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23節

  最終還是把小玫瑰給叫了起來,南蕭喜歡這麽喊她,尤其是沒人的時候,小玫瑰在賴床,醒了之後看了一眼時間趕緊刷牙洗臉。

  十分鍾之後兩人驅車去了對方的公司,整個過程是小玫瑰在跟對方唇槍舌戰,但是結果卻好的讓人不敢相信,小玫瑰一直跟南蕭偷偷說咱們是不是被天上的大餅砸到了。

  南蕭不置一詞,隱隱覺得奇怪。

  簽了合約之後,小玫瑰還是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真恨不得向全天下嚷嚷了,拿下合約之後,他們很快就能辦畫展了,到那時候,南蕭的名聲越來越大……

  小玫瑰看著南蕭,突然有點兒矯情:“蕭,你如果出名了,別忘了我啊!”

  其實南蕭現在都挺有名的,不過是在國外,她剛開始的時候一幅畫隻能賣幾十塊,後來她成名之後,一幅畫上千,上萬,甚至上十萬的都有。

  她這三年,不止做過街頭藝人,也到過大公司當別人的設計師,最後開自己的工作室,什麽樣的訂單都接過,但,那僅限於國外。

  南蕭突然有點兒鼻酸,伸手摟著小玫瑰一眼:“難姐難妹了,咱們還說這個!”

  小玫瑰不好意思了,耳根子紅紅的,像是害羞了,南蕭看著她紅起來的耳朵尖子,想起以前她也會有這樣的感覺,對著小玫瑰說了聲:“我去下洗手間,你等我一下!”

  “好!”小玫瑰抱著合同笑的開心,想著南蕭終於熬出頭了,真好!

  南蕭去洗手間的時候,突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她下意識釘在了原地,那個身影太熟悉,但是對方卻一拐進了男廁,南蕭囧了,總不能跟過去洗手間吧!

  有些人,縱使隔了再長的時間,再見到他的時候,你總能一眼認出了他,這大概就是記憶深刻,三年,她不是沒有想過重逢,可是沒有想過重逢這麽讓人措手不及。

  南蕭捏了捏自己的臉,他都結婚了,你還在留戀什麽,再說,勒景琛又怎麽會在B市,這不可能,她自嘲一笑,轉身進了洗手間。

  從洗手間出來,南蕭又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她突然追上去,拽住了對方的胳膊,對方一扭過臉,南蕭看到了……

  -本章完結-

☆、第205章 我不想讓人等太久

  那不是勒景琛,隻是一張普通的一張臉,說不上太出色,但是跟勒景琛那絕對是比不了的,對方很疑惑,望著南蕭,遲疑道:“小姐,有事嗎?”

  “啊……沒事,對不起,我認錯了!”南蕭鬆開了對方的胳膊,眼中藏不住的失望,那一瞬間,心裏不知道是什麽滋味,她後退兩步離開。

  她走後不久,洗手間裏又重新走出來一個人,跟方才那人同色的西裝,隻不過做工更為精致一些,男人的身形挺拔高大,麵容精致,他走出來的時候,身後的陽光在他身上蒙了淡淡一層,像是鍍了一層神聖的光芒,他望著女人消失的身影,眸澀域加的沉。

  南蕭說不失望是假的,可是隱隱約約又鬆了一口氣,如果那個人真的是勒景琛,兩個人在這個時候重逢,她能否坦然的說一聲,好久不見,恭喜你。

  當初走得匆忙,她留給他一封信,那一句我祝你幸福,現在想起來竟然不敢相信是自己說出來的,她做不到坦然,可是,又有什麽辦法?

  南蕭一直在走神,直到撞到了一個人身上,等對方穩住她的身形之後,對方驚訝的喊了聲:“南小姐!”這聲音頗為熟悉。

  南蕭眯著眼睛看了他一眼,已經瞬間想起了對方是誰,勒景琛身邊的特別助理,當年一手包辦了勒景琛很多事情,包括當時的很多事情,都是眼前這位萬能特助完成的。

  紛嫩的唇瓣動了動,她遲疑的喊出聲:“淩安?”

  淩安露著斯文帥氣的笑,這其實是一個陽光帥氣的小哥,隻不過常年累月的呆在勒景琛身邊,板著一副棺材臉,笑起來的時候,還是挺萌的:“南小姐,什麽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你怎麽在這裏?”南蕭開口,語氣很自然。

  淩安比她還自然,臉上的表情一點都不作假:“我今天來這邊辦點事,南小姐,我還有事,先走了,有機會一起吃飯!”打了招呼之後,果斷離開。

  南蕭看著淩安離開的方向,想著這個人以前形影不離跟在勒景琛身邊,如果淩安出現在這裏,那麽勒景琛是不是也在這附近。

  方才她看到的那個身影會不會就是勒景琛?她突然跑回男廁,敲了門之後,卻空無一人,空氣中似乎有淡淡的冷香,她失落的搖了搖頭,南蕭,你瘋了不成?

  合同簽約之後,晚上當然有飯局,自然免不了應酬,雖然南蕭這幾年在國外沒怎麽出席過這種場合,但是她也應酬過,畢竟剛開始一切都很難。

  隻是今晚這場合似乎有些怪異,飯局跟南蕭印象中的完全不同,甚至沒有人灌酒,隻是一個勁兒的誇南蕭年紀輕輕,才華出眾,畫展一定會辦得很好。

  南蕭不置一詞,當然也有人想敬酒,不過卻被對方的老總給攔下了,今天不喝酒,咱們喝果汗,喝果汁,養生,於是一大幫人浩浩蕩蕩的喝了好幾紮果汁。

  飯局結束,自然少不了去娛樂一下,地點定在B市最出名的酒店,名叫夜色,剛進去對方老總接了一個電話,回來之後,看著南蕭的眼神卻變了。

  這淩助理也不知道什麽意思,怎麽突然讓人灌酒了,一開始不是說不讓人灌酒的嗎!

  這回沒說什麽,直接上了酒,紅的白的洋的都有,南蕭一看其實有點兒暈,跟過來的人其實都挺年輕的,有姑娘,有帥哥,算是整體比較熱鬧的一個人群,方才不給喝酒已經有人不滿了,但是礙於老總在,沒人敢吱聲。

  這回見有酒了,嚎的一聲衝過去了,利落的開了酒,倒了一杯,先遞給了南蕭:“蕭大美女,緣份這麽奇妙,咱們先走一個唄!”

  南蕭為難了,求助的看向小玫瑰,小玫瑰早已經被人拽著去唱歌了。

  “我不會喝酒,隻喝一杯!”南蕭誠實十足的開口,她是真的不能喝,酒量這麽多年還是沒有提升,兩杯就掛的那種,多喝一杯就不行。

  結果喝了第一杯,還有第二杯,那架勢妥妥是打算把南蕭灌趴下的節奏。

  南蕭怕了,喝了第二杯,說自己要去唱歌,不知道誰點了一首歌,隻是太愛你,而南蕭已經拿到話筒站在那裏,柔聲說道:“突然想唱一首歌,不知道大家歡不歡迎?”

  大夥兒一見美女要唱歌,當然歡迎了,歡呼聲頓時響成一團。

  房間裏開了燈,五彩斑斕,像是有什麽東西在隔空跳舞,南蕭站在一片燈影之中,柔和的光線打在她身上,整個人像上虛化了一樣……

  旋律響起,一串串美妙的歌詞從嘴巴裏跳了出來,帶點悲傷,又有點兒執拗,小玫瑰跟南蕭認識三年,她從來不知道南蕭會唱歌,在她的印象中,南蕭喜歡畫畫,隻要有空就去畫畫,她幾乎把國畫當成了她的生命,有一段時間,她有注意到南蕭大把大把的掉頭發。

  她當時都擔心死了,變著法兒讓她開心一點兒,但是她開心不起來,她知道那段時間,南蕭壓力很大,小玫瑰不知道她為什麽那麽拚,南蕭說,她不想讓人等太久。

  當時她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現在突然懂了。

  原諒我真的喝醉了。

  因為我真的想你了。

  ……

  因為我不知道下一輩子還能否能遇見你。

  所以我今生才會。

  那麽努力,把最好的給你。

  愛你都變成傷害你,我們的愛快要窒息,不是故意,隻是太愛你……

  唱著唱著南蕭的眼淚突然滾落下來,她吸氣,將最後一個音符收到舌尖,眼淚也重新憋了回去,麵對眾人的時候,她露了一個笑:“抱歉,我喝多了,先回去了,你們繼續!”

  她拎起自己的包包出了包廂,她怕,再多呆一秒,自己的情緒就會徹底崩潰!

  淩安看到南蕭從包廂裏麵出來的時候,趕緊閃進了斜對麵的房間裏,對麵那裏坐著一個男人,是勒景琛,他還是今天的那身衣服,望著視頻,目光微沉。

  其實剛開始不讓南蕭喝酒是勒景琛的意思,可是淩安急啊,所以剛剛故意給老總打了一個電話,讓他給南蕭灌點酒,南蕭醉了,心裏的話藏不住,興許能跟勒少解除矛盾。

  他這麽多天天看著勒少這樣,也是夠了,喜歡就是喜歡,你天天躲在人背後暗暗幫助她算什麽回事,都浪費三年時間了,而且這三年,想到這裏,淩安有些憂心。

  所以他果斷讓人給南蕭灌酒,誰知道那姑娘突然唱起歌的,唱的勒少一聲不吭,但他緊緊的鎖著屏幕中的那個人,她其實更瘦了,她走的時候本來就瘦,三年之後,她更瘦了。

  有時候,有人給他發了她的照片,他看到了,時常會沉默一天。

  愛一個人,不一定守在她身邊是最好的,而是看著她一點一點蛻變成蝶,他看著她在校園裏穿梭,像個學生一樣,他看著她在職場裏慢慢有了光環,有了她自己的特色。

  他看著她……

  可是在聽到那句隻是太愛你的時候,心突然疼了,真的疼,南蕭從來沒有給他唱過歌,記憶中他給她唱過,可是她總說自己五音不全。

  但今天這首歌卻唱得他都痛了,揪得疼疼的,難受。

  “勒先生,南小姐喝多了,您不過去看看?”淩安看著一動不動的勒景琛,那高深莫測的眼底似乎有一絲暖光閃過,這才開口說道。

  下一秒勒景琛人已經站了起來,他對淩安說了一句我出去看看,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淩安歎了一口氣,總算開竅了,千萬不要浪費他一片好心來著。

  勒景琛出去的時候很容易就找到了南蕭,她踉踉蹌蹌的出了夜色,到了馬路邊上,突然吐了,她吐的昏天暗地的,眼淚就掉了出來,不知道是不是心裏太難過,還是怎麽回事兒,她突然控製不住,眼淚就那麽落下來了。

  其實這三年,她真的沒有哭過,哪怕是離開的時候,她都沒哭,不敢哭,怕一哭就心軟了,怕一哭就不顧一切的跑回去,問他為什麽。

  不是說好了一起白頭到老,為什麽最後選擇了別人?

  吐完了,她又站起來,繼續往前走,今天是小玫瑰開的車,那姑娘沒跟她一起出來,她一個人站在那裏,風吹過來,夜裏的風有點兒涼。

  她攏了攏衣服伸手想去攔計程車,回去,她需要睡個覺,正準備上計程車,可是下一秒,突然被人一個大力將她拽了回來,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來人已經拽著她將她往車子裏一塞。

  她想呼喊,但是下一秒,一個低沉的男音響在耳朵裏:“別叫,是我!”

  -本章完結-

☆、第206章 我要告訴勒景琛,你欺負我

  南蕭有點兒懵,她眨了眨眼睛,望著站在車門邊的男人,男人身材高大,幾乎全然籠罩著她,她看不清對方的表情,但是能看到對方清冷的一雙眼睛,又沉又亮,落在她身上。

  她突然反應過來,質問:“你是誰?”

  “我是小玫瑰的朋友,她讓我送你回去!”勒景琛難得解釋了一句,瞧著南蕭有點兒迷糊的表情,心裏一陣軟:“如果你不信,可以給她打個電話。”

  說著手機就遞給了她,電話通了,確實是小玫瑰的聲音:“蕭,我朋友人很好的,你放心,他會保證安全的把你送回家!”

  南蕭還是覺得懵,這個人似乎看著有點兒麵熟,她努力的睜開眼睛去看清楚他的麵容,可是她怎麽也看不清楚,不知道是不是太想勒景琛了,她竟然覺得這個人跟勒景琛長得一模一樣,她一定是想多了,出現幻覺了,勒景琛又怎麽可能出現在B市呢。

  他都不要她了……

  “好,謝謝你!”她口齒不清的說了一句,示間他上車,送她回去。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過話,直到車子停了下來,南蕭這才醒了過來,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到了?”

  “還沒有。”對方回答。

  南蕭眯起眼睛,去看對方,對方這會兒穿著精致的白襯衣,係著暗藍的領帶,下巴微微繃緊,似乎在生氣,她不知道為什麽停車,隻是覺得這個人給自己的感覺太熟悉,她望著那張俊臉:“我們以前認識嗎?”

  但是下一秒,對方卻突然轉過身來,吻住了南蕭的唇,南蕭完全沒有想到對方會這樣,想掙脫,可是男人越發大力,他口勿著她的舌頭,吮她的她舌根發麻。

  直到南蕭快脫力了,虛脫無比的倒在他懷裏,眼神裏飽含著指控,怒瞪著對方:“你,你幹什麽?”這個人怎麽這麽混蛋,流.氓,她握著拳頭想揍人了。

  “還沒有想起來我是誰嗎?”對方的聲音又響起來,因為離得近,有些磁性。

  南蕭眨了眨眼睛,不知道為什麽想到了勒景琛,朦朧的光線,全靠窗外邊灑進來的一些光芒,男人的五官在黑暗中若隱若現,南蕭看著這張臉,近在咫尺,灼熱的呼吸仿佛在撲到她臉上,突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你混蛋,我要告訴勒景琛,你欺負我!”

  勒景琛的眼睛一熱,聽著南蕭又軟又細的聲音,真是恨不得把她摟在懷裏好生折騰一番,他望著那一雙喝醉了的眼睛,有些潮紅,含著指控:“他是你的誰?”

  南蕭卡殼了,她不安的絞著手指頭,眼淚也沒有停,可憐的緊:“他是……”

  “是誰?”他又跟著逼問一句。

  南蕭不知道該說什麽,她就算是醉了,聽到勒景琛的名字還是覺得疼,當初她跟勒景琛,如果不是那麽多事情,她跟他是不是如今就不會分開了。

  “他是我以前的朋友。”最終,還是留下了這幾個字,勒景琛突然用力將南蕭一帶,南蕭整個人差一點撲到他懷裏,他鎖著她的手腕,微微用力:“他就是你朋友!”

  南蕭沒吱聲,除了朋友還能是什麽,他們還能做什麽嗎,想到三年前那個電話,一股羞辱感浮上心來,她突然用力甩開他:“我跟他什麽關係,關你什麽事!”

  “南蕭,你看看我是誰!”勒景琛下一秒又叩住了她的手,認真低問。

  南蕭沒看,她別開了臉,想掙脫他準備下車,可是下一秒,勒景琛突然跟瘋了一樣口勿住了她的唇,這麽多年,他一直在等一個人,等她回來。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司令大人,求床咚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唯妻至上,總裁老公欠收拾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愛你入骨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我家大叔好傲嬌 權寵寶貝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