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110

公司有了內鬼,他肯定得想辦法把這個人把出來,一般出賣勒氏的人真的很少,因為勒家的獎金,工資都特別優渥,員工待遇也非常好。

在勒氏工作的,一般都是老員工,新員工很多也是慕名而來,勒景琛封鎖了消息,隻說勒俊遠被泥石流砸傷,需要休息一段時間,暫時由他接管總裁之位。

勒景琛接管之初,有點兒忙不過來,可是哪怕如此,他也從來都是借著南蕭睡著的時候處理公事,勒景琛直接讓從別的工廠調一批貨過來。

至於之前的那批布料,全部封存,待用,這次出事太意外,泥石流事故也造成了十幾個人葬身當場,勒景琛讓淩安作了處理,安排,賠償,慰問。

畢竟工人的心還是要安撫的,因為這塊廠地全部不能用了,勒景琛又讓淩安重新在找新地址,如果要建,估計一年之內不能完成這麽大工程。

隻能暫時租了一個廠房,其他人停職留薪等待最終結果。

隻是內鬼一事,暫時還沒有調查出來,勒景琛把這事兒全權交給了淩安,又給勒俊遠聊了幾句,勒俊遠懷疑有人被收買了,而且是個高管。

其實勒氏這樣的大家族,雖然光鮮亮麗,明爭暗鬥也不少,勒俊遠有自己的考量,暫時不願意把事態鬧大,畢竟勒景琛剛上位,根基最為不穩的時候,而他又在醫院。

勒景琛說事情會暗中處理,敢傷南蕭的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南蕭在醫院裏呆了整整一個禮拜,人慢慢好的差不多了,其實就是剛開始有點兒疼,她到底是年輕,沒有傷到要害,就是吐了口血,骨頭被人敲的疼而已。

勒景琛死活不放心,硬是讓她多住了一個星斯的醫院,不過好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後不是沒有進展,至少勒俊遠對她的態度比以前客氣很多了。

大概是以前勒俊遠對南蕭態度太不好,有時候跟南蕭說話有點兒不好意思。

“南南,還有沒有哪裏不舒服?”雖然醫生已經再三確認南蕭沒什麽大礙了,可是勒景琛還是不放心,大概是因為嚇壞了,所以才覺得患得患失的。

“我沒事!”方才他都扒了一高了,在確定自己身上的傷痕都消失了之後,他才同意她辦出院出續,可這才多大會兒,又病犯了。

“還有沒有什麽地方疼不疼,要不咱們再去做個全身檢查?”勒景琛覺得,慎重點兒還是好的,媳婦兒挨了這一棒子,雖然換回了老爹的首肯,可是他寧願這一棒子是挨在自己身上的,媳婦兒細皮嫩肉的,他舍不得啊。

“勒景琛,都說了,我沒事了,現在跟以前一樣!”如果說揍勒景琛,那絕對是沒問題的,一聽到男人這麽不放心,南蕭覺得自己爪癢了,想揍人!

勒景琛還是哆嗦,這會兒病房外麵卻突然響起了兩聲響,緊接著虞美人不請自入,懷裏還抱著一束百合好,清新的緊,一進來就能聞到一股子水靈味兒。

“嫂子,恭喜你今天出院啊!”虞美人一改前段時間的頹廢,這幾天精神了很多,尤其是還打扮了一下,那是相當的騷包。

南蕭伸手不打笑臉人,接過了他懷中的花:“有心了!”然後看到進來的桑白時,心裏想了一句,真tm的陰魂不散,蘇漢子到現在在國外沒回來,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哪個外國小帥哥生混血了,還是工作真忙成這樣,連個信兒都沒有。

想到蘇漢子,南蕭就對桑白有一股子幽怨,雖然她知道感情的事情沒辦法勉強,可是她就是看不慣桑白這麽虛偽的模樣。

“聽說你今天出院,我特意讓世堂帶我過來看看,南蕭,你不介意吧?”桑白的肚子都四五個月了,這會兒都顯懷了,女人穿了平底鞋,可還是那麽高,氣質出眾,不愧是女神。

南蕭想,你來都來了,我介意什麽,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不好意思,這是醫院,恐怕招待不周,桑小姐,隨便坐吧!”

桑白客氣笑笑:“謝謝!”

虞世堂自然看得出來南蕭跟桑白之間的暗湧,眸色一沉,心裏生出幾分不是滋味來,南蕭對他態度這麽不冷不熱的,原因肯定在蘇小珞身上。

想到蘇小珞,他眸色立即變得幽不可測了,曾經以為不會在乎的一個人,偏偏在心裏生了根,那個女人有什麽好,值得自己這麽念念不忘的?

勒景琛同樣不是傻瓜,她知道南蕭不喜歡桑白,可是虞美人在這兒,他又不好出聲趕人,他再怎麽樣也要給虞美人麵子,畢竟都認識二十九年的好基友了。

“既然來了,不能不幹活,美人兒,來幹活吧!”勒景琛把包往虞世堂懷裏一塞,示意他來提,虞美人的臉當即垮了下來,這是兄弟嗎,這絕對是使喚免費勞力了!

沒見過這麽臭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麽心安理得的:“我說勒景琛,我剛到這兒,你茶都沒有給我倒一杯,就讓我幹活,有你這麽坑爹的嗎?”

勒景琛一副我讓你提,我看起你的表情,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問了一句:“美人兒,你看你今天都來了,南南的身體還沒有好,我還要扶著,要不你扶她,我拎東西?”

這語氣輕飄飄的,虞美人今天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當然,能為嫂子效勞是我的榮幸!”說著,還紳士款款的抬起胳膊,示意南蕭挽著他。

南蕭白了一眼勒景琛,她明明四肢健全,住了次院,怎麽搞得她跟三等殘廢似的。

“美人兒,你別聽勒景琛瞎說,我沒事兒!”南蕭從勒景琛手裏拎著東西,示意他趕緊走,別在這兒丟人現眼了,虞世堂差點炸了,這次真正的認識到,什麽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瞧瞧,連喊他的名字都是這麽神似!

勒景琛卻沒有聽到南蕭的意思,徑直望著虞世堂,目光悠悠的:“美人兒,我逼你了?”

咬了咬牙,虞世堂應了一聲:“絕對沒有,我心甘情願的!”說著接過勒景琛手中的東西,拎著就走,勒景琛無聲的笑了笑,表現還算不錯,值得表揚。

一行人送南蕭回了家,晚上虞美人提議一起吃飯,地點就定在虞氏,讓虞美人為南蕭接風洗塵,畢竟住一次醫院,還是蠻辛苦的,虞美人兒不出出血,那怎麽行!

虞世堂定好位置,一行四人去了酒店,南蕭雖然不喜歡,可是虞世堂提出來了,總不好駁了他的麵子,不過席上,桑白倒是挺安靜的,坐在虞世堂身邊也挺克守本份的,什麽也沒有說,一副小女人的樣子,偶爾給虞世堂夾個菜,但是南蕭看了覺得礙眼,不爽。

如果蘇小珞在這裏,她看到這個樣子的虞世堂跟桑白,肯定醋喝兩大壺了,無聲無息的歎了一口氣,南蕭心不在焉的吃著東西,胃口不是挺好。

勒景琛注意到了:“怎麽了,不合胃口?”以前見她蠻喜歡的啊。

南蕭搖頭:“我不餓,沒什麽胃口!”這段時間胃口被墨心養刁了,再吃虞氏的菜,感覺也挺沒滋味的,哎,人呀,就是嬌氣!

勒景琛叫服務生給南蕭送了一杯鮮奶,還是溫的,試了試溫度,才把牛奶放到南蕭麵前,語氣極寵溺,低沉:“那喝點牛奶!”

南蕭身體剛複原,他得注意點兒,不能讓她短了營養什麽的。

看到這一幕,桑白心酸的不行,雖然明知道她跟勒景琛不可能了,雖然明知道他心裏隻有南蕭一個,可是看到這樣的事情,心裏還是蠻難過的。

她低垂了眼睛,不敢讓人看見她的表情,再抬頭時,依舊一副雲淡風清之色:“抱歉,失陪一下,我去下洗手間!”桑白站起來,朝外走去。

看著她出去了,勒景琛的眸色微涼,等南蕭喝完牛奶,放下杯子,勒景琛才鬆了一口氣,隻要南蕭肯喝東西,就行:“我也去下洗手間!”

南蕭眸色一冷,勒景琛好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放心,沒事!”

桑白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了勒景琛欣長如玉的身子懶洋洋的倚靠在門邊,她眸中一喜,迎了過去,聲音帶著一股子不可置信,哪怕心裏已經知道不可能,可是這個男人出現在這裏,意味著什麽,是不是說明著,他心裏其實對她也是放不下的。

“阿琛!”她走過去,柔意蜜意的喊他的名字,希望他跟過去一樣包容她。

可是勒景琛一抬對,桑白就看到了那雙眸子裏再無溫情脈脈,有的隻是冰冰涼涼的顏色,像是冬天裏鋪陳的細雪,將那裏麵的感情全部凍住,冰封。

他眼裏再也沒有往日的寵滋,嗬護,關愛:“大白,我一直以為你是聰明的女孩兒!”

桑白渾身一僵,又怎麽會不知道他語氣裏的含義,她眼眶瞬間紅了,她望著勒景琛,眼神裏充滿了絕望:“阿琛,你從前不會這麽對我的,你出來找我,難道不是因為還在乎我嗎!”

“我在乎過你嗎?”勒景琛的語氣裏沒有一絲溫度,連同眼神亦如此,仿佛那眼睛裏跳出千千萬萬把刀,把桑白的心傷得沒有血色。

她的小臉血色瞬間全褪,人情不自禁往後退了一步,他繼續殘忍的說道:“我什麽時候給你說過這樣的話,又是什麽時候給你這樣的承諾,大白,我以前把你當妹妹,可是你竟然妄想挑撥離間,破壞我跟南蕭的感情,這是我最不能原諒的事情!”

“可是,我愛你啊——”我隻愛你啊,這輩子,就愛了你一個啊。

“這個世界上愛我的人多了去了,而你又算什麽,我當初留你在身邊,給了你足夠的資源,讓你紅起來,可是你不該貪求太多不屬於你自己的東西,如果你知道滿足,這次就不該回來!”勒景琛說到這裏的時候微微一頓,他根本不在乎桑白全白的臉色。

也不在乎她眼底的委屈和受傷,一個男人,殘忍的時候,你在他麵前,其實什麽都不是。

桑白亦如此,當年勒景琛能對她好,忍受她的種種,隻不過因為他把她當妹妹,可是她一旦觸及了他的利益,他豪不留情的,手起刀落,將她斬斷!

“從今以後,我不希望南蕭再因為什麽事情誤會你跟我有什麽,大白,你是世堂的人,我不想因為你,成為我們兩個關係的影響!”說完最後一句話,勒景琛豪無留戀,離去。

桑白的淚紛落如雨,她不甘心的衝他吼了一句:“她憑什麽!那個南蕭有什麽好!”

“她哪怕再不好,她也是我心愛的女人,容不得別人說她不好!”勒景琛的話從前方飄來,落入她的耳朵裏,那一瞬間,淚流成河!

這邊,墨心難得回了家一趟,這段時間勒俊遠和南蕭住院,她操碎了心,今天好不容易回來,剛洗了一個澡,換了身衣服,準備休息一會兒,管家說墨蘭來了。

對於這個親妹妹,墨心的態度一直是不錯的,所以想也沒想就叫墨心進來了,墨心一進來,就看到墨蘭坐在那兒優雅的喝著花茶,別小看這一杯花茶,那絕對是世界最頂級的產品,墨心嫁到勒俊遠之後,什麽都享受最好的,因為勒俊遠寵老婆。

墨蘭看到這一幕,心裏有幾分不是滋味,不過現在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她親切的走了過去,語氣半嬌半嗔:“姐姐,我現在見你一麵,可真不容易!”

聽說她語氣裏的埋怨,墨心倒是沒有時間跟她計較這個,她要早點休息,今天晚上不過去陪chuang了,但是明天肯定是她去照顧勒俊遠。

“小蘭,你也知道,這段時間你姐夫跟南蕭都住院了,我一直在忙他們的事情,疏乎了你這邊真是抱歉!”雖然這件事情沒有明說,可是墨蘭跟勒家什麽關係,這事兒,她不可能一點兒都不知道,但是這幾天,墨蘭連問都沒問過這件事情,可想而知並不關注。

墨蘭其實早知道這件事情,她巴不得勒氏早點出事也好,這個姐姐,從小就壓了她一頭,她處處不如她,兩人雖然是姐妹,可是卻同人不同命。

說到底,她是嫉妒墨心的,當年如果不是……想到這裏,眼底閃過一抹憤憤之色,不過今天過來到底是為了正事:“姐,我這幾天忙蘭尊國際的事情也忙昏了頭,都不知道姐夫不舒服,要不我明天去看看他?”

“算了,他最近心情不好,不想見客,等他回來再說吧!”墨心也不願意多談,這件事情畢竟是**,勒俊遠的傷勢一直是勒家關心的大事兒,她不想在這個時候節外生枝。

“小蘭,你這麽晚過來,有什麽事嗎?”一般來說,墨蘭很少主動來勒家,今天卻親自登門拜訪,不知道為了什麽事。

墨蘭看著她一臉無知的樣子,心裏冷嗬兩聲,還裝,這個時候了,還裝著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你兒子快把我的公司逼得破產了,你現在還跟我打啞謎!

一想到一些過去,墨蘭就恨得不行,歎息一聲:“還能有什麽事情,最近阿琛一直打算收購我的蘭尊國際,我現在是一個頭兩個頭,姐姐,你能不能幫我勸勸阿琛,讓他停止對蘭尊國際的收購,如果他再執意這麽下去,我的公司就沒了!”

墨心確實不知道這件事情,驚訝了一瞬間之後表示:“小蘭,商場上的事情,我不懂,阿琛和俊遠也從來不跟我說這些,這樣吧,我先問問阿琛,明天給你一個具體的答複好嗎?”

勒景琛做事,素來讓她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