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22

幫你媽媽洗清當年的罪名!”

第175章 南蕭,這些我都可以幫你辦到

南蕭的瞳仁急促一縮,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受在心底蔓延開來,這八年,她怎麽沒有想過替曹佩聲脫罪,她想過,無數次,可是沒有用。

現在勒俊遠說起這些的時候,她心動了,曹佩聲現在身體那麽差,這次保外就醫,如果好了還是要重新回到那個地方,她是絕對不許的!

她不得不承認,勒俊遠抓住了她的軟肋,她最在乎的事情。

她猶豫,跟勒景琛分手,跟他分手,隻要分手了這些都可以實現了,她還能畫國畫,她可以把蕭氏再次發揚光大,她還可以跟媽媽在一起。

隻要跟勒景琛分手,隻要跟他分手就好了。

不知不覺,眼底已經噙滿了淚,下一秒,眼淚就無聲無息的滾落下來,她隻是流淚,並沒有哭,她聽著勒俊遠還在說,他的話,就像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希望一樣。

他說:“南蕭,你先別急著拒絕,我今天來找你這件事情,阿琛還不知道,我知道他如果知道了這件事情,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他絕對不會放你走!”

“但是南蕭,愛一個人,不能太自私,你如果為他真正考慮,你就該知道,你跟他在一起,隻會拖累他,我今天這麽做,完全是為了你好!”

“你嫁進勒家,你媽媽是殺人犯,你覺得勒家人會同意嗎,你覺得嫁到勒家一切都能完美解決嗎,南蕭,你太天真了,這隻是灰姑娘的一個夢!”

“當年,你是蕭大師的弟子,但是今天你卻沒有走上國畫的這條路,我知道你肯定有自己的苦衷,這些年,你當模特,難道你就沒有想過,把蕭家的國畫風格發揚光大嗎?”

“南蕭,這些我都可以幫你辦到,隻要你答應,離開阿琛,我給你最好的資源,最好的老師,讓你實現你曾經的夢想,你還可以跟你媽在一起!”

“你媽身體不好,你難道忍心讓她繼續回到監獄裏受苦嗎?”

南蕭想,勒俊遠的話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他給她最殘忍的一麵,又給她最善良的一幕,她的心揪成一團,疼得快要承受不住。

一麵是火,一麵是冰,在她心底一分為二,她張了張嘴,可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臉上的淚沒有停止過,無論如何努力,她都沒有辦法停止哭泣。

她張了張嘴,搖頭,想拒絕,可是她怎麽能忍心拒絕呢,她拒絕不了,這美好的誘.惑。

勒俊遠說得對,她嫁進勒家,才是一切的開始,她不怕,真的不怕,可是她怕媽媽出事,她怕這輩子再也沒有辦法重建蕭家的聲望。

“我,我……”一個字,堵在喉嚨裏,像是塞了把玻璃渣子,疼得她聲音都發不出來。

勒俊遠感覺鼻子酸酸的:“南蕭,你別著急,你晚點再回複我!”

南蕭站在那兒,感覺自己像是凍成了冰棱,她冷,太冷了,太痛了,她感覺她自己快要死掉了,她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而正在這時,呯的一聲,包廂的門推開了!

勒景琛怒氣衝衝的打開包廂,看著南蕭站在那裏淚流滿麵的樣子,渾身都在發抖,他上前一步,將人摟進了懷裏,厲聲喝道:“爸,你對南蕭做了什麽!她為什麽會哭成這樣!我早就跟你說過,不準難為南蕭,你沒有聽到是不是!”

勒俊遠的臉色更難看了,這個混仗,怎麽這會兒突然出現了。

南蕭沒有辦法停止悲慟,她抓著勒景琛的衣袖,搖頭,語氣沙啞,低沉:“阿琛,我沒事,你帶我離開這裏吧!”

勒景琛心疼得不行,他瞪了一眼勒俊遠,抱著南蕭離開了包廂,上了車之後,南蕭沒哭了,也沒說話,她安靜的像個孩子一樣,可是她身上卻籠罩著一層說不出的悲傷。

他忍不住問:“南南,我爸跟你說什麽!你別聽他胡扯,他那個人的話,不能當真!”

“勒景琛,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南蕭不願意說,她輕闔上眼目,腦子裏卻是方才勒俊遠的話在來來回回的盤旋著,直到勒景琛帶她回到了他們從前住的地方。

那間麵海的公寓,這次南蕭自己下車,沒讓勒景抱她,她想一個人走,她想,如果她跟勒景琛分開之後,有些路,她需要一個人走。

兩人進了電梯,沒人說話,電梯裏安靜,能看到彼此映在電梯鏡麵上的身影,他看著她,她也看著她,可是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直到進了屋,兩人之間的氣氛都很安靜低迷,勒景琛有幾次想張口,可是看著南蕭緋紅的眼角,所有的話都咽下去了!南蕭假裝若無其事,可是緋紅的眼角還是泄露了自己的情緒。

“勒景琛,我想見蕭笑!”她終於出聲,卻不是說她跟勒景琛的問題,勒景琛望著南蕭的樣子,感覺心裏抽痛的厲害:“南南,如果有什麽事,你一定要告訴我!不管我爸跟你說了什麽,你都不要相信他!”

“那麽,我能信你嗎?”南蕭問,語氣像是若無其事一樣,她的眸子澄清,透著一股子亮,大概是因為哭過,比平時更加明亮如星。

勒景琛卡了一下,不過還是點了點頭:“你能信我,南南!”

“好!”她回答的時候,聲音有點兒哽咽,又有些想哭,她想問他,勒景琛,你能讓我信你嗎,你說這輩子隻愛我一個,可是轉身別人告訴我,你隻是把我當成蕭笑。

我隻是一個替身,這種感覺五味陳雜,南蕭不知道如何表示,她是何等驕傲的人,又怎麽能當別人的替身,哪怕那個人是蕭笑,都不行。

勒景琛看著她的神色,覺得不太對勁,可是南蕭這個樣子,他覺得有些話,她肯定不會跟自己說,所以當務之急,他想問問勒俊遠!“南南,我去跟淩安打個電話!”

南蕭點了點頭,整個人軟弱無力的躺在chuang上,蒙上頭,仿佛那些悲傷就會不見了一樣,她曾經以為,她能跟勒景琛站在一起,麵對所有風雨。

可是現實,總是一次又一次的給自己狠狠一巴掌。

她難過墨邵楠告訴她,勒景琛把她當成替身,因為在乎,她選擇不相信,她讓勒景琛解釋,隻要他解釋,她都信,可是勒俊遠也這麽說,她不得不信了。

她雖然跟勒俊遠接觸不多,可是她知道,他不是一個善於撒謊的人,他不會說假話。

而勒景琛的再三猶豫不決,已經讓她心裏明白,也許他們說的是真的,而她才是那個被蒙騙的人,她腦子裏亂糟糟的,一會兒想到這裏,一會兒想到那裏,不得安寧!

勒景琛出了臥室,先是給淩安打了一通電話,讓他帶蕭笑過來他這邊一趟!打完電話,他猶豫了幾秒鍾,按了勒俊遠的電話,他總覺得今天的事情沒那麽簡單。

如果勒俊遠什麽都不說,南蕭不會哭成那樣,他知道南蕭一直是挺堅強的女孩兒,她很少哭,他見她哭的機會真的不多,哪怕再難過,她都是打落牙齒和血吞的那一種。

可是今天,她哭得那麽傷心,他以前真的沒見過,勒俊遠的電話很快通了,可是他沒接,再打,還是沒接,直到他打了第三次電話,勒俊遠才接通了電話,不過說話的人卻是勒俊遠的助理:“勒少,勒總正在開會,我等會兒讓他回電話給您!”

“我知道他在,電話給他,不然我等會兒直接去公司!”勒景琛直接了當的說道。

“勒少,勒總真的不在!”

“我再說一遍,電話給他!”勒景琛的聲音很冷,他是有點兒不耐煩了,一想到南蕭哭成那樣,他心裏就揪成一團,痛得沒辦法呼吸一樣。

最終,電話還是送到了勒俊遠手中,勒俊遠還記得兒子抱著南蕭離開時的陰沉臉色,他承認今天這事兒他做得不對,可是勒景琛遲早會知道,他做的是對的!

所以,正義感十足的接了電話:“阿琛,你找我什麽事!趕緊說,我還在開會!”

“爸,你跟南蕭說了什麽?”勒景琛沒時間猶豫,直接一句。

勒俊遠知道這個時候糊弄不了兒子,索性直接了當:“我跟她說了你把她當替身的事情,阿琛,你如果不喜歡人家小姑娘,何必一直耗著人家!”

“誰說我不喜歡他了!”勒景琛暴跳如雷!

“那你這段時間給她一個交待了嗎,阿琛,如果你真的喜歡她,你會讓她一個人在那裏胡思亂想那麽久嗎,你既然喜歡的是蕭笑,你就不應該讓南蕭跟著你受委屈!”

“我沒有喜歡蕭笑,我愛南蕭,我隻愛她,你聽不懂是不是!”勒景琛氣急敗壞的吼著,嗓門很大,那聲音仿佛帶著穿透力一樣,從他五髒六腑裏跳了出來!

第176章 你跟他,什麽關係?

勒俊遠微微蹙了蹙眉,勒景琛的話太直接,太銳利,像是把刀子一樣,在宣誓,他漫不經心的站了起來,輕抹淡寫的一句話堵向他:“那你自己好好跟她解釋吧!”

然後不給勒景琛說話的機會就掛了電話,勒俊遠無聲的歎了一口氣,兒子啊,喜歡一個人不是光說說而已的,你如果真的喜歡南蕭,你跟她的路還長著呢。

勒景琛在這邊氣的差點摔了電話!拳頭緊了又緊,最後頹廢的吐了一口氣!

煩躁的撓了撓頭發,不經意回頭,一眼看到了南蕭從樓上走下來的身影,她站在那兒,並沒有開燈,她的五官在隱隱綽綽的光線之中有些偏暗,他看不清楚她臉上的真實情緒,隻覺得心裏挺忐忑不安的,不由自主的問了一句:“南南,你什麽時候出來的?”

“剛出來!”南蕭淡淡一句,望了一眼窗口,今天是個陰天,整個世界都是霧蒙蒙的,像是隔了一層淡淡的霧一樣,她想,應該是要下雨了吧。

“你剛剛聽到什麽了嗎?”勒景琛不自然的問了一句,隨後長腿一邁,朝南蕭走過去。

他的個子本來就極高,這會兒南蕭穿著平底鞋,勒景琛站在她身邊,高大的身軀幾乎籠罩了她嬌小的身影,似乎這是一種保護的姿態!

那墨中透藍的眼眸緊張兮兮的望著南蕭,南蕭卻仿佛沒有什麽感應一樣,仰著小臉兒,目光淡的沒任何情緒:“你說什麽?”

勒景琛望著南蕭的樣子,隻覺得她由心到身散發著一股子排斥:“沒,沒什麽。”

南蕭收回目光,語氣輕的跟棉花一樣,一扯就碎:“噢!”

勒景琛受不了南蕭這麽死氣沉沉的樣子,扯著她坐在了沙發上,南蕭卻甩開了他的手,隨即又像是有些懊惱,目光飄向勒景琛:“蕭笑到了嗎?”

“她還沒有到!南南,我們先談談吧!”勒景琛看著南蕭的樣子,心裏極疼,南蕭沒再哭了,一雙眼睛紅紅的,仿佛沒事人一樣,可是他看著卻覺得揪心!

南蕭垂下眼睛,不知道在看什麽,思路有些放空:“談什麽?”

“南南,我們談談我們之間的問題!”勒景琛頓了一下,談什麽,談他跟蕭笑的關係,談他對南蕭的感情嗎,怎麽談?

當年的事情,淩安調回來一些報告,證實當年的女孩兒是叫蕭笑!

而不是南蕭,可是就算南蕭不是蕭笑,他就不愛她了嗎?

顯然,這並不可能!他現在喜歡的這個人是南蕭,而他曾經的執念是十四年前的那個女孩兒,他用十四年的時光去追逐一個人,他以為找到她,他會傾盡一切對她好。

可是他沒有想過,他竟然認錯了人!

南蕭跟蕭笑隻是師從一個人,他要找的人是蕭笑,可卻陰差陽錯的錯認了南蕭。

當年那塊玉,他看得清楚,確實是一個蕭字,那玉極為罕見,非一般品種,所以他一眼記在了心裏,他有自己的驕傲,他沒有告訴南蕭他是當年的那個少年。

而是步步接近,期望著她能想起來,他曾問過南蕭當年的事情,可是南蕭不願意多談,碰到國畫的話題,她就想躲起來,不願意再多說。

他想,他當時太自信,自信到覺得除了她,再沒有別人。

“我們之間有什麽問題!”南蕭擺明裝傻。

“對不起!”看著她的眼睛,勒景琛輕吐了三個字,他知道這件事情對南蕭的傷害很大,他的猶豫和不確定,讓這個女孩兒受傷了,而今天她更是理智全然崩潰!

勒景琛相信,如果不是巨大的打擊,南蕭不會這樣,可是他不知道勒俊遠跟南蕭說了什麽,隻是覺得她若疼,他必定跟著一起疼。

南蕭輕噢了一聲,漫不經心一般:“你的對不起,我收下了!勒景琛,我們……”她的話還沒有說完,門鈴恰在此時響了起來。

南蕭猶豫了一下,方才的話,全數咽了下去。

門外站著的是蕭笑和淩安,蕭笑還是那樣,一身白衣,極長的裙子,遮住了腳踝,整個人有一種空靈又透徹的美,她的雙眼純淨的宛若嬰兒一般。

她看到南蕭的時候,竟然露了一個笑:“姐姐,你怎麽在這裏?”

似乎對於要見南蕭的事情有些意外一樣,爾後,她看到勒景琛的時候,突然走了過來,挽住勒景琛的胳膊:“琛哥,你跟姐姐認識嗎?”

勒景琛不習慣這樣的接近,稍稍分離了兩人的距離:“她有些話跟你說!”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