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第44節

聽著熟悉的聲音,夏奕灈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他一邊擦頭發一邊講電話,“原本準備要睡覺了,既然是大美女主動約我,我肯定到。”
虞夕笑了笑,“好,我在東大街的燒烤攤等你,老地方見哈。”
掛了電話,虞夕拿起外套穿上,她這才離開雜誌社。
京都的冬天蠻冷的,特別是夜晚寒風肆虐,她走出電梯的時候不自覺地顫了顫。
虞夕到達燒烤攤的時候夏奕灈已經在了,他開始點東西烤了。
“喂,有沒有點生蠔?我喜歡吃。”
“有,點了一打。還有秋刀魚……我們的口味基本相同的。”
虞夕的笑容很燦爛,可是,一點也帶不走她心裏的煩躁。
坐了下來,她給自己倒了杯啤酒,立即,她拿起來就幹完了。
刹那間,夏奕灈皺眉,他定定望著虞夕。
即便是她什麽也沒有說,從她隱忍的表情看,他知道她心情不好。
“你少喝點,燒烤還沒上來的。”
“我口渴了,先潤一潤喉嚨。喂,這麽冷的天氣,我們要不要喝點白酒暖暖身子。”
夏奕灈微微蹙起擔心的俊眉,他一瞬一瞬地盯著虞夕,“做個文明司機,別亂喝酒。”
“喝多了可以找代駕呀,也不是非要我自己開車回家。跟你在一起,我很放心的,哪怕是我喝得斷片了,你不會不管我的。”
澀澀地,夏奕灈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
“你剛下班嗎?”
“嗯!”手撕魷魚烤好了,虞夕沾了一些芥末醬便放進了嘴裏,好吃!
她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啤酒,這一次她沒有猛喝,隻是喝了一口。
下意識望了一眼夏奕灈,虞夕刺探性問:“你跟風禦野是發小哈,他的事他有沒有跟你提起過?比如,他有沒有喜歡的人,你知道嗎?”
“虞夕,你怎麽突然問這個?我見過他喝悶酒,可是,沒見過他帶過女人出來吃飯。估計是沒有,但是心裏有沒有,我就不知道了。”
“那天晚上我讓你去救雲熙,他是不是也去了?你猜,他會不會是喜歡上雲熙了?”
一口啤酒吞下,夏奕灈微啟薄唇,“嗯,他也去了,我挺意外的,好像他們很熟似的。如果他喜歡雲熙,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但願吧,我希望他身邊有個人照顧他。”
“假如他有一天告訴我們他結婚了,你會不會很震驚?”
“虞夕,你想說什麽?我感覺你知道很多事。”
“沒什麽呀,我猜的。你聽說了華爾傳媒集團的公益活動了吧,那個活動的策劃人是雲熙,受那個活動最大影響的是禦品飲食集團,你覺得他們兩個還有可能在一起嗎?你覺不覺得厲爵看上了雲熙,他在追她?”
驀地,夏奕灈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虞夕心情不好,是跟厲爵有關吧,她在想什麽他能猜到了。
“虞夕,你有沒有想過要放棄?或許,有更好的人比他更適合你。”
“奕灈,你說什麽呀,我聽不懂。我現在可以說是小有事業成就,我過得挺好的。我還年輕,不急!”
說著,虞夕吃烤串了,她有意思回避夏奕灈。
“好久沒吃過燒烤了,好好吃哦。如果被我姐看見了,她肯定會說我。說不定啊,我明天早上還會長幾顆豆豆。”
“即便是長了豆豆,你還是一樣漂亮,有魅力。”
“哈哈哈……奕灈,你這話說得好,我心裏美死了。好久沒有人稱讚過我了,這倒是真的。有你這樣的鐵哥們,真好!”
她隻把他當成鐵哥們!不由自主,夏奕灈的心尖一陣擰疼。
他不是沒給過她暗示,她都回避了。
看她身邊還是沒有人,他總覺得自己有希望,不管怎麽樣,他還是願意守著她。
風禦野跟雲熙的關係,他不是沒有懷疑過,他隻是沒問。
隱約中,他能感覺得到他們跟以前不一樣。
厲爵對雲熙感興趣,抑或說他看上她了,上次在萊茵閣他有感覺得到。
倒是虞夕,他感覺得到她最近不那麽自信了,是因為那個男人吧,她愛他!
虞夕在吃燒烤,夏奕灈更多時候在喝酒,他甘願不管多晚,隻要是她叫他,他都願意陪著她。
~~~~~~~~~~
買了果籃,虞夕去醫院探望雲熙了。
她的突然到來厲爵並不喜歡,即便是他沒有表露出來,他的眉眼明顯的彌漫著一絲不悅的情緒。
冷厲的眼神沒好氣地瞪著她,仿佛在說虞夕不該來。
“雲熙,你覺得怎麽樣了?好點了沒有?有沒有傷到哪裏了?”虞夕無謂地聳聳肩,她還是走近雲熙,並在*頭櫃那裏放下果籃。
“虞夕,謝謝你來看我!我沒什麽大礙,已經好多了。”見虞夕來了,雲熙掙紮要坐起來,立即,虞夕搶先厲爵一步把她扶坐起來靠在*頭。
她還替雲熙多墊了一個枕頭。
瞬間,厲爵冷凝著臉,他目露凶光瞪著虞夕。
虞夕不畏迎視他,依舊你行我素,“爵少,你很閑嗎?你不用工作?如果你忙,你可以先走,雲熙由我照顧就行了。我跟她是好朋友,我們同樣是女人,需要幫忙也很方便。你懂的哈,有時候的拘謹還是要的。”
刹那間,厲爵的俊臉布滿了黑色線條,眉眼也醞釀著一股黑沉的風暴。
如果虞夕夠識趣,她就不該惹他。
“虞二小姐,我一點也不忙。我的下屬受傷了,我應該在這裏陪她的,你有意見嗎?”
雲熙下意識的瞟了厲爵一眼,他昨天送她來醫院就一直陪著她了,他應該挺忙的,她都不好意思了。
的確,如果虞夕留下來陪她的話會比較方便,她也比較自在些。
“做大老板的人怎麽可能不忙的,決策什麽的應該有吧。據我所知,你們華爾已經開拍的那部戲的投資商在鬧撤資,厲總不該去談一談嗎?”
厲爵的性感薄唇抿得很緊,心裏壓抑的怒火逐漸攀升,他真的恨不得掐死虞夕。
她簡直是陰魂不散,他去哪她就跟到哪。
老是攪黃他的好事,這個無趣的女人真的討厭極了!
“厲總,你還是先回公司忙吧,這裏有虞夕陪我就行了。昨天的事,真的很感謝你。關於住院的那個錢,我改天還你。”
“雲熙,你不用跟我客氣。住院那個錢你不用還,在上班途中發生的事屬於工傷,是華爾該負責的。”
雲熙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黠光閃了閃,她繼續道:“我昨晚沒洗澡,那個……我想讓虞夕幫我。厲總,你還是先忙吧,那個……好像有點不方便。如果我有事要麻煩到你,我一定會給你打電話的。”
很委婉的逐客令,厲爵領會到了,當即,他惡狠狠地瞪了虞夕一眼。
“好,我先走了,有事你記得給我打電話。”
“雲熙,我幫你送送厲總哈,很快就回來。”說著,虞夕跟著厲爵走出了病房。
病房的門一關上,沒有預警,雲熙被厲爵用力一扯,壁咚,他很用力掐住她的脖子。
“我警告你,你別再犯賤跟著我。”冷硬的聲音沒有一絲溫度,是從牙齒縫間迸出來的,厲爵陰厲的眸毫不掩藏憎恨。
虞夕沒有掙紮,她一眨也不眨眼望著厲爵,“厲總,醫院是你家開的嗎?我不能來?雲熙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來看她?是你管得太寬了吧?
你別忘了,她老公是風禦野,她是有夫之婦。你這樣不要臉倒貼上去,你不犯賤嗎?嗬……自己做小夫三還做得有理了!”
驀地,厲爵加重了力道,仿佛真的要掐死虞夕似的。
虞夕沒有眨眼,她就定定望著他。
她想哭,眼眶裏卻幹幹的沒有淚水,唯有酸苦的滋味攪得她心頭有說不出的痛。
她好意來探望雲熙,在他眼裏也是錯的,他就那麽容不下她嗎?
她已經是別人的老婆了,他也要去搶嗎?他有多愛她了?
驀地,虞夕自嘲地笑著,她笑自己傻,她也希望自己清醒點的。
“我告訴你,我永遠都不會愛上你的,你別再纏著我,別再自作多情。哪怕是你自己送上門給我睡,我也不會碰你一根頭發的,你真的很倒胃口。
我管雲熙是誰的老婆,我看上她了,我認定她了,我就是要她。婚結了一樣可以離,我要她心甘情願屬於我。我根本就不把風禦野放在眼裏,我也不怕他。”
冷不防的,厲爵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不帶一絲感情瞪了虞夕一眼,驀地,他鬆手了,冷絕轉身走了。
跟虞夕的距離隔得有些遠了,他才把來電接起。
對哪個女人都很大方,唯獨對她那麽小氣,他寧願碰別的女人、甚至是知道那些女人圖的是他的錢他的名利,他都堅決不讓她靠近他身邊……虞夕急呼吸之餘一瞬一瞬盯著厲爵的絕情背影。
她的心真的痛得難以言喻,被他那樣賤踏,她真該死心了。
天底下又不是隻有他厲爵一個男人,她虞夕從今往後真的不再賤了。
不想雲熙看到自己的狼狽,虞夕調整好自己的情緒才走進病房。
……
厲爵聽了白天宇的來電,他神色有些凝重。
據白天宇回報,現在毫無頭緒。
因為現場的監控正巧壞了,無法取證。白色麵包車也沒有牌照,根本無法追查車主。
據目擊者說,那群人戴著鴨嘴帽和口罩,他們也認不出他們。聽口音比較像外地人,估計現在也逃走了。
整件事看起來就像有預謀有安排的,是有人存心要教訓雲熙的。
那個人會是風禦野嗎?從表麵上看,現在的確是他有最大嫌疑。
不過,厲爵又很快否決了,找人教訓雲熙的人不應該是風禦野。
如果是他找人幹的,他怎麽不可能知道雲熙受傷了,他昨晚還給她打了好多通電話。
他找了她那麽多次,說明了他對雲熙應該是在乎的,他該不會是喜歡上她了吧?
驀地,厲爵的神情陰沉沉的,眉宇間也閃爍著一股陰騖的氣息。
他不可能讓雲熙跟風禦野在一起的,她——他要定了!
~~~~~~~~~~
風禦野送她回風家大宅之後就沒給過她電話,顧惜若隱隱不安。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章節目錄
一聽鍾情:首席的冷豔美妻 花式甜寵:葉少追妻有點忙 軍少梟寵之萌妻拐回家 心軟是病,情深致命 總裁前夫不好惹 豪門重生之千金歸來 帝少99億奪婚:盛寵,小新娘! 甜婚蜜寵:老公大人停一停 吻安,總裁夫人!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作者:安嵐  所寫的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