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24節

可是她回來了,怎麽說她跟他沒關係,如果沒關係,是誰曾經在他心頭鉻了一個印。
  那個口勿就像是帶著回憶的中決絕一樣,火辣,無情,炙熱無比,甚至還有絕望,不知道是什麽時候結束的,南蕭全身無力,冷靜的問:“夠了嗎?”
  有些人就是毒藥,嚐了之後就讓你永生難忘,如果方才南蕭還沒有想起來這個人是誰,那麽如今她已經想起來了,那些撲天蓋地的記憶層層而來,排山倒海的朝她壓了過來。
  她感覺心口一窒,有一股子說不出的感覺蔓延開來:“勒景琛,你既然都結婚了,你為什麽還要招惹我!”
  勒景琛一怔,不可置信的看著她:“誰告訴你,我結婚了!”
  “你……”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一樣,南蕭望著那雙墨中透藍的眼睛,像是閃爍著一把小火苗,灼灼的望著她,她心口跳動的厲害。
  當年,她接了那通電話,以為勒景琛真的結婚了,難道這是假的?
  這幾年她從來沒有懷疑過,那通電話的直實性,可是勒景琛是什麽意思:“你難道沒有!”
  聽著她的語氣軟了下來,勒景琛難得一勾唇,這個男人三年時光已經很少笑,偶爾笑的時候亦是淺淺,如此一笑,便生出一種說不出的韻味來:“我有沒有結婚,你不是知道?”
  南蕭還沒有說話,他又幽幽道來:“南南,我一直在等你,你不知道嗎?”
  轟的一聲,大腦裏仿佛有無數道白光炸開,南蕭震驚的看著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
  次日,南蕭醒的時候,才六點鍾,這麽多年已經養成了生物鍾,一到這個點兒她就睡不著了,時差調整過來之後,她已經跟過去的習慣並無二致。
  她看著大chuang另外一側,隱隱有些壓痕,空氣中還拂動著男人淡淡的冷香,昨晚那些回憶突然如潮水一般灌入了她的腦袋中,到底是真實還是自己臆想?
  她分不清是怎麽感受,下一秒,有人推門而入,勒景琛看著怔怔的南蕭,唇角似乎攜了一絲笑:“醒了?”
  南蕭突然清醒了,大清早的有人突然闖進自己的閨房是什麽感覺,尤其是這個人還是勒景琛,她整個人都不好了,震驚的瞪著他:“你,你怎麽在這裏?”
  這特麽昨天晚上絕對不是夢吧,這人都在這兒了,我的天,昨天晚上到底怎麽回事。
  晨光朦朧,透著隱隱的曖.昧,有細碎的光暈從窗簾外飄了進來,落在女人身上,有幾許傾城的味道,她的皮膚白希,大眼幹淨分明,露著些許的情緒,但是這樣的南蕭有幾分真實,而不是笑的時候總透著拒人千裏之外的疏離。
  這是他的南南,時隔三年,總算回來了:“昨晚的事,都忘了?”那語氣分明透著幾分曖.昧,尤其是從舌尖溜過的時候,隱隱咬了最後一個音,更是曖.昧至極。
  南蕭已經不是三年前被人保護的太好的小姑娘,這三年她其實也經曆了不少事,雖然心裏兵荒馬亂著,但是麵上卻是鎮定的很,除了方才那一抹小小的意外,她這會兒已經恢複了平靜,從容,擁著被子坐了起來,開口:“昨天喝斷片了,不記得了,勒先生,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是我家。”
  “當然。”他倒是有勇氣承認。
  “那麽,我這裏不歡迎你,請你出去!”她開口,明顯語氣裏透著幾分堅持。
  勒景琛看著她堅持的模樣,倒也沒有多說什麽,隻是淡淡開口:“早餐幫你準備好了,就在餐桌上,你吃了之後再出去工作。”
  南蕭一看,果然如此,餐桌上確實擺了早餐,應該是勒景琛自己準備的,還用了保溫盒裝著,生怕著涼了一下,她一看那些口味,全是自己喜歡叫的,有些懊惱的咬了咬舌頭。
  昨晚的記憶並不是很真切,但是現在看到勒景琛這麽做,她心裏其實有點兒不舒服,都結婚的人了,為什麽還要對她這麽好!
  當天,南蕭忙到很晚,她去了展廳,因為是交給設計公司做宣傳,推廣,但是很多細節化的事情還是要自己親力親為,從展廳出來之後,已經很晚了。
  小玫瑰累得夠嗆,不過還是憑勞任怨的,一副信心十足的樣子,她雖然累,覺得心裏麵軟軟的,仿佛走出了第一步,很快,很多事情都能慢慢朝好的方向發展了。
  而她需要的就是這些,剛出來,就看到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停在路邊,她看著那車子,突然有一種預感,果然下一秒,車窗降下來,露出了勒景琛的臉,他下車,朝她大步走過來,直到來到她身邊,低沉說道:“南南,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有Rose在就好了!”南蕭拒絕,但是勒景琛卻堅持,目光掃了小玫瑰一眼。
  一旁的小玫瑰看著近在咫尺的勒景琛,眼神兒有點兒亂瞟,最終礙於壓力,開口說道:“蕭,抱歉啊,我今晚有個約會,不能跟你一起回去了啊!”
  說完,撒腿跑人!
  南蕭無語了,這特麽是基友嗎,有這麽坑人的嗎!
  -本章完結-
☆、第207章 他想重新複合
  南蕭的臉色變得很快,方才一陣無語,這會兒已經平靜下來,她稍稍側身,笑了一下,開口卻是平淡一句:“勒少,好巧!”
  勒景琛在心裏鄙視她虛偽,麵上卻不顯:“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南蕭拒絕的意思很明顯,結果某人一副厚臉皮的樣子,你不上車我今天也賴在這裏不走了,最終,南蕭選擇了妥協,她可不想在大門口任人觀賞。
  上了車之後,兩人都沒說話,直到車子停在了一家餐廳,南蕭突然意識到勒景琛想幹嘛了,她瞪了他一眼,語氣輕漫:“勒景琛,你這樣,有意思嗎?”
  勒景琛停下車子,回頭看了後座的女人一眼,勾唇:“隻是吃頓飯而已,你放心,在你沒有允許之前,我不會對你動手動腳,當然——”
  說到這裏的時候,他刻意的笑了笑,深邃的眼眸流光瀲灩,唇稍卻攜了一抹風情,淡淡而綻:“如果你不反對的話,現在也可以!”
  混蛋啊!南蕭臉色平靜,這三年早已經練就了從容不迫:“既然是吃飯,那就走吧!”
  一頓晚飯吃得極其安靜,不過兩人倒是沒什麽胃口,南蕭喝了小半碗飯之後就再也吃不下了,她喝了一口水果茶,目光寧靜,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靜謐,仿佛看過大起大落之後的風輕雲淡:“如果沒什麽事,我先回去了!”說完,作勢要走。
  “南南,難道你就沒有什麽想跟我說的嗎?”勒景琛突然平靜下來,他的雙眼很深,很沉,像是一個巨大的謎團一樣,讓人情不自禁被他吸引。
  “抱歉,沒有。”說著她已經站起身,可是下一秒,她卻被勒景琛突然一拽,跌倒在他懷裏,女人先是劇烈掙紮,爾後見實在掙脫不開,平靜下來:“你這樣做,有意思嗎?”
  勒景琛隻是輕輕的摟著她,沒說話,南蕭的個子在女人之中已經算是很高的了,但是在勒景琛麵前,卻跟個孩子一樣,她的側臉貼著他的胸口,能聽到那裏麵的心髒呯呯直跳。
  又沉又穩,一下一下的敲進她的心裏,兩人都沒說話,直到勒景琛突然出了聲,聲音磁性好聽:“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南蕭上了樓之後,從窗口往下一看,果然勒景琛還沒有走,他的那輛商務車就停在樓下,他整個人倚靠在車窗邊,指尖有隱隱約約的腥紅跳動。
  她看了一眼,覺得他不可理喻,明明都結婚了,現在做這些有什麽意義,她不可能忘了三年前那通電話,如果不是那通電話,她可能還不會那麽決然離開。
  沉下眼眸,她警告自己,別想了,南蕭,現在當務之急,辦好畫展,讓更多人知道蕭氏一脈國畫的存在,更重要的是……
  想到這裏,她的心慢慢的平靜下來,轉身進了浴室。
  次日一早,南蕭起的很早,小玫瑰難得也起了個早,瞧見她從房間出來,趕緊招呼她:“蕭,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趕緊趁熱吃。”
  南蕭注意著那些包裝盒,目光深沉,她記得,那天早上,勒景琛準備的也是這家餐廳。
  難道是巧合,還是這些東西其實是勒景琛準備的?
  這天,南蕭跟合作方敲定了最後的合作事宜,她伸了一個懶腰,這段時間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畫展結束,如果反映比較好的話,也許很快就能到其他地方辦畫展了。
  到那時候,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看到蕭氏的畫作,也知道曾經國畫界有蕭家這樣一個傳奇的存在,伸了伸懶腰,南蕭難得心情很好,打算請大家吃飯。
  吃飯的地點定在B市一家還算出名的酒店,眾人正熱鬧著,這會兒,突然有人推門進來,從外麵進來一個人,男人長身如玉,幹淨的針織衫,淺色長褲,優雅沉穩的樣子,讓人不由微微側目,有人已經驚的瞪大眼睛:“勒影帝!”
  勒景琛息影也就這幾年的事兒,以前他可是娛樂圈大紅大紫的人物,這會兒突然出現在公司,有不明所以的人,已經驚訝的叫出了聲。天啊,勒景琛啊,竟然是勒景琛。
  他卻直接來到南蕭麵前,對眾位說道:“今晚我請客,記我帳上就行,南蕭我先帶走了!”
  於是,他在眾目睽睽之下,果斷拉著南蕭出去,南蕭其實是拒絕的,但是她拒絕不得,這個男人一旦強勢起來,根本容不得你拒絕。
  直到快到了飯店門口,南蕭才一把甩開了他:“勒景琛,你幹什麽!”
  “吃飯!”勒景琛隨口說道。
  “我已經吃過飯了,暫時還不餓,你想吃飯,可以找你老婆陪你去吃!”這話分明有賭氣的成份在裏麵,其實這段時間,南蕭也明白,勒景琛的狀態不像是一個已婚的人。
  他像是無所事事一樣,幾乎把所有的時間浪費在她身上了,有幾次半夜她醒來,往樓下一看,他的車子就停在她樓下,但是他沒有要上來的意思。
  有好幾次,她想下去問問他為什麽,可是她不敢,她怕自己問了,那些控製不住的感情要呼嘯著從心底最深處的那一層地方跑出來,再也無法抵擋。
  而且,一件事情你明明知道它是錯的,為什麽還要朝著那個方麵發展呢。
  “我暫時單身!”勒景琛以為自己已經表達的很明確了,但是看著南蕭氣急敗壞的樣子,他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什麽地方搞錯了,比如他結婚這件事情。
  他怎麽不知道自己結婚了,而且看南蕭這樣子,似乎對他結婚一事很是篤定一樣。
  南蕭不可置信的望了他一眼,心裏,難不成勒景琛結婚了,又離了?
  他似乎感覺到了她的疑惑,又重複,很堅定的語氣:“這幾年,我一直未婚!”
  此時此刻,南蕭的心情是崩潰的,未婚,這特麽不是逗人嗎,她雖然性子沉了很多,但是私底下,還是一個無比歡脫的小姑娘:“這跟我有什麽關係!”
  “你說呢?”勒景琛反問一句,拽著她的手:“陪我去吃飯。”
  “不去!”她硬生拒絕。
  “我一天沒吃飯了!”勒景琛語氣很幽怨,其實這段時間他也很忙,他讓淩安找人跟她簽了合同,但是南蕭在國外名氣是挺大的,可是她這個人不愛出風頭,僅限於國外的媒體知曉,所以她在國氣雖然名氣十足,但是回到國內之後,並沒有多加渲染。
  很多人並不知道在法國名氣極大的蕭重回了故土。
  還有一點,當年南蕭退出娛樂圈的事情太過複雜,雖然已經時隔三年,但是他擔心有人再把三年前的事情拿出來說事,既然她一直想做的事情,他可以替她掃平一切障礙。
  “關我什麽事!”南蕭不客氣的說道,說完就後悔了,她自己是不是太矯情了,就算她跟勒景琛已經不是男女朋友了,但是好歹在一起過,不至於連朋友都做不了。
  可是,勒景琛這根本不是做朋友的節奏,他分明是想……複合。
  想到勒家,想到那些糾纏多時的往事,她自己現在是沒有勇氣去重新麵對的。
  勒景琛不說話,隻是目光深深的看著她,那裏麵像是有一抹小哀怨,你忍心嗎,你忍心嗎,我真的忍心我餓死嗎,南蕭最終敗下陣來。
  無論時光過了多久,對這個男人,她向來沒有一點兒抵抗力。
  最終,兩人去了一家麵店,挺普通的一家小店,南蕭有些驚訝,這家夥這麽有錢,就來吃碗麵,腦子沒秀逗吧,他卻已經像是知道她在想什麽一樣,淡淡出聲:“這家麵的味道還不錯,我以前來過。”說完,深深的看了南蕭一眼。
  南蕭不覺得這家麵館有什麽特別的,但還是沒有開口吐槽。
  勒景琛叫了兩碗麵,她本來不餓,但是聞到香氣,突然有點兒餓了,其實方才她也沒有吃什麽,這菜剛剛上來,就被他拽出來,現在這香氣一誘.惑,得,給餓了。
  看著南蕭的樣子,勒景琛招呼她:“客氣什麽,趕緊吃呀!”
  兩人吃了麵之後,從餐館裏出來,夜色寧靜,安然,整個城市有一種說不出的靜謐,兩人並肩走在人行道上,南蕭的臉略紅,一想到方才的畫麵,她也是醉了。
  勒景琛他怎麽可以,怎麽能這麽做呢,混蛋啊,她在心裏吐槽,方才兩人吃麵的時候,南蕭飯量不大,這些年,吃的益發的少,所以一碗麵,怎麽都吃不完。
  放下筷子之後,勒景琛直接端過她的碗,一點兒都不計較的吃了起來,南蕭當時想拒絕都不行,一想到,自己的口水吞到他肚子裏,她其實好糾結啊。
  兩人一路平安無事的回到南蕭家,車子還沒有熄火,勒景琛突然整個人朝她壓了下來,南蕭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被一個口勿奪去了呼吸。
  -本章完結-
☆、第208章 跟我在一起,讓你這麽難受嗎?
  那一個口勿,讓南蕭驚了一下,夜色有點兒沉,車窗裏的暖光盈然灑在男人身上,他起初先是輕觸,他柔軟的唇瓣撫摸著她的唇瓣時,南蕭有一種靈魂發麻的感覺。
  有一個聲音仿佛在說,就是他,等了這麽久,終於等到他了,可是在看到那張得天獨厚的五官時,她突然醒悟了過來,這是勒景琛。
  她沒有動作,也沒有回應,隻是任由著他口勿著,很久以前,他也曾口勿過她,比這更凶猛,比這更無畏,也比這更撩人,那時的她是如何回應的。
  是跟他抵死纏綿,還是熱情相擁,可是這一刻,她什麽都不能做,什麽都做不了。
  她沒有動,一下都沒有反應,隨著他口勿的益發動情,尋找她的舌時,那種曖.昧的讓人頭皮發麻的試探時,她的眼淚慢慢的滾落下來。
  勒景琛觸到她臉上的濕意時,驀地放開了她。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