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11節

“容大哥,謝謝你的好心,我等會兒過去。”南蕭最終妥協,她最是拒絕不了容霆的邀請,再說了,她剛剛跟勒景琛吵過,她們需要給彼此一點兒時間冷靜一下。
  “好,十二點,我在老地方等你!”容霆說完這話就掛了電話,像是怕南蕭會反悔一樣。
  南蕭從陽台回來的時候,勒景琛就坐在臥室的沙發上,他赤著腳丫子,踩在柔軟的毯上,懶懶往那裏一坐,全身上下僅著一件浴袍,極濃的黑色,將男人的容顏映得有些蒼白冰冷。
  胳膊上的傷口他隨便處理了一下,不過並沒有包紮,應該是弄了點兒藥,他坐在那裏,一派尊貴之色,目光望著南蕭,有些捉摸不透:“聊完了?”
  南蕭想著方才答應容霆的事情,所以點了點頭,嚐試著跟他開口,把自己的處境解釋清楚:“勒景琛,我等會兒有約,所以我暫時不能在勒家陪你了!”
  說到這個,把目光落在他胳膊上,那裏還有血跡斑斑,傷口獰猙,翻出一些血肉,而男人眉頭都不帶皺一下的,她心一陣疼:“你的傷口,等會兒讓醫生幫你處理一下,這段時間不要碰水,也不要工作,有需要的東西讓人幫你拿一下……”
  她還在說話,他卻驀地打斷她的話,聲音有些古怪:“你這是不打算管我了?”
  南蕭望著她,不知道抬起頭,望了勒景琛一眼,隻見那雙墨中透藍的眼眸越來越深,那裏麵的藍色如同碧空萬裏的天,那般藍,透著一股子神秘,又透著一股子深沉。
  她幾乎看不透男人的情緒,隻覺得他似乎在生氣,又似乎沒有:“勒景琛,我們剛剛已經談論過這個問題,我需要時間。”說著,南蕭已經拿著衣服朝試衣間走去。
  勒景琛望著她的身影閃進試衣間,神色更加複雜,等南蕭重試衣間裏走出來的時候,她已經換好了衣服,因為頭發是濕的,大概是匆匆擦了一些,長長的頭發散落下來,像是遺落的風情一般,一雙眸子濃墨的似深潭,又似上等的墨畫。
  她沒有望他一眼,匆匆說道:“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南南,我知道你去找容霆,可是這麽多年,你那麽相信他,把他當成親人一樣,但是你真的了解這個人的身份嗎?你知道他是做什麽的嗎?”勒景琛說這句話的時候,有幾分賭氣的成份,他知道蕭笑回來一事絕對跟容霆脫不了關係。
  不過他沒有明確有證據,至少現在他拆穿容霆的時候,南蕭不一定信他,他了解過,南蕭對容霆有一種依賴,那是從骨子裏散發中的信賴。
  仿佛容霆說什麽,她都會信,她都會全心全意的相信他!因為那個人,仿佛是她生命中畫了濃墨一筆的人,除了他,她不知道該相信誰!
  如果勒景琛現在說出那個真相,恐怕適得其反,南蕭不止不會相信,她甚至會懷疑他故意在挑拔離間,所以,何必呢,他何必再破壞他跟南蕭之間的感情!
  但是他這麽似是而非的話,反而能在她心裏埋下一顆懷疑的種子。
  南蕭的目光平靜,定定的望著勒景琛,淡淡一笑:“他是什麽身份,又跟我有什麽關係,隻要他是我的容大哥就行!”說完這句話,她說了一聲再見轉身離開。
  -本章完結-
☆、第188章 誰想做你哥哥了,喂喂喂
  勒景琛看著南蕭離開的背影,突然大怒,南蕭,你倒是對他維護,如果你知道是你的那個容大哥把蕭笑帶到我身邊,你會不會還像今天這麽維護他!
  不過他到底是平靜了下來,隻是頹廢的吐了一口氣,招來淩安:“去看看,她是去見誰!”
  “好的,勒先生!”淩安點頭就走,卻沒有想到,他剛走兩步,勒景琛又叫住了他:“等等——”
  “勒先生,您還有什麽吩咐!”淩安看了勒景琛的胳膊一眼,雖然很想提醒,可是看著男人俊美的容顏上全是冰霜,他也不敢多話。
  在勒家,他向來不會多話,他雖然在勒景琛身邊跟了不久,也是知道這個男人有自己的主見,他向來不喜歡他們這些當下屬的多言。
  “如果她是去見容霆,你注意點兒,那個人沒你想象中的那麽簡單!”勒景琛還是懶懶的坐在那兒,動作跟方才沒什麽二致,隻是更加散漫,整個人仿佛坐在一片雪色中。
  四周是白雪皚皚,而他周遭氣息冰冷,淩安點頭,到底是嘴賤提醒了一句:“勒先生,您的傷口,要不我叫醫生過來包紮一下。”
  勒景琛任性,到時候被批的肯定是他們這幫人。
  勒景琛看著那傷口,想著方才南蕭走的時候豪不留情,苦澀一笑:“她又不在乎,這條胳膊就算是廢了又能怎麽樣!”
  “勒先生,您別這麽說,南小姐不是不在乎您,隻是……”
  “隻是她在乎的始終是別人!”勒景琛苦澀一笑,隨即用那隻沒受傷的手揮了揮,神色裏有一抹化不開的憂鬱:“對了,上次我讓你查的那件事情怎麽樣了?”
  “勒先生,上次您說的那件事情,可能還要再等兩天。”淩安是昨天聽說勒景琛受傷之後從B市趕回來的,當年蕭家,江家一事牽扯的太廣,似乎還有墨家也牽扯其中。
  如果沒有事實定論,他當然不會跟勒景琛匯報,畢竟勒夫人可是姓墨,那是從墨家出來的人,如果墨家真的跟蕭江兩家的事情扯上關係,恐怕勒先生跟南小姐之間會更難。
  勒景琛聽到這話倒是沒有勉強:“行了,我知道了,有消息了,盡快通知我!”
  “好的,勒先生!”
  “對了——”像是突然想起來了什麽似的,勒景琛又喊了一聲,他應該是太累了,所以才會這般疲憊,思維很亂,總覺得有什麽事情被他遺忘了一樣:“蕭笑找到了嗎?”
  提到這個,淩安的臉色也不太好看:“暫時還沒有。”
  “我不管你用什麽辦法,要盡快找到蕭笑,絕對不能讓落在外公的手中!”勒景琛著重強調了一句,針對蕭笑的那些話,她似乎知道一些什麽,而外公當時的表現也太奇怪。
  所以,他有懷疑,不過隻是懷疑,畢竟勒家跟墨家的關係非同一般,再加上,他媽還站在那兒,他就算是有懷疑,也隻能是私底下懷疑,絕對不可能公開去質問外公。
  所以,如果找到蕭笑,興許是這件事情的突破口!
  南蕭到地方的時候,又重新整理了一下衣服,才進了酒店,剛到酒店門口,容霆已經在那裏候著了,幾天不見,這丫頭又瘦了,仿佛一陣風都能吹走她似的。
  伸手揉了揉她的頭,一副寵溺十足的語氣:“幾天不見,怎麽又瘦了,勒景琛是不是沒好好照顧你?”他就知道那個混蛋,肯定不會照顧好南蕭。
  以前南蕭雖然挑食,經常嚷嚷著要減肥,可是容霆該給吃的,喝的,營養一樣都不少,所以她的體重都沒怎麽變化,現在倒好,這下巴都尖了,小臉更是一個巴掌都能蓋住了。
  容霆心裏那叫一個心疼,眸色不動聲色的落在她身上,趁她不注意間,有一抹柔情蕩漾其中,他是真的喜歡南蕭,希望她過得開心一些。
  南蕭倒是沒有避開他的動作,隻是覺得有些不習慣,不過臉上倒是不顯半分,唇角稍稍一扯,露了一個笑,反駁:“哪有,分明是胖了!”說著,還真的捏了捏自己的臉。
  “瞎說!今天中午必須好好補補,我點了你最愛吃的東西!”容霆笑笑,眸中透著難得一見的心疼,對她,他總是覺得再怎麽好好照顧,都覺得不夠。
  多想把這個女孩兒捧在手心裏好好照顧,讓她不要再悲傷,難過……
  可惜,他以前晚了一步,以後,他絕對不允許讓自己再晚一步了。
  南蕭甜甜一笑:“謝謝容大哥。”
  “傻丫頭,跟我客氣什麽!”容霆不知道是不是覺得心情太好的緣故,伸手攬了一下南蕭的肩,自然而然的把她往酒店裏帶。
  他們都沒有看到,有人在不遠處,悄悄按下了快門。
  南蕭沒有想過,容霆跟自己找的導師會是墨允,墨允坐在那裏,神色從容,自有一種渾然天成的儒雅,他漫不經心的端著茶杯,輕抿,笑中透著一股子疏朗笑意。
  似乎在對南蕭說,小姑娘,咱們又見麵了。
  南蕭隻覺得頭痛,根本沒有一點兒欣喜之感,如果早知道是墨允的話,她今天就不用過來了,但是又不好意思拒絕得太直白,聽容霆介紹完,正準備開口——
  卻聽墨允已經悠悠的說了句:“小姑娘,咱們可真是有緣,又見麵了!”
  容霆愣了一下,下意識的看了南蕭一眼,卻見南蕭的小臉有點兒囧,客套的說道:“墨老先生,幸會,沒想到今天是您。”
  “怎麽樣,我上次的提議你考慮得怎麽樣,願不願意當我此生最後一個弟子。”換言之,墨允如果收了南蕭,他這輩子不可能再收徒弟。
  墨雨軒名動海外,再加上墨家在國畫界的聲威,這簡直是天大的餡餅砸到了南蕭頭上,容霆沒有想到他們竟然認識,不由笑了一下:“蕭蕭,你們以前認識?”
  “在法國的時候我見過墨老先生!”瞧見容霆投遞過來的眼神兒,南蕭趕緊解釋了一句,以前拒絕墨允那是因為曹佩聲不允許自己再畫國畫。
  她發過毒誓,此生絕對不能再涉身國畫界,雖然現在曹佩聲允許她進入國畫界,但是因為蕭笑的事情,她心裏對墨家有一點兒疙瘩,因此她對墨允總是有點兒排斥。
  “是啊,當初我見過小丫頭的手筆,起了收徒的心思,可惜我被她給拒絕了!”墨允提到在法國的事情,倒是沒有一絲惱,反倒笑意輕鬆:“怎麽樣,你考慮得這麽長時間,現在考慮清楚了嗎,要不要當我的徒弟,小丫頭,不是老頭子自誇,這個世界上想當我徒弟的比比皆是,可是老頭子隻看中了你一個,你可不能錯過這麽好的機會!”
  南蕭沒敢拒絕得太直接,畢竟墨允的地位在國畫界太高,雖然墨家早已經移居法國發展,可是墨允跺一跺腳,那也是能讓人抖三抖的大人物,而她不過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丫頭。
  再說了,容霆跟墨允也有交情,是以她總得給人留幾分顏麵:“墨老先生,說真的,有這個機會,我非常榮幸,我以前發過誓,這輩子不再拜第二師父!”
  墨允輕輕一嘲,目光幽沉的望著她:“嗬,你對你師父倒是忠心!”
  中午的飯吃得不算盡興,容霆送墨允離開之後,回到包廂裏,剛關上門,就直接問了南蕭一句:“為什麽剛剛要拒絕墨老先生?”她到底知不知道拒絕墨允意味著什麽。
  可是南蕭不是兩三歲的小孩子,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麽,所以容霆要問理由,南蕭不會做無緣無故的事情,但是,方才的拒絕太不合理。
  “容大哥,我不知道。”南蕭垂眸,心裏一直在琢磨著蕭笑跟墨家的事情,對上容霆探究的雙眼,她知道在他麵前,自己向來無所遁形,索性招了得了:“直覺告訴我,要讓我拒絕他,所以對不起,容大哥,我又辜負你的好意了。”
  對上她苦巴巴的小臉,容霆無奈搖頭:“這輩子,就栽在你身上了,如果不喜歡墨老爺子,沒關係,容大哥,再重新幫你找一個老師好了。”
  “謝謝你,容大哥!”南蕭感動的說道,這就是容霆,對她永遠包容,無論她做了什麽,他都包容,南蕭覺得容霆就是他的親人,這輩子的好哥哥。
  可是容霆在心裏瘋狂吐槽,誰想做你哥哥了,喂喂喂……
  南蕭跟容霆分開之後,又跟護士打了通電話,確認曹佩聲在休息,她就不急著趕回醫院,反倒是回了一趟家,準備拿點東西,車子停下,南蕭下了車,卻沒有想到不知道從哪兒閃出一個人來,一把刀抵在她腰上,對方冷喝出聲:“別動!”
  -本章完結-
☆、第189章 英雄你手下留情
  南蕭驚了一下,在心裏臥槽了一聲,真倒黴,她最近是不是撞黴運了,不過臉上卻還是忐忑不安的:“英雄你手下留情,有話咱們好好說!”
  丫的,敢在停車場打劫,小區的保安都死光了嗎?
  南蕭說不害怕是假的,昨天剛經曆過勒景琛受傷,如果自己再受了傷,誰去找蕭笑,誰來照顧媽媽,所以她不能倒下。
  停車場裏本來就沒有什麽人,她害怕,所以有點兒發抖,但是強作鎮定。
  對方要麽劫財,要麽劫色,財可以給,但是後一條絕對不能亂來!
  南蕭覺得這不可能是仇殺吧!她點兒沒那麽背吧!她也沒有得罪過什麽人吧!
  對方身上的味道挺重的,應該有好久沒洗澡了,南蕭不敢表現出來任何不滿,畢竟小命捏在對方手中,她還在跟對方打商量:“英雄,你手下留情,錢我給你,咱們當什麽事都沒發生吧!”可是眼珠子溜溜的轉,想著逃跑的可能性有幾分。
  “南蕭,這麽久不見,你這是不記得哥哥了!”對方終於露出了真音,南蕭驚了一下,隨即想起來這個人是誰,她猛地回頭,對上了男人那一雙幽深暗沉的眸子!
  可是他的臉,卻是跟八年前的白希俊秀不一樣,而是從左額到左臉,是獰猙的一道疤!
  南蕭從來沒有想過南杭會變成這樣,驚的差點沒叫出聲!
  但是下一秒,那些曾經日日夜夜在心底發酵的恨意一下子爆發出來,像是火苗子一樣舔著她的五髒六腑,所以南蕭瘋了一樣拎著包包就朝他砸了過去:“南杭,你怎麽敢出來,你害得我差點身敗名裂,我要殺了你!”
  南杭根本沒有防備,刀子差點被南蕭砸落了。
  南蕭氣瘋了,這段時間她一直在找南杭,這個混蛋,千殺刀的,他怎麽能差點毀了她!
  他以前跟她要錢,她忍了,給他錢,因為他是南尚啟的兒子,她撞死了南尚啟,害得南杭少年喪父,所以她一直自責於心,想著彌補。
  她替南尚啟養兒子,那是贖罪,她答應南杭很多無理的要求,那是補償!
  她一直想著,有一天,南杭也許能放下那段往事!
  畢竟她不是故意的,可是他怎麽能,一直那麽折磨她,他差點把她毀了!
  發起瘋來的女人真是讓人招架不住,最起碼南杭沒有見過發了瘋的南蕭,她對自己,總是懷著一份愧疚,總是有著一份自責,雖然包包砸在身上沒多大感覺,可是她這麽大鬧著,總會吸引人來,所以他吼了一聲:“再動手,你信信我弄死你!”
  手裏的匕首揚了揚,那森冷的顏色像是一道弧線一般劃過南蕭眼底,南蕭這才反應過來,南杭手中是有家夥的,臉上露了一分膽怯:“你想幹什麽!”
  南杭看著南蕭臉上的懼怕,像是八年前的樣子,這丫頭明明怕他,可是卻裝著膽兒肥的樣子:“給我錢,我要離開這裏!”
  南蕭一副你沒瘋的表情吧,瞪著他,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樣,反正南杭也把她毀了,她也當不成模特了,她現在就一無業遊業,窮著呢。
  再說她有錢也不給他,混蛋,這些的她沒少給他錢,那些錢足夠買幾套房子了:“我沒錢!你都害得我不能工作了,我有什麽錢!”
  “南蕭,你如果不給我錢,你永遠不知道我把你殺人的消息賣給了誰!”南杭威脅。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