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分節閱讀83

的女人,他是想認真的,他豈能輕易言敗,他一定要奪過來,他沒有不如風禦野。

一覺醒來,厲爵渾身都舒暢了,他的嘴角仿佛如沐春風,他看起來有點精神氣爽的。

昨晚的事,他也仿佛沒發生過似的,他依舊像平常那樣去上班了。

還在路上,突然,他的白色布加迪威龍被幾輛奧迪車包挾,他們把他逼停了。

瞬間,那些持著鐵棍的黑色西裝男人下車了,二話不多說就動手砸厲爵的車。

砰砰砰的響,他們砸得路過的人避而遠之,那一棍棍地砸下去,過路人的心都被砸疼了,看得也肉疼。

那是一輛超級豪華車啊,價值幾千萬的,他們是在砸錢哇!

厲爵還坐在駕駛座,他如獵豹般的利眼閃過一道慍色,鷹隼的目光緊盯著那些人砸他的車。

跟他如此的深仇大恨,敢動他的人除了風禦野絕對沒有別人了。

肯定是他找人幹的,他倒想看看他還想怎麽樣對付他。

別以為耍幾下花槍他就會怕了他,不會,他還是要搶奪雲熙。

黑色西裝男人砸了厲爵的車,隨即,他們把他也拉下車。

刹那間,他們揚起鐵棍揍他。

厲爵也不是傻的任由別人欺負,他也還手了,可是,他一個人根本打不過十幾個都持著鐵棍的男人。

才一會兒,他被他們抓上車了,還被打得鼻清臉腫的。

~~~~~~

幾輛奧迪車在禦品軒的停車場停了下來,他們下車了,拖著厲爵走進禦品軒的大廳。

風禦野在一張大桌子上悠哉遊哉喝茶,他仿佛在等人似的。

大廳裏還有很多在京都蠻有身份的人在喝早茶,一見到這架勢,他們都不約而同望了過來,焦點集中在風禦野和厲爵身上。

爵少被打得鼻清臉腫的,一身狼狽,他們好奇是誰打的,還這麽的大膽。

哪怕是猜到了風禦野,他們也不敢亂說。隻是一邊喝早茶一邊看戲。

一些人也在津津樂道,肯定是爵少惹了禦少,他這才被狠狠的教訓的。

為何事?他們就更好奇了。

厲爵被拖著走了進來,一看見風禦野,他明白了,他要他在眾人麵前丟臉,他要他成為整個京都的笑柄。

如深淵般黝黯的眼眸極不隱藏地綻放出兩抹輕蔑不屑瞪著風禦野,“你想請我喝茶?禦少花了這麽大的心思,還弄了這麽大的派場,你真夠抬舉我的。”

噗哧……厲爵還嗤笑出聲了。

他甩開了鉗製他的男人,他還很有紳士地扣好他深色西裝的鈕扣。

風禦野微撩一下眼皮子,他沒理他,寒冰臉也絲毫沒有增溫。

冷不防的,一個黑色西裝男人重重地踢了一下厲爵的腿,他跪倒在地上,是正麵對著風禦野的。

“我請你喝茶?你想得美,我禦品軒從來不招待禽獸和人渣的。”

“風禦野,你敢這樣對我,你想死啊?”厲爵威脅道,他雙眸怒火閃閃了。

他起來了,瞬間又被人踢跪倒在風禦野麵前。

“我死不死不是你說了算,等厲風行來了,你可以試試看是誰先死?”

-本章完結-

正文 第143章 淪為笑柄(求月票)

“混蛋,是我跟你有過節,你扯上我家人你有病啊!”厲爵雙眸有火焰在躍動著,他雙眉也因為憤怒而挑得高高的。

如果不是風禦野以人多欺少,他一定揍死他的。

他想站起來,再次,又被黑色西裝的男人踹倒跪著。

驀地,厲爵陰厲可怕的眸子瞪著敢踹他的那個男人,威脅性十足。

“你不用這樣瞪著我,我隻聽禦少的話,他沒讓你站起來你隻能繼續跪著。”

“混蛋,你等著,隻要我走出這個門口,你們都給我小心點。”在京都,他也是不好惹的,厲爵的俊臉冷凝,布滿了黑線。

況且。那麽多人在盯著他和風禦野看的,他豈能讓他欺負得死死的,以後他的臉麵往哪擱。

一杯茶喝完了,風禦野站了起來,咻地,光亮的皮鞋狠狠地踹了厲爵一腳。

“死王八,在我地盤上還敢囂張,我看你就是欠家教!所以,我必須讓厲風行看看,他教出來的是什麽樣的兒子,我要讓京都的人看看他生的是什麽兒子。”

目露凶光,惡狠狠地瞪著風禦野,咻地,厲爵站了起來。

他要還手,卻被黑色西裝的幾個男人拉著他。

額頭上的青筋瞬間暴跳了起來,厲爵掙紮著,怒吼:“齷孬!你鬥不過我就承認吧,扯上我爸你算什麽男人。”

厲爵被幾個男人抓住了,他甩都甩不開,當即,風禦野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

瞬間,厲爵的嘴角汩出了血絲。

“告訴你,這一巴掌是我替我老婆教訓你的。對,你厲爵可以有很多女人,但是,並不是整個京都的女人都是你能隨便碰的。尤其是我風禦野的老婆,誰敢動她一根頭發我就滅了誰。”

風禦野又揚起手,他還要狠狠地教訓厲爵。

這一次,他的大手掌並沒有落到厲爵的臉上,而是被一隻大手牢牢抓住了。

“風禦野,我不用你教兒子,我厲風行還沒死的。你演了這麽大的戲給我看,給整個京都的人看笑話,夠了。見好就收,別得寸進尺。”

“厲伯伯,你來了就好,我真怕你不肯賞臉來喝茶呢。既然你來了,教兒子的事當然是你來教,不過,你要讓我心服口服才行。

請問,你有教過你兒子別人的老婆不能覬覦嗎?你可以問問你兒子昨晚做了什麽好事,把我風禦野惹火了,管他是誰,我誰的麵子都不給,動我的女人就不行。”

風禦野越說越大聲,他冷銳的眸光絲毫不畏懼地迎視厲風行的冷凜眼神。

“把最好的雨前龍井拿上來招待厲老先生,他現在是禦品軒的貴賓,我風禦野的客人。”

聞言,服務員不敢怠慢,她立刻上茶。

厲風行如獵豹般的利眼閃過一道慍色,他放開了風禦野的手,他坐到了他旁邊的位置上。

期間,他冷冷地瞪了厲爵一眼。

接到風禦野的電話,說厲爵在他手上,他都快氣死了。

知道厲爵想繈爆風禦野的老婆,他更是氣得兩旁太陽穴上的青筋隱隱浮動。

他真想揍死混蛋兒子,他已經很久沒讓他這樣大動肝火了。

什麽女人不要,偏看上別人的老婆,他知道都覺得沒麵子,那個混蛋還想強人家,他的眼睛長哪了?他是豬嗎?

天底下的女人都死光了嗎?幹嘛要盯著人家的女人不放,他有病啊!

他厲家怎麽說都是財大勢力大的家族,他絕對不容許厲爵胡來的,哪怕是他看上那個有夫之婦,他也絕對不許那個女人進厲家的大門的。

玩玩就可以了,還認真,他腦子被門擠壞了嗎?

做厲家的媳婦,他不要求對方門當戶對,起碼要是身家清白的女人。

他一聽厲爵惹的是有夫之婦,他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

微微吸氣,稍稍平息一下心裏那團無法遏製的怒火,厲風行開口了,“風禦野,我人來了你想怎麽樣?厲爵你也打了,人也讓你罵了,想讓他丟臉成為笑柄你也做到了,不想打我臉你也打了,夠了吧?”

“爸,你別管我的事,懶得跟他談。他有種就弄死我啊,他沒本事搶女人還敢囂張。”

猩紅的眸子一瞪厲爵,厲風行怒斥道:“你給我閉嘴,這裏沒你說話的份,回家之後我再慢慢收拾你。你這混蛋就是欠教訓,厲家的麵子都給你丟光了。”

厲爵極其不悅地動了動薄唇,雖然他有一肚子怨氣,他還是沒有頂撞厲風行。

“厲老先生好氣魄,晚輩這下相信你是有心教兒子的了。我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怎麽的都要給前輩幾分薄麵的。

我的要求很簡單,我不想我老婆再被一些無恥的禽獸打擾到,有多遠就滾多遠,哪怕是見到她也要繞道走。

倘若讓我再知道我老婆受了委屈,哪怕是她再掉一滴眼淚,下次,我下手絕對不會這麽輕了。或許,在某個河段發現有人溺水身亡什麽的也不是不可能的,那是意外。

天崖何處無芳草,單戀別人的老婆這絕對是bt,希望厲老先生要好好給你兒子治一下病。實不相瞞,我不僅讓人揍了你的兒子,我還把他的車也砸了。錯是我,該賠償的車錢和醫藥費我一分也不會少。”

說著,風禦野掏出支票本填寫了自己的名字,然後,他撕下一張沒填金額的支票放到厲風行麵前。

厲風行很不屑風禦野給的支票,即便是他有怒火,沒理的他隻能一直壓抑著。

好囂張,他這臉被打得真是一個響,他又無法狡辯,臉一陣青一陣黑。

“該賠多少爵少照填就行了,錯在風某,我一分錢也不會少。厲老先生,晚輩的婚禮在下個月14號,歡迎你大駕光臨。”

“行,到時候一定會送個大禮給你。我自己的兒子我一定會教好,你讓風太太放心,在京都沒有人再敢動她了。倘若再有半點差錯,我厲某親自登門道歉。

賠償的事風小弟太客氣,區區一輛布加迪威龍而已,幾千萬厲家還是砸得起的。我看我兒子還是生龍活虎的,這醫藥費就更談不上了,謝謝你的好意。”

驀地,厲風行主動向風禦野敬茶。

“喝過這杯茶就一筆勾銷,我保證他不再介入你們的生活。井水不犯河水,但願風小弟也能做得到。畢竟我吃的鹽比你吃的米還要多,我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別過份我還能忍的。”

噗哧……風禦野笑了笑,“厲老先生就是好說話,祝你早日能喝到媳婦茶。”

嘴角抽搐了一下,厲風行先把茶喝完了。

~~~~~~

厲風行把厲爵領回去了,他沒好氣地瞪著他。

他的臉緊繃著,黑到了極致。

厲家的麵子都讓厲爵丟光了,讓他一個晚輩去替毛小子敬茶,現場還有記者媒體的,還有那麽多人在喝早茶,厲風行越想越氣。

關於厲爵的醜事早就在茶桌上談論開了,人家風禦野一出聲,他都聽見了,一片嘩聲,他都聽見人家在罵他兒子是不要臉的小夫三了。

他當然聽過,寧拆十座廟也不拆一樁婚姻,會有報應的!

這臭小子真的是把他氣死了。

一走進客廳,厲風行沒好氣地怒吼,“跪下!”

“爸,你來真的?你不會是被風禦野氣傻了吧?他就那點伎倆,我沒把他放在眼裏。如果不是他人多,他跟我單挑他未必能贏我。”

厲爵慵懶地坐在沙發上,還翹起了二郎腿,一副悠哉遊哉的模樣,他沒把厲風行的話放在心上。

哪怕是他被打得鼻清臉腫了,他看起來還是一樣的帥,他的顏值一點也沒有受損。

跟他就不一樣了,和他如出一轍那張有了歲月痕跡的俊臉則是黑沉沉的,厲風行是非常地嚴厲地瞪著他。

他沒跟他開玩笑,他現在就要好好教兒子。

見傭人手裏握著雞毛掃,刹那間,厲風行拿了過來,一聲不吭他就一鞭一鞭地揍打厲爵。

“混蛋,你真把我氣死了。京都的女人都死光了嗎?你非要去搶風禦野的老婆。平時你玩玩那些小明星模特兒什麽的量你還有點分寸也就算了,你如今的行為讓我也覺得可恥。

我讓你媽現在就給你安排相親,你越早結婚越好。我管你有多喜歡風禦野的老婆,從現在起,你給我忘了她,別再打她的主意。就算風禦野不要她了,我很認真跟你說,我也不會讓那種女人進厲家的大門。

你都幾歲了,做事怎麽一點分寸都沒有?你皮癢了嗎?你做了那麽無恥流氓的事,你還有臉囂張了?你現在都成了京都的笑柄了,你知道嗎?

現在有誰不知道你是不要臉的小夫三介入人家的婚姻,你是不是非要把我氣死才罷休?總之,我已經答應風禦野要看緊你不許你再胡來了,如果你再敢去惹他們,我一定剝了你的皮。”

厲風行每一鞭抽下來都不留情,他真的是火大了。

“風禦野祝我早日喝到媳婦茶,他那是挑釁,他是被他說得無言以對的。就因為你這不要臉的混蛋,我連底氣都沒有了。”

厲爵沒還手,他僅是抬手阻攔了一下。

“爸……感情的問題哪能自己控製得住的。我第一次見雲熙的時候她還不是他的女人,所以,我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影後她結過十次婚重生學霸小甜妻追妻擒心術別逼我動心大佬離我遠一點雙強,鷹王寵妻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億萬新妻(不悔讓我愛上你)少加一點糖惹不起先生萌妻出沒,請注意!為所欲為腹黑上司住隔壁婚外迷情55度:總裁前妻惹人愛王牌女助神秘男神,求休戰!與高嶺之花閃婚總裁未成年時光和你都很美鮮妻太甜:老公,抱一抱!閃婚傾情:席少的二貨甜妻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
  作者:安嵐所寫的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