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14節

  最終,南蕭決定吃飯,畫筆還沒有放下,淩安突然闖了進來,說了一句:“有眉目了!”

  南蕭手中的畫筆啪的一鬆,掉在了畫麵上,壞了那一池風景……

  -本章完結-

☆、第193章 八年前的車禍真相

  這幾天墨蘭一直沒有回家,對於這種情況,墨邵楠有點兒奇怪,自從蘭尊國際宣布破產之後,這個曾經意氣風發的男人再也沒有曾經的風彩,反倒有些暗淡。

  今天他同樣又喝醉了酒,大白天的一身酒味刺鼻,老遠都能聞到一股子酒味,他回到家喊了墨蘭幾聲,依舊沒有人應,倒是保姆說,夫人這幾天都不在家。

  墨邵楠冷哼一聲,給墨蘭打電話,電話那邊遲遲不接,他不死心又撥了一個電話號碼,但是電話同樣沒有打通,而他耳尖,聽到手機的聲音就在家裏。

  他沿著那個方向走過去,卻看到了靜靜擱在書房裏的電話,而書房輕關,除了手機在鈴聲在歡快的唱歌,並沒有其他聲音,墨邵楠揉了揉發昏的太陽穴,覺得腦仁裏都是疼。

  從來沒有這一刻,他覺得人生活著如此沒意思,南蕭恨他,他的事業丟了,仿佛成了一個廢人,他真的想不明白,為什麽他會走到這一步。

  以前他跟南蕭感情好,那丫頭有時候性子冷,總是滿懷心事的樣子,偶爾一笑,像是冰雪消融一般,亮麗驚人,正準備離開,腳下卻突然踩到了一個東西。

  墨邵楠眨了眨眼睛,看到那是一塊屬於手機上的零件,而旁邊還殘留著手機的屍身,他撿起來,這個手機不像是墨蘭用的,倒像是用了很久了……

  手機不能開機了,不過上麵卻貼了一張照片,南蕭!

  縱使喝醉了,在看到這張臉,墨邵楠還是醒了過來,竟然是南蕭的照片,可是南蕭的手機也不是這款,可是她的照片怎麽會在這裏?

  這些念頭跳出來的時候,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麽似的,他盯住某一處,那裏緊緊關閉著,仿佛沒有什麽人走入,而他注意到這間書房裏擺設跟平時有點兒不太一樣。

  他叫來傭人,問墨蘭呢。

  傭人還是說不知道,但是對眼他清冷的眼,眼神有點兒閃躲:“少爺,我真不知道!”

  “我媽是不是在家,這幾天一直在家?”墨邵楠厲聲逼問,那眼神有點兒嚇人,他很少發怒,發怒的時候同樣怒氣濤濤,像是火焰一般將人燃燒。

  “太太她……”

  “說!”

  “我真的不知道,少爺,你饒了我吧!”傭人是墨家多年的老傭人了,被墨邵楠這麽一喝嚇得差一點跪在地上了。

  墨邵楠大喘了一口氣,酒徹底醒了,他盯著那一處,突然走過去,開始解鎖,但是傭人卻突然撲了過去,抱住他的大腿:“少爺,您不能進去,太太沒有在裏麵。”

  如果這樣子還沒有鬼的話,墨邵楠是不信的,他語氣淡淡的,卻藏著極怒:“鬆開!”

  “少爺,太太說了,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您進去,她說這是她的私事,您不能管!”傭人大聲的喊道,墨邵楠見死活拽不開,索性一腳踹過去,把人踢開了。

  書房裏有血跡,而且擺設跟以往不同,像是有過掙紮的痕跡,他最近是不管事,可是並不代表能容忍墨蘭對南蕭能做什麽,是的,他懷疑裏麵人的是南蕭。

  密室裏麵,其實這就是一間暗房,墨邵楠知道這裏,卻因為是墨蘭私有的東西他從來沒有進去過,可是密碼,他卻是知道的,所以他輕而易舉的破解了第一道門。

  推門而入,傭人又撲了過來,抱著他的腿嚎啕大哭,墨邵楠正心急著,哪能容忍別人對他要做的事情攔阻:“張媽,你跟在我們家多年,如果你再這麽攔著我,我會讓你知道這個家的當家人到底是誰,你如果不想幹,現在馬上滾!”

  “少爺……”張媽頹廢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睜睜的看著墨邵楠闖了進去,墨邵楠進去之後,裏麵還隔了一道門,但是這道門相對來說,就像是房門一樣的存在。

  他剛走近,就聽到裏麵墨蘭的聲音,那跟平時的聲音完全不同,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暴戾和陰毒:“我再問你一句,你說不是,曹佩聲!”

  室內的擺設倒是極簡單,不過這會兒裏麵的椅子上綁了一個人,正是幾日不見的曹佩聲,此此時此刻,曹佩聲渾身血汙,一身衣服因為鞭傷的緣故這會兒破破爛爛的,短發淩亂的粘合在一起,像是一個瘋子。

  此時此刻,她對著墨蘭的臉,吐了一口血水。

  墨蘭氣瘋了,衝上去拎著鞭子又狠狠的抽了曹佩聲一下:“你這個賤女人,竟然敢這麽對,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早就活夠了,墨蘭,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沒本事別在這裏折磨我,我告訴你,你永遠別想知道那畫在哪裏!”曹佩聲也是一根硬骨頭,開口冷冷一句。

  墨蘭真是氣壞了,這幾年她養尊處優慣了,還從來沒有被人吐過口水,剛才這一下真是激起了她骨子裏的暴虐情緒,對著曹佩聲又是狠抽了幾下。

  可那個女人就跟一條死狗一樣,一聲不吭的,她打累了,將鞭子扔在一邊,居高臨下的看著曹佩聲,其實她也是被逼急了,墨允那邊一直問她要那幅畫的下落。

  而她手上,剛好沒有,那天晚上,蕭笑那個小踐人在路上堵著她要殺她,如果不是葉楚提前的先見之明,她估計這會兒早就沒命了。

  她現在被逼得騎虎難下,就想了這個辦法,讓葉楚找人把曹佩聲擄到這裏。

  她還不就信,她撬不開這張嘴,前兩天她還對曹佩聲好商好量,隻要她能告訴她那幅畫在哪裏,她一定放她離開,可是這個女人幾十年如一日,想從她嘴裏得到一句好話,還真是作夢,最後她惱羞成怒用了鞭子,她還就不信,這個女人永遠不會說什麽。

  “曹佩聲,你不在乎你自己,你難道就不在乎南蕭嗎,你還想讓南蕭跟你一樣在監獄裏呆八年嗎,我告訴你,當年我能把你送到監獄裏,我同樣能讓南蕭痛苦一輩子!”墨蘭生起氣來,說話一點兒都不好聽:“你剛來A市,大概不知道吧,你的寶貝女兒跟我兒子曾經在一起一段時間,我本來對她挺滿意的,不過在我知道她是你女兒之後,我立馬讓我兒子跟他分了手,像你這種女人,一輩子就不該得到幸福!”

  曹佩聲聽聞這話總算瞧了她一眼:“你兒子,蕭兒根本看不上!”

  “你——”說著,墨蘭的鞭子又要揚起來了,葉楚一直在旁邊,神色似有不忍,這會兒也走了過來,扯了一把墨蘭:“阿蘭,你這麽下去根本不是辦法,姐姐身體本來就不好,你這樣打下去也沒有辦法,這樣吧,我跟她聊幾句。”

  說完這話,葉楚走過去,蹲在曹佩聲身邊。

  曹佩聲這會兒緊緊的闔著眼眸,似乎在逼退那些疼痛,葉楚過來時,她連眼睛都沒有睜開,就聽葉楚聲音輕輕的開口說道:“姐姐,疼嗎?”

  曹佩聲沒理她,根本不願意搭理她。

  葉楚也不氣餒,繼續不要臉的說道:“姐姐,你說你這又是何必呢,蕭琰早就死了,你替他守著那塊玉又有什麽用處,他就算知道了,也不見得會感激你。”

  “這些年,我知道你一直過得不好,你知道為什麽嗎?”葉楚見她沒說話,繼續問道,這一句反問也沒有讓曹佩聲動作,她依舊沒出聲,像是疼壞了,自己在慢慢勻氣。

  葉楚歎了一聲:“你呀,就是太固執,當年我本來就沒有想過破壞你跟恩年,是你自己不接受他,你不知道這些年,其實恩年心裏的那個人一直是你!”

  曹佩聲聽到這名字就覺得惡心,當年可是她一直對江恩年死纏爛打,而江恩年如果不喜歡她,又怎麽會允許她給自己生了一個女兒,所以曹佩聲寧可一個人過,也不願意守著這一段讓她看著都覺得惡心的婚姻。

  一個男人背叛了你第一次,還有第二次,江恩年口口聲聲跟她斷了聯係,但是他私下裏不還是跟這個女人見麵,所以她對這段婚姻絲毫沒有留戀之處。

  如果要說留戀,也是十四年前的事情了,如今她除了南蕭,對他們之間的關係再也沒有一絲憐憫之意,而且這個女人怎麽不去好萊塢,興許指著她這演技還能得一個奧斯卡呢,她終於施舍了一點兒目光給她,曹佩聲開口說道,不慍不怒:“說夠了嗎?”

  “姐姐,你看我麽做其實是為了你好,難道就不想著放下這些事情嗎,反正蕭家人都已經死了,你還執念著那個約定做什麽,姐姐,你就告訴我們畫在哪裏吧!”葉楚看著曹佩聲波瀾不驚的目光,隻覺得那裏麵藏著冷,又黑又沉,帶著極端的冷漠。

  “要告訴你,其實也不是不可以,隻不過——”說到這裏的時候,曹佩聲看了不遠處的墨蘭一眼:“她在這裏,我就不想說。”

  墨蘭又要動怒,她覺得跟曹佩聲在一起,隨時隨地能氣得肺裂,正準備發作,葉楚卻一把拽住了她的手,用眼神示意她淡定些,然後麵朝曹佩聲:“姐姐,你放心,阿蘭不會聽的。”

  “那你過來!”曹佩聲大發慈悲的說道,示意葉楚湊近一點兒,葉楚不明所以就湊了過去,哪知道曹佩聲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話,語氣頗淡:“那幅畫就藏在那裏,你去找吧!”

  葉楚瞪著她,有些莫名其妙:“你根本什麽都沒有說!”

  曹佩聲裝模作樣的歎了一口氣:“葉楚,你想一個人私吞那幅畫就明說,我已經告訴你了,那個地址就是那幅畫藏身之處,你現在又在這裏故意裝什麽,當年你在江恩年麵前裝的跟一隻白蓮花一樣,如今你這演戲的本領還真是更上一層樓。”

  當年的事情墨蘭其實也是知道的,本來江恩年跟曹佩聲是一對兒,後來葉楚插足進了江家,成功的擠掉曹佩聲,葉楚的出身其實並不好,當年就是一個小太妹,跟著人四處鬼混,沒個正形,她那個孩子指不定是誰的呢,結果人母憑子貴,成功當了江太太。

  這幾年,墨蘭沒有提過這件事情,葉楚當然也忘了,可是今天曹佩聲這三言兩語成功的勾起了墨蘭的懷疑,葉楚家條件並不她,後來嫁給江恩年才有所好轉。

  不過人一直沒有什麽脾氣,也沒有什麽官太太的架子,但是現在她明知道自己需要那幅畫安撫墨允那邊,結果她倒好,知道那幅畫藏身之處了,竟然還不肯說出來。

  她登時就生氣了,墨蘭盯著葉楚,目光跟平時已經有了一點兒不同:“葉楚,是這樣嗎?”

  “阿蘭,我們這麽多年的關係,你還不相信我的為人嗎,她根本就沒有告訴我那幅畫在哪裏!”葉楚歎氣一聲,故意撩起頭發,露出了臉上的傷痕,語氣也低柔了起來,委屈至極:“咱們認識多年,我對你如何,你還不清楚嗎?我的臉都是因為你毀的,這些時間我說過什麽了,我知道你現在急著要那幅畫,可是我這不是一直在努力幫你嗎!”

  提到這裏,墨蘭也心軟了,確實葉楚這些年對她不錯,當年她喜歡蕭琰,也是葉楚時不時的跟她出主意,告訴她怎麽讓蕭琰跟她在一起。

  至於後來……那不過是一場意外,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害死蕭琰的。

  抿了抿唇,正準備出聲,曹佩聲又幽幽道了:“墨蘭,八年前你應該不知道吧,你走之後,葉楚隨後就找到了我,問我那幅畫在哪裏。”

  墨蘭心一緊,她就知道葉楚這個小踐人不安生,當年她在知道曹佩聲的下落之後,去了C市一趟,剛好碰到曹佩聲撞死人一事,本著大家都是故人的心態她去見了曹佩聲一麵。

  但是她沒有想過,曹佩聲把她直接給轟走了,還說了一句,我永遠不會告訴你那幅畫在哪裏的,當時她也惱了,她當年確實是為了蕭家那幅畫而來。

  蕭琰死後,她對那幅畫的執念就淡了很多,可是她從來沒有想過曹佩聲會說這些。

  她年輕的時候也是爆脾氣,三言兩語被頂得受不了,所以罵了她一通,讓她死在監獄裏麵,自己就怒氣衝衝的離開了,而葉楚怎麽也會知道這件事情。

  她不是對當年的一切一無所知嗎?墨蘭看著葉楚的目光漸漸變了:“葉楚,你到底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

  “阿蘭,你別聽她胡說,我什麽都不知道!”葉楚哪敢承認當年的事情,她絕對不會承認的,八年前那樁車禍是她製造的,當時她先去了C市,為的就是那幅畫。

  結果曹佩聲再一次拒絕了她,當時曹佩聲正準備新婚,她跟她大吵了一架之後離開了酒店,她知道曹佩聲要跟崔尚啟去蜜月旅行。

  對於這個結果,似乎在她在意料之中,又在她的意料之外,她聽說當年南尚啟可是很喜歡曹佩聲,甚至為了她一輩子沒娶,就連南杭他也是從孤兒院收養的。

  當時走到停車場的時候她動了歪腦筋,如果她永遠得不到那幅畫,那麽她就讓曹佩聲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吧,而她也可以安心做她的江太太,永遠不會有人揭穿是她當年害死了蕭琰。

  所以她動了刹車係統,可是她卻沒有想到是南蕭跟南杭吵了一架之後,自己開車了跑了出去,那輛刹車係統出了故障,她根本刹不住車,所以才撞上了南尚吂。

  可惜,曹佩聲一直是一個蠢女人,當年蠢,八年前更蠢,她竟然為了南蕭的前途把她從這件事情摘了出去,自己替她入獄。

  南蕭傷重,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等她出院之後一切已經塵埃落定,曹佩聲被判為故意殺人案,而南蕭被逼離開C市,當時她不知道南蕭去了哪裏。

  還是八年之後,才突然遇見了南蕭,那時候她突然歎一聲造化弄人。

  “你不知道,葉楚,八年前,你敢否認,你沒有私下裏去找我,就是為了得到那幅畫嗎?”曹佩聲又出聲了,她就是幫間破壞這兩人的關係。

  這兩人關係一直極好,可是在她看來,那可說不定,葉楚隱著墨蘭的事情多了去了。

  墨蘭的臉色果然變了,眼神裏閃過一絲不可置信:“葉楚,這是真的嗎?”

  “阿蘭,你別聽她瞎說,我們認識這麽多年,你還不了解我嗎,我怎麽可能背著你去做這種事情!”葉楚趕緊解釋道,在對著曹佩聲意味深長的目光後,她突然醒悟過來,曹佩聲這個踐人,恐怕是故意挑撥離間吧,不然她怎麽會好心告訴她那幅畫的下落。

  所以她很想反應過來,聲音都平靜了下來:“沒錯,我八年前確實找過曹佩聲,不過不是因為這幅畫,你知道,這些年恩年一直對她念念不忘,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容忍自己的丈夫心裏麵有別的女人,所以我當年去找她,想讓她回來,跟恩年在一起。”

  “我出身不好,因為認識恩年才成了江太太,可是我坐在這個位置上,心裏一直都不安穩,我知道,當年如果沒有我,曹佩聲跟江恩年肯定會是幸福的一對兒。”說到這裏,還裝模作樣的歎了一口氣:“這些年我一直很後悔,想把這件事情解釋清楚。”

  曹佩聲不作聲,聽完這話亦冷冷的笑了笑:“嗬嗬,葉楚,你還真是會裝,不過沒關係,早晚有一天,會真相大白的,你做了這麽多事情,肯定會有報應的!”

  “對了,墨蘭,看在認識這麽多年的份兒上,好心提醒你一句,別一天被人賣了還要跟我數錢,到那時候,嗬嗬……”說到這裏,曹佩聲欲言又止。

  墨蘭本來已經心裏鬆動了幾分,但是這會兒又起了疑惑,這個葉楚出身又不好,但是她卻成了江恩年的太太,當年曹佩聲跟蕭琰的關係極好。

  蕭琰幾乎把她當成親妹妹一樣疼愛,蕭家當年可謂風光無限,但是最終的結果卻是曹佩聲跟江恩年離婚了,江恩年再娶了葉楚。

  難道這一段婚姻中,葉楚就沒有做過什麽嗎,如果是這樣,她是一點兒都不信的,她當年當過小三兒,知道這其中的艱辛,而葉楚在她麵前一直表現的很委屈,仿佛在這段婚姻中,她才是那個真正的受害者,但是,事實真的如此嗎?

  不過當務之急,她是要盡快拿到那幅畫,不然她一想到墨允,渾身就猛地一顫,對著曹佩聲說道:“曹佩聲,你最好趕緊告訴我那幅畫的下落,不然我不止會毀了你,同樣還會毀了南蕭,你別忘了,當年害死南尚啟的那個人可是南蕭,不是你!”

  “如果你真的想毀了南蕭一輩子,你盡管不說,我不介意的!”墨蘭突然說道,其實南杭這事兒,還是經過葉楚的提點,她才想起來還有這麽一個人可以利用。

  所以她讓人買通高利貨買家,讓南杭欠下巨額賭債,逼不得已跟她合作,她錄了南杭親口說出的八年前車禍的真相,她就不信,到這個時候,曹佩聲還不說!

  “你敢!”曹佩聲突然抬起頭來,一雙眼睛又冷又幽,緊緊的瞪著墨蘭。

  墨蘭滿不在乎的笑了笑,手中的鞭子捏緊,不知道為什麽對這個女人的眼神,她總是有點兒害怕,但還是從容的迎了過去:“我有什麽不敢的,南蕭又不是我女兒,你該知道,她當過八年的模特,名聲在那裏,你想讓她變成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嗎?”

  曹佩聲閉著眼睛,情緒翻騰,這會兒真是恨,恨她這麽無能為力,這麽多年還是保護不了南蕭脫離這些事非之地,她重重的吐了一口:“當年的車禍,我根本不信,是南蕭所為!”

  而這個時候,突然呯的一聲,推開了房門,門外站著一臉陰沉的墨邵楠!

  -本章完結-

☆、第194章 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會說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