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21

句話,南蕭轉過了身,不知道為什麽,有一種悲傷在心底蔓延出來,數不清的悲傷,湮滅了她的心湖,她是那麽難過,那麽難過。

明明她跟勒景琛離那麽近,她卻覺得,她跟他離那麽遠,阿琛,為什麽我們會這樣!

曹佩聲的病房是在七樓,電梯在五樓的時候,南蕭按了暫停鍵,從電梯裏麵走了出來,她站在五樓,看到勒景琛還站在原處,夜色之下,他的身形異常高大,堅定,可是他身上仿佛流露著一股子無聲的悲傷。

她摸著手機,無聲的歎了一口氣,什麽也沒有說,轉身上樓了。

第二日一早,墨蘭就等在機場了,昨天墨允打電話過來說,他的航班今天早上七點會到,所以她早早的就等在這兒了,果然七點剛過,墨允一行人就從機場裏走了出來。

墨蘭趕緊迎了過去,小心翼翼的喊了一聲:“爸!”

墨允停了下來,他身邊隻帶了一個管家,一個保鏢。

周東雅望著墨蘭,目光平靜,並沒有絲毫詫異一樣,隻是語氣平靜,但是卻有一種讓人反抗不得的感覺:“蘭小姐,老爺坐了一夜飛機,有什麽事,等他休息好了再說吧!”

“好的,爸,家裏的房間已經準備好了,我送您回家休息!”墨允一直沒出聲,墨蘭有些不死心,她知道墨家在a市也有自己的房產,可是畢竟太久沒有居住了,而她那裏不一樣,倘大的房子就她跟墨邵楠兩個住。

周東雅客氣笑笑,替墨允拒絕:“蘭小姐,不用了,我這邊已經訂好酒店了!”

最終,墨允還是沒有去墨蘭那兒住,周東雅別看在墨家隻是一個管家,可是有時候說話比墨家的那些少爺小姐也管用,墨允不說話的時候,她的一言一行就代表了墨允。

墨允在酒店吃過早餐,周東雅已經泡好了紅茶,雖然來得匆忙,可該準備的一樣都沒有落下,她把紅茶遞過去,墨允此時此刻坐在一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麵前是海景,因為時間尚早,景色蒙蒙,宛如仙境,他接過茶,並沒有喝:“下午四點,我要見南蕭。”

“好的!”周東雅點頭,並沒有疑問,她知道墨允做事向來有他的道理:“勒家那邊,需要通知一聲嗎?”畢竟墨允回國是大事,他這次低調回國,除了墨蘭並沒有通知任何人。

“晚點給心兒打電話,告訴她,我回來了。”墨允這會兒喝了一口茶,目光還是淡淡的,卻透著一股子深遠,周東雅就站在他身邊,點頭就好。

氣氛一時又沉默了下來,墨允想到國內傳過去的那些消息,思維有點兒放空,蕭家,南蕭,蕭笑,無聲的勾了勾唇,良久,才道:“你也一夜沒睡,先回去休息吧!”

“老爺子,蘭小姐還在外麵!”最終,周東雅提了一聲,蘭小姐還是跟以前固執,認定的事情就要去做,當年她喜歡那個人,如此,如今還是如此。

“讓她等著吧!”墨允冷哼一聲,敢跟他談條件,這個世界上的人還真不多,她以為十幾年沒回墨家了,就忘了墨家的規矩了?嗬!

南蕭沒有想過勒俊遠會突然約她出來喝早茶,在她的記憶中,勒俊遠提出見過她兩次,第一次和第二次都是讓她跟勒景琛分手,現在的第三次……

南蕭想,該不會又讓她跟勒景琛分開吧,她自嘲一下,最終還是同意了。

她知道勒俊遠想見她那是分分鍾的事情,所以沒有必要嬌情拒絕,完全沒用!

再說,她跟勒景琛,雖然還沒有說分手,可是兩人之間卻隔了一些複雜的東西。

地點定在一家老字號的酒店,據說早點做得比較出名,南蕭到的時候,勒俊遠已經到了,一段時間不見,勒俊遠還是跟以前一樣,高不可攀,清貴難言!

看見南蕭進來,輕抬了抬眼皮,懶懶出聲:“坐吧!”

“勒伯伯,好久不見,您身體好點了嗎?”上次南蕭跟他在一起被困,才知道這個人就是麵冷心軟,雖然表麵上一副高高在上,誰的話都不會聽的樣子。

可是關鍵時候,他還是會心軟,想到這個,南蕭露了淡淡一笑。

雖然這些天,勒景琛沒提過勒俊遠,可是南蕭知道,勒俊遠至少把她放在心上了,不像以前那麽排斥,不然曹佩聲的那些補品,誰送的!

勒俊遠看著南蕭的笑,想著這姑娘真心大,都這個時候了,她還能笑成這樣,當真是不在乎勒景琛跟誰在一起了是不是,他麵上依舊高冷狀:“拖福,好多了!”

南蕭覺得也好多了,至少勒俊遠又會擺譜了,客氣的坐下來:“勒伯伯,你今天叫我過來,有什麽事嗎?”總覺得勒俊遠不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

“沒事,就不能叫你一起喝個早茶了?”勒俊遠不鹹不淡的一句。

南蕭尷尬,不過並不在乎,喝早茶就喝早茶嘛,還擺著一個臭臉,心裏這麽誹謗,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勒景琛,那天事情發生之後,不可否認,她確實是誤會了。

但是,勒景琛沒有開口解釋,她心裏也堵了一層東西,所以兩人的關係仿佛一下子就疏遠了很多,她跟他仿佛從情侶之間成了陌生人。

“可以!”南蕭收起收中的情緒,招來服務生,開始點餐,她拿著菜單,翻來覆去的看了看,心裏拿下主意,轉而問道:“勒伯伯,你想吃什麽?”

“你看著辦!”勒俊遠知道這丫頭知道他口味,不然那幾天的午餐怎麽可能準備得那麽貼心,現在還問他意見,真是個小狐狸!

南蕭開始點菜,點的不多,份量足夠兩人吃的,才把菜單還給服務生:“就這些,謝謝!”

飯菜上了之後,兩人開始吃飯,席間一句話都沒有說,直到吃完飯,上了茶,勒俊遠喝了一口茶,手指漫不經心的撫著杯壁,半晌之後才開口:“蕭笑回來的事情,你聽說了吧!”

“知道!”南蕭點頭,聯想到最後發生的事情,南蕭總感覺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種預感尤其強烈,在心底發酵,無限放大,她蒼白著臉,望著勒俊遠。

茶霧朦朧,隔著淡淡的白霧,有一瞬間,她覺得對麵坐著的男人有點兒失真,心底的恐懼無限放大:“勒伯伯,你想說什麽?”

勒俊遠一向是知恩圖報的人,上次南蕭救了他,他感激,但是這不影響他本人對南蕭嫁入勒家的意見,在他心底認為,南蕭不適合當勒家的媳婦。

這一點他始終堅持,並不會因為南蕭救了他有所改變。

也許他喜歡南蕭這個人,可是這不影響他的決定,南蕭媽媽住院之後,他動了念頭查查南蕭的家底,畢竟一個模特兒,家底能好到哪裏去。

娛樂圈那些東西,純粹是瞎掰的,他完全不信,動了這個念頭之後,他就讓junny去查了這件事情,junny對勒家一向忠心,雖然勒景琛不喜歡她,那完全是因為他跟勒景琛的關係不好導致的,所以這並不影響他對junny的重用。

於公於私,勒家培養了junny,不可能放任不管。

junny素來做事讓他放心,昨天她傳回來消息,白的紙,黑的字,將南蕭的家底查得清清楚楚,南蕭原名江蕭,八年前突然改名南蕭,進入娛樂圈。

她的爸爸是a市的市長,江恩年,江恩年當年婚內出.軌,拋棄了發妻和孩子,另娶了一個女人,而她的媽媽曹佩聲,因為故意殺人一罪入獄八年!

這樣的家庭,說真的,勒俊遠看到的時候,心底微微一揪,他同情南蕭出生在這樣的家庭,可是越是這樣的家庭,他越是不能同意南蕭進入勒家門。

勒家不是一個簡單的家族,表麵風光無限,可是內裏卻有很多不人知的東西。

當年他娶墨心,那是墨家跟勒家門當戶對,可南蕭跟勒景琛相差太遠!

他將那些記載著那些真相的資料推過去:“你先別急,看看這些資料再說!”

黃色的牛皮袋,仿佛裝了無數的秘密,南蕭下意識的對這些抗拒,她不想看:“勒伯伯,這裏麵什麽東西,我不想看,如果您有什麽吩咐,直接說就可以了,我聽著!”

勒俊遠知道南蕭排斥這些東西,也沒有表現出來不悅,隻是掃了掃眉:“南蕭,這裏麵是你的身世資料,你的媽媽是殺人犯,我們勒家是不允許這樣的媳婦進門的!”

“我媽不是!”南蕭反駁,語氣很急,那架勢像是誰說她媽是殺人犯,她就要跟人拚命似的,八年前,她十七歲,等她傷好出院之後,曹佩聲的案子已經塵埃落定。

她去過警局,跟那些人說,她才是殺人犯,跟媽媽無關,可是那些人根本不相信她!

是啊,他們怎麽會相信一個十七歲的小姑娘呢。

所以,她殺了人,卻讓她的媽媽替她入獄八年。

“南蕭,白紙黑字清清楚楚,你還想狡辯!”勒俊遠也怒了,他並沒有想著拿這些東西怎麽樣,他隻是想讓南蕭明白,她的身世,她配不上勒家。

“沒有,我媽沒有,人是我殺的!”南蕭大聲說道。

勒俊遠的眉毛都跳起來了,當初圈子裏南蕭故意殺人一事被鬧得沸沸揚揚,勒景琛可是沒有花費心思擺平這件事,好不容易這件事情平息了,南蕭又提!

他望著麵前這個跟自己對著幹的姑娘,心中有些不忍,可是不管怎麽樣,南蕭不適合勒家,倘若她嫁到勒家,那些老東西查到這件事,他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他不想讓南蕭嫁到勒家以後受苦,除非勒景琛能真正的掌控整個勒家,不出任何亂子,可是依著勒景琛現在的能力,根本不行!

他剛剛接手勒氏,要顧及的東西太多,南蕭現在跟勒景琛在一起,隻會拖累他,他知道或者勒景琛不在乎,可是他在乎!勒景琛為了她已經犧牲太多,他不想放任這個兒子不管了,勒家表麵上光鮮無比,可是爭權奪鬥從來沒有消停過。

他歎了一口氣:“不管人是誰殺的,但是跟你們家脫離不了關係,南蕭,我並沒有打算拿這件事情怎麽樣,我隻是請你答應我一件事情,跟阿琛分手!”

“不行!”南蕭拒絕。

“你難道就沒有想過蕭笑為什麽會出現在我們家嗎?”勒俊遠一針見血的問道,他相信勒景琛還沒有把這件事情說出來,因為他怕說出來,他跟南蕭就完了。

可是勒俊遠不一樣,他是喜歡南蕭,可是沒有到那一步,南蕭是一個驕傲的姑娘,她絕對不允許自己做了別人的替身,尤其是蕭笑的替身。

南蕭的心一揪,仿佛有一根絲線纏住了她的心,她張了張嘴,搖頭:“不知道!”她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跟蕭笑說過幾句話,她完全不知道蕭笑是為什麽出現在勒家的。

勒俊遠無聲的歎了一口氣:“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了,阿琛當初喜歡你,完全是因為他一直把你當成了蕭笑!”

南蕭的腦子轟的一聲炸了,身體仿佛被炸成了無數的碎片,如果這是真的,她該有多可笑,如果這是真的,這個世界又是何等殘忍。

她,她怎麽是蕭笑的替身!這不可能!不可能!她告訴自己,這是假的,可是墨邵楠的話又適時的響在腦海裏,勒景琛的反應,還有蕭笑。

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不斷的在大腦裏衝擊,形成了一個濤天的漩渦,將她掩埋在那冰冷的大海中間,她透不過氣來,身子是抖的,可是眼珠子卻絞著一股子殺氣!她竭斯底理的對勒俊遠說道:“我不信,這不是真的!這是假的!”

“南蕭,我知道你不信,可是你就是蕭笑的替身,當年阿琛喜歡上了蕭家的女兒蕭笑,你跟蕭笑都師承蕭大師,筆法一樣,你名字裏麵又有一個蕭字,他把你誤認為了是蕭笑!難道你就沒有好奇過,阿琛這樣的人物,誰都沒有喜歡,偏偏喜歡你嗎!”勒俊遠不想說,他想溫和一點兒的,他來的時候就想過了,他喜歡南蕭這個女孩兒。

可是她的家世不行,她是殺人犯的女兒,她這樣的身世,怎麽能進勒家門,他是有點兒門第之見,他剛開始就不喜歡南蕭,可是時間久了,他覺得這丫頭其實人也不錯!

但,對於大家族來說,不是人不錯就可以當他們家的媳婦兒的。

他痛心疾首,可是他寧願現在傷了南蕭,也不想她日後嫁到勒家後悔!

總之,他是壞人了,他在勒景琛最渺茫徘徊的時候,給了南蕭最深最重的一刀,他知道,他做這些事情,以後會有報應的,他親手把自己兒子的幸福斬斷,他一定會有報應的!

可是,他必須這麽做,他隻有這麽做!

南蕭不相信這是真的,真的不相信,她怎麽會是蕭笑的替身,她不是!眼睛酸酸的,又疼,仿佛有刀子在裏麵絞著,不安份極了,她搖頭,努力拒絕:“我不信,這不是真的!”

她突然站了起來,目光清亮的望著勒俊遠,眼底深處藏了一絲笑意,仿佛在嘲弄了俊遠方才說過的那些話一樣!“勒伯伯,你想讓我跟阿琛分手,我是不會相信你的這些話的!”

“南蕭!”勒俊遠喊住了她,感覺心絞有點兒疼:“如果你同意跟阿琛分手,我可以讓你在國畫界大放異彩,我可以讓你重建蕭家的地位,甚至,我還能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