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11

放心,他既然選擇這個時候收購蘭尊國際,肯定有他的理由,而她雖然是勒氏的主母,一般情況下是不幹涉公司的大事。

“姐,到這個時候,你還不肯幫我嗎?”墨心委屈,眼淚在眼眶裏打轉了。

“小蘭,我不是不幫你,主要是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是怎麽回事,你總得給我時間問明原因吧!”墨心其實也為難,她這個勒家主母並不好當:“阿琛做事一向有分寸,他既然行了這事,肯定有他的理由,你放心,你是我妹妹,還怕我虧待你不成嗎?”

墨蘭見她始終不肯承諾,有些急了:“姐,如果不是逼急了,你以為我願意過來求你嗎,現在邵楠一蹶不振,我一個人根本拉不到投資,阿琛再不收手,我的公司真的沒了,姐,當年我幫了你這麽多,難道現在,你連這點小小的忙都不幫嗎!”

墨心最不喜歡她的就是當年,當年的事情,她是對墨蘭有虧欠,可是她這麽三番五次的提起,確實讓她不舒服了:“小蘭,如果你信我,今晚先回去,我明天給你一個解釋!”

送走墨蘭之後,時間確實很晚了,墨心反倒沒了睡意,她不知道勒景琛為什麽突然收購蘭尊國際,可是這事兒跟南蕭絕對脫不了關係。

南蕭以前跟墨邵楠是一對兒,為這事,她曾經反對南蕭跟勒景琛過。

可是現在南蕭救了勒俊遠一命,她如果再插手這個事兒,肯定讓兒子不喜。

勒景琛因為南蕭受傷一事兒,心裏憋了一口氣,不發泄出來,那絕對是不得了的!

所以,這事兒,她還真不能插手!但是墨蘭那邊,怎麽辦……

勒景琛回到包廂的時候,南蕭跟虞世堂的臉色都不太好,像是吵過了一樣,他微微一蹙眉,目光先是落在了南蕭臉上,南蕭已經恢複了麵無表情。

而虞世堂的目光裏還帶著一絲憤恨之色,不過他到底是名導,情緒早已經收放自如。

過了一會兒,桑白主動打電話給虞世堂,說自己身體不舒服,先打車回去了,讓他跟勒景琛說一聲抱歉,勒景琛表示理解,一頓晚飯不歡而散。

勒景琛和南蕭回到家之後,勒景琛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剛剛跟美人兒說什麽了,他臉難看成這樣!”活像欠他幾百萬似的。

“沒什麽,就是他問了我一些問題,我沒回答他而已!”南蕭輕抹淡寫的說了句,擺明了對這件事情不願意多說,勒景琛看著南蕭平靜的樣子,忍不住為好基友辯解了一句:“南南,其實美人兒現在的遭遇也挺讓人同情的!”

“那是他自己作的!”南蕭豪不客氣的說了一句,當初蘇小珞愛慘了他,結果他倒好,直接給蘇小珞當頭一棒,徹底把她打懵了。

如果讓她知道勒景琛跟別的女人有了孩子,她分分鍾要分手,絕對不能忍!

蘇漢子性子直,一腔熱血捧給他看,結果他看也不看一眼,直接踩在地上踐踏。

勒景琛什麽都不敢說了,這個時候說多是錯,所以保持沉默比較好!南蕭洗好澡之後,重回久違的大chuang,南蕭緊緊的吐了一口氣,有家的感覺就是好。

等勒景琛出來之後,就看到南蕭已經背對著他,一副睡著了的模樣,勒景琛忍不住輕手輕腳的上了chuang,將人一把抱在了懷裏:“又背對著我睡覺!”

南蕭被他抱著,肌膚相貼,仿佛燒成了一層說不出的火,男人剛剛沐浴完,身上還有一股子說不出的清香,軟軟的,讓人倍覺親切:“我什麽時候背著你睡了!”

這分明是指控,勒景琛輕輕的捏著她的小鼻子,望到她眼睛裏:“還不承認!”

其實這種微妙的情況下,南蕭也知道會發生什麽,不過不知道為什麽,這會兒緊張的不行,心髒呯呯直跳,仿佛比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還緊張。

她主動的抬起頭,口勿了口勿他的唇角,輕輕的,她的唇極軟,像是毒藥一般,讓他一嚐難忘,很快,男人化被動為主動,凶狠的口勿了上去。

南蕭住院這段時間,勒景琛再有色心也沒有色膽去動南蕭,她受了傷,他每天擔憂的不行,哪有心情想這個事兒,可是南蕭出院了,現在人就在他懷裏,他要是沒有一點兒想法那就不是一個男人了,等一個口勿結束,南蕭的小臉紅的不行,整個人鍍了一層粉。

勒景琛就愛她這樣,哪怕親熱再多次,她總是會害羞,可是一想到什麽,勒景琛停下動作,不確定的問了句:“南南,你的身體可以嗎?”

“可以!”她輕輕的回了一句。

勒景琛壞啊,故意逗她:“你說什麽,你再說一遍!”

南蕭怒了:“你做不做,不做拉倒!”說著,就要蒙著被子睡覺。

勒景琛有這種機會,哪能放棄啊,下一秒,化成為狼,將南蕭吃了個幹幹淨淨,分開才幾天,仿佛像是分開了一輩子一樣,南蕭也主動勾住勒景琛的肩膀。

全神貫注的投入這一場久違的親熱之中,彼此的唇舌用力的糾纏,仿佛要將對方生吞入腹一樣,沒有溫柔,卻有一種激烈的衝動。

勒景琛雙手拖著南蕭的腰,將她更近的拉向自己,還沒有等南蕭反應過來,勒景琛已經一股作氣的攻了進去,太久沒有做過,南蕭有些生澀,容納不下。

可是他卻一遍又一遍的口勿她,在她耳邊說情話,她的耳朵漸漸又粉了起來,像是開了一層說不出的花,南蕭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整個人像是死去了一樣,全身緊繃,又徹底放鬆,癱鬆在她的懷裏,最後暈過去的時候,腦子裏仿佛炸出了一片綺麗的光。

第二天,南蕭睡得很晚,昨天的運動給她帶來的後遺症就是全身酸痛,她醒過來,睜開眼睛,看著勒景琛還在睡,忍不住捏了捏他俊挺的鼻子。

這一生,何其有幸,身邊有他,這一生,何其有幸,他們彼此相愛。

勒景琛在她醒了之後瞬間醒了過來,睜開眼睛望著南蕭剛醒的容顏,忍不住心生情動,他喜歡這個女人,真的愛到骨子裏呢,他親了一下她的額頭,一語雙關的問:“餓了嗎?”

南蕭點了點頭:“餓。”

想著昨天晚上她在他身上承歡的模樣,勒景琛微微勾了勾唇:“別急,我做早餐去!”

而這個時候,南蕭的手機突然急促的響了起來,打碎了一室的溫柔,南蕭接過電話一看,號碼是c市打來的,不知道為什麽,那一刻心跳加速,仿佛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第164章別怕,有我在!(加更4000)

電話接通,那邊傳來冰冷又機械的女聲:“請問是南蕭南小姐嗎?”

“我是。”南蕭下意識的點頭,那邊開始說話,很靜,像是暗夜無聲一般,隻留下又人冰冷的聲音,一字一頓的說道那些話:“曹佩聲女士是你媽媽嗎?”

“是的。”

對方似乎輕籲了一口氣,因為曹佩聲留的家庭電話打不通,還是獄警從她的行李中找到了這個電話號碼:“南小姐,你的媽媽曹佩聲女士現在病得非常嚴重,醫生說有生命危險,人現在監獄附院裏,你如果有時間的話,盡快過來見她最後一麵吧!”

南蕭腦子嗡的一聲炸了,當年她離開的c市的時候,媽媽讓她走得遠遠的,永遠不要再回來,因為她不想再看到她,可是她卻沒有想到,有一天,她會收到這種消息。

病得很嚴重……有生命危險……你來見她最後一麵吧……

南蕭掛了電話就開始收拾行李,她的臉上很平靜,一點兒表情都沒有,跟鐵鑄的一樣。

可是她不知道收拾什麽,胡亂把衣服往行李箱裏塞,勒景琛一把抱住了她:“南南,怎麽了?”

“我媽病了,我要回c市!”曾經以為她再也回不去,曹佩聲不讓她回去,她走的時候,讓她發誓永遠不能再回c市,如果她回c市,她一輩子都不認她這個女兒。

南蕭平靜的讓勒景琛害怕,可是她臉上那麽平靜,身子卻在微微的顫抖,仿佛在承受極大的悲傷:“別怕,南南,我跟你一起回去,你先冷靜一下。”

怎麽冷靜,南蕭根本不知道怎麽冷靜,那些字眼太殘忍,像是尖刀一般挑起心髒那一塊最柔軟的地方,鮮血淋漓,勒景琛卻一把將她的身子扳了過來,正視她的眼睛:“南南,你先別慌,聽我說,你訂機票需要時間,哪怕是最快的航班,但是你沒有我的私人飛機快,我讓淩安馬上安排航線,不管伯母生了什麽病,我保證,我盡最大的能力醫治她,好嗎!”

南蕭沒說話,眼神淩亂,勒景琛不放心她一個人呆著,在房間裏開始打電話,因為那邊也沒有說曹佩聲生什麽病,找哪方麵的醫生,不過勒景琛還是通知淩安盡量網羅一些名醫去c市。

一路上,南蕭始終不說話,勒景琛心疼不行,把她圈在懷裏,可是她的身子一直在不停的發抖,不願意說話,願意說的時候,那些話仿佛在戳自己。

“阿琛,你不知道,我八年沒回c市了,我逃出來的時候,她告訴我,永遠不能回c市,如果讓她知道我回了c市,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她說,逃出去了,就永遠不要回來,她恨我殺死了繼父,她永遠不願意見到我。”

“這八年,我不敢回去,因為南杭,也因為她的那些話,以前我不能理解,為什麽她不願意讓我回去,她有那麽恨我,恨到為了繼父不願意再見我。”

“我害死了繼父,我恕罪,可是無論我做什麽,她都不原諒我,她不讓我畫國畫,永遠不能畫,我真的不懂,我一直在怨她,怨她為什麽這麽對我……”

“可是現在,我知道她病了,病得很嚴重,我恨我這幾年為什麽要聽她的話,為什麽不回c市,她都要死了,我才回去,勒景琛,我真的很不孝,我是天底下最不孝順的女兒!”

南蕭說著說著,眼淚滾落了下來,她又努力的把眼淚逼進去,不能哭,媽媽不會有事的,她一直那麽堅強,她怎麽會有事,她還沒有讓她幸福,她怎麽能有事呢。

勒景琛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麽南蕭堅持不再畫國畫,當初她何等風彩絕倫,何等聰明伶俐,放棄了她最引以為傲的東西,進了時尚界,當模特,說真的,他很惋惜。

找到她的那一刻,他甚至有好幾次想質問她,為什麽會對自己這麽放縱,她明明可以,明明可以走上另外一條路,讓自己的人生大放異彩,為什麽甘於平庸當年模特兒。

可是聽她那麽說,心揪得一陣一陣的疼,隻能將她圈緊,再圈緊,想替她分擔那些疼痛,恨不得感同深受:“南南,別把事情想得那麽糟糕,也許阿姨沒有那麽嚴重!”

可這些隻是安慰之詞,就連勒景琛都沒有把握,可是他不能讓南蕭垮了。

這樣的南蕭,仿佛一根線,一扯就斷,他不能把她的最後一根神經都掐斷。

到了c市,闊別八年,南蕭沒空研究這座城市有沒有變化,兩人直接去了監獄附屬醫院,輾轉一番,南蕭見到曹佩聲的時候,眼淚控製不住瞬間滾落下來,糊了一臉。

病chuang上的曹佩聲瘦得隻剩下皮包骨頭,她的臉是那麽蒼白,她躺在那裏,無聲無息,像是睡著了一樣。

當年的曹佩聲何等的風華絕代,娉婷嫋娜,如今的曹佩聲何等的形容枯槁,麵容憔悴。

南蕭握住她手的時候,感覺像是握住了枯木:“媽,我回來了,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吧!”

可是喊了半天,曹佩聲一點兒都沒有反應,她像是沉睡在自己睡夢中,永遠不願意醒來。

南蕭哭得不行,她從小就跟曹佩聲就不親,蕭爸爸疼她,蕭媽媽也疼她,就連江恩年都把她捧在手心裏,唯有曹佩聲把她管得很嚴。

離開a市後,家裏的頂梁柱就是曹佩聲,現在她病倒了,仿佛天塌了一樣。

南蕭一直很努力,賺很多很多錢,希望有一天,能幫媽媽減刑!

可是她沒有想過,自己還沒有做到,曹佩聲就倒了!

又因為曹佩聲讓她發的毒誓,她竟然一次都沒敢回c市!

南蕭哭了一會兒,就不哭了,她知道哭不能解決問題,當務之急要問醫生曹佩聲是怎麽回事兒,跟醫生溝通了一下,因為條件有限,暫時沒有檢查出來什麽病。

曹佩聲性子屬於特別擰的那一種,還是昨天晚上獄警訓視的時候才發現她突然暈了。

之前她一直忍著,什麽都不說,就連同住的獄友都不知道她生這麽嚴重的病。

勒景琛幫著辦了保外就醫,因為曹佩聲病情比較急,又動用了一些關係,手續辦得很快,很快把曹佩聲轉到了c市最好的醫院,可是一連兩天,曹佩聲一直沒醒。

她似乎太累了,太需要好好一場睡眠,睡醒了,人就能康複了。

南蕭沒敢再哭,寸步不離的守在曹佩聲病chuang身邊,很快結果出來了,是胃癌晚期。

當時南蕭就懵了,她簡直不敢相信是這個結果,胃癌預示著什麽,那就跟下了死亡通知書一樣,媽媽怎麽會得這種病呢。

南蕭想哭,不敢哭,忍著,咬著唇,重重的吸了一口氣,才開口說道:“醫生,會不會弄錯了,我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