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第42節

對的,她一直是不受歡迎的人,不管在哪都一樣。
討厭她的人很多,巴不得她離開的人也很多。
公益活動隻是一個呼籲行動,能讓更多的人了解海洋生態,增加保護意識。
她沒有故意要去得罪誰,她這麽做有錯嗎?
她沒有針對任何人,那也是她的工作,她就是天理難容的嗎?
買了單,雲熙走了,她的影子充滿了無限落寞!
~~~~~~
跟他對幹也就算了,還要幫著厲爵,說什麽風禦野也無法息怒。
他不是擔心損失,他是惱雲熙的態度,他惱她幫厲爵做事。
雲熙下班回來了,赫然看到風禦野在,他緊繃著俊臉,黑沉得有點恐怖,他應該是很不高興。
整個客廳都是煙味,甚至,他高大挺拔的身子也深陷在煙霧中。
雲熙早上出門去上班的時候,她記得茶幾上放著的煙灰缸是空的,如今卻堆滿了煙蒂。
他應該回來很久了吧,茶幾上放著的煙盒已經快沒有煙了。
他回來應該也是專程等她的吧,他想跟她談魚翅的事。
風禦野沒吭聲,雲熙也不想跟他說話,換了雙棉拖鞋,她正想著要把菜放到廚房裏,冷不防的,她被突如其來的風禦野摁在牆上。
而且,他一隻大手正緊緊地掐住她的脖子,一雙陰厲可怕的眸子正瞪著她。
“你還真的什麽都敢做,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你真的那麽恨我嗎?你就那麽想置我於死地嗎?你愛上厲爵了?你想和他在一起?”
風禦野的牙齒咬得格格作響,他毫不留情地使勁用力,眼見雲熙反抗性扔掉了菜很用力去掰他的大手,他也不肯鬆手。
看了所有新聞報道之後,他真的恨不得弄死她的,這一次,他真的很生氣,前所未有的。
呼吸不上來,雲熙也逸不出聲音,很難受,她幽怨的眼神死死瞪著風禦野,仿佛在罵他死*!
見雲熙使勁掙紮反抗,風禦野掐住脖子的力道更加重許多。
“即便是你死了,你也是風家的鬼。”
鼻子泛酸,眼眶也熱熱的,瞬間,雲熙難過的淚水溢出了眼眶,緩緩地滑落臉頰。
她的嘴唇泛白了,微張著,鹹鹹的淚水流了進去,真的苦不堪言。
嗬……她在他們眼裏都是罪人,他們都指責她,都巴不得她死掉無法再礙到他們的眼吧。
他們就那麽容不下她活著嗎?
就連辯駁的機會也不給她了。
雲熙一點也不想放棄求生的機會,她繼續奮力掙紮著。
她在風禦野的手背抓出一道道血痕,不算長的指甲也深深扣進他的皮肉裏去。
淚霧迷蒙的眸子滿載著化不開的恨意,那種毫不掩飾的目光讓風禦野不自覺地猛烈一怔。
淒悵痛心的淚止不住似的往下流,滴落到風禦野的手上,燒灼得他的肌膚莫名有點痛。
莫名的,他心口也沉悶了起來。
這種感覺,他極其不爽,他的心也躁鬱了起來。
“我限你三天內辭掉華爾傳媒集團的工作,乖乖呆在家安份做風太太。”
伴隨著冰天雪地似的寒冷聲音,風禦野甩開了雲熙。
因為重心不穩,她短暫時間內也呼吸不上來,她重重地撲倒在地板上。
被風禦野掐過的脖子,清晰地遺留五個紫色的瘀痕。
風禦野沒有再去看雲熙一眼,仿佛她摔得疼不疼都跟他沒關係似的。
他離開了,重重地甩門。
重新獲得空氣,雲熙幹咳了幾聲,然後大口大口地呼吸著。
她臉色蒼白,難過的淚水還是撲涑涑往下掉,才那麽一會兒,地板上已經匯成了一小灘水漬。
在冬天裏,即便是碰了一下而已都感覺到痛,雲熙這重重一摔,她在地板上趴了好久。
手和腳,就連那顆對生活充滿熱情、充滿希望的心也摔痛了。
久久了,她緩過來,才慢慢地爬了起來。
風禦野混蛋!他不是恨她入骨嗎?他不是極看不順眼她嗎?她要離婚卻不許,還要拿小姨和迪迪威脅她,還要不許她在華爾傳媒集團工作,憑什麽要她聽他的話?
她就要工作,絕不辭掉!
擦幹眼淚,雲熙撿起地上的菜,她去廚房做飯了。
~~~~~~
風禦野走了之後,他一整晚都沒有回來。
雲熙依舊過自己的生活,第二天,她一樣去華爾傳媒集團上班。
下了公交車,距離華爾大廈還有100米,雲熙步行過去。
冷不防的,一輛無牌照的白色麵包車向她急速駛來。
本能的,雲熙四處閃躲。
那輛麵包車仿佛認準了雲熙,不管她往哪躲,它都隻盡管衝她要撞過去。
雲熙拚了命奔跑,那輛車也隻緊跟著她,死命不放棄。
雲熙閃躲不及,也由於她太恐慌了,眼看白色麵包車就要撞上她的那瞬間,她不小心腳蹩了一下摔倒了,跌坐在地上。
突然,麵包車踩了急刹,隨即有一群持著棍子的男人衝了下來。
“你們是什麽人?誰讓你們來的?你們別亂來,我報警。”
戴著鴨嘴帽和口罩的男人一聲不吭,他們不約而同揮動棍子砸在雲熙身上,完全無視她的威脅。
“救命啊……快來人啊,抓*!”
棍子打,腳踢,雲熙渾身吃痛,她大聲求救。
圍觀的人是不少,可是,沒有人敢去惹那群*。
“誰讓你那麽囂張得罪了禦少,這點教訓已經便宜你了,要不然分分鍾要了你的命。”幾個男人一陣暴打之後,他們停手了。
轉身從車上取來早準備好的東西,猛地全潑到了雲熙身上。
然後,他們上車迅速撤離了現場。
手、腳、肋骨、背脊,好像要斷裂似的,雲熙渾身好痛!
即便是男人都逃走了,她還是爬不起來。
男人往她身上潑的不知道是什麽東西,很刺鼻也很難聞,她整個人仿佛置身在血泊中似的。
她全身都染成了紅色,包括頭發和臉。
~~~~~~
看到前麵有人在圍觀,正巧經過的厲爵的注意力也被吸引進去了,莫名的,他放慢了速度。
犀利的眼眸往人群中望去,赫然地,他看到掙紮著爬起來的女人好像是雲熙。
她身上那些紅色液體是什麽,像血又不像。
沒有遲疑,厲爵下車了,他衝進去看了,確定那個人真的是雲熙。
瞬間,他衝上去抱著她。
“該死的,什麽人把你弄成這個樣子?混蛋!”厲爵滿眼怒焰,他警覺十足地環視一圈圍觀的人。
立即,嚇得有些人迅速離開了。
雲熙這副淒慘模樣也扯動了他的心,猛地一陣擰疼。
眼淚也是紅色的了,雲熙早就嚇得渾身止不住的發抖。
她想說話,喉嚨好像被魚刺卡住般,她逸不出聲音來。
她不確定是不是風禦野找人幹的,她有聽到那些男人提到他的名字。
昨晚,他是那樣的恨不得要掐死她,她有理由相信完全是他所為。
可是,她無憑無據。
被厲爵抱上車,溢著委屈和難過的淚水像缺了堤的水庫似的,止不住地往下流。
跟紅色液體混一起,雲熙已經分不清哪些是眼淚了。
身體傳來的痛不算什麽,她感覺得到她心碎的聲音。
她的心也痛得難以言喻。
極無助的雲熙沒有拒絕,她任由厲爵帶她去醫院,她也不確定她這個樣子還能不能自己回家,渾身好痛!
到了醫院,雲熙做了一係列的詳細檢查,幸好沒傷及到重要器官和筋骨。
多處軟組織挫傷,她需要留院觀察,蹩到的腳也打上了石膏。
幸好潑在雲熙身上的並不是天拿水,經鑒定,是油漆混合體。
清理幹淨全身的汙垢,換上幹淨的衣服,掛著點滴,雲熙沉沉睡去了。
即便是熟睡,她還仿佛處身於夢寐中,她眉心緊鎖,眼角還彌漫著淚花,她是卷縮著身子側躺的,渾身還莫名地顫抖著。
厲爵看著這樣的她不禁心尖一陣擰疼。
那些人對她有仇嗎?怎麽能下這麽狠的毒手對她一個弱女子?
雲熙睡著了,厲爵也沒有離開,他一直坐在她*前守著她。
見她渾身顫抖不止,他緊緊地握住她的手。
厲爵還給白天宇打電話了,他讓他去查雲熙無緣無故被打的事。
倘若讓他揪出那幫人,他一定會讓他們十倍奉還。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章節目錄
一聽鍾情:首席的冷豔美妻 花式甜寵:葉少追妻有點忙 軍少梟寵之萌妻拐回家 心軟是病,情深致命 總裁前夫不好惹 豪門重生之千金歸來 帝少99億奪婚:盛寵,小新娘! 甜婚蜜寵:老公大人停一停 吻安,總裁夫人!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作者:安嵐  所寫的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