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13節

  “姐,你又嫌棄我了!”蕭笑不滿的說道,這聲音明明就是嫌棄啊,她知道自己廚藝差,可是她一個人在外麵執行任務的時候,宰雞殺魚的樣樣都行。

  還別說,跟她一起執行任務的搭檔都說她手藝不錯,不過進廚房,她確實不行。

  畢竟沒有一個殺手需要做一個賢惠的妻子,還真是不太可能……

  她的刀是殺人的刀,複仇的刀,而非做菜的刀!

  “我可不敢嫌棄你,你從小就沒有進過廚房,所以做菜還是免了,再說了,以後有姐姐在,不用你做菜!”南蕭認真的說道,其實她倒是差點忘了,她跟蕭笑一樣半斤八兩。

  掛了電話之後,蕭笑帶笑的眼睛瞬間沉了下來,抬手揉了揉太陽穴,媽媽去哪裏了,她一向不會到處亂跑,怎麽就是不見了呢,電話還是沒有人接。

  身後的勒景琛終於忍不住出聲了:“南南,你別著急,興許阿姨隻是出去散散心了。”

  “她現在身體還沒有好,去散什麽心,再說了,她去散心,能不接電話嗎!”南蕭急得不行,語言都失了分寸,說完之後才覺得自己的語氣衝了點兒,不由歉意的望了一眼勒景琛,脫口而出道:“抱歉,我太心急了。”

  她跟勒景琛又不是以前親密無間的時候,那個時候她怎麽罵他,吼他,那是他應該的,畢竟身為男朋友,其中有一點就是任由女朋友任意打罵。

  可是現在分手提了,再這麽罵,會不會不太好啊。

  勒景琛卻理解的點了點頭,望了南蕭一眼:“沒事,我理解你的心情,南南,你別急,阿姨不會出什麽事情的!”

  “但願吧!”南蕭有氣無力的說了一聲:“我再去找找看。”

  說著就要離開,勒景琛一把拽住了她,望著她的眼睛,那一眼睛裏這會兒寫滿了焦灼,再也沒有了素日的平靜,隻是漆黑依舊一團,如同濃墨一般輕抹淡寫刻上一般。

  南蕭下意識的想抽出手,男人的手很熱,如同燙在皮膚上麵一樣,像是查察到她的動作,勒景琛目光在那動作上流連了一下,複又鬆開:“你這麽漫無目的的去找也不是辦法,這樣吧,我去找人,先調一下監控,看一下是怎麽回事兒。”

  “阿姨如果是從醫院離開的,監控這邊應該能查到她是去了哪裏!”當然,更壞的情況,勒景琛沒有說出來,前段時間淩安把南杭帶回來之後,他從南杭那邊得到了一些事情的真相,再加上,B市那邊也傳來一些消息,他正準備把這些事情告訴南蕭。

  不過眼下,似乎不太適合聊這些事情,南蕭的心思全在曹佩聲身上了。

  南蕭猶豫了一下,隻能點頭,她也是急瘋了,什麽事情都顧不得了,一心想早點找到媽媽,結果自亂陣腳,現在醫院裏一般都安裝有監控,媽媽去哪兒應該能查得到。

  不過遺憾的是,監控視頻並沒有查出來曹佩聲去了哪裏,因為曹佩聲住的那個病房是死角,那裏沒有裝置攝像頭,而其他地方也沒有見她的蹤跡。

  南蕭跟勒景琛坐在監控視裏比對了半天,也沒有見曹佩聲在監控裏出現過。

  一般這種情況,要麽就是曹佩聲知道醫院的監控,刻意避開了監控,離開了醫院,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她可能出事了,但是出事的地點肯定在死角裏。

  當初勒景琛幫曹佩聲安排的醫院那是A市最好的醫院,匯集了各處科室,這裏有一流的醫療設施水平,也有全國最高端的醫生,所以他選擇這裏,主要是讓南蕭放心。

  但是現在曹佩聲人不見了,而且還聯係不上,最主要的是任何人都不知道,包括護工。

  查完監控,南蕭又不死心的回了一趟病房,護工也一直跟著,病房時靜悄悄的,唯有病房裏的百合花還散著嫋嫋的清香,南蕭站在那裏,腦子裏亂得不行。

  曹佩聲剛來A市,她入獄八年,根本不認識什麽人,除了她,她根本沒有別的認識的對象,因為身體的關係,她一直在醫院裏,很少離開醫院。

  但是現在,這麽好端端的一個人,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南蕭揉了揉太陽穴,一個勁兒的想著曹佩聲去的可能性,護工還等在外麵,畢竟她的職責就是照顧曹佩聲,結果人不見了:“陳阿姨,你最後一次見我媽是什麽時候?”

  “我今天一早醒來就沒有見到她了。”陳阿姨是個老實人,南蕭覺得放心,才用了她,這段時間曹佩聲住院,她也沒有出過什麽亂子,所以南蕭對她還是挺放心的。

  “也就是說,她昨天晚上就有可能不在醫院了?”問到這個的時候,她語氣急了點。

  “我……我也不知道……”最近曹佩聲身體越來越好了,有時候根本不用她陪chuang,她也是偷懶,昨天晚上臨睡之前確定沒事,當晚就沒有過來。

  結果倒好,她一晚沒來,第二天就出事了,這特麽絕對是在坑她。

  南蕭看著她急得滿頭是汗的樣子,知道也問不出所以然來,曹佩聲就跟憑空消失了一樣,她感覺腦仁疼得不行:“你想起來什麽再說吧!”

  勒景琛已經通知了淩安這件事情,讓他把醫院外麵的監控也調取一下,畢竟曹佩聲失蹤一下太意外了,而且看著南蕭的樣子,都快崩潰了。

  他,於心不忍,對南蕭,他從來不想讓她急成這樣:“南南,別急,一定會找到阿姨的。”

  “真的嗎?”聽著勒景琛的聲音,南蕭忍不住問了一句,她太著急了,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整個人都要炸掉了一樣,聽到他這麽說,不知道為什麽,感覺像是一陣風吹進了心尖上,讓她的心安定了很多。

  “真的,我跟你保證,一定會找到阿姨的,你放心,醫院這邊的監控查不到,我讓淩安去調了醫院整個外圍的交通視頻,如果阿姨離開了醫院,我想總會有點兒眉目的!”勒景琛認真的跟她分析道,語速故意放得很慢,低沉,敲心。

  南蕭知道自己太急了,她沒有辦法不急,她把曹佩聲帶到A市,她對這裏一無所知,除了她之外就沒有認識別的人,當然,還有蕭笑。

  不過蕭笑在家,如果曹佩聲去見蕭笑肯定會跟她提前打招呼,可是現在,一點兒音訊都沒有,甚至連手機都關機了,南蕭想不明白了,這到底多重要的事情啊,讓她音訊全無。

  腦子裏突然靈光一閃,她想起來了,江恩年,她怎麽能忘了A市還有江恩年和葉楚這兩號人物,這兩人最近可是沒少來找媽媽,雖然有時候被她趕出去了。

  因為她看著就覺得惡心,倘若江恩年和葉楚真的良心不安,覺得愧對於媽媽,就不會在她生病的時候,還時不時的來惡心她,所以媽媽的失蹤會不會跟他們有關係?

  想通這一點之後,南蕭很快給江恩年撥了一個電話,江恩年倒是電話接的很快的,還沒有開口,南蕭的質問劈裏啪啦跟雨點一樣砸了過來:“江恩年,我媽呢?你把我媽藏到哪兒去了!”

  江恩年隻覺得這一通罵來得有點兒莫名其妙,就跟那夏天豪無征兆的雷雨一般,他放下手中的工作報告,語氣疑惑:“蕭蕭,你在說什麽,我怎麽聽不懂!”

  -本章完結-

☆、第192章 我隻是想讓你坦白一些

  南蕭知道對江恩年,她心裏始終有一個疙瘩,曾經,她以為她有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她的爸爸像高山,像大海,一般溫暖保護她。

  她正直,就像她人生中的一盞燈,照亮了她前行的道路,可是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他變了,他變得越來越可怕,十四年前的事情確實對南蕭有一種說不出的深痛厭絕。

  他怎麽能為了自己的前程變得麵目猙獰,再加上南蕭真的急,她是急壞了,在找了那麽長時間之後,曹佩聲一無音訊之後,她不可能不著急。

  她馬上就要跟媽媽離開這裏了,突然出了這事,不可能不火大,連帶著語氣都極度的不好:“江恩年,你還裝,你還打算裝到什麽時候?”

  “這段時間你跟那個小三兒時不時的來惡心我媽,我媽現在不見了,肯定跟你有脫不了的關係,你趕緊告訴我,你是不是把她從醫院帶走了?”怒氣,不顧一切的脫口而出。

  江恩年疑惑萬分,總算理出了一點兒頭緒,敢情這丫頭以為自己把曹佩聲帶走了?想到這裏覺得好笑,他這段時間確實急了,所以對曹佩聲的逼迫急了點兒。

  他想要那幅畫,十四年前,那幅畫神秘消失,從此石沉大海,無人見過它的下落,而墨蘭的一些話確實提醒了自己,那幅畫可能就在曹佩聲身上。

  不過曹佩聲是骨頭比較硬的主兒,她不想說什麽,哪怕你打斷她的腿,她都不會說。

  她的性子自己早就見識過了,所以他從來不會想著用強硬的手段去對付曹佩聲,現在勒景琛跟南蕭也婚約,他們沒有解除婚約,南蕭嫁進勒家就有可能。

  一旦南蕭嫁進勒家,他還愁前途不光明嗎,所以他怎麽會做這種傻事,置自己的前程於萬劫不複之地:“蕭蕭,你肯定弄錯了,我昨天晚上雖然見過你媽,但是我保證她人不在我這兒,我也不敢對她怎麽樣!”

  江恩年七零八落的解釋了半天,南蕭也有一些泄氣,認真的問道:“你真沒見我媽?”

  “真沒有,我今天還在上班呢,哪有這麽閑功夫去看她,她怎麽了,到底是怎麽回事兒,蕭蕭,如果有什麽事情,你記得跟爸爸說,爸爸雖然沒那麽能力,但是能幫的還是可以镺的!”江恩年情深意切的說道,聽聲音還真有那麽回事兒。

  “得,省了,你的幫助,我可消受不起!”南蕭不想跟他牽扯太多,既然曹佩聲沒有跟江恩年在一起,她也懶得聽她說什麽。

  一回頭,就對上勒景琛幽沉的眸子,男人的眼睛深邃迷人,有一種說不出情感在裏麵流淌,他看著她,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麽似的:“江恩年是你爸爸,你為什麽之前不說。”

  事到如今他總算明白了,江臨歌跟南蕭的關係,怪不得當初墨邵楠跟她分手的時候,她是那麽心如死灰,對江臨歌更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厭惡。

  江臨歌跟南蕭竟然是同父異母的姐妹。

  嗬,想到自己查到的那些資料,勒景琛隻覺得眉骨隱隱作跳,當初那麽對江臨歌還真是便宜她了,如果讓他早點知道,那是小三的女兒,他絕對不會這麽容易放過她。

  “我為什麽要告訴你!”南蕭不願意提這件事情,所以語氣不好,勒景琛眸色一沉,望著她,無聲的歎了一口氣:“南南,我隻是想讓你跟我坦白一些。”

  南蕭想,還有必要嗎,她跟江恩年有這層關係,她真的不想說,她也沒有打算沾江恩年的光,不過現在看著勒景琛的樣子,仿佛打算追根到底一樣。

  勒景琛定定的鎖著南蕭,似乎在等待她一個答案一樣,而這個時候他手機響了起來,一看是淩安那邊的電話,他跟她說了一句我接個電話就走到一邊接電話了。

  電話接完之後,他重新回到病房,南蕭還在不死心的到處找著曹佩聲的身影,明明病房裏麵已經沒有人,她還是想再三確定。

  “南南,警局那邊已經安排好了,我們現在可以過去了。”勒景琛提醒了一句,南蕭點了點頭,說了一聲謝謝,越過勒景琛就先離開了病房,同時又跟護工說道,如果曹佩聲回來,一定要第一時間聯係她。

  兩人去了停車場,南蕭的車子跟勒景琛的車子並排而放,南蕭拎著車鑰匙就想朝自己的車子走去,勒景琛卻一把拽住了她,目光深沉:“南南,我來開車,你先休息一會兒,你比較熟悉阿姨,等會兒監控那邊可能也需要你去看。”

  南蕭想了想,也是的,醫院這邊幾個路口的監控肯定要調查,到時候如果沒有充足的體力,她還真是完不成這個巨大的工程,所以沉吟了一瞬,還是上了勒景琛的車子。

  勒景琛見她軟化了幾分,也沒有說什麽,跟著上了車,車子很快到了警局,因為勒景琛已經讓淩安事先打過招呼了,所以這會兒已經有人迎了出來。

  “勒少,資料已經準備好了,因為時間上比較急促,隻能截止到今天上午八點的監控,如果你這邊還需要的話,晚點我讓人再送過去一些。”對方跟他簡單解釋了一番。

  勒景琛點頭:“麻煩你了!”

  男人的聲音沉穩有力,像是竹聲陣陣敲在心上,南蕭的心穩定了不少,坐在視頻前後,勒景琛輕捏著南蕭的肩膀:“別急,慢慢找,阿姨會找到的。”

  南蕭沒有回身,感覺到男人寬厚的大掌,點頭:“好。”

  南蕭跟勒景琛一起,在查視頻,但是查了幾個小時下來,一無所獲,曹佩聲沒有從醫院的任何一條通道離開,而醫院裏一般情況下是不允許計程車進去的。

  曹佩聲在A市並沒有開車,一般這種可能就是她可能是坐車離開了,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她現在人還是在醫院裏。

  南蕭的臉色慘白慘白的,不知道是不是盯電腦的時間太久了,勒景琛就站在她身邊,輕拍了拍她的肩:“南南,你媽不是三歲的小孩子,她也許隻是出去了。”

  這樣的安慰根本對南蕭起不到一絲作用,不過時間越久,她越是冷靜,這會兒反倒是沒有什麽太急切的表情表現在臉上了,一雙眼睛卻是烏黑透亮,仿佛帶著一層灼灼的星光,揉進了她的眼珠子裏:“我知道,她不會有事的,她隻是出去了。”

  她這樣告訴自己,在心裏,一遍一遍的告訴她,不能亂想,媽媽大病初愈,她不會有事的,她還答應過自己,餘下後半生,她會跟她在一起,永不分開。

  她們還說,要走遍世界各地,去看一路風景,一城風光,她還說,看著她將蕭家的名聲發揚光大,她還說,看著她嫁人生子,看著她幸福快樂。

  這些,都是她告訴她的。

  今天早上,她離開醫院的時候,她還跟她說,媽媽,我一定會帶你回B市,回我們的故鄉,我們去看蕭爸爸,蕭媽媽。

  她不會有事的。

  絕對不會!南蕭相信,曹佩聲這麽多年,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一直特別的好,她怎麽能有事呢,她們還沒有幸福,還有那麽多事情沒做,她一定隻是想出去走走,散散心。

  前段時間,她一直告訴自己,她在醫院裏呆得悶了,她想回她家裏看看。

  南蕭總是不同意,說她身體還沒有好,醫生說了還要留院觀察,如今想想,她為什麽不同意呢,她是不是呆在醫院裏太厭煩了,才會覺得太悶了,想一個人出去走走。

  接下來的時間,南蕭表現的很冷靜,沒有漫無目的尋找,她知道這樣沒有用,如果曹佩聲不想讓她找到,她絕對找不到她,可是她不相信,曹佩聲突然無緣無故的消失了,不要她了。南蕭就守在醫院裏的病房裏,不吃不喝,等待著。

  她找來了一幅畫板,提筆研墨,描繪山水,悠然而作,仿佛什麽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她在等著曹佩聲歸來。

  勒景琛覺得這樣的南蕭仿佛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她明明是在創作,仿佛又在用盡悲傷去畫,又仿佛在用生命去畫作,畫完一幅,她靜靜的等著畫作風幹,像是在對自己心愛的孩子,不知道為什麽,看到她這個動作,仿佛又看到了當年的那個小女孩兒。

  他讓她吃點東西,她說不餓,吃不下,沒胃口,勒景琛心疼得不行,南蕭已經有幾天沒有吃飯了,她這幾天兩了兩幅畫,放在病房裏,可是筆筆驚豔。

  勒景琛覺得這樣下去,根本不行,南蕭可以創作,可是她不能不吃不喝,這樣下去身體會垮掉的,勒景琛端來準備好的吃的,因為在醫院,他也不可能準備什麽山珍海味,倒是幾樣比較家常的小菜,配上一些清粥,南蕭看也沒看一眼。

  還在繼續畫畫:“南南,吃點東西吧,你這樣子下去不行的,就算阿姨回來了,她看到你瘦成這樣,她肯定會心疼的。”

  “她已經不要我了,怎麽可能心疼。”南蕭繼續描畫,她想了很多,曹佩聲是故意離開的,不想讓她知道,也不想讓她知道,所以一點兒痕跡都沒有留下。

  她隻帶了一部手機,可是手機卻是關機狀態,她不想讓她找到她。

  可是,為什麽?

  她為什麽要這麽做,她想不通,真的想不通,媽媽為什麽要這麽對她。

  “南南,阿姨可能是真的有事情要忙,她隻是不想讓你擔心,如果你不好好照顧自己,等她回來,你覺得她看到現在這樣的你,不心疼嗎,南南,你素來知道,在她心目中,她最是喜歡你,如果讓她知道,你這麽對待自己,你覺得她會怎麽想。”勒景琛不知道該跟南蕭說什麽,南蕭固執他不是沒有領教會,總不能強迫著她吃吧。

  “南南,你可以選擇吃,也可以選擇不吃,你如果不吃,我也會讓蕭笑陪你一起餓著,你別忘了,蕭笑的事情我還沒有解決,她在勒家傷人一事,我沒有追究,並不代表著,我不會追究,如果你再這麽不配合,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再討論一下這個問題了!”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司令大人,求床咚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唯妻至上,總裁老公欠收拾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愛你入骨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我家大叔好傲嬌 權寵寶貝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