是我這輩子要娶的人!”

  南蕭沒敢回頭,垂著眼,額角的頭發垂下來,遮住了她眸中的情緒:“那些事情都過去了,勒景琛,我們已經不是三年前的那兩個人了,我們也沒有辦法回到過去。”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回到過去,南蕭,我要的隻是我們的未來!”勒景琛信誓旦旦的說道,他的目光專注的仿佛一朵星子,灼灼似火。

  南蕭不知道怎麽逃到樓上的,回到家裏,沒想到小玫瑰早就回來了,她抱著薯片吃驚的望著她,像是不敢相信南蕭會這麽狼狽:“你怎麽這麽快回來了?”

  “吃完飯就回來了!”南蕭淡淡一句,其實並不想說話,丟下一句我先睡了,轉身進了房間,看著緊閉的房門,小玫瑰吐了吐舌頭,往樓下望了望。

  果然,黑色的商務車旁邊還站著一個男人,正是勒景琛,因為離得遠,她看不清楚他整個麵容,可是男人清濯如玉的眸子卻似星芒一般攝人心神。

  她歎了一口氣,這兩人啊,還沒有走到沙發邊,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她一看到來電提示,望了一眼南蕭的房間,這才拿著鑰匙悄悄的出了門,直到走到安全通道才接了電話,聲音小心翼翼的:“勒先生。”

  “她怎麽樣了?”

  “已經睡了,勒先生,你們是不是又吵架了?”小玫瑰忐忑不安的問道,其實她之所以跟南蕭認識,還是有原因的,三年前,她離家出走,分文沒有,差點餓死在街頭,是淩安救了她,淩安給她吃的,住的,甚至,還給了她最喜歡的吉它。

  但是隻有一個條件,他想讓她陪一個人,熬過一段歲月。

  她跟蕭成功的交上了朋友,蕭仿佛有一個神秘的過去,她從來都不願意提及,甚至她除了忙碌,就是沉默,當然她也會開心的跟她聊天,說話,但是她經常是一個人發呆。

  後來,她才知道那個真正讓她陪在南蕭身邊的人是勒景琛。

  勒景琛沒說話,小玫瑰是他的人,她替自己陪在南蕭身邊三年:“沒有。”

  “勒先生,我不知道你跟蕭有什麽矛盾,但是你如果喜歡她,就要把話說清楚,你們這樣一直下去,她不好過,你也心疼!”小玫瑰其實挺為這兩人犯愁的。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磨磨蹭蹭的這是做什麽呢,她都看著鬱悶的不行,但是皇帝不急啊,偏偏把她們這幫外人急壞了。

  “要不,我跟蕭說說吧,她如果知道了也許……”小玫瑰話還沒有說完,勒景琛就打斷了她的話,他的氣息低沉:“不用了,她最近比較忙,等忙完這段時間再說。”

  “可是……”

  “好了,我掛了!”勒景琛說完就掛了電話,小玫瑰有些無語了,這什麽人啊這!

  南蕭已經連續幾天吃到了同樣的早餐,她不可能沒懷疑,隻是小玫瑰掩飾的很好,還是被她看出了一些破綻,比如她每次見勒景琛的時候相當怪異。

  但是真正讓她看出破綻的時候,是她跟淩安見麵,小玫瑰看著淩安眼底一喜,想過去打招呼,但是南蕭剛好從會議室裏出來,看著小玫瑰跟他熟稔的樣子,才覺得怪異。

  她站定,看著那兩人,那兩人發現她之後,淩安還是一慣的沉穩,倒是小玫瑰藏不住心事,一臉緊張,張嘴就是解釋一句:“蕭,其實我們,我們沒什麽的,我剛認識淩大哥。”

  “我知道。”南蕭很平靜的回了一句:“這邊已經忙完了,你是留下,還是離開?”

  “我跟你走!”小玫瑰果斷甩了淩安,跟她走人。

  其實南蕭這次回來不止要辦畫展,同時她也有打算辦一個培訓班,隻是很多東西需要籌劃。不知道什麽時候,天下起了大雨,南蕭跟小玫瑰躲在門口避雨,想著雨停了再過去,而這時,勒景琛撐了把大傘過來,在南蕭麵前站定:“我送你過去。”

  “不用了,謝謝!”南蕭潛意識的不想跟他接觸太多。

  “天氣預報,今天會一直下雨,難道你不打算去展館那邊看看嗎?”勒景琛不徐不緩的說道,南蕭猶豫幾秒,還沒有反應過來,被勒景琛一把拽到傘下。

  而小玫瑰還想跟過來,勒景琛卻說:“一把傘裝不下三個人,我陪她去。”

  小玫瑰想說,憑什麽啊,但是一想到勒景琛是她的雇主,她慫了。

  雨下得很大,南蕭身上卻沒有濺多少雨滯,倒是勒景琛濕了大半個身子,看起來比較狼狽,上了車之後,勒景琛看了南蕭一眼,女子五官精致,透著難以言說的柔軟。

  他還沒有出聲,卻聽她淡淡問道:“你跟Rose認識多久了?”

  -本章完結-

☆、第209章 你是不是來找勒景琛

  勒景琛卻不緊不慢的抽出了一條幹淨毛巾,堪堪遞過去,其實南蕭身上的衣服沒濕,倒是褲腿濕了,畢竟那麽大雨,走在雨裏不可能沒有一點兒影響。

  雨有點兒涼,仿佛滲到了皮膚裏麵,帶著寒意。

  她沒接毛巾,他也不催促,隻是定定的看著她,兩人仿佛像較真一樣,一動不動著,最終南蕭接了毛巾,望了他一眼,他臉上是冰涼的雨水,鬢發貼在一起,映襯著整個側顏蒼白冰冷,卻分外好看,那張涼薄的唇仿若失血一般,仿佛大病初愈的病人。

  不知道從哪兒起了一個念頭,她突然伸出手接過毛巾替他擦了擦頭發,她的動作輕柔,緩慢,勒景琛幾乎不敢相信南蕭會對他有這麽溫柔的動作。

  一時之間,感覺心髒呯呯作跳,不是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夥子了,他的心卻跳的雜亂無章。

  直到她收回手,他有些悵然所失,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腕,翻手一扣,將她的小手包裹在他的大掌裏,雙手交握的那一處,仿佛有什麽東西鉻在上麵一樣,絕對的炙熱,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卻讓南蕭的心尖呯呯直跳。

  南蕭下意識的想掙脫出來,但是死活也掙脫不開,當她準備出聲喝斥的時候,勒景琛突然從容的鬆開了他的手,麵無表情的發動了車子。

  一路上,勒景琛都沒有要說話的意思,南蕭張了張嘴,有幾次問話溜到嘴邊,想問他為什麽,可是她突然發現自己問不出來。

  萬一自己搞錯了,那得多自作多情啊,方才那一幕又在腦子裏晃來晃去,淩安跟小玫瑰的熟稔,以及那一次,他送自己回家,同樣的早餐盒,還有次次的巧遇。

  如果沒有鬼才怪,她知道這些事情不可能是順其自然發生的,而是有人在幕後推波助瀾,而這個人,可能就是勒景琛。

  他說自己沒有結婚,當年並沒有娶誰,如果這是真的……那該多好。

  直到車子在展館停了下來,勒景琛的一聲到了才讓她突然醒悟過來,尷尬的轉了轉眼睛,下車,又是沉穩的南蕭,仿佛那個失神的南蕭不存在一樣。

  其實今天過來這裏,也是確定最後的工作,很多畫早已經從國外運回來的,其中一部作的著作是南蕭在國我描繪的,當然,還有一部分是南蕭近期畫的。

  不過最引人注目的是蕭爸爸的那幅畫,他當年在國畫界已經是聲名遠揚的人物,其中很多作品在市場上被人臨摹,可是沒有一個人能把那幅畫畫的跟當年一樣傳神。

  而南蕭,這一次吃盡了苦頭,才找到其中一幅,因此當作鎮店之寶。

  等展會開始,那幅畫就會掛在最顯眼的位置。但是南蕭沒有想到,她想跟勒景琛聊聊的時候,他卻突然說有事走了,他送南蕭回去之後,開車離開。

  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她上了樓之後,小玫瑰做了宵夜,其實就是水果沙拉,看著她回來,熱情的招呼她。

  南蕭不餓,但盛情難卻,最終還是坐下,吃了兩口沙拉。

  小玫瑰心裏又慌又亂了,南蕭突然知道她跟勒景琛的關係,會不會怪她,會不會覺得她背叛了她,其實當初收勒景琛的錢,是因為她確實窮的,畢竟離家出走的小姑娘富裕到哪兒,她沒錢,又背井離鄉,差點餓死在法國街頭。

  如果不是淩安出現,興許這個世界上早已經沒有小玫瑰的存在了。

  當時勒景琛幫了她,但是條件隻有一個,她陪在南蕭身邊,有時候給她弄點飯,有時候催促她休息,壞事倒是沒幹過,頂多說白點就是一照顧。

  為這事兒,犯不著生氣吧?

  糾結半天,小玫瑰終於開口了,挺忐忑的,她本來挺直爽的一個人,秘密被揭穿了覺得不好意思,聲音都細了很多:“蕭,Sorry,我不該瞞著你,我跟勒先生其實是認識的。”

  南蕭也猜了一個大概,隻是從小玫瑰口中聽到這些話的時候,眼睛犯酸,勒景琛,當年你讓媽那麽絕情的趕我離開,現在又是這麽做什麽。

  心裏始終有一個結,隻不過她沒辦法跟小玫瑰計較,畢竟她給了她三年溫暖,而那個幕後指使者是勒景琛而已:“你們認識多久了?”

  “一開始就認識。”小玫瑰揣測著南蕭的神色,不自覺咽了一口水。

  “他倒是費心了。”這話似乎帶了一絲嘲弄,說完,南蕭起身:“我累了,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忙,早點睡吧!”

  “蕭,你不生氣吧?”小玫瑰看著她的背影,追問了一句。

  “有什麽好生氣的,有人對我好,我接受就行了!”南蕭回了一句,隨即進了房間,洗了澡之後,她躺在大床上,明明很困,卻沒有一點兒睡意。

  她想了很多,想她跟勒景琛從前的事情,如果說對這個人沒有一點兒舊情,那是不可能的,隻是,她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機會去嚐試愛情。

  當年不可否認,墨心那通電話對她的影響力很大,墨心在她心目中一直是很溫和的形象,那一次卻幾乎竭斯底理的對她說那些話,現在想起來她的心還是隱隱作痛。

  雨還在不停的下著,挺大的雨,在世界上卷起各種各樣的水花,她還記得以前她跟勒景琛在一起的時候,如果有一把傘,他把她的按在他懷裏,替她遮風擋雨。

  而今天,同樣一把傘,而他隻是替她遮雨,他濕了大半個身子,而她安然無恙。

  心裏不是沒有感覺的,隻是她不敢說出來,不敢把情感流露出來,她不是一個冷血動物,在勒景琛做了那麽多之後,她不可能一絲動容都沒有。

  隻是,她怕了。

  她怕跟勒景琛在一起,又會遇到那些事情,她真的怕了,蕭家的事情沒有解決,她真的沒有辦法跟他安心在一起,而她,勒家能接受嗎?

  翻來覆去怎麽就是睡不著,南蕭從床上坐了起來,下意識的按了勒景琛的號碼,但是他電話關機了,南蕭有些泄氣,重新躺在床上,可還是沒有睡意。

  今天勒景琛臉色蒼白的一幕一直在自己眼前浮動個不停,她從床上彈跳起來,換了一件外出的衣服,叩了叩小玫瑰的房門,小玫瑰挺忐忑的,望著南蕭:“蕭,怎麽了?”

  這大半夜的,該不會打算找她算帳的節奏吧!

  南蕭覺得自己的麵容估計是太冷了,才會讓小玫瑰害怕,她想她真是太急了,腦子裏突然有一個不顧一切的想法,隻是想見見他,哪怕見一麵都好。

  她放鬆了麵目表情,連語氣都是如此:“他住在哪兒?”既然小玫瑰跟她認識,沒道理不知道他住在哪裏,南蕭想去找他,自然要從小玫瑰這邊入手。

  “蕭,你別生氣,勒先生沒有惡意的,他隻是想讓我照顧你而已。”小玫瑰一聽這話,心裏嘀咕著,完蛋了,勒先生真的惹蕭生氣了,平時蕭性子挺溫和的一個人,這三更半夜的突然要找勒先生,這特麽是氣的睡不著覺的節奏啊。

  很想跟勒先生打個電話問問這是怎麽回事兒,但是她不敢啊。

  南蕭無奈一笑,小玫瑰這是以為她打算去找勒景琛算帳嗎?再說,她這個小身子板,要揍勒景琛這種事,她還真是完成不了:“你放心,我找他隻是有點事。”

  “真的?”小玫瑰不確定的語氣問道。

  “當然是真的,你以為我三更半夜不睡覺是去他算帳啊!”南蕭忍不住好笑問道,其實她真沒有這種想法,絕對沒有!她在心裏認真保證。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司令大人,求床咚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唯妻至上,總裁老公欠收拾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愛你入骨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我家大叔好傲嬌 權寵寶貝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