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23

縱使再心有甘,勒景琛還是把方才的話全數咽了下去,他知道蕭笑跟南蕭是故人,想必她們有很多話要說。

蕭笑完全沒了以前的記憶,如果南蕭能讓她想起過去也未嚐不好!

現在很多證據指明著當年的女孩子是蕭家蕭笑,可是他總覺得有什麽地方不對!

“姐姐,謝謝你昨天救了我,那些壞人沒有抓你吧?”蕭笑倒沒有感覺到有什麽不對,伸手挽住了南蕭的胳膊,一副跟她熟稔至極的模樣。

“沒事!”南蕭搖頭,隻覺得眼眶又開始熱了:“勒景琛,我想跟她單獨聊聊!”

勒景琛看著這兩個人,點頭:“你們談,我就在樓下!”

很快,房間裏麵隻剩下兩個人,南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那些悲慟的念頭全部壓在心裏麵,她望著蕭笑,仿佛跟十四年前一樣:“笑笑,你真的不記得我嗎?”

“我記得你啊,你就是昨天的那個姐姐啊,姐姐,謝謝你救了我!”蕭笑認真的說道。

南蕭看著她這個樣子,感覺想哭,真的想哭,她突然伸出手,扒開了蕭笑的衣服,蕭笑有些抗拒,可是南蕭太執著,最終拉拉扯扯之下,南蕭看到了那塊玉牌!

時光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容顏,時光卻改變了不了一個物件!

當年蕭爸爸把這兩把玉牌給她們兩個的時候,讓她們好好保管,無論發生什麽事,這塊玉牌不能丟,哪怕是命都沒有了,也不能把這塊玉給任何人!

南蕭想到當年蕭爸爸的叮囑,眼淚又忍不住滾落下來,她把兩塊玉拚成一起,那兩塊原本看似無關緊要的玉卻仿佛成了一塊玉一樣。

隻可惜,南蕭那塊玉碎了一半,她看著那一對玉,吸了一口氣,又笑又哭,反應奇怪的不行:“笑笑,我就知道是你,真的是你……”

蕭笑對她的反應不能理解,她隻是奇怪為什麽這兩塊玉竟然能拚在一起,可是看著南蕭的反應,腦子裏仿佛有什麽迷迷茫茫的一閃而過,可最後剩下的卻是一道白光。

她無奈的搖了搖頭:“你在說什麽!我聽不懂!”

南蕭卻激動的不行,她找了十四年,終於找到了蕭笑,她們十一歲分開,再重逢時光已經過去了十四年,她突然緊緊的抱住了蕭笑。

蕭笑素來不喜歡跟陌生人接近,她雖然身在勒家,可是除了勒景琛能接近她,其他人根本近不了她的身,南蕭抱住她的那一刻,她本能的想把她推開。

可是心裏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仿佛這個懷抱自己很熟悉一樣,她伸了伸手,並沒有把人扔出去,也沒有動手揍她,她猶豫了片刻,慢慢成拳的拳頭最終放下了。

但她沒有回抱南蕭,隻是任由她抱著她,哭得淚淹山河:“笑笑,我就知道是你,我是江蕭,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們從小跟蕭爸爸學國畫,我們還說,長大後要一起成為一個國畫家,我們要讓那些老頭子看看,不能小看我們!這些,你都忘了嗎?”

“可是,我不認識你啊!”蕭笑不能理解南蕭的悲傷,也不能理解她的感情!

南蕭看著蕭笑陌生的眼神兒,心一陣痛,她的眼淚流到了蕭笑皮膚上,一陣溫熱,又有些燙,像是有什麽東西燙到了蕭笑的心尖上一樣,疼的厲害。

為什麽會有這種感覺,她仿佛想起了很多東西,她想到她昏迷之前,有人在她耳邊對她說,報仇,報仇!

可是她不記得了,她真的忘了,頭好痛,好痛!

南蕭伸手抹了抹眼淚:“可是,你一直喊我姐姐啊!”

“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就認識你!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誰!”蕭笑直言了當的說道,她的性子偏冷,偶有溫和的時候,大概就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南蕭深吸了一口氣,因為情緒太激動,眼睛和鼻子都紅得厲害,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一樣,她說:“沒關係,你不認識我,我們可以重新認識,笑笑,你隻要記得,我是你姐姐,我是這個世界上,最不會傷害你的人!”

“可是,琛哥說了,他才永遠不會傷害我!”蕭笑認真反駁,她覺得自己不能理解南蕭的意思,她自己對她的感覺也奇怪,似乎認識,又似乎陌生。

南蕭的心一緊,追問了一句:“你跟他是什麽關係?”

第177章 南南,咱們不怕!

提到勒景琛,蕭笑難得笑了一下,甜蜜從眼珠子裏溢出來,滿的跟糖一樣:“他說,我是他這輩子要找的那個人!”

南蕭的心尖一顫,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在心頭蔓延,時至今日,發生了這麽多事情,她如果再看不出一點兒端倪,那隻能說明自己是個傻瓜了。

蕭笑突然出現在勒家,勒景琛對她嗬護備至,甚至連自己都可以拋下。

他說,蕭笑是他的故人。

蕭笑說,我是勒景琛這輩子要找的人。

再加上墨邵楠和勒俊遠的那些話,她不可能想不到她隻是勒景琛認錯的那個人。

他說的喜歡她,其實是因為另外一個女孩兒,他看上她,賴上她,跟她假裝情侶,全是因為她身上的那半塊玉,她當初不明白,為什麽勒景琛對她月匈前的那半玉那麽情有獨鍾。

他每次跟她做.愛,撞到她身體最深處的時候,他會口勿那塊玉像是上癮了一樣。

現在,她突然全懂了,因為他要找的是蕭笑,他把她當成了蕭笑,她隻是蕭笑的替身。

“笑笑,你喜歡他嗎?”南蕭問得心痛,心如死灰大概就是指她現在這個樣子吧。

“喜歡啊,琛哥對我很好,我為什麽不喜歡他!”蕭笑眨了眨眼睛,一副幸福至極的樣子,可是一抬頭就看到了淚流滿麵的南蕭,她突然有點兒慌了:“姐姐,你哭什麽?”

南蕭若無其事的扯了一個笑,伸手抹了抹眼淚,暗罵自己一聲沒出息,仰著頭,把眼淚逼了回去,她繼續笑,笑的幸福至極:“沒什麽,我隻是太高興了,笑笑,你不知道這十四年,我一直在找你,可是我總找不到你,好在,我現在總算找到你了!”

“可是,我根本不記得你!”蕭笑很是苦惱。

“沒關係,我記得你就好,你就是忘了我,也沒關係的,這種事,讓我一個人記得就好了!”南蕭其實心裏也怕蕭笑想起來那些過去。

蕭笑失憶了,記憶中一片空白,她對她好,會補償她,可是她如果一旦知道了那些過去,她會原諒她嗎!八年前,曹佩聲告訴她,當年蕭爸爸落刀,跟江恩年有莫大的關係,江恩年為了自己的利益把一向視他為兄弟的蕭爸爸拉下馬,他取而代之。

而自己是江恩年的女兒,雖然她跟江恩年說了無數她跟他沒關係,可是如果蕭笑知道,她難保不會責怪自己?到那時候,她還願意把她當成姐姐嗎!

如果她能忘了那些痛苦的往事,其實也好!

至少,蕭笑不會恨她入骨,至少,她還有機會呆在她身邊補償她!

兩人聊了有半個小時,南蕭跟蕭笑說了很多往事,可是蕭笑想不起來,她的記憶就像是被人清除過了一樣,忘得幹幹淨淨,包括從前種種。

唯一記得的,可能就是骨子裏的國畫,別的前塵往事,她都不記得了。

她不知道蕭爸爸蕭媽媽去了哪裏,她隻知道,自己一醒來,就看到了勒景琛。

南蕭送蕭笑離開,兩人約定過幾天再見麵,一起去畫畫,然後分別,平靜至極。

直至淩安帶著蕭笑離開之後,南蕭的笑才算是徹底垮了下來,她從來沒有覺得笑是一件讓人疲憊的事。

以前走t台的時候,有時候需要笑,有時候麵無表情,有時候需要氣質,可是今天,她卻發現,這個世界上最難的事情就是我明明很悲傷,卻一直假裝若無其事。

送走蕭笑,南蕭也要離開,她說她要回醫院,曹佩聲一個人在醫院裏,她不放心。

勒景琛卻不同意,死活都不同意,南蕭的表情從始至終雲淡風清,可越是這樣,他越恐懼,他不知道南蕭跟蕭笑說了什麽,可是他在害怕,害怕南蕭會不見了一樣。

“南南,我們談談好不好?”他再次舊話重提。

可是她卻沒有談的心思,她很累,真的累,這一天,仿佛打了一場戰爭一樣,刀與劍爭鋒,槍與炮爭鳴,成功與失敗,感情與親情,在她腦子裏征戰!

她累得不行,腦仁裏都有鑽心的疼,她想睡一覺,好好睡一覺,小時候媽媽說,如果生病了,睡一覺就好了,她想睡一覺,也許這些疼痛就能減輕了。

她說:“勒景琛,我好累,你讓我睡一覺好不好?”

“好,你想睡到什麽時候都可以,你在這裏睡好不好,醫院那邊休息不方便,你在這裏睡,我就在這裏守著你,你什麽時候睡醒了,我們什麽時候再聊!”勒景琛堅持說道。

如果勒景琛在這裏,南蕭怎麽可能睡得下,兩人僵持了半天,南蕭累了,她一根手指頭都不想輕:“這段時間,媽媽生病,我很累,她做手術之前我擔心,手術成功之後,我還擔心,勒景琛,你就放過我一會兒好不好,我真的好累……”

這是第一次,南蕭在他麵前說累,勒景琛看著她蒼白的近乎透明的小臉兒,仿佛風一吹,她就能倒下一樣,他心裏一樣揪心的疼:“南南,抱歉,這段時間因為蕭笑的事情,我疏乎了你,現在我想跟你解釋一下,我跟她的關係!”

“我知道!”南蕭想也不想的回道:“你不用解釋,我都知道!”

勒景琛看著她的樣子,她推開他,拉門就要離開,他一把拽住了她,不知道為什麽碰到了她的皮膚,竟然摸到了驚人的滾滾!南蕭生病了!

“南南,你病了!”勒景琛完全沒有想過南蕭會生病,這段時間她壓力肯定很大,曹佩聲胃癌晚期,哪怕是他已經讓人找了最好的醫生,可是手術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成功。

手術之後,照顧曹佩聲的事情全壓在她一個人的身上,而他在做什麽?

他因為蕭笑的出現,而忽略了他的南蕭,伸手將人摟在懷裏,能感覺到她渾身熱的像一個暖爐一樣,他痛的渾身發抖:“南南,對不起,對不起……”

“勒景琛,你別碰我!”南蕭想推開他,既然已經確定了彼此不是自己的那個人,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聯係,連他碰她一分都覺得殘忍!

勒景琛卻死活不鬆,這個時候的南蕭,他怎麽會舍得讓她離開,她自己還病著,怎麽去照顧別人,他摟著她,一點都不肯鬆:“南南,你現在還生著病,怎麽去照顧你媽,你放心,阿姨那邊,我找人去照顧,我讓淩安去照顧,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去叫醫生過來給你看病!”

“我不要!我不要!”南蕭要掙脫,可是她本來就高燒,整個人跟浮在雲端似的,這會兒虛浮無力,掙紮了幾下,感覺跟脫力了似的。

她不能再跟勒景琛有任何接觸,再這麽接觸,她都感覺有把刀子在戳自己的心。

看著南蕭隱忍倔強的表情,勒景琛管不了三七二十一了,突然攔腰將人抱了起來,南蕭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人就落在了勒景琛懷裏,她還想掙紮,可是這會兒全然沒了力氣,雙眼一閉,徹底暈了過去。

南蕭發高燒,這一場病來勢洶洶!徹底擊垮了南蕭,她陷入了徹底的昏迷,勒景琛急壞了,從他跟南蕭認識以來,她就沒生過病,可是這次生病,卻讓他徹底懵了。

叫了醫生,掛了點滴,喂了藥,可是不管用,南蕭的高燒一直退不下去,醫生留的還有退熱帖,貼了一片,還是降不下去溫度,勒景琛感覺自己要急瘋了。

他自己生過病,知道這種難受,抱著南蕭跟抱團火似的,他心揪的不行,準備給南蕭洗個冷水澡,至少現在能把溫度降下來,她一直迷迷糊糊的喊著難受。

她喊了很多人,蕭爸爸,蕭媽媽,笑笑,媽媽,可是唯獨沒有喊他的名字。

勒景琛知道他該死,他不該在這件事情上猶豫,他寧願自己受苦也不願意讓南蕭受苦,她的小臉本來蒼白,卻透著一股子不正常的紅暈。

像是這場大病過後,她整個人就要不見了一樣,勒景琛的心揪得生疼,從來沒有這種感覺,讓他疼,他給南蕭洗了一個冷水澡,泡在冷水裏麵,南蕭身子瑟瑟發抖。

他抱著她,都快急瘋了:“南南,咱們不怕,等會兒就好了,等會兒就不發燒了!”他不知道在說給她聽,還是說給自己聽,可是他的心沒消停過,難受。

好不容易南蕭身體的熱度褪下去之後,勒景琛將人從水裏撈了起來,可是這會兒南蕭又怕冷,渾身瑟瑟發抖,他給她捂好被子,將她全抱在懷裏:“南南,南南……”

他喊著她的名字,可是她卻聽不到一樣,把所有的意識全部封住了,不聽他的任何語言!

直到,門外突然響起來了驚天動地的門鈴聲!!

第178章 恩愛秀久了還是遭雷劈的

勒景琛拉開門,對上虞世堂一對恐怖的黑眼圈時,忍不住勾了勾唇:“你昨晚沒睡?”

“剛準備躺下,想起來今天有事,就過來了!”虞世堂也是醉了,他之前跟勒景琛約了今天有一個事情要談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閃婚傾情:席少的二貨甜妻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一睡成婚:曆少,悠著點一見鍾晴:陸少,寵妻無度一睡成婚:厲少,悠著點千億寵妻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