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分節閱讀52

她今晚叫他老公,他莫名的就開心,而且,他心裏就有一股難以言喻的蠢蠢欲動。

凝望著雲熙的眼神更加炙熱幾分,風禦野抓起她的小手放在他身上。

“老婆,這裏疼,你剛才撞得我真疼!你說怎麽辦?”

“你還疼啊?好像蠻嚴重的,都腫了。”思覺混沌,雲熙已經分不清事實的真相了。

那裏的確鼓起一個包了,她心裏可是萬分抱歉的。

怎麽辦?她不知道,都腫起一個包了,那隻好擦點藥消腫唄。

“哦……你等等我,我去給你拿藥。”

本來坐著就身體搖搖晃晃的,雲熙掙紮要起來,沒想到她人還沒站起來,她又摔倒了,還趴在風禦野懷裏。

“老公,你覺得很熱嗎?你出汗了耶!”雲熙眼睛一睜一眯的,她的頭胡亂地晃著,更要命的是,她還在風禦野身上亂動。

“我不熱!老婆,我是疼,疼得冒冷汗了,你再幫我吹吹好不好?我聽說口水能消腫,要不……你幫我擦擦?”

風禦野痞痞地挑動著俊眉,他難耐地緊盯著雲熙,深邃的桃花眼充滿了無限的期待。

似懂非懂,善良的雲熙也很友好地點了點頭,她在風禦野的指示下,很認真幫他擦口水。

他說如果她乖了,他會獎勵她冰棍吃。

想著冰棍,做為好好學生的雲熙也蠻乖的,隻是,為何那個包越來越腫了。

“老公,怎麽辦?還疼不疼?你會不會死呀?”

“會!我要是今晚再什麽也不做的話,肯定會死得很難看。”

雲熙聽不明白,她胡亂地搖搖頭。

“要動手術嗎?割掉?”即便是她真的喝醉了,腦子就像進水似的了,可是,她沒見過腫成那個樣子的。

聞言,風禦野哭笑不得。

雲熙不再繼續了,他更難受,他一瞬一瞬地緊盯著她。

“老公,我困了,我要睡覺。”

沒征得風禦野同意,雲熙已經躺到一邊去了。

咻地,風禦野覆在雲熙身上,他在她唇邊低語,低沉又帶著壓抑般嘶啞的嗓音充滿蠱惑,“老婆,我們玩一個遊戲,好不好?”

“遊戲?”好像來了興趣,雲熙微睜眼盯著風禦野看。

風禦野點點頭,他的炙熱眼瞳跟雲熙深情對視。

冷不防的,他再也不要遲疑了,他低頭攫住她的唇,他吻了起來。

他就是想她了,他要她成為他的人。

雲熙的腦袋一片空白,全身竄過一陣電流似的。

她沒有排斥風禦野的舉措,帶著好奇,她跟他進行遊戲探索了。

~~~~~

一陣難以言喻的疼痛,雲熙的酒醉瞬間清醒了幾分,朦朧間,她看清楚了風禦野那張俊臉。

他在心疼她,他好像很痛苦的樣子,又好像很快樂的樣子。

他很耐心,他看她的眼神不像平時那樣,他是很溫柔地吻她的,就像在珍惜一件珍貴的藝術品那樣的小心翼翼疼著她。

在他的誘哄下,她慢慢地軟化了下來。

她無力抗拒,被卷進了他製造的漩渦裏,跟著他一起攀上雲端,然後一起滿足而幸福的墜落。

……

不知道過了多久,虞夕是被凍醒的,她滿身的狼狽,她一個人趴在床上。

房裏靜悄悄的,燈光陰暗,地上有一團團的紙巾,紙巾上沾染著一些顏色不是很深的血漬。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血腥味,夾雜著糜爛的氣息。

恍恍惚惚,虞夕完全睜開了眼睛,可能是趴得太久了吧,她覺得手很麻。

有些痛苦地申銀一聲,虞夕想挪動身子,就在她一動的那瞬間,一股撕裂的痛感立即蔓延遍全身。

的確,真如他所說的那樣,他想撕碎她,他也做到了。

他想讓她痛苦,他也做到了,她現在真的是痛得難以言喻。

她現在全身好像沒一塊是完整似的了,跟碎片一樣一樣凋零。

厲爵應該是走了吧,她左右看了一下,沒看見他在。

他也真夠狠的,走了連被子也不幫她蓋一下遮掩一下。

深吸了幾口氣,忍著痛,虞夕還是一點一點地挪動身子爬了起來。

她頭發零亂,布滿淚痕的小臉很是蒼白,除了黑色打蒂褲碎了,她身上的裙子還是完好無損的。

身上有很多處瘀傷,尤其是大腿,那裏分布著不小不一的瘀黑,還有指甲的扣痕。

可見,他對她到底有多粗暴。

頭也有點疼,虞夕扶了扶額頭,她慢慢挪去了浴室。

匆匆洗掉身上的汙垢,虞夕離開了。

走出酒店,一陣一陣的寒風向她肆意撲來,她好冷,一股股寒意從腳直竄到頭頂。

已經淩晨4點了,她現在這個樣子她不敢回家,她不想家裏人擔心她。

虞夕攔了一輛的士,她找了個酒店住下了。

她沒睡,坐在床上緊緊地捂住被子,她的神情呆滯。

眼眶裏聚攏了淚水,一直在打轉,她沒讓淚水掉下來。

鼻子好酸,心裏好難受。

那裏好痛,她每走一步都有一股撕裂感竄起,而且,還汩出血絲。

擦不幹淨的,也洗不完,她墊了一塊衛生棉。

嗬……他不是說永遠都不會碰她的嗎?混蛋,裝清高!

死bt,臭流氓!

能用得上罵厲爵的詞,虞夕都在心裏問候過一遍他。

~~~~~

辦公室裏的燈並未打開,一片幽暗。

厲爵一個人坐在黑色皮質座椅上,幽暗的光線映襯得他冷漠的俊臉更加的冷俊無情。

諾大落地玻璃窗外的夜景燈沒有熄,京都璀璨的夜景依舊很美,兩指之間夾著一根點燃的煙的厲爵從不往身後看一眼。

由於光線太暗,嫋嫋飄揚的白煙並不是十分看得清楚。

實際上,厲爵整個人是深陷在煙霧中的。

離開名匯酒店,他就坐在這裏了,至於抽了多少根煙他不知道,總之一包煙快讓他抽完了。

他深沉的眸眯著,仿佛在想事情似的。

莫名的,他的心燥鬱極了,他也覺得他瘋了。

他最討厭虞夕,最恨的就是她,他在懊惱他即便是怒火攻上頭頂失去了理智都不該碰她的。

哪怕是她承受不了暈了過去,他還像個毛頭小子那樣掠奪,他覺得他bt極了。

他竟然去繈爆一個女人,還要是像一條死魚似的女人。

哪怕是她失去知覺了,他還強出了塊感和滿足,他不是瘋了那是什麽?

剛才的一切,絕對是他的人生裏的一個汙點。

他不想記得,但偏偏他現在難以忘記那種緊窒的塊感。

他有要將一切都抹去的念頭,他也急於想忘掉剛才的一切美妙的感覺。

他現在鬱悶死了,他很煩,他現在真的想弄死虞夕的。

他討厭她給他的感覺!

不停地抽煙,聞著香煙的味道,他就是要自己冷靜下來。

那隻是個意外而已,因為他沒碰過純潔的女人才會有那樣的錯覺。

厲爵不斷告訴自己,他喜歡像妖精的女人,她不是。

她那樣犯賤,他應該討厭她的,她給他的恥辱,他要她以後都過得生不如死。

對於不識趣的女人,他就該狠。

剛才的一切緣於他的憤怒,也僅此這一次,他再也不會碰虞夕了。

他會碰她,隻不過是要毀了她而已,那也僅是*。

一包煙抽完了,厲爵也想通了,他也分清楚了,他也不再糾結了。

他不會再給邢楷瑞的麵子,他一定要整死那個自以為是的踐人!

把手中最後一根煙蒂丟進煙灰缸裏,厲爵起身了,他去休息室裏頭的浴室洗掉自己身上屬於虞夕的氣味。

他討厭那種氣息,他是不會留下的。

~~~~~

已經天亮了,虞夕給虞崢打了一通電話。

“姐,我臨時要出差,這幾天不在京都,你好好照顧爸媽。”

“哦,你放心,我會陪著他們的。”虞崢是被電話吵醒的,她還有點恍恍匆匆,虞夕昨晚沒回來,她真的當她是去出差了,沒有細想。

掛了電話,虞夕歎了一口氣,她慢慢挪動身子,她起來了。

身上的不適很難受,她要去醫院看一下。

……

突然,雲熙動了起來。

哪怕是昨晚喝多了,她還是記得要上班的,恍恍惚惚,她顫了顫眼皮。

本能的伸了伸懶腰,她想挪動身子再翻個身睡一會兒再起床,哪知道腰間卻有一道力量將她製住。

她感覺到了,有人緊緊地抱著她。

“唔……”有點不悅地哼了一聲,慢悠悠的,雲熙睜開了眼睛。

完全清醒的那瞬間,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像是被拆了又重組那樣,酸酸疼疼的。

困惑嬌懶的神情顯示出她還搞不清楚狀況,下意識的,她往自己身後望去。

風禦野,是他在抱著她,他也睜眼了,笑米米地盯著她看。

他的俊臉微微挑動著,樣子痞痞的,有點像流氓。

瞬間,雲熙像是被閃電劈中那樣,猛地一怔,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該死的,她感覺到了,她的果背緊貼著一堵炙熱的牆,慌亂中,她抓起被子往裏瞟了一眼。

天啦,怎麽會這樣?

他跟她,到底是怎麽回事了?

肯定是醒來的方式不對,但願這一切不是真的。

“老婆,早安!累嗎?你感覺有沒有哪裏不舒服的?還好嗎?今天在家休息吧,我不想你累壞了。”說著,風禦野很熱情地給了雲熙一個早安吻,他依舊緊緊地抱著她,他性感的薄唇有愉悅的滿足感在蕩開。

“……”雲熙沒吭聲,她怔得頭腦裏一片空白,她在努力回想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斷片了,但她還記得她喝了不少酒,她很想打電話給風禦野來接她,然後,她電話被秦瑜搶了去。

對,就是秦瑜,她扶著她走出包廂,她說要送她回家。

她好像也看見虞夕了,還有……好像厲爵也在。

雲熙急切想知道到底是怎麽回事,她很努力地去想。

“老婆,昨晚我們在一起了,變成了真正的夫妻。老公會疼著你的,我不會再讓你被欺負了。”

從昨晚到現在,風禦野的心情都出奇的很好。

當他知道雲熙還是第一次時,他不知道有多激動,莫名的興趣。

他現在終於肯定了,她並沒有跟厲爵在一起過,她也不是他以前亂想的那種隨便的女人,他真的開心死了。

昨晚,他真的很疼她,很溫柔,他發誓他會一直寵著她的。

經風禦野這麽提醒,雲熙有了一點點印象。

天啦,她昨晚怎麽那麽蠢,她都做了什麽了,羞死人了。

風禦野不是說吃冰棍嗎,那個是嗎?混蛋!

“風禦野,你……”雲熙想怒斥風禦野,卻被他的薄唇牢牢密封住她的唇瓣。

他還把早安吻逐漸加深了,如果還來,他真的不介意的,他還覺得不夠。

雲熙呼吸快跟不上來了,風禦野才戀戀不舍地放開她。

深邃的桃花眼定定望著喘氣的雲熙,他很嚴肅也很認真地開口了,“老婆,我也是第一次,我們都不虧的。”

“風禦野,你閉嘴!”她都羞死了,臉一下子被騰升起的熱氣漲紅了。

他說要跟她玩遊戲,她依稀有點記憶,他吻她,愛她了,害得她也傻傻地著迷了,完全跟他淪陷。

風禦野也是第一次嗎?他以前沒有過女人?看他那嚴肅又認真的表情,雲熙莫名的心裏有一bobo甜蜜的暖流在湧過。

“老婆,你不用害羞了啦,一回生二回熟,我們是成年人了,又是合法的夫妻,做那種事非常正常。老公可以跟你保證,一定會好好疼你,會很溫柔很溫柔對你的。

昨晚接到虞夕的電話,她說你被秦瑜帶走了,我不知道有多擔心,我立刻就趕去名匯。還好,我讓權賀龍叫了很多人來,才從厲爵手裏把你搶回來的。”

風禦野抱得更緊了,他現在有一絲慶幸的,如果不是他及時趕到,那雲熙肯定在厲爵手上,那後果肯定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影後她結過十次婚重生學霸小甜妻追妻擒心術別逼我動心大佬離我遠一點雙強,鷹王寵妻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億萬新妻(不悔讓我愛上你)少加一點糖惹不起先生萌妻出沒,請注意!為所欲為腹黑上司住隔壁婚外迷情55度:總裁前妻惹人愛王牌女助神秘男神,求休戰!與高嶺之花閃婚總裁未成年時光和你都很美鮮妻太甜:老公,抱一抱!閃婚傾情:席少的二貨甜妻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
  作者:安嵐所寫的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