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21節

墓園極靜,大部分人都離去了,隻剩下兩個人,不遠處,有一個人坐於輪椅之上,久久的注視著那兩人,直到容霆突然打破了聲響:“蕭蕭,走吧?”
  天陰沉沉的,仿佛隨時有一場暴風雨將這個世界吞沒一樣,南蕭哭過,眼眶紅紅的,這段時間瘦了很多,仿佛一陣風都能吹跑:“容大哥,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說什麽傻話!”容霆看著南蕭蒼白的小臉兒,曹佩聲這段時間的葬禮全部由南蕭一個人主持的,雖然他在身邊,但是她堅持自己來。
  曹佩聲生前,她沒有盡孝,死後她想讓她走得順利一些。
  這段時間,江恩年一直沒有出現過,曹佩聲死了,他連問都沒有問過一聲,南蕭醒來之後人在醫院,根本不清楚後來發生了什麽,但是江恩年一口咬定,自己沒有出現在現場,他對那天的事情一無所知,算是徹底的擺脫了這件事情。
  曹佩聲死那天,南蕭給江恩年打過電話,但他沒接。
  風起,雨更密,如同南蕭陰沉的心情,她跟在容霆身側,走沒有幾步,就迎麵看著一個人匆匆而來,那人穿黑色的衣,像是在赴一場華麗的盛宴。
  江恩年,他來了,身邊還跟著助理,他走過來,因為太過著急,雨傘沒有將他完全遮住,衣服上倒是濺了不少水滯,顯得略涼,南蕭看到他,想到最近的電話,攔了過去——
  “你來做什麽?”聲音極冷,跟冰渣子一樣。
  江恩年望著南蕭削瘦的臉蛋兒,歎了一口氣:“蕭蕭,爸爸最近很忙,剛把……”說到這裏,神色略微尷尬,像是想起了什麽似的,畢竟葉楚那天確實被炸的屍骨無存,沒有人能找到真相,是他在幕後做了什麽:“我剛辦完那個女人的喪事,聽說你媽的事,就過來了!”
  南蕭卻不想聽他的解釋:“江恩年,我媽生前你把她甩了,死後用不著你假好心,我媽她至死都不願意原諒你,你趕緊從這裏,給我滾!”
  最後一句,喝出來的時候,卷著一陣風一般,劈裏啪啦的砸在江恩年身上:“蕭蕭!”
  “江恩年,當初你背叛我媽的時候,你已經沒有資格再來祭拜她,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南蕭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憤怒的緣故,這會兒感覺心裏燒著一層火。
  她壓抑了太久,實在發泄不出來,這會兒吼出來的時候,隻覺得心裏輕鬆了很多。
  江恩年眸色複雜的望著她,最終,看了一眼墓碑上的人,轉身離開,走了幾步,南蕭突然又追上來,攔在了他麵前:“我的那塊玉呢。”
  “你說的什麽玉,我不知道!”江恩年一副不知道發生什麽的樣子,語氣極無辜的問道。
  南蕭手中的玉,是蕭笑的玉跟她的那半塊玉合在一起的玉,曹佩聲說過玉裏麵有蕭家人人追逐的那幅畫裏麵的秘密,不過南蕭的那一半其中半塊被她無意識弄丟了。
  她記得清清楚楚昏迷之前那塊玉確實是捏在她手中的,但是她醒來之後,玉就不見了。
  她問過蘇小珞,也問過醫生,都說沒有見過她那塊玉,可是那塊玉就是找不到了!
  當時最後一個跟她接觸的人,她見到的是江恩年,沒道理他不知道,所以她語氣也沉了幾分:“你心知肚明,難道非要讓我找出證據你才甘心嗎?”
  “我真的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麽玉,蕭蕭,我真的沒有見過你的玉,如果我見過你的玉,我怎麽可能不給你!”江恩年一副被人誣賴了,很是疲憊的樣子。
  “好了,蕭蕭,既然江市長說玉沒有在他那裏,這裏麵肯定有什麽誤會!”瞧著南蕭跟他針鋒相對的樣子,容霆突然出了聲,扯了扯南蕭的衣服。
  南蕭還是覺得氣不過,那塊玉媽媽說過,蕭家那幅畫的秘密就在那塊玉裏麵,雖然她的另外一半丟了,可是如果玉在江恩年手中,他肯定能找到那幅畫的秘密。
  她不想走,但是容霆卻拽住了她的手,對她說道:“咱們還要回酒店,先走吧!”
  然後對著江恩年說了一聲失陪,拽著南蕭離開了,看得出來南蕭走得時候不太情願,被容霆拉著離開的,出了墓園之後,南蕭問他為什麽帶她走。
  容霆說這件事情交給他,他來處理。
  南蕭一向信他,最終點了點頭,回到酒店之後,車子剛剛停下,就瞧見桑白大腹便便的從酒店裏出來,而路邊停了一輛黑色的商務車。
  車窗降落下來,露出了勒景琛那一張矜貴高冷的臉,南蕭的目光移過去,他怎麽來B市了,而且怎麽會跟桑白在一起,雖然南蕭對勒景琛和桑白的關係是抱有懷疑,但是桑白如今跟虞美人訂婚了,那婚約也不是隨便解除了。
  隻是之兩人怎麽會同一時間出現在B市,是巧合,還是別的什麽!
  桑白走到車子邊,不知道跟勒景琛說了什麽,臉上始終帶著笑,最後點了點頭,繞到車子另一邊,坐上車子之後,跟勒景琛很快離開了酒店。
  但是這一幕對南蕭的衝擊力卻是極大的,如果上一次墨心帶著桑白去醫院看勒景琛她隻是心裏有一點兒不舒服,但是現在這一幕,她突然覺得有些事情自己似乎不知道。
  容霆看著她欲加蒼白的小臉,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問她:“怎麽了?”
  南蕭收回心神,勉強一笑:“沒什麽,隻是有點兒累,容大哥,我想休息一下,等會兒我再陪你吃晚飯!”
  “可以,你先上去吧!”容霆把車子開到停車場,讓南蕭下車進了酒店,他把車子停好之後,問了酒店的人要了監控,其實這家酒店有唐氏的投資,所以他才拿到這些資料。
  看到勒景琛和桑白在一起的畫麵時,當即明白了是怎麽回事。
  他又讓人查了勒景琛是否入住這家酒店,查明的結果果然是,勒景琛跟他們住在同一樓層,隻不過他的房間是南蕭斜對麵的,看到這裏,計上心來。
  既然南蕭一直對勒景琛念念不忘的,始終斬不斷那段情感,不如讓他推波助瀾一把。
  這樣,豈不也好!
  南蕭回到房間,給自己泡了一個熱水澡,換了睡衣,躺在酒店的大床上,不知道為什麽想到她跟勒景琛在法國的時候,那個時候她還以為他們會走一輩子。
  結果短短一段時間,物是人非,她歎了一口氣,迷迷糊糊的回憶著那些過去,不知道什麽時候睡過去的,等她醒的時候,聽到急促的門鈴聲。
  南蕭從床上滑了下去,睡眼惺忪的去開門,一拉開門,就瞧見容霆站在門外,他看著南蕭的樣子,目光深了深,南蕭感覺有些不自在,容霆的目光太奇怪,像是在看一個女人……
  他對她,向來目光比較冷靜,沒有任何情.欲,現在現在他的眸色加深,那雙墨色的瞳仁裏像是醞釀了傾天的大火,在南蕭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突然一個上前,將南蕭鎖在了牆壁上,南蕭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容大哥三個字還沒有說起來的時候——
  他已經俯下頭來,含住了她的唇瓣,南蕭傻了,是真傻了,這八年來,她跟容霆的關係那絕對是跟親兄妹一樣,他照顧她,比保姆還周全,但是訓她的時候比嚴師還淩厲。
  對她,他向來嗬護有加,但是從不逾越,有時候南蕭會懷疑,這個男人沒有女朋友,潔身自好,生活的跟個老和尚似的,到底是不是那方麵不和地。
  他身處這個位置,又常年跟各色的人物打交道,不是沒有投懷送抱的,可是容霆一概都不接受,他過得跟修道士一樣,連個女伴都沒有。
  曾經一度南蕭覺得他這輩子估計要光棍下去了,可是他,他怎麽能口勿自己!
  南蕭反應過來的時候要去推他,可是男人跟發了瘋一樣,口勿得越來越深,南蕭幾乎有些承受不住,那個口勿粗暴狂野到了極點,他的手滑到她衣服裏麵的時候,南蕭隻覺得身體一涼,打了一個冷顫,下一秒,突然猛一個大力推開了他!
  驚魂未定的看著容霆,雙目含著指控:“容大哥,你怎麽能這樣……”
  -本章完結-
☆、第202章 她說,祝你幸福
  南蕭真的要哭了,那眼睛裏因為籠了一層委屈,顯得可憐巴巴的,容霆離她的距離還很近,他望著她,伸手替她攏了攏耳邊的碎發。
  南蕭隻覺得渾身顫抖,在不經意抬頭的時候,看到了對麵似乎站了一個人,男人俊美的五官陰沉至極,仿佛隨時隨地有一場暴風雨一樣。
  門沒有關,方才這一幕紮紮實實的落在了勒景琛眼中,南蕭心裏一慌,想去解釋的,勒景琛已經轉身進了門,呯的一聲摔上了門。
  南蕭腦子開始犯疼,勒景琛什麽時候來B市的,而且還住在她對門!方才又是怎麽回事,容霆竟然強口勿她了,她正準備開口質問的時候,容霆已經淡淡出聲:“對不起,蕭蕭,我方才情難自抑,我一直沒有告訴過你,我喜歡了你很多年……”
  容霆的表白對南蕭的衝擊力蠻大的,畢竟在她心目中,容霆是純哥們兒,絕對不帶男女感情的那一種,曾經她還跟蘇漢子自誇,她遇到了容霆,簡直三生有幸。
  但是她卻沒有想到,容霆竟然在斯文正直的麵容上藏了一顆火辣辣的心!
  如果不是今天這一幕,南蕭可能還不知道有這麽回事兒,回到房間之後,她給自己刷了個牙,來來回回的刷了好幾遍,但是容霆身上那股子清香,卻揮之不去。
  完蛋了,她被容霆強口勿特麽還被勒景琛看到了,明明她跟勒景琛已經分手了,可是南蕭覺得自己好像很對不起他一樣,撓了撓頭,注意到身上的睡衣肩帶掉下來的時候,露出了半邊如玉的肌膚,而往前一湊,那一對渾圓飽滿挺立的映在人前。
  南蕭想瘋,完蛋了,怪不得容霆突然惷心蕩漾了,這果斷是看了不該看的,南蕭怨念半天,最後還是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下了樓。
  今晚,她跟容霆約在頂層的西餐廳吃飯,到了之後,南蕭已經換了一件淺紫色的小禮物,手裏挽著手包,因為臉色太過蒼白的緣故,還掃了一些淡妝,人看起來精神很多。
  南蕭進去之後一眼就看到了他,容霆臨窗而坐,慢悠悠的品著紅酒,一副滿懷心事的模樣,直到南蕭在他身邊站定,他才站了起來,替她拉開了椅子:“蕭蕭,我以為你不會來了!”
  “我這不是來了!”南蕭故意裝作什麽事情沒發生一樣,她其實已經平靜了很想,但是感情這種事情總不能當慫包,不管容大哥對她什麽心思,但她暫時沒打算接受任何人。
  跟平時一樣,仿佛沒什麽差別,可是細看之下,還是能發現南蕭有些不自在,餐點上來之後,她雙手還是不安的交叉在一起,像是有什麽重大的事情要決定一樣。
  最終,還是容霆出了聲:“想說什麽,說吧!”
  “容大哥,其實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當作什麽都沒有發生!”南蕭開口了,她不想失去容霆那個朋友,而且在那種情況下,也許隻是一個男人的正常反應。
  再說,如果真要反應,這麽多年都忙啥了,可是容霆從來沒有表現過喜歡她,隻是維護的時候卻是刻不容緩的,他在她身邊,從來沒讓她受過委屈。
  “你覺得那個口勿是假的?”容霆的聲音聽不出什麽起伏。
  “容大哥,在我心裏你一直是我哥哥!”所以接口勿的時候,她完全沒反應,唯一想到的就是亂.倫,沒辦法,這個念頭在心底紮根太久了,她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
  “可是,這麽多年,我從來沒有把你當妹妹看,蕭蕭,我喜歡你這麽多年,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容霆問出聲,聲音平靜,如酒一般醇厚。
  南蕭很想回一句,容大哥,我是真不知道啊,你這心思藏的忒麽深,這八年我硬是沒看出來一點兒,再說,你養我跟養閨女似的,對你,我還真是喜歡不起來。
  試想,誰能喜歡一個可以當自己長輩的男人啊,無論這個男人多麽強大,但是她就是不喜歡啊,南蕭不知道除了這個原因之外,有沒有別的,可是她清楚的知道,她對容霆喜歡不上來,她心裏的那個人,一直是勒景琛。
  哪怕,她跟他走到了這一步,她依舊放不下他。
  “容大哥,對不起,我一直喜歡的人……”南蕭垂著眼睛,聲音小小的,怕拒絕的太狠傷到了對方,可是如果不拒絕,估計對方傷得更深。
  容霆已經猜到她想說什麽了:“蕭蕭,別說了!”
  南蕭抬起頭,眼睛亮亮的,望著容霆的樣子似乎帶了一絲懷疑,男人臉上像是蒙了一層巨大的痛苦,他抱著腦袋,痛苦不已,五官緊皺,像是在做什麽決定一樣,最終,他心底經過交鋒,他還是贏了,他望著南蕭,目光已經恢複了一慣的從容:“你不喜歡我沒關係,不過你總得跟我一個機會,看看我適不適合你。”
  “可是——”
  “蕭蕭,我好歹跟你在一起這麽多年,你連這個條件都不答應嗎?我們隻是試試,我沒有勉強你的意思,如果你對我真的喜歡不起來,我不會勉強你的。”
  他說得實在認真,深情,南蕭覺得更不好意思了,換作是以前,打死她也想象不到事情會進展到這個地步,頓了一下,遲疑的說道:“容大哥,感情是沒有辦法培養的。”
  “你跟勒景琛不是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培養出了感情嗎?”容霆直言不諱的說道,看到南蕭臉上的尷尬之後,複又捏著高腳步,漫不經心的語氣:“先別急著拒絕我,蕭蕭,你放心,這個世界上,我永遠不會傷害你,你要給我一個機會。”
  南蕭張了張嘴,容霆目光一凜,突然換了一個語氣,熟稔很熱切:“這件事情我們暫且不談,蕭蕭,港大那邊我已經幫你聯係好學校了,到時候你直接過去就可以報道了,我怕你跟我住在一起不習慣,房子我也幫你準備好了,全是按照你的喜歡裝修的,我們明天過去看看好不好,如果你在學校不習慣,我到時候請名師到家裏,你看行嗎?”
  南蕭張嘴想拒絕,卻看到不遠處勒景琛跟桑白站在那裏,桑白大著個肚子,但是挽著勒景琛一臉甜蜜的模樣,似乎查察到男人的走神,嬌嗔一句:“阿琛,寶寶餓了,咱們先去吃飯吧!”
  “好!”他收回目光,方才那些話,他聽的一幹二淨,原來她要走了,但是她從來沒有跟自己說過,如果他不過B市,是不是她要永遠從他生命中消失?再也不見?
  南蕭不知道容霆是不是故意的,但是一天兩次被勒景琛撞到這種情況,她心裏說不懷疑是假的,她望向容霆,突然直接開口:“容大哥,你是不是知道他在?”
  “沒錯,我知道,但是蕭蕭,你知道嗎,勒景琛馬上就要跟桑白結婚了,你留下來還有什麽意義,難不成,你還要去喝他們的喜酒嗎?”容霆倒是坦然承認,但是下一句話,卻讓南蕭如墜冰窿,這怎麽可能,桑白跟勒景琛不會結婚的。
  “我不信!”南蕭反駁,語氣極弱。
  “你信不信由你,我隻是實話告訴你,你如果不信,可以打電話問他自己,看我說的話有沒有假!”容霆麵色不麵,隻有憤憤的失望。
  南蕭突然站起來:“容大哥,我不信你說的話,我自己會去問他!”
  等南蕭的身影離開餐廳之後,容霆的嘴唇微微勾了勾,南蕭,你倘若不信,臉色又怎麽可能差到那個樣子,你還是信了,對嗎?
  他知道南蕭不會打那一通電話,桑白是她心中的一根刺,拔不掉,摘不除,她開不了這個口,如果她真的能說出來,他今天就不這麽做了。
  南蕭離開了西餐廳,跌跌撞撞的回到了房間,手機卻突然不知疲倦的響了起來,響了很久之後,突然又斷了,最後又響了起來,南蕭接起了手機,喊了一聲:“您好!”
  不知道電話裏麵說了什麽,南蕭想反駁,張了張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想說不是真的,可是對方卻偏偏信誓旦旦,那些話就跟刀子一樣割她的心。
  最終,她吼了一句,我不信,可是卻那般軟弱無力,掛了電話之後,南蕭的眼淚已經滾落下來,她突然醒悟過來一樣,匆匆收拾了自己的行李。
  其實並沒有帶多少衣服,她的東西大多還在A市,東西收拾好了以後,她下樓辦了退房手續,離開了酒店。
  勒景琛在南蕭離開之後,才知道她跟容霆一起去港城了,收到南蕭的信之後,他看了很久,最後有幾個字,刺目又疼痛,像是一根針紮在心疼一樣,她說,祝你幸福。
  南南,如果沒有你,我怎麽會幸福呢。
  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裏整整幾天,不吃不喝,最後她從房間裏出來的時候,墨心一看到兒子,眼淚就滾落下來:“阿琛,你這是何必呢!”
  勒景琛望了一眼天,目光沉沉的,像是一層雲壓在了心尖上,他說了這幾天唯一說的一句話,他說:“媽,幫我安排吧,我同意出國治療了。”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