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105節

“我不覺得我們還有什麽理由繼續下去!”南蕭想,她跟勒景琛真的要分開了,她再也受不了這樣,她太驕傲,不能忍受勒景琛隻是把她當成一個替身。
  哪怕,那個人是蕭笑,她也忍不了。
  勒景琛慌了,他走過去,伸手扳過南蕭的肩,將她的情緒描在眼底,刻在心上,語氣像是螞蟻一般潰不成軍,厲聲痛問:“南南,是不是因為蕭笑?”
  南蕭沒說話,伸手將他的手指頭從她肩上移開,感覺那一下一下的動作,就仿佛有什麽東西在她的指尖上雕刻,她痛的沒辦法呼吸,臉上卻是冷漠和疏離:“請自重,勒影帝!”
  “南蕭!”勒景琛磨了一下牙,以前南蕭喊他勒影帝,那是調侃,可是現在她這麽喊他,他隻覺得嘲諷,他將人一把摟住,抱在懷裏,聞到她身上的呼吸,他隻覺得心痛的近乎無力,在她耳邊低吼:“我說過,對你,我永遠不會放手!”
  南蕭笑出來,本來她沒有打算現在撕破臉皮的,可是現在,她受不了,她受不了勒景琛一邊對她深情款款一邊搖擺不定的,所以她用力想掙脫,可是她畢竟身子骨剛好,還沒有恢複精氣精兒,這樣的動作對於勒景琛來說就跟小孩子撓癢癢似的。
  她沒有辦法掙脫勒景琛,反倒把自己累得不行,最後,她放棄了,目光平靜的可怕:“勒景琛,你別忘了,我們當初怎麽說的,我們隻是假裝情侶,一切都是假的!”
  “所以,你現在想結束?”勒景琛不可置信的問道。
  “我現在跟墨邵楠已經沒關係了,他也不會再來繼續糾纏我,你也沒有了後顧之憂,我不覺得我們還要繼續下去!”南蕭想,她需要演一場戲,要結果這斷關係。
  可是明明隻是演戲,為什麽心會那麽痛呢?她承認,她是喜歡勒景琛,可是不行,她真的忍受不了,她真的忍受不了當別人的替身,她忍受不了被人再一次拋棄。
  當初墨邵楠跟江臨歌訂婚,等同於在她心尖上捅了一刀,現在勒景琛的舉止就等於在她心上捅了無數把刀,她真的受不了!
  “你打算過河拆橋,我卻沒有打算這麽容易放你走,南南,雖然這件事情由我開始,但是卻由不得你來結束!”勒景琛強勢霸道的說完這句話,根本沒有理南蕭的反應,直接將人打橫將人抱了起來,動作霸氣的不行。
  男人本來就長得帥,做這個動作的時候簡直霸氣無比,南蕭拚命反抗,無奈力量太過懸殊,勒景琛直接抱著她走向臥室,然後往chuang上一扔,南蕭隻感覺一陣天眩地轉,人已經跌落在柔軟的大chuang上,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怒氣衝衝的瞪著男人,可是因為人還在病著,顯然沒那麽有底氣:“勒景琛,你是不是神經病!”
  “沒錯,我是神經病!”他倒承認的坦然不諱,緊接著他整個人壓了上去,雙臂鎖住南蕭的動作,絕對不打算放她離開,語氣低沉灼熱,像是小火苗一樣,一點一點兒的舔著南蕭的心房,燙得她幾乎承受不了:“南南,你不知道,我早就因為你瘋了!”
  他壓下去,口勿了一下南蕭的唇角,南蕭卻躲開,不讓他口勿,他卻低喘了一口氣,將心底的那些暴躁的情緒壓下去,沒辦法,一聽說南蕭要分手,他受不了!
  一雙漂亮的眼珠子堅定而又認真的看著她,那樣深情的顏色,讓人覺得跟真的一樣,他對她表白:“南南,我愛你!”
  說完這句話,又低頭重新口勿了下去,南蕭隻覺得要瘋了,她承認她以前很享受跟勒景琛接口勿,勒景琛的口勿技那是相當的高,很容易讓她丟盔棄甲,投歸於他。
  她總是這麽沒出息,沉浸在他的浪漫醉人之中。
  有一次,南蕭也故意問他,勒景琛,我才不相信你以前沒女朋友!
  他卻臭不要臉的說道,南南,你想誇我口勿技好,就直說!
  瞧瞧,多麽臭不要臉的回答,節操呢,南蕭很想問,不過不得不承認,每一次接口勿,她完全是被勒景琛帶著走,南蕭掙紮,反抗,完全沒用。
  男人的口勿凶猛,殘忍,帶著掠奪的強勢,這不同於往常的任何一個口勿,南蕭幾乎承受不住,她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她一定會死的。
  勒景琛,求求你,放了我吧,在我好不容易下定決心離開你,請你不要再糾纏不休。
  南蕭沒回應,一點兒都沒有,最後勒景琛也感覺到了,他感覺到南蕭的淚水,無聲無息的從臉上滑了下來,她在哭,哭的無聲,卻備加委屈。
  他都幹了什麽?勒景琛,你都幹了什麽,你曾說過,永遠不會讓南蕭在哭。
  你曾說過,你這輩子跟南蕭在一起,絕對不讓她為你流一滴眼淚,可是今天,你在幹什麽,你都做了什麽,勒景琛深深反省,自責,懊惱。
  身下的女孩兒頭發淩亂,似乎在chuang單上鋪了一層高貴的綢緞一段,華麗無雙,可是她的眼睛卻通紅通紅的,那裏麵哀涼遍地,寸寸成傷。
  勒景琛慌了,完全慌了,伸出拇指替她抹了抹臉上的淚水,低聲安慰:“南南,別哭,我再也不強迫你了,我不強迫你了!”
  南蕭的眼淚根本停不下來,不知道為什麽,她總覺得好悲傷,好悲傷,這種無力的感覺在心湖之中蔓延,將她的希望徹底湮滅:“勒景琛,你放了我吧!”
  她說放了她,可是這一生,他怎麽舍得放了她呢,他不舍得啊,勒景琛這一生從來沒有無助害怕的時刻,南蕭這個樣子,卻讓他怕,怕的渾身發抖,怕的全身的力氣都像是抽幹了一樣,他是這麽害怕,沒了她,如果沒了她,人生還有什麽指望。
  他明白太晚,他糾結太長,他不知道,有些時候愛情如同生命中的機遇一樣,稍微不注意,便從指縫中溜走了,他張嘴解釋,胡言亂語,全然失了往日的冷靜。
  他隻是想把事情解釋清楚,他隻是想告訴南蕭這一段往事,這一段壓在他心頭多時的往事,他跟她說:“南南,不行,絕對不行,這輩子,我不會放了你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我知道蕭笑的事情,讓人難受了,對不起,南南,對不起!”勒景琛對她說道,提了一口氣,又繼續跟她說,似乎怕南蕭阻止他一樣。
  這樣,他仿佛就沒有機會再說出這樣一段往事了,將那掩埋在時光深處的薄紗揭開,露出了它原本真實又殘忍的麵貌,他對南蕭說道:“當年,我承認我是喜歡蕭笑,我一直對她放不下,這麽多年我也一直在找她。”
  他的聲音很輕,像是精靈在森林中跳舞,又像是蝴蝶在花叢中起舞,又像是柳絮在天空中漫天飄蕩,一用力,就扯碎一樣,隨著他的聲音慢慢響起,南蕭整個人都陷入那段回憶。
  勒景琛在電影界的造詣非常高,他如果想讓一個人聽他說話,這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他隻是太在乎南蕭,有時候會方寸大亂,可是這並不影響他訴說出這段往事。
  “為了她,我放棄了當初最忠愛的國畫,進入娛樂圈,想站在最巔峰的位置,就是希望有一天我能夠借著這樣的機會讓她記起我,曾經跟我的一個未完的約定。”
  “可是……”說到這裏的時候,勒景琛頓了一下,他等了很多年,那個小姑娘卻從來沒有回來過,甚至他功成名揚,響徹娛樂圈的時候,她還是沒有出現。
  她似乎真的忘了,曾經跟他有過這樣的一個約定,也似乎忘了,年少的他對她的挑戰。
  她像是一滴水滴消失於大海深處,而隻有他還記得她,記得這個執念。
  南蕭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她覺得不舒服,示意勒景琛從她身上離開,兩個人躺在一起,可是明明這麽近的距離,伸手就能碰觸,偏偏遙不可及。
  她靜靜地聽著,一言不發,似乎在隨他回憶那段往事,而他語氣極慢,訴說低沉,一點一點將那段掩埋在時光中的往事一點一滴訴說出來。
  “我拿影帝那一年,有記者采訪我,為什麽要進入娛樂圈,因為勒家的財力,權力,無論是什麽,我都沒有必要進入娛樂圈,我說過,我想找一個人。”
  “我在國畫界找了她幾年,卻一直找不到她,我知道她叫蕭笑,可是我不知道她在哪兒!”
  “十四年前,比賽結束之後,她是第一名,而我是第二名,我當時年少輕狂,自從闖入國畫界一切都順利異常,我沒有敗過,那是第一次,我被她打敗了!”勒景琛說到這個,語氣裏似乎沒有了當初的不憤,隻剩下淡淡的平淡。
  也許長大了,將成敗看得太淡,對於當年的輸贏已經看的風清雲淡了,南蕭聽到這裏的時候,輕輕的眨了眨眼睛,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接話。
  空氣裏流動著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有點類似青澀年華的那一種惋惜,又似終於圓滿過去,南蕭最終忍不住問了一句:“然後呢?”
  “然後……”說到這裏的時候,他低低一歎,墨中透藍的眼眸裏似乎染了一層哀傷,不過很快恢複過來,又開始跟南蕭訴說。
  “比賽結束後,我不服氣,找到了她,而她那個時候比賽之後竟然打算翻牆離開,我當時抓到她的時候,她從牆上摔下來,正好砸中了我!”
  “我問她名字,她說她叫蕭笑,我說我要挑戰她,她應戰!”
  “兩天之後,我因為家裏有急事回了A市一趟,可是我回去的時候,已經過了我們約定的時間,我遲到了,而她卻再也沒有出現過。”
  “我不知道她有沒有出現過,可是當年我卻失約了,因為被她打敗一事,我一直記在心上,成了一個心結,一個執念,我發誓要找到她。”
  “我在B市呆了幾年,就是想找到一個叫蕭笑的女孩兒,可是蕭家落敗了,蕭家人不知所蹤,有人說他們被大火燒死了,有人說,他們離開了B市。”
  “我一直不相信那個驚才絕豔的少女會突然沒了,直到那一天,我看到你作畫,那筆法,跟她一模一樣。”提到這個,勒景琛還是有點兒微微的歎息,國畫這個東西,靠的是勤奮,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天賦,如果當年的那個小女孩兒一直在國畫界呆著,想必今日也有不凡的成就吧,他惜才的心態當然是有的。
  所以在看到南蕭作畫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心被什麽輕輕撞了一下,仿佛有人無聲在告訴他,沒錯,就是她了。他停頓了一下,突然問道:“南南,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麵嗎?”
  南蕭的表情一直很奇怪,她的雙目有點兒放空,像是沉浸在這段往事中無法自拔,聽到這句話,似乎沒有回過神來,啊了一聲,複又吸了吸鼻子:“當然記得,你這個混蛋,你第一次見麵就去扒我的衣服,害我以為你是個流氓,如果不是容霆趕過來,我肯定要報警了!”
  因為第一次見麵不太美好,哪怕後來,勒景琛在時尚界當了模特,跟南蕭搭檔,南蕭對他的印象也不太好,更甚至有一次,她親眼看到他跟一個男的接口勿。
  打那以後,南蕭更是對他退避三舍,所以兩人合作兩年,說話的機會並不多。
  說到這個的時候,勒景琛笑了笑,勾了勾唇,當年太過執念,看到南蕭畫的那幅畫時,竟然一時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差點扒了人家姑娘的衣服。
  如今想到這些,竟然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雖然事後道歉過,但是卻沒有阻擋南蕭把他列入黑名單的事實,因為這件事情,他跟南蕭整整錯過兩年。
  “抱歉,我當時太急切了,我以為你是蕭笑,所以想跟自己確認一下,可是我跟你提過,你卻不知道我,那個時候我就應該知道我其實是認錯人了,可是私心裏,我卻一直認為你是蕭笑,如果你不是她,這輩子我都不知道還能不能找到她了!”說起這段往事,勒景琛的語氣很淡,再也沒有了當初的執念。
  南蕭卻已經淚流滿麵,她哭得喘不過氣來,渾身發抖,眼淚跟斷了線的珠了一樣滾落下來,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南南,別哭,對不起!我把你當成了蕭笑,這是我疏忽,也是我的責任,可是我現在喜歡的人是你!不再是蕭笑!南南,我隻喜歡你一個!”時間會證明,他到底喜歡的是誰。
  他承認剛剛找到蕭笑的時候,他確實糾結了,為難了,他搖擺不定了。
  他知道自己一直喜歡的人是南蕭,因為跟他在一起,他才是真正的放鬆,開心。
  而蕭笑,是他幼時的一個執念,一個不甘罷了,如今,他終於把這兩種感情弄清楚,搞明白,無論是對誰,都是一種負責的態度。
  南蕭已經淚流滿麵,她哭得不能自己,仿佛喘不過氣來,勒景琛聽到那種悲慟的聲音,心裏跟針紮一樣,他哄她,讓她不要哭,他是認錯了人,可是他現在已經明白了——
  他愛的那個人始終是南蕭,從來隻有她,當年那個小姑娘是他的執念,如今他已經放下執念,他隻想守住自己現在的幸福。
  他小心翼翼的擦去了她臉上的淚,眸底歉意十足,連帶著聲音都性.感低沉的不行,像是叮叮咚咚響起來的大提琴,穿過時光,落在她耳朵裏:“南南,別哭,別哭了,我錯了!”
  南蕭根本沒有辦法止住眼淚,她終於明白,這一段時光是怎麽回事,她也終於知道,這一切是為什麽,可惜,太晚了……真的太晚了。
  如果她早一點兒知道,如果她十四年前知道這個結果,她當初還會不會那麽做呢。
  -本章完結-
☆、第180章 我再也不會負你
  勒景琛把她摟在懷裏,心疼得替她輕輕抹去那些淚水,女孩子的聲音悲慟難言,連帶著他的心也揪得疼疼的,兩人這會兒貼得極近,像是靈魂在一起碰撞。
  可是南蕭卻覺得她跟他不過是被時間捉弄的兩個人罷了,聽著勒景琛的聲音,仿佛輕柔的跟棉花似的,那麽甜,那麽軟:“南南,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這一次,我保證絕不負你!不管你是南蕭,還是江蕭,我都不會再負你!”
  南蕭不知道怎麽回答,她望著透白的天花板,思緒卻被當年的事情牽引著,有些事情你不提的時候,它可能被鎖進了塵埃裏,掩埋在時光深處。
  一提起來,那些過往便如同雪片一般紛遝而來。
  她終於想起了,她跟勒景琛其實是認識的,十四年前,她跟勒景琛早已經見過,可惜她卻忘了,她忘了當年那個高貴逼人的少年。
  十四年前,南蕭還姓江,她叫江蕭,她跟蕭笑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姐妹花兒,兩人感情極好,所有的小心事兒都會跟對方分享,當年葉楚已經帶著江臨歌來到了B市投奔江恩年,破壞了她十一歲的生日宴。
  因為這個事兒,江家沒少爭吵,她時不時的被送到蕭家,說是散散心,順便陪陪蕭笑。
  蕭笑當年性子也被養得有點兒驕縱,就像是被寵壞了的寶貝兒,當時聽說江家的事情時,她就想拽著南蕭回江家,把江臨歌那對母女趕出去。
  不過南蕭到底是覺得不適合,把這事兒給拒絕了,曹佩聲把她送到蕭家,就是因為她年紀小,不想讓她摻和那些事情。
  哪怕是婚姻即將破碎了,她還是想在她麵前保持最好的一麵。
  可是南蕭不開心啊,整天在蕭家悶悶不樂的,連她最喜歡的國畫,都提不起興致來,蕭笑實在急得不行,以前南蕭性格是多麽爽朗的一個人,為這事兒愁得不行。
  一整個下午,南蕭在畫室裏畫廢了一大堆紙也沒有畫出所以然來,蕭笑最後把畫筆一扔,說是帶她出去長長見識。
  去了之後,南蕭才知道,蕭爸爸給她們兩個報了一場青少年的國畫大賽。
  不過剛走到門口,就碰到了江臨歌,江臨歌在她屁股後麵叫她姐姐,問她為什麽不回家,蕭笑脾氣火爆,動手揍了她,但這事兒被後來趕到葉楚看到了。
  江臨歌哇哇大哭,蕭笑卻拽著她一溜煙跑了,結果她們沒有跑幾步,就跟車子來了一個親密接觸,蕭笑的胳膊給蹭到了,流了好多血,她還跟沒事人一樣,說小意思,還威脅她不準告訴蕭爸爸,不然這小鞭子保準抽起來了。
  當年蕭家的家教極嚴,蕭爸爸對蕭笑更是如此,她跟蕭笑一起學畫,其實也沒少挨打,小時候的手掌時不時是腫的。
  蕭爸爸才華甚高,對子女要求甚嚴,就是指望著她跟蕭笑能青出於籃。
  不過蕭笑不能參加比賽一事兒,南蕭思來想去,為了怕蕭笑回家被罰,南蕭決定替蕭笑去參加了比賽,而她自己,卻選擇棄了比賽。
  她小時候沒少拿獎,所以也不在乎多一次還是少一次。
  當時她跟蕭笑本來都報名了,所以混進去比賽現場簡直是輕而易舉,不過因為膽子小,做壞事,心裏有點兒怕,可是麵上卻是高冷狀,仿佛天不怕地不怕一樣。
  結果還弄了一大串烏龍,就是那個時候認識了勒景琛。
  比賽結束後,她怕被人發現,準備翻牆離開,卻沒有想到摔到了那個少年的身上,她記得那個少年長得很好看,穿雪一般白的毛衣,高領,人矜貴又帥氣。
  尤其一雙眼睛,漂亮極了,但是眼睛裏麵卻充滿了驕傲,他把她從地上拽起來,在看到她身前的那塊漂亮的玉石時,微微眯了眯眼睛,不是很誠心的讚了一句:“丫頭,你這玉蠻漂亮的,哪兒買的?”
  “管你什麽事,你剛剛為什麽故意嚇我?”南蕭把玉收回來,瞪著他問。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